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綠風箏《豪門媳》


出版日期:2014-05-23


感謝老天爺听到了她的祈求,讓她掉進井里沒翹辮子,
誰知張開眼沒見到黑白無常,卻得面對一個全然陌生的世界,
有高聳入天的大樓、有跑得飛快的車子,但最最可怕的是──
她的靈魂竟穿越到……陌生女子的身體里,
頓時從帶發修行的小女尼變成別人的親親老婆!
且原主是個傲慢、到處闖禍的麻煩精,不僅小姑不喜歡她,
連她的衣食父母──老公也不喜歡她,幸好他雖常擺臭臉人倒不錯──
當她向他懇求養只流浪狗時,不喜歡狗的他仍硬著頭皮答應;
當她作噩夢時,他還大方出借懷抱讓她窩整晚,得以入眠……
這麼好的男人,她願意做他的賢內助,只是不懂好老婆該做哪些事?
親手揉面團喂飽他的胃、每晚幫他暖被窩,
以及幫他和她的前男友握手言和……糟糕,他好像不滿意?!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JFK國際機場里停著一架最新型的私人商務專機。

    客艙里,舒適的高檔皮制豪華座椅上坐著一個男人。

    他面如沉水,眉宇俊秀,一雙長目深且亮,淡定中透著犀利。

    等待起飛的短暫空檔,透過留守台灣辦公室的秘書Lisa轉發來的一則頭條新聞,梁次擎看到了蘇醒荷的最新消息。

    黑眸方掃過大標題,兩道濃黑的眉立刻明顯收攏,面容隱隱浮現寒霜。

    梁次擎的太陽穴隱隱作疼了起來……

    豪門媳婦酒駕肇事千萬超跑沒了

    今天凌晨,一輛要價一千六百萬台幣的藍寶堅尼超跑在市區堤頂大道失速撞毀,肇事的蘇姓女駕駛酒測值高達零點七三毫克,並身受重傷已緊急被送往醫院救治。

    據聞,該名女駕駛正是朗峰集團創辦人梁朗峰的孫媳婦蘇醒荷,她丈夫梁次擎是梁家第三代成員,目前在集團擔任管理要職的他,被外界視為朗峰集團最熱門的接班人選。根據了解,蘇醒荷是在參加完朋友的生日派對後,于返家途中發生車禍……

    沒等看完這篇頭條報導,長指直接刷新屏幕頁面,回到稍早之前那則關于俄烏局勢的最新分析。

    太愚蠢的新聞消息,實在傷害眼楮侮辱智商,抱歉,他讀不下去。

    三十歲的梁次擎,已婚,新聞里這位酒駕肇事的豪門媳婦蘇醒荷,正是他結婚兩年的妻子。

    一直以來,蘇醒荷的個人風格就是麻煩不斷、鳥事不停,好像不偶爾來點Trouble,人生就會太暗淡,但是搞到酒駕肇事登上頭條新聞——

    梁次擎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因為他怎麼也沒料想到,蘇醒荷的腦波竟會弱到這種地步。

    想是每天逛街做臉喝下午茶的無能生活,讓她大腦變得異常低能,以至于三杯黃湯下肚就渾然忘我,無法分辨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連帶的也把上流社會豪門世家最注重門面、嚴禁挑戰夫家底線這樣的基本常識,也忘得一干二淨。

    她果然還是把豪門生活看得太淺,這張飯票並不如她以為的那麼牢靠!

    在擁有朗峰集團的梁氏家族里,沒有永遠穩居王座、屹立不搖這種好事。

    這是個比外面世界還要競爭的圈子,要想坐穩自己的位置,就得小心翼翼,謹慎跨出每一步。

    能力,不僅關乎個人的存在價值,也左右著在家族里的階級地位,一舉一動都是關鍵。

    像每天逛街做臉喝下午茶這種美差,晚上睡前放在心里幻想就好,偶爾為之是幸福,拿來現實生活身體力行,久了就會像蘇醒荷現在這樣,過度安逸而喪失思考能力,弄得自己狼狽不堪。

