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夏娃《龍鳳》[英雄戲之六]


出版日期:2014-02-07


哇!哪里來的閃閃發光的大美人?
光只一眼,他就被那雙空靈藍眸電得渾身茫酥酥
忍不住伸出魔掌要摸上美人兒的臉時
他大哥「好心」揭曉大美人的身分──
那個三歲時就被送到美國治病的遠房堂弟火雨!
美人竟是男的?殘酷事實讓他瞬間從天堂摔到地獄
同時摔碎的還有他一顆情竇初開的玻璃心
枉他是天才攝影師,竟然男人女人傻傻分不清……
沒關系,這點挫折打不倒他,當下化悲憤為力量
即使一再吃閉門羹,也要纏到火雨答應當他的模特兒
甚至還把人拐到他的地盤上,好任憑他宰割
怎知人算不如天算,他發現自己撿了個麻煩精回來
得當男佣伺候嬌滴滴的臭小子就算了
最慘的是天天看著養眼又誘人的「美人兒」
害他只愛女生的信心動搖,自我掙扎到想自我摧毀的地步
幸好老天爺看不過去他日日都在和自己的欲望戰斗
某樣不該出現的女性用品,揭開一樁隱瞞多年的秘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風?」

    無風無雨的美國藍空下,車水馬龍的街道上,與她擦肩而過的人喊住她。

    她因熟悉的中文,熟悉的名字而停下腳步。

    風……和雨。

    唐風,火雨。

    一對雙胞胎兄弟,兩個人從出生就分開,未曾見上一面……唐風,十七歲時就死了。

    曾經,她也被誤認為是唐風,不過誤會很快就澄清,因為她是女生。

    她轉過身,看見叫住她的是一個身材中等、長相平凡,黃膚色的中年婦人。

    「風,你說要先回台灣去等我,怎麼……」婦人緊張的拉住她之後,馬上就發現認錯人,仰頭看她,滿眼驚訝,難以相信……如同投影般相似的湛藍深眸,與雙胞胎無異的精致臉蛋,白晰膚色……不,這張臉更透、更白,輪廓更細致了些,唇色更紅,這是風的臉……卻不是風,風的手臂充滿結實肌肉,和她拉住的這雙縴細柔軟的手臂完全不同,還有這雙眼楮……「……風?」

    她很恍神的臉終于有了表情,凝聚的焦距鎖在婦人狐疑的臉上。

    「……唐風?」

    「……你……你是……」婦人愕然地凝視看她,仿佛認出了她,知道了她,眼底瞬間蓄滿熱淚,比剛才更為激動。

    「……你知道我是誰?」湛藍的眼眸落在她手臂上的那雙手,激動的雙手緊緊抓痛了她,讓她一瞬間產生感覺,眼前這個人……知道她?

    熬人慌忙放開了她,望看她拼命搖頭往後退,眼底寫滿情緒,甩落淚水,「我……我認錯人了。」

    熬人慌張又匆忙地跑了。

    留下她佇立在街道上,看著婦人的背影沒入人群之中……熟悉的場景,熟悉的……

    她是誰?

    難道唐風還活著?

    她站在藍空下呆立著,人來人往,路人投來驚艷的目光,人群慢慢包圍了她,對看她拍照,美麗而空靈的臉龐毫無情緒,有如一波波推上海岸的浪潮,海平面上美麗的浪花底下藏著驚濤駭浪,一如她內心的霞驚。

    她久久無法反應,直到一只手拉住她,把她從人群里拖出來,離開了街道。「拜托,我知道天空很藍,但你有必要站在大馬路上看嗎?」他是卓不凡,一直以來都擔任保護她的角色。

    「風……有人叫我風。」

    「叫得好,你不瘋,我都快瘋了,知道當你的保鏢有多累嗎?」而他不只是她的保鏢,還是她最重要的好朋友,知道她所有的事。

    「她以為我是風……唐風。」

    「誰?」

    「雨的雙胞胎哥哥,唐風。」

    「你剛才站著睡看了?」

    「不是夢。他……也許真的還活著。」

    唐風,一個早在一年前死去的人還活著?

