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官穎《大亨踢鐵板》[型男獵妻之一]


出版日期:2013-08-07


寧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那張嘴!
她顏亞霏對這句話深感認同,看看她周遭,
父親為小三拋家棄子,姊姊也遇人不淑,
身邊姊妹淘更是比嫁得慘,誰還敢對婚姻存有幻想?
偏偏老媽嫌她賴在家里礙眼,老安排相親想將她推銷出去,
說實在的,她也覺得一個人孤老終生很可怕,
但要她這樣就嫁人,倒不如生個孩子來陪伴自己,
只不過,她真該打听清楚才行動,
就算這位相親對象樣子很可口,像他的寶寶也一定很可愛,
可沒共識的結果就是一夜情之後,她多個甩不掉的大麻煩,
急著升格人夫的他不但找上她老板談合作還指定她為窗口,
甚至向屬下暗示她是未來的總經理夫人,最陰險的是──
明知她老媽急著將她出清,他還親自送早餐到她家,
加上早晚的噓寒問暖,讓她就快要招架不住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亞霏、顏亞霏,你是睡著了嗎?這次相親你別想裝死喔!」對著關在房里的女兒,曾秀英邊敲門邊催促,聲音急切而不悅。

    「我在化妝了。」門內傳來一道充滿朝氣的回應。

    「是嗎?」曾秀英原本質疑的臉上,旋即換上期待的笑意,柔聲叮囑著。「那你好好打扮一下,媽到客廳去等你。」

    十分鐘後,坐在沙發上低頭喝茶看報的曾秀英,隱約感覺有人站在面前。

    她抬頭,看到一張白臉,嚇得愣了幾秒才問︰「你找誰啊?」

    「我是你女兒,別懷疑。」

    曾秀英先是一怔,等辨識出女兒的聲音,她瞪大眼,再仔細一看粉白色底妝下那張五官清秀的臉,小巧的嘴唇畫得紅艷,眼楮則貼著濃密的假睫毛,那是她最熟悉的臉孔沒錯……

    雙眉擠在一起,她為之氣結。「夭壽喔,你要頂著這個大濃妝去相親嗎?你看起來簡直像日本藝伎,真的。」

    「那我去借和服來穿好了,哈哈哈。」顏亞霏故意學藝伎小碎步走路,卻發出夸張得意的笑聲,一點也不淑女。

    「都幾歲了,還不認真找個好對象,清清秀秀的一張臉,偏要畫成這樣丑化自己,快去卸妝重新畫過。」曾秀英額冒青筋,眼底浮上擔慮。

    從二十六歲就在她的安排下開始相親的女兒,相親次數已經超過二十次,每次相親時都絞盡腦汁開溜,不是中途尿遁,就是裝經痛裝忙落跑,無所不用其極,這次也不例外,真是家門不幸啊!

    唉,女兒都已經三十歲,還說什麼不結婚,可以活得自由自在,陪孤單的媽媽到地老天荒,依她看,亞霏是受到親友失敗婚姻影響,不信任男人,才不想結婚!

    都怪她這做媽的不好,沒能好好守住婚姻。

    亞霏十歲左右,她爸就和外面小三跑了,而她就這樣母代父職拉拔三個孩子到現在,她多麼希望兩個女兒能有好歸宿,過著幸福平凡的生活。

    因此,當亞霏的姊姊有對象時,她趕緊把大女兒推銷出去,沒想到大女兒結婚不到一年多就離婚,現在精神恍惚,後遺癥可不輕,也難怪亞霏心生抗拒,不去相親……

    不過不試試看又怎麼知道?婚後甜甜蜜蜜,幸福到白頭的佳偶也不少啊,所以她絕不能輕言放棄,一定要親眼看女兒幸福結婚才行。

    「曾小姐,要是這男人只看重我的外表,那就表示他膚淺,這種對象不可靠,不嫁也罷。」顏亞霏總是直呼媽媽「曾小姐」,兩人私下就像朋友一樣,所以面對母親的叨念,她完全不以為忤反而回得理直氣壯。

