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芝蔓《重生限定賴上你》


出版日期:2017-01-06


藍曉甄覺得老天捉弄人,竟讓她重生到當年霸凌過她的張麗媛身上,
然後這女人的老公是她暗戀了好久的學長……好糾結啊!(抱頭)
但不管怎樣,既然再活一遍,她就要過好眼前的日子,
第一步就從跟她的總經理丈夫培養感情開始,
而她也很快發現這男人不僅溫柔又體貼,還非常浪漫──
她生病住院的時候他盡心照顧,完全不假手他人,
體貼她「失憶」,宴會上他幾乎全程陪伴,提醒她該注意的事項,
包下整間餐廳,在海風輕拂的沙灘請她吃浪漫的燭光晚餐,
這些行為讓她很是心動,也想著跟他攜手直到永遠,
沒想到就在兩人濃情密意時,他的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不但對她口出惡言,還無情地把她趕出家門……
那怎麼行,她死過一次才來到他身邊,說什麼都要賴他一輩子!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一九九八年秋天——

  儘管只是個七歲的小女孩,吵鬧起來也是很煩人的,藍曉甄的父母看著女兒關上的房門,很是無奈。

  “寶貝,爸爸媽媽要去出差,這件事很重要,你就跟婆婆住三天,三天就好好不好?”

  等不到女兒的回應,這對年輕夫妻很煩惱,藍曉甄一向乖巧,以往夫妻倆出差常把她交給褓母照顧,也不曾見過她有這麼大的反應,可是前幾天,女兒突然又哭又鬧的不讓他們去臺北出差,沒遇過這狀況的他們硬是被拖延到了行程。

  今天臨出門前,藍曉甄索性把自己關在房裡,說他們若去臺北出差,她就再也不跟他們說話了。

  房裡的藍曉甄瑟縮在牆角,一句話也不敢說,因為上回說了之後,她被訓斥了一頓,所以她只能用這樣的方法來阻止父母出門。

  “寶貝,要不然爸爸媽媽這回幫你帶一個大禮物回來好嗎?”

  “我不要!我只要爸爸媽媽。”

  “你上回不是說要買一個王子娃娃嗎?爸爸這次回來,幫你買一個好不好?”

  藍曉甄看著擺放在枕頭旁的那個公主娃娃,她一直將那個娃娃當成是自己,還叫那個娃娃“甄甄”,她曾經跟爸媽說,甄甄好孤單,想要人陪伴,爸媽自行解讀成公主娃娃想要男朋友,一個王子娃娃。

  “甄甄才不是想要男朋友,她只是一個人很寂寞。”

  藍爸爸歎了一口氣,不知該怎麼安撫女兒。 藍媽媽開口了,“甄甄怎麼會不想要男朋友呢?每個女孩子都要有一個男朋友,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啊,白雪公主、灰姑娘,她們都有喔!這回爸爸媽媽去臺北,幫你帶一個甄甄的男朋友回來,你開心一點,出來送爸爸媽媽出門好不好?”

  “不要!不要!不要!” 藍氏夫妻很是無奈,時間不能擔誤,為了女兒這一鬧,他們看來得去機場候位,搭機北上了。

  “寶貝,爸爸媽媽真的要出門了,你乖乖的,回來給你帶禮物喔!”

  房裡的藍曉甄聽見父母還是決意出門,立刻開了房門沖出來要阻止,沒想到卻被褓母一把抓住,藍曉甄掙紮抗拒著想跑到父母的身邊,卻見父親拉了一隻裝著他們夫妻倆衣物的行李箱,帶著母親,雖然臉上滿是擔憂的神情,但還是離開家門了。

  而那就是藍曉甄最後一次見到她父母。

  藍氏夫妻直奔機場候位,但機位卻只剩下兩個,一個帶著約莫九歲男孩的少婦看著他們著急的模樣,便把位子讓給了他們。

  買到機位的兩人感激不已,看著少婦帶著的小男孩,面貌斯文俊秀,穿著訂制的合身西裝,好奇的問:“你們穿這麼正式,是要去哪裡嗎?”

  “剛參加完喜宴要回臺北,所以我們不急,你們比較急。”

  “謝謝你。”藍氏夫妻再次由衷的感謝,“也謝謝你喔!小帥哥。”

  小男孩只是露出有禮但絕對不符合他年紀的笑容,微微頷首,“阿姨、叔叔,別客氣。”

  藍氏夫妻看著小男孩有禮貌的樣子,笑了,“這小帥哥還真像黑髮的王子娃娃呢!有這樣的男孩子陪曉甄,她就不會再說很孤單了吧!”

