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飛雪《擁抱.上》


出版日期:2013-08-06


這個女人是他的房東,蒼白清瘦,神情冷漠,
望著他的眼色很空無,好似他的存在一點都不重要。
她渾身充斥著「拒絕」二字,拒絕被打擾、被靠近、被關懷,
就像個長年被男友或老公冷落,性生活不美滿的女人。
他暗暗高興,終于遇見一個對他外貌、條件沒興趣的女人,
不像他前任房東老是來糾纏他,根本就想撲上來吃掉他。
這女人夠冷、夠不把他當回事,簡直太上道了!
而這次「不上道」想糾纏人的換成他了,因為,他對她,很有感覺。
他期待每月交房租的日子能與她一見,真是精采刺激極了!
為了能延長見她的時間與她「糾纏」,他可是費盡心機,
他不由地想,有沒有可能,這女人就是他的真命天女?!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假日早晨,君悅飯店的自肋早餐區,沙發區坐著零星的客人。大片落地窗外,晨光柔黃,青青草皮,露水晶瑩,麻雀跳躍啄食。

    一對裝扮時髦的戀人,男的俊女的美,就坐在這片風光明媚的落地窗前。方桌上,杯中有熱茶,還冒著白煙。茶香彌漫,朦朦朧朧的美感暈開來,教這一隅,好似愛情電影中場景。

    「珍妮——」程少華溫柔喚著女伴。

    「親愛的。」汪珍妮微笑,眼神深情款款。

    「我們交往有一個月了吧?」

    「Yes——」

    「這個月我過得很快樂。」

    「我也是。」她握住男人擱在桌面的手。「ILoveyou。」

    「不過……我覺得,我們不適合。」他拍拍女子手背,微笑。「我們分手吧。」這嗓音濃情密意如似**,吐露出的語句卻殘酷又傷人。

    「why?!你不是說很快樂嗎?為什麼要分手?」

    「原因……唉……我不想說。」

    「你說!你不說我不能接受!」汪珍妮受到大驚嚇,不信被甩了。

    唉,為什麼女人那麼愛追究真相?程少華嘆息,說真話,常常沒有好下場浮。在汪珍妮要求下,他只好坦白道︰「前幾天——你因為沒搶到限量的CHANEL包包,痛哭流涕沮喪到食不下咽,整晚躺在床上哀哀啜泣。在那一刻,我意識到,我跟你不會有未來。」

    靠夭!她抗議。「你不覺得那個小羊皮包好美嗎?再說了,買包包的錢又沒要你付,我為訂不到的皮包傷心都不行?」

    「當然可以,你要為包包自殺都行。問題在于我,我沒辦法和一個因為包包沒買到就痛哭流涕的女人生活,我不喜歡太情緒化的女人。Sorry,我們就到此為止。」

    「所以你安排到這麼浪漫的飯店約會,還和我纏綿到天亮,就為了第二天要跟我分手?!」

    「Baby,這是我應該做的。美好的邂逅,當然要有個浪漫的Ending。我希望留給你的是一段永生難忘的美麗回憶——」

    汪珍妮氣炸,拿了茶杯,就潑出去。

    褐色汁液在半空劃出完美弧度,剎那間被一片銀色墊板擋下。程少華行動敏捷,俐落取出隨身包內早備好的「分手墊板」擋下。對于常跟女伴分手的男人來說,這「分手墊板」的存在真是很必要。

    他看著潑灑出的茶漬落在桌面,一大灘污漬。嘖嘖嘖,幸好他跟女人分手太多次,已然學到各種分手防身技。

    汪珍妮指著他罵。「你這個——」賤人二字正要出口,被他一聲大喝制止。

    「冷靜!在你口出惡言羞辱我之前,請回想我們共同經歷過的美好時光,不要說出讓我生氣,又令自己懊惱的氣話,大家好聚好散。」

    「我……」

    「還有——」程少華取出手機。「先跟你說一聲,我一和人分手,就會將對方從通訊錄刪除。」

    「什麼?!」汪珍妮崩潰,罵他沒用,開始表演自虐,她瘋狂槌著自己的美胸。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好傷心——」

