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人妻預備生》


出版日期:2016-12-02

靠……北邊走!說啥他倆是好哥兒們,季東旭根本是豬隊友!
挾著兩人老媽的好交情,硬將她「收編」到旗下,
他想當運動員,她得當他的按摩師+陪練員直到他摘下金牌;
他要出國進修,她又頂替他的空缺,進他家公司幫他爸,
若人生要設個目標,她還沒寫下半撇咧,就先被他霸道簽上了名。
唉,罷了,畢竟她也是全天下最受他家照顧的受惠者,
要不是他們的收留、鼓勵,她們母女仍是有一餐沒一餐的
哪像現在,媽是當紅的飾品設計師,她也搖身成了女強人,
而且她並非真的吃虧,即使裝得再無奈、不甘願,
其實她這麼付出是有私心的……在他出國前近乎告白的那番話後,
她的心早淪陷了,更何況她很清楚他是多麼地拐著彎愛她,
刻意使喚她是想全天候霸佔她,可她病了累了,最心疼的也是他;
他想變強也是為了守護她,說到底,他的人生何嘗不也是寫滿她的名字,
因此,當她爸看上季家財勢,欲利用她攀上季家時,
她寧願遠走高飛,也不願看她深愛的男人妥協委屈……


楔子

    今天是季東旭的彌月之喜,也是他定期回醫院打預防針,與他母親蘇芝儀產後回診的日子,他的父母早上開開心心的為他慶祝完滿月,再分送彌月禮盒給親戚朋友後,便帶著他前往他出生的醫院。

    一家三口到達醫院時已是下午三點鐘,季父季修哲抱著兒子,先陪同妻子到產科看診,同時讓醫生看看兒子長大的樣子,並且送上彌月禮盒。

    看診完畢,當他們走到小兒科的候診區時,蘇芝儀看到一張熟面孔,“安太太。”她開心的喊,快步走向葉璃涓。

    蘇芝儀和葉璃今年都是二十五歲,由於她們看的是同一位婦產科醫生,預產期也在同一天,因此過去這七、八個月,她們經常在醫院碰到。

    “季太太。”葉璃涓坐在一張椅子上,懷中抱著一個小寶寶,滿滿粉紅色的裝扮,訴說著她生的是女寶寶。

    蘇芝儀在葉璃涓身旁的空位坐下,“你也提早生了?”

    “是啊。”葉璃涓看了看懷中的女兒,“羽鉉等不及,提早一個月出生了。”

    不會這麼巧,她們還是在同一天生產吧?蘇芝儀歡喜的再道:“我也是耶,我是農曆七月七日晚上七點多生的,你呢?”

    “我比你晚一點,我是大概快七點半生的。”葉璃涓沒說的是,她生產時出了一點狀況,醫生說她不宜再生育。

    “那我們東旭就是哥哥嘍。”語畢,蘇芝儀朝丈夫伸手抱來兒子,“東旭你看,她是羽鉉妹妹,是不是很漂亮、很可愛?”

    兩個小寶寶相互看著對方,眼睛睜得大大的,似乎很好奇。

    “安羽鉉!”護理師喊著,“下一個季東旭請準備。”

    “是。”兩位媽媽同時大聲應道。

    兩個小寶寶一前一後進診察室做一些基本的檢查,再到另一間診察室給醫生做簡單的問診,接著就是重頭戲—打預防針。

    安羽鉉先上,幾秒鐘搞定,不只完全沒掙扎,連一聲哭聲也沒有。

    在一旁等待的蘇芝儀看了不禁大贊,“羽鉉好勇敢哦,哪像我們家東……”她話還沒說完,就傳出一聲好大聲的嬰兒哭聲,她登時不好意思的笑笑。

    葉璃涓也笑了,她一邊熟稔的幫女兒把包巾包好,一邊說:“哭聲宏亮才好啊,代表東旭很健康。”說完,她瞥了一眼站在診療台旁手忙腳亂的季修哲,心想,季太太真幸福,每一次遇見她,季先生都陪在她身邊。

    看葉璃涓抱起孩子要走了,蘇芝儀忙道:“坐我們的車子一起走吧。”有些事情不用問,用看的就知道了,她每次看到安太太都是一個人,若不是安先生工作太忙,就是她在婆家不受寵。

    “不用了,我坐計程車……”

    “你就別推辭了,多一個幫手總是好的。”蘇芝儀微笑著打斷葉璃涓的婉拒,她們雖是萍水相逢,但每一次見面都聊得很愉快,也算是朋友了。

    盛情難卻,葉璃涓點頭接受了,“那就麻煩你們了,謝謝。”