  “曉甄?”男孩緩緩的吐出了這個名字,卻不曉得為什麼這個名字能吸引自己的注意。

  “好啦!都出門了還惦記著女兒要的王子娃娃,快準備登機了。”

  最後,藍氏夫妻辦了手續登了機,而那少婦及小男孩沒想到的是,那架飛機會在即將降落前失速墜毀在機場附近,機上八十余名乘客及機組人員,無一倖免……

  他們在慶倖自己逃過一劫的同時,也不免為那對夫妻感到難過,他們還有個女兒呢,而他們的女兒,是再也等不到父母帶給她的王子娃娃了。

  二〇一六年冬天——

  夜晚的郊區出了一場重大車禍,而一部翻覆的轎車不遠處,有個在車禍時被摔出車外的人,那男人俊秀的臉孔上淌著鮮血,睜大的雙眼似乎難以置信,自己竟以這方式走到生命的終點。

  眼角那顆淚痣總是帶著神秘誘人的氣質,而如今,真的名符其實像顆眼淚停駐在眼角,見證著他的不甘心。

  在路上躺了整整兩個小時,才有路過的車子發現了他,可此時他早就沒了呼吸心跳。

  相隔十八年的兩個意外,看似完全沒有交集,只有“天”才知道,這其中有著什麼樣的關聯……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二〇一六年夏末——

  藍曉甄一生坎坷,二十五歲這年,她在遭遇了重大的傷害後,失去了存活下去的勇氣,毅然決然的選擇了投河輕生,對於即將失去性命,她沒有一絲恐懼,看著朝陽在水面上投映出來的一道白色光圈,帶著微笑,直到身子開始因為缺氧而抽搐。

  父母在失去性命之前,心裡想著什麼,是像她這樣想著他們嗎?他們會不會期待見到她呢?

  “爸,媽,我跟甄甄一樣,終究沒等到我的王子,還膽小的選擇了這一條路,你們不會生我的氣吧?”

  身體的抽搐漸漸平靜了下來,藍曉甄感覺到自己好似靈魂抽離了身體,緩緩的漂離了水面,她最後再看了自己一眼,一個選擇輕生的人,居然是笑著的。

  是啊!就要一家團圓了,怎麼能不笑……

  藍曉甄幽幽由夢境中醒來,發現自己已不是在水中亦不是在空中,而是躺著的。

  她左右張望,四周一片白,窗外透進明亮的陽光,由床邊的點滴架,她認得出來這是醫院。

  莫非……她獲救了?但既然已不在水中,為什麼還會覺得喉頭腫脹、呼吸困難?

  一對夫妻看見她醒來,連忙來到床邊,那名婦人更是傾身摟住了她,“女兒啊!你要把媽媽嚇死了。”

  “我怎麼了……”藍曉甄被自己的聲音嚇了一跳,“我的聲音怎麼了?喉頭好腫……”

  那婦人見她醒來,終於放下了擔憂的情緒,安撫著她,“你這是過敏的反應,聲音聽起來很陌生是因為喉頭腫了,等症狀舒緩後就會沒事,你從小就對花生過敏,怎麼還吃了有花生及榛果的巧克力?”婦人心疼的叨念著,這種過敏症狀嚴重起來,又沒有及時送醫,很可能休克丟了性命的。

  藍曉甄覺得莫名,她從來不曾對花生過敏,更何況這個陌生的婦人為什麼一副跟她很熟的樣子?

  藍曉甄不愛甜食,唯一會吃的就是榛果巧克力,從小吃到大,哪裡過敏過,而且,這位婦人為什麼對著她喊女兒,她的父母早在她七歲那年,就發生意外過世了。

  藍曉甄推開抱著她的婦人,臉上是疑惑的表情,“請問這位阿姨,您是誰?我不是您的女兒啊!”

  她的這句話,不但讓剛剛上前探視的那對夫妻震驚,連在一旁守著的一對母子也不解的圍上前來。

  藍曉甄不知道那位氣質高貴、神態優雅的婦人是誰,但她身後的男人她倒是認識的,“學長……”

  那男人皺了皺眉頭,他與妻子是高中的學長學妹沒錯,但即便在學生時期,她都不曾喊過他學長,倒是前天,有個女人用這個稱呼喊了他,讓他有一種他們在學校暗處偷情般的刺激感……

  站在床尾,他雙手緊扣著病床欄杆,雖然臉上看不出怒氣,但全反映在那泛白的手指上,他親眼所見的,她香消玉殞了,從此之後他再也聽不見她輕柔甜美的嗓音,喚著他學長了。

  “麗媛,我們都不是高中生了。”

  麗媛?為什麼沐雁陽會喊她這個名字?她撫摸著自己的臉,卻感覺到手指上的異物,她睜眼一看,看見一隻鑽石戒指。

  藍曉甄的婚姻不是她的老公想要的,他也只簡單的給了她一隻白金戒指,上頭只有一顆小小的蛋白石……但她現在戴在手上的這個,完美切割的鑽石讓光線折射出璀璨光芒,這不是她的婚戒。

  張永嶽擔憂得眉頭深鎖,葉美華更是急出了眼淚,又抱住了她,沒想到卻再次被推開,心碎的哭喊,“麗媛,我是媽媽啊!你怎麼會不認得我?”