    對于妻子如此脫序的低能表現,老實說,梁次擎很失望,濃濃的失望……

    曾經為了躋身上流社會,野心勃勃處心積慮的蘇醒荷,如今看來也不過爾爾。

    這樁婚姻,始于她對他酒後設下的圈套,盡管事後蘇醒荷也爽快坦承,她對他沒有男女情愛,打從一開始看中的就不是他這個人,而是他身後這塊朗峰集團的金字招牌,即使如此,梁次擎仍然應諾娶了蘇醒荷這世故的女人。

    沒有人規定一樁婚姻非得以愛為基礎,只要有共同的目標,就能走下去。

    她想要過豪門媳婦的好日子,他想要坐穩梁家繼承人的寶座,他深信這樣的信念,會讓他們成為一起闖蕩險惡上流社會的最佳伙伴。

    再者,天真是毒藥,佔不了什麼便宜,要想在梁家完好生存,還就得是蘇醒荷這樣的女人。

    他們可以不相愛,可以各取所需,她要她的富貴榮華,他要他的權勢地位,他們原本可以皆大歡喜,原本可以……

    或許,對她失望的同時,更多的是對自己如此失誤的不可原諒。

    當初,他不該低估了這個女人的野心,之後又高估她的手段,挑錯合伙人,未來的繼承之路,怕是沒那麼容易走了。

    梁次擎閉起眼楮,長指在豪華座椅的扶手上輕點,腦中飛快思索下一步……

    當初兩人結婚已經在家族里掀起驚濤駭浪,不難預料酒駕事件登上新聞版面後,梁家上下肯定再次炸鍋。

    往好處想,這樁車禍並未傷及其他無辜的用路人,只是在輿論消退前,集團股價免不了要余波蕩漾個幾天,他得先做好應變措施。

    拿起手機準備去電給秘書Lisa,電話已經先一步響起。

    「喂。」低沉嗓音充滿男性成熟魅力。

    「總經理,關于酒駕新聞有幾點事項跟你報告一下,目前夫人傷勢一切穩定,醫療小組允諾會全力照護,請總經理無須擔心。另外,股價應變小組已經成立,法務部門的律師群也準備好應對接下來的法律問題,務必會讓事件盡快圓滿落幕……」Lisa條理分明的報告著車禍事宜的處理。

    「做得很好。」梁次擎非常肯定秘書的應變速度。「這件事情就交由你全權負責,有任何最新情況,立即連系我,我會照原定計劃完成和皮耶主廚的合約,返台時間不變。」

    「是,我會提前安排好司機小陳在機場待命。」

    「那就先這樣。」結束通話。

    梁次擎暗忖,其實,蘇醒荷的存在也不全然沒有半點益處,她的麻煩不停、鳥事不斷,不只增進他的心髒強度,也間接地提升了他秘書的應變能力,更適時提醒他一件事——

    花大把鈔票養著一屋子的律師團隊、社會精英,不用可惜,偶爾也該讓他們出來曬曬太陽、練練隊形。

    松開微蹙的眉心,梁次擎自我解嘲的勾唇,收起手機,拋開這件工作外的惱人插曲,把握接下來的飛行時間,將幾份重要的文件仔細再看過,避免失誤。

    畢竟,他已經在婚姻上失誤,挑錯身旁一起前進的伙伴,他絕不允許自己再發生任何差錯,毀掉他之前所有的努力。

    他不會離婚,朗峰集團的繼承人不該有婚變污點存在,因為對梁家人來說,離婚,是一種無能的表現。

    梁次擎接下來十幾個小時的飛行時間全花在工作上,直到班機降落前,他動手收拾面前的文件,目光不經意瞄見無名指上的白金婚戒,他才再次想起了蘇醒荷——

    其實,車撞爛了也好,駕照被吊銷了更好,少了蘇醒荷這個危險分子混亂台灣已然不堪的交通,絕對是全民之幸。

    至于那些傷勢……想來足以讓她安分好一段時間才對。

    他突然覺得,也許這場車禍並不算太壞。

    月輝隱蔽,死息進逼。

    心跳,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明明已是柳絲抽綠、春城飛花的季節,她卻渾身發抖,寒毛直豎,一路從腳底冷到心口。

    步伐,踉踉蹌蹌……踉踉蹌蹌……

    不管她如何逼迫自己千萬鎮定、莫慌,兩條腿就是不听使喚,連站都站不穩,更遑論飛快逃離。

    她萬萬料想不到,一個時辰前,偷溜出寺的她還擠在水泄不通的人群里,笑嘻嘻的看著街道兩旁的絢麗燈海,天真的想著回寺時定要給師姐們帶些冰糖葫蘆跟小花燈,好叫她們也感受一下她眼前所看到的節慶氣氛。

