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袖《貴婦實習生》[小資鳳凰之二]


出版日期:2013-12-20


她深深覺得算命奶奶老花看走眼了,
居然說她是標準的少奶奶富貴相,還說機緣就快到了,
事實上,她從十六歲就開始打工,現在更慘,處在待業中,
雖然遇到個知名企業總經理,卻弄髒他的名牌衣褲要賠錢……
不過後來也多虧了他出手相救,她才能逃過葬身大海的意外,
她想過各種報答方式就是沒想過他提議的這種——假扮女友?!
反正只是要在他家人面前假裝一下,這點小事她應該還行,
怎知他沒先知會她就在公司新品發表會上逕自宣布即將訂婚?!
害她不只得搬去他家專心當「臨演」,還要應付親友們的質問,
更要忍受愛慕他多年的女人的挑釁,且當初他明明說只是作戲,
但天冷他會主動幫她加衣服,不時吃吃她豆腐、與她耳鬢廝磨,
她差點被車撞,也是他用身體護著她,關心擔憂毫不虛假,
厚,他每次的脫稿演出和擅自加戲,總惹得她心慌意亂,
若他這位男主兼導演哪天突然喊卡,她暗許的芳心該何去何從?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緣分妙不可言

    緣,妙不可言。

    寫這本書的時候,心里一直浮現這句話。

    緣分讓人相遇,即使因為各種原因相隔兩地,只要有緣,將來的某一天,還是會重逢。

    抱著這樣的想法,我寫完了于緋亞和曲仲衡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的小小緣分,在他們的人生中留下一頁記憶;很久很久以後,他們再次相遇,緣分的種子漸漸萌芽,愛情故事就此開始。

    世界上有那麼多的人,可是與你一起克服許多困難,攜手相伴走向未來的,只有那個人。

    我想這就是緣分吧。

    真的要出書了,有點緊張。

    從第一本書過稿到現在,我陸陸續續帶給徐姊和前後任編輯不少困擾,但大家還是很有耐心的陪我到現在,很感謝出版社的各位。

    出書,是一個新的開始,謝謝幫助過我的每個人。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于緋亞不敢相信自己會這麼倒楣,可當她匆匆踏出氣派新穎的辦公大樓,邊想著下午還有幾場面試要去,豆大的雨點卻突然劈里啪啦地打在她身上時,她實在很難不替自己唉嘆一聲。

