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顏依依《媒婆變老婆》[漫漫追妻路之三]


出版日期:2013-12-13


  這男人長得這麼俊美,又有個性,卻是個同志,真是太可惜了~
  可她不意外,因為她親眼看見他戴「發簪」睡覺,好特別!
  而她既然肩負幫他找對象、讓他得到幸福的任務,就要使命必達,
  偏偏他超酷不愛理人,還動不動就想把她過肩摔,
  這個媒婆還真不好當啊!
  她努力用真心跟他交陪,關心他,取悅他,
  約他到郊外踏青,想驅走他背上那道陰影,讓他開心點,
  順便問他到底是「攻」還是「受」,好幫他尋找適合的對象,
  可他卻生氣的吻住她,懶得回答她,
  雖然他一點都不溫柔,但她感覺得到他很關心她,
  不準她一個人走夜路、不準她一個人去郊外、不準她……
  只要有人敢欺負她,他就比照「半澤直樹」加倍奉還,
  直到得知他童年的悲慘遭遇,她母性大發,發誓要幫他找到幸福,
  可他的麻吉卻說,能帶給他幸福的只有她?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序

    風靡與詭異

    近來最夯的,大概就是那只討論度極高,由高雄開始展覽,現已移師基隆,預計展至二一四年一月底的黃色小鴨吧。

    很難想像早就成為小朋友玩具多時的黃色小鴨在變大變高,以及媒體的推波助瀾下,竟一躍成為大人小孩的「嬌點」,爭相觀賞。這情況不禁讓我聯想到各家超商推出以點數換取特定贈品的活動,消費者拚命集點數收集贈品的情形。

    總覺得在這類流行盛況中,似乎存在著詭異的地方,人們常常因外界的推波助瀾而去參與追隨,事實上並非真的那麼熱中與認同,而吊詭的地方就在這里,人們十分容易陷入一窩蜂追求流行的狀態里。

    「真有你的,居然能把熱潮跟詭異兜在一起。」听過我的分析的朋友如此笑道,說我又犯了理智過頭及想太多的毛病。

    呵呵,好像是這樣。然而不可否認的,人們容易被流行牽著走,不是嗎?

    依依曾在報上看過這麼一段文字——我們收集點數換了好多的「短暫喜愛」,卻換不到「失去」與「重來」。

    有沒有感覺心有戚戚焉?

    追隨風靡一時的事物雖是個人的自由,但有時還是要以理智驅除蠱惑我們的那股詭異力量,減少盲目的追隨,去做些更具正面意義的事,如此失去與後悔無法重來的狀況,或許也能減少。

    至于詭異,有件事不曉得算不算,就是創作這本《媒婆變老婆》期間,咱家阿娘動了「腰椎椎間盤切除並骨融合」手術,在阿娘住院那段時間我常跑醫院,結果那陣子依依總在半夜兩點多醒來後,久久無法再入眠。

    我很清楚那並非因擔心母親的術後情況,或因本身淺眠而失眠,但奇怪的每天總在同個時間醒來、同樣失眠許久,老實說,自個兒一度懷疑是不是進出醫院多次,卡到……

    幸好,這吊詭的情形在咱家阿娘出院後不久便消失,咱家阿娘康復得很順利,我也如期完成這本小說,可喜可賀^^.

    風靡一詞除了流行之意,還有附和的意思,因此請親愛的讀者朋友附和一下,繼續捧場依依的作品,無論喜不喜歡這個故事,都希望你能獲得些許溫柔的棒動。

    最後,祝大家賞鴨愉快︰)。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繁星國際飯店副總經理室里,歐仲菲剛審核完一份重要的財務報表,見桌上還有成堆公事要處理,她嘆口氣,起身泡杯咖啡將其倒入保溫瓶里,而後拿著保溫瓶離開辦公室,打算到頂樓透透氣。

