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向陽《奴役金貴夫》[小資鳳凰之一]


出版日期:2013-12-20


人人都說他命好,含金湯匙出生,工作不用愁,有家業可繼承,
可沒人知道他的生活根本是部辛酸血淚史,
老爸只顧寵老媽,老媽只顧跟老爸甜蜜蜜,小弟只顧哄前妻,
他也只能做牛做馬賺錢養這一家子,成天當超人飛往世界各地,
瞧,就連身為他員工的女友,都過著比他還像老板的隨興生活,
沒辦法,誰教他被她迷得神魂顛倒,
她深夜想吃宵夜、洗足浴,他一路陪伴,沒異議,
她買了機票說要去旅游,哪怕明天該上班,他也蹺班陪她去,
就連他希望她陪自己回家見父母,定下兩人的未來,
她卻因為愛自由而不願意時,他也舍不得逼她……
幸好,比起自由,她似乎更愛他一點,
她最終給了他一個驚喜──出現在飛機上說要陪他回家,
可沒想到他高興得太早,意外總在最後一刻發生,
在他向她求婚的隔天,她竟徹底失蹤……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序

    像女孩的女人

    《奴役金貴夫》故事就像一列靈光列車,在某個晚上我躺上床時突然駛進我腦袋。

    那個女人,自信果敢,堅強無畏,像十七歲穿著短裙帆布鞋,高高坐在圍牆一角,微風將發絲揚起,露出俏皮笑容的少女。

    她可以無所顧忌的說笑,想法天馬行空古靈精怪,想什麼就做什麼,說去哪立刻背起包包上路,哪怕行囊里連一半旅費都沒有,卻能勇往直前地去追求,隨時準備好遇上另一個人,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展開邂逅,在最美好的時光做一切美好的事。

    這樣的女人談起戀愛來也一定很瀟灑,不拘泥主動或矜持,喜歡就出手,不喜歡便放手,舉重若輕,拿得起放得下。

    現實生活中這樣的女人很多,我身邊就有。

    一位是我的朋友,十幾歲時對個男孩一見鐘情,主動追求,捧著早餐等在男孩樓下等,明明不同系也跑去幫忙佔位,男孩生病時想方設法溜進男生宿舍悉心照顧……從十八歲到二十八,八年戀愛,一年婚姻,在第十年分手,只身遠走他鄉。

    今年是她離婚第三年,有了新的戀情,心愛的寶貝。

    另一位是我喜歡的部落客,二十三歲結婚,次年生女,二十八歲離婚,某天突然決定出發,去實現二十三歲前的夢想——環游世界。她說要獨自行走尋找愛情,說相信世界那麼大,總有一個人值得她停下腳步。于是印度、中東、南非、西歐、北歐、南美……一天天記錄她的旅程邂逅花花公子,充當臨時女友,迷路,奇遇偶像,學義大利菜非洲鼓葡萄牙語,當然也被偷被騙,餐風宿露……一場又一場離別接著相遇。

    還有一位突發奇想決定騎行川藏,于是找了一個朋友跳上摩托車上路,經歷風霜雨雪,在高原邂逅藏族小夥子,唱歌跳舞大口喝酒,對著漫天星空詩意的吟唱……

    還有一位在婚前決定和未來老公去旅行,兩個人,兩輛單車,一百多天,穿越國境,經歷許多未曾想過的事,甚至差點被侵犯,但是依舊將旅途進行到底。

    還有很多女人,她們無論十八歲、二十八歲、三十八歲,都永遠活得像個女孩,勇敢冒險,教人喜歡得不得了。

    她說︰「我只是再也變不回那個不計較後果,一味愛得無怨無悔的痴情少女。我慢慢變得這樣堅硬自私,在日曬機里听歌,想你想得濕了眼楮,眼淚還未落下臉頰,就已經被灼干。」

    她說︰「我現在變成了我從小就喜歡和向往的女人的模樣,沒錯,我就是我自己。」

    她說︰「從不放棄行走的渴望,因為遙遠的遠方是故鄉。從不追問旅行的意義,因為上路就是最好的答案。穿越沙漠,走過荊棘,只為心中自由之地。去相遇,去冒險,只為擦肩時的生命之光……」

