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光《娶妻過三關》


出版日期:2017-01-20

驚天島遺世獨立,島上住著聞名天下的鍛造大師和其女兒,
人人都想一窺究竟,她卻覺得每天和老爹大眼瞪小眼的無聊死了,
好不容易逮著機會去中原游歷一番,哪里曉得半路遇上暴風雨落海,
偏偏救命恩人要請她爹替家傳寶刀解封,硬是把她帶回到島上,
她本想憑著父親設下的高明陣法,他必定鎩羽而歸,
怎料他武功高強到帶著她還能連闖三關=  =」,好,她認了,
就趁著爹閉關解封時,她帶他在島上四處玩樂,一會兒釣魚,
一會兒指使他去把父親給她練輕功的鳥兒抓來烤了吃,
她發現他雖然老是冷著一張臉,但待在他身旁就是安心,
再說了,他的模樣生得俊,她真的好喜歡,
听了他的坎坷身世後,更堅定了她要與他同仇敵愾的心,
所以她決定了,她要陪他回中原,助他一臂之力,尋回母親,
于是她出腦力,他出武力,成功混入敵營,贏得傳說中的《無情刀法》,
可是她卻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要練成無情刀法須摒除七情六欲,他永遠無法接受她的感情……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相傳,武林有一套練就後,便可無敵於天下的“無情刀法”,欲練此刀法,需摒除七情六欲,方可得證刀道。

    百年前有一人成功練成無情刀,挑戰中原大大小小七百多個門派強者,無一失敗,最後歎息天下無敗他之人,遂飄然而去,不知所蹤;又傳言曾有一女子身負血海深仇,無意習得了無情刀法後,滅盡仇家滿門,最後卻因手段太過,被身為武林霸主的紫龍宮派十數位武功高絕的前輩追殺,後來再也無人聽說她的消息……

    總之,無情刀法對於江湖刀客而言,無疑是至高無上的嚮往,雖然眾人也猜測傳聞可能言過其實,不可能有人真正天下無敵,但是暗中追尋及打聽的人可不少。

    然而就在十年一度的武林大會將開始的前幾個月,主辦的紫龍宮卻放出風聲,無情刀法其實在他們手中,而這次武林大會奪得首強的獎勵,便是這部號稱天下無敵的刀法!

    當然,紫龍宮身為名門正派之首,自然不可能讓什麼邪門歪道或歪瓜劣棗、混水摸魚之輩得到這部刀法,於是他們要求這一屆武林大會參加者的年紀需為三十歲以下的後進。

    此一消息傳開後,果然引起江湖年輕一輩的雄心壯志,可以想見這一次的武林大會肯定精彩可期,不知又要看到多少長江後浪推前浪的場景了……

    北方,斜雲坪,一間莽莽山林裡的崖邊小屋,屋前平地上立著一名青年,五官俊朗,目光沉靜,長髮隨意地紮在腦後,穿著一襲青衫,大風揚起時發飛衣揚,顯得那麼獨立特出,但該是意氣風發的他,渾身卻散發著一股冰冷漠然的氣息,令人難以親近。

    青年手上拿著一把刀,刀刃彷佛沒有開鋒似的,整個刀身黯淡無光,亦顯得笨重,然而,就在青年一個反手後,刀便似活了起來,隨著他的飛越縱橫而舞動。樸實無華的刀沒有刀光閃動,那威勢就像一條蟄伏的蛟龍,神出鬼沒的在青年的四周奔騰咆哮,刀在揮舞時發出的風切聲,更是銳利得刺耳,明明是平靜的山谷,卻像正在承受著暴風雨侵襲,原本的鈍刀在這一刻就像有了生命及靈性。

    直到青年的最後一個動作停下,狂風驟雨停歇,四周靜得聽不到一聲蟲鳴鳥叫,下一瞬,崖邊的一棵大樹倒塌,落入崖下潺潺的河川之中。

    如此威勢,如此功力,在江湖上也是難得一見了,尤其這樣的武功還是出自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之手。只不過青年並不滿意,斜飛入鬢的眉深深皺起,身上那份冷冽的氣質又加深了一分。

    “只有這樣,是贏不到無情刀法的。”他喃喃自語著,目光依戀卻又複雜地看著手上的鈍刀。“是時候將你解封了,沒有一把好刀,如何配上無情刀法那樣絕世的武功呢?”