    這家飯店是她爺爺與父親共同創立的,如今兩人已將管理飯店的重責大任交給她的大哥歐仲衍,在她大哥接手管理後,原就知名的繁星更是遠近馳名。

    飯店樓高三十八層,樓層面積寬闊,然而鮮少人知道頂樓的視野極佳,自從歐仲菲進入自家飯店效力之後,偶爾會忙里偷閑地跑到頂樓觀景,看看遼闊的天空和繁華喧囂的都市風景。

    前幾天她大哥帶著新婚妻子到歐洲度蜜月,管理飯店的重任暫時落在她肩上,她忙得都快忘記頂樓這片靜謐的天地了,直到之前才想起。

    來到頂樓,推開門走出去,陽光輕柔,迎面拂來的微風透著初春的舒柔氣息,教人倍感舒暢。

    歐仲菲輕勾嘴角,正欲走向她慣常賞景的角落品嘗咖啡,舒緩一下從早忙碌到下午的疲憊,視線不經意一瞥,猛地停下腳步,只見右前方有個穿黑色長外套的長發女子站在那兒。

    她也是來觀景的?否則怎會跑到這兒,站在那麼高的……花台上!

    猛然意識到女子所站之處是沿著大樓邊緣而建的危險花台,歐仲菲驚駭地倒抽口冷氣。這名女子難道想尋短?!

    「小姐,站在那里很危險,你快點下來。」趨前兩步,她對著女子喚道,沒敢太大聲,怕她突然的開口會驚嚇到對方,害對方墜樓。

    女子彷佛沒听見她的說話聲,仍背對著她站在原地。

    一陣清風吹來,拂動女子的衣擺,歐仲菲更覺緊張,生怕高的女子會被風吹得站立不穩而發生意外,于是她再走上前,略微揚高音調喊,「小姐,你有听到我在跟你說話嗎?」

    女子彷佛此刻才察覺身後有人似的轉過身子。

    映入眼簾里的是一名留著弧度優美的微鬈長發、五官清妍的女子。

    花台上的衛天凜眉峰微凝,懊惱自己居然陷入思緒中,渾然未覺有人靠近他。不過,他好像听見這女人喊的是「小姐」。

    「你喊誰小姐?」他深眸微凜地眯起,非常不喜歡別人把他當成女的。

    入耳的磁性嗓音令歐仲菲怔愣地瞅著他,「你是……男的?」

    她才驚嘆于對方深邃突出的五官,眉宇間有股媲美男子的英氣,雖然渾身透著生人勿近的冷漠氣息,卻十足的俊美,正想著這名女子長得有個性又好看,就听見對方十足低沉渾厚的聲嗓。這個人是男人?

    「不然難道你才是?」

    欸,好冷的聲調、好犀利的語氣,一听就是在生氣。歐仲菲沒敢回說他委實生得比女人還美的實話,連忙道歉,「抱歉,你留長發,我又只見到你的背影,一時錯把你當成女人,真是不好意思。那個……你下來,我請你喝咖啡。」向他搖搖手上的保溫瓶,想用咖啡誘他下花台。

    「我沒興趣。」淡瞟她一眼,衛天凜轉身走開,他可以因這女人的道歉不再計較她把自己當成女的,但他也無意再搭理這個莫名出現邀他喝咖啡的奇怪女人。

    見他沿著花台走,以為他要走到另一頭尋短,歐仲菲心急地跑向前喊話,「喂!你先下來,有什麼事好好說,千萬別做傻事。」

    她突兀的話令衛天凜不得不停下腳步,再次轉頭看她。這女人所說的做傻事是指……

    「這世上再大的困難都可以想辦法解決,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時間也終會沉澱一切不愉快的事,冷靜點,別沖動行事,想想愛你的親人——」

    「夠了,我只是站在花台上欣賞風景,你這女人是扯到哪里去了!」俊顏微變的制止她一長串的勸說。

    約莫兩個小時前他剛由美國回到台灣,睽違許久再度回到自己出生的國度,他心里有許多復雜的感觸,一到台北入住繁星飯店即上頂樓,居高臨下的看著變得繁華的故鄉風景,心情因回憶而波動低迷,所以才久久站著沒動,哪里是想跳樓輕生了?這女人想太多就算了,竟然還提到對他而言屬于禁忌的親人,是跟他有仇嗎?

    「咦?你在賞景?」和她來頂樓的目的一樣?

