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葉雙《夫君,哪裡跑》[童養媳之二]


出版日期:2010-03-12


人人都說聶紫相天資過人,過目不忘,二十出頭即官拜左相,
風度翩翩、際遇非凡的他,不知多少旁人欽羨仰慕,唯獨……
老天不知為何塞給他一對愚母痴父,說什麼為了消災解厄,
竟听信江湖術士黑白講,替他娶個八歲女娃童養媳?!
他一個身強體健的男子漢,難不成要來個十年育妻養成計劃?
又不是扮家家酒,這麼小的娃兒,看了都倒盡胃口啦!
不過這小娃兒年紀輕輕口氣倒不小,滿口仁義道德,
老子擺明了不想娶進門,還膽敢訓他背信忘義哪里跑?!
好呀,看她古靈精怪,長相靈秀,幾經雕琢搞不好驚艷四座,
反正這會兒他正想拚事業,拈花惹草總是有礙發展,
不多不少,就給十年!要能教他回心轉意,就是一輩子結發,
不過……若十年一到,他倆還是貌合神離,
別怪他放妻書上大筆一揮,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他聶紫相什麼大場面沒見過,就看這倔娃兒要怎麼出招!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一方小小的紅蓋頭,掩住外頭所有事物。

    小小的人兒不安的絞扭著自己的十指,耳邊僅有一片空寂。

    好像……不該是這樣的!

    她記得成親應該是挺熱鬧的事兒。

    街頭的李叔成親時,他們那條街熱鬧得快把屋頂給掀了,完全不似今夜這般寂靜無聲。

    沉沉的鳳冠,壓得她頸項既重且疼,但喜娘的話,她可不敢忘去丁點,坐得正才會得人疼。

    夫家若是疼她,自然也會對她的家人好。

    當初之所以會自願隨慕伯伯離開親人,最主要的原因,不就是希望能藉由自己的出嫁,替那些吃不飽、穿不暖的弟妹們,謀一條生路?

    無論如何,她都要得到聶家人的疼愛。

    「咦?」

    听見房門被推開的聲音,隔著大紅色的頭巾,柴書南看不清喜房里的景象,隱約只瞧見一個人影正在晃動著。

    那個人,應該就是她的夫君吧!

    柴書南不由自主緊張起來,渾身上下都繃住了,僵硬得宛如一座雕像。

    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腦中還來不及理出頭緒,掩面的紅巾卻已被人猛地挑開。

    突如其來的燭光映入她雙眸,讓她不自覺眯起眼,轉瞬穩住心神,定楮一瞧,一張面如冠玉的俊秀臉龐躍入眼簾。

    真是個好看的人呵!

    年紀尚輕的柴書南還不懂「羞怯」兩字怎生書寫,心里覺得好看,靈動的雙目也就一瞬也不瞬地瞅著。

    突然間,少年手中的一柄扇子,刷地張開扇面,自恣的搖著,他不言不語,一雙如墨般漆黑的眸子,直盯著她打量。

    四目膠著,一個十五,一個八歲,青澀的少年與靈秀的娃兒兩兩相望。

    終究沉不住氣,柴書南那紅潤的菱唇緩緩開闔著。

    「你是聶紫相?」

    「嗯。」

    「我是柴書南。」迎著他那依舊炯然的眼光,柴書南怯生生地報上名字,她繼續揚著細軟的音調問道︰「那以後咱們是夫妻嗎?」

    聶家上上下下都是這麼說的,尤其聶夫人,每每一望見她就眉開眼笑,總是媳婦兒、媳婦兒的喊個不停。

    「不!」

    聶紫相面無表情、毫不猶豫的回答,出乎柴書南意料之外,讓她結結實實不知所措的愣住。

    「呃……」巴掌大的臉兒刷地沒了血色,柴書南張口結舌,被他這「不」字嚇壞了。

    他想要趕她出去?

    如果,她被趕走了,那麼爹娘和弟妹們,不就又要餓肚子了?

