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曉筠《前妻變女僕》[舊愛麻煩之一]


出版日期:2011-08-12


他那是什麼表情?對,她的工作是家務管理員,
用的是早該被市場淘汰的零元手機,但那又怎樣,
至少她什麼都靠自己,日子過得很充實,
何況他們六年前就已經離婚了,他為何還要來打擾她的生活?
請她去打掃他家,這是工作,她可以公私分明,
可他又是遞水又說要幫忙就很不對勁,以前也沒見他這麼做過;
現在的她除了養活自己,還要照顧相依為命的溫奶奶和溫小妹,
住的房子雖舊,但五髒俱全,他偏自作主張替她們換高級家具,
甚至把照顧一老一少的責任攬在身上,只為了替她分擔。
他心里依然有她,也表明希望她能再給他一次機會,
然而她始終沒有忘記離婚的痛,更沒忘記前婆婆有多厭惡自己,
所以她必須盡可能的推開他,以免再次受到傷害,
只是為什麼當他真的離開她的生活,認識背景相當的女人時,
她的心會這麼的受傷……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項芸將一頭烏發藏在工作帽之下,加上戴了口罩,穿著打掃的工作服,如果不細看,實在很難把她和美女這樣的名詞連在一起,又因為穿了工作用的塑料鞋,看不太出原本高的身形,隨身帶著的清潔用具,讓她看起來就像是一般的女人,一個……不會令人想要多看一眼的女人,但如果可以和她眼神接觸,那麼就可以感受到她的靈秀、她的細膩。

    這棟辦公大樓一向是項芸的家務公司所負責的範圍,一家貿易公司撤離後,新搬進來的據說是一家網絡公司,在美國賺了大把大把的美金之後,回台灣來開,並且一口氣就用現金買下了兩層的辦公大樓,財力驚人。

    對項芸而言,開什麼公司都好,只要她有錢賺,只要她在乎、所愛的人生活可以無虞,那麼不論是網絡公司或其它什麼性質的公司都沒差,只要不把公司內弄得太骯髒、不好清理,她都OK。

    清理工作一般是選在公司下班之後,才不會影響到員工上班,項芸是先來考查環境,再決定需要派多少人手過來,她已經對這些內容駕輕就熟,幾乎馬上就可以評估出要多少人力。

    听到這間網絡公司的一間大辦公室里還有聲音傳出來,心想在高位或是領高薪的人,本來就是要辛苦一些,哪有那種下午三點一到就刷卡下班的好康,現代有很多男人是工作狂,把工作當成娛樂或是生活的重心,好像只要有工作,人生才有意義。

    沒關系,她先從員工的區域開始清理起,這一層看起來有一、兩百坪的公司,光是從頭到尾掃一遍,也要花上半小時,她喜歡這種拋光地磚,可以掃、可以用吸塵器吸,她最不喜歡地毯,藏污納垢又不是很好清,對呼吸道非常不好。

    「我不要听借口,Rightnow!」中英文夾雜的咆哮聲由大辦公室里傳了出來,听得出來說話的男人很不爽。

    好熟悉的嗓音,項芸整個人不由得一震。她已經很久、很久沒听到這聲音了。

    「時差?賺錢有時差嗎?我們是網絡公司耶!」又是毫不客氣的吼叫。

    項芸沒由來的覺得一陣涼,雖然公司里有開空調,而且室溫是涼爽的,但是她的「涼」是一種冷、一種好像自己的血管里被倒了冰塊的感覺。

    不可能,六年了……她一直把這個世紀發生的事,當成是上個世紀的事,好像她這麼歸類了,傷痛就不會那麼深、那麼磨人,好像她把時間拉長、拉遠了,自己就不會在意。

    「別逼我飛去洛杉磯,那樣大家都不會很好看,我最討厭別人和我唱反調!」

    她發現自己的腳步不自覺的朝公司的大門口移動,她一向是個敬業認真的人,哪怕只是打掃的工作,她也會投入全部的心力,但是這聲音糾纏著她、擾亂著她,令她想逃……

    「給我搞定,五分鐘之後我要有個結果。」接下來是摔電話的聲響。

    項芸告訴自己要逃,她可以晚一點再過來,或是找其它人員。听听自己心里的那個聲音,有麻煩了,她的耳朵和她的心不會騙她的,只是她還來不及離開,那個男人就已經走了出來。

    嚴希焰的臉上掛著憤怒,一雙眼楮又火又冷,頭頂上好像在冒煙,緊抿的唇看似極度的不悅,再配上他高人一等的體型,即使他是一個帥到令上帝都要嫉妒的男人,他看起來還是像身上貼了張「生人勿近」的標簽般,令人生畏。