    「不行嗎?」

    「是可以,可是你站在那里太危險了,還是先下來吧。」

    「不用你管。」她口中的危險對他根本不具威脅,這里視野寬廣、景致宜人,他還想在上頭多待一些時候,她只要走開還給他原來的清靜就行了。

    見他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然態度,跨步又沿著花台邊緣走,頎長背影帶著蕭索孤寂,歐仲菲就是無法放心,就是擔心他想做傻事。

    下一刻,她放下保溫瓶脫下高跟鞋,毅然爬上花台,既然他不听勸,她只好跟在他後頭,再趁其不備把他撲至地上。只是……

    「天啊,為什麼由這里看下去這麼可怕。」她微顫地喊道,在花台紅磚移動的步伐因無意間落向下方的視線變得膽怯緩慢。

    她今天才知道原來站在花台上往下看的感覺這麼恐怖,她是不是該叫前面的男人走慢一點,她才來得及阻止他做傻事?

    听見身後的聲音,衛天凜回過頭,赫然望見歐仲菲也站在花台上,驚愕地問︰「你在那里做什麼?」她該離開的,怎會在花台上?

    「我——」她打算暗中攔人的計畫不能說,只能把握他停住的機會,盡快走向他,未料她才邁開步伐,雙腳一絆,整個人搖晃地往旁邊倒去……「呀啊!」

    衛天凜駭然抽口冷氣,如同迅捷的黑豹般沖向她,勾摟住她的身子將她往另一邊撲帶。

    「女人,你找死啊?!」將她護在懷里,安全的和她跌落頂樓地面後,衛天凜便忍不住宮出低吼,若非他受過專業訓練身手矯健,及時拉住她,她早已墜樓一命歸天了!

    在國外擔任保鑣,經歷過真實槍戰的他,見這女人險些失足墜樓竟然會驚駭到心髒緊縮,直到此刻仍冒著冷汗,呿,他是近鄉情怯,以致變得容易受驚嚇不成。

    「干麼這麼凶,我會差點發生意外都是你害的欸.」歐仲菲忍不住回嘴,小手微顫地揪著他的衣服,仍陷在險些摔下樓的驚悸中。

    「我害的?」扶她坐起來,衛天凜因她的怪罪止住起身的動作,沒注意到她揪著他腰際的衣服,挑眉睨睞她。這女人是在說什麼莫名其妙的話?

    她仰起小臉迎視他逼人的視線,據實陳述,「我一直叫你下來你都不听,我只好上去,想說跟在你後面,再趁機把你撲下來,哪曉得站上花台上往下看這麼恐怖,我有點站不穩,不小心就絆到了。」

    「是你硬認為我要尋短,雞婆地爬上花台,關我什麼事。」笨手笨腳的還異想天開想把他撲下來,現在還想把責任推給他?門都沒有。

    「什麼雞婆!是你讓人不放心好不好。」

    「我是哪里讓人不放心了?」這女人又在說什麼鬼話。

    「全部。」歐仲菲也教自己脫口而出的答案愣住,不過仔細想想,除了他透著蕭瑟孤單的背影,他渾身過于冷漠的氣息與深邃眼里隱然嵌映的憂悒,也蘊含著某種令人擔心的訊息,再說,光是他站在花台上賞景的危險舉動就讓人難以安心,所以,她說得一點都沒錯!

    這個回答極具挑釁意味,可衛天凜在她清靈的眸底捕捉不到絲毫的嘲諷與尋釁,有的只是猶如在陳述事實的澄澈真誠……陳述事實?該死,她現在是把他當成什麼令人憂心的問題人物嗎?