    他凜著臉繼續說︰「而且,我還會將對方號碼列入黑名單,電子郵件也一並列入。」

    「嗄?」胸部白槌了,他真不憐香惜玉。

    「所以,如果你接下來要自殺、自殘,行動前發給我的通知,我都不會收到,自然不會趕去制止。所以千萬不要以為干傻事可以挽回我,或讓我愧疚。那樣做只會傷到你的自尊跟自信——」昨日還溫柔深情的黑陣,此刻竟這樣狠厲無情。

    「你真敢說!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從沒人這樣傷過我,我對你那麼認真,我——」

    「相信我,我跟你一樣認真,只是比較早結束。我知道我是個很特別的人,要忘記我就像戒毒癮,會有一段戒斷期——」

    「你去死啦——」

    「Well——」他放名片在桌上。「這個心理醫生很厲害,很痛的話可以向他求助,報我的名字,我負擔所有費用。祝我們未來遇到更合適的伴侶,我走了。」程少華站起來,不忘提醒她。「這里的蛋糕很好吃,多吃點甜的,血糖上升心情會比較好。Bye……」

    他走了。

    汪珍妮痛呼。「少華?少華……我不要分手,你回來,親愛的——」

    在美女不顧形象的呼喚中,程少華頭也不回走出餐廳。沒半點留戀,對前女友也無一絲憐憫。

    徐遠,二十八歲。

    這三年,她活得像死人。放假不約會,平日不逛街,常鑽入黑忽忽的電影院,癱著身昏睡。她會在廉價的二輪戲院,看片子看到眼楮脫窗腦筋麻木,如此頹廢地混過休假日。

    這日午後,她在放映廳中央最好的座位,連看完兩部片,終于體力不支,頭往後仰,陷入昏迷。她睡了,不久,甚至開始打呼。

    坐她前面位子的男人,痛恨那越來越夸張的鼾聲。

    程少華深吸口氣,怒轉過身,見位子上是一女子,睡得嘴巴開開、脖子歪歪。馬的,沒水準,睡成這樣,好像放映廳是她的睡房。

    「喂!」他喊。

    她沒听見。

    他回過身,決定不理那個鼾聲。但,它嚴重干擾他,害他不能專心看電影。他恨恨地咬著買來的午餐炸雞腿,那鼾聲越來越教他上火,終于,他行動了。

    撕開店家附的辣椒包,在黑暗里微蹲身,繞過一排座位,來到女子身旁,將辣椒包開口放她鼻前——

    徐遠吐氣,徐遠吸氣,徐遠一震,豁然睜眼。

    程少華即刻閃進旁邊座位裝睡,隨即,竊笑地,听見劇烈咳嗽的嗆鼻聲,及一陣慌亂奔跑的腳步聲。程少華樂不可支,笑到肚疼。那女人沒再回來,他終于可以開懷吃炸雞,看電影。爽啊——

    可憐的徐遠,被嗆到鼻頭剌辣,沖到廁所清洗鼻子,不知怎麼回事。

    看鏡中紅腫鼻頭,她納悶啊,不知睡著時發生啥事,突遭橫禍。見鬼了嗎?電影院是不是不干淨啊?!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春日午後,露天咖啡座,一朵朵蘑菇狀陽傘,沐浴在金燦燦的日光底下。粉紅洋裝美麗佳人,拎著CHANEL包走進來,甫坐定,點好飲料,急翻開剛入手的文學雜志,閱讀作家程少華的專訪。文內,附程少華近照。

    照片中,程少華站在復古小酒館內。合身的灰色三件式英倫風馬甲西服,完美展現他沒一絲贅肉的高大身型。他右手持酒杯,正啜飲杯中的琥珀色威士忌。左手,則是插在長褲口袋里。深邃暗眸,凝視相機鏡頭。微挑的眉,似挑釁,又像在挑戰誰。

