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寄秋《沖喜妾》[上錯花轎嫁隻狼之二]


出版日期:2013-11-15


邵小蓉的倒霉事跡──
1.好意救人,卻倒霉的換自己墜樓掛掉!
2.居然穿越了,從護士變成侯府大少的沖喜小妾?!
3.藥罐子丈夫是個腹黑男,整天只會欺負她……

說到她那個丈夫啊,真是她小妾生活的大麻煩,
他病情時好時壞,有外人出現時就咳不停,
可獨處時他就有力氣跟她斗嘴,搶她繡的Kitty荷包,
甚至偷吃她豆腐……她怎麼看都覺得這男人在裝病!
更糟的是,他的大老婆懷疑她這個看護會跟他日久生情,
不只想挖她眼楮,還栽贓她偷東西想把她送進官府里!
雖然他站出來替她撐腰、救了她,讓她很感動,
但等他藉機跟她討謝禮時,她只想揍人──
她又不是腦殘了,誰要以身相許來感謝他!
等等……這腹黑男不會一開始就要拐她失身吧?!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序

    令寫稿秋崩潰的五件事

    寫這本書時是秋的痛苦期。

    原因呢?

    秋以前應該說過秋寫稿時要絕對安靜,最好不要讓秋感覺到有「人」,連呼吸聲、腳步聲、開門聲都不可以。

    上一本書秋家的小佷子、大佷女都去上暑期輔導了,所以家里很安靜,沒人在家真偷快。

    可是到了這一本書時,一個一個都結東暑期輔導了,然後開始造反,把秋吵得快要發瘋。

    第一件。

    「姑姑,你為什麼不叫我起床?我要玩計算機。」

    秋六點四十開始寫稿,平常睡到中午十二點都叫不醒的小豬崽子要秋七、八點叫他們,是三只小豬瘋了還是秋瘋了。

    (三只小豬包括上高中的小佷女呢呢,上國一的雙胞胎佷子攸與軒,他們的專長是吃、喝、拉、撒、睡。)

    第二件。

    「姑姑,我們肚子餓了,你還不去買午餐嗎?餓死了,餓死了……(以下重復十五遍),快餓扁了,你想把我們都鋨死了,就可以不用養我們了是不是,是不是……」

    (中午十一點不到就喊餓,果然有豬的特點。)

    第三件。

    「姑姑,他搶我計算機,你罵他,罵他,罵他……(小朋友很喜歡跳針),他的時間到了,你罰他不許玩計算機。」

    (兩只小豬互搶計算機,搶到拿椅子可砸,為了維護正義的秋,只好拿大拇指粗又硬的桃木板抽他們。)

    第四件。

    「姑姑,今天有夜市,我們要吃什麼?我要吃……」以下開始點菜,三只小豬點的完全不同。

    (臭臭鍋?好。蚵仔煎?好。臭豆腐?好。牛排?好。鍋燒意面和薯條?好。意大利面?好。章魚燒?好……族繁不及備載,相信秋,豬真的很能吃。)

    第五件。

    罷好踫到農歷七月,從早到晚的鏘鏗聲,還有晚上的康樂隊,來喔!來喔!來喔!搖下去,搖下去??(拉長音)。

    真的,秋很少寫一本稿子寫這麼久,有點快精神崩潰了,小豬們在家秋根本不能好好地寫稿。

    把他們趕出去?

    嗯!好主意。

    不過有「兒少法」。

    只有繼續忍耐了。

    秋,悲泣中。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楔子

    這是一行送親的隊伍。

    出了城,是塵土飛揚的官道,而比景色更難看的是坐在轎子里的新娘,她臉色慘白,緊咬著紅艷的下唇,此時震耳欲聾的嗩吶聲听來一點都不喜慶,倒像是在為她送葬。

    她剛掀過轎簾子,知道隊伍已經出城了,她即將迎向可悲的未來,思及此,明知妝容會花,她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淚水撲簌簌滾落。

    她正要拭淚卻又想到她要去的地方根本不會有人在乎她哭紅了眼楮……越想,淚水越是止不住。

    此時,轎子邊傳來丫頭們的嘻笑聲——「嘻嘻!你說她怎麼敢嫁?都沒想過自己往後得過什麼日子嗎?只怕比我們這些下人還不如吧。」

    「那能怎麼辦?她家那情況,能嫁給我們家少爺就不錯了,挑什麼?不就是進來當個使喚奴婢,難不成真以為能當少奶奶嗎?笑話!」

    「那倒是,你看看,她家里連出個人手送嫁都難,還要我們過來幫襯,真是麻煩……」

    听著轎子外丫頭們毫無顧忌的笑鬧戲謔,轎子里的新娘不禁握緊了手。

    使喚奴婢嗎?她只能是使喚奴婢嗎?

