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唐茵《戲情》


出版日期:2013-12-17


這個自小就愛纏著他的家伙真有些惱人哪……
不僅從不把他那張人見人畏的冷臉當回事,動不動就喊他「小老頭」,
而且貪吃、任性、無賴,
四處招惹純情小姑娘,惹下一堆風流債,
他都只能雙手一攤沒轍,
畢竟那張男女老少通殺的臉實在讓他——
等等,「男」女老少?!
不,他只是把這動不動就跑來蹭食串門子的小王爺當弟弟疼愛,
以他們的身分,斷不可有任何不容於世的感情……
「小老頭,我喜歡你。」
「小老頭,如果小王我是個女子,你可會喜歡上我?」
……不,他不能再讓兩人繼續錯下去了,
就讓他當兩人中清醒的那個人吧……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真是一幅賞心悅目的畫面。」

    俊朗男人身旁站了個美麗女子,女子嬌容羞怯,含情脈脈地望著身旁的男人。

    只可惜若再細看,就會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男人有著如刀鑿般深刻的五官,臉上是一貫嚴肅的神情,令人畏怯,而站在他身旁的姑娘容貌美麗,在喚住他後,似是鼓起勇氣,嬌羞地啟齒︰

    「二少,不知是否有這個榮幸,邀請二少陪我一游如意城呢?」

    白玉霜乃飛鷹門的二小姐,她方才在宴會上一眼即對向隆錦深具好感,遂鼓起勇氣追著他的腳步而來。

    「姑娘是?」向隆錦濃眉微皺,令他嚴厲的臉龐更添一抹厲色。他是被娘親逼著赴宴,根本無心去記在場的姑娘有誰。

    聞言,白玉霜嬌容掠過一抹尷尬,只得重新介紹自己的來歷。

    「二少,家父是飛鷹門的掌門,玉霜此番和姊姊受邀前來向雲莊作客。」

    「不知白姑娘喚住在下有何要事?」向隆錦這會完全忘了方才姑娘家所提的邀請。

    白玉霜美麗的臉上這會是羞窘地泛紅,只得硬著頭皮再次將方才的話說一遍。

    「不知二少是否有空,可以陪玉霜一游如意城?」

    「很抱歉,白姑娘,在下另有要事,還請白姑娘另找他人相陪吧。」向隆錦婉轉地拒絕。

    白玉霜一愣,似是沒料到他會拒絕得這麼直接,只能難堪地朝他頷首,低垂著頭,飛也似地逃離。

    「果然是個不解風情的小老頭。」

    向隆錦听到這故意說得大聲的揶揄,循聲望去,就見在他所站不遠處的一座石亭里坐著一身錦衣白袍的俊雅少年,身後站著一男一女。就見他一面嗑瓜子一面搖頭,清俊臉上滿是戲謔,擺明著看好戲的模樣。

    「來啦!」

    向隆錦一向嚴肅的臉上,在看到他時不禁流露出一抹笑,大步往石亭方向走去。在踏上白玉石階步入石亭後,看著石桌上的糕點、瓜子,還有一壺茶,唇角的笑意加深了。

    「看來你已經來很久了。」向隆錦撩袍在他對面坐下,看著石桌上堆成一座小山的瓜子殼。

    「不久。剛好看到你們三兄弟被逼著出現在迎賓廳,讓一群女子用眼楮生吞活剝,還有向大哥寫了一幅字,在眾姑娘面前出盡鋒頭。」他說得活靈活現,表情生動有趣,讓身後的一男一女忍不住低低笑開來。

    那就是來很久了。

    向隆錦瞧他擺明在一旁看他們三兄弟的糗態,且看得十分開心,一副拿他沒轍的模樣,執起茶壺替他已空的茶碗重新添滿。

    「不過,話說回來了,方才那位飛鷹門的白姑娘你真的不考慮?還是你看上其他姑娘了?」清俊少年一臉興味,睜大雙眼等著他回答。

    向隆錦沒好氣地瞪著眼前人。此人正是當今定王府的小王爺——朱玄武。

    由于朱玄武的舅舅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刀劍門門主,與曾是血魔教聖女的娘親有些交情,加上定王府也在如意城,因此朱玄武自小就常來向雲莊走動串門子。