    他三十三歲,聰明,英俊。常拿文學獎,卻不和文人往來。這使他保持住一定的神秘感。偶爾,會配合出版社辦小型演講。在報章雜志有固定專欄,介紹文學,或評論時事。因孤僻,不愛交友,評論時事沒感情包袱,直率大膽,百無禁忌,可自由地講真話。

    說真話,容易激怒到不同觀點的讀者,故常被讀者投書謾罵。即使風格犀利,仍有一群死忠讀者。

    在這次采訪中,女記者問他以下幾個問題——

    「程先生,這次得獎的作品《不能愛的女人》,對女性的善變矯情好妒,有許多細膩描寫。出版社收到很多男性讀者投書,說您寫出他們的心聲。可是身為女人的我,感覺您對女性很不友善。」

    「本人可是非常喜歡女性的。」

    「謠傳你喜歡男人?」

    「我喜歡貓,所以接著要傳我人獸戀。」

    「哈哈哈,所以同志傳聞,你否認嘍?」

    「沒否認,人生無常,誰知我哪天會不會愛男人?這問題很蠢,我愛女人還是男人,跟作品有什麼關系?我如果在賣身就有關系。」

    「果然犀利,好,不管您喜歡的是男人還是女人,目前有感情對象嗎?」

    「沒有。」

    「傳聞您跟一位社交名媛熱戀中。」

    「已經分手。」

    「又分手了?您的感情生活真精采,常和女人交往,又常常分手。因為這樣才有同志傳聞啊,該不會你喜歡的是男人,和女人交往是放煙幕彈,為了維護形象?」

    「我如果有形象,是要維護,但外界罵我喜新厭舊、冷酷無情,更有說我是爛男人的。都這麼抬舉我了,我還要維護什麼?我也不否認那些惡評,但至少,我是擺明的爛,爛得夠實在。打個比喻,就像你去菜市場買水果,看到外面有凹痕表皮有破損,可以不要買。這比表面光鮮亮麗,矯揉造作,等你買回家,發現爛在里面好多了。」

    女記者嘲諷地說︰「听起來您還挺享受那些惡評的。打幾時起,濫情變成一種美德了。」

    「至少不像某些女人,」程少華反擊。「弄一堆假東西在身上,詐欺我們的感情。又是假睫毛、假雙眼皮、假鼻子、假下巴。胸罩塞海綿,皮膚搽蜜粉,約會嬌滴滴,結婚變老虎。對了,听說現在連臀部都有假臀可以戴。你說,你們女人這樣惡搞,到底有沒有良心?耍人嘛。我說的有沒有道理?你現在身上有假東西嗎?睫毛?還是指甲?還是……」

    「很多人對你常換女朋友很有意見,認為您在感情方面太隨便。」記者趕緊轉移話題。

    「我可是很嚴肅在看待愛情。」

    「既然如此,應該認真交往,怎麼還常分手?」

    「閣下戀愛,是以時間長短判斷認不認真?請問交往多久算認真,交往多久不認真?世上多少夫妻結婚二、三十年,天天在一起,彼此早就不**、不對話、不溝通,每天冷戰,維持表面和平。這樣的感情關系,認真,還是不認真?」

    「這……」

    「我就是太認真,才會在發現彼此不適合就果斷分手,讓大家早點去找更好的伴侶。分手的人越多,表示我越謹慎找另一半。我還沒結婚,有挑選的自由,是不是?」

    「這……這是……很新奇的觀念,不如簡述一下您的愛情觀。」

    「我的愛情觀就是‘小狗成交法’。」

    「小……狗?」

    「寵物業者有一項銷售技巧,稱‘小狗成交法’,當顧客猶豫,不知該不該把狗買回去,擔心照顧不了會後悔。這時,業者就會使出‘小狗成交法’,讓顧客先把狗買回去試養,一個禮拜若不適應,再把狗帶回來退費。結果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一個禮拜後不會來退費,這個銷售技巧讓業績大大提升——」