    越想她越不甘心,越想她心越痛,她緩緩取出藏在單衣里巴掌大的白色瓷瓶,眼淚一滴一滴地滴在瓶子上。

    真嫁進了那地方,不會有人善待她的……不,她不要過那樣被人踐踏的日子!

    抽出旋緊的布塞,淡淡的酒味撲鼻而來,顫抖的小手捧起白淨瓷瓶,猶豫了片刻便一飲而下……

    她要解脫了,她絕不過受制于人的生活,是的,她要自由了……

    轎子里的新娘微微揚唇,一抹血絲由唇畔滑下,即便笑如春花,卻面色如雪。

    ***

    「快,急救,血壓降到六十,腹腔大出血,得緊急輸血,型血,最少要兩千西西……什麼,因為今天有好幾場手術,調血需要時間?那就快去調呀!不然找人捐血,再遲就來不及了,要快……」

    「……呼吸心跳停止,Mr.張,準備電擊……」

    「于濃韻、于濃韻,你有听見我們的聲音嗎?你要堅持下去,不可以向死神低頭,你是本醫院最優秀的護士,一定要撐住,等會手術室是伍醫生主刀,你要相信他的醫術……」

    「小韻、小韻,我是護理長朱姊,你千萬不要放棄,你爸、你媽都在趕來的路上了,還有你大姊也在手術室外等你,你不可以讓他們失望,你說過天天都是陽光天,要活得快快樂樂,三七、五二三房的病人還等著你慶生……」

    「濃韻姊,加油,我們也一起加油,你不會有事的,只不過……嗚!斷幾根肋骨而已,一定沒事……」

    只是斷幾根肋骨而已?

    這算是什麼安慰詞,她明明看見骨頭從肺的位置穿出體外,像被掐住脖子似地喘不過氣來,她張大嘴也都吸不進半點活命的氧氣,眼前的光越來越暗,呼喊的聲音越來越遠。

    她是不是快死了?

    她目睹六二的病人爬窗跳樓的瞬間,沒有多想的沖過去拉住對方的手,不料,對方不知道是太慌張還是存心要找人作伴,竟雙手抱住她,死命的拉扯她。

    她為了拉住病人,大半個身體探出窗外已很危險,被這麼一扯,她的力氣撐不住兩個人的重量,從高樓墜落。

    丙然「莫非定律」悲慘地在她身上得到驗證,明明想救人的她反而賠上了一條命,簡直太不劃算了,人家想死關她什麼事,她何必發揮超人的正義感。

    好事還是少做,以後……呃!她還有以後嗎?

    于濃韻的視線漸漸地墨黑一片,她心想,若再重來一回,她絕對不會再雞婆、古道熱腸,護士的天職是救命沒錯,賠上自己的小命太不值得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嗚嗚嗚……小姐,你醒醒,為什麼要想不開,好死不如賴活著,再怎麼難熬也要活下去,總會否極泰來的……」

    「小姐,你還有奴婢們,不是一無所有,奴婢和似巧會一直陪著你,你快點醒來好不好,郭嬤嬤哭得眼楮快瞎了,似巧的眼淚也沒斷過,小姐別丟下我們……」

    「小姐,吃藥了,不要再吐掉了,不然……嗚、嗚……」

    壓抑的哭聲近在耳邊,于濃韻煩得想張口罵人,可是無力的雙臂舉不起來,她覺得腹中又痛又灼燙,彷佛有什麼燒灼著五髒六腑,痛得她牙關咬得死緊才不會呻吟出聲。

    驀地,舌頭嘗到濃烈苦澀,她臉皺得跟包子一樣,嘴唇竭動。

    天吶!這是什麼鬼東西,比苦茶還苦,摔不死她想直接毒死她嗎?老天爺太惡毒了!