    他不懂,只是件權利金那麼小的事,就得花那麼多時間溝通,真不知道洛杉磯那邊的人在搞什麼?這些年下來,他脾氣其實已經收斂了不少,不再像年輕氣盛時那麼沖,實在是這件事早該搞定,不該再讓他煩心。

    講到口干舌燥,想到茶水間倒水喝,忙了幾個小時,他突然想起自己好像也還沒吃午餐,即使在洛杉磯的網絡公司已經很成功了,但是回來自己的家鄉開設新公司,還是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的。

    項芸知道這不是自己的想象,這人真的是——

    馬上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身,她背對這個男人,心想以自己目前的「裝扮」,他不可能認得出她,而且六年了……搞不好他連她的名字都記不得,更何況是人。

    嚴希焰看到一個來打掃的人,本來他已經從她身側走過,可是一種莫名的熟悉感令他停下了腳步,他說不上來,他完全無法掌握這名打掃人員的長相,但是感覺是不會騙人的。

    項芸不敢動,她不敢做任何動作。不可能,她頭上戴了帽子,臉上還有口罩,一身工作服、塑料鞋,除非是光機,不然……

    「你是……」嚴希焰站到她的身後問。

    「我……打掃。」她刻意壓低了音量。

    「你一個人?」

    「我……先來了解環境,並做……初步的打掃。」她要自己別說太多話,說太多容易露餡。

    嚴希焰認為是自己的錯覺。一定是!才回來台灣沒多久,項芸那個名字居然又出現在他的腦中,好像「它」從來沒有消失過,但是都六年了,他和她早就沒有關系了,他是在發什麼傻。

    「那你忙吧!」他說完便一個轉身。

    項芸隨即露出一個「好加在」的表情。幸好他沒有再多問些什麼,而且他更沒有把他剛剛在辦公室里的怒氣帶到他倆的談話中,他沒有刁難她,如果是以他六年前的火爆脾氣……

    就在她以為他已經走遠,再加上在想事情而松懈了戒心,當她一個轉身,帽子底下的雙眸和嚴希焰的眼楮「四目相交」時……他是什麼時候又「無聲無息」的走回到她的身後。

    項芸愣到無法響應。

    如果她化成了灰,或許他會認不出來,如果她去做大整形,他或許會遲疑,但是那一雙眼楮……那一雙他只要一眼盯上就不會弄錯的眼楮……

    依然晶瑩透亮。

    依然充滿了靈氣與智慧,光是她的一雙明眸,就會令人不可自拔,並且深深愛上她,什麼叫「眼楮會說話」,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印證。

    「項芸。」不是疑問句或是試探句,嚴希焰是直接叫出了她的名字。

    知道自己是躲不掉了,除非她會玩什麼魔術大師的隱身術,或是有平空消失的本領,不然……她也只能勇敢的面對他。

    項芸摘下了頭上的帽子,一頭長發傾泄而下,像是一條緞面瀑布,她亦拿下了口罩,是那種即使素顏依然閃閃動人的女人。

    他的前妻。

    項芸……六年前令他又愛又恨的女人。

    如果早知道會有這樣的局面發生……

    但事實是,她不可能知道,她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更不會相信這種巧合會發生在她和嚴希焰的身上,台北市有這麼多棟辦公大樓,有數都數不清的家務清潔公司,偏偏他們卻踫上了……