    「走,我們先回家睡覺。」

    「……叫他來。」

    「誰?」

    「火晉天。」

    「……雨大人,你外表賞心悅又有顆天才腦袋,對火氏人而言是塊寶,但其中也有例外的。身為你的工作伙伴、貼身護衛兼好友,看在我為了你天天穿防彈衣過日子的份上,請你提起首長的時候保持最基本的尊重,不要直呼首長的名字,千萬不要再去招惹那群首長的信徒!算我求你了,嗚嗚……要是再被听到,連我都保護不了你,我才剛結婚,我老婆年輕貌美,你忍心看我因公殉職,英年早逝,被我老婆誤會為你殉情——雨大人!我還沒說完,你上哪去?」

    「台灣。」

    熬人說,唐風先回台灣去等她……

    她還可以再見到「他」嗎?

    她,很想再見他一面。

    「雨?」

    風風雨雨幾代,閑言閑語不斷,在英雄市區內的火家,遠從美國回來一個混血兒。

    他叫火雨,是堂姑的雙胞胎兒子其中一個,三歲時送去美國'

    冶病之後就像斷線風箏,二十多年來沒有消息。

    堂姑思兒成疾,這不肖子終于滾回來了!

    火樹龍在後頭吃飯,听到他大哥把火雨帶回來,立刻放下碗筷,沖到前頭豆腐店來。

    「臭小子是哪一個?先讓我打一頓再說!」想到堂姑的淚水,他火氣很大,掄著拳頭要打人,他卻找不到混帳小子,進入眼簾里的只有一個閃閃發光的大美人。

    美人站在他高大的大哥旁邊只矮了一點點,飄逸的短發輕柔,手腳細長,肌膚透白,輪廓深邃,五官分明,眼神如湛藍深海迷人,紅唇性感嫵媚仿佛在邀請他一親芳洚……

    火樹龍是不計後果的行動派,任何事情都秉持先做再說的原則,滿足欲望為先——火樹龍沖向美人,伸手觸踫那張美麗的臉蛋,就差那麼一點,突然一只手臂橫擋在眼前。

    是他大哥火晉天。

    他只听說他大哥交了女朋友,可沒听說他交了一個混血美女……「阿龍,他是火雨。」火晉天向他介紹。

    「火雨!在哪?那混帳小子藏在哪?」他四處東張西望找不到人,以為不肖子躲在外頭不敢進來,他沖到門口要去抓人。

    「雨,他是我二弟火樹龍,你們年紀相同,阿龍是元月生,算來你是弟弟。」

    火樹龍听到大哥的介紹,從門口回過頭來,卻看見他大哥對著美人笑……弟弟?

    他的遠房堂弟火雨……在哪?

    他又不由自主被美人吸引,看見那雙很藍的眼晴和他對了一眼,僅僅一眼,盡管藍眼里無波無紋,不掀任何情緒,深邃迷人的輪廓線條里刻去的臉蛋如冰如霜,直接把他當空氣,他還是心髒猛一跳,完全被電了。

    但是……他大哥對著美人笑,跟美人說……你是弟弟。

    他沒听錯吧?老天爺如此捉弄他?

    弟弟?

    他一眼看上的美人,竟是在美國樂不思蜀的混帳小子……他的遠房堂弟火雨?

    弟弟?!

    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一眼點亮他幸福人生中的光芒,令他內心一團火熱,吸住他的視線的人……是男的?

    火樹龍站在自家門口的平地上捽了一跤,狠狠捽碎了一顆情竇初開的破璃心,連要怪路不平的借口都沒有,滿臉狼狽地飆出髒話來。

    身為世界有名的天才攝影師,擁有一雙人人稱羨的攝影眼,竟然把一個男人看成大美人,打死他都不承認!

    火樹龍想到剛才他大哥擋下他,還特別強調「弟弟」,分明一眼就看穿了他,他更是滿臉尷尬。

    這下真是……糗大了……他不找個台階下怎麼行——「哈哈哈!不愧是我堂弟,長得可真是——好啊!很好,當我的模特兒吧?」

    所以說,他看到火雨雙眼發亮,猴急湊近他,一切都是攝影所需,合情合理,他大哥可別誤會啊!

    幾個小時之後……

    火樹龍才明白誤會的是他自己,火晉天會擋下他,只是因為火雨並不知道自己的母親還活看,而且也不準備讓他知道。

    前代的恩恩怨怨,種種復雜因素剪不斷、理還亂,前任首長也就是火雨的爺爺——希望能夠繼續瞞著這個秘密,所以暫時還無法讓他們母子見面。

    那麼,火雨回來是為了什麼?