    「……不……不要再灌了……苦,好苦……不喝……拿開……」好嬌軟的嗓音哦,像棉花糖,輕輕柔柔甜甜的,這不是她的聲音呀!

    「咦!郭嬤嬤,你來听听,是不是我听錯了,小姐在說話了?」一道女音不敢相信的輕呼,微顫著叫喚。

    于濃韻又嘗到苦味,忍不住又拒絕,「不……」

    「你說什麼我看看!」急促的腳步聲靠近,于濃韻听見哽咽的蒼老女音道︰「啊!我也听見了,小……小姐的手動了,小姐好起來了,沒事了……」

    冰嬤嬤是個約五十歲左右的老婦人,發鬢已出現銀白霜色,雖因連日來照料小姐而疲憊,但此刻松了一口氣,眼角眉尾有些笑意。

    「太好了,太好了,老天總算開眼了,保佑我們小姐度過一劫了,細柳你說是不是?」似巧是個十三、四歲的小丫頭,容貌清秀,身子還未長開,看起來比同齡女孩要瘦弱些。

    「是啊,人總算是救回來了,就是不知道以後日子該怎麼過,我們這樣到底算什麼……」細柳話沒說完,眼神黯下。

    聞言,郭嬤嬤眼眶也紅了,但她只能暗自感慨命不由人。「好了,不只以前那些糟心事以後在小姐面前少提,還要勸小姐想開些,小姐身子骨弱,只要有煩心事就會惹得身子更虛,你們往後伺候要更小心,至于其他事等小姐醒來再說吧,那也不是我們這些下人能議論的。」

    「是的,嬤嬤——」似巧跟細柳乖乖應聲。

    「細柳,小姐把藥喝下去了沒?」能吃藥身子就好得快,多養養也就壯實了。

    「喝了,喝了,不過一直喊苦,眉頭皺得緊。」細柳一手扶著她家小姐的細肩靠在她身上,一手細心地舀著湯藥,一口一口地吹涼再喂藥,看得出她人如其名,心細如發,是照顧人的一把好手。

    細柳七歲就被買入府中從灑掃丫頭做起,後來才貼身伺候主子,如今已過了十個年頭,對她家小姐的喜好知之甚詳,也是主子身邊最得力的助手。

    比之似巧,細柳的容貌端正妍美,雖不比主子嬌美,卻別有一番韻味,尤其淺淺一笑時,一雙上勾鳳眼媚態橫生,頗有風情。

    但之所以這樣容貌的丫頭能留在主子身邊,便是因為細柳跟似巧不同,是賣斷終身,她的賣身契在主子手中,她的美貌只能用在替主子籠絡姑爺,不會出什麼亂子。

    而不像似巧、細柳兩人的孤苦伶仃,郭嬤嬤是有家人的,偏偏老伴老來風流花心、兒子媳婦只會向她伸手要錢,只有唯一的閨女早嫁做人婦,用不著她操心,是以郭嬤嬤很少回去看家人,反倒更擔心她奶大的小姐。

    「嬤嬤的好小姐,不要怕苦,吃了藥才會好,等你有胃口了,嬤嬤炖盅竹笙人參雞湯給你補補,瞧你瘦得不成人樣,嬤嬤瞧了好心疼呀。」郭嬤嬤用繡帕輕拭,將粉色小嘴旁的藥漬擦拭干淨。

    有雞湯喝?