    送葉璃涓回家的路上,整車都是蘇芝儀和葉璃涓兩個新手媽媽的媽媽經,季修哲完全搭不上腔,但他老早就注意到安羽鉉不管穿的、用的都是名牌,可見安家的家境應當十分富裕。

    直到葉璃涓下車,看見她抱著孩子走進一間相當知名的銀樓裡,季修哲才確定自己的猜想,心中不免有些感慨,“唉,同年同月同日生又如何?不同人還是不同命。”

    蘇芝儀收回視線,倒是很知足,“有錢又如何?家庭幸福才最重要,我們走吧。”雖然丈夫只是一名汽車銷售員,但他愛她、愛他們的孩子,這是用再多金錢也買不到的。

    說得好!但他不會一輩子只是個汽車銷售員,他會努力讓妻兒過上好日子。季修哲暗暗砥礪自己,而後轉過頭感謝的看了妻子一眼,才踩下油門駛上回家的路。

    “芝儀,你不覺得你和安太太很有緣嗎,為什麼不跟她做好朋友?”到家前,季修哲好奇一問,他老婆最喜歡交朋友了,但她卻連安太太的電話號碼也沒問,這真的很不像她。

    蘇芝儀不是沒這麼想過,只是她總覺得她們之間缺少了點什麼,讓她好交朋友的心遲遲擺蕩不起來,“緣分也有分深淺,可能是我們現在的緣分還太淺吧。”她一頓又說:“說不定下次我們再帶東旭到醫院打預防針時,我和她就變成好朋友了。”

    “嗯。”

    季修哲夫妻認為,兩個孩子這次打預防針在同一天,是以只要孩子的身體沒狀況,再相遇便是很自然的事,不料他們卻再也沒有遇到葉璃涓。

    時間慢慢的沖淡這段記憶,但他們卻不曾遺忘有個叫安羽鉉的女孩,和他們的兒子同年同月同日生,葉璃涓亦如是……

TOP


第一章

    六月中,暑氣逼人,下午四點鐘,一所國中的體育館裡,正進行著班際籃球比賽。

    “安羽鉉!安羽鉉!安羽鉉!”女生組的冠亞軍賽進入最後倒數五分鐘,在場的學生們幾乎一面倒為安羽鉉加油,尤其是女學生,足見她的球技有多麼精湛,在學校又有多麼受歡迎。

    安羽鉉今年十五歲,她是這所國中女籃隊的前任隊長,剪著一頭俐落的短髮,身材十分修長,約莫一七二公分,一身訓練有素的肌肉,怎麼看都是個運動健將。

    不一會兒,才剛在籃下擦板得到兩分的她,即從前場跑回後場防守,就見她屈膝張開雙手站在前鋒的位置上,眼神專注、指揮若定,那縱橫球場、所向披靡的模樣,教人忍不住跟著她身體裡的籃球魂一同熱血沸騰起來。

    “哇,羽鉉好帥哦,羽鉉又投進了!羽鉉你好棒!我愛你,羽鉉。”全場的女學生再次大叫,壓過男學生的叫好聲,聽得在一旁熱身準備下一場比賽的季東旭覺得耳朵快聾了。

    季東旭今年十五歲,他是這所國中男籃隊的前任隊長,長得十分俊俏,身高一八二,體型精壯。籃球一直是他的生命,若不是他母親經常用言語“激勵”他,他會為了打籃球而荒廢課業。

    “東旭,過來,我有好東西給你看。”程齊睿趁班導看比賽看得入神,悄悄摸進正在熱身的班隊裡,把季東旭往無人的角落拉。

    程齊睿說好聽點是季東旭最要好的同學,講難聽一點就是小跟班。他戴著眼鏡,身材十分瘦小,一看就知道運動神經殘了,可老天爺是公平的,他的腦力異常發達,沒考進全校前十名就代表這次月考失常,這三年來多虧有他的惡補及抓重點,季東旭的成績才能一直保持在校排前一百名。

    “看什麼啦?”季東旭嘴巴上這麼說,但還是跟程齊睿過去了。

    一走到無人的角落,程齊睿立刻從書包裡拿出一本畢業紀念冊,快速翻了幾頁,“你看。”他指著一張大頭照,“安羽鉉國小竟然長這樣?”他本來是想等季東旭比賽完再與他分享的,但他實在是忍不住了。

    程齊睿會發現這個驚人的秘密,是他上週末去外婆家玩時,表妹突然問起安羽鉉的事,他才知道安羽鉉是表妹的國小同學,而安羽鉉國小和國中差很大,簡直是天與地的差別。

    季東旭看著那張美到冒泡的大頭照,眼珠子險些沒掉出來,“她是安羽鉉?怎麼可能!”