    一晃眼,死亡卻已迫在眉睫……

    原本緊緊握在手里的冰糖葫蘆和小花燈是何時掉在地上的,她渾然未覺,聲音像是被人突然奪去,老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整個人仿佛丟了三魂七魄,無從應變,只能瞠瞪一雙盈滿驚怖的眼楮,無助又不可置信的怔怔望著眼前那不斷朝自己逼近的人。

    記憶中法相莊嚴、慈愛和善已然扭曲變形,不復存在,只剩下此刻這令人心驚膽顫的陌生猙獰。

    她不敢想象自己的最終下場,只能像只落入陷阱的小動物,被動而無助的朝所剩無幾的安全努力靠攏,垂死掙扎。

    听見物事碎裂的聲音傳來,她分神一看,小花燈支離破碎的躺在那人走過的泥地,一旁還有冰糖葫蘆,鮮紅的果實完全陷入泥濘之中,徹底失去光澤,仿佛預言著她的下場。

    「師父……」

    她喚著眼前這再熟悉不過的長者,嗓音微哽,心里更有一萬個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向來慈悲為懷的住持師父,竟然就是城里乞兒接連失蹤的幕後黑手!

    「你這孩子從小就不听師父的話,叫你去後山撿柴火,你去學猴子爬樹,要你去溪邊挑水,你去撈魚戲水,如果你今天乖乖的,不跑這兒來,就什麼都不會撞見了,唉!你總是不听話。」

    如果不是死亡迫在眉睫,只怕她會為自己一貫的淘氣、貪玩笑出聲來。

    但是,就算她淘氣她貪玩,那也不代表她就想往刀口上撞!若早知道會這樣,她寧可戳瞎自己眼楮,也斷不願看見如此丑陋的真相。

    「這次就听話吧,師父保證會很快的,絕不叫你太受罪。」說話的同時,銀晃晃的利刃就握在手上,「師父不是不信你,要知道,只有死人才不會亂說話。」

    死、死人?!

    「不……」最後一絲血色從她臉上褪盡,腦袋更是完全空白。

    她不敢相信,從小收養她的住持師父居然要殺她滅口!

    她跌跌撞撞,拚了命的後退想拉開彼此的距離,偏偏雙腳不听使喚,她跌倒了又爬起來,爬起來又跌倒,如此反復,直到腳跟狠狠撞上硬物——

    糟了,她怎麼退到井邊來了?這是一口廢棄的井,原本已經完全干涸,不知是因為連日大雨還是怎的,竟又蓄滿了水,深不見底。

    要是她一個不小心掉下去……她倒抽一口涼氣,再也不敢往下想。

    「你看你,又不听話,乖乖的,很快就不痛了。」

    她還來不及從深井的恐懼中抽離,獰笑倏地逼近,當下只覺眼前一花,尖銳而犀利的陌生疼痛自胸口散開……

    她低下頭,不可置信的看著插在自己身體里的刀子,美目瞠瞪,隨著刀子被住持師父拔出,像冰糖葫蘆般漂亮的鮮紅熱血汩汩的從她身體里流了出來,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濡濕了她的衣衫,染紅了地……

    她感覺到身體的熱度在逐漸消失,渾身發冷。

    她要死了嗎?她要死了嗎?

    可她不甘心,她不要死,她還想要活下去……

    她一手捂住傷口,一手撐著井口,搖搖晃晃的還想要逃走,還想找尋屬于她的一線生機。

    可憐她沒來得及跨出步伐,心狠的住持師父又往她身上一推——

    撲通一聲,毫無防備的她當場墜入身後這口深井里。

    井水不斷的灌進她口鼻里,大量失血的她無力掙扎,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水吞噬,被吞進了那口井的最深處。