    嚴希焰用眼神示意她跟著他進辦公室,她能說不嗎?以前在他面前,她就一向「唯命是從」,一來是因為她愛他,覺得他也愛她,所以他說的事、他下的命令,她都OK。

    二來……他是那種性格比較急、比較暴烈的人,他認為是對的事或是他下的決定,大家就得照單全收,所以當有人不買帳時,他就會像是一只受傷的老鷹或是暴跳如雷的大熊。

    以前哭過、吵過、屈服過,但是她已經不再是他的妻子,他們的婚姻在六年前結束了,他們之間的關系也一並結束。

    「我該先問候你嗎?」說實在的,項芸眼前的處境令他心痛又心煩,她……堂堂一個大學畢業生……她應該有讀完吧?而且又這麼年輕,不過才二十六、七歲,居然成了「清潔人員」

    「我很好。」項芸主動的說。其實她真的覺得自己很好,生活只要簡單快樂,有自己愛的人圍繞在身邊,那就是「很好」。

    「你說你‘很好’?」嚴希焰一點也不覺得。「你是……打掃的,沒錯吧?」

    「職業不分貴賤。」她平靜的說。

    「當年你是想當幼兒園老師的!」他沒有忘記她的願望和目標。

    「不是每一個願望都會成真,也不是每件事都會盡如人意。」項芸不想和他針鋒相對,所以只能以退為進。「你看不起打掃的?」

    「不!」他吐出一個字。

    「那你的反應……」

    「項芸,這不是你該做的!」嚴希焰沉痛的說著。「如果你是中年婦人,如果你是二次、三次就業,如果你只想做花勞力的工作……」

    他還沒有說完,她就點點頭。「我是想做只花勞力,並且工作時間很有彈性的工作。」

    「為什麼?」他像子彈一樣的快速發問。

    「嚴希焰,這是我的事!」

    「你的事……」他突然有種滄桑的感慨,卻沒有像以往那樣咄咄逼人的質問。「項芸,你沒忘記我們還是夫妻吧?」

    「我們離婚了。」這是她的回答,六年前她曾經陷入深淵,好像從地獄走過一遭,可是她已經重新站了起來,她自認她的傷口已經結痂。

    「離婚代表什麼?」嚴希焰問著她。「所有的關系都一刀兩斷,不能再有關心嗎?」

    「我告訴你我很好啊!」站在他的辦公室里,她雖然不是手足無措,但總有一點不自然,看他現在的模樣,他是成功了,當然他本身的家世就不錯,可是六年前當他為了她和他的家人決裂,他就擺明了說要靠自己打拚,不拿家里一毛錢。

    她為他的成功祝福,但是……那就是他的成功,和她一點關系也沒有。

    「項芸,你的價值觀似乎異于常人?」

    「那麼是不是我也要開一家公司,賺進大把的鈔票,我才算成功?」她反問,不帶火氣。

    嚴希焰一時啞口無言。

    「是不是我要穿得光鮮亮麗,坐在辦公室里,才算是符合一般人的要求?」

    「項芸,至少不是……」他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緒。她做清掃工……是大材小用。

    「打掃的。」她替他把話說完。

    「當年離婚我沒有給你什麼,現在——」嚴希焰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要補償她,現在他有能力了,他可以給她一大筆錢。

    「今天如果你沒有遇到我,那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我們依舊各過各的。」她和他講理。

    「但我們遇到了。」他硬生生的頂回去。

    「這只是個巧合,你可以當做沒發生過!」

    「當做沒發生過」

    「嚴希焰,我們沒有關系了。」她不要他的錢,哪怕今天他是台灣首富,她也不要他一塊錢,婚都離了,沒什麼好再糾葛的,今天的踫面……就當是一次意外,她知道他成功了,那就好了。

    「你一定要把我們的關系分得這麼清楚嗎?」他一直都以為女人比較放不下,但是項芸……六年之後的她怎麼可以如此冷絕、獨立?

    「我們不是夫妻了!」

    「至少……」像是有什麼東西卡在喉嚨般,嚴希焰不想和她「什麼都不是」,他居然一點都不想,在經過了六年,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踫到,她竟然還能牽動他的情緒。「可以當朋友。」

    「朋友……」項芸露出一個「可以接受」的表情。「但是我不需要錢。」

    「項芸,你可以不當清潔工!」

    「有人稱呼我們是‘管家’,或是有人會叫我們‘家務管理員’,很少有人會直接叫我們清潔工了。」她平平順順的說。

    「還不是一樣!」見她依舊這麼固執,他的語氣不禁變得有些急切。

    「至少我並不輕視我的工作。」

    「項芸,不要逞強或是賭氣!」他「警告」她。

    絕非逞強,更不是在賭什麼氣,而且她學到了只能自己靠自己,不能依賴任何人,她絕不會再讓自己垮一次,之前那一次就夠了。

    「我還得把工作做完。」項芸回他一個很認真的表情。「時間不早了!」

    「你一定要打掃這里?」他眼神一變。

    「除非你不滿意我的工作,想要找別人——」

    「項芸,你是在堅持什麼?」他被惹惱了,他明明可以解救她,只要她肯讓他救。

    「一個原則。」她回得輕聲而慎重。

    「那是什麼?」

    「自立自強。」

    雖然四周是高樓大廈,算是台北的精華區,但是項芸卻彎進一條小巷子,里面是一排老式平房,看得出來年代很久了,這里住的大都是一些老弱婦孺,比較沒有謀生能力的,想要重建房子比登天還難,于是一天拖過一天,至少還可以擋擋風、遮遮雨,可以安身立命,不至于連片屋瓦都沒有。