    「我……要喝……」疲憊閉著眼的于濃韻餓得肚子咕嚕叫,一听見有香濃雞湯可喝,還加了人參和竹笙,嘴饞得快流出口水了,她咂咂嘴,希望入口的是美味的湯,而不是「苦茶」。

    「好、好,只要小姐想喝,嬤嬤就想辦法去弄,小姐趕緊把藥喝完了,養好了身子就能去見姑爺了。」

    「什麼姑爺?」于濃韻眉頭一皺,她覺得听起來怪怪的。

    「就是小姐的夫婿啊,小姐怎麼這麼問?」細柳也皺起眉頭。

    「夫婿……」很久沒開口說話的于濃韻覺得喉嚨很痛,她要了一杯水喝下,接著緩緩睜開沉重的眼皮。

    唉一見光,她愕然。

    怔忡了好一會兒,有點劉姥姥進大觀園的驚愕,目光不曉得該往何處擱。

    繪了喜雀登梅的八角琉璃宮燈,薄得透光的青花瓷瓶中插著三枝翠綠垂柳。

    七尺高的衣櫃竟是罕見的紫檀木,一旁置放白玉雕成的花開富貴牡丹花架子,同是紫檀雕就的三春報喜圈椅成對地擱在一旁,人高的薄胚花瓶繪的是江南的春曉煙雨這……入目的每一樣物品都價值連城,雖然她不是古物監賞家,但是她身為中醫師的父親卻愛收集這些啊!老東西,他不稱自己玩賞古董,而說是懷古憶舊。

    再說他們老家就是有百年歷史的古厝,身在動輒曾曾爺爺時代的舊物當中,耳濡目染之下,她一眼掃過就能大致辨別出器物的好壞和市場價值。

    所以她確定,這些全是她當一輩子護士也買不起的昂貴品呀!

    她瞬間空白的腦子無法思考,不斷浮出無限的問題,漲得她頭疼。

    發生什麼事了?她摔下樓時撞傷了大腦,所以產生了幻覺,其實她並未完全清醒?

    可她聞得到淡淡薰香味,口中澀澀的苦味是父親常煮來消暑解渴的苦茶味道,有天泡草、水蘭、遠志、鬼芋、葵樹子等藥草,主要功能是清熱解毒,除邪氣。

    「小姐,你怎麼了,是不是藥太苦?待會兒嬤嬤煮碗冰糖蓮子給你去去苦。」看自家小姐一臉呆傻的樣子,郭嬤嬤心疼不已。

    于濃韻神情呆滯地看著一身青色斜襟短襖的婦人,舌頭忽然打結。「……你是誰?」

    冰嬤嬤一听,大驚失色地問︰「小姐,你不認得嬤嬤了嗎?我是奶大你的郭嬤嬤呀!」

    不是忘了,是根本不認識,她哪曉得她是哪個人。于濃韻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道︰「你是郭嬤嬤,我的奶媽……呃!奶娘,那我是誰,我在這里做什麼,你們又是我什麼人?我……想不起來……」

    「你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嗎?」男子看著她,眉頭緊皺。

    「想不起來。」于濃韻……不,她現在叫邵小蓉。邵小蓉裝出一臉呆愣樣的對著眼前的男子搖了搖頭,她面前的男子名喚柳公謹,是一名年約二十四、五歲的年輕大夫,劍眉入鬢、玉面膚白、眉目清朗,氣質如竹般清逸、似玉般溫潤,听說是醫術頗佳的神醫,因府中有病人需要他醫治,是以在府中住了約有一年光景,而那病人就是她至今尚未謀面的夫婿。

    那天郭嬤嬤瞧她真的一問三不知,便著急的沖出去,沒多久柳公謹就跟著郭嬤嬤進來了,又是替她診脈、又是皺眉寫藥單的,接下來的幾日,都是柳公謹在照顧她這甫進門就昏厥、醒來卻說失憶的新入府沖喜小妾。

    冰嬤嬤說這是她夫婿的主意,把她交給柳公謹照顧比較放心,畢竟是神醫。

    她听完倒是暗暗在心里搖頭,說到失憶這個癥頭,她不禁覺得自己愛看小說總算對自己的人生有一丁點幫助了,至少她在確定自己莫名穿越之後,提醒用失憶解決眾多麻煩,而既然這失憶是假的,就算是天上來的醫仙也治不好,更何況是肉體凡胎的神醫。

    當然啦,失憶只能解決她的一問三不知,卻不能解決她的處境。

    听郭嬤嬤說,這身體原來的名字叫邵小蓉,是南方商戶之女,親爹開的是綢緞莊,雖比不上官宦人家、京城名門,但也算是富裕人家,而她的生母雖是姨娘,但很受她親爹寵愛,讓身為庶女的她也過得不錯,可她生母幾年前走了之後,她爹漸漸不關注她,而向來不喜歡她的嫡母則開始找麻煩,甚至將她「賣」了,以所得聘金為自個兒的女兒添妝。

