香彌《妻不如竊》[欺上瞞下之三]


出版日期:2013-07-03


皇上指給南疆赤王的三任準王妃都死于非命,
新指的她運氣好一點,活是活得好好的,但過程一波三折,
先是迎親隊伍半途遇殺手劫殺,好不容易死里逃生,
接著又遭刺客襲擊,跟丫鬟互換嫁衣的她差點被丟下,
好不容易要洞房花燭夜了,夫君卻得上陣殺敵,
直到他受傷回府之際,她才有機會用上娘親教她的床技壓箱寶,
並且大展傲人廚藝,收買他的胃,讓兩人的感情持續升溫,
當然,她會這麼急著培養感情,其實是因為她有個小秘密──
代姊出嫁的她一定要得到他的心,才有機會說出真相,
偏偏人家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真有點道理,
她不過出門上香一趟,霉運又找上她了,
殺手襲擊她是有經驗了,但這次她卻逃錯方向──
這一逃逃入敵營,可就真的考驗她是否有得到他的心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大觀王朝三百年前開國之初,分封四王鎮守于四方邊陲之地,以抵御外敵、守護疆土。

    分別為赤王鎮守南疆、青王鎮守東界、玄王鎮守北域、白王鎮守西陲。

    不像其它諸王只是虛位,沒有實權,四王對轄下封地擁有實際的統轄治理之權,在王朝中地位尊貴,高于其它諸王,僅次于皇帝,見駕無須跪拜。

    皇帝雖給予四王崇高的權力,卻也有制衡之道,四王無詔不得擅離封地,且婚姻亦無法如其它人那般能自行作主,須由皇帝指定王妃人選。

    此任赤王殷颯在兩年多前接任赤王之位後,皇帝軒轅岡先後為他指了三次婚,卻全因突發變故夭折,以至于殷颯至今仍尚未成親。

    第一次指婚時,新嫁娘于出嫁當日暴斃身亡;第二次,新嫁娘的花轎在迎親途中遭人劫殺,包括新嫁娘在內,所有送嫁人員無一生還;第三次,新嫁娘在即將抵達南疆遭人劫走,至今下落不明。

    皇帝三次指婚皆發生變故,因此私下有不少流言傳出,有人說赤王命中克妻,因此三位準王妃才會先後在出嫁時遭逢不幸。

    但另有一種說法,赤王殷颯不滿皇帝為其指婚,才會設計謀害皇帝選定的王妃。

    但無論如何,皇帝軒轅岡都將再次為赤王指第四位王妃——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忠勇侯府。

    初秋時節,軒轅清荷在廚房幫忙腌咸菜。她是侯府的八千金,喜歡燒菜,尤其擅做各種甜食,閑暇時常會來廚房幫忙。

    收起幾壇剛腌好的咸菜,一名廚娘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瞅著清荷說︰「忙了一下午,八小姐快回去歇著吧,喏,這是您方才做的核桃酥,順便帶回去讓七夫人嘗嘗。」

    八小姐是七夫人所生的女兒,打從十幾年前七夫人被侯爺納為妾室後,便一直得寵至今。這些年來,不管侯爺新納進多少姬妾,七夫人從來都不曾失寵于侯爺,可見侯爺有多寵愛她。

    不過說到這個七夫人,府里有不少人都曾因為得罪她而遭到算計,因此府里的人都暗地里咒罵七夫人心狠手辣、毒如蛇蠍。

    然而八小姐的性情卻與她這位手段厲害的娘親截然不同,她心性單純又善良,既不像她那個精明干練的娘,也不像暴躁嚴苛的侯爺,倒不知是像到了誰。

    清荷笑著應了聲,「好,那我回去了。」

    清荷走回與娘親所住的逢春閣途中,看見幾名下人神色匆匆的經過,遇見她連向她請安、問候都沒有,但她沒有多想,以為他們是在忙明日玉蝶姊要出嫁的事。

    絲毫不知此刻府中早已亂成一鍋粥,全因為明日要出閣的新嫁娘失蹤了。

    這樁婚事可是皇帝親自指婚,新娘子不見,事情可嚴重了。

    忠勇侯軒轅岱是當今聖上軒轅岡的堂叔,他的千金嫁給赤王殷颯也算門當戶對。他妻妾十幾人,有十八子十三女,但並非每個女兒都有資格嫁給赤王,只有他與大夫人所生的嫡女才有這等殊榮。