    「那……那……」雖然打小就聰慧靈巧,但終究是個愛嬌的小姑娘,面對這種狀況,柴書南著實慌了。

    她可沒忘記媒婆嬤嬤的諄諄教誨,要她想盡胳法也要待在聶家,這樣她的家人才能過上些舒心的日子。

    要是她在成親這天,就被人趕了回去,那爹娘和弟妹們要怎麼辦?

    腦海不由自主浮現小弟在餐桌上,瞧著難得出現的白米飯時,那種饑渴的神情……

    不成!她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柴書南也顧不得頭上那沉重的鳳冠,小小的身子驟然自榻上跳起。

    短短的腿兒努力邁向已經高她許多的聶紫相身前,她仰首望著他。

    「我是你的妻子,你不可以趕我走,我爹娘說,做人應該信守諾言。」

    瞧瞧,眼前的小不點竟然在教他信守承諾?

    可笑!

    「如果,我一定要趕你走呢?」

    即使口中說著這種無情的話,聶紫相臉上漾著的依然是令人難解的迷人笑容。

    「這……」柴書南語塞,睜大靈動的眼,好半晌說不出話來,心一急,水氣倏地在她眼底積累,不一會水光滿盈,彷佛隨時會滴落似的。

    「你不可以……你不知道我爹娘和弟妹們會餓肚子?他們想上私塾,想過幾天舒心的日子,不然你……你以為,我什麼要孤零零的嫁來這陌生的地方,你以為和你成親很好玩,我不害怕嗎……」

    一串的咕噥,那委屈的模樣直教聶紫相眉頭緊鎖。

    她委屈,難道他就不委屈?

    打小,對任何書冊或事物幾乎過目不忘的他,一直深信自己將來絕對不凡,可從沒想過年紀尚輕的他,竟因為江湖術士的一句話,就得娶她

    要不是他娘親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纏磨著,再加上他那向來寵妻寵到不象話的爹冷眼一瞪,揚言若是不成親,就不再替他請師傅,也不再供他讀書,他這才不得已屈服。

    現在這丫頭,卻說得好像自己是天下最委屈的人似的。

    呿!

    「反正不管怎麼說,你都不能趕我走,我是你的妻子……」淚眼依然婆娑,憂心的柴書南索性耍起賴來。她不顧聶紫相的冷眼,直接握住他的手,大聲宣告。

    那一副她說了算的模樣,倒是讓聶紫相開了眼界。

    仗著人高馬大,他輕易的掙開柴書南的小手,但她偏不死心,忙不迭地又纏上他的手臂。

    可惡!如果可以,他真想將這個纏人精甩到天邊去,只不過……

    一想到娘親的淚眼,聶紫相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這麼做。

    但,可別以為他就這樣屈服了,聶紫相轉念一想,索性蹲下身,與幾乎被一身鳳冠霞帔淹沒的柴書南平視。

    「我不想要,你非得要,不然……」聶紫相笑得詭譎。「咱們來個約定吧。」

    「什……什麼約定?」她可憐兮兮,抽抽噎噎的問道。

    「如果十年內,你能讓我親口承認你是我的妻,咱們就做夫妻,若不能,那咱們各走各的,但該給你家的照拂,我保證不會短少。」

    「這……」似懂非懂的想了想,即使年紀很小,但柴書南卻可以感覺到聶紫相的認真。

    她不是已經嫁給他了?

    為什麼還非得這麼做?

    她小小的腦袋瓜兒里滿是疑惑,好半晌都不知該怎麼回應。

    「你若不答應,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趕出去——」眼見她還在猶豫,聶紫相驀地瞪大眼,出言恐嚇眼前的小不點。

    「不!我答應、我答應……」

    雖然不太理解他的想法,可答應了,至少能為家人換來十年的安適生活吧。

    「那好,咱們就這麼說定了。」

    短短的幾句話,為他換來十年的舒心時光,雖不甚滿意,但已足夠——等到十年後,這丫頭不再那麼容易哭哭啼啼時,他再來徹底解決這件荒謬的親事!