    向家三兄弟中,朱玄武與向隆錦最為投緣,夜宿向隆錦的紫苑更是常有的事,而向隆錦對這年齡比小弟還小的小王爺,總會不自由主地縱容。

    朱玄武雖貴為小王爺,卻沒有一絲架子,性子反倒幽默風趣,十分平易近人,加上有張甜嘴,常逗得向雲莊里的丫鬟心花怒放,因此十分受大家喜愛。

    「敢情你這位小王爺是太閑了,每天來串門子還不夠,現在連我們三兄弟的婚事都想管。」

    向隆錦橫了他一眼,嚴肅的臉上緊繃。通常這副模樣早嚇得底下的人噤若寒蟬,可他遇到的是朱玄武,根本沒把他的臭臉當成一回事。

    「錯。小王我只對你的婚事有興趣。」他伸出一根修長食指在他面前晃動,清俊臉上含笑。「小王我又不是不想活了,哪敢管向大哥的事,至于隆宇那小子,小王我一點興趣也沒。」

    朱玄武口中的向大哥指的是向隆南,睚眥必報的性子,聲名遠播。他雖貴為小王爺,但因為彼此太熟悉的關系,向家三兄弟根本不把他這位小王爺放在眼里,所以他根本沒膽去招惹向隆南。

    「算你聰明,知道大哥不能得罪。」向隆錦唇角輕揚,被他那夸張害怕的模樣給逗笑。

    「說真的,小老頭,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姑娘?」朱玄武端起茶碗輕啜了口茶,一面抬頭欣賞左近的景觀。

    這座石亭取名為中亭,臨湖而建,湖中可見不少錦鯉悠游。

    他從小就喜歡向雲莊的建構,不論是庭園布局、院落配置、雕刻裝飾,無不巧妙。加上移步換景、層次迭轉的空間景致,令人身處其中,莫不驚嘆。與定王府華麗的建構是截然不同的風情。

    向隆錦瞪了他一眼,也唯有他敢這麼胡亂叫他。

    「不知道。從沒想過這個問題。」向隆錦實話實說,濃眉微擰,瞧他嗑完瓜子,又開始吃起糕點來,且吃得眉開眼笑。「糕點好吃嗎?比起定王府的手藝如何?」

    「段柔的手藝真是沒話說。瞧這桂花涼糕,散發著淡淡的桂花清香,我們王府里就做不出這個味道來,若不是隆宇和紀姨不肯放人,小王我一定要把段柔給帶回去,每天叫她做拿手糕點給我吃。」朱玄武說得十分扼腕。

    「小王爺,別吃太多,你午膳還沒吃呢。」身後的侍女金菊皺眉提醒。

    「什麼?都過了午時了,你還沒用膳,淨吃這些零嘴。金菊,為何不吩咐丫鬟送上午膳?」向隆錦眉頭皺得更深。這小子老忘了吃正餐,身為貼身丫鬟,怎可任由他胡來。

    「回二少,其實小王爺本來是打算找你一起去客迎來酒樓用膳的,听說王大廚研發了一道新菜叫百鳥朝鳳,想找你一道去嘗嘗。」金菊斜睨了貪吃的主子一眼。

    「如何?隆錦,要不要陪我去嘗嘗?」朱玄武睜大雙眼,一臉期待地看著他。

    「貪吃鬼,走吧。」向隆錦對他一向沒轍,挺拔身形倏地站起。

    「就知道你夠朋友。快走吧!小王我等不及要嘗嘗王大廚的手藝了。」朱玄武一臉垂涎,開心地說著,兩人並肩走出亭外。

    苞隨在身後的金菊、文漢皆忍不住搖頭,唇角微揚,為這個貪吃的主子感到汗顏。

    午後,早已過了午膳時間,客迎來酒樓里只有幾桌客人邊談天邊用膳。

    原本在櫃台後方托額、一臉無趣的劉掌櫃,目光懶懶地望向大街上,當他看到直往這走來的兩人後,雙眼倏地發亮,開心地起身,沖到大門口相迎。

    「二少、小王爺,您們來啦!」

    劉掌櫃連忙命人帶領著他們來到特別桌位。所謂特別桌位,指的是一樓中央的位子。

    「小王爺,昨兒個王大廚還念著您呢,沒想到您今兒個就來了,王大廚要是知道,一定很高興。」少年擦拭著已經很干淨的四方桌,開心地朝朱玄武說話,眼里完全沒有向隆錦這個主子的存在。