    「請問……這個小狗成交法和您的愛情觀有什麼關系?」

    「談戀愛也是,大家要有‘小狗成交法’的精神,先帶回家試用,合得來繼續,合不來分手。戀愛談多了,分手分多了,我們就會越來越有經驗、越來越了解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伴侶,這是對感情最負責的作法。」

    「呃……原來你是這麼想的,難怪和人分手都不難過。」

    「換個想法,每次和人分手,就離命中注定的戀人更接近,是好事,不需要難過。」

    美麗佳人大叫一聲,撕了雜志,墨鏡滑落,露出哭腫的眼。

    她是汪珍妮,程少華剛分手的戀人。她尚在努力挽回,以為復合有望,沒想到,他跟記者承認已分手。

    什麼小狗成交法?我又不是狗!

    台北市,某大廈三樓。黃昏時刻,夕陽余暉染黃客廳木地板。程少華英朗帥氣,坐在原木長椅,面上漾著笑意。這時的程少華,有別于雜志采訪中,那個警戒冷酷、眼神挑釁的男子。現下,他墨色眼楮,滿溢溫柔,說話語氣,慵懶性感,暖得幾乎令現場物事融化成糖水。

    「你啊,你真是漂亮呀……乖乖讓我拍照好嗎?」程少華拿起相機,對焦。「唉,不要動啊,一張就好——」

    叮——

    門鈴響起,驚動嬌客,嬌客驚慌,程少華趕緊將它護進懷里,喃喃地哄︰「不怕、不怕。沒事。」

    程少華抱著雙目失明,黑白毛色的貓兒,一路哄。「小華乖喔,不怕喔。」

    他將貓放入臥房,關好房門,這才去開門。

    而他身後,客廳這里那里,各據一方的貓咪們,或跳或跑速速逃竄,找地方藏。那都是殘障貓兒,它們是程少華的室友,跟主人一樣討厭訪客。

    程少華開門,門外站著房東劉嘉嘉。她三十六歲,是豐胸性感的單身女郎。

    「在忙嗎?欸,只有你在?郭馥麗跟潘若帝呢?」她探頭望,沒看見另外兩名室友。

    「他們出去了。」

    「真可惜,我特地帶雞湯給你們喝。」爽啊,這湯正是專程熬給程少華的啊。

    「雞湯是特地用老母雞炖的,吃了不上火,中藥我用的是……」

    沒興趣听,程少華一條腿,岔出去,阻止她進門。「不好意思,我在忙。」意思是快滾,莫要進門。

    劉嘉嘉好天真地眨著大眼楮。「你怎麼了?臉色那麼難看?沒睡好嗎?唉,好像瘦了……有心事?心情不好呴?要不要跟我聊?我知道,我都知道。」

    劉嘉嘉溫情地握住他手,眼中閃著大愛之光。「不要逞強啊,難過就說出來,我懂。」

    她真的懂,她看了新出爐的文學雜志,愛慕的房客跟女朋友分手了。千載難逢好機會,

    不乘虛而入,更待何時?「唉,你憔悴了……有什麼煩惱?」

    「是有一件事很煩。」

    「說吧,我幫你出主意。」說完她又要進門,程少華伸出手,按在門柱上,擋住她的去路。

    「是十號繳房租吧?」他問。

    「欸。」

    「你來早了,收房租的時間還沒到。」

    「又不是來收房租,是特拿雞湯給你——」

    「上次你拿很多水果——」

    「哦,那次順路經過,所以——」

    「上上次借廁所——」

    「剛好到附近辦事尿急——」

    她總是有藉口登門拜訪,還總是有辦法表現得理直氣壯。程少華忍無可忍,不想再忍了。

    「你的房子我住得很滿意,但是你三不五時跑來……」