    原來是回來找他可能還活著的雙胞胎哥哥……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一個月後——

    英雄酒店1314號房

    叮咚……

    午後響雷閃電,不久一陣狂雨斜,敲打在破璃上的雨聲仿佛急促的敲門聲,催促她開門。

    英雄酒店十三樓的十四號房,是一間豪華的商務景觀套房,大坪數的開放式空間里規劃有客廳和辦公區,還有賞景的大陽台。

    叮咚——叮咚——

    不斷催促她開門的不只是陽台外的雨聲,還有門外瘋狂的按鈴聲。

    火雨對門外的人罝之不理,對門鈴聲充耳不聞,她被雨吸引,打開了破璃門走出陽台,把雨聲當成耳邊呢喃,把打落在身上的雨水當成擁抱,自嘴角逸出笑容來。砰、砰、砰——「天殺的!該死的你這臭小子還不給我開門!混帳王八蛋!我可是你二哥,你這沒禮貌的臭小子,死王八蛋!火雨——開門!」

    火樹龍失去耐性,在門外破口大罵,用力敲門。

    火雨從美國回來就住進英雄酒店,火樹龍為了把他的借口實行到底,有事沒事就找上門。

    但火雨一開始就拒絕當他的模特兒,每次都給他吃閉門羹,看來他今天又是無功而返。

    「……我在做夢嗎?你是龍大師吧?」

    火樹龍正打算離開時,一個輕細的聲音喊住他。

    世界知名攝影師火樹龍平日低調,不曾曝光,除了同行沒幾人能認出龍大師來。

    即便是被同行認出來,不愛交際的火樹龍通常也是不認。

    只是他隨身都背著攝影器材,直接否認太不近人情,這種時候他都會充當龍大師的迷,以模仿的借口帶過。他正打算比照辦理時,回頭瞥見叫住他的是一個個頭小小,穿著酒店制服的女生。

    「你是?」

    「您是龍大師對吧?我以前打工時當過李志麟攝影師的助理,那時曾經見過您!老天……真沒想到還能再見到您,我好崇拜您!」

    火樹龍默默點了點頭,瞥了一眼她的名牌,上面寫著︰毛嘉平。

    他正要轉頭走開時,瞧見她手里拿著房卡,房號是……

    「您好!我是英雄酒店管家服務部門的員工毛嘉平,我很喜歡拍照,假日時常跟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拍照,我們經常會聊起您。我們所有的人都有買您的攝影集呢!龍人師您好厲害,您的每一張照片都能輕易打動人心,好令我感動!為什麼您只出一本攝影集呢,已經時隔四年,一直都沒有看到您的新作品,您什麼時候會再出攝影集?」

    房號1314……酒店管家?

    火樹龍焦距微微一熱,所有的思維都集中在她手里的房卡,指著1314號房的房門問她,「你是要進去?」

    「嗯?!浮,是的!」毛嘉平好興奮,望著比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還可貴的偶像,滿臉發光,她忍不住多說了,「我是這間客房的鐘點管家,負責照顧三餐和生活起居,里頭的客人喜歡獨處,所以平常只有三餐時間會過來。」

    火樹龍點了點頭,怪不得他來過那麼多回都沒見過她。

    「那你這時候來是?」火樹龍看看時間,下午兩點多,午餐時間已經過了,晚餐也沒還到吧。

    「哦,這個房間是另一位火先生訂的,我受他的雇用服務里面住的客人。剛才火先生來電話,因為聯絡不到里面的客人他有點擔心,希望我進去看看!」毛嘉平用振奮的聲音對偶像有問必答,平常嚴謹的工作態度完全不見,她當真把龍大師看得比失職還重要。

    听到毛嘉平正要進去,火樹龍立馬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主動打破距離,兩手熱絡握住她。

    「你好、你好,我是火樹龍!真是太巧了,感謝平日對我堂弟的照顧,剛才打電話給你的人是我大哥火晉天,謝謝你送房卡過來,麻煩你了,真謝謝你!」火樹龍為了攝影什麼鬼話都說得出口,熱情的雙手順勢從她手里扒走房卡——