    「歪理一堆,來相親的哪個不看重第一印象,你要是看到那個男生,一定會後悔自己打扮成這樣,罵自己是豬頭。」曾秀英努力說服女兒「改頭換面」,以免錯失良緣。

    「嘿嘿,豬頭才會想不開去結婚。」最好那個男人被她給嚇跑!顏亞霏皺皺鼻子,拽起包包,臉上保持著笑容。「那我去相親了,曾小姐,祝我成功吧。」

    「除非母豬飛上天。」臉已黑一半,曾秀英沒好氣道。

    她好不容易托好友替女兒找到一個家世一級棒的對象,听說那男生是一家日商公司老板的兒子,自己是玩具代理商,年輕有為,只要求女孩家世清白、個性好相處,不在乎門當戶對,也不介意她已經三十歲,可……眼看又要泡湯了。

    飯店里,商澤岩坐在一個靠窗的位置,面前桌上的花瓶里插著一束紫羅蘭。

    今天是他第三次相親,年屆三十三歲的他,事業有成,身家豐厚,是樂邦玩具公司的老板,主要代理國內外知名兒童玩具在各大百貨賣場銷售,因為代理的玩具多樣化且別具特色,加上穩紮穩打的經營理念,而獲得國內外知名廠商的青睞進而授權展開合作。

    他的事業日趨穩定,營業額直逼上市公司的規模,是一位炙手可熱的鑽石單身漢。

    不久前,他剛結束一段長達八年的愛情長跑,父親認為他條件優,而天涯何處無芳草,迫不及待要他找個對象交往。

    只是,許是心里抗拒這種以相親形式來認識對象,所以和那些女人吃飯時話不投機,勉強出去約會,心中也起不了一絲悸動。

    朋友都笑他,浪漫沒藥醫,男人是感官的動物,女人漂亮能夠帶得出場就好,他卻奢望找到所謂的靈魂伴侶……然而他卻不這麼想,兩人在一起要長久,投契當然重要,只是要找到一個合自己意的女人豈是那麼容易的事。

    「您好,是商澤岩先生嗎?」

    正低頭喝茶的商澤岩一抬頭,看見粉墨登場的顏亞霏,突然嗆到,茶水噴了出來,連咳好幾聲。

    顏亞霏嘴角勾起滿意的笑容。嘿,看來是嚇到他了,最好他可以打退堂鼓,提早說要回家。

    「請問你是?」商澤岩驚訝的問道。

    「我是顏亞霏,抱歉,讓你久等了。」她露出笑容自我介紹。

    曾小姐沒有夸大其詞,這個男人長得挺俊的,濃濃劍眉下是一對寶石般炯亮的黑眸,刀鑿的挺鼻,配上剛毅的下巴,刻劃出陽剛而性格的臉龐,筆挺的鐵灰色西裝,襯出他矯健而結實的身形,彰顯他王者非凡的氣勢。

    外型條件不錯,確實是個優質型男,不過衣冠楚楚,內心禽獸的男人也不少,看外表是不準的。

    「想喝點什麼嗎?」商澤岩禮貌問著。

    「黑咖啡就好。」她保持親切笑容的落坐。

    商澤岩旋即喚來服務生,「給這位小姐一杯黑咖啡。」

    「好的。」服務生的目光停留在顏亞霏的臉上。

    顏亞霏注意到了,旋即對他抬頭一笑。「雖然大家都說我長得漂亮,但你一直盯著我看,會怠慢其他客人的。」

    「對不起、對不起。」服務生立刻收回視線,匆匆離開。

    商澤岩忍俊不住的發笑。

    之前那兩個相親對象,都是妝容精雕細致,談吐優雅、輕聲細語,一副名門淑女的樣子,但卻掩飾不了矯情造作,頭一回看見女人像她這樣反其道而行,頂著白臉來自毀形象不說,言談間又直爽坦白得教人噴飯。

    「顏小姐的妝,很難不引人注目啊!」

    「我一向喜歡這樣,挺有魅力的吧?你不喜歡嗎?」她無所謂的聳肩,還能睜眼說瞎話的鬼扯。

    呵,最好他覺得她腦袋不正常,對她留下壞印象,然後來個謝謝再聯絡。

    「我其實還挺喜歡的。」商澤岩表情沉斂,俊眸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她看,露出迷人的笑容。至少他錯愕地感覺滿新鮮愉悅的,因為她出場夠特別,講話又夠明快坦率。