    「懶得理你。」無意再和這個頗能撩動他脾氣的女人攪和下去,他決定盡速離去。

    當他欲從地上起來時,發現她揪著他的衣服,他眉頭微蹙的睨著她縴柔的手,「你這是干麼?」

    隨著他的視線看去,發現自己竟然拉著他的衣服,歐仲菲怔了下,微窘地放開手,「大概是被這突發狀況嚇到才會拉著你,抱歉。」她竟然會帶著依賴意味的揪拉一個初次見面的男人,可見她是真的嚇很大。

    記得兩人跌落地面時,他護衛在懷里的身子確實顫栗著,衛天凜胸中掠過一縷不忍,他沒說什麼,在他意識到一向冷情的自己哪來不忍這種可笑的情緒前,已伸手將她拉起來。接著,他轉身就走。

    「等一下。」有人又跑到他面前擋住他。

    「你又想做什麼?」他無法好聲好氣,她擋他路是怎樣?

    「你是飯店的房客嗎?」歐仲菲別有用意的問,他是終于離開花台,可他的心情看起來還是不太好,不知他接下來是否又會做出其他危險行為,倘若他是繁星的房客,她或許可以請人多留意他。

    「關你什麼事。」

    嘖,好沖的語氣,她不得不抬出身分委婉解釋,「我叫歐仲菲,是這間飯店的副總經理,你跑到飯店頂樓又做出危險的舉動,我算是做例行詢問,並無其他意思。」說著,她由口袋里拿出名片證明自己的身分。

    接過名片瞥了眼,衛天凜抬起峻冷的臉龐,不以為然地說道︰「我住2806號房,不是擅闖者,還有,一個女孩子獨自上飯店頂樓,做出危險行為的是你。」

    「我只是上來透口氣兼欣賞風景,行為哪里危險了?」沒澄清她並未將他當成擅闖者,直納悶怎麼他講得好像她犯了很嚴重的錯誤似的。

    「萬一有人尾隨你上頂樓,對你心懷不軌,這里剛好是最佳的犯案現場,別說這事不可能發生,就算繁星是五星級的國際級飯店,再如何注重管理,都是出入復雜的地方,更何況臨時起意犯案的壞人多的是,你一個人上頂樓無疑是最冒險的行為。」一想到她在頂樓遇見的若是其他男人,有可能發生難料的危險,他沒必要、卻忍不住為她捏把冷汗。

    紅唇輕掀,她終究未做反駁,他們家的飯店經營至今雖未曾發生過任何重大的意外事件,她也對自家飯店的安全管理有信心,然而這男人講的是很實際的問題,她獨自上頂樓的確有潛在的危險。

    見她沒有回駁,想她還有些危機意識,他再提點一句,「聰明的話,以後就別再一個人上頂樓。」逕自越過她往樓梯口邁步。

    他揶揄的口吻讓她有點嘔,不過歐仲菲不認為該在這時候再跟他爭辯,這冷漠峻凜的男人脾氣好像不太好,說話也沒在跟她客氣,她還是別回嘴得好,免得又招來他不留情的數落。她走至花台旁穿回高跟鞋,再拿起咖啡啜飲,打算等會就去查查那男人的住房資料……

    「喂!」

    醇厚的男嗓傳來,歐仲菲轉頭,就見那位冷面花美男站在樓梯口看向她。她還未發問,他沉冷的聲音已隨風傳來。

    「你還不離開,該不會想尋短的其實是你吧。」

    「咳!咳咳……」教入喉的咖啡嗆到,她嗆咳地望向男人,只見他蹙眉瞅著她,那神情彷佛在說——看吧,原來有問題的是你。

    她嗆到難以回話,只能挫敗地邊咳邊走向他,然後嬌瞪他一眼,走下樓梯。她還是先離開得好,以免再多待半秒鐘,那個花美男會胡亂猜測她想輕生的理由。

    看著歐仲菲終于離開頂樓,衛天凜這才拉上頂樓門,隨後下樓,心里直泛嘀咕,她又不是他的雇主,在他提醒後不迅速離開頂樓,仍待在那里喝咖啡是她的事,他壓根沒必要管這個危機意識不及格的女人,然而,他竟出言激她。

    啐,他肯定是近鄉情怯太過了,以致多事的管起她的安危,他會記得,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晚上八點多,歐仲菲正準備下班回家,離開位于二十八樓的辦公室,由于主管專用電梯在保養,她不得不前往一般電梯,行經走廊轉角時,瞧見兩名工作人員站在一間客房前,兩人你看我、我看你,神情有些舉棋不定。