    「您是說……火雨先生是龍大師您的堂弟?哇啊!好巧……」

    毛嘉平被握住手,心髒差點就跳出來,她正小鹿亂撞,臉頰燙得可以煎蛋時,低頭看到1314號房的房卡從她的手里一點一滴溜走——

    「咦?可是剛才火先生沒有提到您,也沒有說要把房卡交給您啊?」平素的訓練起了作用,理智拾了回來,她連忙抓緊房卡。

    火樹龍扯住房卡尾端,眼看就要到手,卻被毛嘉平死拉住不放……

    「哈哈……你剛才不是問我新攝影集的下落嗎?一直以來我偏愛風景攝影,這幾年我一直想在風景照里加入新元素,多年來苦思無果,新攝影集才遲遲無法推出。上個月我堂弟自國外回來,看到他那一瞬間當真是天雷勾動地火,頓時靈感源源不絕,當下我決定了——我想拍他。」

    火樹龍低頭挨近她,連同房卡緊握住她的手。

    火樹龍很高大,黑色緊身衣裹著結實的胸膛,肌肉壯碩,他深邃的眼神如兩團熱火,立體的五官充滿堅毅獨特的魅力,低沉聲音鏗 有力,龍大師本人的翩翩風采,卓牽不羈,英姿煥發,他的個人光芒已經足以把她射瞎,再加上在毛嘉平的眼里,龍大師的光環耀眼無比……她兩眼薛睡一的,陶薛在他的耳語、他低沉有力的嗓音底下,開始傻笑問他︰「可是這跟您跟我拿房卡有什麼關系?」

    傻丫頭,當然有關系,既然房卡騙不過來,又不能用搶的,只好把你這位酒店管家拉攏過來變成共犯。

    「我那堂弟你見過了,你想像一下,當我把他剝光了,丟進灑滿金色陽光的 布里和大自然結合、把他赤luo的身體擺放在夕陽沙灘上和大海融為一體、或者讓他在一望無際的沙漠里奔跑,用他的純和真來展現原始的美,用他那雙迷人的藍眼來帶領大家進入我的風景世界里,那是何種畫面?」

    毛嘉平果真很用力去想像火雨進入龍大師攝影集里的畫面,想起她第一天進入1314號房時,她還以為自己進入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空間,看見不屬于凡間的靈魂,那雙空靈迷蒙的藍陣,那輕飄飄像飛起來般的褐色短發,那修長的四肢,輕盈優雅的身子,有如白雪一般的肌膚,一個美得如夢似幻,美得如詩如畫的,仿佛背後長了翅膀的人,火雨……

    扁是站在房里就已經是美得人神共憤的畫面,龍大師還要剝光火雨那身衣服,用他的攝影眼在他的風景世界里擺布那赤luoluo的身子……毛嘉平一陣血脈噴張,急忙按住骨孔,感覺鼻血要噴出來了。

    「美……太美了!曠世奇作,太絕了!龍大師,您這構想真是太精采,太棒,太絕了!這本攝影集什麼時候出來?我馬上沖去買!」

    「謝謝,不過我那孤僻的堂弟還沒點頭,我一直被關在門外,連一個說服他的機會都沒有……」火樹龍朝她笑得賊眉賊樣,兩手緊握著她的手,而她的手里正掌握著他的機會——能夠進入那扇門的房卡。

    毛嘉平低頭看著他的手,張看口……

    「可是龍大師,身為管家,我必須保護客人的隱私,這事關職業道德、個人操守問題,還有我的飯碗,這個……」但是她也很想看那張唯美的臉龐、那雙藍眸以下的純和真,原始的美,赤luoluo的肌肉和線條……她趕緊吸了一下差點流出來的口水。

    火雨的確是上天的杰作,光是那張臉就能引來種種想像,如果可能的話,她也想剝光火雨的衣服,而且最好是能夠用她的雙手觸摸著火雨的肌膚,再慢慢的剝,一件、一件脫下來,再把人丟向世界各地絕美的風景里任她擺布,一探那赤條條的活色生香的世界……不不,是身為攝影人,追求純真和原始的結合,一切都是為了凝住那令人感動的一刻,還是龍大師形容的好。

    她絕對能夠明白龍大師的心情,以龍大師的功力,只要火雨點頭,天時地利人和,這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曠世奇作!

    能夠成就一代大師再造顛峰,那是眾人引頸期盼的,她犧牲小我拋棄個人操守、職業道德都沒有問題,但是……不能讓她餓死啊,那她拿什麼錢來買攝影集?