    “不相信你看名字。”程齊睿接著說:“我表妹說安羽鉉是他們學校公認的籃球公主,不只學校的學生這麼叫她,連老師都會這麼叫她呢。”

    “籃球公主?”季東旭怪叫了聲,是籃球王子才對吧?

    “是真的啦,我表妹說安羽鉉讀國小的時候一直是長頭髮,除了學校規定的運動服日和練球外,其他時候都是穿裙子、綁公主頭,還說她品學兼優、個性溫柔……”

    “她會溫柔?”季東旭聽不下去了,轉頭看向球場上那個出手犀利又帥氣到沒天理的安羽鉉,覺得程齊睿肯定是搞錯人了,“不、不對,這應該是同名同姓,絕對不是同一個人。”

    “季東旭,快輪到我們班上場比賽了,你還不快熱身,和程齊睿在那邊鬼鬼祟祟做什麼?”

    被班導罵了,程齊睿明哲保身的抱著畢業紀念冊快溜,季東旭則非常識相的回到班隊裡繼續熱身。

    嗶!長長的哨音響起,比賽結束,安羽鉉這一班眾望所歸,以些微的差距擊敗對手,奪得創校以來,女生組第一次的三連霸。

    女生組下場,換男生組上場。雖然安羽鉉打敗的是季東旭他們班的女生,但季東旭經過她身邊時,還是很紳士的向她道了一聲恭喜。

    安羽鉉怔了下,沒想到季東旭會那麼大方,不過別想她會禮尚往來,因為他接下來要和他們班的男生爭冠軍,“祝你今天手感……”突然響起一陣如雷般的加油聲,蓋過了後面的“大崩壞”三個字。

    季東旭看著她,用眼神問著:你剛剛說什麼?

    安羽鉉只回給他一個詭異的微笑,然後就走開了。

    兩隊短暫的熱身後,賽事再度開打,加油聲同樣幾乎是一面倒,只不過這次是倒向季東旭。

    安羽鉉脖子上掛著一條微濕的毛巾,手上拿著一瓶喝了一半的礦泉水,她才剛走到二樓看臺,自認和她感情最要好的同學何語芯便馬上跑過來請人了。

    她拉著安羽鉉往回走,早替兩人占了一個視野最好的位置,“羽鉉,你太棒了,我愛你。”說完,她熱情的抱了安羽鉉一下,才拉著她坐下。

    坐在安羽鉉另一邊的女同學見了,立刻說:“我也要抱。”

    “等一下。”安羽鉉趕緊出聲制止,“要抱等待會兒回到教室再抱。”給這個抱了,那她後面那一群怎麼辦?她不想自找麻煩。

    “羽鉉。”她不依地喊。

    見狀,何語芯得意的高高抬起下巴,“我是正宮娘娘,你們這些嬪妃怎麼能跟我比?”她是羽鉉最死忠的擁護者,當大家都還追在季東旭的屁股後面跑時,她就已經敗倒在羽鉉的運動褲下了。

    “何語芯,你少臭美了,我……”

    安羽鉉隨同學鬧去,她專心的看著球場上的季東旭,不得不佩服他出神入化的球技。她知道有很多同學把她比喻成漫畫《灌籃高手》裡的流川楓,他則是仙道彰,也就是說,他的球技比她厲害,只可惜他們永遠都不可能像流川楓和仙道彰一樣,正式在球場上比一場,否則她就有機會扭轉大家的印象了。

    “季東旭!季東旭!季東旭!”

    此刻,季東旭正站在罰球線上,接過裁判丟給他的球,拍了幾下之後,瞄準、投出,籃球畫出一個美麗的弧度,最後唰的一聲空心入袋,等第二顆球也罰進後,全場立即一陣歡聲雷動。