    「有什麼事?你們站在那里做什麼?」她上前詢問。

    「副總,櫃台接到一通來自香港的電話,有位管家先生表示他家少爺投宿我們飯店,可他卻一直聯絡不到人,擔心他發生意外,請我們過來看看他在不在房里,只是這位房客入住時有特別交代,除非他有叫客房服務,否則一律別打擾他,我們之前曾打房內電話,無人接听,剛剛敲門又沒得到回應……」其中一名工作人員據實以告。

    歐仲菲下意識瞥了眼客房門,當望見客房號碼時,她微訝。是白天在頂樓遇見的那個俊美男人的客房。

    下午離開頂樓後她查了房客資料,知道2806號房的房客叫衛天凜,二十六歲,今天下午剛住進飯店,住房時間暫時登記為十天,沒想到此時要處理的案子正是他。

    「你們去忙其他事,這里我來處理。」歐仲菲當機立斷地做決定,依衛天凜下午的反應,肯定會賞貿然打擾他的人員一頓排頭,這冒險的任務干脆由她來,或許念在他們已經認識的分上,他的脾氣會收斂點。

    她向工作人員要了房卡,先讓她們離去。

    歐仲菲輕敲幾次房門均未獲得回應,因擔心他的情況,她遂以房卡開門,只見房里一片漆黑,她打開電燈,發現衛天凜就睡在床上。

    「怎麼這麼早就睡了?」想起下午他站在頂樓花台上的可疑舉止,她心中的警鈴驟響。這男人不會真有打算做傻事,服藥了吧?!

    一這麼想,歐仲菲立即疾步走向床鋪。

    「衛——」彎身想喊他,開口的喚喊冷不防因瞥見他頭上的發簪而中斷。

    她眨眨眼,確定眼前的俊美臉龐確實是衛天凜,而他發上也確實插著支發簪,那支發簪是琥珀色的,看起來相當精致,材質似玉又像是高級木材,簪首雕有細致的圖案,插在他發上不但無不倫不類的違和感,還挺好看的。

    問題是,他一個大男人為何會插女人用的發簪?

    就在歐仲菲望著衛天凜失神疑惑間,床上的他背對她翻了個身,隨意抓盤的長發散落,發簪隨之掉落,衛天凜幾乎是在簪子脫離他頭發的剎那就清醒過來,敏銳地察覺到身後有人。他銳眸一凜,瞬間翻躍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床邊的人用力摔往床上——

    「歐仲菲!」衛天凜著實錯愕,他正想著是誰想襲擊他,不料映入眼簾的竟是歐仲菲。

    「噢——」歐仲菲低逸呻吟,她連驚呼都來不及就被過肩摔,現在只覺得頭暈,全身骨頭像是快散了。

    「喂,你骨頭沒斷吧?」听見她難受的低吟,衛天凜胸口無端一緊,維持半跪在床上的姿勢急問她的情形,他剛剛的力道與手勁可不輕,她沒事吧?

    暈眩稍緩和,她的美眸便往他瞪去,沒好氣的說︰「就算沒斷也差不多快散了,你是怎樣?突然就把人過肩摔。」她是跟他有仇喔?

    見她要撐坐起來,他扶她一把,這才退站至床旁回話,「醒來感覺有人在身後,我怎麼曉得是小偷或是想對付我的人,不先出手難道等著被襲擊。」

    「衛天凜先生,是你的管家致電我們飯店,說他無法聯絡到你,請我們來看看你是否在房里,我才會進來,誰是小偷,誰又想襲擊你啊。」歐仲菲邊撫著微疼的右肩自清,她算是光明正大進他的房間好嗎!再說他是樹敵很多不成,居然會認為有人要襲擊他。

    「龍叔……我忘記開機,也忘記打電話給他了。」他憶起的低喃。龍叔知道他今天到台灣,也知道他下榻的飯店,而他下飛機後卻忘記和他聯絡了。

    「現在你弄清楚是誰的錯了吧。」

    「你還有余力伶牙俐齒,表示你的右肩應該沒斷也沒散,可見我將你過肩摔的力道拿捏得很好。」見她仍揉按著右肩,衛天凜心中有些內疚,勉強忍下她將錯全怪到他頭上的指責,可出口探問她是否受傷的語氣卻足以氣死人。