    她說︰「我們無知的前行,也正因此無所畏懼。」

    她說︰「如果此刻你也在路上,請牽起我的手,一起走。」

    她說︰「在途中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會再相逢……」

    這本書的女主角,從這些女人的形象而來,有這些女孩的影子,是曾經的我和現在的我想要變成的樣子,送給你們,希望你們也都能成為這樣自信果敢堅強,像女孩的女人。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迸天昂第一次到北京,空氣差,天氣冷,人生地不熟,一張嘴就被人問是不是台灣人。

    盡管難題很多,但他從來就不是畏懼困難的人。

    他負責開拓大陸市場,前兩個月在上海,跟父親古正方一起了解大陸高級進口車的銷售情形,這個月他獨自一人來北京,選店址,打點各方關系,找設計公司裝潢店面,招兵買馬,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吉祥汽車北京旗艦店如期開張。

    他在各類媒體上大打廣告,以免費試駕高級進口車為噱頭,全為聚集人氣。

    效果如他預料的好,大陸經濟騰飛,有錢人不少,大發利市,可問題隨之而來。

    「古總,有個銷售帶了客人出去試車,關了手機,已經三個小時了還沒回來。」銷售經理王德志一臉緊張的進辦公室匯報。

    「衛星定位呢?」

    「沒開。」王德志膽戰心驚。

    迸天昂從電腦前抬起頭,犀利目光透過薄埂鏡片掃過去,王德志頓時低下頭。

    「為什麼?」他聲音不帶波瀾,听不出情緒。

    「我有交代,但她可能是忘了。」王德志皺眉,背上冷汗直冒。

    別看他這頂頭上司三十歲不到,他為人果斷,做事雷厲風行,辦事能力超強,對人對事都要求完美與效率,才能用短短一個月時間開起北京店,他們在背後都叫他超人。

    迸天昂點頭,「再等等。」

    可是又兩個小時過去,天色漸暗,客人陸陸續續離開,王德志再次敲門,這次額頭上明顯有汗水。

    「古總,要不要——報警?」

    迸天昂頭也不抬的問︰「試什麼車?」

    「林肯領航員。」王德志此時已經渾身冷汗,一想到手下人開業第一天就可能監守自盜丟了幾百萬的車,就快崩潰了!

    「履歷給我。」

    「哦。」老天!王德志暗叫糟糕,果然先拿他開刀,連忙從身後文件櫃里抽出員工名冊,翻到自己那一頁遞過去。

    迸天昂掃一眼道︰「我是說那個外出不歸的銷售的履歷。」

    「哦。」王德志立刻手忙腳亂翻頁,小小松一口氣,怕上司嫌自己看麻煩,他自作主張開始介紹。

    「那個銷售叫游理想,二十五歲——」

    「我自己會看。」古天昂打斷他。

    游理想,奇怪的名字,只有二十五歲,可經歷卻寫了一長串,游學歐洲,寫過旅游書,出過專輯,做過廣告公司策劃,賣過房子,還兼職過電台DJ和酒吧駐唱歌手……

    他闔上履歷抬頭,「誰錄取她?」

    「我。」王德志垂頭喪氣,他敢用家里九十八歲的祖奶奶發誓,他決定錄用那女孩的時候,真的覺得她閱歷豐富能力強,為人親和口才佳,邏輯清晰反應快,真的真的很適合做銷售,卻沒想到,居然會這樣。

    他擔驚受怕,忍不住再次建議,「我看還是報警吧,現在報警,或許還來得及。」

    迸天昂搖頭,「再等等。」

    丟車事小,觸霉頭事大,做生意講究好兆頭,第一天就打官司,他不想。

    「哦。」王德志再度踫一鼻子灰,灰溜溜地逃出去。

    又過了約莫一個小時,門被撞開,王德志喜形于色的沖進來喊道︰「回來了回來了,人和車都回來了!」

    迸天昂關掉電腦,起身走出辦公室。

    落地玻璃牆外,天色已經全暗,接近七點,員工大部分已離開。

    他看到大廳里站著一個瘦瘦小小的女孩,留著清湯掛面的發型,如果不是穿著吉祥汽車的員工制服,他根本不相信她就是二十五歲閱歷豐富的游理想。

    「游理想你瘋啦!為什麼不開衛星定位?為什麼不接電話?為什麼不打電話回來?為什麼帶客人試車竟然試整整一下午?你知不知道我差點報警!」另外一名銷售經理蕭芳芳亦同樣飽受擔驚受怕之苦,一見到人劈頭就是一頓數落。