    一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聶紫相旋即不耐的腳跟兒一旋,轉身就要離開他們的新房。

    「紫相哥哥,你要去哪?」

    「書房!」

    有人在新婚之夜去書房的嗎?

    柴書南嘟起小嘴兒,還來不及說話,門已被重重闔上。

    她望著門扉,再轉頭瞧了瞧那幾乎在夢里才能見到的柔軟床被,誰勝誰負已成定局。

    不管三七二十一,她三步並作兩步鑽進那宛若雲絮般綿軟的被窩里,才一眨眼工夫,已經沉沉睡去……

    只要不被趕出去,那就可以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同樣的戲碼幾乎天天在聶府上演,只見丫鬟們不管怎麼喊,就是喊不出柴書南那嬌小的身影。

    彷佛被那迭聲的呼喚吵得不耐煩了,原本緊闔的書房門豁地被人拉了開來。

    「大少爺」

    被那冷眼一掃,原本急著找人的丫鬟們,全都像中了定身咒似的,渾身僵硬,動彈不得。

    「是誰讓你們在這兒雞貓子鬼吼鬼叫的?」冷冷的嗓音不疾不徐,聶紫相雖然怒氣未現,但硬是讓人感到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

    丫鬟們個個苦著一張臉,若非夫人因為突然有訪客,讓她們無論如何要在最短的時間找出少夫人,她們又怎敢在大少爺的院落里嚷嚷?

    「大……大少爺,我們……」

    她們試著要解釋,可是手捧書卷的聶紫相只是眸光一轉,一干婢女就全都嚇得噤了聲。

    只要在這府里頭待夠久的丫鬟都知道,在這聶府之中,冷峻嚴肅的聶老爺不恐怖,柔情似水的夫人也是待僕如親,真正令人摸不著脾性、不由得心生畏懼的,反倒是眼前這位總讓人瞧不出喜怒的大少爺。

    「找少奶奶做啥?」

    這幾年,聶紫相因為貴妃姊姊和爹親的關系,早早進入廟堂為皇朝效力,雖然年紀輕輕,但憑著過人的才能,如今已官拜左相。

    也因為勤于政事,所以幾乎沒有放一丁點兒心力在柴書南的身上。

    一年見的唯一一次面,是過年時全家一起圍爐守歲的時候。

    想到這里,聶紫相的眉頭更皺了些,似乎被一些突如其來的思緒給困住。

    「夫人特地交代少奶奶,今兒個潘將軍一家人要來府中作客,所以要少奶奶作陪。」

    「作陪?」听到這兩個字,聶紫相的眉頭攏得更緊。

    那姓潘的來干麼?

    再說娘是胡涂了嗎?那姓潘的來家里作客,犯得著要柴書南作陪?

    心中的疑問愈多,聶紫相的臉色就愈沉,他的臉色愈沉,本就已經嚇得發顫的丫鬟們,更恨不得能長對翅膀,有多遠飛多遠去。

    「那少奶奶呢?」

    話甫出口,聶紫相身子微微一震,對自己這一追問,也感到有些詫異。

    十年的光陰,他幾乎不曾在乎過她的去留,有時候……他甚至希望她能看清這聶家終究不是她最後的歸宿,主動離去。

    因為不在乎,所以對他來說,柴書南存在的唯一影響,不過就是一雙筷子、一碗飯的差別罷了!

    「奴婢……奴婢不清楚!」听到主子那破天荒的問題,蕊兒微微一愣,顯然完全沒料到聶紫相會有此一問。

    這府中上至老爺、夫人,下至婢女、長工和小廝,哪一個人不知道,大少爺打從心底視少夫人為無物。

    平時,只要少夫人不闖禍,少爺絕對不可能會在意少夫人的去向,更不會想知道她去了哪里。

    所以這麼一問,倒真是稀奇了。

    「怎麼,我不能問她上哪去嗎?」原本,不過是順口一問,但見蕊兒那活見鬼似的表情,聶紫相有些不悅的反問。

    他從來不是一個會與下人計較的主子,但偏偏方才讓外頭這麼一陣嚷嚷,被打斷思緒的他早已不悅,既然沒了心思在正事上,那麼花點時間來探究這下人的眼神,調劑一下也不為過吧。

    「少爺當然可以問,不過您問了……奴婢也不曉得該怎麼回答。」她方才明明就說了,幾個丫鬟之所以會在院子里大聲嚷嚷,就是要找失去了蹤影的少夫人嘛!