    「阿力,快去跟王大廚說,小王我特地來嘗嘗他的新菜百鳥朝鳳,還有他其它的拿手好菜也全給小王端上來。」朱玄武笑著吩咐,顯然與客迎來里的人十分熟識。

    「是!馬上來。」阿力替兩人倒了杯茶後,立即笑開了臉,沖去灶房。

    向隆錦輕啜了口熱茶,已經十分習慣只要和朱玄武一起出現在客迎來酒樓里,眾人的目光全集中在他身上,或者該說只要有朱玄武的地方,他本身就像是個發光體,自然而然吸引眾人的目光。

    「瞧你這嘴饞的模樣,讓我不得不懷疑定王府里的菜色是有多差,才會讓你這位小王爺老想來客迎來酒樓用膳。」

    向隆錦細瞧著眼前人,對這點一直感到好奇,實在是這小子每天不是到向雲莊蹭食就是到客迎來酒樓用膳,都快讓外人認為娘生了四個兒子了。

    「這你就不知道了。除了美食的誘惑,身旁陪的人也很重要,雖然看你這張嚴肅的臉是有些影響胃口,好在小王我在多年的修練下早已習慣了,這你就不用擔心了。」

    朱玄武爽朗一笑,清俊臉龐因這一笑,竟露出兩個小酒窩來,為那張清俊的臉龐又添了些討喜樣。

    已有不少姑娘的目光往他們這一桌瞧來,個個看得小臉羞紅,坐在另一張桌子的金菊和文漢,對此情況想是已習慣了,只能說自家主子的魅力太大了。

    擔心?向隆錦嘴角抽動,就不知是誰老愛纏著他。

    「上菜了。」

    阿力雙手端著托盤,人未到聲先到,在朱玄武期待的目光中將菜一一擺上桌。有魚茸卷、八寶豆腐、荷葉粉蒸肉、龍鳳腿、龍井竹蓀湯、炸佛手卷……等。

    朱玄武迫不及待舉箸夾了塊魚茸卷入口。鮮嫩的魚肉剁成茸,加上香菇、豬肉、紫菜以及特殊調味,再用餅皮包成,用蒸籠蒸過後上桌,美好的滋味在他嘴里化開,讓他滿足地笑眯了眼。

    「小王爺,您慢用,王大廚說等會百鳥朝鳳這道菜他會親自端上來。」

    阿力瞧他吃得開心的模樣,也不禁跟著心情大好。難怪王大廚堅持要親自送菜。

    向隆錦瞧對座的人吃得眉開眼笑,唇角不禁上揚,習慣性地替他舀了碗龍井竹蓀湯到他面前,而本來已吃飽的他,在看到他滿足的吃相後,竟又有了胃口。

    「慢慢吃,沒人跟你搶。」

    「小王我真是愛死了王大廚的手藝,如果不是他堅持不肯離開客迎來,小王我真想將帶他回王府,負責煮三餐。」朱玄武夾了塊八寶豆腐入口,一邊咀嚼,一邊含糊不清地說。

    向隆錦早已習慣听到他只要吃到美食就想把廚子帶回去的話,因而完全懶得搭理。

    「小王爺,百鳥朝鳳上菜嘍!」

    王大廚果真親自端菜來。在听到朱玄武來了之後,他立即動作迅速烹煮拿手好菜,這會更是親自端來。

    百鳥朝鳳這道菜,主要是事先用一只特別調味腌好的嫩雞下鍋,炸得金黃酥透,雞的周圍擺放十顆浸過蛋液蒸過的鴿蛋,菜名取得十分吉祥。

    朱玄武在王大廚期盼的目光下夾了塊炸得金黃的雞肉入口,隨即被口中香嫩微辣卻又令人忍不住一再咀嚼的口感,驚喜得雙眼大睜,再夾了顆鴿蛋,嫩滑的蛋黃伴著蛋汁在口中漫開,令他開心地笑眯了眼,朝王大廚比了個拇指,表示稱贊。