    迸天昂打量那女孩,她點頭听著,臉上掛著淡淡微笑,不反駁,亦不急著解釋,那份從容,莫名吸引他的注意。

    「你說話啊!啞巴了!不想干了是不是?!」王德志急得跳腳。

    「誰不想干了,游小姐嗎?」

    一旁洗手間走出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

    「您是——」王德志挑眉。

    「經理,他是跟我出去試車的高先生。」

    「哦!高先生不好意思,因為是新員工,所以帶您出去那麼久,沒累到您吧?」王德志不愧是銷售經理,翻臉比翻書還快。

    「不不不!事實上我很欣賞游小姐,如果你們不要她的話,我正好想請她去我公司當銷售總監。」

    「咦?」王德志傻眼,蕭芳芳亦跌破眼鏡。

    「哈哈!傻了吧小子,你這個員工很厲害,五個小時賣了我三輛車,半天替你賺進不少鈔票啊。」高先生擺出老大哥架式攬住王德志說笑。

    「呵呵呵——」王德志只有傻笑的分。

    蕭芳芳轉頭看向一旁的游理想小聲問︰「游理想,到底怎麼回事?」

    游理想微笑解釋,「除了這輛車,高先生還決定訂購一輛M-BenzSprinter,一輛哈雷RoadKing,只是後兩款車高先生想要的型號店里沒有,要從香港店調貨,高先生已經同意等一個月。」

    王德志如墜五里霧中,難以置信,可看看一旁亮出黑卡準備買單的金主,顧不上多問,點頭哈腰立刻陪著去結帳。

    這麼大一筆單,蕭芳芳自然不願沒分到一杯羹,亦快步跟過去。

    游理想松口氣轉身,對上一雙探究的眼楮,她立定,知道超人大老板一定也有話要講,乖乖低頭站著听。

    她的姿態好像做錯事等老師訓的小學生,可那雙眼楮里卻沒有一絲一毫的順從,古天昂莞爾,「知不知道公司有規定,試車要開衛星定位儀,不能超過一小時?」

    她點頭,乖乖回答,「知道。」

    他輕輕扯動下嘴角問︰「明知故犯?」

    她抬起頭,一雙大眼好認真地看著他問︰「難道要為了死守無關緊要的規定,放走一個極有可能成交的顧客?」

    他凝眉,欣賞她的應變能力,盈利和規則,從來就是兩難選擇,她聰明的將問題拋還給他。

    見他沒話要說,她微笑,「古總沒事的話,我先下班了。」

    見她當真轉身準備走,他忙叫住她,「你的履歷是真的?」

    她回頭,狡黠一笑,「大部分是。」

    他失笑,「哪一部分不是?」

    「沒寫的部分。」

    她笑著揮揮手,轉身輕巧的走進休息室。

    奇怪的女孩,她的行為無疑是對他這個規則制定者的挑戰。可他卻不覺得生氣,不是因為她一口氣賣出了三輛車,而是因為她的態度。

    很多人跟上司嗆聲時,其實都明白上司是對的,明知故犯只是不服氣。

    可這個游理想,她的眼神和語氣,從頭到尾都不卑不亢,只傳遞一個訊息——她天生如此,要不要接受,悉听尊便。

    那種超越她外表和年齡的從容與自我,讓他開始相信,或許她的履歷是真的比她寫下的,還要精彩。

    免費試駕活動持續了一周,游理想賣出十二輛車,總金額超過一千萬,創下吉祥汽車歷年活動單人銷售最高紀錄,是當之無愧的金牌銷售。

    可同事對游理想的抱怨和投訴,亦如同她的業績一樣讓人矚目,她獨來獨往,從不與同事合作,客人找她,她陪客人試車就試大半天,害其他同事就算拉到客人也沒車試,上班不準時,下班亦不守時,總是上著上著就不見人影,不按照公司規定辦事,更有人私下說她為了賣車先賣身。

