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風箏《無價小氣婆》[日子苦哈哈之一]


出版日期:2013-12-06


她可是人稱酒促女王,只要一出手,客人都捧場,
唯獨這個每晚九點半準時出現在居酒屋的男人不買她的帳!
而當她白天化身麻豆進棚拍照時,又遇到這個「九點半男」,
他竟拿她最心愛的攝影集,胡亂在書上簽下他的大名,
她當場抓狂,要和他拚命,卻害自己丟了飯碗!
災星啊!她決定記住他的名字,好好的詛咒他一萬遍,
沒想到他就是她仰慕已久的攝影師閻驤,教她情何以堪?
沒時間怨嘆,為了她的賺錢大計,她繼續找工作搶錢,
老天有保佑,讓她找到一份攝影助理的工作,不料老板又是他!
他還一副懷疑她能力、質疑她體力的欠揍樣,
她不認輸的接下他的戰帖,背著重裝備和他一起出發去外拍,
相處之下才發現這男人只是嘴巴壞,其實並不賴,
遇到危險會保護她,晚上還把外套讓給她,讓她芳心蠢蠢欲動,
不料他竟趁虛而入吻了她,還開口要她做他的女人……
閻驤︰從一開始交手你就注定栽在我手里,乖乖做我的小女人吧!(抱~)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跋潮流

    最近小綠身邊的姊妹淘一個個興起了學習才藝的念頭。

    (哇哩咧,是有沒有這麼上進啊各位大懶鬼!)

    而且不約而同的都選擇了音樂類。

    (我明明記得各位都是音痴來著,大家還真是有勇氣。)

    包令小綠覺得很恐怖的是,這些人居然都選擇了烏克麗麗?!

    是以每次宅宅小綠出門跟姊妹淘聚會,都可以听到某某(小綠友人自行對號入座)提著嗓子興奮得跟我說——

    「嘿,綠仔,告訴你唷,我最近在學一種很可愛很潮的樂器唷!」

    「什麼樂器?」心中暗忖,不要告訴我你也在學烏克麗麗。

    「登登,我在學烏、克、麗、麗!」說完還要大秀手機里跟烏克麗麗的合照。

    「歐邁嘎……」又一個烏克族的。昏倒。

    因為高中的時候被音樂老師震撼教育過,小綠對于與吉他形似的樂器一直很有陰影,苦熬過那個慘淡的學期之後,我就把新的還在發亮的吉他扔到倉庫里,打死再也不踫。烏克麗麗對小綠來說,就是比較迷你的吉他。

    「胡說八道,烏克麗麗跟吉他不一樣啦!」听過我吉他惡夢的姊妹淘千篇一律的這樣對我吶喊。

    然後,為了扭轉我的黑暗記憶,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不良萱就帶著她的烏克麗麗不請自來的到我家侵門踏戶了。

    「你來干麼?」小綠驚恐問。不想開門不想開門……

    不良萱一把將門撞開,「我來教你烏克麗麗啊!」滿臉得意洋洋,「是免費的唷,你偷笑吧你。」

    問題是……「我又沒有說我要學。」而且小綠當時正在水深火熱大趕稿,滿腔熱情都投注在我的大帥哥閻驤和大美女柯可雅身上,最好我有那美國時間跟你學烏克麗麗啦!

    「不管,我要當你的烏克麗麗老師,你一定要學。」不良萱霸道說。

    不良萱之所以不良,就是她很非人,耳朵純屬裝飾用,從來不听別人說啥,全然不顧小綠打字打得腰酸背痛、眼冒金星,硬是把我從計算機屏幕前拖走,塞了一把烏克麗麗給我,威逼我要跟著她輕輕地撥動琴弦。

    那是一個慘不忍睹的可怕下午,小綠被迫浸yin在烏克麗麗的世界里,好不容易看到天色昏暗,立馬把不良萱踢回家去,繼續趕稿。

    直到一個禮拜後交出稿子的這天,看見櫃子上不良萱特地留下來陪伴我工作的烏克麗麗,小綠一時興起拿來撥弄——唔,好像還不錯玩哩,而且小小一把模樣可人,抱在懷里都覺得自己真是青春洋溢到一個不行。

    好吧,周末不良萱再來進行強迫教學的時候,音痴小綠決定認真學一下,趕上潮流之余,也可以陶冶一下性情。

    不良萱說了,她要組個烏克麗麗小樂團,每個周末到小綠家來團練。

    屆時,就對不起了,親愛的鄰居~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晚上八點正是居酒屋生意最好的時段。