    因此皇帝指定由他嫡出的五女軒轅玉蝶嫁給赤王。

    今早下人發覺軒轅玉蝶不見蹤影時,找遍了整座侯府都尋不到,這才急著稟明侯爺和大夫人。侯爺大怒,要下人里里外外仔細搜尋一遍,一定要將人找到不可。

    可新娘子失蹤這種事又不能張揚,因此下人們只能暗地里悄悄尋找,不敢聲張。

    而此刻的清荷渾然不知這件事將改變她未來的人生。

    回逢春閣的路上,經過一條小徑時,她腳前陡然出現一條麻繩,她沒留意,整個人被絆倒在地,兩側的樹叢頓時響起竊笑聲,就在她抬目望去時,躲在矮樹叢後的幾個人影早一溜煙的跑了。

    她沒出聲也沒追去,而是默默站起身拍了拍衣裙。算了,這種惡意的捉弄已不知發生過多少次,今兒個只是絆了她一下,還算是輕微的。

    她看向手里盛著核桃酥的食盒,幸好盒蓋仍蓋得好好的,里頭的核桃酥也沒掉出來。

    回到逢春閣後,清荷將帶回來的核桃酥擺在桌上,招呼屋里的幾名婢女過來。

    「靜瑤、娟兒、阿蘭,這是我做的核桃酥,你們嘗嘗。」靜瑤是服侍她的婢女,娟兒和阿蘭則是伺候她娘的丫頭。

    由于娘很得爹的寵愛,這逢春閣里光是使喚丫頭就有六、七個。

    三人各拿了一塊核桃酥吃著,吃了一口,娟兒便討好的說︰「八小姐做的這核桃酥真好吃,我差點連舌頭都要吞進去了呢。」

    七夫人只生了八小姐這麼個女兒,自然是很寵她,因此下人們也處處巴結討好她。

    阿蘭急忙附和,「就是,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核桃酥了。」

    因為七夫人的緣故,討好的話清荷打小就听了不少。她心里清楚,雖說她做的甜食確實不差,但這是她第一次做核桃酥,即便不難吃,可也絕沒有娟兒她們說的那麼好吃。

    清荷又黑又圓的眼楮睇向靜瑤,靜瑤只是朝她點點頭,沒有說什麼阿諛奉承的話。生得黑黑瘦瘦的靜瑤素來寡言安靜,等將核桃酥吃完後才評論。

    「有點干,但味道很香。」由于幼年時曾受過傷,因此她的聲音有些沙啞。

    清荷彎唇笑道︰「嗯,方大嬸說我水加太少,下次多加一點就不會太干。」府里上下有兩百多口人,但只有靜瑤會同她說真話。

    下人們因為娘的緣故不敢得罪她,但她那些兄姊弟妹則因為娘的緣故沒少欺負過她。

    幼年時不懂事,有次受了欺負,她哭著跑回來,娘問她怎麼了,她老實告訴娘,不久之後,欺負她的七哥和九妹的娘就被爹賞了幾巴掌,接著便將他們母子三人給攆出府,趕到了城外的別院去。

    這件事是她後來無意中听其它幾位兄姊說起才得知——

    「看她一臉老實樣,想不到竟跑去向她娘告狀,害老七和九妹他們被爹趕出去。」

    「那賤人生的女兒怎麼可能老實,我娘說她就同她那蛇蠍心腸的娘一樣滿肚子壞水,讓我以後見著她得離遠點,可別惹到她,否則還不知道會怎麼被她害死呢。」

    「她跟她娘一定會有報應,她們不會有好下場的!」

    之後那些兄姊弟妹明著雖沒再欺負她,暗地里卻給她使了不少絆子,讓她吃了不少虧,但後來她不管受了多少委屈,都不曾再向她娘說起。

    有次他們甚至害她失足跌落水井,差點溺死,她都沒有吐露是誰暗中推她落井,只對娘說是自個兒不慎失足。

    隨著年紀漸長,她知道娘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所以她把那些兄姊弟妹對她的欺負當成是在替娘還債。