    依她揉按肩臂卻未痛呼的情形判斷,她應該未傷及筋骨,希望她只是因他一時抓攫得太用力而不適麻疼。

    「什麼話?我沒受傷是我幸運,飯店的床若是硬的,被你用力一摔,我的骨頭只怕非斷不可。你為什麼那麼早睡啊?」歐仲菲站至他面前不服地反駁。這人就不能給她一句道歉喔,嘴巴這麼壞,不過,抗議完她還是忍不住問了他這麼早就寢的原因。

    「想睡就睡哪有為什麼。」隨口回她一句,他沒忘數落她,「你的確夠幸運,要進男房客房間查問狀況,你沒交給男性工作人員負責或讓他們陪同就只身走進來,沒發生意外算你幸運。」

    知道她沒受傷,他稍感放心,也才思及她不該一個人進他房間的重要問題,難道她平時遇上類似的情況也是這樣單獨進入男客房間?

    他同時也想到,繼白天在頂樓他渾然未察歐仲菲的靠近,剛才再一次未在她進房的第一時間警醒過來,就算是因時差而疲累的關系,他也未免太大意了。所幸他這次是回台度假,未執行任何保鑣的任務,要不肯定犯下嚴重的過失。

    「別又數落我沒有危機意識,我是因為知道這間客房里住的是你才進來的。」她忙為自己平反。

    繁星的員工守則里規定女服務人員若要為男性房客進行客房服務,須兩人一組,她自然明白他指的是何種危險,今天的情形是特例,他當她真的迷糊喔?

    衛天凜不以為然,「我們很熟嗎?你很了解我?假如剛才我把你摔上床之後緊接著侵犯你呢?」

    「你的脾氣是不好,人也難以親近,嘴巴又壞,但你不是壞人,不會那樣傷害我。」她無懼地與他對視,即使他們不熟,她也不了解他,可是,她就是知道他是好人。

    衛天凜胸口隱隱一震,他們今天才剛認識,她竟然就這麼肯定的說他不是壞人,她哪來如此自信的直覺?她平時都是這麼容易信任別人?

    見他俊眉微擰,以為他不悅她說他脾氣不好,歐仲菲試圖轉移話題道︰「OK,我剛講的話你若有不愛听的地方就自動把它跳過,現在,我有個問題想問你。」縴長食指往床上的枕畔一指,問出她的納悶與好奇,「為何你要戴發簪?」

    衛天凜直到這時才注意到他的發簪掉落枕頭下,他連忙撿起它,知道她應該看見了他戴發簪睡覺,不過他並無任何窘色,從容又峻酷地道︰「我戴發簪你有意見?」

    「哪是啊,我只是沒見過男人戴發簪,有些好奇。」

    「有什麼好好奇,這簪子我從小就戴了。」

    「從小就戴?」奇怪,他的家人是把他當女孩子養嗎?要不怎會從小就讓他戴女人的發飾?

    衛天凜望著發簪的深眸里閃過一抹黯然,自從那場大火發生,他夜夜作著惡夢,而龍叔送他的這支發簪也已經陪他十八個年頭……猛然察覺自己跟她講太多,更不願思緒跌落黑暗的過往,他微斂心神,將發簪收回口袋。「你問這麼多做什麼,又沒人規定男人不能戴發簪,我要洗澡,你可以離開了。」