    面對一大堆投訴和意見,王德志對游理想可謂是又愛又恨,從未遇到過這樣棘手的員工,可偏偏她傲人的業績又讓他不敢輕舉妄動,無奈只得同超人上司討教對策。

    「我來處理吧。」古天昂看著銷售成績表不動聲色的回覆。

    王德志松口氣,這樣最好了。

    「中午午飯過後,召集大家開會。」古天昂交代。

    「好。」

    王德志領命出門,古天昂看著銷售成績上「游理想」三個字,眼前浮現她的樣子。有趣的女孩,這幾天他有意無意觀察她,發覺之前自己對她的認知一點沒錯,同事排擠她,她一點不在乎,彷佛一個人亦能怡然自得,客人進門她不爭也不搶,可往往一句話就能吸引人。

    他知道她功課做得很足,店里有多少種車,每種車的性能,性價比,各個品牌的特點她信手拈來,所以才能用一兩句話便吸引客人的注意。

    這樣看來她是在意這份工作的,不然不會下功夫研究,可卻又偏偏不按規矩辦事,惹得兩個銷售經理一看她就忍不住訓斥,她也都像好學生一樣乖乖听,可他知道她壓根只是左耳進右耳出。

    有趣的女孩,這是一周以來他對游理想唯一的結論。

    中午一點半,會議室,所有員工吃完飯進入會議室開會。

    迸天昂最後一個進來,走到偌大的會議桌前,目光掃視一眼,員工各個精神抖擻,唯獨一人縮在最後一排的角落里,眼皮垂下,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他心中失笑,但也沒刻意叫她,直接開始講話,總結一周活動情況,表示感謝,亦給認真工作努力銷售的同事肯定,其中包括游理想。

    但說完,他話鋒一轉,將目光定在角落那人身上道︰「吉祥是個有著幾十年歷史的成熟品牌,從台灣到大陸,我們的目的不僅僅是賣車,更是將成熟的體系和服務理念帶給顧客,有人問我盈利和規則哪個更重要,我很認真思考過,我選規則,超出規則的盈利,我寧可不要,這就是吉祥的理念,希望大家謹記。」

    王德志帶頭鼓掌,員工各個表情興奮,因為覺得終于有人替他們出氣,賣得多也不見得就能特立獨行。

    迸天昂莞爾,因為那個人,睡著了。

    他宣布散會,大家魚貫而出,她也醒來,跟著隊伍尾巴往外走,他開口叫住人。

    「等等。」

    最後幾個員工一同轉身,古天昂指指游理想,其他人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快步離去。

    游理想聳聳肩,站定準備听訓。

    迸天昂走過去,拉開椅子示意她坐,她乖乖坐下,他心中好笑,她不說話的時候真的好像小學生。

    他開口問︰「很想睡?」

    她點頭,「是啊,本來就是午休時間啊。」平時她吃過飯就習慣趴一會的。

    迸天昂失笑,敢這麼白目的跟他說話的員工,游理想是第一個,可或許是她太理所當然,他反而不覺得生氣。

    他指尖輕扣桌面,看著她昏昏欲睡的臉問︰「對于我剛才的話,你有什麼看法?」

    游理想抬頭,看著他反問︰「古總希望我有什麼看法?」

    他莞爾,「我猜你一點不苟同。」

    「不敢。」她漫不經心的道︰「我的職位是銷售,我以為只要服務好客人,把車賣出去就好。」

    「職場不是隨心所欲的地方,公司亦是個團隊。」

    她突然有精神了,一雙眼楮好像黑水晶一樣晶瑩,看著他笑說︰「想不到台灣人也一樣愛這套。」

    「哪套?」他挑眉。

    「說教。」她還真不怕死的挑明。「還以為台灣老板都像偶像劇里演的那樣人性化,下屬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呢。」

    偶像劇?人性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古天昂想笑,她還能再自我主義一點嗎?