    她心想一報還一報,他們欺侮她越多,她替娘償還的債也越多,因此甘之如飴。

    因為不管怎麼說,娘對旁人不好,但對她這個女兒卻是打心眼里疼寵著。

    「清荷。」七夫人走進花廳,看見女兒,彷佛發生了什麼好事,她眉眼間藏著掩不住的喜色。

    「娘,您回來啦。」清荷溫順的走過去扶著娘親到桌前坐下,為她倒了杯茶,「娘,喝茶。」

    愛里的大夫人雖是主母,但一來由于侯爺寵愛七夫人,二來七夫人的性子精明干練,因此侯府中不少事都交給七夫人來辦,這陣子七夫人為了置辦軒轅玉蝶出閣的事,忙得不得閑。

    心忖暗中安排的事就要成功了,看著寶貝女兒,七夫人那張美艷的臉龐喜逐顏開,忍不住拉著女兒的手笑道︰「清荷,你就要好命了。」

    「好命?娘這是什麼意思?」她不解的問。

    「沒什麼,娘是說娘的清荷生來就是好命的姑娘。」還不到告訴女兒的時機,七夫人按捺著沒再透露,飲了幾口茶覷向靜瑤,「我交代你的事可都辦好了?」

    「回夫人的話,都辦好了。」靜瑤點頭,這幾日她就是在忙夫人交辦的事,所以沒跟著小姐去廚房。

    「嗯。」她滿意的頷首,接著抬眸望住女兒,仔細的看著,彷佛想將她給烙進眼里似的,眨也不眨的瞅著她。因為再過不久,也許她就要好長一段時間見不到女兒了。

    這個女兒可是她的心頭肉,她這一生得不到的,她全都要給女兒,她要讓女兒享盡榮華富貴,一生尊貴,再也無須看人臉色,屈居人下。

    縱使庶出的又怎麼樣,她季春的女兒就配得到最好的一切。

    「娘怎麼了?為什麼一直這樣看著我?」娘今天有些奇怪,明明笑得很歡快,可是眼神似乎又流露出一絲不舍。

    「你今年十六歲了,也到了該嫁人的時候了。」七夫人憐愛的摸著女兒那張秀雅的臉龐。女兒的容貌雖不像她這般美艷,但圓潤的臉龐瓖了一對又圓又黑的眼楮,倒也顯得嬌憨可愛。

    「娘,還有兩位姊姊尚未出嫁,要等她們都嫁了,才輪得到清荷。」她提醒娘親。

    「娘的清荷是天生富貴命,跟她們那種賤命可不同。」七夫人輕蔑的道。她們哪能與她的清荷相提並論。

    「娘,別這樣說兩位姊姊。」她溫聲勸道。

    「好,不說不說,今晚陪娘好好吃一頓飯。」

    「好。」清荷柔順的應道。不知為何,她心頭掠過一絲異樣的感覺,總覺得似乎要發生什麼事。

    母女倆剛吃過晚飯,軒轅岱便差人來叫七夫人過去。

    七夫人眼里閃過一抹喜色,但在跨出門坎後,隨即換上沉重的表情前往丈夫那兒,直到入夜才回來。

    一回來,她立刻讓丫鬟喚女兒到她的寢房來。

    「娘,您找我?」

    「除了靜瑤,其它人都退下。」七夫人慎重的屏退其它丫鬟。

    待下人們都退下後,七夫人再也掩不住歡喜的心情,激動的抓住女兒的手,「清荷,大喜,大喜呀!」

    「什麼大喜?娘說的是玉蝶姊明日要出嫁的事嗎?」

    「不是,是你的大喜,待會你去準備準備,明兒個由你代替玉蝶出閣。」她的語氣洋溢欣喜,那張美艷的臉龐更是笑意盈盈。

    清荷傻愣愣的望著娘親。太突然了,她一時沒听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見女兒一臉錯愕,七夫人握住女兒的手,將事情的原委告訴她,「玉蝶她逃婚了,所以你爹決定明日就由你代替她嫁給赤王。」