  對於媳婦一醒來誰也不認得只認得自己兒子,身為婆婆的蘇嫣容有些愧疚,因為說真的,她這個兒子對待媳婦並不好,昨晚得知她過敏送醫,竟是直到今天接近中午才出現在醫院。

  “麗媛,那你認得我嗎?我是你的婆婆,是雁陽的媽。”

  在場的除了沐雁陽,每一個人她都不認得,這是什麼玩笑還是整人節目嗎?她是藍曉甄,是誰這麼殘忍要這樣整她看她的笑話?

  知道她一輩子都在自責自己害死了父母,所以找人來扮演她的父母;知道她從小就暗戀著沐雁陽,所以讓他來扮演她的老公;知道她最恨的人是張麗媛,所以對著她喊麗媛!

  她不是死了嗎?難道死了到地獄裡還不得安息,還得像被淩遲鞭屍一般承受著這一切嗎?

  “不要這樣叫我,我不是張麗媛!我不是!”

  沐雁陽看著眼前奇怪的一幕,不過花生過敏怎麼可能會失憶,就算失憶了,為什麼還會記得他是學長?又為什麼在聽人只喊她“麗媛”的情況下,會知道自己姓張?

  沐雁陽真的不知道,張麗媛是在玩什麼把戲。

  “麗媛啊!你怎麼了?怎麼自己名字都不要了?”

  她當然不要!藍曉甄這短短的二十五年人生裡,就是對這個名字的主人又羡慕又嫉妒又痛恨,她想要張麗媛擁有的一切,但並不想變成她。

  “我不要!我就是不要!不要這樣喊我!”

  沐雁陽此時幾乎耐不住性子,就要開口,卻被蘇嫣容扣住了手,他望向母親,她眼裡除了對他的不贊同還有對媳婦的擔憂。

  沐雁陽先是像看一個瘋子般看著張麗媛,可最後,他竟露出了一個完美無暇的關懷神情。

  他雖然還沒弄清楚現在的一切,但如今的他不是過去的沐雁陽了,過去他的行止導致了一場悲劇,重新擁有了一次機會,他或許來不及拯救那個他想挽回的人,但對於未來,他還有機會,也必須改變。

  而他目前得做的事……就先從改變他與張麗媛的關係開始吧!

  明明是希望往好的方面發展,但不知為何,沐雁陽眸中露出的精光,卻滿是算計。

  他來到床邊,請岳母先起身一下,才自己坐到床沿,牽起妻子的手安慰著,“麗媛,你是不是驚嚇過度了,這是你的爸媽啊!然後這是我母親,你記得我的不是嗎?那你也會記得其他人的,不要急,慢慢想,你這樣會嚇著你爸媽。”

  一直抱著頭呐喊著的藍曉甄直到聽見沐雁陽的聲音,才倏地收了聲,她一直聽說沐雁陽及張麗媛的感情並不好,如果她真是張麗媛,沐雁陽怎麼可能會用這樣的語氣對她說話?

  她想結束這場鬧劇,不明白為什麼沐雁陽要加入淩遲她的這場戲,“學長,不要這樣對我,我沒有爸媽、沒有你這樣的老公,我不是張麗媛……”

  見張麗媛突然柔弱的倚在他的懷中哭泣著,沐雁陽皺了皺眉頭,但並沒有推開她,只是伸出手,向母親要求一面鏡子,蘇嫣容由自己的包包裡拿出一面摺疊鏡打開,才交給沐雁陽。

  “麗媛,你看看自己,你連自己都不認得了嗎?”