    王大廚笑咧了嘴,轉頭看到向隆錦嚴肅的神情,好像他面前的不是一道美味菜肴而是毒藥似的,笑臉一僵,立即轉回頭,看著朱玄武滿足的吃相。這才是身為大廚最為得意的事。

    此時,一對夫婦走進酒樓里,阿力連忙上前招呼。

    「兩位客官,想吃些什麼?」

    「夫人,你最近胃口不太好,這間客迎來酒樓在如意城里可是遠近馳名的,想吃什麼盡管點。」男人一身商人打扮,關心地問著身旁的妻子。

    「老爺,我沒什麼胃口……」婦人目光在瞥見朱玄武這一桌後,瞧朱玄武吃得眉開眼笑,一臉滿足,忍不住食指大動。「小哥,請問那位公子是點了什麼菜,看起來好像很好吃似的。」婦人問著站在桌旁的阿力。

    「小哥,那就依照那位公子所點的菜色,全都端上來吧。」男人見妻子有了胃口,立即吩咐。

    「這里加菜!」另一桌客人揚聲喊著。

    霎時,要求加和朱玄武這一桌同樣菜色的聲音此起彼落。

    阿力和王大廚及一旁的劉掌櫃笑咧了嘴。就說小王爺一來,絕對會替酒樓帶來生意。

    向隆錦看著對座吃得一臉滿足的朱玄武,再瞥了眼周遭不時將目光瞄向這桌的眾人,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也難怪劉掌櫃會將這個顯眼的桌位特意留給這小子了,看他那開懷滿足的吃相,的確是會令人胃口大開。

    向雲莊是如意城的首富,也是如意城里最讓人茶余飯後、津津樂道的話題。

    原因是二十幾年前經商有成的向老爺娶了血魔教聖女,從此血魔教退隱江湖,跟隨聖女的一派教徒全投身在向雲莊旗下產業幫忙。如意城百姓皆知,想要在向雲莊旗下產業鬧事,根本就是自尋死路。

    再加上向夫人生了三個兒子,個個長得一表人才、玉樹臨風,隨便一個站出來,都能令眾家閨女趨之若鶩——以上的反應只限外地人。

    如意城閨女們皆知,就算再喜歡向家三兄弟也不要貿然示愛,只因向大少為人睚眥必報,十分記恨,向二少為人嚴謹,不苟言笑,令人望而怯步,向三少討厭女人,因此向夫人甚是頭痛娶不到媳婦。

    前些日子,向夫人更是背著三個兒子邀請各大門派閨女前來,名為作客,實為逼婚。三兄弟中唯有向大少似是看上炎幫的周芝蘭,總算向夫人一番心血沒有白費。

    「二少,請留步。」一名丫鬟喚住經過東亭、正欲往大門方向走去的向隆錦。

    向隆錦停住腳步,認出喚住他的丫鬟是伺候娘親的玉枝。

    「二少,夫人請您移步到蘭苑一趟。」玉枝朝他欠身,轉達夫人的交代。

    向隆錦濃眉微揚,猶豫了會,仍是轉了個方向,大步往蘭苑而去。

    唉踏入蘭苑月洞門,即被丫鬟告知娘親在房里等候他,于是大步走向主房,輕敲雕花木門,待得到房內回應,這才推開房門走進去。

    「娘。」向隆錦輕喚坐在小廳喝茶的娘親,在她的抬手示意下,于她對面落坐。

    「隆錦,娘找你來,是有事想問你。這幾天各大門派的千金陸續離開向雲莊,你大哥似乎看上炎幫的周姑娘,你可有喜歡的姑娘?」向夫人問著一向嚴肅寡言的二兒子。

    「沒有。娘,孩兒沒有喜歡的姑娘。」

    向夫人揉了揉額際,望著一臉嚴肅的二兒子。她的三個兒子性情迥異,卻是每個都令她操心。陡然想起一事,她臉色微變。

    「隆錦,你別和玄武那小子走得太近,玄武的模樣長得好又討喜,老愛纏著你,你可千萬別學你大哥和嚴伸一樣,和玄武曖昧不清。」大兒子已夠令她頭痛了,她可不許二兒子也同個樣。