    收起了刀,青年回到小屋之中,略微收整後,來到屋後的一座墳墓前。

    墳墓已有些年了,卻保持得十分整齊,青年專注地將墳頭上的雜草清除,上了炷香,在墳頭淋上一大碗的酒。

    “爹,孩兒這一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不過孩兒保證,一定會找到高人替我們祖傳的‘焚天寶刀’解開封印,並且成功的在武林大會贏得《無情刀法》,練到大成後,將母親由洞天門救出來。”

    父親離世後,他為了報家仇,一直在追尋更高的武藝,他一定要得到無情刀法,且為了練成無情刀法,他花了好幾年的時間做足準備,現在該是他離開的時候了。

    “孩兒定會將母親一起帶回來!”

    立下了這樣的誓言,青年轉身決然而去,只是這一個轉身後,便入江湖,沒有人知道他會遇到如何的狂風大雨,掀起怎樣的驚天波濤。

    一下子,山谷裡寂靜了,微風幽幽地吹起了落葉,飄向了整理得整整齊齊的墳頭,落在墓碑之上,碑上寫著——

    無敵刀王武岩之墓孩兒武楓叩立。

    似乎冥冥之中,有什麼力量用著這種蕭索的方式道別。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放眼望去,盡是湛藍的海,只聽得到波浪打在船身上的聲音,頂多偶爾幾隻海鳥飛過,發出嘎嘎的叫聲,天空亦是滿滿蓬勃的藍,與水面相互輝映,波光粼粼。

    暴風雨昨日剛過,雨後的豔陽高照,大海顯得既平靜又清澈,幸好船隻夠堅固,而且幸運地在遠遠看到風暴時就改了方向,如今才能安穩的繼續航行。

    不過也因為如此,這艘船迷航了。

    站在船頭的武楓看著羅盤,不時調整桅杆,試圖讓船往他想去的方向前進。只不過原本預訂一個月的航程,卻因為不久前的暴風雨,已經多了十天,而且四周看起來完全沒有接近陸地的跡象,令人心生沮喪。

    當初買這艘小海船的時候,他試圖聘請老練的水手駕船,但一聽到他要去的目的地是驚天島,所有人都打了退堂鼓,無奈之下他只能自己出發,還好他也曾多次駕船于大河之中,也算是個半生不熟的水手。

    然而航海與渡河卻是大大不同,常常光是莫名而起的風浪就讓他手忙腳亂,好不容易適應了海上環境,又遇到惡劣的天氣,他這才驚覺自己的魯莽與粗心。

    面前的敵手是大自然,即使他武功再高強都派不上用場啊!

    調整好風帆後,他坐了下來,本能地撫摸著腰間那用布包著的一把鈍刀,冥思船上的糧食飲水還能撐多久,若是無法抵達驚天島,最多再撐三日他就必須返航。

    驚天島的島主,是天下第一鍛造大師華之塵,據說他出手的寶刀利劍,沒有一把不是武林奇珍。然而要見到華之塵可不容易,先不說驚天島長年霧氣環繞,四周礁石遍佈,就算看到島也不一定上得去,多是船毀人亡;就算上得了島,聽說島上重重機關陣法,能不能成功見到華之塵還很難說。

    這一趟,武楓就是要到驚天島請華之塵替他的焚天寶刀解開封印,讓這把曾傲視天下的利刃重現江湖,只不過如今看起來前途多舛,恐怕難以達到目的了……

    突然間,水面上一個載浮載沉的異物吸引了武楓的注意力,若非他目力驚人,否則這水面波光映目,很容易就忽略了過去。

    一時間顧不得方向,他又調整了下風帆,朝著異物所在之處航行而去。距離近了,他才發現竟是一名女子趴在一塊破木板上,不知是死是活。

    一種同為天涯淪落人的惻隱之心油然而生,武楓將女子撈了起來,發現她仍有微弱的氣息,人命關天,他無暇顧及男女之防,下手施救。

    好一會兒,昏迷的女子用力急咳,吐出了腹中的水,半晌才幽幽轉醒。當她一睜開眼睛,朦朧之中看到個男子的輪廓,立刻嚇得驚叫了一聲,只不過她的身子太過孱弱,只能微微挪動一下,無法坐起身,但她終於恢復清明的大眼,仍是恐懼地望著武楓。