  藍曉甄輕輕的推開沐雁陽,接過他手上的摺疊鏡,在看見鏡子裡的自己的那一刻,尖聲喊了一聲“不”後,就暈厥了過去。

  隔日一早,蘇嫣容又趕來醫院,正好在電梯前遇上了幫張麗媛辦好出院手續,準備到病房裡去看女兒的張永岳及葉美華夫妻。

  昨天張麗媛昏過去後,他們請醫生來診斷,醫生看了看檢查報告,確定張麗媛的身體沒有大礙,過敏症狀也減輕了,至於失憶的情況,可能是在休克的那段時間,以為自己即將失去性命受了驚嚇而造成,這方面要藉助相關專業的醫生來幫忙。

  蘇嫣容及張麗媛的父母都是一臉擔憂,沐雁陽卻是凝望了張麗媛許久之後,才對母親及岳父母說她再醒來看見他們也只是更激動,不如讓他來勸,或許明天他們再來時,張麗媛就能接受了。

  最後,張永岳及葉美華聽從沐雁陽的話,先行離開。

  對於兒子終於收起冷漠的態度,蘇嫣容覺得這場意外雖然不幸,但來得適時,便把媳婦留給兒子照顧然後返家。

  當他們三人來到病房,張麗媛已經清醒了,她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呆呆的靠坐在床上,不理會任何人。

  沐雁陽見有人來了,端著一碗他剛剛去樓下便利商店買的粥,溫柔的安撫著張麗媛,“麗媛,你得吃點東西才能吃藥,來,我喂你好不好?”

  之前聽說他們夫妻感情不好,張家父母曾問過女兒,不過女兒否認了,由於女兒脾氣倔強,他們一直以為女兒是愛面子不肯說,但如今看女婿細心呵護的樣子,才終於相信可能是謠傳。 而蘇嫣容也滿是欣慰,雖然兒子不得已得娶張麗媛,但她還是希望兒子能擁有幸福。

    兒子終究是心地善良的,眼見張麗媛差點丟了性命,他也心軟了吧!

    蘇嫣容生于書香世家,很年輕就結了第一次婚,雖然父母已逝又早年喪偶,但因為蘇家及前夫留下來的遺產,就算當時帶著前夫的孩子,在那保守的年代,還是風光再嫁事業剛起步的沐雲鋒。

    沐雲鋒會選擇蘇嫣容,是因為她是名門之後,而且人也長得清秀脫俗,對被視為暴發戶的沐雲鋒來說,蘇嫣容的背景足以讓他打進一向看不起他的上流社會交際圈,所以盡管她喪夫還育有一子,但沐雲鋒還是娶了她。

    這幾年來,他也的確利用了妻子的人脈,一步步的建立起他的王國——

    鼎亨,蘇嫣容出資幫助了他,他相對的也給了她不少股份,以鼎亨現在的規模,那樣的股份早已遠超過她當年出的金額。

    不過,沐家老夫人,也就是蘇嫣容的婆婆,卻從來沒喜歡過這個媳婦,更討厭她那個兩歲就「跟轎後」過來的兒子。

    所以沐雁陽在沐家的生活一直都是戰戰競競的,怕因為他的不乖順害母親難為,直到他成年了,依然無法擺脫這令他喘不過氣的人生,在繼父的命令下完成了一樁利益聯姻,娶了一個他不想娶的女子。

    藍曉甄知道她「父母」及「婆婆」來了,但她還是一句話也不想說。

    她現在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一件玩笑事,只是開這個玩笑的不是人,是神。

    她一口口吃著沐雁陽喂著的粥,心痛至極。

    一直以來她以為張麗媛的婚姻失敗,所以是有些小慶幸的,沒想到,不幸的人從來只有她自己。

    她低頭看著自己的手,除了那只搶眼的婚戒,還有張麗媛那用高價保養品保養出來的雙手,她怎麼可能日子過得不好?她過得好極了。

    只可惜,現在張麗媛的軀殼是她在使用,那麼代表張麗媛已逝了吧?張麗媛是因為過敏被送進了醫院,她則是因為溺水,可一樣都失去了性命,為什麼她會由無間地獄再返回人間?

    她還記得水漫過她的臉,她的人像被往水底拉扯的感覺,她可以看見隔著水面投射著耀眼光線的太陽,但卻感覺不到溫暖,雖然是夏末,但早晨略感寒冷的河水不只麻痹著她的身體四肢,也在奪去她呼吸的空氣。

    可原以為即將解脫的她,卻擁有了新的軀體。

    這種現象就是人家所說的奪舍吧?但這個「奪」字太過沉重了,她即使被迫害至那個境地,想的也只是結束自己的性命,並沒有想從任何人那里取得什麼,但是……

    她抿起嘴,不再吃沐雁陽送上來的食物,看著這個她愛了整整十年的男人,她不想再死一次了,既然成了他的妻子,要她拋下這個身分,拋下他這樣的溫柔呵護,她……舍不得。

    藍曉甄不再沉淪在痛苦的情緒中,沒錯!張麗媛是她痛恨的人,而剛新婚的老公也是因為張麗媛而傷害她,她悲哀的人生因為他們兩個而結束,為什麼不能為自己想、為什麼不能自私一點?