    人聲鼎沸。

    座無虛席。

    綁著頭巾的料理師父不畏熱氣,雙手熟練的不斷翻動爐上的串燒烤物,逼出的油脂滴落在爐火里,發出滋滋聲響,听得人心振奮,食物的氣味在空氣的渡送下彌漫整個空間。

    桌次間的狹長走道上,除了服務人員忙著遞送餐點外,還有幾名穿著印有啤酒品牌字樣上衣、露出修長美腿的酒促美眉穿梭其中,姿態嬌美的逐桌促銷自家啤酒。柯可雅便是其中之一。

    今年二十四歲的柯可雅是個職業模特兒,也就是大家俗稱的麻豆。

    十五歲那年,因為父親幫友人作保遭到拖累,柯可雅親眼目睹一夕之間家道中落、負債累累的慘境,深深體悟到自己的責任與金錢的重要性,高中一畢業便毅然決然投入模特兒的工作,開始扛起家中經濟大計。

    她的興趣是賺錢,專長是賺錢,夢想是要賺、大、錢!

    柯可雅曾有長達半年的時間一天兼三份工作,也曾在攝影棚連續拍照超過二十四個小時,堪稱是搶錢女王;然而六年過去,半紅不紫的她雖然小有知名度,也沒讓一家老小餓死,卻遲遲還沒賺到她夢想中的大錢,只好繼續當個拚命三娘,四處兼差搶錢幫家里還債。

    要她說,一天只睡一個小時算什麼?只要有錢賺,要她柯可雅三天三夜不睡覺都行!

    她,就是這麼愛錢。

    「大哥,要不要試試看我們的大元氣啤酒?喝上一口,保證讓你元氣滿滿。今天買一桶送半桶,正好可以和你的朋友一起分享,很劃算喔。」由柯可雅領軍的酒促美眉使出渾身解數七嘴八舌的游說客人消費。

    對辛勤工作一整天的上班族來說,還有什麼比大口吃著烤物、大口喝著冰涼啤酒更痛快?更別說酒促美眉一個個身材火辣、聲音甜美,加上旁邊的友人拚命鼓噪,再不爽快的把口袋里的錢掏出來,實在太侮辱骨子里的男性自尊了。

    「那就給我來兩桶。」上班族男子豪爽的說。

    「感謝八桌的大帥哥點了兩桶大元氣啤酒!」

    當柯可雅第N次提著嗓子嬌聲高喊,身旁的酒促美眉跟著第N次跳起一個八拍的俏皮小舞,現場第N次響起一陣歡呼……

    客人的男性自尊被小小的滿足了,眉開眼笑,賺到業績的柯可雅笑容亦甜美得活像能掐出蜜。

    這次大元氣啤酒的促銷活動一共進行七天,今天是最後一天,如果接下來遇到的每個客人也都像剛才那位上班族男子這麼爽快,業績肯定可以突破新高。

    想到有豐厚的額外獎金可領,柯可雅頓覺精神百倍、戰斗力十足,拉著伙伴們繼續往下一桌進攻。

    她發誓,今天晚上她一定要讓在座每個客人的手里都握著一杯大元氣!

    隨著時間流逝,客人幾乎塞爆了居酒屋,而大元氣啤酒果然也攻佔了居酒屋里的每張桌子,看著大家人手一杯大元氣啤酒,正是酒酣耳熱的時候,柯可雅心想,短時間內她的促銷長才是沒發揮的空間了,她跟伙伴們也好趁空喘口氣喝杯水潤潤喉,順便放松那已經撐了一整個晚上的笑容,待稍後再戰江湖。

    說時遲那時快,方才轉身,居酒屋的大門就被人從外頭一把推開——

    一雙穿著墨色軍靴的長腿邁了進來,一道擎天立地的高大身影以一種重磅回歸舞台的明星氣勢乍然出現。

    柯可雅無聲挑了挑眉……

    唔,差點忘了這號人物!