    眼前的女子,也算是絕色了,明媚且靈動的大眼、挺直微翹的鼻,襯上櫻桃小嘴,雖然臉色蒼白了些,卻更有種楚楚可憐的味道,而且年紀看上去約莫才十七、八歲。

    武楓心性沉靜,並沒有被美色所迷惑,他抿了抿唇,平淡的道:“你不知在海上漂了多久才被我撈上船,你剛醒來必然體弱氣虛,沒事不要亂動,我這裡有些食物和水,你吃的下的時候再吃。”

    他取出早就備好的水和食物,擺在她身邊,便不再理會她,逕自走到一邊再次調整起風帆,一邊對照著羅盤,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女子躺著調息了一陣後,終於能扶地坐起,背靠著舷牆,仍有些警戒地看著武楓,但見他一直沒有搭理她的打算,她漸漸放鬆下來,伸手拿過他放下的食物,先喝了一大口水,這才開始吃起東西。

    這一吃,她才發現自己真的餓了,也顧不得形象,連忙一口接一口,直到終於填飽肚子。

    “謝謝你救了我。”女子吃飽之後,腦袋也更清醒,一想也就明白了,這船上只有武楓,不是他救她的,難道是鬼?而且他如果要對她不利,方才她昏迷之時就可以下手了,所以她才會願意吃下他提供的食物。

    “嗯。”武楓並不是個省話之人,只是他很少與外人接觸,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我……我叫華輕輕,你叫什麼名字?”女子又問。

    “武楓。”

    “這艘船上只有我們兩個嗎?”

    “對。”

    “……你都沒有什麼想問我的嗎?”華輕輕忍不住問了,這位仁兄未免太冷淡了,把她救醒後丟在一邊,居然真的就不管她了。

    這回,武楓終於正視了她一眼,卻又馬上移開目光。“你想要我問什麼?”

    “比如我從哪裡來、為什麼會落海、要把我送到哪裡去之類的啊!”她有些氣悶,她好歹也算是個清純小美人,在他眼中居然連他手上的羅盤都不如!

    “嗯,你說。”反正她都自己提了,他連問題都省了。

    華輕輕美目圓睜瞪著他半晌,最後確定他似乎真的就是這種冷淡的個性,反倒激起了她不服輸的性子。

    好啊!你不理我,我一定說到你理我!

    抱持著這種想法,華輕輕倒是不氣了,甚至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武大哥,你是要前往驚天島吧?”她開始賣起乖來,還親熱的喊了他一聲大哥。

    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吸引了武楓的注意,他有些驚疑地看向她。“你怎麼知道?”

    她抬頭看了看太陽,又伸手測了測風向,說道:“看這方位,最近的就是驚天島了呀!如果不是靠近陸地,不會有海鳥的!我就是從島上出來的,原本要到中原辦點事兒,想不到突然遇到暴風雨,船毀了,我落了海,幸虧武大哥搭救……”

    “驚天島怎麼去?”他沒有再讓她廢話,直接切入重點。

    釣到你了!華輕輕的一雙美目精光一閃,表面卻是溫順地回答:“如果武大哥想去驚天島,我可以帶路,這一帶的海域我很熟的。”

    武楓點了點頭,將羅盤扔給她,以便她更精確的定下方向,自己則是在甲板上坐下閉目調息,再不理她。

    她有些意外他這麼輕易就把開船的主導權交給她,或許是她表現得太乖巧,他也太過小覷她,不認為她這弱女子能對他造成什麼威脅,所以讓她的計策輕而易舉就成功了。

    他似乎沒有留意,她姓華,驚天島的島主也姓華,其實她根本就是華之塵的親生女兒,因為在島上悶久了,所以偷了船想過海到中原大陸看看,之後的情景便如她方才所言。

    現在要將船開往哪裡,可是她說了算!華輕輕在心裡賊笑著,也學著他調整起風帆的方向——朝向中原!這次她似乎因禍得福,不但有了新船,還多了個保鑣呢!