    張麗媛會死不是因為她的緣故,而且上天既然把張麗媛的軀體給了她,讓她有了重生的機會,她何不好好把握。

    瞧瞧張麗媛的人生多麼美好,出生在富裕的家庭,有疼愛她的雙親,還嫁給了沐雁陽這麼完美的老公,這一切……她藍曉甄接收了!

    她已經死過一次,也了解死無法解決任何問題,如今她可以再活一次,當然要把握!

    沐雁陽為之一震,剛剛張麗媛的臉上出現了許多復雜的表情,有痛苦、有絕望,但突然之間,她又似是生出了什麼信心,振作起來。

    這樣的表情,他曾在一個女孩的臉上見過,本來已是生無可戀,卻因為他的幾句話再生出信心,她的那份堅強曾經吸引了他,但最後,她的堅強仍不足以讓她面對人生……

    「怎麼了?你的表情像通了電的燈泡一樣,想起什麼了嗎?」或許是被她感染,沐雁陽臉上的表情也軟化不少。

    藍曉甄為難了,她並不了解張麗媛,根本無法扮演這女人,但若說出她不是張麗媛而是藍曉甄,只會被當成瘋子吧,所以她不能說自己是藍曉甄,只能裝失憶了。

    「對不起!我除了‘張麗媛’這個名字,還有知道你是學長以外,其他的都不記得了。」

    張麗媛何時這麼輕聲細語過?沐雁陽有一霎時的失神,但他很快恢復了,「沒關系,慢慢來,總有一天會記起來的,我叫沐雁陽,是你的老公,而他們……」

    「我知道。爸媽,對不起,沒認出你們讓你們擔心了,我以後會好好回想的。」

    女兒何曾如此乖順?張永岳及葉美華愣住,但見女兒自責的樣子,雙雙上前摟住了她,掉著眼淚說沒關系,人沒事就好。

    沐雁陽退開了身子打量這一切,眼神深遠看不出想法,誰也不知道他正打算著什麼。

    蘇嫣容看到兒子的表情,猛然一驚,再仔細一瞧,兒子卻已露出笑容,莫非剛剛是她看錯了?

    這時,她突然盯著兒子臉上的一個部位,「雁陽,你……那顆淚痣……」

    「怎麼了嗎?」沐雁陽下意識撫摸著原來生著淚痣的地方。

    「不見了。」

    「不見了?」接過母親遞給他的鏡子,他果然看見自己的淚痣消失了。

    說來這顆淚痣來得莫名去得也奇妙,九歲那年,因為好心讓了機位給一對趕著出差的夫妻,他們母子倆撿回一命,而從飛機失事的那一天起,他的臉上就生出了淚痣。

    他曾听說,臉上有淚痣的人,是欠了另一個人眼淚債,有了償還的機會淚痣就會消除,以前他從來不信這種怪力亂神的事,只是在他身上發生的事,似乎讓他不得不信。

    至于償還的機會,這一生唯一為他哭過的女人,如今已經不在了,他是沒有機會償還她了……

    回到了沐家,一切對藍曉甄而言都是陌生的,蘇嫣容要沐雁陽帶著媳婦回房梳洗一下,然後就可以準備下樓吃午餐。

    一直到進了房間,看見了房里的那張大床時,藍曉甄才真正的認知到「夫妻」這個詞代表了什麼。

    她看著沐雁陽,雖然他們的確有過肌膚之親,但突然要她像妻子一般每日與他同床共枕,她還是有些手足無措。

    沐雁陽沒有發現她的局促,只是問著,「麗媛,你還記得你過敏送醫之前,我們說了什麼嗎?還有,你到底吃了什麼才過敏的,你也不記得了嗎?」

    沐雁陽這麼問,給藍曉甄怪異的感覺,「我媽不是說了,我是吃了榛果巧克力嗎?」她唯一喜歡吃的甜食,就是榛果巧克力,看來這是她重活一回所必須犧牲的事情之一了,「還是,我應該記得什麼?」

    沐雁陽神情有些詭譎難辨,但最後,他還是沒有多說,「沒什麼,忘了也沒關系,反正本來一切就是重新開始。」

    重新開始?是的,對她來說是重新開始,但對沐雁陽來說,他並不知道她奪舍還魂開始了新人生,那麼沐雁陽所說的重新開始又是什麼意思?

    藍曉甄走進了偌大的衣物間,這里也充作更衣室,但吊掛著的衣物只有屬于女人的,她不解,如果這對夫妻的關系真如沐雁陽表現出來的那樣好,為什麼衣物間只有張麗媛的衣物?