    「啥?」她盯著他看了好半晌,嚴重懷疑他視力有問題。

    此時,服務生送上黑咖啡後,又偷瞄她一眼才速速離開。

    「听說顏小姐是在米飛童裝公司上班,那麼你一定有顆赤子之心,很會逗人開心。」

    「呵呵。」顏亞霏干笑著,心里直道不妙。他居然把她奇怪裝扮解讀成在逗人開心,只能說,這男人外型體面,思路卻不太正常。

    越是這樣,越要讓他萌生退意,看她使出第二招。「我是喜歡小孩,不過我更喜歡的是……」一邊說著,她握著藏在桌下的手機,按下一個預設好的按鍵,不一會,手機就響起音樂鈴聲。「對不起,我接個電話。」

    「請便。」

    「寶貝你醒啦,我在跟朋友吃飯,很快就會回去了,想吃點什麼?我幫你帶回去,好,別太想我,啵~」她朝電話曖昧的傳情又安撫著。

    說完,她掛斷電話,笑咪咪地解釋。「抱歉,是我的女朋友啦。」

    「女朋友?」商澤岩俊眉一皺,眸光閃現好奇,嘴角似笑非笑,已經可猜到她在打什麼主意。

    「商先生,坦白說,我並沒有結婚的打算,我是被我媽逼著來相親的,其實我是……」

    「女同志。」他挑了挑眉,接口道。

    顏亞霏一怔,看了看他,旋即笑開。「呵呵,難怪我媽一直夸你是個好男人,你真的很聰明,只可惜我對男人沒有Fu~」她點頭一笑。這男人夠上道。

    「所以……」

    「所以,我們不該浪費彼此的時間,我看就在這里分手吧!回去就說我們互看不對眼。」她打算速戰速決,端起黑咖啡,一口氣灌完,起身,準備離開。

    「你用這方法把多少個相親的對象給嚇跑了?」

    「啥?」回頭,她眯眼瞪著眼神精明的他。她的把戲該不會被拆穿了吧?

    「不難猜。從你大費周章的妝容就可以判讀出你拒絕相親,坦白說,我也不喜歡相親。」她有女朋友應該是推托之詞,既然如此,他索性道出自己的想法。

    「喔,好吧,既然你都看出來了,那麼我也不用再假裝。」听了他的話,顏亞霏松口氣的坐了下來。「所以你也是被逼來相親的?」

    「算是。」他點頭承認。

    「太好了,那麼你不會想跟我交往吧?」她開心的揚起嘴角。

    「不成為戀人,但也不抗拒和你交朋友。」她挺有趣的,自己身邊就少了這款令人自在舒服的女人,要是就這樣讓她離開,他會覺得遺憾的。

    商澤岩拿出口袋里的皮夾,掏出一張名片和她交換。

    「我是賣玩具的,你在童裝公司上班,我們服務的對象都是孩童,也算有交集吧。」

    「嘿啊,呵呵。」她笑得可開心了。

    一聊開來,反而覺得舒坦多了。

    「是說,依你的條件,帥哥一枚,事業有成,還怕找不到理想的對象,又怎麼還需要來相親呢?除非……」想到什麼,她認真的打量著他。

    「除非什麼?」

    「你有隱疾!」

    「隱疾?!」她的話令他微怔幾秒,旋即笑了出來。這女孩真有本事惹他發笑。「我三十三歲了,也老大不小,本來有個交往多年的女友,但戀情告吹了,我父親想要我早點成家,于是催促我快點結婚。」他簡短交代自己來相親的始末,不想被她貼上有隱疾的標簽。

    他舉手投足間散發成熟男性的魅力,就連喝咖啡的動作都那麼優雅,教她不舍移開目光,莫名的欣賞起他來。

    「失戀了還要被逼婚生子,怪可憐的。」顏亞霏對他寄予無限同情。「是說,你……喜歡小孩嗎?」

    「我工作很忙,要時常到國外出差,可能沒空陪小孩,而且我家里不缺孩子,我大哥已經有兩個孩子了。」商澤岩直爽的回答。

    「我可以理解,就像我也對結婚生子沒有什麼憧憬。」她點頭附和。

    「為什麼?你還這麼年輕。」他忍不住好奇。

    「一個人很自在啊,我身邊的親友,婚前,甜甜蜜蜜,婚後,冷冷冰冰,有的還跟婆婆小姑不和,每天過得戰戰兢兢,何苦呢?反正一張薄埂的紙不能保證一定幸福,所以,我不想自找麻煩。」單身一個人多自在啊!