    然而,武楓與華輕輕的運氣並不好,經過一日一夜的晴天之後,突然天又暗了起來,這次不讓他們有反應的時間,烏雲密佈後開始了密集的打雷閃電,風呼呼地刮了起來,豆大的雨滴重重的打在船上,不一會兒形成激烈的強風驟雨。

    武楓買的這艘小海船算是強壯的了,底部船舷還有精鋼加固,但在這突然化為猛獸的大海中,它還是顯得弱小,即使他與華輕輕拼了命的想將船身穩住,仍是被一道滔天巨浪打翻,船身頓時破碎,他本能的一手抱緊華輕輕,另一手攀住了一塊船身碎片,最後一起沉沒於驚濤駭浪之中。

    不知過了多久,華輕輕終於幽幽轉醒,腦袋昏沉沉的,彷佛仍陷在狂風暴雨的惡夢中,她慢慢的坐起身,神情仍有些呆滯地看著四周,此時的她處在一個海岸邊,海浪一陣陣的打在礁石上,水花濺上她的臉,令她打了個寒顫。

    好眼熟的地方啊……終於回過神來,她突然美目圓睜,小嘴兒也張了一個小圓,一臉驚訝。

    她的背後,傳來武楓不鹹不淡的嗓音——

    “你醒了?看看這裡是哪裡。”

    他在一旁烤著火,即使遇到了這麼大的變故,他仍是沉靜,完全沒有劫後餘生的緊張不安。

    “這是驚天島………我竟然又回來了?”華輕輕喃喃說著,心中百般滋味。

    想不到她費盡千辛萬苦的偷溜,還兩次差點丟了小命,最後仍是回到了這兒!這是上天要懲罰她嗎?看來眼下她要再偷跑機會渺茫,被她爹知道了,肯定又是一頓修理,而唯一可以依靠的武楓,千里迢迢來到這裡,更不可能馬上帶著她離開,她那破綻百出的歷險大計,肯定只能以失敗收場了。

    “既然醒了,那就走吧。”確認了這裡是驚天島,武楓也不囉唆,滅了火後,將焚天寶刀背在背上,便要往島上走去。

    “你要去哪裡?”華輕輕急忙站起身跟上。

    “我要去拜訪此島的主人華之塵大師。”他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若不想去,請自便。”

    “等一下!”她急急的喚住他。

    她還抱著一絲絲希望,驚天島的機關陣法可是不凡,不是一般人進得去的,若他知難而退,接下來他就會想辦法回中原,只要她死纏著他,不就一樣又能重振中原歷險大計了?

    她打定主意絕對不能被他拋下,而且還要嚇得他舉步不前,因此她益發溫柔乖巧的說:“武大哥第一次來到驚天島有所不知,華島主名聲在外,不知有多少人想求見他,所以除了驚天島原本就有的天險與迷霧,華島主還在驚天島上設立了三道關卡,闖過的人才得以見到他。歷年來不知難倒了多少武林高手,這個消息在中原應該也是無人不曉了。”

    華輕輕倒是沒有騙他,華之塵的規矩在中原也算是廣為流傳,只是武楓初出茅廬,不曉得去打聽打聽,才會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他現在能踏在島上,也算是上天保佑了,被暴風雨一掃,竟誤打誤撞的破除了迷霧進到島中。一般人遇到這樣的情形,多是撞到暗礁直接沒了命,還有人從頭到尾迷航,最後只能交代在大海之中。

    “原來還有此事。”武楓沉吟了一下,低喃道:“三道關卡……”

    怕了吧怕了吧?華輕輕雖然怕被父親責罰,但對自己家老爹的手段還是有些小得意的,尤其武楓沉思的模樣更是讓她成就感十足,猜測著這大冰塊應當是有些怯步了。

    思緒至此,她更是興致勃勃地恐嚇道:“這三道關卡可是難如登天,歷年來不乏有成功上島之人挑戰,百不存一,甚至直接殞命的也所在多有……”

    他彷佛完全沒在聽她說話,淡淡的打斷道:“第一道關卡,帶路吧。”

    她還有一籮筐的自吹自擂還沒說完,被這麼一打岔,一口氣鯁在喉頭差點沒噎到。這臭冰塊、死冰塊居然無視於她,更一副不把她老爹的關卡放在眼裡的樣子,她這會兒不好好整他,以後她就跟著他姓!