    「我們各有自己的房間。」似是看出了她的疑問,沐雁陽為她解答。

    「我們沒有同房嗎?」

    「你希望我們同房嗎?」沐雁陽笑得壞心,連眼神都帶著邪佞,藍曉甄霎時紅了雙頰,對于他的魅力,她真的抵擋不住。

    「不、不是的……」

    「放心,我親愛的老婆,從今天開始,我會跟你同房,就當為失去記憶的你培養感情。」

    「不!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看著沐雁陽步步進逼,藍曉甄慌了,她不斷地向後退著,想遠離沐雁陽的勢力範圍,他給她的壓迫感太大,讓她幾乎要喘不過氣。

    靶覺到背抵上了牆,藍曉甄轉身要走,卻被沐雁陽的手臂阻擋了去路,她一回頭,就發現自己被他困在雙臂之中。

    藍曉甄記得那一夜,沐雁陽溫柔的開啟激情的前奏,對她是那麼溫柔,好像他們真是一對戀人,怎麼他對自己的妻子反而像是在挑逗一個一夜情的對象?

    她抬起雙臂抵住了他的胸膛,抗拒他的靠近,才發現他放開了一只手,但不是為了給她自由。

    沐雁陽輕擰了擰妻子小巧但尖挺的鼻尖,說真的,他的妻子真的長得十分標致,雖然脾氣差了些,不過,失去記憶的她,似乎不再有過去盛氣凌人的模樣了。「夫妻本就該同床共枕的不是嗎?」他傾身,在她耳邊以氣音說著。

    這動作惹得藍曉甄呼吸急促,她可以感覺得到他的臉埋入她的肩窩,她可以想見他接下來的親密行為,但他卻在接觸到她的肌膚之前停住,然後拉開身子,滿足地看著她被挑逗得心跳加速、臉泛潮紅。

    「你身上都是醫院的消毒水味,你先梳洗梳洗準備吃午餐,我們今晚再繼續吧!」

    沐雁陽離開後,藍曉甄還像被點了穴一般,完全無法動彈。

    今晚?今晚她要以張麗媛的身分讓他擁抱嗎?

    說真的,藍曉甄對沐雁陽是有著期待的,但她仍不免心頭酸澀的想起,在他的認知中,他抱著的人,是他的妻子張麗媛。

    重新開始?是啊!藍曉甄看著全新的自己,對她來說的確是重新開始,但她能當自己是張麗媛嗎?當自己是那個曾經痛恨著的人……

    沐家人對張麗媛很好,是藍曉甄從沒感受過的和樂家庭氣氛,但她看得出來,奶奶對婆婆似乎很不滿,常常無視她的存在。

    對于沐家的狀況,藍曉甄只覺得詭異。

    她的新婆婆蘇嫣容,是個看來溫婉賢淑的女人,不但說話聲音溫柔又輕聲細語,對待她更是和藹可親,而她的新老公沐雁陽,在她的認知里,是個十分有名氣的企業人。

    鼎亨這間建設公司,是全台列名前二十大的企業之一,沐雁陽除了投資眼光精準,在一些原是不起眼的地段投資了新建案,最後都為鼎亨賺進了不少利潤外,由他主導企劃的建案,都比其他同地段的建案提早完售,而且售價還比同地段的建案高了一成。

    雖然沐雁陽不是鼎亨董事長沐雲鋒的親生兒子,但沐雁陽如此的優秀,進了沐家,對沐雲鋒來說,應該是一個讓他覺得驕傲的兒子才是。

    可是蘇嫣容及沐雁陽在家里,似乎沒有應該有的地位,整個午餐時間,沐老夫人都親切的跟她說話,卻沒給過蘇嫣容及沐雁陽一點好臉色。

    而沐雲鋒當然不可能在家里吃午餐,事實上若不是她過敏住了院,沐雁陽此時也應該在公司的,所以藍曉甄至今還沒見過她的公公。

    午餐過後,沐老夫人讓人為她送杯清茶上樓後,就逕自回她的房間去了,沐家人各自有各自的生活,除了用餐時間,幾乎很少聚在一起,沐老夫人自己的房間就有一個很大的陽台,一樓更有一座專屬的小花房,沐老夫人平時不是在花房里,就是在自己的房里。

    在沐家,主子對藍曉甄好,佣人們自然也不敢怠慢她這個少奶奶,但唯有一個老廚娘,管媽,她是例外。

    午餐過後,沐雁陽就回公司去了,看見婆婆親自收著餐桌,藍曉甄自然上前幫忙,沒想到管媽看見她在收拾,竟然上前搶過她手上的空碗盤,冷淡的說︰「少夫人剛出院,不勞煩少夫人了,我跟夫人來收就好。」

    有媳婦看著婆婆收拾的道理嗎?但藍曉甄看著管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實在不敢靠近。