    「那她可能去哪?」

    蕊兒低下頭,無奈的聳了聳肩,這是她唯一能給聶紫相的回答。

    這些年,少夫人因為被少爺冷落,夫人總是心疼少夫人所受的委屈,所以從來不曾限制她的行動,要去哪兒甚至不用交代,就可以出門了。

    要不是這樣,怎會累得她們這些丫鬟,三天兩頭在宅子里四處胡亂的找著。

    望著眼前這些丫鬟的腦勺兒,聶紫相知道自己此時追究這些很沒意思。

    畢竟,柴書南不過是他名義上的妻子,對他而言,她更像是一個在聶家借住的客人而已。

    他壓根就不用、更不會在意她的去處,但也不知道是打哪兒來的好奇心,聶紫相竟然再次出乎自己意料地追問。

    「那你們總知道她平素喜歡去哪兒吧?」

    聞言,幾個平時伺候柴書南的丫鬟全都面露難色,顯然對于柴書南的去處都心知肚明,只是沒人敢說。

    「你說……」既然大家都面面相覷,聶紫相只好指著蕊兒要她說。

    「您說,少夫人呀?她、她應該是上街去逛逛了。」

    「嗯……」聶紫相眯起了眼,意味深長的應了聲。

    一听就知道是護主心切的搪塞。

    原本聶紫相也只不過是心血來潮隨口問問,偏生丫鬟們那種閃躲的態度,反讓人覺得另有隱情。

    「看丟了主子,是該受罰吧!」聶紫相狀似自言自語,但警告意味十足。

    蕊兒見狀,心中暗叫了一聲糟。

    她這個好主子啊,何時不開溜,偏選在今日,不但聶府上下勞師動眾,還驚動向來不在乎主子去留的少爺。

    「我看,就輕罰減俸半年好了。」

    他此話一出,幾個丫鬟全嚇白了臉。

    半年?那可是十幾兩的銀子耶!

    對聶家這種大戶人家興許沒什麼,但對她們這些必須負擔家計的丫鬟們,可是筆不小的數目。

    「少爺,少奶奶平常喜歡去後山采藥。」

    重罰之下必有屈服之人,聶紫相可是深信不疑,所以才會眼也不眨的罰俸,果不其然,丫鬟中有人沉不住氣地開了口。

    蕊兒回頭狠瞪那「賣主求生」的丫鬟一眼,才想為少奶奶求情幾句,可誰知這一轉頭,眼前哪里還有半點人影啊!

    這下可慘了!