    「我是順路經過,來關心你們。」

    「房客不交房租,房東才需要關心。」

    「可是我沒把你當房客欸……我們之間的關系沒那麼現實的。我……我對你……其實……」

    不妙——程少華毛骨悚然,她太不會看臉色了。女人十八歲白目叫可愛,三十多歲還白目,就是可恨了。

    看她面色脹紅,含羞帶笑,即將說出令彼此尷尬的話。程少華趕緊按住她嘴,轉過她身,將她往門外推。

    「沒事的話請回。」

    「有事,我其實想說——」她撲進他懷里。「我喜歡你!」

    啊哂——程少華反應好快,砰地推開,力道太猛,差點讓房東跟牆壁熱吻。

    「我會當沒听見。」程少華冷冰冰說。

    「為什麼?」劉嘉嘉勇氣可嘉。

    「我們不適合。」

    「沒交往過怎麼知道?你不是跟女朋友分手了?」劉嘉嘉說完又湊過來,刻意貼近他,胸脯幾乎觸到他胸膛,手也不安分攀上他的肩膀。「你雜志上不也說人要多戀愛多去試,才知道彼此合不合適?我的感情觀跟你一樣開放,我們來交往看看?」

    「你的話不用試就知道不適合。」

    「你又不了解我。」

    「我不了解你?!OK,我就說到讓你了解——」

    很好很好,把程少華惹毛了,劉嘉嘉的心髒最好是夠強壯!

    程少華口無遮攔、勢如破竹撂話道︰「世上有一種女人踫不得,正是不甘寂寞的女人。她們表現得好像對性很開放,思想前衛,鼓勵男人跟她交往,好像她可以把性跟愛分開。

    但骨子里渴望的還是白馬王子救白雪公主的幼稚情節,等著被某人專一對待,認為自己有能力改變男人的原則。有了性關系,之後就期待愛的關系。一旦發現男人對她只是性發泄,就放話批判男人好色,或鬧情緒搞自殺扮演受害者。這就是耐不住孤獨,又不甘寂寞,假前衛假開放的女人。這一類的女人——踫不得。一旦踫了就會被威脅被勒索,弄不好還會身敗名裂,非常可怕。」

    「我才不是!」劉嘉嘉惱羞成怒,哭出來。「這麼說太傷人了,你誣賴我,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成熟獨立,非常理性。我才不會纏著男人不放,我只是比較勇于追求愛情有錯嗎?有必要這樣傷別人自尊嗎?你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是不是?你怎麼可以這樣惡毒?我好傷心,我的心好痛。」

    最好是你很理性啦!眼下劉嘉嘉泣不成聲,以為楚楚可憐表演崩潰會得到同情跟愛的抱抱,想不到程少華退到邊邊,保持距離地瞪著她。

    「抱歉,我還有工作。」他要關門。

    劉嘉嘉震驚,她哭成這樣,他……竟然連一張衛生紙都不遞給她?!冷血啊!枉費過去對他那麼好,又是關心,又是送東西,都被他辜負,忘恩負義的男人!

    「程少華!」劉嘉嘉抓住鐵門,怒氣騰騰。

    「還有事?」

    「我退你押金,限你們一個禮拜搬走,我的房子不租給你這種壞男人。」

    「好啊。」他微笑。「我可以關門了吧?」

    砰!

    程少華,貓有五只,室友有兩位。他收入高,付的房租多,住在配有浴室的套房,室友們則住雅房。程少華跟人住,是為了貓,有時出差旅行,有室友可幫忙照顧貓咪。他任性自我,不好相處,別人願意跟他住,也是為了省房租。