    “羽鉉,你看到沒有,季東旭真的太帥了。”何語芯雙手放在左臉頰下方,一臉陶醉的說,似乎已忘記她剛剛說自己是安羽鉉的正宮娘娘的話了。

    這麼快就琵琶別抱了?安羽鉉向後望了一圈,幾乎每個女同學都是一副“我就是季太太”的模樣。唉,女生果然是善變的,真的不能把她們給的愛當真。

    如同女生組都是看安羽鉉一個人表演一樣,男生組全看季東旭一個人表演,而結果也如大家賽前所預測,季東旭那一班獲得最後的勝利,贏得三連霸。

    安羽鉉並沒有把整場比賽看完,她提前幾分鐘離席了,因為她不想人擠人,更不想被女生包圍,說一些會讓她雞皮疙瘩掉滿地的話。

    當球賽結束的哨音響起,季東旭仰頭沒看見安羽鉉,不禁有一點失望,他以為她也會向他說一聲恭喜,就算只是唇語也好。

    有時候太受歡迎也不太好。安羽鉉躲在教室裡,等全校的學生差不多走光了,她才背起書包回家。

    夕陽西下,天色漸漸變暗,她走過一間又一間空蕩蕩的教室,突然聽見一陣呻吟聲,她停下腳步抬頭一看,是季東旭的教室。

    要進去看看嗎?安羽鉉考慮著。還是算了吧,說不定……快速切斷腦海裡那個邪惡的念想,她欲跨步走,卻又聽見課桌椅碰撞在一起的聲音,她再次停下腳步。

    嗯……不然偷看一下好了。這麼想著,安羽鉉往後門走過去,試著推開門縫偷看,無奈看了半天連個鬼影子也沒見著。

    難不成是聽錯了?她偏頭想了想,最後輕輕的把門再推開一些,探頭往教室裡頭瞧,卻差點被躺在窗戶下靠牆的人影給嚇得撞上門板。

    安羽鉉按下心驚,再瞧個仔細,發現那人穿著運動服,她立刻推開門走進教室,想著那人或許需要幫助。

    走近蹲下來一看,她不禁有些吃驚,是季東旭!

    “季東旭,你死了嗎,季東旭?”她輕喊,見他右眼角腫腫的、左嘴角流血,頭髮衣服也亂七八糟的,看樣子八成是被仇家尋仇了。

    聽見呼喚聲,季東旭困難的睜開眼睛,一見是安羽鉉,他不安的心頓時安定了下來,“安羽鉉,幫個忙吧。”

    安羽鉉卻說:“誰打你?”

    “不知道。”他當然知道自己被誰打了,只是快畢業了,他不想再生事端,害別人畢不了業。

    “為什麼被打?”

    “不知道。”他覺得自己好冤枉,比賽完後,班導開心的說要帶大家去麥當勞慶功,他感覺有點累,想在教室裡休息一下再去,沒想到竟被同年級的一群同學找碴,說什麼他找死,竟敢泡某某某的馬子……那妹子是誰呀,他連聽都沒聽過,真的是圈圈叉叉!

    不知道才怪。猜想他不肯多談,安羽鉉便沒再追問。“你走得動嗎?”

    “走不動也得走啊。”說著,他不客氣的伸手搭上她的肩,想從地上坐起來。

    媽呀,痛死人了!背部一陣吃疼讓季東旭松掉了起身的氣力,害得完全沒心理準備的安羽鉉一時支撐不住他的重量,和他一起倒回原位,她的唇就這麼不偏不倚貼上他的。

    安羽鉉瞪大眼,楞了三秒才記得要移開。Shit!她的初吻……她又羞又惱的暗咒,卻故作鎮定地沒移動身體,也沒撥開他緊緊勾住她脖子的手。

    他們……接吻了?季東旭怔忡的看著她,心跳不由得加快,還來不及想到這是他的初吻,就看見她的唇邊紅紅一塊,他下意識伸手想幫她擦去。

    見狀,安羽鉉快語的喝止,“你做什麼?”

    季東旭指著她的唇,呐呐的說:“有血。”

    她本想隨手擦去唇上的血跡,卻臨時改變了主意,“你等一下,我去洗把臉。”說完,她往後推開他勾著她脖子的手,順勢起身就走,也不管他會不會因為自己太粗魯而痛到冒冷汗。

    然而,此時此刻的季東旭哪裡還會感覺到痛,他傻傻的盯著天花板,心裡想著:怎麼辦?他親了她,怎麼辦?

    女廁的洗手台前,安羽鉉一次又一次潑水到臉上,命令自己冷靜下來。沒事,不過就一個吻而已,算不了什麼,沒事!她說服自己。

    確定唇上已無血漬,安羽鉉籲了口長氣才走回季東旭的教室,打算用最短的時間把他丟進計程車裡,她對他就算是仁至義盡了。

    “你的書包在哪裡?”安羽鉉一進教室即問。

    季東旭伸手指示方向,她走過去背起他的書包才走回他身邊,“不要壓死我。”受了一次教訓,她這次學乖了,先警告他才蹲下來。

    嘖,虧他為那個意外之吻擔心得要命,她竟然一點也不受影響?季東旭輕扯了下嘴角,暗暗笑話著自己,她果然比男生還酷!