    她認命的縮回腳步,連忙退回大樓內,手忙腳亂的打開包包找雨傘。

    「今天唯一的好事就是——我記得帶雨傘!」當她從隨身包包里翻出那把粉紅小碎花雨傘時,她感動得都快哭了。

    她立刻撐傘走出大樓,旋即像想到了什麼,猛然回頭往上看,背後的玻璃帷幕大樓氣勢恢弘、高昂挺立,彷佛在嘲笑她的狼狽。

    「哼!不用我就算了,還有更好的工作等著我呢!」于緋亞握拳咬牙道,話一說完,她隨便用手抹去臉上的雨滴,繼續往前走。

    每一場面試她都相當重視,穿著正式套裝、表現出最高誠意,但是今天這間公司的人事主管還是和過去兩個月她面試的其他公司一樣,請她回去等候通知。

    等通知差不多就等于無望,這是她面試無數次的心得,她不會真的笨笨的等人家打電話來,還是努力再找其他工作比較實在。

    走往捷運站的路上,于緋亞下意識的摸摸快餓扁的肚子,要是再找不到工作,她就要流落街頭了。

    話說回來,她的衰運已經持續好一段時間了——

    在她大學畢業前一個月,打工的公司突然倒閉,老板落跑,被積欠了兩個月的薪水領不到,房租當然也付不出來,她不認為房東太太會大發善心讓她繼續欠下去。

    昨晚她躲在陰暗的房間里算了一下,錢包里那少得可憐的錢,可能不夠她活到下個月。

    連續找了兩個月的工作,沒有人錄取她,因為念的是很冷門的科系,在校期間又忙著打工,別說荒廢了學業,連實用的證照也沒考到半張,才會淪落到今天這種處處踫壁的窘境。

    她想過先跟朋友借錢周轉,可是同學們不是還在找工作,就是才剛就業,她也不好意思厚著臉皮向他們借。

    就算如今窮到要挖撲滿湊零錢買吐司了,她還是不敢打電話回家跟父母求救,不僅不想讓他們擔心,更怕被父母拎回老家隨便找個工作。

    她在這個城市住了四年,已經很習慣了,不想再像個小孩賴在父母身旁。

    現在她只剩下一個晚上的兼職,吃穿用度全靠那份收入在撐,捉襟見肘已經不足以形容她目前的困境,這是她離家生活以來所面臨的最大危機,如果接下來還是找不到正職工作,為了三餐溫飽、有地方住,她只好再去當半天班計時人員,不然日子真的過不下去。

    她低頭看看身上的廉價套裝,在歷經今天上午的三場面試後,顯得有點發皺;腳下的低跟包鞋踩在濕答答的地面上,鞋面覆了層水氣,連絲襪都沾了雨水黏貼在腿上,非常不舒服。

    下雨天找工作真不輕松,幸好現在不是冬天,否則在又濕又冷的天氣四處奔波,一定更顯淒涼心酸。

    她加快腳步往前走,想早點回去吃點東西、休息一下,下午還有幾場面試要去哩。

    「這位小姐,我看你面色紅潤、夫妻宮飽滿漂亮,屬于你的姻緣就快降臨了!」

    在捷運站前的騎樓里,一把破爛雨傘突然伸出來橫擋在于緋亞面前,她差點煞不住腳步撞上去,待她好不容易穩住身形,這才偏頭看向雨傘的主人——一個穿著陳舊唐裝、身材瘦小又微微駝背的老婦人,正笑嘻嘻的看著她。

    「老婆婆,我沒有錢算命,還有,我臉紅紅是因為走太快的緣故,事實上我臉色慘白得晚上出門會嚇到人。」于緋亞狠下心來拒絕搭訕。她現在連花一塊錢都得再三思量,更何況是算命這種不必要的花費。

    「談錢傷感情,來這坐。」講話國台語參半的老婦人沒給她拒絕的機會,伸出瘦骨嶙峋的手,火速將她拉近旁邊一間店面里,用傘稈勾出一張便宜的塑膠方椅讓她坐下。

    「婆婆,這是復合式商店?」于緋亞迷惑的舉目觀望店內擺設,問號一個接一個冒出來。

    一名年輕店員穿著合身的套裝,妝容十分細致完美,正在對她們微笑;店內的玻璃展示櫃上擺滿日韓進口的開架式保養品和化妝品,裝潢風格活潑浪漫,一旁的角落里卻突兀地擺著一張算命用的折疊小桌和兩張紅色塑膠椅,這畫面說多奇怪就有多奇怪。

    「那不重要。」老婦人嘻嘻一笑,瞅著她的臉仔細觀察。「我看你神情迷惘、腳步匆忙,肯定有事情煩心,不如和我這個老太婆結個緣,暢談一下心事,保證讓你煩惱全消。」

    「不好意思,我真的沒時間。」

    于緋亞尷尬一笑,站起來就要走,兩手卻被老婦人快速攫住,硬把她扯回椅子上坐好,接著把她的雙手包進自己手里,不客氣地揉捏一番。

    「哎唷唷!瞧瞧你這雙手,白嫩細致、柔若無骨,配上不凡的五官格局,可不就是標準的少奶奶富貴相嘛!」

    「老婆婆,你講得這麼夸張是賺不到錢的。」聞言,于緋亞忍不住偷偷翻了個白眼,直想問問她老花眼鏡放在哪,要不要她幫忙拿來,好讓她能夠看清楚點。「我這張臉再普通不過,跟不凡沾不到一點點邊,還有,我十六歲就開始打工,每天忙個不停,手沒有粗得長繭就要偷笑了,還白嫩細致哩!」