    現實使人妥協,這三人打算一起住時,已協議好各自負責的工作。

    程少華,負責采購日常用品,他先結帳,回頭跟室友均分費用。

    冰馥麗是電視編劇,外表空靈,本性邋遢。抽煙喝酒,不拘小節。講話快,個性急,辦事效率高,租屋退租、跟房東洽談、繳交租金等,她負責。

    潘若帝,高級俱樂部健身教練。個頭矮小,身材精壯,敏感細心,熱衷參加身心靈活動。小麥膚色,潔白牙齒,笑容燦爛,非常好動。他負責清潔公共領域,倒垃圾、繳電費、瓦斯費,偶爾兼任貓咪保母。

    三人在大學時期,是好友。三年前開始一起住,變仇人。一如人間常演的芭樂劇,摧毀友誼或愛情最快的方法就是一起住。美好友誼在日積月累的摧殘下,幾番破裂修補再破裂,如今終于來到雖不絕交但已傷痕累累的境界,可喜是,大伙兒終于找到一種恐怖平衡,就算時有沖突,尚可相安無事。

    這三年多,他們租屋運不佳,陸續換過四間房子。

    劉嘉嘉的房子,住最久,也最舒服,都住一年多了。沒想到因為程少華,大伙兒又要搬家了。

    是夜,郭馥麗接到房東哭訴電話,叫他們搬家。她氣沖沖回去,崩潰地在客廳來回踱步,焦躁地猛扯頭發,咒罵程少華。

    「你是不是想我死?選在老娘最忙的時候搞這出?人家給你什麼你不吃放著就好,干嘛剌激她?」

    「她對我性騷擾。」少華兄,坐在長椅,氣定神閑地將一張張撲克牌立放,堆疊成錐狀小山,這幾乎是高難度特技表演了,需要很穩定的手感。

    冰馥麗罵︰「你處男嗎?有沒有這麼貞潔啊?敷衍不會嗎?幾時這麼矜持了?人情世故不懂嗎?都幾歲了?大叔?!」

    「大嬸,你意思是我在家里還要跟人應酬?」

    「應酬或獻身隨便你,反正你一天到晚換女朋友,不如試試跟房東交往,說不定房租還會打折,你不是很聰明,怎麼不用在正途上?」

    「跟房東戀愛是自尋死路,萬一我拋棄她,她半夜開門進來,殺光我們怎麼辦?不如你找金主包養你,供屋供車,大家一起來過好日子?」

    「你放屁。」

    「嘴巴這麼髒,枉費長得這麼空靈。」

    「噗……」一直冷眼觀戰的潘若帝笑出來,他捧著一大盆生菜沙拉,邊嗑邊看他們吵。

    「潘,你笑什麼笑?」郭馥麗罵他。「你不氣?」

    「唉。」潘若帝放下沙拉,語重心長地說︰「小郭啊,我氣也沒用啊?事情都發生了,我們只好面對它、解決它、放下它。換個想法,這是好事,藉著搬家,我們可以重新檢視擁有的物品,去蕪存菁,再次重生——」

    「說的好。」程少華朝潘若帝豎起拇指。

    「靠妖咧。」郭馥麗朝潘若帝豎起中指。「繼續吃草,給我閉嘴。」她命令程少華。「你,馬上打電話跟房東道歉,說幾句好話,她會原諒你,我也會原諒你。」

    「做錯事才需要原諒。」程少華放上最後一張撲克牌,甚為滿意地欣賞他的杰作。「perfect!」

    啪!郭馥麗一拳呼塌撲克山。「都什麼時候還玩這個?!」

    「有力氣罵我,不如快點找房子。」程少華冷哼。「租房子是你負責的,快點找,這次要注意房東的品行,我常在家,安全很重要。」

    「到哪兒找?你以為找房子很容易?你上租屋網看看,現在很多房東都不願意租給養貓的,你還養了五只!之前因為你養的貓抓破紗窗,害房東解除租約,你忘了?」

    「很多房東不租給吸煙客,你怎麼不戒煙?上上次,是誰煙蒂沒熄好,差點引起火災,驚動消防車,害大家被房東趕出去?」

    潘若帝說︰「就是,那次把我嚇死了。」很好,被郭馥麗狠瞪。

    「潘若帝!是誰煮中藥煮到‘操灰搭’,嚇到鄰居,害我們被房東解約?」現在是大家一起翻舊帳嗎?