    「你對婚姻有恐懼。」他點出她的心聲。

    「沒錯,我害怕遇人不淑,要是走到離婚,勞心勞力的,那還不如一個人來得快活。」她點頭承認。

    她可不要像姊姊那樣,陷入萎靡不振中。

    姊姊當初風風光光嫁給一個旅行社的小開,結婚不到兩年,老公就在外面金屋藏嬌,那小三還挺著肚子求姊姊成全他們,搞得姊姊身心受創,精神憂郁得差點去跳樓,最後只好投奔娘家……听多了母親、姊姊和朋友的不幸婚姻,她對婚姻是敬謝不敏。

    「我們可以成為朋友嗎?」商澤岩提議。

    顏亞霏思索了下才答應。「當然可以,不過,先別讓長輩知道。」

    說實話,他是她相親多次以來唯一留下好印象的男人。

    他外在條件好,不羅唆、不忸怩,也不喜歡被安排相親,某種層面來說,他們同是天涯淪落人……哈,多一個朋友,她沒有反對的理由。

    手中握著他的名片,她答應和他私下保持聯絡。

    回家後,顏亞霏卸了妝,還以清爽干淨的臉蛋,她穿著寬松T恤和熱褲來到客廳,拿起叉子,大剌剌的叉住隻果往嘴里送。

    「就知道你又出局了。」曾秀英沒轍的搖頭。

    「曾小姐,不是我的問題喔,是因為他視力不太好,沒看見你女兒的優點。」她邊啃著西瓜,邊發出蘇蘇的吸汁聲。

    「唉,哪個男人會要你這種粗魯的女生。」見女兒大剌剌的粗魯行徑,曾秀英忍不住竿一下她的大腿。

    做母親的誰不希望兒女有好姻緣,但除了兒子有結婚生子外,她兩個女兒像注定要孤寡一生,明明她們條件都不差,偏偏大女兒遇人不淑已經離婚在家,二女兒相親卻屢遭退貨,抱持終身不婚的意志如鋼鐵般堅定,教她這做母親的頭痛不已!

    「單身也沒什麼不好,沒關系啦,曾小姐,不要太悲觀,我還年輕吶。」顏亞霏拍拍母親的肩,極力安慰陷入擔慮的她。

    「老處女了,什麼還年輕。」

    一道熟悉而犀利的男聲突然在身後響起,顏亞霏一回頭,看見是兄長顏行書牽著他的寶貝女兒彤彤回家了。老哥結婚後就搬出去住,不過這一家三口就住在這附近,三不五時會回來看看。