    她不要死,她還想要活……

    轉瞬,黑暗鋪天蓋地將她籠罩。

    「嚇!」

    睡夢中的蘇醒荷猛然從鋪著雪白色金埃及棉床單的QueenSize大床坐起。

    又作夢了……她又作夢了……她又夢見了那一天……夢見銳利的刀刃狠狠插進了她的胸口又被拔出,血流一地,無力反抗的她最後還被推入一口深井……

    冷汗濕透了她的睡衣,冰涼涼的,叫她不住地發抖。

    從時間軸來看,明明已經是發生過的事情,屬于過去式,可每每在夢境里,卻又真實的仿佛是現在進行式。

    被踩爛的小花燈,陷入泥地里的冰糖葫蘆,住持師父猙獰的笑容,毫不留情刺進她身體里的利刃,怎麼捂也捂不住的鮮血,還有那口吞噬她的深井……全都一樣不漏的出現在夢境里,再度驚悚重演。

    她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血液一點一滴離開她身體所引發的冰冷感受,還有她墜井後到完全失去意識這段時間里,瀕死掙扎的痛苦。

    因為太過真實,每次夢醒時分,她總要用發顫的雙手緊緊圈抱住自己好久好久,才能稍稍舒緩那股從身體里透出的惡寒。

    「沒事了,都過去了,那只是夢,一場噩夢……」

    她用微微顫抖的嗓子一次又一次的安慰自己,直到情緒緩和過來。

    她吁出一口長氣,伸手抹了抹冰涼的臉龐,打起精神,掀開那床柔軟蓬松的被子起身下床,雙腳套進一雙鋪有柔軟棉絨內里的室內拖鞋,一如往常的來到浴室準備梳洗。

    雪白簇亮的洗手台上掛著一面銀亮的大方鏡,她站定,抬起頭,愕然看見鏡子里站著一位蓄著波浪長發的陌生女子,小嘴突地爆出一聲驚呼——

    「我的老天爺呀!」

    她本能的往後跳開,手肘撞到牆壁,痛醒了她恍惚而遲鈍的腦袋。

    天啊,她怎麼又被嚇到?不是都看了不下數十回了嗎?看來,她果然還沒真正習慣這張臉、這個身體。

    她深呼吸,拍拍胸口,定定心神……

    是的,她沒死,挨了一刀又墜井的她,沒死。

    但不知道是嫌她人生不夠驚心動魄,抑或是還魂時出了什麼岔子,醒來後,她平凡的人生竟然就此顛覆。

    她來到一個截然不同于蕪州齊城清涼寺的現代化大城市台北。

    她的靈魂住進了一個不屬于她的身體。

    她,成了「蘇醒荷」——

    一個僥幸在車禍中逃過死亡,奇跡似蘇醒的幸運兒。

    方才她從鏡子看到的那張漂亮臉孔,就是屬于蘇醒荷所有。因為還不習慣,每照一次鏡子,她就得重新適應。

    不過,這都還不是什麼大問題,最最最令她震懾的是——

    這個蘇醒荷居然是別人的妻子!

    阿彌陀佛我的佛祖我的菩薩,來到這里以前,尚未正式剃度出家的她還只是個愛玩愛鬧愛淘氣的年輕小姑娘,心不淨,又貪戀塵俗,雖沒立過什麼常伴青燈古佛的偉大志向,卻也沒想過要當誰的妻子、相夫教子,突然之間多出這個新身分,是想嚇死她嗎?

    「我說老天爺呀老天爺,咱們打個商量行不行?開玩笑可以,但是,可不可以不要開這麼大?」她忍不住對著空氣嘀咕抱怨。

    畢竟,妻子這種角色,是可以隨便假冒的嗎?

    且不說假冒人妻于她清白有損,萬一哪天她這冒牌妻子露了餡,肯定要被當成妖女用烈火燒死,那她還怎麼活啊?

    她可不想再死一次,重生一次是喜悅,一再重復著死掉與重生,又死掉又重生,那就是折磨了!

    老天爺不理她,空氣里靜悄悄一片,徒留她一個人的咕噥抱怨。

    「唉,知道了知道了,要是可以這樣討價還價,老天爺就該輪我當了。」她認命,行了吧?