    愛里上上下下誰不知道後山可是聶家禁地,任何人未得家主允許,不得入山。

    唉!少爺一直愁著不知要怎樣將她家主子給趕出府,現在倒好了,正好給了他一個好理由。

    哇……

    一見眼前那霧氣氤氳的水池,柴書南原本還凝著的小臉,頓時漾出一朵朵笑花,那動人的笑,將她白里透紅的雪肌,襯得更加明亮可人。

    柴書南隨手撥開成簇茂盛的草叢,一溜煙竄進被草遮掩的山洞里。

    這兒可是她的秘密處所,每當她心里有任何不快,都會跑到這兒來,泡泡這讓人通體舒暢、肌膚滑嫩的溫泉。

    此處算是聶家地界,也因為是聶家禁地,所以鮮有人跡。

    就因為這份篤定,柴書南頂著料峭的春寒,渾身上下褪得只剩下艷紅的肚兜和褻褲,噗通一聲便跳進煙霧彌漫的池水中。

    那水溫令人渾身暖適,銀鈴般的笑聲驀地逸出,她抬手灑弄著水花,讓水珠在春陽的照射下,發散出一道道美麗的水光。

    她笑想,還真不知聶家的老祖宗們怎恁般想不開,放任這片讓人神往的後山荒廢,真是暴殄天物。

    或許反該感謝老祖宗們的英明睿智,才讓她能夠無拘無束獨佔這座後山,恣意享受這完全不經人工雕琢的美景。

    「嗯……」一聲心滿意足的長嘆再次從她口中逸出。

    柴書南閉上了眼,心卻怎麼樣也不似以往那樣安定。

    冷不防的,她的耳際響起昨夜婆婆同她說的話——

    南兒,其實娘真不舍得做出這樣的決定,可眼瞧紫相那孩子像吃了秤坨鐵了心似的,怎樣也不肯瞧上你一眼,同為女人,娘真的心疼你,打你進聶府來後,娘就將你疼入心坎兒里,待你像待自己的親女兒一般,娘真的舍不得你再這麼虛擲年華,所以娘決定,替你找著一門好親事,把你風風光光的當女兒嫁出去……

    那向來溫婉和善的婆婆就這麼握著她的手,言真意切的說出這番話,她本來以為那不過是一時的情緒,可誰知道,今兒個她卻听到娘真的去潘家下了請帖,她甚至還听說,婆婆已經親筆撰寫放妻書,讓人送給公務繁忙的聶紫相。

    柴書南還不曉得她尊貴的夫婿是否已簽下放妻書,可如今婆婆竟這般大剌剌邀請潘家公子過府一敘,當下她才明白聶紫相的娘這回是認了真、鐵了心。

    她不由得猜想,興許聶紫相真的毫無半點猶豫,就簽下放妻書……

    幾年的夫妻情緣,難道就這麼盡了

    這樣的臆測,讓她一時慌了、亂了,完全不知該怎麼辦,所以她只好逃。

    她得一個人好好想想,自己該怎麼辦?

    雖然聶紫相從來不願多瞧她一眼,可打從嫁進聶家那天起,她就一直認定,自己這輩子都是聶家的人。

    偏偏那聶紫相總視她為無物,才會惹得疼她的婆婆,竟異想天開要將她另嫁他人。

    娘看起來雖然溫柔可人,但蠻勁子一來,什麼事都管不著,就像這回要替她另覓夫家,婆婆就完全不顧聶家的顏面,更不怕外界流言蜚語,只為了替她找到幸福。

    這一切麻煩,不都源自聶紫相?

    可惡,那個驕傲的男人,究竟在拿什麼喬?

    包可惡的是那個潘文風,也不知在想些什麼,明知她還是聶家的媳婦兒,卻還赴約上聶府,也不曉得心里頭究竟在盤算什麼。

    這兩個該死的男人——

    想到這里,柴書南心煩意亂,心浮氣躁。

    真是愈想愈氣,泡在溫泉水中,加上心思躁動,原本愉悅的心情益發沉重。

    突然,耳際傳來一聲異響。

    柴書南驀地睜大圓眸,一雙美目警覺地探向四周,不瞧還好,一瞧,方才僅存的一點獨處自適,轉瞬間消失無蹤。

    背脊的寒毛根根豎起,豆大的冷汗猛地自她額際滑落。

    那……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森白尖銳的利牙,墨黑噬人的眼神,究竟是什麼時候,冒出這麼一只簡直要比人還大的狼啊?

    我的媽啊!

    盡管柴書南努力要自己爭氣別怕,可即使身子泡在溫熱的泉水,卻還是不由自主宛若秋風之中顫落的枯葉。

    她可以躲在水底嗎?狼會泅水嗎?

    如果她死在這兒,會有人為她傷心嗎?

    無數疑問頓時在她心底堆棧纏繞,柴書南也不明白自己為何在這關口還有心思想這些,諷刺的是,這些問題幾乎就在同一刻有了答案。

    娘應該會傷心吧?