    游理想很快就滿足了他——

    「快樂是我生活的首要原則,如果這份工作令我不快樂,我寧可不做,這也是為什麼我的履歷會如此豐富的原因。」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非要讓她遵守紀律,她寧可換一份工作。

    難題,再度被拋還給他。

    談判無果,當晚,古天昂和兩個台灣朋友去酒吧。

    北京有很多老建築,和現代建築很好的融合在一起,從高樓大廈出來,走沒幾步,就有可能踏進哪朝哪代的巷弄,而這些有著歷史氣息的街巷里卻又林立著各種時尚店鋪,游人如織,入夜更是熱鬧非凡。

    今天朋友帶他來的這一間酒吧,有名的原因在于店內的駐場歌手據說都是專業級的,唱歌超級棒,他想起游理想的履歷也寫著酒吧歌手,不知她唱起歌來是什麼樣子,那個女孩越來越勾起他的興趣。

    正想著,他剛落坐,無意識往台上掃了一眼,便愣住。

    小小的個子,穿白色毛線長裙,披一條厚厚的喀什米爾紅色格子披肩,戴著卷卷假發,畫濃濃的煙燻妝,長長假睫毛的陰影覆蓋半張臉,螢光色的唇彩,頭上還戴了兩個亮亮的像狐狸耳朵一樣的東西,那女孩不正是游理想?

    雖然她畫了奇怪的妝,可他還是一眼就認出她。

    她好像剛剛唱完一首歌,拎著吉他鑽向後台,他目光不由自主跟著,直到找不到她身影。

    朋友問︰「怎麼了?」

    他搖頭,心中莫名悵然若失,只覺得真想听她唱一首歌。

    忽然,有人輕拍他肩膀,他回頭,昏暗里兩只亮亮的狐狸耳朵一閃一閃,一張笑臉映入眼簾。

    「嗨,你該不會是特地來听我唱歌的吧!」游理想笑著看他,他一進門她就看到他了。

    「哦——」兩個朋友起哄,一臉興致勃勃看戲的表情。

    迸天昂尷尬的解釋,「我不知道你在這里駐唱。」

    游理想聳聳肩,「開玩笑的。不過不巧,我的時間剛剛過,今天唱完了。」

    「哦!那——再見。」他表現出無所謂的樣子,不讓人發現他的失落。

    她微微歪著腦袋,眨著長長的睫毛在昏暗的燈光里看著他,她輕輕勾起嘴角道︰「不過大老板賞光,我唱一首給你听。」

    說罷,不等他回答就轉身穿過人群去跟樂團說話。

    「呦!不錯,這女孩看起來很有個性哦!」

    朋友起哄,古天昂勾笑,卻無心搭理,目光落在台上,就見她上台,握住麥克風,一開口,就吸引住他。

    「我站在屋頂,黃昏的光影,我听見愛情光臨的聲音,微妙的反應,忽然想起你……」(作曲︰小覆/作詞︰易家揚)

    小小的酒吧里,人聲嘈雜,光影交錯,他的世界卻像只有她,那兩只閃爍的小耳朵,彷佛暗夜中的燈塔,指引他進入她的眼楮、她的心里……以至于很久很久以後,古天昂都忘不了這首歌。