    面對現實吧。

    程少華站起來,伸懶腰。「講這些沒意義,小郭,快上網找房,rightnow!」now什麼now!

    小郭咬牙切齒。「程少華,我跟你絕交。」

    潘若帝補充︰「第十一次絕交。」

    程少華備注︰「每次都是她要絕交又要和好。」

    「你為什麼這麼欠揍?」郭馥麗沖去揍他。

    「又來了!」潘若帝跺腳。「你們不要吵,煩死了。」

    冰馥麗掄起拳頭往程少華揍下去。「今天你死定了——」

    「劇本不順嗎?」程少華幽幽道,那一拳停在半空中。

    冰馥麗臉色刷白,拳頭揍不下去。

    程少華慢吞吞問︰「看看你的黑眼圈,寫得不順喔?你要想清楚,想清楚再揍,是誰好幾次把你從卡稿深淵救出來,一時沖動斷了後路值得嗎?」

    「哼。」郭馥麗放下拳頭,可惡,程少華掐住她的要害。第三集分場,弄了八天還生不出來,快被戲劇總監追殺了。「好,我搞定租房子的事,但是你要撥兩小時給我,陪我分場!」

    「兩小時?NO,頂多半小時,以我的智商半小時夠了。」

    「你是諷刺我智商低嗎?」郭馥麗又咆哮了。

    「智商不低,但EQ很低。」

    「他馬的你XXOO%#……」以上,粗話一分鐘。

    潘若帝崩潰大叫︰「拜托不要吵了!你們可不可以理性的溝通?真沒靈性,我要去靜坐。」

    砰!潘若帝回房,點蠟燭,放大悲咒,求菩薩快快渡化這兩位沒靈性業障深的可憐人吧。

    程少華真聰穎,郭馥麗卡了八天的第三集,他半小時搞定,替郭馥麗生出沖突不斷高潮連綿不絕狗血從頭灑到尾的第三集分場。郭馥麗因為交本順利,被戲劇總監夸獎,于是心甘情願連日在外奔波找房,終于相中一間租金超便宜,坪數大,位于二樓的公寓,還鄰近捷運站,交通便利。