    爹也會因為娘的傷心而攢眉,她想唯一不但不難受,甚至還慶幸的人,就是聶紫相了!

    他應該慶幸,自己終于擺脫她這個硬被塞到他身旁的麻煩吧!

    狺狺嘶吼,眼看那匹黑狼就要逼近池邊,它鼻端噴出的氣息,彷佛能拂上她的嫩頰。

    「你……你別過來,娘總說我渾身長不了幾兩肉,不好吃的……若吃了我,鐵定會後悔的……」

    緊張到幾近胡言亂語,柴書南只差沒有戳戳自己縴瘦的手臂,好證明自己所言不假。

    「狼大哥,我真的不好吃啦,我告訴你誰比較好吃,那個聶紫相貌似潘安,看起來就是一副很美味的模樣,這樣吧,你放過我,我去替你想辦法,把人給拐來讓你飽餐一頓,成嗎?」

    柴書南既害怕又緊張,尤其當那頭狼的頭好似要從水面上伸到她的身前,更是嚇得魂飛魄散,水池里的她已經退無可退,整個人只差沒縮成一團球。

    她要是真這麼死了,多不值得啊?

    雖說嫁了人,可從沒嘗過夫妻間的魚水之歡,每每在和幾個閨中密友的聚會之間,她總听說那滋味可真是銷魂呢!

    都怪那個該死的聶紫相,如果她真的就這麼香消玉殞,這個遺憾絕對要由他來負責。

    緊閉雙眸,柴書南嘴中念念有詞,那模樣可笑地活像是在念咒似的。

    突然間,淒厲的狼嚎忽地一起,柴書南當那是要將她生吞活剝的前奏,嚇得牙關打顫,心一慌,口中更是念念有詞地數落。

    「你叫啥叫啊,我都沒叫救命了,你倒是殺人的喊救人啊?不如這樣,咱們來打個商量,你也別叫了,直接掉頭走人,明兒個我一定殺豬宰羊來酬謝你……」

    「你倒真是該叫救命——」

    突然間,一記低沉好听的嗓音破空而至,那聲音隱約夾帶著一股怒氣,卻讓柴書南以為是因為瀕死而產生幻听。

    「他怎麼可能出現在這里?那個眼底心里只有朝政大事的男人,哪有可能走到來這片荒郊野地?」

    即使泉水再熱,柴書南的心卻因為進退不得的窘境,愈發寒冷。

    腦海中倏地浮現一抹昂藏的身影,即使平時只敢躲在一旁偷偷瞧著,但記憶卻依然清晰得令她感到意外。

    「你沒事究竟跑到這兒來干麼?」

    聶紫相眉頭深鎖,盯著端處于煙霧之中的人影,對她向來總是沉默的他,忍不住地開口數落。

    「我……」听到那問題,柴書南想也沒想,開口便要回答,但一個念頭猛地襲來。

    幻听不可能這麼清晰真實吧?

    杏眼圓睜,當那頎長的身影映入眼簾後,柴書南直覺自己不但有幻听,還有幻覺。

    但……怎會是他?

    她對他,只有滿肚子的不解和埋怨,要不是他,她又怎會一個人跑到後山,還被那頭大黑狼給盯上。

    現在她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聶紫相!

    在蒸騰的白霧里,向來有過人視察力的聶紫相,察見柴書南那張小臉上的神色轉變。

    從她眸中漾漾的怒氣,他幾乎可以肯定這個丫頭正在腹誹他。

    「你來這兒做啥?」

    柴書南鼓著腮幫子,堅持相信自己看到的是幻影,緊抿著唇不肯作聲。

    「你知不知道,剛剛差點兒成了那頭黑狼的腹中物?」

    順著聶紫相的眸光,她瞧見方才還在齜牙裂嘴的巨狼,如今已倒在草堆里奄奄一息。

    一顆原本充滿恐懼的心終于平靜,不過心一定,一股怒氣又瞬間涌上心頭。

    他憑什麼用那種居高臨下的眼神睥睨她,好像她有多無知似的。

    他怎麼也不想想今天會差點成為巨狼的盤中飧,還不是因為他?要不是他的視若無睹,向來疼她的婆婆,需要忙不迭地替她另覓夫家?她又何需心煩意亂的躲在後山,成為大黑狼的獵物?