    「娘,你說到哪去了。」向隆錦不悅地皺眉,臉色一沉。

    向夫人見二兒子變臉,輕咳了聲,連忙轉移話題︰

    「你這一早是打算去哪里?」

    「城西那塊空地已經興建好學堂,我打算讓一些貧苦的孩子免費讀書識字,也已經找好夫子了,現在只差找來有心要學習的孩子,就可以開課了。」向隆錦據實相告。

    向夫人一直知道二兒子在籌備學堂的事。三兄弟中就屬他最為熱心,表面上雖嚴厲不易親近,其實是個軟心腸的人。

    向夫人十分欣慰地看著二兒子,心底不免暗嘆怎麼就沒有識貨的姑娘呢。

    「既然你忙,那娘就不留你了。」

    「孩兒先告退。」向隆錦朝娘親輕頷首,高大的身形一起,大步離開。

    向隆錦甫踏出蘭苑的月洞門,即看到等候在一旁的壯碩身形。趙崇一看到他,立即上前。

    「二少,小王爺說他先去學堂等你。」

    「這小子果然太閑,我們走吧。」向隆錦不自覺地微揚唇角。也難怪娘會誤會兩人的關系。

    主僕兩人一前一後走出向雲莊,大門外早已停放著一輛馬車。見兩人出來,小廝朝向隆錦躬身行禮便退開。向隆錦坐上馬車,由趙崇負責駕車往城西方向而去。

    雲濤學堂前廣場,十幾名大約七到十歲的孩童,有男有女,圍繞著一名身著杏黃衣袍的少年,少年容貌清俊,臉上掛著爽朗笑容。

    「來來來!大家全都往前看,以後你們就在這學堂上課,我都跟你們爹娘說好了。這學堂是向雲莊二少所籌辦的,讓大家免費上課,大家要用心跟夫子學習,不許逃課知道嗎?」

    「小王爺哥哥,可是爹說女子無才便是德,女孩子讀書很浪費銀子。」

    年約八歲的小娟,頭上綁著雙髻,仰高小臉問著眼前一點架子也沒有的小王爺,感覺他就像個大哥哥一樣。

    「錯錯錯。讀書就能識字,就可以幫忙你爹娘記帳及知曉如何開源節流,也會讓自己變得聰明討人喜歡。更何況在這里讀書不用銀子,難道小娟不想變成討人喜歡的孩子嗎?」朱玄武抱起小女孩,反問著她。小娟爹娘是擺面攤的,常常要幫忙做生意。

    「我要!如果我變成討人喜歡的孩子,長大後可不可以嫁給小王爺哥哥?」

    小娟望著抱著她、長得很好看的小王爺,童言童語地說。

    「小娟羞羞臉!」

    一大群孩子圍著兩人笑鬧,惹得小娟眼眶一紅,嘴一扁,眼看就快哭了出來。

    「小娟啊,小王爺哥哥可能等不到你長大了,喜歡哥哥的人實在是太多了。等可愛的小娟長大了,哥哥都老了,實在是配不上小娟了。」朱玄武應付女子對他的示愛十分熟練,即使是小女孩也不忍傷她心。

    「我不管!我不會嫌小王爺哥哥變老,我長大後一定要嫁給小王爺!」

    小娟話說得堅定,一副不會嫌棄他的模樣。在遭到拒絕、又被同伴嘲笑後,委屈地大哭了起來。

    「好好好,等你長大再說。如果你長大還想嫁給小王爺哥哥,那到時哥哥一定會給你機會的。」

    朱玄武連忙安撫小女孩。一旁的金菊嘴角抽動,看著主子手忙腳亂的模樣。對自家主子四處欠下感情債,連小女孩都不放過,實在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我當是誰和一群野孩子在一起,原來是我那小王爺哥哥。」