    「逃婚?玉蝶姊為何要逃婚」听見這話,清荷簡直不敢置信,原本就偏圓的一雙眼楮,驚訝地瞪得更大。

    七夫人冷哼,「她不想嫁給赤王,同她的心上人私奔去了。」侯爺還以為玉蝶是不想嫁給赤王才私下逃走,實際上她不是一人逃走,是偕同她的情郎私逃。

    當初皇帝指婚的聖旨一下,那丫頭就為此鬧了很多次,還央求侯爺推了這門親事,但侯爺不肯,將她斥罵了一頓,並要她乖乖等著出嫁。

    以那丫頭高傲的性子哪里肯,因此她便暗中派了人留意,沒想到果真讓她發現那丫頭籌謀著要逃婚的事。

    一發現此事,原本她是打算把這事稟告侯爺,但後來動了其它心思,遂不動聲色等著那丫頭逃走,甚至為了讓那丫頭得以順利逃出侯府,她還派人暗中引開府中巡守的侍衛。

    等那丫頭離開後,府里的人為了找準新娘找得天翻地覆,並確定找不回之後,她便一邊安撫侯爺,一邊出主意,讓自個兒的女兒頂替玉蝶出嫁。

    按理,身為庶女的清荷是沒有資格嫁給赤王為妃,但這火燒眉毛的緊急關頭,侯爺也無計可施,只好同意讓與玉蝶有幾分相似的清荷代嫁。

    清荷錯愕又為難的道︰「娘,我怎麼能代玉蝶姊出嫁呢?萬一被赤王發現……」她話還未說完,便被打斷。

    「那赤王又沒見過玉蝶,哪里會曉得你不是玉蝶。上花轎時,你頭上會蓋著喜帕遮住臉,隨同一塊去的喜婆那里,娘會打點好,你不用擔心有人會泄露你的身分。等到了赤王府後,那里沒人認得你,你就安心當你的赤王妃。」早在發現玉蝶打算私逃後,她便興起了讓女兒代嫁的念頭,並暗中盤算好這一切。

    「娘,玉蝶姊的事不能老實稟告皇上嗎?」皇上指婚的人選是玉蝶姊,若讓她代嫁,這可是欺君之罪,這樣不好吧。

    「若把這事稟告皇上,那可是抗旨拒婚,咱們府里上下只怕都難逃被治罪,你忍心見大伙被抓進牢里嗎?」

    「不——」清荷用力搖頭。

    七夫人輕撫著女兒那張秀雅的臉龐,好言哄道︰「那就是了,你听娘的話,明日代替玉蝶上花轎,只要到了赤王府,你就是身分尊貴的赤王妃了,今後再也不用看誰的臉色過日子了。」

    清荷雖是侯爺的女兒,可也只是庶出,身分自然比不得嫡出的子女。

    侯爺先前有意要將清荷嫁給兵部尚書的三公子當填房,可那三公子卻是個游手好閑的紈褲子弟,她舍不得女兒嫁給那種人。

    尤其女兒的性子溫良和善,絲毫不像自己這般精于算計,在府里受了欺侮也從來不說,讓她這個做娘的沒少操心,所以在發覺玉蝶不願嫁給赤王後,為了女兒的幸福,她便開始籌謀這一切,想讓女兒成為赤王妃。

    想到什麼,清荷擔心的問︰「若我代替玉蝶姊出嫁,日後有人發現我不見了該怎麼辦?」

    「這事娘和你爹自有打算,你不用擔心。」屆時隨便找個名目便能搪塞過去。

    最後,為了不想讓侯府因軒轅玉蝶私逃的事而獲罪,清荷只能頷首答應代嫁。

    一直沒出聲的靜瑤,忍不住用沙啞的嗓音問出心中的疑慮,「夫人,奴婢听說,皇上前後指了三位王妃給赤王,可是她們最後都死于非命,說是因為赤王命硬克妻,還有傳言說,是赤王不想娶皇上為他指定的王妃,才會讓新娘子都死于非命。您讓小姐嫁過去,萬一小姐也……」

    夫人先前不知何故命她這幾日暗地里悄悄收拾小姐的隨身物品,她原以為夫人要安排小姐遠行,卻沒想到夫人竟是打算讓小姐頂替五小姐出嫁。

    「那些都是道听涂說的傳言,這事我問了侯爺,侯爺說那是有人陰謀陷害赤王,當今聖上十分英明,完全不信這樣的讒言,才會再次指婚。再說咱們清荷出生後去批命時,那相士說了,清荷是福祿雙全之命,沒人能克得了她。」事關女兒的安危,這事她早就打探清楚了。