    歐仲菲若有所思地望著他,是她看錯嗎?總覺得他眼里似乎浮映一縷灰暗,神情也有些晦暗,好像有什麼心事一樣。

    「這樣看著我是打算留下來觀賞我洗澡是嗎?」望進她明顯有著疑問,又彷佛想看穿他心事的清靈眼神,衛天凜故意激她離開,不想被挖掘深埋的心事,也不想被看穿。

    歐仲菲愣了下,困窘地回話,「厚,誰要看你洗澡啊!早知道剛才就拿筆在你臉上作畫,讓你嘗嘗被嘔的滋味。」她忍不住向他扮個鬼臉,這才開門離去。

    虧她還好心的想當他傾訴心事的听眾,他竟然說她想留下來看他洗澡!這個小她一歲的男人實在一點都不可愛。

    直到房門被關上,衛天凜仍怔在原地,腦中猶映著歐仲菲出其不意扮的鬼臉,向來峻冷的嘴角勾起一道淺淺的笑弧,喃聲低噥,「都幾歲的人了還扮鬼臉,實在很幼稚。」

    有些被打敗的搖搖頭,將歐仲菲那個他雖不想承認,但確實滿可愛的鬼臉驅逐出腦海,他坐回床沿撥了通電話回香港。

    「龍叔,我忘了開手機,又因為時差的關系早早就睡了,害你聯絡不到我,真是不好意思。」電話一接通,他即對可以說是照顧他長大的管家致上歉意。

    「沒關系,我只是擔心你一到台灣就接了危險的保鑣工作,出勤去了,才會請飯店幫我查詢你的行蹤,听你說只是在睡覺,我就放心了。」龍叔慈藹說道。

    「我是來台灣度假,沒接工作,再說當保鑣也沒什麼危險,龍叔只管放心。」明白龍叔的擔心,他以輕快的語氣安撫他。他剛結束一件富豪的私人保鑣工作,想放個長假再接Case.

    「老實說,我很難放心,美國是個可以合法持有槍械的國家,你擔任保鑣的風險可想而知,哪可能像你說的——」

    「龍叔想害我耳朵長繭,影響日後當保鑣的听覺靈敏度啊。」衛天凜不疾不徐地攔話,這位忠心老管家的關心叨念,打從他決定到美國擔任保鑣起,就听過無數回。

    龍叔在心里嘆氣,直到現在仍不明白這個身為香港永雋集團總裁兒子的天凜少爺,即使因私生子的身分不願進集團工作,卻為何偏要選擇當這吃力不討好的保鑣?不過眼前有個機會,或許能讓少爺不再當保鑣,而這事他也非說不可。

    于是他順著他的話尾接話,「你不想听我就不嘮叨,但是老爺交代一件事,我就不能不說了。」

    「什麼事?」衛天凜皺眉問。

    「老爺知道你人在台灣,請你找時間巡視台灣分公司,為接掌分公司做準備,否則就找個對象完成終身大事,兩個選項二選一,若你全都拒絕,他將會插手安排你的未來,不會再由著你做你自己的事。」

    「可惡,我們一向各過各的,他憑什麼干涉我的生活?你告訴他,我不——」

    「天凜少爺,」輕聲打斷他憤慨的回答,龍叔緩聲說道︰「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先別沖動的拒絕,至少考慮個一天再做決定,這樣我對老爺也好交代,別怪老爺逼你,他其實是為你好……明天我再打電話給你,你好好休息,再見。」

    不等衛天凜反應,龍叔馬上掛斷電話,他明白天凜少爺對老爺有難解的心結,父子倆的關系始終疏離,然而老爺心里是有這個兒子的,也知道他天資聰穎,早有打算讓他接掌部分事業,更準備在台灣公開他的身分,宣布由他接掌分公司。

    無奈他若幫老爺說太多話,只會引起少爺的反彈,只好勸他冷靜想想,希望他能接受二選一的提議,讓父子倆有個和平發展的新契機。

    望著結束通話的手機,衛天凜的眼里布滿陰霾,直為管家那句他爸是為他好感到荒謬可笑,如果不是他爸,他的童年不會那麼不快樂,不會總是只記得父母的爭吵與母親的謾罵,更不會烙下永遠纏鎖他的夢魘……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不是他的兒子,這樣或許一切就會不同了。」啞聲低喃,他眸中的黯然更深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千尋‧漫漫追妻路之一《大亨不好嫁》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246


    艾佟‧漫漫追妻路之二《突破心牆妻》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215


    顏依依‧漫漫追妻路之三《媒婆變老婆》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767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x

TOP

謝謝

TOP

Thx

TOP

thanks

TOP

Great!!!

TOP

Thx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