    「嘿!」見她微惱,老婦人還是一臉笑意。「可別小看自己,機緣就快到了,你等著瞧好了。」

    老婆婆又趁機捏了捏那雙暖暖的小手,趁她皺眉尋思之際,手指不動聲色地往她右手臂內側摸上去,在如預測摸到一條不平整的疤痕後,露出了高深莫測的微笑。

    「機緣?怎麼可能?」于緋亞沒注意看老婦人的表情,嘟嘟囔囔地縮回手,她只希望別更倒楣就好了。

    「小姑娘,你要學會開心一點,繃緊神經不見得就能把事情做得更好,既然這樣,又何必把自己逼得那麼緊呢?」老婦人說完,還對她眨了眨眼楮。

    于緋亞見她一副童心未泯的俏皮模樣,就算再怎麼為未來煩惱,此時也不由得笑了。「婆婆,你真的很樂觀耶!」

    她看老婦人的生活也不是很好過,卻還能笑得那麼開心,好像沒有什麼大事可以讓她憂愁。

    「可不是嗎?」老婦人又對她俏皮地眨了下眼楮,「煩悶痛苦是一天,輕松快活也是一天,何不過得暢快點,你說是不是呀?」

    「嗯……你說的也對喔。」于緋亞低頭暗忖,縛在心頭的結好像解開了一半。

    老婦人說的道理雖然淺顯,卻點醒了忙得像是無頭蒼蠅的她。

    她為了錢忙得團團轉,早就忘記上一次開心大笑是什麼時候了。

    「听婆婆一句話,要對未來懷抱希望,開開心心過每一天,好事就會降臨,要是你每天都愁眉苦臉的,日子只會更難過,要記住喔!」說完,老婦人趁她還在思索之際,偷捏了下她的臉頰。

    「嗯,知道了。」于緋亞乖巧地點點頭,覺得上了一課。

    這個老婦人和別的算命師很不一樣,不會說得天花亂墜只為了賺錢,反倒像是自家的奶奶般親切。

    「有听進去就好。」語畢,老婦人突然從桌子底下摸出一台折疊式小推車,開始收攤準備走人。

    「咦?」于緋亞一時間還搞不清楚狀況,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說道︰「婆婆,我來幫你吧。」

    「差點忘了!」老婦人完全不給她幫忙的機會,相當熟練地把所有東西收放到推車上後,接著轉身對她笑咪咪地伸出手,「幫人算命不收禮,對命理師會很不好,我不介意,你隨意就好了。」

    此話一出,于緋亞嚇呆了。

    婆婆剛才不是說談錢傷感情嗎,怎麼現在又要跟她收錢?

    她拿出干癟的錢包看了看,雖然她很窮,但是婆婆好心開導她,她也不能不付點錢,如果真要計較,心理咨商師的收費更貴呢!

    「婆婆,我只拿得出兩百元……」她尷尬苦笑,有點不好意思地從貧瘠的錢包里抽出兩張紅色鈔票。

    「沒問題,有誠意好說話。」老婦人爽快地接過紙鈔塞進上衣口袋,一手熱情的拍了拍她掛著包包的手臂。「那就有緣再會啦!小姑娘。」說完,她頭也不回地推著推車離開了。

    于緋亞有些錯愕地看著那道活力十足的背影,一時間有些恍神,彷佛剛才和她說話的並不是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家,甚至連原本微駝的背,此時看起來似乎也不駝了。

    奇怪,她怎麼覺得老婆婆好面熟?可是她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她……

    直到再也看不到對方的身影,她才反應慢了好幾拍地喃喃回道︰「喔,再見……」緊接著她才真正回過神來,將錢包放回包包,走出開著涼爽冷氣的小店,摸摸肚子自言自語道︰「唔……不管了,肚子好餓,還是趕快回去吃午餐好了。」

    雖然午餐只有一個奶酥面包,但也算美味了,下星期可能只剩白吐司可以吃了。

    正要撐傘走出騎樓,手機鈴聲剛好響起,她趕緊退回騎樓內接電話——

    「喂……是,我是于緋亞。」她很有禮貌的答道,雖然對方看不見,還是本能露出長期從事服務業訓練出來的甜美微笑,下一秒,手機那頭傳來的話語,卻讓她驚訝得睜大雙眼,「什麼?我錄取了」

    她捂著嘴,拚命壓抑尖叫的沖動,心跳飛快,激動的情緒讓她的腦袋亂紛紛,以至于對方說了些什麼她只听進一半。

    「是,是,我知道了,謝謝你。」假裝鎮定地結束通話,于緋亞立刻興奮地跳起來大喊一聲,「我出運啊!」

    痛快吶!