    一道嘲諷聲陡然響起,伴隨著一抹青袍身形出現在眾人身後。

    「世煌,你怎麼來了?」朱玄武見到來人,臉上笑容微斂,放下小女孩,面對著異母所生的弟弟。

    「娘要我找你回去。堂堂小王爺成天跟在向隆錦身後,這像話嗎?」

    朱世煌向來對這個早他一個月出生的哥哥很不順眼。就因為這一個月之差,朱玄武成了小王爺,而他就只能是王府里的少爺,要他如何能不恨呢?

    此時,趙崇駕車剛好來到。向隆錦在馬車停下後,立即下車,在看到兩兄弟不尋常的氣氛時,嚴肅的臉微沉,大步走到朱玄武身旁。

    「發生什麼事了?」

    「二少,你來得正好。我正奉我娘之命來帶我哥回去。堂堂小王爺成天跟在二少**後頭打轉,這成何體統?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你們二人皆有龍陽癖,若是遭人誤解,豈不有辱我定王府的名聲?」朱世煌話里有著明顯的譏諷,一次針對兩人而來。

    「世煌,別人亂嚼舌根,如同三姑六婆般,你好歹是定王府里的少爺,怎能人雲亦雲呢?」朱玄武清俊的臉上含笑,輕松地反將他一軍。

    「朱玄武,總之娘要你立即回王府,我話已帶到,回不回去隨你!」朱世煌氣惱地瞪了兩人一眼,拂袖離開。

    「看來你跟朱世煌之間是不可能和平共處了。」向隆錦擔心地看著他,對兩兄弟從小到大的恩怨情仇一清二楚。

    朱玄武苦笑。「不是所有兄弟之間都能像你們三兄弟一樣和睦。小王我當世煌是弟弟,他可沒承認我是他哥哥。對于小王爺這個位置,他十分覬覦。若是小王我哪一天發生不測,小王爺之位就輪到他坐了。」他似真似假,漫不經心地笑道。

    「別胡說!」向隆錦聞言,濃眉緊皺,一臉不悅地低斥。

    「好了,小王我也該功成身退了。這十幾名孩子的爹娘,我都幫你跟他們說好了,等學堂一開課,他們都會來這里上課。小王我也該乖乖回去了,免得真讓人懷疑我們兩人之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朱玄武嘆了口氣,認命地欲返回定王府。

    「小王爺哥哥,別忘了你答應我的,等我長大後要娶我喔!」小娟仍不死心地在他身後喊著。

    朱玄武走在前方的身形因這一聲呼喊,腳步一個踉蹌,幸好金菊及時扶住他。

    「小王爺,你連一個七歲小女孩都不放過,不覺得罪孽深重嗎?」金菊陰惻惻地瞪他。

    朱玄武一臉害怕。他就怕金菊變臉。硬著頭皮回首朝小娟揮手,在看到向隆錦皺眉的模樣,回他一臉苦笑。這下子小老頭鐵定認為是他誘拐孩子們來學堂上課了。

    「小王爺哥哥,不要忘了,下次要再來看我們大家上課喔!」

    「小王爺哥哥再見!」

    一群孩子們笑鬧著朝他揮手,每張稚氣的小臉上散發出純然的喜悅,看得出來是真心喜歡朱玄武。

    「再見,大家再見!」

    朱玄武再次回首,朝眾人揮手,然後趕在金菊變臉前加快腳步離開。

    「這小子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把這群小孩給騙來?」向隆錦黑眸底有抹笑意,望著前方離去的瘦長身形。

    「二少,至少小王爺幫你把事情給解決了,你不用擔心。」

    趙崇一向不懷疑小王爺的魅力。如意城上至老人下至小孩,人人在見到他時,似乎很難不喜歡他,有人天生就有股親和力,會令人不自覺地放下戒心。

    朱玄武就是這種人。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