    於是,她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

    “武大哥,第一道關卡在那裡呢!只要走上去就好了,不會很難的。”

    隨著她香蔥般的玉指看過去,武楓看到了一座高聳入雲的山,由於已經立在島上,離山算近了,所以山的氣勢更顯驚人,猶如一柄傲世的天劍,插在了這方土地之中。

    只要走上去就好,不會很難?他的目光終於落在她身上,他只是不擅言詞,可不是笨,對於她燦爛過頭的笑容,不由得有種烏雲罩頂的感覺。

    走到了山腳下近看,武楓才發現這座山比想像中的還高聳雄偉,插入雲間的峰頂縹緲虛無,似乎捅破了天頂。

    “這座山叫做天劍山,是驚天島的第一高山,以形似利劍為名。高度沒人計算過,總之很高很高,山頂到哪裡我也不知道,連我在島上生活這麼久了,也沒真正爬完過,大概爬到三分之一高就是我的極限了……”說到這座山,華輕輕可是熟門熟路,自然而然地介紹起來。

    “第一關只要爬上去就好?”武楓抬起頭,由於站得太近,只看這一下脖子都有點酸了,足見這山勢之高峻。“要爬多高?”

    “呃,爬到頂。”她笑得有點心虛。

    他眉頭微皺,不過很快就又舒展開來,他對自己的武藝有信心,如果連這座山都爬不過去,還參加什麼武林大會?

    “如果只是爬上山頂,似乎不是太困難。”武楓下了結論。

    華輕輕很不服氣。“你以為爬上去跟郊遊一樣嗎?這山可沒你想像的那麼簡單!這座山有著天然的護山大陣,加上我爹也設了一些陣法,越往上爬,身體會變得更加沉重,兼之山頂空氣稀薄,很多逞強的人爬到一半就昏倒了,還要勞動我爹把他們丟回海岸邊呢!”

    武楓雙眼微眯,他就知道沒這麼簡單。還有……她說“她爹”?

    瞧他似乎有些動容,她乘勝追擊。“而且,爬這座山可是有時間限制的,三日之內要爬完。有些人抱著慢慢爬也能爬上山的投機心態,結果三日一到,一樣被我爹給丟回了海岸邊。”她頓了一下,睜大眼睛,有些期待的又問道:“這樣你總該怕了吧?怎麼樣,要不要打退堂鼓?”

    他瞥了她一眼。“我要上山了。”

    華輕輕差點沒跌倒,眼看他真的要上山了,小腳一跺,連忙又叫道:“再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武楓的目光露出一絲無奈,他隱隱覺得,這丫頭似乎不太願意讓他闖關。

    “那個……”她尷尬一笑,“武大哥,我也要一起上去。”

    “你不是只能爬三分之一?”

    “我是爬不上去,但不上去,誰帶你去第二關?”華輕輕理所當然地道。

    武楓一時語窒,她說的有道理,因為自己出發前沒先打聽清楚,現在彷佛真的只能靠她指引了。

    沉默了一下,只這麼一下,就讓華輕輕有些緊張,沒想到下一瞬,他居然一手抄起她輕盈的身子,一個轉身就將她背在了身後。

    “抓好,我趕時間。”說完,武楓不再讓她多說什麼,一踏步便進了山。

    或許在他心中,他救了她兩次,該摟的該抱的也都差不多了,所以他對她並沒有太大的男女之防,而華輕輕從小在島上長大,也甚少接觸年輕男子,對兩人之間的親密接觸,只是覺得不妥,卻不怎麼抗拒,就這麼呆呆地讓他背著。

    只不過兩人幾乎是肉貼著肉,前兩次是昏迷不醒,如今她神智清楚,明顯感受到他背部強健肌肉的律動,而他身上傳來的男子氣息,也讓她莫名著迷,小臉本能的貼在他的背上,隱約聽著他規律的心跳聲。

    原來,男人是這樣的啊……她不知怎地,臉兒有些熱,心也越跳越快,比他這個背著個人跑山路的人還激越。在他身上,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而且這樣的安全感還讓她覺得既刺激又依戀,這是和父親完全不同的感覺。

    隨著山路越來越陡峭,武楓古井不波的心也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了。背上的人兒原本他只當扛個沙包,反正他小時候也是這麼練身體的,先前在救她的時候也沒想那麼多,然而當他越來越意識到背上的是個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後,情況似乎有些不同了。

    沙包沒有這麼軟、這麼柔弱,似乎他一用力就能將她揉碎似的,而且她的胸口緊貼著他的背,特別緊密柔軟那處,隨著山路的顛簸起伏晃動,像是一種親密又香豔的按摩,難免給人無限遐想。