    她笑得五官全都皺在一起了,從她身邊經過的路人都轉頭用怪異的眼神看她。

    「呵呵……對不起,嚇到大家了。」

    她抓抓頭,傻乎乎的對他們笑了笑,終于被錄取令她心情實在太棒了,她一點都不在意被當成怪人。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行政助理,但是能在鼎鼎大名的兆鑫集團工作,她已經心滿意足了。想想她今天離開兆鑫集團時,還對著人家的大樓嗆聲哩,沒想到不過半個小時,她居然已經成了其中一員,真所謂世事難料啊!

    她踮腳仰頭手平舉,跳舞似的轉著圈圈,興奮程度媲美中了樂透頭獎。幸好老天爺還沒完全遺忘她!壓在心頭的重擔消失了大半,讓她笑得比春天的花朵還燦爛。

    因為太高興了,于緋亞邊跳邊把手機收進包包,撐起傘、腳一跨,就要豪氣的躍下騎樓外的三層矮階,怎料眼前突然冒出一道身影,但她已經雙腳離地,收勢不及,她嚇得手一松,雨傘掉落,刺耳的尖叫聲也隨之而起,「哇啊浮浮!」接著她便感覺自己狠狠撞上一堵肉牆。

    她撞得頭昏眼花,差點站不穩,所幸一雙有力的手臂及時伸出,抓住她的手肘,沒讓她跌個**開花。

    淡淡的古龍水氣息襲上鼻間,加上細雨飄到臉上的冰涼感,讓她瞬間清醒。

    她幾乎是貼著那個人而站,在頭腦能正常思考後,她趕緊後退一步,眼角瞄到那人身旁不遠處停了輛高級房車,跟在身邊幫忙撐傘的男子原本要隔開她,卻被那人揚揚手阻止了。

    于緋亞的目光先落到對方把深黑色暗紋西裝撐得很好看的厚實胸膛,再一路看到收得很剛好的腰身剪裁,再到被同色長褲包裹著的修長雙腿——但褲管很奇怪的微微濕濡,還有腳底那雙手工皮鞋也沾了些許泥水……

    以她曾在精品店打工一年的經驗來看,對方身上行頭的花費,肯定比她工作三年的總進帳還多。

    此時她心里已經開始感覺不安,但還是得鼓足勇氣抬頭面對,她怯怯地掃過黑絲襯衫和對比強烈的月牙色領帶,對上一張垂眸看著她的冷臉。

    她先被那張冷若冰霜的偏瘦臉龐凍了一下,然後干笑兩聲繼續看下去——一對不粗不細的眉毛微攏,配上目光銳利的眼眸顯得有些嚴厲,挺直的鼻梁和略薄的雙唇讓他的神情看來更加迫人,盡管對方戴著一副無框眼鏡遮掩外貌給人的肅冷,卻化不去那份天生的壓迫感。

    冷漠的表情、光鮮的打扮,出入有高級房車代步,還有司機幫忙開車,典型的社會菁英形象、金字塔頂端的人物啊!隨便一件衣服就是小老百姓一個月的收入,像她這種人簡直不敢望其項背,而她居然做出這等蠢事

    「呃……那個……」于緋亞瞄瞄男人潮濕的褲管,再瞧瞧自己腳底踩著的淺水窪,瞬間明白自己就是元凶,「我不是故意的……」

    她走路不但撞到人,還踩到水窪濺濕「好野人」的褲子,她慘了……

    都快窮到沒地方住了,現在還搞出這種烏龍,她就算變賣所有的家當,翻出所有的錢財,也湊不到人家一件量身裁制的長褲價錢。

    「對不起……」自知理虧的她,連忙陪笑道歉,「雖然我買不起一條全新的褲子賠你,但是我願意賠償清洗的費用,我很有誠意,真的!」

    為了表達她的誠意,她趕緊拿出干癟的錢包準備掏錢。

    「這種搭訕方法太老套了,想點新的吧。」就在她打開錢包拿錢的同時,悠揚卻冷淡的男性嗓音傳來。

    于緋亞一愣,花了兩秒鐘消化完對方話里的意思之後,她疑惑抬頭。

    有司機幫忙撐傘,他兩手悠閑的半插在褲袋里,閑適自然的姿態有種難以高攀的貴氣,而在陰暗的傘面下,表情和他的聲音一樣淡漠的臉,看起來更陰冷,即使隔著一層透明鏡片,從那雙冷銳的瞳眸里射出來的寒意不減,嘴角彷佛還帶著一絲瞧不起人的淺笑。