    「奶奶,我回來了!」項芸邊進門邊叫喚。這個地方是連小偷都不會想來光顧的,所以連大門都不必鎖,左右鄰居大家都熟,守望相助反而比什麼鎖都好用,一個陌生人或是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大家吼個一聲,馬上就能有個照應。

    「我剛熱好湯,你多少再吃點。」溫秀真總會算好項芸回家的時間,幫她熱點湯,給她當消夜。

    「小媛睡了嗎?」她放下皮包,想尋找小女生的身影。「我有糖果要給她。」

    「她九月就要進小學了,我現在在訓練她要早睡早起。」快七十歲的溫秀真無法在經濟上提供什麼貢獻,但至少可以把自己的孫女照顧好。

    「那我明天再把糖果拿給她。」

    「吃糖會蛀牙又花錢!」

    「同事給的。」

    溫秀真笑笑。項芸的同事人都不錯,知道家里有小孩,總是會給她一些零食、文具什麼的,通常愈沒錢沒勢的人,反而比較有感情,比較能體諒別人的處境,不會用鼻孔看人。

    接著她從皮包里拿出了一個薪水袋,直接交到了奶奶的手里。

    「奶奶,上個月的薪水。」她愉快的笑說著。

    「項芸,你給我一部分就好,這是你辛苦賺的!」她每個月都要和項芸推來推去一次,這個女人真的完全不見外,把她當做是自家人一般看待。

    「奶奶,我還有獎金,而且我吃住都在你這里,除了搭捷運要加值,我沒有什麼花費!」她一向非常節儉,不該花的絕不花。

    「女孩子總要買買衣服……」

    「你會買給我啊!」知道那些衣服是菜市場牌的,但奶奶的心意她能感受。

    「不是什麼好衣服!」溫秀真有點汗顏。

    「衣服好穿、耐穿就可以,我又不是要去參加選美。」項芸安慰溫奶奶。

    「那化妝品呢?我看你連口紅都舍不得買!」

    「我天生麗質啊!」

    「項芸……」每個月都會向她「道歉一次」。「都是我和小媛拖累了你。」

    「奶奶,你又這麼說了!」她摟著奶奶的肩膀。「我都可以倒背如流了,每個月拿薪水給你時,你就會感傷一次,看來我要幫你在郵局開個戶頭,然後直接把薪水匯到里頭。」

    「項芸,那多麻煩……」溫秀真不習慣和郵局或是銀行的人打交道,又得填提款單,那對一個老人家來說是折騰。「好!我不說了。」

    「這才對嘛,你是要和我分什麼分,沒有你和小媛就沒有今天的我,我照顧你們也是應該的!」這一點她絕對是無怨無悔。

    「但是你的青春……」又要感慨一次。

    她沒打算提今天遇到嚴希焰的事,也沒有必要提,反正過去的事已經過去,沒什麼好回頭的,有些人的緣分就是這麼短,強求不來,她會和他保持距離,反正她和他早已是兩條並行線。

    「奶奶,我還這麼年輕……」項芸逗著溫奶奶。「再等個十年都OK啦!」

    「那時你都三十六歲了!」溫秀真擔心的皺眉。

    「是現代人所謂的‘輕熟女’啊!」

    「但我們這個年代的人會說是‘老姑婆’。」

    「老姑婆就老姑婆!」她不以為意。「這年頭的女人沒有男人不會死,搞不好還可以活得更好。」

    「項芸,溫奶奶是在替你煩惱啊,十年後我可以‘走了’,小媛長大了,那你……」

    「我還是會活得好好的!」自信的一句。

    「但女大當嫁——」

    「湯要涼了。」項芸一副肚子餓的表情。「填飽肚子比找個男人重要。」

    「項芸……」溫秀真露出一個慈祥又不舍的笑容。如果沒有項芸,她和小媛也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日子過,但是總不能一直拖著這個好女孩,可是……她沉沉一個嘆息,走一步是一步了。