    「奶奶、阿姨。」彤彤奔向奶奶懷里撒嬌。

    顏行書來到妹妹的面前,坐了下來。

    「哥,干麼說人家是老處女?」顏亞霏瞪著哥哥。這字眼踩到她的痛處,雖然她還真的是個處女,但听起來就是刺耳極了。

    「不管是不是,你都三十了,再過幾年就變高齡產婦,到時想生都不一定生得出來。」

    「那就不生啊!」

    「不生活著多麼孤單啊,等你老了、病了,也沒人送你去就醫,你就變成孤苦無依的獨居老人……」

    「呸、呸、呸——」她阻止兄長的詛咒。

    她一呸完,顏行書呆若木雞幾秒,感覺臉上不對勁,直到女兒抱著肚子,發出稚嫩的笑聲。

    「哈哈哈,爸爸臉上長痣了。」爸爸臉上黏了幾顆西瓜籽,像麻子臉,看起來好好笑。

    顏行書終于回過神的指控。「你竟然用這種招數攻擊我?」

    彤彤貼心的拿過面紙替爸爸擦去西瓜籽。

    泵姑的無敵呸呸功怪可怕的,竟然準確無誤的將西瓜籽黏在爸爸的額頭、臉頰、嘴巴上。

    「啪謝、啪謝~一時控制不住,誰要你說得那麼慘絕人寰。」顏亞霏也幫忙收拾自己的杰作。

    「我是勸你不要太固執。」

    「是啊,你哥說的沒錯,身為女人一定要結婚生子,才不枉人生走這一遭。」曾秀英也跟著勸道。

    「不會啊,在我的心里,彤彤就跟我的女兒沒兩樣,我好歹也替她泡過牛奶、換過尿布。彤彤,姑姑對你最好了,姑姑生病時,你會照顧姑姑對嗎?」顏亞霏趕緊抱起佷女,尋求贊同的聲音。

    「嗯。」彤彤乖巧的點頭。

    「彤彤,爸爸問你,爸爸和姑姑同時生病的話,你會先照顧爸爸還是姑姑?」顏行書問著女兒。

    彤彤愣了下,好像遇到一道難題,歪頭瞧著姑姑,又看看爸爸,最後掙脫姑姑的懷抱,投入爸爸的懷里。「我不要爸爸生病,我要先照顧爸爸。」

    說著說著,眼眶都紅了。

    「彤彤乖,爸爸總算沒有白疼你。」顏行書嘴角微揚的抱起女兒,坐在他的大腿上。「你看,親生的還是不一樣吧。」

    顏亞霏不服氣的嘟起嘴。「唉,姑姑真是白疼你了。」

    老哥竟然欺負她沒有孩子。

    不過彤彤真的很可愛,古靈精怪又愛撒嬌,說話時而天真、時而又像個小大人般,逗得大人們笑呵呵,家里的氣氛因為她總是歡樂熱鬧,是家中不可或缺的開心果。

    突然,她腦中靈光乍現。如果,她也有個自己的孩子該有多好?

    在童裝公司擔任業務主管的顏亞霏,平常大剌剌像個男人婆,不拘小節,個性直爽好相處,而且又很照顧屬下,展現出貼心溫暖的一面,她跟現場銷售人員私下就像朋友一樣,可以談公事,也可以聊心事,尤其是對經濟陷入困頓的孫凱菱她格外的照顧。

    苞丈夫離婚不久的孫凱菱本來就有個五歲的兒子要撫養,偏偏在這時發現又不小心有了第二胎,挺著肚子站櫃實在辛苦,體恤她的狀況,顏亞霏盡可能不讓她久站,有時還會帶小吃給她,填她的肚子。

    因為顏亞霏總把屬下們當作是家人般的照顧,大家都很喜歡她,覺得她是個開朗好溝通的主管,也是個貼心的大姊姊。

    來巡視門市銷售狀況的顏亞霏一推門,就看到許多媽媽正在幫孩子挑衣服,一旁的小孩或坐或站,或趴在椅子上扭動身體,或跟媽媽撒嬌,表情豐富可愛,而那些媽咪眼中總是散發母愛的光輝,教人看了不由得心生向往。

    當客人一一結帳離開,只剩兩個媽媽意興闌珊的在挑衣服,顏亞霏來到櫃台詢問。「凱菱,有了孩子是什麼感覺?」

    孫凱菱摸了摸肚皮,有感而發的回答。「雖然沒有了另一半的支撐照顧,生活很辛苦,兒子也很調皮難搞,常常讓我哭笑不得,不過,生活多了他們,真的精采又溫馨多了,有時候看到兒子的笑容,我就會忘記辛苦……啊,你為何突然問我這個?」

    「我只是很羨慕有孩子的女人,感覺她們好像有子就萬事足,母愛很美,也很偉大……」

    「亞霏姊,孩子是媽媽心頭的寶,只要孩子好,她們就好,所有的媽媽都這樣想的。」

    「我也想要有個孩子。」她突然喃喃說著。

    「哇,天要下紅雨了,難得你會這樣說。」孫凱菱一怔,笑了笑。難得她改變抱持獨身主義,雖然自己的婚姻破碎,但她不會因此就鼓勵別人不要結婚,每個人的命不同,遇到的人也不同。

    「因為如果再拖下去,我就會是高齡產婦,所以我實在也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了。」