    「什麼?搭訕?我搭訕你」怕誤解對方的語意,她皺著眉頭,再次確認般地問道。

    男人似乎認為她明知故問,倔傲地回道︰「難不成是我想搭訕你?」

    「喂!你會不會想太多啦?」

    被當成隨時想搭訕異性的花痴,于緋亞有點生氣,她是不該弄濕他的衣服,但也沒理由被誤會吧?

    她目露凶光地瞪著他,不悅地續道︰「看得出來你條件很好,但不是每個靠近你的女人都想搭訕你,至少我就不是,自知之明這種東西我還是有的,你可以不用想太多。」她又不是吃飽撐著,怎麼可能沒事找自己麻煩?

    「哦?」他不置可否,似乎在等她說下去。

    「哦什麼?」被誤解的感覺很不好,她還沒釋懷,所以語氣依舊不善,「我很沒氣質的跳下階梯是我不對,但是誰知道你會突然從旁邊冒出來?總之,我不是故意撞到你,不是故意踩水噴到你,更沒有搭訕的意圖,你明白了嗎?」

    「這樣啊……」他似笑非笑,好像不太把她的話當一回事。

    「就是這樣!」一股悶氣梗在心里,于緋亞恨恨地道︰「算了,多說也沒用,反正像你這樣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不會把我們這種小老百姓的話听進去,不過送洗的費用我還賠得起。」

    她低頭翻找錢包里的鈔票,找來找去卻只找到一張紅色百元鈔。

    她的臉色倏地變白,手里捏著那張百元鈔,遞出去也不是,收回來也不是。

    她忘記從前老板落跑以來,她為了不讓自己亂花錢,所以每次出門帶的錢幾乎不會超過五百塊,現在身上只剩下一百塊了,怎麼夠付那種高級衣料、手工皮鞋的清洗費?她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這一百塊是要給我的送洗費嗎?」他雖然勾著笑容問,不過笑意未達眼底,看起來比較像是在嘲笑她。

    「我知道不夠,你不用笑我,既然錯的人是我,我就會負起責任。」于緋亞把鈔票塞回錢包,漲紅著臉解釋,不認輸地繼續翻找錢包夾層,像是想從貧民窟里挖掘出一點點寶物般拚命。

    拿金融卡去提款?不行,兼職工作的薪水後天才會入帳,所以現在戶頭里面也是空空如也。

    傍他身分證當抵押,改天再賠錢給他?不行,明天要去新公司報到,不能沒有身分證。

    要不然駕照好了……嗯,她沒考過,哪來的駕照啊?

    翻來找去,她錢包里唯一稱得上有抵押及身分證明作用的,只有健梗卡。

    「欸……不好意思喔,我錢帶得不夠。」于緋亞的氣勢一弱,有點討好地笑道︰「這樣好了,我先將健梗卡抵押在你那里當證明,後天你可以請司機先生有空的時候來找我拿錢。」

    她打開隨身攜帶的小故記本寫上自己的手機號碼,撕下一頁後連同健梗卡遞給他。

    「號碼是真的,健梗卡上面的照片也是我本人,而且我明天就要到兆鑫集團去上班了,不會故意賴帳。」她很真誠地保證,雖是無心之過,也必須負責到底才行,可是一想到這筆花費鐵定不小,她的心忍不住滴血。

    「你的經濟狀況似乎不太好。」男人隨意瞥了眼紙上的清秀筆跡,陳述她的現況,語氣很平常,沒有揶揄或取笑的意思。

    不過這話听在于緋亞耳里,卻令她有被一眼看穿的難堪,內心的保護機制啟動,之前被誤會引起的怒火又燃燒起來了。

    「這個世界上有像你這樣的有錢人,當然也會有像我這種窮人!我窮,可是我肯努力賺錢,絕對不會窮一輩子的,你不要太瞧不起人!」

    「我沒有瞧不起你啊。」男人過于犀利的眼神,此刻帶了點被冤枉的無辜,他凝視著她的臉,突然對她產生了幾分贊賞。

    不管她的沖勁能夠維持多久,至少此時此刻,他覺得她話里蘊含的力量是百分之百的。

    也許她真的不是想來搭訕他的花痴女,只是一個不小心撞到他懷里,又順便踩進水窪濺得他雙腳濕的傻女孩吧?