    游理想唱完歌,溜下台,套上厚厚的大衣,胳膊上掛著大包包,站在門邊朝古天昂揮揮手,推門離開。

    迸天昂目光追隨,身體也像有自我意識,他跟著起身,听見朋友在身後吹口哨,他亦不解釋,抓了大衣推門追出去。

    門外悠長小巷空蕩蕩,他正失落,身後有人拍他肩膀,他回頭,看到一張笑臉。

    「嗨,你該不會是專門為我出來的吧!」游理想依舊笑盈盈。

    迸天昂不承認也不否認,看著她道︰「想不到你真的在酒吧駐唱。」

    她點點頭,「然後呢?」

    「什麼然後?」他挑眉。

    「我是在酒吧駐唱,然後呢,老板你追出來,是要跟我講規則嗎?」她眼中有一絲促狹。

    他皺眉,剛才只顧著追上她,卻沒想這麼多。

    見他答不出來,游理想自己又說︰「如果是公事,現在是我的私人時間哦,明天再說。」

    她轉身走掉,頭上的耳朵在黑暗中閃爍,他失笑,緩步跟上。

    瞥了他一眼,黑暗中,她勾起唇角。

    她帶他穿越熱鬧的小巷子,來到一片結冰的湖面,「後海,來過嗎?」

    迸天昂搖頭,他听過北京有好多海,什剎海、後海、前海,其實都是古時的護城河連成一片,而她此時所指的後海,在他看來根本好像北極海。

    游理想點頭,她也覺得他沒來過,王經理總跟他們這些下屬說,老大是超人,怎麼怎麼能干,怎麼怎麼強,這種工作狂,怎會有閑情逸致到處玩。

    她翻過欄桿,古天昂抓住她著急的問︰「你干麼?」

    她揮揮手表示沒事,「別緊張,都凍結實了,來滑冰。」

    怕他不信,她使勁跳兩下又跺跺腳,接著滑出好遠。

    迸天昂愣住一秒,隨即失笑,學她的樣子翻下去,小心踩兩步,冰層果然凍得很結實,他滑開一大步,身體好像飄起來,這種感覺不賴,可是——

    「啊——」腳底打滑,身體後傾,他手忙腳亂地想維持平衡,卻啪的一聲,**結結實實坐到冰面上,隨即听她在另一邊大笑。

    他亦跟著笑開,索性坐在冰上,仰頭看向深黑的夜空,兩顆星遙遙相望,都說北京的空氣差,晚上又有光害,可此時此刻,那燦亮星子,像她的眼楮。

    身旁有人滑動,他轉頭,看她俯視他,笑盈盈朝他伸出手。

    「游理想。」

    「嗯?」他早知道了。

    她莞爾,又說了一次,「我叫游理想。」

    他懂了,她在自我介紹,代表兩人不是下屬和上司的關系,而是剛認識的新朋友。

    「古天昂。」他伸出手,握住她冰冷卻小小的掌心。

    她拉他起身,卻很快松手,古天昂忍不住感到失落。

    她笑著搓手,「好冷好冷,去吃火鍋!」

    「火鍋?」古天昂無奈的笑,她還真是想到什麼就要做什麼,「現在是晚上十點半。」

    「有什麼不可以?」她快步爬上河岸,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朝他招手,「好冷,快!」