    不過也是因為這樣的傳聞,所以玉蝶才會不願嫁給赤王而私逃,讓女兒得了這個便宜。

    拉著女兒的手,七夫人殷殷叮囑,「這次出嫁,皇上特地派了不少宮中護衛一路隨行,有他們保護,娘相信你一定能平安抵達赤王府,只是萬事還是要多小心。」也是因著這緣故,她才放心讓女兒頂替玉蝶嫁過去。

    清荷乖巧的點頭。

    「娘前陣子不是教了你不少討人歡心的手段,你可要記牢了,等到了赤王府,你要想盡一切辦法討赤王的歡心,讓他寵愛你,還要盡快懷個孩子,有了孩子便能有個依仗。還有呀,若是赤王有其它的妾室,你可別對她們太過縱容,要恩威並施,既要拉攏人心,又不能失了威嚴,讓人爬到你頭上去。」

    「嗯,女兒曉得。娘,以後您也別老算計府里那些姨娘們,同她們好好相處吧。」清荷勸道。

    她這一走,只剩下娘一個人,爹的寵愛也不知能有多久,她很擔心,以前娘倚仗著爹的疼寵算計了那麼多人,若是有朝一日爹不再寵愛娘了,娘該怎麼辦?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她們不來招惹娘,娘又怎麼會吃飽撐著去算計她們。」她素來就是愛憎分明、有冤報冤有仇報仇的人,人家敬她一分,她也會敬對方一分,可人家若踩她一下,她定會加倍踩回去。

    七夫人最後囑咐靜瑤,「靜瑤,這一路上可要保護好你家小姐,以後到了赤王府,記著多替小姐留點心眼,知道不?」

    靜瑤躬身答道︰「奴婢定會保護好小姐,請夫人放心。」

    南疆赤王府。

    「這皇上還真是不死心,死了兩個,一個至今生死不明,他立刻又為王爺指了第四位王妃,若是這次送來的準王妃又在半途出了變故,豈不更落實王爺不滿皇上指婚而暗害準王妃的傳言。」陸遷不滿的哼道。

    陸遷是赤王殷颯的得力部將,與殷颯同年,年庚二十三,雖長了一張斯文俊秀的臉龐,性情卻是急躁耿直,一向有話直說。

    四王鎮守于四方邊陲之地,一旦有戰事,便須率領守軍力抗入侵外敵。

    這十幾年來,其它三王那邊都平靜無事,唯獨與南疆接壤的利昌國時常舉兵叩關,意圖進犯。

    利昌人剽悍驍勇,約莫在六年前,利昌大軍傾巢而出進犯,軍情緊急。一旦南疆失守,利昌軍便能長驅直入危及大觀王朝。

    前任赤王率領殷家子弟與南疆士兵浴血而戰,在那一場大戰中,殷家長子、三子、四子全都戰死,士兵也傷亡慘重,最後靠著二子殷颯突圍而出,反攻利昌軍後方,才終于擊退他們。

    但兩年多前,利昌再度舉兵來犯,這次前任赤王不幸戰死。

    身為二子的殷颯接任赤王,兩年多來,他守住了邊界,屢次大敗利昌軍,使得利昌軍的士氣大受打擊,因此近一年來利昌軍未曾再大舉進犯,只零星偷襲過幾次。

    皇帝便趁著這一年南疆還算平和之際降旨賜婚,豈料,先後三次賜婚,新嫁娘竟無一人活著抵達南疆,導致各種流言四起。

    「听聞咱們皇上賢明,興許是瞧出那是有人意圖陷王爺于不義,所以這三次的婚事不是都沒追究嗎?」袁堅比陸遷年長數歲,身為王府總管,他性子較為圓融穩重,看事情也想得深遠些。