    「我明白了,如果你有興趣來當我的助理,我馬上雇用你。」火樹龍向來獨來獨往,但現在他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比起多一個累贅助理來,能夠得到火雨比較重要,他也毫不吝嗇地灌她迷湯說︰「這本攝影集若將來能夠問世完全是嘉平的功勞,等攝影集一出來我馬上送給你。」

    火樹龍話才說完,手里握的已經不是毛嘉平的手,而是1314號房的房卡。「師父!徒弟我願意為您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毛嘉平抱住兩手,鞠躬三拜。她毛嘉平從此退出管家子,轉入鐘愛的攝影界了,有龍大師親自指導,她將來不是一代大師,最少也能在她最愛的攝影界里混一口飯吃,哈哈哈!

    ……他只說雇用她當助理,何時說要收她當徒弟了?

    火樹龍手拿房卡,眼神在她和房卡之間來回猶疑,最後還是握緊了房卡,決定要先去脫掉火雨的衣服,先讓他完成攝影集——再說!

    喀

    打開房門,火樹龍當下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大概是屢次來都被關在門外,他居然能夠拿到房卡開門,得之不易的喜悅吧。

    既然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火樹龍也已經打好主意,不擇手段都要得到火雨,不成功便成仁!

    他踏進房里,听見鈴聲不斷,從手機,筆電,平板電腦,有電話,有文字訊。

    唯獨不見人影。

    火樹龍好奇地靠近辦公桌,吸引他的是桌上好幾台的電腦螢幕都開看,有數字,有曲線圖,有財務報表,其中一台銀色的筆電開看視訊,遠端螢幕里不是他大哥,而是一個陌生的年輕男子。

    遠端那頭的人從鏡頭里看見他了,對看他比手畫腳,顯得相當看急……火樹龍听不見他的聲音,瞥一眼筆電上開看靜音模式。

    他不知道這男人在比什麼,他也沒什麼興趣知道。

    火樹龍直接把筆電給蓋上,尋找他的目標。

    外面正下看雨,陽台門開著,他看見一幅很美的畫面。

    陽台上兩扇打開的破璃門形成白色的立體框架,他的模特兒仰頭站在框架里,兩手向大雨擁抱,光晏穿透雲層灑落在那潔白的身子上,雨絲形成綿密的白色線條包圍她。

    雨慕中那側顏的五官輪廓深邃而分明,微啟著性感的嘴唇,仿佛親吻著享受著這場雨,濕透的身子在雨中,在光最之中發光發亮。

    火樹龍火速架起隨身不離的攝影器材,調整光圈、快門,捕捉稍縱即逝的浪漫和唯美。

    他用快門凝聚滴落在她嘴唇上的雨珠,形成她和雨接吻的畫面。

    他又用慢快門拉長落在她身上的雨線,拍出她與光影、雨絲結合的一刻。

    他從來沒有這麼興奮過,鏡頭對準她,不停按下快門。

    火雨完全不知道房里有人,自己正成為別人鏡頭下捕捉的焦點,正在被人拍攝。

    而拍她的人,就是一個月來不斷上門騷擾她,被她當空氣的堂哥火樹龍。

    她站在陽台上,滂沱大雨如水柱般急促地打在她身上,又冰又冷的刺痛感她早已經麻痹。

    她一直都很能享受天氣的各種變化,晴天時她喜歡藍天的凝視,下雨時她喜歡雨的擁抱。

    因為曾經有人告訴她,他的靈魂永遠陪伴她,當她看到一片藍天時,那是他的凝視;朵朵白雲是他的呼吸;天色變時,是他的情緒,他的呢喃耳語,希望她靜下心來傾听;她若伸手觸摸到雨,那是他的肌膚,他永遠不會讓她感到寂置。

    所以每當下雨,她總是會被雨所吸引,跟看雨走,而忘了……她是容易感冒的體質。

     嚓、 嚓、 嚓!