    他笑笑,只能跟上她的腳步。

    她當真帶他去火鍋店,小小的店面,擠了五六張桌子,十點半,可客人依然不少,他們好不容易等到一張桌子坐下,她沒問他意見,三兩下點好一桌菜。

    火鍋端上來,不是一大鍋,而是兩小鍋,熱氣嫋嫋,在對他來說已經很寒冷的北京初冬夜,在暖烘烘的燈光下,這一桌的新鮮食材,的確很令人食指大動。

    她笑咪咪搓筷子,同時宣布,「開動!」

    他笑笑抓起筷子,忘了告訴她,去酒吧之前,他剛吃完飯,那時是九點多,現在才隔一個小時,他的胃依舊很滿,可看她準備大快朵頤的樣子,他不想破壞她的胃口。

    他吃了兩三口,身體熱了,脫去外套,看她吃得滿臉通紅,他指指她的頭問︰「不熱嗎?假發——」

    游理想像恍然大悟一般,她放下筷子,一手摘下耳朵發箍,一手摘下假發,「呼,果真涼快很多。」

    他笑了,拿起桌上還在發亮的假耳朵問︰「你每次上台都戴著這個?」

    「沒有啊,這是心血來潮新買的,電池完了就不會亮了,你喜歡?送你。」她邊說邊紮起馬尾,然後從大包包里掏出濕紙巾擦去眼影口紅,立刻變回那個清純的游理想。

    他忍不住將耳朵戴回她頭上,卻突然頓住,發現這動作過分親密。

    游理想微笑,歪歪腦袋看著他不說話。

    她嘴巴上奇怪的螢光唇膏被擦掉,嘴角卻沾著火鍋湯頭的紅油,小小素白的臉上有著誘人犯罪的甜美笑容,古天昂听到自己的心咚咚跳,他尷尬松手。

    小小飯桌上氣氛突然尷尬,他只能沒話找話聊,「對于你白天說的話,我也做個回應,雖然利益很重要,可我不希望員工為利益不擇手段。」

    不戳破他是蹩腳的轉移話題,游理想扶正頭上小耳朵笑說︰「你太認真了。」

    他挑眉。

    她娓娓道出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我不知道台北是怎麼樣,我是土生土長的北京小妞,小時候在胡同里亂竄,餓了也不一定要回自己家,隨便沖進哪家都有得吃,或許是玩得野了,所以心有點收不回來,大家都說我太過任性自由,可我覺得這樣也沒什麼不好,人總是無法做到完美,既然不能令所有人都滿意,不如只要自己開心就好。

    「而且我相信,每個人其實心里都是這樣想的,就算平時為了迎合別人壓抑再壓抑自己,也總有想做回自我的時候,就好像那個一口氣買了三輛車的高先生,你知道嗎,其實他最初只是想試試,因為有司機,他幾乎都沒有自己開車的機會,他跑來試越野車,無非是想感受一下不同的生活,哪怕只是片刻。」

    「所以你推薦他買房車旅行?」他笑著問。

    游理想搖頭大笑,「你絕對想不到,因為我帶他去郊區的草場開車狂奔啊,時速開到一百五十都沒人管,他當時就很嗨,拍板下訂單,可問題來了,他要上廁所,可茫茫草場上連棵樹都沒有,然後我就說如果有輛車屋,就不存在這問題,還可以洗澡淋浴煮飯,只要用越野車拖著就好。」

    他失笑,原來追加訂單是誤打誤撞,「那哈雷呢?」

    游理想得意的昂起下巴道︰「這個就是我的獨門秘技了,我問他想去哪里啊,他說環游世界。」

    是啊,每個人都有一個環游世界的夢呢,他追問︰「然後呢?」

    「然後我就說不行。」

    「不行?」他皺眉,完全被她的話牽動著情緒。

    她賊賊地笑著點頭,「當然不行,歐洲的街道很窄,如果開著越野車拖著車屋,會很麻煩,玩得不盡興。」

    他恍然大悟,「所以你推薦他買哈雷RoadKing?」

    她認真點頭,「對啊!我當時覺得我簡直可以出一本叫做《連環銷售訣竅》的書,現在我把秘訣都告訴你,如果你推廣一下讓每個銷售都能賣出十輛八輛車,你是不是該給我培訓費?不用太多,一千萬好了。」

    他搖頭,「你要不要配廣告詞?」

    她不解,「什麼?」

    他忍笑,「舉起手來。」潛台詞,搶錢!

    游理想大笑,「想不到你也會開玩笑。」

    迸天昂卻收了笑,認真地看著她說︰「第一次知道有人這樣賣車,不過我絕對不會推廣。」

    她不置可否,笑著說︰「以前做廣告的時候听過一句話,客戶買的,不是產品,而是一種生活方式。」

    他贊同,「可是,能兜售生活方式的人少之又少。」

    她莞爾問他,「你呢?」

    「我什麼?」他也微笑,氣氛輕松,兩個人的眼楮都被笑容點亮,氣氛很微妙。

    她呢喃似的問︰「喜歡現在的生活方式嗎?」

    他亦輕聲問︰「指什麼?」

    「為什麼來北京?」從南到北,完全不同的兩個地方啊。

    「為了生意,希望能擴展市場。」他坦白說。

    「那生活呢?喜歡現在的生活嗎?」

    他思忖了下,「無所謂喜不喜歡,我是長子。」

    她挑眉,「誰規定長子就必須替家族事業賣命?又不是古代。」

    他想想,反問︰「不然呢?其他工作也是同樣辛苦,替別人工作不如替自己家工作。」

    「即使如此,吉祥是你老爸的事業不是嗎?听說你還有弟弟,怎麼好像只有你在扛?」

    听說他上海北京台北香港新加坡到處視察,根本就是空中飛人,叫他超人不是沒有道理。

    「我爸年輕時顧著打拚事業,很少在家,我老媽是演員,當年卻為了家庭犧牲事業,我老爸自覺虧欠她很多,現在年紀大了,想早點退休回家哄老婆,我小弟十七歲時為情所傷,到前段時間為止都一直過得比較頹廢。」