    「王爺,這事您怎麼看?」石輔是前任赤王甚為倚重的軍師,前任赤王死後,轉而輔佐殷颯。他年約四十許,一頭斑駁白發為溫文儒雅的臉龐添了抹滄桑。

    「皇上降旨賜婚,我不能抗旨不娶,不過這次若是再讓人殺害了新娘,豈不是教人小覷了本王。」坐在桌案前的殷颯眉一揚,那張英挺粗獷的臉龐咧出一抹冷笑。

    他濃眉虎目,渾身散發出一股威凜的霸氣,尤其那雙淺褐色的眼瞳在睇住人時,會讓人有股壓迫感,不敢直視。

    見他似是已有盤算,陸遷滿臉興奮的問道︰「王爺是不是有了什麼打算?」

    殷颯沒有回答,睞向石輔吩咐,「石叔,幫我擬道奏折。」

    由于都城距離南疆約莫八、九日的路程,為免耽誤吉時,因此新嫁娘是坐在馬車里趕路,這次迎親隊伍共有十四輛馬車。

    其中五輛馬車裝載嫁妝,另外九輛則分別由清荷與靜瑤兩人共乘一輛、喜婆與送嫁的丫頭們乘坐一輛,其余幾輛則是由赤王府派來迎親的幾名親族與一干樂師、家丁們乘坐。

    其它侍衛與宮中派的那五十名護衛全都騎馬跟隨在車隊兩側,以便隨時保護新娘。

    此次迎娶,赤王殷颯並未親自前來,一是因四王未經皇帝允許不得擅離封地,二來是四王身分貴重,迎納王妃本就是由親族代為迎娶,待到封地時,再親自迎接。

    一行人已趕了七日的路程,再過一、兩日便能抵達南疆。

    馬車里,一只白嫩玉手悄悄掀起車簾一角,望向外頭。

    外頭是一片荒漠,罕有人跡,清荷知道這定是來到了赤焰山。听說這赤焰山每逢三月到八月時節,會熱如火爐,九月到二月時則冷如冰窖,因此這里不易草木生長,便更顯得荒涼,處處皆是干涸的土地與黃沙。

    清荷的身後傳來靜瑤沙啞的嗓音,「小姐,這里似乎就是上次那兩位新娘子遇難的地方,咱們要小心些。」

    听見她這麼說,清荷回頭說道︰「靜瑤,我看咱們還是把衣裳換回來吧。」當初為了她的安全,離開侯府坐上馬車後,靜瑤便換上了她的嫁裳打扮成她,同時將自己的衣裳換給她,讓她扮成陪嫁丫鬟。

    她本是不贊同這麼做的,但靜瑤執意如此,並說這是她娘的意思,她只好由著靜瑤。

    可一听見這里就是前兩位新娘子出事的地方,她不禁擔心起來,萬一真出了什麼事,她不願一塊長大的靜瑤代她受過……想到這,清荷便開始脫起自個兒身上穿著的粉色衣衫要換給靜瑤。

    靜瑤將她解開的織帶重新系好,黝黑瘦長的臉龐帶著嚴肅,「小姐,這是夫人的意思,奴婢不能違背。」

    「我娘這會兒又不在這兒,你快把嫁衣脫下。」既是她自願代替玉蝶姊出嫁,那有什麼危險她就得自個兒承擔,不能讓靜瑤冒生命危險來保護她。

    知道主子的性情,靜瑤連忙用沙啞的嗓音勸道︰「小姐,您先別急,這一路上有這麼多護衛保護未必會出事,等到了南疆地界,奴婢便將這身嫁裳換給您。」

    見她堅持,清荷知道自己爭不過靜瑤,便悄悄盤算若是半途有人來襲擊,那她就出聲承認自個兒是新娘,絕不讓靜瑤代為受過。

    看見自家主子將眼神重新投向掀起的簾子外,靜瑤那張有些冷漠的黝黑臉龐微微露出一抹笑。

    她一直想不透精明干練的夫人,為何會生出小姐這般心善溫良的女兒,打小不論夫人怎麼教小姐,小姐就是學不來那些心機算計。

    可要不是這樣的小姐,只怕自己早已化成一堆枯骨了。多年前她被繼父打得半死,是小姐救了她,當時她便發誓,她這條命從此就是為小姐而活,縱使為小姐而死也甘願。

    不久,外頭忽然傳來斥喝聲和打斗聲,似乎有人來襲。

    清荷探頭望出去,看見不知打哪來的一群人與護衛打了起來,在望見一名護衛被人狠狠砍了一刀,鮮血從他的胸口噴涌而出時,她驚恐的捂住了嘴。

    雖然早想過這趟有可能遇險,可她沒想到事情竟真的發生了,眼睜睜看著有人在她面前被殺,她嚇白了臉。

    湊過來看的靜瑤發現外頭護衛與一群蒙面黑衣人打成一團,且那些護衛不知怎麼回事,似乎敵不過那群蒙面人,已有好幾人被殺。奇怪,夫人不是說這些護衛全是宮中武藝高強的禁衛嗎?怎麼這麼不濟事呢?