    不過……他眼神多了絲探究,其實他一點也不在乎那些干洗費,且像她這樣模樣平凡的女孩滿街都是,他為什麼會寧願耽誤行程,站在這里和她閑扯?

    或許……是她的眼神太有朝氣,明亮到容易讓人忽視她平凡的容貌,就像一株不起眼的小草,卻潛藏著無盡的生命力,不管如何摧折踐踏都能堅強的生存下去;也可能是因為她眸光里的那份純粹,毫不掩飾的表現出她的情緒,所以格外吸引他的目光,想要和她說上幾句話吧。

    畢竟在這個充滿虛偽的世界里,敢用真心和別人往來的人,越來越少了。

    「沒有瞧不起人就好。」于緋亞悶悶回道,指指他手上的東西,「喏,東西都在你手里了,改天請司機先生來拿錢吧,我先走了。」

    「于緋亞,八十年二月……」在她舉步離開前,他照著健梗卡上面的資料念了出來,「十五日生。」

    「喂喂喂,你不用念出來啦!要我出名也不用這樣。」她趕緊單手蓋住健梗卡,阻止他再念下去。

    他任由她縴細白皙的手覆蓋住他的掌心,並未拂開。

    「算了,沒人听到就好。」于緋亞無奈的翻翻白眼,雖然不太高興,但想到自己有錯在先,就不跟他計較了。

    「哦?」感受到溫涼的體溫,他意有所指的笑睨著她。「這是搭訕的第二招,肢體接觸?」

    「肢體接觸」她瞠眼怪叫,這才發現自己的手還搭在對方手上,馬上用最快的速度縮回手,「相信我,這一切都是誤會,我對你絕對沒有任何幻想,你放心好了!沒別的事我先離開了,Bye……不對,不會有見面的機會,那就這樣,我走了。」這次她沒給他反應時間,一口氣說完,立即往捷運站飛奔而去。

    「噯——」他開口喊她。

    她卻沖得老遠,根本沒听見他的呼喊。

    他彎腰,從地上撿起一把粉紅色小碎花雨傘,瞧瞧上頭的水漬,喃喃道︰「真迷糊,傘忘了拿,等會要是再下雨,會淋成落湯雞呀。」

    「總經理,我拿去給那位小姐吧。」司機見老板和那女孩似乎相談甚歡,自告奮勇想送傘過去。

    「不用了,你追得上那雙飛毛腿嗎?」他笑著,把健梗卡和紙條收進西裝里側的暗袋,再指指後車箱,要司機先把傘擱在里頭。

    隨後他走到一家裝潢漂亮高雅的珠寶店前,店員遠遠就看見貴客臨門,笑容滿面的拉開門迎接,拿出一盒又一盒的昂貴首飾任他挑選。

    「曲先生,是要買送給女朋友的首飾組嗎?」店員拿出一組組華麗的鑽飾,迫不及待的介紹,「這些都是本店最新的款式,設計新穎又高雅……」

    「不。」曲仲衡打斷她的話,拿起一條被店員冷落的細致手鏈觀看,「我妹妹喜歡秀氣一點的樣式。」

    「是是是。」店員很識時務的開始介紹貴客手上的那條手鏈,「這條純白金手鏈,裝飾在鏈子上的玫瑰金線條柔美,非常適合喜歡雅致風格的年輕女孩……」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本帖最後由 shek 於 2017-8-11 20:38 編輯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想知道還有哪些女孩遇見真愛,蛻變成鳳凰嗎?請見——

    沐向陽‧小資鳳凰之一《奴役金貴夫》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781

    雲袖‧小資鳳凰之二《貴婦實習生》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779

    千藍‧小資鳳凰之三《臨演未婚妻》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780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3Q

TOP

Thx

TOP

Thx

TOP

thx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