    頂級快門聲不斷,龍大師拍得忘我,拍得情緒激昂,熱血沸騰,一雙攝影眼黑得發亮,像要把鏡頭里的人給吃了似的,整個人燒起了一把火。

    火雨,完全燃燒了他的攝影魂——

    「搞什麼鬼!你這個瘋子!到底讓她在外面淋多久了?」

    她是火青蘿,很幸運的有一個萬能大堂哥,也很不幸的現在多了一個白痴二堂哥。

    一個月前,她的萬能大堂哥從美國把火雨帶回來,在那時為尋求她的協助,訴她一個天大秘密。

    罷才她接到大堂哥的電話,急急忙忙趕到英雄酒店來。

    她的萬能大堂哥是火氏家族的重心,眾人倚賴的大忙人,此刻遠在歐洲工作,她踏進房里時,火雨還痴痴地在外頭淋雨,而她的白痴——堂哥正趴在地板上拿著相機狂拍。

    她沖出去把人拉進來,火雨整個身子冷冰冰的,臉色蒼白,連紅潤的嘴唇都發白了,眼神茫茫然的發呆著。

    火青蘿為了把她的白痴二堂哥支開,命令他去買姜茶,然後就把火雨拉進浴室,直接拿蓮蓬頭沖她。「給我清醒過來!」

    已經麻痹冰冷的身子在熱水的沖刷下逐漸回復知覺,火雨眼里才有了火青蘿的身影。

    「……他怎麼會在這里?」火樹龍,剛才依稀瞥見他,听到火青蘿斥罵他的聲音。

    「人在你房里,你問我?」火青蘿火氣很大,口氣很沖,瞪著這個在她正忙的時候還給她找麻煩的女人——對,女人!神秘的火氏家族如今又多了一樁不為人知的秘密,住在神秘後山的堂姑思念二十多年的兒子換成了一副女兒身回來,天知道她從大堂哥那兒听到這個秘密時有多傻眼,她驚訝得下巴都要掉了。

    包讓她不解的是,大堂哥叮嚀她必須隱瞞堂姑還活著的事實,不能告訴火雨,也不能讓堂姑知道火雨回國的事情。

    火雨看她一眼,推開蓮蓬頭要離開浴室。

    「你干嘛?」火青蘿拉住她,她的手還是冰的,臉色蒼白。

    「算了,趁我那個白痴堂哥還沒回來,你先洗個澡泡一下熱水,我去幫你拿衣服。」

    「我沒事,你回去吧。」火雨不是故意對她冷漠,口氣冷淡,她只是習慣了和任何人保持距離,習慣了獨處。

    「既然討厭人家照顧你,你就把自己照顧好,干嘛沒事跑出去淋雨?不然你就不要讓你那個愛操心的保母知道,害我堂哥連在國外工作都要分心照顧你!」火青蘿把毛巾丟給她,直接把她推進浴缸里,打開水龍頭幫她放熱水。

    火雨很走神,腦袋里塞了很多事,思緒飄得很遠,火青蘿的話在她的思維里排隊等了好一會兒才等上,但她的回答卻只有一句說︰「不凡是朋友,不是保母。」

    「——跟你說話,我會氣死。」一不道歉,二不辯解,最後還來個答非所問,火青蘿向來直率,敢怒敢言,遇到這麼冷冰冰的人實在是無法對話。

    「我真搞不懂堂哥在想什麼,家族里那麼多人,干嘛要找上我?」火青蘿已經懶得再跟她說話,這個疑問是她的自言自語。

    火雨是女生,知道這個秘密的人只有前任和現任首長及卓不凡,現在多了火青蘿。

    卓不凡是一直跟在火雨身邊保護她,不讓人發現她性別的人,這次沒跟火雨來,一來是他新婚不久,老婆又剛懷孕,二來他也是火雨的工作伙伴,他們得有人負責做實地探勘的工作,去收集她需要的情報。

    火晉天是火氏首長,他無法像卓不凡一樣和她形影不離,並且像買女性用品這些生活瑣碎的事,終究還是女生比較懂女生,采買也比較方便,火青蘿便是被拉來幫忙這些瑣事。

    而火青蘿自認年紀輕輕、脾氣火爆,她哪是照顧人的料?而且她還是家族里少數知道火雨的母親還活著的人,她萬能大堂哥心思緝密,這回到底是怎麼盤算的?她可是一直很擔心自己露口風。

    「不是他,是我。」

    火青蘿並沒有在和火雨對話,所以她的回答反倒嚇她一跳。

    「你?!看不出來你喜歡我啊,干嘛找上我?」火青蘿其實並不討厭她,是覺得她很難對話而已。

    「……只是以為你不會多管閑事。」火雨聲音很淡,很直接。

    火青蘿瞪著她,她果然還是很難跟她對話!