    這一切追根究柢,都是因為他!

    柴書南圓睜的眼破天荒的狠瞪回去,四目相接,對聶紫相炯炯的目光不閃不避。

    「我會不會被大黑狼兒拆吃入腹,又關你啥事?」柴書南態度一向恬靜可人,可現下的她收起笑容,扳起臉色,那模樣倒也冷冽地駭人。

    被她這席話一堵,向來高高在上的聶紫相,一時難以接受。

    一直以為,她是個沒脾氣的丫頭,在成親的頭幾年,她就像是個傻氣的娃娃,總是逮著了空子,就在他身邊跟前跟後的。

    那時,只要他一句話,不論何事,她都會拚了命完成。

    只為了能讓他開口稱贊,即使只是微微地點頭致意,她都可以手舞足蹈好半天。

    那時的她不會有這樣的眼神,更不可能像如今這般對他怒目而視。

    「你會不會被啃得只剩一堆白骨,自然不關我的事,但你身為聶家的一份子,卻違背老祖宗的家規,擅入後山禁地,就不得不管了。」

    「我……」從理直氣壯到氣虛只不過一眨眼時間,柴書南在意識到自己一直保守的秘密終于露餡後,一臉不知所措。

    「怎麼,知道怕了?」

    趁勝追擊一向不是內斂的聶紫相平時的處事之道,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方才發現她的目中無人時,一股想教她俯首稱臣的渴望,猛然襲向他。

    「誰……怕啊!」柴書南聲音怯怯地回道。

    其實還真有點怕呢!

    雖然聶紫相總不認自個兒是他的妻,但她早就將聶府當成她的家。

    她分享了他的爹、他的娘,他的姓氏和一切,除了無法分享他的心之外,她真的覺得待在聶家還算如意。

    如果他願意接納她,她絕對誠心誠意一輩子待在聶家。

    可偏偏他就是不肯,難道她柴書南就那麼不值?

    想到這里,那股怨氣再起,她完全忘了泡在水里的自己只穿著肚兜和褻褲,豁地從池中站起。

    玉臂一伸,縴縴食指使盡吃奶的力氣,點上聶紫相偉岸的胸膛。

    「你說,我究竟是哪兒得罪你,讓你從我進門那天起,就瞧我不順眼?你知不知道,要不是因為你,我需要三不五時就闖來杳無人跡的禁地,只為暫且忘去你帶給我的煩憂?」

    如果沒有這個可讓她喘息的地方,她早就瘋了!

    柴書南愈說愈激動,一張嬌俏的臉龐早已被怒氣染得通紅。

    「呃……」

    啞口無言!

    向來辯才無礙的聶紫相,望著這樣盛怒的柴書南,他從未見過這樣的她,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尤其最令他震驚的,是那突然展現在眼前的旖旎風光……

    他知道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不該看,但一雙炯炯目光卻不由自主停留在她身上。

    「那個……那個……」

    他想開口提醒,可為顧及柴書南的顏面,又不知道如何啟齒。

    最後,當一陣微風拂過,那原本還能勉強遮住她身軀的氤氳逐漸褪去,他索性背過身子,直接提醒道——

    「你只穿著肚兜……」

    「你管我穿什麼,我……」柴書南氣得張口就要回嘴,但一陣微風拂過她的身軀,當那股涼意襲來,冷不防地低頭往下一看……

    「啊——」

    一記驚叫頓時震天價響直穿雲霄,那一叫,只差沒有震穿聶紫相的雙耳。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TOP

ㄛㄟㄟ
:))

TOP

Thx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TOP

Thx
Hello beauty!!

TOP

thx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