    會用「賣」來形容,是因為她的夫婿趙無眠雖是致遠侯的庶長子,卻病了近一年,如今只怕拖不過一個月,是以要娶個沖喜小妾死馬當活馬醫,當然,誰家願意讓閨女嫁進侯府守寡,況且是當個身分低下的小妾,因此侯府委托的媒人只好往遠一點的城鎮尋人,終于,他們找到了八字相配且家人願意的邵家庶女邵小蓉。

    她還听說,侯府當時怕新娘子跑掉,不到三天就另派了一批人來「護送」送親隊伍,不過因為她畢竟是進府當妾的,一切從簡,加上她剛入門便因路途遙遠、體力透支而昏厥,連夫婿的面都沒見到,當然也沒有圓房。

    但說到這體力透支昏厥嘛,她心中是存疑的,一是她剛醒來時嘗到的湯藥是清熱解毒之用的,再者她身體的感覺也不對,實在不像單純昏厥,二是,若真是如此,那她怎麼有辦法佔了這副身體?所謂借尸還魂,總是要人死了才有辦法,且她每每提到此事,總覺得郭嬤嬤跟兩個丫鬟都顧左右而言他,柳公謹更是什麼都不說,他們越是這樣,她就越覺得奇怪……可她對這時空了解不多,也沒法子打听,此事只能暫且壓下,日後再說。

    「小姐……小姐!小姐吃藥了……」郭嬤嬤多喊了兩聲。這幾日自家小姐時常這樣神游太虛,她心里實在擔憂。

    邵小蓉這才回過神,看著眼前的人變成郭嬤嬤,她有些錯愕,「咦?柳大夫呢?」

    「剛走了,只讓我們還是照方子取藥熬藥?」郭嬤嬤輕嘆一口氣,接著又說︰「對了,方才大少奶奶讓人送了一碗補藥來,等等小姐喝了吧,我們現在這樣……不好拂了大少奶奶的意。」

    邵小蓉點點頭,她知道那個大少奶奶是指她夫婿的正妻,也明白她現在沒有搖頭說不的權利,只能望著三腳雕花圓桌上黑稠稠的湯藥,心里痛苦的發出無數句兒童不宜的千古絕罵。

    她除了不爽藥苦之外,主要是那大少奶奶每天刻意避開柳大夫送來的「補藥」有問題。

    雖然她不是中醫師,也不會診脈看病,可是打會走路開始就看著身為中醫的父親診病拿藥,家里什麼都不多,唯有藥材最多,整日浸yin在藥香之中,好歹認識不少中藥材。

    她確定這碗「補藥」沒有立即性的致命危險卻十分陰損,整碗喝光,喝上三個月便會生育困難。

    當年她初經剛來的時候,父親曾手把手地教過她,也讓她以舌輕嘗過氣味,此藥可用來調經但不宜多服。

    藥可救人,亦可害人,道理就在其中,想來這大少奶奶還沒跟自己打過照面就打心底討厭她了。

    接過郭嬤嬤遞來的藥碗,邵小蓉只喝了半碗,就又把碗推回給郭嬤嬤,撒嬌的說︰「照慣例,我喝半碗,剩下的給細柳跟似巧。」

    她會願意喝一半,是因為湯藥里的確有養神益血的藥材,對她現在病懨懨的身體有所幫助,只要不喝多,不僅傷不了身子,反而有益處。

    「知道、知道,我的好小姐,你就再休息一下吧。」郭嬤嬤收回碗,轉手遞給侍立一旁的細柳。

    她知道自家小姐怕苦,又想柳大夫給的藥小姐都有喝了,那大少奶奶給的就意思意思即可,反正只要對方來收碗的時候,碗是空的就好。

    這回剛喝過藥,替侯府大少奶奶來收碗的朱嬤嬤就來了,且這次身邊還多了一個一樣衣著華美、盛氣凌人的丫頭,以及兩名身形壯碩的婆子,一行四人皆眼高于頂,對邵小蓉露出鄙夷之色。