    武楓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第一次接觸姑娘家,沒什麼想法才有問題,更遑論華輕輕還是女人中的極品,不過幸好他意志堅定過人,很快的摒除了不該有的胡思亂想,連氣息都沒有亂上一絲,持續地往山上走去。

    隨著武楓一路披荊斬棘,他的腳步的確是益發沉重了,但令華輕輕意外的是,若是自己單獨爬到這高度,早就該被那股氣場給壓趴下了,但她卻沒感受到太大的不適。

    靜靜的感受了一下,原來他用著一層薄薄的真氣籠著她,替她擋下了這山間異常的重力。

    華輕輕驚訝了,因為即使如此,武楓仍是臉不紅氣不喘,真氣也沒有減弱的趨勢,這都一天一夜了啊!這大冰塊的實力之強,再一次讓她大開眼界,真不知道他的極限在哪裡。

    原本她還想,多了自己這個累贅,武楓要上山頂的難度會大增,屆時放棄下山,設法再帶她離島回中原,不過如今看來,他並沒有增加太多的麻煩,說不定,這第一關真的就讓他闖過去了!

    以武楓的功力來說,不眠不休直接上山都難不倒他,幾天不吃也餓不死,不過即使冷漠如他,也默默的照顧到了華輕輕的需求,半路停下來幾次讓她吃喝休息,或者解決女孩子家私密的事,但即使如此,也沒有耽誤他太多時間。

    華輕輕從一開始的驚訝,到最後也慢慢接受現實,乾脆把這一次闖關當成遊覽風景,反正從昨天開始,他走過的路就是她從沒接觸過的地方了,所以她也趴在他的背上飽覽了這天劍山猶如仙境般的風光。

    直到她看得昏昏沉沉,又要再一次在他寬闊的背上入睡時,他突然停下了腳步,她也頓時清醒過來。

    “怎麼了?”華輕輕仍賴在他背上,這兩日她覺得舒服極了,讓她都有些貪戀他的背,希望山路永遠沒有盡頭呢!

    “沒路了。”武楓毫不猶豫地將她從背上放了下來,沒有給她再偷懶的機會。“這裡重力場消失了,依我的判斷,應該接近山頂了。”

    她感受了一下,果然如他所說,山頂只是空氣稀了些,胸口有些悶,但那驚人的壓力陡然消失,看來他真的闖過這關了。

    然而這山頂的風景卻是看不清了,因為厚厚的雲霧籠罩,連她都是站得極近才能看清武楓的輪廓。不過偶爾山風一刮,吹散了些朦朧的霧氣,還是可以判斷出他們立在一處斷崖邊,崖下傳來河水激越的聲音,難怪他說沒有路了。

    “第二關是什麼?”武楓又問。

    “你不休息一下?”她目瞪口呆。

    天啊!她究竟把什麼可怕的怪物帶上天劍山了?這傢伙才不眠不休的爬上滿布重力陣法的一座萬仞高山啊,而且還是背著一個大累贅爬完的啊!

    “不需要,打鐵要趁熱。”他這會兒已經調息妥當,雖然不能說沒有疲乏,但讓他背著兩個華輕輕重新再爬一次天劍山,也依舊不成問題。

    “好吧。”華輕輕聳聳肩,反正又不是她闖關,而且她斷定第二關他肯定是闖不過去的。她伸出纖手,指了指斷崖。“第二關是從這天劍山的萬丈懸崖上跳下去。我沒有上來過,但如果我沒弄錯,應該就是這裡,瞧,那裡還立了座石碑呢,那就是提示闖關者這裡是第一關的終點,第二關的起點。”

    武楓朝著她指的方向看去,神奇的是,明明該是濃霧彌漫,卻能清楚看到石碑以及深不見底的萬丈懸崖。不管武功有多高,這跳下去不等於自殺嗎?他可是知道自己這幾天爬得有多高!

    “很可怕對吧?我連看都不敢看呢!聽我爹說,很多人就算闖過了第一關,在第二關都是嚇得腿軟,我看武大哥你也別逞強了,放棄吧,我們趕緊下山,弄艘船回中原去,別去過這賭命的關卡了……”華輕輕賊笑了起來。

    “我要下去了,小心!”

    完全無視她說得口沫橫飛,武楓突然摟住她的腰,帶著她往斷崖一個飛身——

    “啊——”

    華輕輕的慘叫聲先是響徹了整個山谷,然後越來越小、越來越小,直至無聲無息。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TOP

TOP

謝謝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