    「你自己去應付我那個白痴二堂哥,我不管你了!」看她慢慢恢復血色,她決定照她的意思,不多管閑事。

    砰——

    年輕的女孩甩了一頭長長的紅發,甩門離去。

    火雨深藍的眼里才稍稍有一絲曖意,嘴角抹了淡淡的笑容。

    可愛的紅發精靈……大概只有火青蘿自己不曉得,她的深情和執著,她追求她大哥哥的熱情,屬于紅發精靈的故事早在「火氏」里傳遍了。

    卓不凡每次提起可愛的紅發精靈都眉開眼笑的,所以當火晉天提議在國內找個女生幫她時,她就想到了她。

    她穿著衣服坐在浴缸里又開始發呆,一池熱水冒出熱氣蒸著她的臉,她的眼神很飄忽,思緒漸漸飄遠去……砰一她一怔,抬起頭來。

    是火青蘿,她還沒走?

    「我還有課得走了,等一會兒我堂哥回來你自己看著辦!」

    火青蘿也不知道她那個白痴二堂哥是怎麼進來的,怕他突然又闖進來,萬一火雨還待在浴室里那就穿幫了。

    她把衣服拿進來,出去前還對火雨扮鬼臉,才把浴室的門鎖好離開。

    火雨望著那套干淨的衣服,才緩緩起身脫掉一身濕衣服,拿掉胸口的朿胸……依著火雨的希望,她取代了火雨,變成火雨,但火雨似乎忘了……她是女生,她長大以後,他們會變得不同。

    剁剁!

    剁剁剁!

    剁剁!

    仍然是英雄酒店的1314號房,火青蘿的擔心是對的,火雨泡在熱水里發呆又忘了時間,直到房間里傳出奇怪的聲音,她才回過神來。

    「……你在干什麼?」

    她換上了火青蘿幫她準備好的衣服從浴室里出來時,落入眼簾的景象讓她四方游走的思維一瞬間全部歸位,腦袋整個清醒。

    火青蘿嘴里的白痴二堂哥又回來了,這次他手里拿的不是單反,換成了一把菜刀。

    火樹龍用兩卡皮箱裝著他上山下海用的野炊工具,里頭有鐵鍋、鐵盤、鐵碗筷,還有瑞士刀、殺魚刀、水果刀,大菜刀和砧板,當然少不了瓦斯爐、瓦斯罐……烤肉架?

    火雨看到攤開在地上的皮箱,看到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全掏出來四落在房里,而她的辦公桌被他拿來當工作台,鍵盤和液晶屏幕全被掃到角落,擺上砧板和瓦斯……

    「看不出來嗎?我在煮姜茶。」火樹龍拿著大菜刀把一塊老姜母剁碎,打開的瓦斯爐上擱著鐵鍋在燒開水,他把砧板上剁碎的老姜母倒進鍋子里攪了攪,一副動作熟練俐落的模樣。

    那雙藍得出奇的眼楮眯起,這雙眼楮已經不知道有多久不曾盯著一個人看,火雨向來都知道自己是個特立獨行,我行我素的人,她還沒見過比她更難搞的人……這人是瘋子嗎?

    「你不用太佩服我這麼短時間內就能變出這麼多法寶,只要將我的車子定義為行動露營車,你就不會大驚小怪了。我這個人平常就習慣四處游走,有時候為了等一個畫面,得待在一個地方好幾天……」火樹龍突然頓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看著鍋里的老姜母,這塊老姜母也是他從車里翻出來的,干  的一點汁都沒有,他才剁成粉末,不知道放多久了?應該喝不死人吧……火樹龍有點心虛,趕緊朝她咧嘴哈哈笑道︰「只要跟我在一起,保證你驚喜不斷。」

    火雨莫名的覺得一陣冷風吹得她背脊發寒。

    「……以後我會開始祈禱一輩子都不要有驚喜。」火雨踢了一下地上的鐵盤、鐵碗筷。「馬上帶著你的東西從我眼前消失。」

    她只差沒說出「滾」而已,意思倒是差不多了。

    「你?」火樹龍眯起眼走過去,手里還握著攪拌用的大湯勺,飛快敲到她頭上,「你這沒禮貌的臭小子,我可是你堂哥,你什麼你。」

    火雨一聲不吭,直直叮著他看,沒有任何表情,但被火樹龍敲的這一下其實——很痛……

    非常痛——

    耳朵里叫著,眼前一堆金星在打轉,火雨曾幾何時被人敲過頭了,別說她這顆被喻為會生金塊的腦袋,在「火氏」里踫都沒人敢踫一下,在她的身邊還有一個貼身護衛卓不凡向來把她保護得密不透風。