    柯可雅朝牆上的復古時鐘睞去一眼,時間不早不晚,果然又是晚上九點半。

    身高直逼190的他頂著一頭薄短而時尚的發型,立體俊美的五官堪稱是上帝精心雕鑿的完美作品。

    他穿著一件黑襯衫,微敞的領口下是厚實的胸膛,兩邊袖子高高卷起,露出一截麥色的健康手臂,充滿陽剛味的肌理線條,令人忍不住遐思起黑襯衫下的肉體想必亦藏著完美的人魚線。除此之外,他還有一雙黃金比例的結實長腿,腳上套著的正是2013年秋冬最新款軍靴,非常跟得上潮流。

    男人不待招呼,逕自邁著從容的步伐,熟門熟路的往吧台前的位子走去。

    他渾身充滿迷人的男人味,殺傷力十足,昂然而行的走路姿態簡直是把居酒屋當成他的個人伸展台。

    男人並未喧嘩張揚,可說也奇怪,原本人聲鼎沸的居酒屋竟因為他的出現瞬間安靜下來,在場所有男男女女不約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他,包括柯可雅。

    好歹也在麻豆圈打滾了六年,看遍各色各款的帥氣男模,然而她不得不承認,這男人的氣場果然夠強大,才能一出現就讓所有目光瞬間凝聚再也無法移開。

    「我的媽呀,可雅,他、他……好帥!好帥!」好友高小米兩只眼楮看得發直,興奮的連說了兩個「好帥」,「走走走,我們去跟他促銷一下,要是能跟他說上幾句話,就算要我自掏腰包免費請他喝啤酒,我也甘願。」

    苞柯可雅搶錢養家的目的不同,高小米純粹是因為好玩才來當酒促美眉,自然充滿玩心。

    「高小米,你給我站住——」柯可雅伸手拉住見到帥哥就神志惛憒的好友。

    「什麼站住,當然要趕快去促銷呀!你不是想要突破業績拿獎金嗎?快快快,晚了這道極品天菜就會被別人搶去吃干抹淨了。」

    「如果我說他就是「九點半男」,你還吃得下去嗎?」柯可雅眯起眼楮,冷冷問。

    「啊?」高小米當場愣住。

    柯可雅口中的「九點半男」是個花心又龜毛的邪惡男人,每天晚上九點半必出現在居酒屋,每次身邊必有女伴,都不是同一個,每次都不管旁邊有沒有人就忘我的耳鬢廝磨,簡直傷人眼兼違反善良風俗。每次他都拒絕推銷,只喝月桂冠鳳麟純米大吟釀,只要遇到這男人,酒促女王柯可雅的自尊心和連勝紀錄就會被嚴重打擊,堪稱是她酒促生涯的一顆超級大絆腳石。

    身為柯可雅的好朋友,高小米沒少唾棄他,沒想到今日得見真顏,本尊居然帥到破表,看得高小米一顆心幾乎都快要融化了,沒節操的她立馬倒戈。

    「不可能不可能,他怎麼可能是‘九點半男’?我看他人帥氣質好,沒有半點花心龜毛的樣子,再說,人家明明就兩手空空,哪里有摟什麼女——」

    斑小米的最後一個字消失在接下來的景象里……

    一名女人走了進來,衣著火辣的她即便是在這東北季風肆虐的天氣里,依然慷慨的擠壓胸前的「長輩」,露出一道深不可測的事業線,那雙貓眼慵懶的朝店里掃了掃,在看見坐在吧台前的‘九點半男’後,豐姿婀娜的走向他,然後冷不妨地一把將他抱個滿懷,熱情無比的用胸前的「長輩」磨蹭他的胸膛。

    哇靠,有沒有這麼熱情如火啊?高小米表情經典,活像被鹵蛋噎到,傻眼之余,不忘看了看自己貧瘠的胸前,嗚嗚,好自卑……

    「也、也許她真的是他女朋友。」

    斑小米想,敢用胸部蹭人,雙方交情肯定匪淺。

    柯可雅強忍笑意,別過頭,雙肩一陣狂顫,接著涼涼地說︰「是啊是啊,她百分之百是他的女朋友,只是今天這個女朋友跟昨天、前天、大前天……乃至于過去七天的女朋友,通通不一樣而已。」

    「也許……」高小米還想幫他說話,畢竟是一道極品天菜,不忍錯放。

    「高小米,你再給我也許一次看看!你真的是被男人騙不怕欸,要知道,男人帥不能當飯吃,與其在這邊對著花心的「九點半男」流口水,還不如跟我去多促銷幾桶啤酒卡實在,听到沒?」

    就在柯可雅拉著高小米打算把握時間再多促銷幾桶啤酒時,突然,「九點半男」的目光掃了過來——

    那雙漂亮的眼眸充滿魔力且殺傷力十足,堪比神秘的宇宙黑洞,隨時會將人的神魂一口氣吸走,很危險。

    和黑眸目光交會的瞬間,柯可雅感覺自己的心髒突然跳了好大一下,身體里的血液跟著莫名加速流動,然後不知怎地,她竟無端心虛起來,恨不得馬上逃離熾熱黑眸的注視範圍。

    等等,她做啥要不安?又為什麼要退卻?