    寇霆風是嚴希焰網絡公司的合伙人,也是他的好哥兒們,兩人一路從洛杉磯打拚回台灣,一起分享「功成名就」,一起創造財富,他的體型雖然沒有嚴希焰挺拔高壯,但是多了一些文人氣息,不太像是生意人。

    不知道嚴希焰是因為什麼而分心,只知道自己在和他對帳時,他的視線老往辦公室外面看,明明大家都已經下班了,只剩一、兩個員工而已。

    「希焰,我錯過什麼了嗎?」寇霆風是好奇他的好友在「找」什麼。

    他的確是在「找」,在想項芸今天會不會來打掃,因為不確定她是否會出現,所以他的心反而變得不踏實,七上八下的,又希望看到她,又不是那麼希望,總之他的情緒很復雜。

    「我在看……打掃的人。」一時找不到任何借口,所以嚴希焰便實話實說了。

    「打掃?」額頭頓時出現三條線。

    「霆風,快點對帳吧!」他只想速戰速決。

    「是你分心。」寇霆風喊冤。

    嚴希焰也不辯解,反正他這一會的心思不是在那些阿拉伯數字上。

    「上個月的廣告收益令人振奮。」

    「很好。」

    「瀏覽我們網站的人數破表。」

    「好。」嚴希焰仍在往外面瞧。

    「有人和我聯絡,想要將我們公司上市或上櫃。」寇霆風面帶笑容道。如果成真,那真的就是印股票換鈔票,可以吃香喝辣幾輩子。

    看到有人帶著清潔用具走進公司的玻璃門,一樣的工作帽、口罩、工作服,嚴希焰馬上起身沖了出去,好像他的辦公椅著了火,他的**被燙著了似的。

    「希焰!」寇霆風傻眼了。希焰一向鎮定自若,他從沒見過好友如此慌亂失措的模樣,打掃的事或人有這麼重要嗎?

    他馬上知道來打掃的人不是項芸,雖然體型差不多,但是那一雙眼楮……那不是項芸的眼楮。

    「項芸呢?」他劈頭就問。

    「她在別的地方打掃。」來的人不解的回道。

    「哪里?」

    「內湖的科技園區。」

    「這里不是她負責的範圍嗎?」嚴希焰的語氣已經有點像在質問了。「給我她的手機號碼!」

    「我們不能……」

    他早就懊悔不已,問過公司的副理,清潔人員是一、三、五才來打掃,除非有特殊需要,而他前天竟忘了問項芸的手機,那時他真的完全沒有想到會再見到她。

    「我和項芸是朋友。」他簡單表示。

    「對不起,我不能隨便透露同事的電話號碼。」

    嚴希焰不想再為難這個無辜的人。項芸不來……或許有她的考慮,可是他只感到一股憤怒,她以為他會就這麼算了嗎?

    一走回自己的辦公室,寇霆風馬上迎了過來,一頭霧水的問︰「希焰,怎麼我好像是在狀況外?到底怎麼了?」

    「霆風,這是我的事!」

    項芸工作完畢得回公司打卡,「人人家務中心」位于市區某棟大樓的二樓,在這間家務中心里,她年紀雖輕,但已經可以算是「資深」員工了。

    當她一走進去,一名歐巴桑馬上過來說有人在會客室里等她。

    美其名叫「會客室」,其實只是他們這些家務人員休息或是交換工作心得的地方,喝杯茶、吃點點心,吐一吐苦水,好像就不那麼辛苦了,本來生活中就沒有什麼過不去的。

    結果她一看到等她的人竟是嚴希焰時,她驚嚇得連忙後退一步。他居然找到這里來了?為什麼?

    嚴希焰看得出她臉上的疲憊,還有那被汗浸濕的工作服。她可以開口向他要求什麼的,畢竟他們曾當過一年的夫妻……

    可是……她為什麼不開口?

    「嚴希焰,你到這里來做什麼?」等一下一定會被大家問東問西的。

    「你為什麼沒去我公司打掃?」

    「我以為你不想見到我。」

    「所以如果我沒意見……你會繼續去打掃?」

    「這是我的工作。」項芸回答得非常坦然。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 h x

TOP

非常感謝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謝謝

TOP

:))

TOP

V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