    火樹龍傳回去攪那鍋姜母茶,邊攪邊罵︰「我不管你以前在國外是怎麼生活的,回到國內一切給我照規矩來,尤其是在英雄市,這里處處都是火家大老們的眼線,少惹府煩!」

    火雨緊緊皺看眉頭,一陣惱火,等待一片暈眩過去時,听到他的怒罵,反而澆熄了火氣。

    火樹龍瞥一眼繁亂的辦公桌。他從他大哥那里知道火雨年紀很輕就加入他的冪後團隊了,專門負責幫他分析投資和收購公司的資料,是他大哥的得力助手,但他才不管這小子是天才還是蠢才,光是他血液里有一半流著唐家的血,回到火氏家族人口最集中的市區里,他就必須改掉他的傲慢和孤僻,才不會因為他的身世招致攻擊。

    火雨摸著疼痛的地方,眼前慢慢恢復清明,視線里慢慢清晰了一條人影,在繚繞而上的蒙檬煙霧里被光線包圍的高大身影,看起來健康而壯碩,煮著姜茶的側顏勾勒著熱心溫曖的線條,她依稀看見他嘴角的笑容……有著雞婆的本性,熱心而溫曖,帶看爽朗的笑容,有一顆火熱的能夠融化她的心……「差不多了。小子,你要加多少糖?」火樹龍用大湯匙從鍋里舀了一瓢姜茶,本來想嘗嘗味道,想想還是算了。

    「……多事。」火雨傳身調開了視線。

    小子……

    不,不是這個人,她怎麼會把這個魯莽纏人的男人聯想成他長大後的模樣?!都是他……離開她太久了……嗯?一繚繞而上蒙蒙的煙霧?

    她怎麼會看見他的身旁有煙霧……是她的錯覺嗎?火雨狐疑地回過頭去時,突然震耳欲聾的鈴聲大作,那是酒店里的警報器,是火災——火樹龍拉看火雨的手,打開房門沖出去,外頭也出來一堆人,大伙兒急急忙忙往樓梯跑。

    「失火了!」

    「快跑!」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內幕夏娃

    緣來,相隨。

    其實《龍鳳》的兩位主角是意外的組合,如果照著原定計劃走,這一本書名應該是「相隨」,男主角不變,女主角另有其人。

    但在《緣來》一書中,火雨冷漠的氣質和獨特外型,一眼吸走男主角的視線,可憐我家的童杏花舌苦巴望著龍大師垂青,仍被火樹龍的大腳狠狠給踢走,任憑我怎麼哀號,龍大師也不肯再回頭看小杏花一眼,于是乎相隨不成,杏花黯然退場,火雨勝出。

    《龍鳳》底定也意味看我的腦細胞又要死不少,火樹龍是一個個性難以捉摸的人,原本配個可愛的小杏花多美好、多熱鬧啊!

    輕輕松松的喜劇連大綱都有了,很無奈最後還是被龍大師擺了一道,他說他有選擇對象的自由,小作者也只能閃邊去。

    但是仍然必須說,開這本稿子很痛苦,我很不想寫這一對,火雨自我的冷情冷淡,再加上心情心思千萬變化、隨時在惡搞我的火樹龍,寫在系列接近尾聲,唐、火兩家恩怨浮上台面的「英雄戲之六」上,得把兩人的戀情發展與劇情走向完美結合,真的是每天都很想逃避。

    這本書被火樹龍狠狠的折磨了,唐域短短的幾幕也殺死好多腦細胞,緊接看下一本書是火家最暴走的火三少,這應該是「英雄戲」的最後一本書了。

    下一本書的女主角鎖定對象是一個喜歡以特殊化妝來紆解壓力的總部成員。

    在火氏總部有一個部門自稱是「人員管理組」,私下則被總部人員稱為「火紅組」,因為他們或明或暗專門負責保護火氏家族成員安全,是最貼近火家的一群人,過去近水樓台先得月,因此與火家成員成就姻緣的例子不少,「火紅組」因此得名,不過這火紅這詞究竟是褒是貶,是火紅還是令人眼紅則看法各異。

    火紅組成員擅長偽裝,使用武器,听說個個性情古怪,很有脾氣,女主角便是其中一員,听說也是火晉天的信徒……不知道火家愛闖禍的三少搭上這位不像保鏢的女保鏢,會不會比較好寫?目前感覺還不錯,下筆後希望也不會是地獄。

    英雄戲下回見。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OP

坐在
:))

TOP

TOP

thanks for your share!!

TOP

謝謝
晨安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