    避媽俐落的收好剩菜,然後就拿著一個塑膠籃來把空碗盤全放進去,雖然她口中說的是她與蘇嫣容來收就好,但她也沒讓蘇嫣容動手,就逕自處理好了一切。

    蘇嫣容只是對藍曉甄笑了笑,要她不要在意管媽,接著拍了拍她的手,就跟著管媽進廚房去了。

    藍曉甄看著這怪異的一切,心里想著,大概管媽是老僕了,在沐家敢不看主子臉色吧!不過看她對蘇嫣容恭敬的樣子,藍曉甄想,張麗媛肯定是做過什麼事情得罪了管媽,才會受到管媽這樣的對待。

    不過這事藍曉甄沒放在心上,只想著等過段時間管媽發現她跟張麗媛不一樣,態度或許就會改善了。

    那一夜,藍曉甄沒等到沐雁陽進她的房,事實上,直到隔天吃早餐時,沐雲鋒問了沐雁陽前夜是不是晚歸了,沐雁陽才回答跟客戶去應酬,回來時很晚了,接著回頭對她解釋,怕吵到她,所以睡在自己的房間。

    沐雲鋒只是看了沐雁陽好一會兒,丟下一句話,「你該收斂了,丈夫該盡的責任,你也該完成了。」

    藍曉甄不解,只是看著沐雁陽拿著筷子的手頓了頓,神色一僵,點頭說「是」。

    這是父親與兒子的對話嗎?倒像上司在交代下屬工作一般。

    而且什麼叫丈夫該盡的責任?藍曉甄自認為沐雁陽對她很好,難道在公公的眼中這樣還不夠?她又望向蘇嫣容,發現她的臉上盡是擔憂,看著兒子也吃不下飯,最後,她看不過去,放下碗筷,挽住了沐雁陽的手。

    「爸,別這樣罵雁陽,我會心疼的,他哪兒沒盡到做丈夫的責任了,雖然之前的事我不記得了,但我住院的那一晚,他都在病床旁邊陪我、安慰我,還買早餐給我,親自喂我喔!做老公的這樣就很難得了不是嗎?」她這位新公公可沒對婆婆這麼溫柔。

    沐雲鋒嚴肅的表情因為媳婦的話緩了下來,說了句「那很好」之後,就沉默的繼續吃起他的早餐。

    沐雁陽對于妻子釋出的善意十分不習慣,只是向來很排斥她的自己,今天不知道為了什麼,見她挽著他,竟也沒有想收回手臂的念頭,反而還因為她目的完成放開了他的手,而覺得有些悵然若失……

    藍曉甄來到沐家沒幾天,就是沐老夫人的八十大壽,藍曉甄當然是不知道的,直到一個自稱是沐雁陽特助的男人捧著一大一小兩個紙盒出現在沐家。

    「送我?」藍曉甄看著那兩個打上緞帶的禮物盒,沐雁陽為了什麼送她禮物?

    「是的!總經理說夫人應該不記得今天晚上是沐老夫人的八十大壽壽宴,肯定忘了治裝,所以他親自為夫人挑選了一套小禮服及一雙鞋子,讓夫人可以穿著出席。」徐晏之說道。

    「就算我忘了也不需要治裝吧?張麗媛她……我是說,我的衣物間里滿滿的都是衣服,隨便挑也有得穿。」

    在沐雁陽身邊待久了,堪稱泰山崩于前都能面不改色的徐晏之,臉上的表情還是有一瞬間失守,但隨即恢復如常。總經理說過了,夫人現在失憶,跟過去很不一樣,叫他要維持他的專業。

    「總經理當然知道夫人的衣服很多,但這是他第一次送夫人衣服,是他的心意。」

    第一次嗎?不知道為什麼,听到張麗媛沒收過沐雁陽送的衣服,她就壞心地覺得得意,于是收下了兩個紙盒,「幫我謝謝雁陽,那今晚的晚宴在哪里舉辦?」

    「總經理公司還有事要忙,不能回家來接夫人,所以他派我過來,下午五點半,我會準時來接夫人及董事長夫人到宴會會場去。」

    「那奶奶呢?」

    徐晏之的臉上不著痕跡的輕輕抽搐了一下,幸好,他還不用去服侍那個討人厭的老古板,「沐老夫人有她專屬的司機,我只要負責好兩位夫人的安全就好。」

    「我知道了,你趕快回雁陽身邊幫他吧!雁陽既然這麼忙,我就不擔誤你太久了。」

    徐晏之的臉色再波瀾不興,還是因為這句話挑起了眉,這還是那個曾經到公司大吵大鬧,說總經理都沒關心過她的總經理夫人嗎?看來失憶也不是沒有好處嘛!