    她不喜歡輸的感覺,尤其不想輸給這種把女人當衣服天天換、四處拈花惹草亂放電的花心男人。

    反正今天是活動最後一天了,今天過後就再也不用看到這個「九點半男」,所以她根本一點都不用怕,反擊就對了!

    不服輸的柯可雅鼓足勇氣,跩跩的揚起下顎,用自認為很殺的眼神朝男人冷哼一聲,這才拉著高小米傲然走人。

    柯可雅的舉動完全落入男人眼中,俊俏的臉龐頓時露出一抹忍俊不禁的笑意。

    「驤,你在笑什麼?」女人偏過頭,嬌滴滴的問著身旁無端發笑的男人。

    啜了一口大吟釀,閻驤搖搖頭,「沒事。」

    嘴里說得淡然,可不知怎的,想起那位酒促小姐虛張聲勢的孩子氣舉動,閻驤就是忍不住想笑。

    身為時尚圈知名攝影師,他幾乎看遍了各式各樣的女人,拜金、虛榮、矯揉造作的一堆,唯獨沒看過用這麼拙劣搞笑的手段來吸引男人注意的。

    他向來不在乎女人是否另有所圖,因為什麼都不貪圖的人太不符合人性了,他在乎的是對方是不是個有趣的人、是不是可以勾起他的興趣。

    雖然手段不怎樣,但她確實成功吸引了他的目光、削減了他對身旁這位性感辣妹的興趣。

    揉揉鼻子,閻驤放下筷子,推開餐碟——

    「你慢慢吃,我出去回幾通電話,工作上的事。」旋即起身離座。

    「閻驤!閻驤!」望著喚不回的男人,女子極不悅,卻也不甘心放手,只能兀自氣惱的用吃來發泄被冷落的壞情緒,一邊反省自己到底哪里表現不好,該不是胸部擠得不夠大,所以才沒能牢牢吸引他的目光?

    「可雅,我覺得你一定是誤會他了,我看他舉手投足都很紳士,一副教養很好的樣子,哪里像你說的那麼花心下流,倒是他身旁那個女的……嘖嘖嘖,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我要是那女的老爸,肯定打斷她雙腿,再把她逐出家門,省得她成天露奶勾引男人敗壞門風。」

    準十點整,為期七天的酒促活動終于完美落幕,褪去臉上的妝彩,換下啤酒廠商提供的緊身上衣和迷你裙,扎著俏麗馬尾的柯可雅穿著卡通T恤、牛仔褲,恢復她平日清純的模樣。

    禮貌感謝居酒屋老板這幾天的關照後,她背著背包渾身無比輕松的下班去,尾隨在後的高小米則不斷巴拉巴拉的宣揚她對「九點半男」的新看法。

    為了反駁高小米的謬論,柯可雅不時得回過身來,走路的速度遂慢了下來。

    「高小米,要不是怕被高叔叔打,我真想拿刀剖開你的腦袋,看看你腦子里都裝了什麼東西。」

    「干麼剖人家腦袋,我不過就事論事而已。諾,你剛剛也看到,從頭到尾都是那女的主動往他身上蹭,他已經很努力閃避了,無奈座位實在太小,真要我說,我覺得他才是吃虧的那個。」