    他第一次和人談論這麼隱私的問題,卻不覺需要保留,和她聊天很輕松,這種感覺,好像他們認識很久。

    游理想笑得溫柔,狀似安慰的拍拍他腦袋,「好可憐,一家人都有理由任性,只有你沒有。」

    迸天昂愣住,他第一次被人說可憐,從小到大別人可都說他是含著金湯匙出生,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接手龐大事業,命好得沒辦法,只有她,說他可憐。

    看他驚訝,她又問︰「你快樂嗎?」

    快樂嗎?他沒想過,從小就知道他是哥哥,要承擔許多責任,高中開始在家里的公司幫忙,一天都沒懈怠過,整個人繃得緊緊的。

    他搖頭,「沒想過。」

    她莞爾,彷佛對他的答案一點也不意外。

    等吃完,她結帳起身往外走,他跟著出來。

    「我送你回家。」

    她揚起眉看他,「誰說要回家?」

    他皺眉,「很晚了。」

    她笑開,「你好像我爸。」

    他失笑,他確實比她大很多,不是年齡,而是感覺,她像孩子般隨心所欲,生活多彩多姿,相形之下,他像五、六十歲的老頭。

    她指指一旁的足浴店道︰「去洗腳。」

    說罷,人已經鑽進去,古天昂看看表,快十二點了,明天還有一堆事要忙,他該回去休息才對,可腳卻不由自主的跟進去。

    她說腳是人身體最可憐的一部分,就好像他一樣,付出最多,卻不被重視,還被人嫌棄。

    對她的比喻他覺得好笑,將他比作腳?他不禁反問︰「那你呢?」

    游理想躺在寬大的沙發上,仰頭望著窗外說︰「我是心,想怎樣就怎樣,隨心所欲。」

    隨心所欲?空氣中彌漫著淡淡中藥香,微燙的水安撫冰冷的腳掌,按摩師的手一下一下,令他緊繃的神經放松了,看著窗外的後海,心一片寧靜。

    身邊的一顆心睡著了,可他的心卻好像長了腳,走個不停,外面開始下雪,是這個冬季的初雪,雪花一片片旋轉,起舞,輕盈而愉悅,就好像身旁的這個女孩。

    她自由,簡單,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說快樂是第一守則。

    他呢?活到現在第一次思考這問題,什麼是他的快樂?

    看她那麼疲憊,古天昂要走的時候並未叫醒她,付錢請按摩師多替她做半小時再叫她。

    半小時後,在按摩師的叫喚下,游理想醒過來,揉揉眼楮,還在足浴店,房間里除了她和按摩師沒其他人。

    她緩緩坐起身,驚嘆的發現窗外一片雪白,在她熟睡的時候,下雪了。

    抓過襪子,卻抖落一張字條,短短幾行字,蒼勁有力,一筆一劃清清楚楚,字如其人,那個人和她約法三章——

    一、什麼時候想走可以,但需要向經理打招呼。

    二、帶客戶試車時開衛星定位,讓公司知道你在哪里,是否安全。

    三、如果以上兩條能做到,游理想的自由,我可以保護。

    游理想微笑,套上襪子和鞋,走到窗邊,推開窗,寒冷的空氣撲面,她將字條攤在掌心看了又看,露出小小的被寵溺的笑容,這種感覺,這種被當稀有動物保護的感覺,真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本帖最後由 shek 於 2017-8-11 20:38 編輯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想知道還有哪些女孩遇見真愛,蛻變成鳳凰嗎?請見——

    沐向陽‧小資鳳凰之一《奴役金貴夫》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781

    雲袖‧小資鳳凰之二《貴婦實習生》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779

    千藍‧小資鳳凰之三《臨演未婚妻》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780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