    既然她表現得那麼無所謂,他當然也不能輸她。季東旭再次不客氣的搭上她的肩,當作剛剛什麼事也沒發生過,這一次在兩人都有不可以再出錯的壓力下,安羽鉉很順利的把他整個人從地上撐起來。

    感覺到全身都在痛,季東旭試圖說些什麼來轉移注意力,“為什麼沒有向我說恭喜就走了?”

    “你還會欠人恭喜你嗎?”語畢,安羽鉉一手扶著他的手臂,架著他往外走。幸好他的教室在一樓,不然……感覺肩上一沉,她轉念罵道:“喂,你很重耶,不要把重量都壓在我身上啦。”

    這個沒同情心又老愛裝酷的傢伙,真的是……突然想起程齊睿賽前跟他說的話和照片,季東旭登時放棄了繼續與她比拚的念頭。雖然很難相信,但應該就是同一個人沒錯。

    望著她桀驁不馴又清麗的側臉,季東旭愈來愈想看見在她酷酷的外表下,藏著怎樣一顆溫柔的心。

    “喂,季東旭,我叫你別……”

    不待她把話說完,季東旭誇張的喊疼,“我很痛、很痛、很痛、很痛……”

    “好啦、好啦,知道了啦。”安羽鉉很不情願的用另一隻手扶住他的腰,“這樣咧,有沒有好一點?”

    “嗯,好多了。”他暗自得意的笑。嗯,還不賴,這是她獨有的酷酷的溫柔,他要一個人永遠獨享。

    又走了會兒,兩人終於走出校門口,安羽鉉立時替他攔了一輛計程車,“再見。”

    見她要丟包,季東旭立刻再裝可憐,“不會吧,你就這樣丟下我不管了?我家在十二樓耶。”

    可惡,這個得寸進尺的傢伙,早知道就不要幫他了。安羽鉉狠瞪著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不爽,大罵出口,“你這個人真的很賤耶。”罵完,非常不情願的替他拉開計程車門,送他回家。

    二十分鐘後,坐在客廳看電視的蘇芝儀,看見兒子一身傷的被同學扶回來,立刻叫道:“季東旭,你怎麼又和人家打架了?”

    “媽,我哪有又和人家打架?”他大聲抗議,扶著安羽鉉痛苦的坐到沙發上。

    不理會兒子的抗議,蘇芝儀感謝的望著好心送兒子回來的同學,沒意外地和許多第一次見到安羽鉉的人一樣,把她當成一個清秀的男生,“同學,謝謝你送東旭回來,你還沒吃飯對吧?你先坐,我馬上去準備。”

    “不用了,我要回去了。”安羽鉉婉拒。

    “你怕你爸媽擔心是不是?沒關係,你可以先打個電話回家。”說完,蘇芝儀快快拿來無線電話遞上。

    安羽鉉搖搖頭,“真的不用了。”話落,她點個頭致意後,轉身就走。

    “喂,安羽鉉,我媽叫你留下來吃飯,你……”他話未完,大門已經關上。

    “東旭,你這個同學長得好秀氣,比女生還漂亮耶。”蘇芝儀新奇的說著。

    季東旭翻個白眼,“她本來就是個女生好嗎?”是說,在今天以前,他也常常會忘記她是個女生就是了。

    “她是女生?”蘇芝儀叫了聲,“那她幹麼把自己弄得像個男孩子似的?”

    “你不知道現在有很多女生都比男生帥氣的嗎?”

    “是哦?”她還真的不知道,“對了,你剛剛叫她安什麼?”

    “安羽鉉,羽毛的羽、金玄鉉。”

    “好特別的名字……”咦?安太太的女兒不就叫做安羽鉉嗎?想到這,蘇芝儀急急的再追問:“她是不是和你同年同月同日生?”

    季東旭怔了下,“媽怎麼知道?”他也是去年過生日時聽一位女同學講起,才知道他和安羽鉉是同一天出生。

    八九不離十了,蘇芝儀立刻交代兒子,“你明天去跟她說媽請她來家裡吃飯,如果她不來,媽就親自到學校去請她。”

    “媽,你又想搞什麼鬼?”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蘇芝儀神秘一笑,但注意到兒子的傷,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你明天有辦法去學校上課嗎?”