    「嘖嘖嘖,才多久光景,你高小米已經完全站在「九點半男」那邊,果然男帥無敵女笨沒救,是沒听過吃虧就是佔便宜嗎?」

    「可雅,你把人心想得太邪惡了。」

    「好,就算他沒主動,可他也沒拒絕對方,這不是明擺著告訴別人歡迎跟他搞曖昧嗎?」

    「才不是這樣呢,拒絕就是打人家臉,真正的紳士是不會在大庭廣眾下讓女人難堪的,這樣很沒品。」高小米振振有詞。

    「照你這樣說,如果女人對他用強的,難道他也要四肢癱平任由擺布才叫有品?你干脆跟我說上床只是運動,純屬健身的一種算了。」柯可雅嗤之以鼻。

    「我、我……齁,反正我就是說不贏你,我認輸可以吧!」可又不死心,高小米歪著腦袋,眨著無辜的眼楮小聲問︰「那個……真的有女人會對男人用強的嗎?」

    「小姐,你以為這年頭強暴還是男人的專利嗎?」柯可雅沒好氣說。

    「齁,可雅,你干麼一說起「九點半男」就那麼怒呢?不知情的還以為你是他的正宮女友,所以才這麼氣急敗壞哩。」高小米忍不住調侃。

    柯可雅回頭賞了高小米一記大白眼,「你少在那邊給我胡說八道,我柯可雅就算兩只眼楮瞎掉、腦袋殘掉,也不會去喜歡那種一天到晚摟著不同女人招搖過市的花心男。」幾乎是一口氣說完,完全不跳針。

    「好好好,不喜歡就不喜歡,又沒要你馬上嫁給他,瞧你義憤填膺的。」話鋒一轉,高小米忍不住又問︰「欸,你說他會不會是某某豪門的富二代?你有沒有看到他手腕上的那支全球限量的機械表,那是我家親愛的阿瑋心目中的夢幻逸品欸,有錢想買還買不到哩!」

    斑小米家境不賴,說起名牌精品就跟柯可雅談大賣場特價品一樣自然順口。

    「停——阿瑋不是你家親愛的,他劈腿,而你已經跟他分手了。」柯可雅停下腳步轉身面對高小米提醒。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干麼一直提醒我?人家現在在跟你講正事欸.」

    「高小米,麻煩你告訴我,八卦一個花心男算是哪門子正事?」

    「就說你不開竅!你想想,如果那個男人是個好野人,這不就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嗎?」高小米不忘高舉雙手做出接禮物的動作。

    「所以呢?」柯可雅擺出願聞其詳的樣子。

    因為不想一直向後轉,她索性倒退著走路,反正遇到障礙物高小米會提醒她。

    「還要什麼所以,當然就是好好把握啊!你想,如果能有個有錢的男人來當你的後盾,你就不需要像現在這麼辛苦賺錢啦。再說,這年頭長得帥又有錢的男人已經不多了,光是半夜醒來不會被枕邊人嚇到就是天大的福氣羅!」

    要不是殺人有罪,柯可雅真想一把掐死這個成天只會發大夢的好友。

    「高小米,我柯可雅是那種會為了金錢出賣自己的人嗎?」

    「這無關出賣,這就像電影「麻雀變鳳凰」一樣,叫浪漫。別說我對你不好,你也好多年沒交男朋友了,再這樣下去,你很快就會變成一個只知道賺錢卻渾身干巴巴的干女人,看在你是我好朋友的分上,我願意忍痛把他讓給你。」

    柯可雅伸出手指狠狠的戳向高小米腦門——

    「我現在就叫你痛!明明連人家叫什麼都不知道,還敢在這邊給我說大話!」

    「唉唷,名字不過三個字,大不了我現在去幫你問……啊!」

    原本還喋喋不休的高小米先是倒抽一口氣,接著完全安靜下來,瞠著兩只大眼楮,傻呼呼的瞪向柯可雅身後。

    「高小米?高小米?」

    見好友沒有反應,柯可雅頓覺古怪,當下立刻轉過身去。

    柯可雅完全沒想到居然會有一堵肉牆立在她身後,那黑壓壓的龐然大物嚇得她當下就要往後退,結果左腳不小心踩上自己的右腳,整個人往後跌去——

    「啊,高小米快救我……」

    斑小米完全木然,根本沒法救人,倒是有一只結實有力的臂膀及時伸出援手,拉住柯可雅往前帶,原本已經往後跌的柯可雅轉而向前撲去,直直撞進一具厚實的男性胸膛里。

    一股淡淡的古龍水香味撲鼻而來,化作細膩的分子揉進她的呼吸里,超乎她想像的熱燙溫度穿透薄埂的衣物,朝她身上全面輻射而來,烘得她的體溫跟著上升,暖得令人忍不住貪戀起這樣的安全感。

    明明沒撞到腦袋,柯可雅卻覺得整個人恍惚得厲害,心,跳得比往常都快,撲通撲通的像打鼓……

    「你確定要這樣一直靠在我懷里?」

    低沉的男嗓突然響起,柯可雅頓時清醒過來,想到自己的恍惚和貪戀,滿臉窘燙的她趕緊跳著拉開安全距離。

    然後,她看見了一雙軍靴——

    柯可雅眨了眨眼,臉上表情是不可置信,為了求證,她順著墨黑色的軍靴往上看去,當她看清楚眼前噙著笑意的俊帥臉孔,臉上當場滑下三條黑線。

    天啊,怎麼會是那個「九點半男」?!