    「是啊,你說的沒錯。」孫凱菱點頭如搗蒜。

    「但要找到好的品種,談何容易!好男人不是還沒出生,就是已經結婚了。」她輕聲喟嘆。

    「不會啦,亞霏姊,只要有心一定可以找到好的對象,你想找什麼樣的對象,我可以請朋友幫忙喔?」孫凱菱笑著,熱心的要幫她牽線。

    「我只想要一個孩子。」她斬釘截鐵的說著。

    「一個孩子?!」孫凱菱不懂她的意思。

    「對,我不要爸爸,我只要孩子。」

    孫凱菱恍然大悟,倒吸一口氣後,突然大聲的喊了出來,「你是說要找個男人借種……」

    顏亞霏趕忙捂住她的嘴,免得引來客人的注目。「噓,小聲點啦。」

    「你真不想結婚啊?」

    「結婚?!」顏亞霏反問她。「以前你和好吃懶作、有王子病的老公結婚,生活有比較好嗎?」

    「我當初是瞎了眼才嫁給他,我的青春都耗在他身上,他卻說離婚就離婚,搞得我人財兩失,最後還得獨自扶養孩子。」想到前夫,孫凱菱眼神一黯。「可是,我遇人不淑不代表你也會一樣,你條件好,何必選擇非婚生子……」

    「就是因為我條件不算差,沒有留下一個好品種傳承下去,實在可惜了,可是我不認為女人的幸福非要寄托在男人身上不可,我的幸福人生可以自己創造。」她自信地說著。

    「好像……有道理。」孫凱菱無法反駁。如果能夠重來,她也不見得會踏入婚姻,這年頭靠得住的男人實在不多。

    「對吧!我自己知道要什麼。」

    她獨立自主,凡事不喜歡依賴男人,更不要婚姻這種東西捆綁她的自由,薄埂一張紙不代表能換來幸福,女人啊,一定要有自覺。

    「但你有找到適合的「種」了嗎?」

    顏亞霏開始認真的在腦海里就她所認識的異性挑選合適人選……

    零,根本沒有。

    她只好拿起手機,尋找聯絡人,邊滑動頁面,邊說︰「已婚的不要,熟識的不行,這個太老,這個又太嫩,我不想殘害國家幼苖……」

    「那這個呢?」看著她的手機螢幕,孫凱菱指了指其中一個長得稱頭的男人。

    「這個沒內涵,狗嘴吐不出象牙,這個喔……盧小小,日後會巴著人不放,品種都不優。」

    「哇靠,亞霏姊,這比挑老公還嚴格欸.」

    「當然,我希望我的孩子是優秀純良的,人格是高風亮節的,所以「品種」一定要精挑細選才行。」

    「亞霏姊果然是有智慧、有遠見。」孫凱菱听了頻頻點頭,不得不佩服她的見解。聰明漂亮的小孩人人愛,如果只要孩子,像這樣以優生學的角度來尋找男人,似乎也沒什麼不好,畢竟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孩子會打洞。

    「但沒有適合的……」就在她快要放棄時,手機頁面突然出現個陌生的名字,她一愣,雙眼放光,喜不自勝。「有了!」

    「誰?」

    「商澤岩。」

    「他是誰?」

    「一個……未婚的優良品種,家世不差,人又風度翩翩,也夠幽默。」顏亞霏回答著。

    「听起來還不錯。」

    只是,亞霏姊都不稱男人為男人了,都叫他們品種。

    第二次見面,顏亞霏約了商澤岩到一家法式餐廳共度晚餐。

    因為她的主動邀約,商澤岩特別取消和客戶吃飯的行程。

    很奇怪的,自從上次和她見面之後,他的思緒常被她佔領,明明她就畫了一張稱不上美麗的大白臉。

    今天她總算以正常面目現身,不知道這次她找他是為什麼?也許是工作上需要他的幫忙,或者,她想通了,有了和他交往的意思,不論她所為何來,他都會盡可能滿足她的要求。

    但當真的听到她的要求,他差點再度噴出咖啡來。

    「你是說,你想借我的……那個生個孩子。」他連「借種」兩個字都羞于說出口。她果然是個與眾不同、特異獨行的奇女子。

    「我知道我的要求很唐突,你也可以認為我是荷爾蒙過剩在作祟,按捺不住女人與生俱來的母性,可是我真的想要一個孩子,而我已經不年輕了,實在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浪費。」