    朱嬤嬤眉頭一皺。又是刺鼻的藥味,這命賤的人怎麼老拖著不死,盡給人找麻煩。

    朱嬤嬤是趙無眠正室夫人一征南將軍千金席夢芝的陪嫁嬤嬤,其夫亦是家主最得力的管事之一,一家五口都是席夢芝的奴才,從征南將軍府跟著入了侯府,在府里小有勢力,橫著走路也沒人敢說她一句不是︰「朱嬤嬤安好——」郭嬤嬤、細柳、似巧連忙行禮。

    朱嬤嬤沒說話,先看了一眼細柳手上的空碗,用眼神示意身邊衣著華美的丫頭將碗收走,接著態度高傲的說︰「嗯,我今天特來替大少奶奶傳幾句話。」

    「不知大少奶奶有何吩咐?」郭嬤嬤問。

    沒看郭嬤嬤一眼,朱嬤嬤轉而嫌惡地看著床上面色蒼白的邵小蓉,「大少奶奶吩咐了,若是邵姨娘身子無礙了就趕緊移到秋錦院伺候,府里不要來個沒用卻反要人操心的小妾,大少爺屋里不能沒人,邵姨娘得去榻前喂湯喂藥,大少奶奶事多忙得很,她得幫著分擔分擔,一個低下的商戶女兒不是嫁來享福,而是來伺候人的,早日斷了飛上枝頭當鳳凰的念頭。」

    朱嬤嬤的一番話是要邵小蓉認清自己的身分,不要有任何非分之想,小妾無論得不得寵皆是螻蟻命,任人搓揉拿捏,要她死就活不了,兩指一搓就沒了,灰飛煙滅。

    聞言,郭嬤嬤著急的替自家小姐回話,「朱嬤嬤能否替我們姨娘傳個話,我們姨娘這身子還沒好全,再過三日便去大少爺那伺候可否?」

    「什麼,還要三天都養了幾日還沒好全,身子未免太嬌貴了吧,還是邵姨娘存心跟大少奶奶過不去,裝病不想做事?」朱嬤嬤刻薄的瞪眼。

    「朱嬤嬤,我們小姐是真的……」似巧的性子本來就比較沖動,這會兒瞧朱嬤嬤這麼欺負人,忍不住插口。

    朱嬤嬤沒說話,只看了跟來的婆子一眼,那婆子便上前重重打了似巧一巴掌,見似巧當場傻了,她才冷冷地道︰「你這丫頭太沒規矩,以後這侯府里沒有你們家小姐了,只有新進門給大少爺沖喜的邵姨娘,姨娘是什麼意思你們。嗎?就是我們大少奶奶讓她去伺候,她就要去伺候,若邵姨娘的病真好不了,大少奶奶就做主再給大少爺迎一門妾!」

    話一落,郭嬤嬤、細柳、似巧幾人眼眶都氣紅了,卻無法反駁。

    「咳咳。」躺床上的邵小蓉終于出聲了,她看著朱嬤嬤,眼神犀利,「那總可以容我梳洗換身衣服吧,用完午瞎我便過去伺候大少爺。」

    邵小蓉知道自己的身體其實已經好了大半,她不想郭嬤嬤幾個為了她受累,再說,養了幾日,她是該認識認識侯府的其他人了,才能好好想想她往後若真回不去原來的世界,她該怎麼在這里生活。

    不知為什麼,朱嬤嬤有些被邵小蓉的眼神嚇到,說話的聲音小了點,「大少奶奶說了,要邵姨娘……」

    「朱嬤嬤知道當初侯府的媒婆是到了多遠的地方、尋了多久才尋到邵家這門親嗎?我這才進門沒幾日呢,要是還得再尋一門,大少奶奶也嫌麻煩吧。」

    邵小蓉的語氣溫溫的,但眼神是不容人拒絕的堅定。

    這麼當面被指出來,朱嬤嬤心中有氣,但又想邵小蓉說得的確不錯,是以只能暫時忍下,「那好吧,就午瞎過後吧。」轉身,她帶著一群人氣勢洶洶的走了。

    同時憤憤的想,沒關系,現在就讓這賤蹄子囂張,往後她不會有好日子過的,自己就睜大眼楮等著看。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終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感謝

TOP

TOP

謝謝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