    糗的是,她沿途還跟高小米講了那麼多白痴話,這下可好,該不會全被听光光了吧?看來真的是不能在背後說人壞話。

    「連小學生都知道背對前進方向走路是很危險的,怎麼你好像不知道?」閻驤語帶揶揄問。

    柯可雅不是沒听出來他話里的調侃,當下真覺得丟臉死了。

    可惡的高小米,居然沒有提醒她後面有人!柯可雅狠狠瞪了高小米一眼。

    斑小米先是應景的瑟縮一下肩膀,聊表歉意,之後便是完全的興奮過度,一會兒對著「九點半男」傻笑,一會兒又對著柯可雅擠眉弄眼,活像瘋子。

    說曹操,曹操到,如果這不是緣分,那什麼才叫作緣分?

    要不是怕柯可雅殺了自己,高小米真想當場尖叫。

    既然連老天爺都知道柯可雅需要愛情的滋潤,她這個好朋友自然更要鼎力相助才是。

    「嗨,‘九點半男’你好,謝謝你方才的熱心幫忙,我叫高小米,她是柯可雅,人海茫茫,能夠像這樣撞在一起就是緣分,我們家可雅現在單身,不如你們趁此機會交個朋友好了。你叫什麼名字?」高小米非常主動地搭起友誼的橋梁。

    九點半男?

    閻驤一雙黑眉挑得不能再高,表情諱莫如深。

    哇哩咧,高小米是智障嗎?怎麼會當著人家的面把這種上不了台面的綽號說出來,還有,她幾時想要跟「九點半男」交朋友了?

    柯可雅困窘到一個極點,恨不得馬上挖個洞把自己跟高小米通通埋進去。

    「我認同你的緣分說,不過……很抱歉,我雖然很想告訴你我的名字,但我不想便宜某人,因為我覺得,想跟我交朋友就應該自己來問我的名字,這才是做朋友基本的誠意,你說對不對,柯小姐?」深邃的黑眸不咸不淡的瞟了臉紅得活像快中風的柯可雅一眼,嘴邊盡是揶揄笑意。

    斑小米連番點頭稱是,「沒錯沒錯,交朋友就是要有誠意。」

    斑小米連忙湊到柯可雅耳邊,嘰哩咕嚕的對她曉以大義一番,內容不外乎是說此男很優,錯過可惜。

    柯可雅一張小臉越漲越紅,彷佛隨時就要爆炸。這個沒神經的高小米講這麼大聲,是怕別人不知道嗎?

    「九點半男」嘴邊的笑意越來越大,擺明就是已經知道高小米在打什麼主意,偏偏高小米的嘴巴就是怎麼都堵不住。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沒神經的人通常比較幸福?

    「記住,拿出你賺錢的勇氣跟毅力,別退縮,我好人做到這兒,接下來看你自己的羅,我先閃人,听著,一定要拿下他喔!」掌心往柯可雅背上猛地一拍,高小米轉身跑到前方的馬路上,攔了輛計程車就走。

    「咳咳,小米,咳,高小米——」被高小米拍得差點內傷的柯可雅邊咳邊大叫,卻還是阻止不了好友的離去。

    斑小米這個不懂人間疾苦的敗家女,今天晚上辛苦工作那麼久,她居然拿去搭計程車,柯可雅真不敢相信自己竟會跟這麼智障的女人當好朋友。

    包該死的,高小米還留她跟「九點半男」單獨相處!

    她要瘋了,她真的要瘋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綠風箏‧日子苦哈哈之一《無價小氣婆》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784

    林曉筠‧日子苦哈哈之二《無薪特助》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785

    凌宓‧日子苦哈哈之三《無敵錢奴》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x

TOP

hanks

TOP

謝謝

TOP

3Q

TOP

t q
Lin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