    “全身都痛,可能得請假幾天。”

    “沒用的傢伙,竟然連架都打不贏?”男孩子不會打架,說出去不笑死人。

    “他們五、六個人打我一個,我怎麼打得贏?”季東旭不服氣的回道,他沒被打到斷手斷腳就不錯了。

    “藉口。”蘇芝儀一逮到機會就翻舊帳,“沒本事就沒本事,叫你去學跆拳道、空手道、武術什麼的你不要,偏偏要去打什麼籃球,現在可好了,只能當沙包。”

    “媽,我沒有你說的那麼爛好不好?”

    “隨便你怎麼講啦,我看你以後怎麼保護你的女朋友。”說完,她腳跟一旋,為兒子熱冷掉的飯菜去了。

    季東旭撇撇嘴,“哼,女生最麻煩了,我才不要交什麼女朋友呢。”

    不料,他才剛剛嫌棄完畢,腦海裡驀地跳出安羽鉉被人調戲,而他卻被人打趴在地上,只能眼睜睜的看她被欺負的畫面,他立刻翻供,發誓高中三年他要打遍天下無敵手,讓父母再也不能嘲笑他!

    三日後,天氣依然熱到令人頭發昏。

    “安羽鉉!”第六節下課,季東旭站在她教室的後門,朝坐在最後一排的她勾了勾食指。

    他在叫小狗嗎?安羽鉉懶得理他,繼續低頭看書。

    “你不出來,我就站在這裡講了哦。”季東旭恐嚇。

    不想被同學看笑話,安羽鉉非常不甘願的走出教室,而後靠在牆邊,沒好氣問:“幹麼啦?”

    “我媽請你今晚七點來我家吃飯。”他在家裡休息了三天,今早要出門上學時,他媽還千交代萬交代要他別忘記約她回家吃晚飯。

    “不要。”

    “我媽說你不去,她就親自過來請你。”

    都是這個賤人類害的!安羽鉉怒瞪著他,沒說話。

    “我放學來接你?”

    “我自己會去。”說完,不再理會他,進教室去了。

    “我會在校門口等你。”季東旭對著她的背影喊,完畢之後才快意的離開。

    上完最後一堂課,安羽鉉先回家一趟,快七點才來季家赴約。

    早等著她到來的蘇芝儀,熱情的招呼她,“羽鉉,快進來,再五分鐘就開飯了,你隨便坐啊。”說完,她再進去廚房忙了,完全不把安羽鉉當成外人看待。

    “為什麼沒等我就自己先走了?”坐在客廳等她的季東旭不開心的問,他在校門口等了她足足一個小時,後來跑去教室找她才知道她就早走了。

    “我有和你約好嗎?”

    “我說了我會在校門口等你。”

    “是嗎?我沒聽見。”

    見她又端出那副不鳥人的酷樣子,季東旭當下脫口而出,“你是女生嗎,那麼彆扭?”

    安羽鉉冷冷的瞪著他,雖然看起來很不像,但是很抱歉,她就是女生。

    慢半拍發現自己失言了,季東旭頓時尷尬得不知該說些什麼話好。

    “好了、好了,開飯了,你們可以過來了。”蘇芝儀揚聲喊道,把最後一道菜放到餐桌上。

    “去吃飯了。”季東旭站起來,軟下語氣示好,見安羽鉉坐著不動,他索性走過去牽起她,然後將她往餐廳拉。

    “羽鉉,都是一些家常菜,你不要嫌棄啊。”說著,蘇芝儀拉開一張椅子,“來,你坐這裡。”

    “謝謝季媽媽。”安羽鉉致謝,在蘇芝儀指定的位子坐下。

    這一張四方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坐四個人剛好。

    “羽鉉,我可以請問你一個問題嗎?”等不及丈夫回來,蘇芝儀憋不住地開口問了,見安羽鉉點頭,她再道:“你媽媽叫什麼名字?”

    “我媽媽的名字?”

    見安羽鉉有所遲疑,蘇芝趕緊解釋,“你別誤會,我沒有惡意,我只是想確定一件事情。”

    安羽鉉這才放下心防,回答她的問話,“我媽叫葉璃涓。”

    “真的是安太太?”蘇芝儀驚喜的叫道。

    這時,季家男主人回來了。

    “抱歉、抱歉,我遲到了,公司有點事情耽擱了。”季修哲致歉著往餐廳走,見妻子開心的朝自己猛點頭,他立刻大喜過望的望向安羽鉉。

    安羽鉉早在聽見季修哲的聲音,便禮貌的站起來等著問候他了,“季爸爸好。”

    “羽鉉?你長這麼大了,我上次看到你的時候,你才這麼小一個。”季修哲一邊說一邊比劃著,“帥!真是個帥小子,和東旭當兄弟剛好。”

    “老公!”蘇芝儀連忙喊,再用眼神暗示。

    “哦,抱歉、抱歉,一時太開心說錯話了。”季修哲趕忙改口,“漂亮,羽鉉真是個漂亮的小美女,未來給東旭當新娘子正好。”這世上的緣分就是這麼奇妙,誰曉得在十多年後,羽鉉會因為救了東旭,與他們家再續前緣呢?