    稍晚,在冠蓋雲集的沐老夫人壽宴宴席上,沐雁陽一直體貼的陪在藍曉甄身旁,提醒她該主動向誰打招呼,也在有人上前寒暄時,先一步悄悄在耳邊告訴她來的人是誰。

    藍曉甄很感謝沐雁陽沒有丟下她一個人,否則在這全然陌生的環境里,她一定會嚇得不知所措。

    但終究沐雁陽也有自己相識的人需要招呼,當徐晏之上前來告訴他有許多和鼎亨生意上有往來的公司代表正在找他時,沐雁陽不得不放下藍曉甄自己前去應酬,本也可帶著藍曉甄一同前往,但藍曉甄今晚實在記不住更多名字了,于是她只要沐雁陽陪她到會館的陽台外後,就讓他獨自離開。

    因為已經夏末,所以即使離開了吹送著空調的會館宴會廳來到戶外,仍然不覺得燠熱,藍曉甄深呼吸了一口氣,會館里的場面實在搞得她又累又乏。

    「麗媛……」

    這個聲音,藍曉甄怎麼樣也不會錯認,是那個不顧她的意願,狠狠的傷害了她身體的男人,她轉過身,果然看見了他。

    這個世上她痛恨的人,一是張麗媛,另一個,就是眼前她只嫁了一天的男人,連嶼熙。

    就是他,奪走了她最後活下去的動力,他奪走了她的一切,包括她的尊嚴。

    「麗媛,你一來我就看見你了,你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來,是在等我嗎?」

    藍曉甄本可以不理他甩頭便走的,但她還是留了下來,因為她想知道一件事,她如今在張麗媛的軀殼里,那張麗媛呢?會不會與她交換了?

    「麗媛,怎麼不說話,我听說前幾天你因為花生過敏緊急送醫,你還好吧?」

    「你離我遠一點就很好。」藍曉甄退著身子,跟他保持著最遠的距離,「我失憶了,現在什麼人都不認得,我不知道你是誰。」

    「麗媛,我知道你在氣我跟曉甄結婚,但她已經死了,我又是自由身了。」

    死了?所以,她雖然借了張麗媛的軀體重生,但張麗媛卻沒有同樣的境遇是嗎?

    「你的老婆才剛死,你就來勾搭我這個人妻?」

    「麗媛?」

    「她應該還尸骨未寒吧?」

    「她死後第二天我就把她火化了,像她這樣剛進門就輕生的女人,不吉利。」

    她竟然如此草率的被火化了?藍曉甄冷笑著,原來她在連嶼熙的心中,真的如此不值。

    看著張麗媛露出冷笑,以為她還余怒未消,連嶼熙接著解釋,「麗媛,我娶她只是為了跟你嘔氣啊!沒想到你居然完全不阻止我,這能怪我嗎?」

    「既然娶了,你就該對她負責,她在法律上是你的妻子。」

    「她本來就是孤兒,娘家的親戚不在乎她,我更不在意她是死是活,她只是我用錢買下的,她的家人得到報酬了,她也不吃虧。」

    不吃虧?得到報酬的是她的家人沒錯,但她從不認為自己住了十八年的地方,可以稱為家。

    藍曉甄听不下去,只想遠離連嶼熙,她才剛轉身,他卻扣住了她的手不讓她走,「麗媛,我以為我們說好了不是嗎?你為什麼又對我這麼冷淡?」

    藍曉甄甩開了他的手,頭也不回的走回宴會廳,現在的她不再是連嶼熙的所有物了。

    藍曉甄克制著自己還在發抖的雙臂及雙足,告訴自己,連嶼熙再也傷害不了她了,她現在是沐雁陽的妻子,是張家的千金,再也沒有人敢瞧不起她。

    雖然藍曉甄一得知自己軀殼的下落便甩開了連嶼熙,但這一切還是被暗處的一個男人目睹了。

    沐雁陽握緊拳頭,憤怒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原來,都是從這一夜開始的啊……

    「總經理。」他身邊的徐晏之看著沐雁陽,不相信總經理眼見自己的妻子「疑似」出軌,會沒有進一步的舉動,他在等待沐雁陽的命令。

    「晏之,幫我調查一件事。」

    「是的,總經理。」

    「幫我查一個人,藍曉甄,她是連嶼熙剛過世的妻子,我要知道關于她的生平,以及什麼時候舉辦喪禮?」

    總經理想調查的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另一個女人?這下徐晏之真的糊涂了,「是的。那夫人……不查嗎?」

    「她?」沐雁陽淡淡的笑了,「她的事我另有安排,現在藍曉甄的事要緊。」

    「好,我明白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谢谢

TOP

3q

TOP

謝謝

TOP

謝謝分享
夏天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