    然而事實證明,妻子這種角色還真是可以假冒的。

    這些日子,她除了努力學習適應,努力不對眼前這種——但凡所有需求都可以透過一個小小的按鈕獲得滿足的超級便利生活——表現出太夸張的吃驚贊嘆外,對于扮演蘇醒荷,她尤其小心翼翼。

    蘇醒荷的丈夫梁次擎是個日理萬機的生意人,端的是神色寡淡、面沉如水,不好親近。

    都說商人重利輕別離,果不其然,梁次擎一天到晚不在家,她在這兒待了七天半,用這里精準的計算方式來說,將近一百八十個小時、一萬零八百分鐘,兩人踫面的次數卻是連五根手指頭都數得出來,累積時數連一個小時都不到。

    即便同坐在餐桌上,也是隔著一張八尺遠的大長桌,你吃你的飯、我喝我的湯,不說話,眼神也不交流。

    本來她還很擔心要跟個陌生男人同床共枕共同生活,沒想到這對夫妻也真是絕透了,各有各的房間不說,同住一個屋檐下,卻形同陌路,簡直比陌生人還陌生人。

    不過,這樣也好,要是這對夫妻感情甜蜜蜜,整日形影不離如膠似漆,穿幫與否都還是其次,她自己肯定先嚇得心跳停止,心虛而亡。

    只是……這麼疏離好嗎?互把對方當空氣,視而不見,這樣過日子不悶不乏味嗎?

    偶爾說說話不行嗎?就當作是交個朋友嘛!瓜竟同住一個屋檐下,見了面寒暄幾句不為過吧?多個伴,不只做起事情來更有趣,就連吃東西也特別香,就像她在清涼寺——

    啊,清涼寺……

    想到清涼寺,她心里不免泛起淡淡的哀愁。

    她是無父無母的孤兒,從小就被住持師父收養,寺里有不少跟她一樣的孩子,她們一群師姐妹每天跟著師父一起干活,一起誦經,一起吃飯,一起窩在大通鋪上睡覺,彼此的生活有著彼此,過去視作理所當然的吵吵鬧鬧,現在成了遙不可及的回憶,曾經是她信賴敬重的住持師父,最後卻是殺害她的凶手,真叫人不勝欷吁。

    到底是從小生活的地方,心里不免想念……

    只是,想念又如何?且不說住持師父為了守住見不得光的秘密,肯定容不下她,她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回去。

    她根本沒法兒把自己的魂魄從蘇醒荷的身體抽離!

    總不可能頂著蘇醒荷的臉跑回過去,說她因為挨刀又墜井,靈魂不小心跑到別人身上,她還是原來的毛丫頭,拜托大家接納全新的她——

    痹乖隆地咚,不把師姐們一個個嚇得魂飛魄散才怪!

    唉,老天爺這次的玩笑真的開太大,根本是整人來著。

    「欸,老天爺,再打個商量,下次可不許這樣嘍!」

    她故作輕松的說,想當然耳,老天爺還是沒吭聲。

    悻悻然抽來毛巾,擦掉臉上的水珠,她抬頭望著鏡子里的那張臉。

    不得不說,蘇醒荷長得還真是挺美的……

    瞧,多秀氣漂亮的一張可人臉蛋!眼楮是眼楮,鼻子是鼻子,嘴巴是嘴巴,渾身皮膚欺霜賽雪白嫩嫩,更別說她身材有多婀娜曼妙,幾次都讓同樣身為女子的她看呆。

    她對著鏡子一陣擠眉弄眼、搔首弄姿,忽地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下一秒,她斂起淘氣笑容靜定不語,陷入沉思。

    她不知道真正的蘇醒荷去哪里了,也許她的魂魄跟她一樣,都住進了別人的身體里,又或者,蘇醒荷已經真正的死去。

    但無論如何,現在這個身體屬于她。

    好死不如賴活,更別說她從來就不想死,既然老天爺讓她重新活過來,她就會好好活著,好好扮演蘇醒荷這個角色。

    以前的蘇醒荷是個什麼樣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

    她用那雙水汪汪的大眼楮望向鏡子里那個全新的自己,堅定道——

    「從今往後,你就是蘇醒荷!」也只能是蘇醒荷。

    須臾,一串腹鳴響起……

    她輕吐粉舌,拍拍小肚皮。

    「蘇醒荷,餓了呴,走,吃早餐去!」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有關閻驤與柯可雅這對歡喜冤家逗趣精采的戀愛過程,請看日子苦哈哈之《無價小氣婆》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z for share~

TOP

thank you

TOP

謝謝你

TOP

thanks
floriehk

TOP

Tkz

TOP

TOP

谢谢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