    “爸!”見安羽鉉窘到臉都紅了,季東旭快快繞過桌子緊緊攬住她的肩頭,化解她的困窘,“我和羽鉉是哥兒們、哥兒們。”

    “對對對,是哥兒們,爸爸又說錯話了,你們兩個是哥兒們、好哥兒們。”

    為免丈夫再說錯話,蘇芝儀趕忙搶回發言權,“好了好了,都快坐下來吃飯吧,飯菜要涼了。”

    四人各自在自己的位子坐下,然而,季修哲才拿起筷子夾了些青菜到碗裡,又忍不住興奮的說:“想當年,你們都還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

    故事裡的兩個小主角一邊吃飯一邊聽著他說故事,這才明白,原來他們有那一段他們不知道的過去。

    說完了故事,季修哲接著關心道:“羽鉉,你媽媽後來為你生了幾個弟弟和妹妹?”見安羽鉉的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他忙不迭地再轉個話題,“我工作太忙了,你以後要常常來我們家玩,這樣東旭就不會無聊到整天到處亂跑惹禍了。”

    “爸,我哪有整天惹禍?”

    “你前幾天才跟人打架,而且還打輸了不是嗎?”

    “爸,你和媽真的很瞧不起我耶。”季東旭跳腳,“沒關係,給我三年,我保證再也沒有人動得了我。”和羽鉉。他暗暗在心底加上三個字。

    “講得真好聽。”蘇芝儀不客氣的扯兒子後腿,“你以為學武很容易嗎?三年就想出師,我看你還是抱著籃球作你NBA大前鋒的美夢吧。”

    “媽,你不要以為我做不到哦。”

    “是是是,你最厲害,想做什麼都會成功。”她再落井下石,“就會膨風,都不怕被羽鉉聽見笑你。”

    安羽鉉真的笑了,但不是笑季東旭作春秋大夢,而是笑他的孩子氣。

    天啊,好美,認識她兩年多,他幾時看過她笑得如此嬌俏?季東旭看直了眼,覺得心臟快跳出來了。好,決定了,他們就暫時先做哥兒們,等到他十八歲,有信心可以完全保護她的時候就向她告白!對,就這麼辦!

    季東旭說做就做,“安羽鉉。”他指了指兩人,“哥兒們就是要挺對方到底。”

    安羽鉉斂下笑容,想了想才不置可否的說道:“我的體力不錯、按摩功夫不錯、急救技巧也不錯,如果你有需要的話。”

    “好,這是你說的,等我加入高中社團,你就來當我的助手。”季東旭朝她伸出手,“一言為定?”

    他確定他們會讀同一所高中?安羽鉉暗笑著伸出手,“一言為定。”

    這一頓晚餐,就這樣在嬉鬧中快樂的吃完。

    “東旭,你送羽鉉回家。”蘇芝儀狀似不經意的說,實則別有目的。

    收到母親的命令,季東旭立刻起身回房換件得體一點的外出服。

    “季媽媽,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這怎麼行?你是女生,走夜路很危險。”

    大白天都沒幾個人認出她是女生,更何況是晚上?安羽鉉心想著,但還來不及再出言婉拒,季東旭已換好衣服回來了。

    他自然的搭上她的肩,“媽,那我們走嘍。”

    “好,騎車小心一點,記得要向羽鉉的媽媽問好哦。”蘇芝儀交代,朝兒子使了下眼色。

    “好,我知道了。”語畢,他推著安羽鉉往門口走,“我的腳踏車停在地下室,你家在哪裡?我……”

    安羽鉉家位在一棟老公寓的四樓,距離季家並不遠,騎腳踏車大約五分鐘就到了。

    “季東旭,你說你叫季東旭?”上樓打招呼後,葉璃涓萬分驚喜的看著眼前的大男孩,他該不會就是那個和女兒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男孩吧?