    她拍下房子照片,回家拿給潘若帝跟程少華欣賞,秀出租約,上面寫著房租一個月一萬,便宜到爆炸。

    她跟程少華強調︰「放心,房東很酷,不嗦,話很少。」

    程少華跟潘若帝看完照片,檢查租約,二人非常滿意。

    潘若帝大樂。「所以說,我們要感謝華哥英明,拒絕房東求愛,堅持搬家。要不我們怎麼有機會租到更大更便宜的房子?」

    冰馥麗瞪他。「是誰看了五間房子跑到腿快斷掉,嘔心瀝血幫大家弄到這麼棒的房子?是我好嗎?你們跟我住真是福氣啊。」

    「你厲害。」程少華豎起拇指,贊美。

    這天下午五點,郭馥麗要簽租約,在新房東指定的咖啡店。

    兩點多時,她突然打電話給程少華。「你替我去簽約,快去。」

    「不可能。」程少華熬夜趕稿,剛爬上床,正要躺平。

    「我急性腸胃炎,在醫院吊點滴。」

    「你怎麼可以腸胃炎?叫潘若帝去。」

    「他電話不通,可能在上課。」潘若帝指導頂級客戶時,是不能接電話的。

    「你不去,房子沒租到別怪我。」她又提醒。「不要搞砸,那房子非常贊啊,記得,不要說有養貓。」

    「你沒講?萬一像上次搬進去被房東發現——」

    「她沒問我干嘛說?唉,快出發不要遲到了——我已經先跟房東報備了,她叫徐遠,穿灰色衣服,你最好全程笑咪咪,你不笑像壞人。」

    「你為什麼偏偏今天腸胃炎!」

    「X,拉了十次肚子,听你這麼說,真感動啊。」

    于是,下午五點,程少華跟新房東見面。

    真是爛地方,平價咖啡館坐滿人,吵死人。有帶孩子出來玩的家庭主婦,跟客戶談生意的業務,桌上擺滿直銷產品努力跟宅男傳教的美女,窩在角落埋首打電腦的蘇活族。

    服務生忙碌地穿梭在一桌桌客人間,座位擁擠,音樂被眾人的高談闊論淹沒。

    外頭,本來天色晴朗,但漸漸烏雲密布,要變天,起風了,真符合程少華郁悶的心情。

    他等房東來,精神萎靡,疲憊渴睡,但是,當房東現身,在他對面坐下來時,他霎時清醒,嚇一大跳。

    天下竟有此等奇緣?!

    房東正是幾日前,在電影院睡到鼾聲大響,被他用辣椒粉惡整的女子。那時他狠瞪她睡容,記牢她模樣。萬幸萬幸,他暗吁一口氣,當時沒讓她看見他模樣,現在才能和平面對面。

    「你是程少華吧?」她拿著飲料坐下。

    「徐遠小姐?」

    「嗯。」她從包包拿出合約,放桌上。

    程少華打量她,腦中開始職業病地分析起徐遠。她蒼白清瘦,神情冷漠。齊肩直發,眼色幽黑沉靜。嘴抿著,雙手防衛地盤在胸前。翹著腳,靠著椅背,灰色長衫,過長袖子,遮住一半手掌,手指縴細,握著瓷杯的握把,拇指會一下一下磨著瓷把邊緣。

    她望著他的眼色很空無,那是一雙沒啥情緒的眼楮。她置身在熱鬧喧嘩中,冷冽得像絕緣體。她已經很瘦,卻好像還努力拿著無形繩索,將自己打上死結,竭力在壓抑什麼,緊繃著身軀。

    程少華觀察後心得是……這是從頭到尾擺明「拒絕」二字的女子。拒絕被打擾、被靠近、被關懷,最好跟全世界無關。像是長年被男友或老公冷落,性生活不美滿,且對別人充滿敵意的女性。

    徐遠說︰「如果沒問題,我們就快簽一簽吧。」沒有寒暄、沒有問候,也沒有對他身家調查,但講話咬字用力,好像在跟誰嘔氣。

    程少華有些驚訝,他高大英俊,除了熟識他的小郭,陌生女子初見他時,常會被他外貌震懾,或緊張、或害羞。不像她,反應冷淡。他暗暗高興,小郭果然找了夠上道的房東,這女人絕不會熱情地來騷擾他。

    程少華取出鋼筆,翻開租約——

    這時,一對母女,推輪椅過來,輪椅上一整籃愛心筆。其母挾帶著哭腔,跟徐遠說︰「我女兒生病了,兩腳萎縮沒辦法走路,可以好心幫我買包原子筆嗎?一包一百元就好,拜托拜托——」

    徐遠突然刷地扯落覆在女子小腿的毯子,其母驚呼,其女驚恐。

    程少華驚駭。

    但見其女小腿完好無缺,徐遠瞪她母親。「你女兒雙腳健康得很,上次我還看到你們在彩券行簽樂透,十秒內離開我視線,不然報警。」

    咻!輪椅宛如風火輪,疾如星火消失無蹤。

    程少華大笑。「酷喔。」世間竟有此等奇女子,速掏出押金,攤平租約,拔除鋼筆蓋,快快簽下,這房東他好欣賞啊。

    「等一下。」徐遠掀到租約最後一頁,那兒寫著一行小字。她指著,要他看。

    「簽字前,先告訴你,房子是凶宅……不介意吧?」

    靠、北、邊、站!

    那行小字,幾時加的?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未完待續】

《擁抱.下》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776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a lot
Nicole

TOP

謝謝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