    眨眼間又有三、四個護衛被那群蒙面匪徒殘忍殺死,靜瑤驚恐的將主子扯回自己身邊。那些人那麼凶殘,隨行的護衛似乎快招架不住了。

    靜瑤按捺下心頭的害怕,故自鎮定的開口,「小姐,待會兒無論發生什麼事,您都別開口說話,一切有我來應付。」只要那些人以為她就是小姐,也許小姐就能逃過一命。

    明白靜瑤想保護自己,清荷臉色蒼白的搖頭,「靜瑤,你快把嫁衣給脫了。」她著急的想脫去穿在靜瑤身上的嫁衣。

    靜瑤不肯讓她脫,躲開了她的手。「小姐,您別這樣,您忘了夫人的囑咐了嗎?」

    「我不管,我不能讓你替我死!」兩人一塊長大,靜瑤虛長她兩歲,這些年來時時陪在她身邊,處處幫著她,她早視靜瑤如姊姊,怎忍心讓靜瑤為她犧牲。

    「奴婢未必會死,也許最後那些護衛能打敗那些匪徒。」明知道已有不少護衛淪為刀下亡魂,只怕保護不了她們,但靜瑤嘴上仍懷抱著一絲希望安慰自家主子。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何不先將嫁衣換回來?」剛才的情況她也瞧見了,她知道靜瑤這番話只是想安慰她。

    「小姐……」靜瑤才剛開口,突然間一支箭射進馬車里,就從她的頰邊擦過,只差一寸就射中她了。

    兩人大驚失色的對視一眼,不一會兒另一支箭又射進馬車里,兩人嚇得抱在一塊。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最後的「欺瞞」香彌

    分享一篇朋友轉寄給我的Mail,這篇文章的作者不知是誰,但內容很有意思哦——

    胸口摸得著的尺寸叫胸圍,胸口摸不到的尺寸叫胸襟。

    眼楮看得到的地方叫視線,眼楮看不到的地方叫視野。

    嘴里說得出來的話叫內容,嘴里說不出來的話叫內涵。

    臉上看得出的表情叫氣色,臉上看不出的表情叫氣魄。

    掌紋看得出的線條是命理,掌紋看不出的線條是命運。

    腳下走得到的距離叫夢想,腳下走不到的距離叫幻想。

    鼻子聞得到的味道叫氣味,鼻子聞不到的味道叫氣息。

    眉毛皺得出的形狀叫情緒,眉毛皺不出的形狀叫情感。

    手上比劃出來的動作叫手勢,比劃不出來的動作叫手段。

    背後摸得到的硬度叫脊椎,背後摸不到的硬度叫脊梁。

    腦子里測得出的東西叫智商,腦子里測不出的東西叫智慧。

    耳朵听得到的動靜是聲音,耳朵听不到的動靜是聲譽。

    額頭上看得出的是皺紋,額頭上看不出的是歲月。

    證件上印出來的叫文憑,證件上印不出的叫文化。

    跨得過去的是門,跨不過去的是檻。

    很有趣對吧?

    這是「欺上瞞下」系列的最後一本了,這本書里有幾段床戲,在寫床戲時阿彌一直掙扎著到底要不要寫得更露骨一些,後來幾經考量和斟酌,還是刪掉了某些「動作戲」,不過即使刪了不少,在阿彌的書寶寶里,這本書的床戲也算是偏多的。

    阿彌的書里還有一本書也有稍多的床戲,書名是《阿娜達的謊言》,這本是很多年前出版的,當時有不少讀者在看完這本書後頗為疑惑,為何書名跟內容完全不搭。

    其實這是有原因的,因為這是與其他作者合寫的套書,書名出版社已事先取好,但後來阿彌在寫作的過程中為了配合劇情的發展,不知不覺便脫出了書名的範疇,才會造成這種書名與內容差異頗大的狀況,在這里跟大家解釋一下。

    下本書再見嘍!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Thanks!!!

TOP

謝謝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