    就像他的父母記得羽鉉一樣,安媽媽也還記得他。季東旭不再遲疑,笑著回道:“對,我媽叫蘇芝儀,她特別交代要我向您問好。”

    確定他真的是故人之子,葉璃涓忍不住喜上眉梢,抓著他的臂膀上上下下的看著他,“東旭,你長這麼大了?帥,真是個大帥哥。”

    “安媽媽……”

    “你還是叫我葉阿姨吧。”葉璃涓截下他的話,她已經不做安太太很久了。

    讓季東旭上樓來向母親問好已是安羽鉉的底限,她適時的下逐客令,“好了,你已經把我送到家,也向我媽問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羽鉉。”葉璃涓責備地喊。

    “沒關係,葉阿姨,那我就先走了,再見。”

    “再見。”葉璃涓送他到門口,“東旭,有空再來玩哦。”

    “好。”季東旭慢慢的步下樓去,心裡想著,看樣子,羽鉉的爸媽好像離婚了?

    臨走前再把安羽鉉家的位址看個仔細,然後牢牢的記在心裡,他才騎著腳踏車回家。

    幾日後,蘇芝儀依著兒子給的地址尋來。十數年不見,兩個媽媽相見歡,坐下來一談才知道原來她們從未忘記過對方,還一直很期待再遇見彼此,而今她們已是四十歲的中年婦人,許多事情也有所轉變。

    葉璃涓三年前離婚,半毛贍養費也沒拿,女兒的監護權歸她,前夫安敬綸還算有點良心,每個月會固定匯一筆生活費給她們母女,說是會供到安羽鉉大學畢業,她就這樣一手拖著一隻皮箱、一手牽著女兒離開安家,然後用私房錢租了這間公寓,母女倆相依為命到現在。

    蘇芝儀則不只家庭仍然幸福美滿,季修哲更是步步高升,目前他已是經理了,待時機成熟便能自立門戶,開創自己的事業。

    緣來需把握,緣盡莫強求。蘇芝儀一直稟承著這樣不忮不求的信念過日子,而她始終相信她和葉璃涓的緣分不是太淺,只是不夠深,但從今天開始不一樣了,因為那兩個孩子已找到彼此,這是天註定的良緣,再也沒有人可以將他們分開……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青梅竹馬 深深

    哈囉,大家好,我是深深,又見面嘍。

    深深很喜歡《愛上哥們》這部偶像劇,女主角琵亞諾從頭到腳、由裡到外都是深深的菜,男主角杜子楓也很酷帥,深深每個禮拜守著電視機看他們談戀愛,內心總是會充滿粉紅色的泡泡。

    看完令人臉紅心跳、血脈賁張的完結篇後,深深心想,我好像還沒寫過這類型的書,心動不如馬上行動,立刻著手構思。

    正如同杜子楓與琵亞諾在很小的時候便結下緣分一樣,這本書的男女主角季東旭和安羽鉉也是,但不一樣的是,季東旭和安羽鉉根本不知道對方的存在,直到他們再度重逢。

    “我們是哥兒們!”他想為她化解窘境的一句話,定位了兩人的未來。而他情不自禁的一個吻,讓他們跨越了友情,邁向愛情。

    這是深深第一次嘗試從男女主角出生那日開始寫起,他們共同經歷了國中、高中、大學,直至出社會等人生重要的階段,深深一直很擔心前三章這樣安排編輯會無法認同,但幸好,編輯給了深深肯定。

    算了下,這是深深在甜檸檬書系的第九本書,再一本,深深就可以突破個位數了。

    不瞞各位,這是深深為自己定下的第一個目標,深深曾經以為這個目標好遙遠、好遙遠,這輩子恐怕都無法完成,但沒想到它就近在眼前了。

    日子真的過得好快,一晃眼,深深重新提筆寫書已經滿兩年,非常感謝支持深深寫書的親友們,以及總是會在適當的時候給深深建議、打氣的編編們,還有你,對,就是正拿著這本書的你,你們的存在,讓深深有力量繼續寫下去,讓深深感覺在這條創作的路上並不孤單。

    一本書就像一首歌,有人愛、有人不愛,不管愛或者不愛,對創作者來說,都遠遠比無感來得好很多、很多。

    再說回來這本書,深深家的大寶貝的一個女生朋友盼盼,她今年國三,對寫作也很有興趣,聽說文筆很不錯,有空時會寫寫同人文,她看完原稿之後,也不知道是不是給深深面子,說很好看,她很喜歡,並沒有覺得哪裡不好,若硬要她給個批評,她的答案是——女主角的爸爸不夠壞。

    不曉得大家在看完這本書之後,是否也和盼盼擁有同樣的心情與感受呢?咱們下次見嘍。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3Q

TOP

謝謝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3q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