    商澤岩好整以暇的瞅著她。每次和她見面都充滿驚奇,這女人坦白得教人措手不及。

    听了她只要孩子、不要爸爸的理由,他可以理解她深受親友不幸婚姻的影響而堅持獨身的想法,但有一點又教他感到好奇。

    「為什麼看上我?」他深吸一口氣,一點一點的回復冷靜,雙手環胸的問她。

    「媒人認證過,你身家清白,有顆經營玩具公司的靈活生意頭腦,外型也不賴又夠理性,算起來品種優良,人格應該……高尚。」

    品種優良?!他忍不住笑了起來。怎麼感覺她在形容一只血統純正的名犬?

    「靠,笑屁啊!」英俊的他笑起來嘴角有著深深的梨渦,消減了他眉宇之間的傲氣,看起來倒有幾分親和力。顏亞霏益發肯定自己找上一個好品種。

    他收起笑容,上身前傾,微眯的黑眸蘊著一抹興味鎖著她的臉,散發一股強悍而迷人的氣息,害她一時亂了方寸,心髒怦怦亂跳。

    「謝謝你給我這麼高的評價,但你才跟我相處多久?怎麼知道我品種優良?又怎麼知道我人格高尚?」

    「你說過你本來有個愛情長跑多年的女友,是因為戀情告吹,才被你父親逼著相親,可見你男女關系單純,上次見面,你落落大方的態度也給我留下好印象,人好、人壞不一定要經過長時間相處才能看得出來,從一些細節也可以。」她對這男人的感覺還算不錯。

    而且他之前也說過他沒空陪小孩、家里已經不缺孩子,這也非常符合她的不要牽絆的條件。

    「好吧,你這麼說我總不能反駁你。」難道要說自己是個壞男人嗎?

    「你願意答應我嗎?」她再一次問著。

    「我……」他思索著,黑眸鎖定她清秀的臉蛋,難以想像長得小家碧玉的她,腦袋里為什麼有著顛覆傳統的想法。「不能答應你。」

    「為什麼?我保證不會對你糾纏不清,不會要你跟我結婚,不會要孩子叫你爹地,更不會要你付撫養費,以後各過各的生活,互不干擾,真的。」她拍著胸脯對他提出四大保證。

    「不是這些問題……」她的四大保證反而令他胸口悶悶的,不太舒坦。

    「那我可以給你錢,你出個價看要多少?」

    要多少?!他眯著眼楮看她。「你覺得我需要靠身體賺錢嗎?」

    真是夠了!像他這樣一個英俊多金,在婚姻市場上炙手可熱的績優股,需要賣身求財嗎?

    「那還考慮什麼?」她也覺得他奇怪。

    他吸了口氣。是啊!世上有哪個男人能拒絕這種邀請?只要**,沒有負擔,就算留下種,他一樣可以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這種好康的事上哪里找?

    但他仍無法答應她。

    頭一回,他商澤岩在一個女人面前這麼不干脆!

    「我不能。」

    「喔,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

    「你那方面的功能有障礙。」

    顏亞霏突然爆出的結論使他一僵,幾秒後,他笑了出來。「小姐,男人是激不得的。」

    「好吧,我不勉強你。」她拿出手機,滑一下通訊錄的頁面。「也許我該改找第二個人選……」

    一听到她還有候補名單,他倏地收起笑容,突然脫口而出。「給我一點時間考慮好嗎?」

    她頓了一下,很認真地思索了下。

    「好,不過熟女的青春有限,請別讓我等太久。」顏亞霏收起手機,放入包包里,起身,有禮的對他一鞠躬,表達著她的誠意。

    「答應我一件事。」商澤岩卻在此時提出一個要求。

    「什麼?」

    「在我回答你之前,請不要找第二個人選。」他忍不住叮嚀。

    顏亞霏點頭一笑。「好吧,我會等你。」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

TOP

THX

TOP

thx

TOP

Thx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好看

TOP

thanks

TOP

Great!!!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