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深深《妻職終身保固》


出版日期:2017-02-14

他花了將近一年時間才替女兒找到一個他還算滿意的保母,
她以前當過護士,各方面的經歷條件都不錯,女兒也很喜歡她,
唯獨有個缺點,就是她太像他去世的妻子了,
她沉思時會下意識撫著項鏈墜飾的動作、不吃紅蘿卜的壞習慣,
還有側臉的某個角度,全都好像好像……而且經過一段時日的相處,
他發現她有些奇怪,像是只要他在場,她就無法自在的說說笑笑,
明明她是為了保護女兒才會受傷,為什麼要騙他她一點事也沒有?
還有她一心一意為了他女兒著想的模樣,實在超過保母該有的樣子,
偏偏他就是莫名被這樣的她所吸引,直到他確定不是把她當作亡妻的替身,
也看出來她對他不是沒有感覺,他才敢跟她告白,
可是得到的回應居然是──他、誤、會、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媽咪,你在哪裡?媽咪……”四周一片白茫茫,三歲的耿宓兒一個人走著,不停的呼喊尋找母親許艾微,可愛的小臉蛋上掛著兩行熱淚,看起來可憐極了。“媽咪,你不要宓兒了嗎?媽咪,你回來啊!宓兒好想你,媽咪……”

    彷佛聽見女兒的聲聲呼喚,許艾微的魂魄迅速的聚集再聚集,終於幻化成一道人影,立于女兒眼前。“宓兒!”

    這是夢!

    今天是許艾微的七七之日,一場無情的車禍奪走了她不到三十歲的年輕生命,使得她與最愛的親人天人永隔,所幸當日與她同車的女兒只受到一點驚嚇並無大礙。

    她以前向丈夫耿慕宸提過,若是以後她死了,她要將能用的器官捐贈出去,只是她還來不及簽下同意書,就發生這樣的憾事,經過醫師檢查,她雖然腦死,可是許多臟器並未受損,可以捐贈給其它病患,耿慕宸就算再怎麼不舍,最後仍是成全了愛妻遺愛人間的心願,算下來,她至少救回了五條寶貴的性命。

    “媽咪!”耿宓兒開心的朝母親飛奔而去,緊緊抱住母親,“媽咪,我終於找到你了,媽咪。”

    許艾微蹲了下來,淺笑著輕撫女兒的頭,“宓兒,你不是已經跟媽咪打過勾勾,約好了不會再哭哭了嗎?”

    “可是、可是人家好想媽咪!”小手緊緊圈著母親的頸項,小女孩還不明白何謂死亡。

    “可是你哭哭,爸爸也會哭哭,媽咪就會好傷心、好傷心,沒有辦法到天上做天使。”車禍當下,她也曾掙扎著想活下去,但老天爺不許,她只好認命,不過她還是會盡自己最大的力量,為丈夫和女兒開啟另一扇希望之窗。

    聞言,耿宓兒馬上用力一吸鼻子,不敢再哭,就怕母親傷心,她稍微退開後問道:“媽咪想去天上做天使嗎?”她想到她在教堂裡看過的那種天使。

    “嗯,媽咪想做一個天使,在天上守護宓兒。”許艾微溫柔的擦去女兒臉上的眼淚,順口編著故事,“上帝爺爺已經答應媽咪了,祂說祂會派一個使者到人間,代替媽咪照顧你、保護你。”

    “使者?”耿宓兒狐疑的偏著頭,“天使和使者不一樣嗎?使者也像天使一樣有翅膀嗎?”

    女兒問的第一個問題讓許艾微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索性直接忽略,“使者當然也有翅膀嘍,但是凡人看不見,所以這是秘密,宓兒不能跟別人說。”

    耿宓兒懵懵懂懂的點點頭,“那上帝爺爺要派來的使者有名字嗎?”如果使者沒有名字,媽咪又說她看不見使者的翅膀,那她怎麼知道使者出現了沒有?

    “有,她叫做朱海嫣,是一個很善良、很漂亮的阿姨。”

    “朱海嫣?”

    “對,朱海嫣。”許艾微再一次強調,就怕女兒醒來後會忘記。

    耿宓兒默默記住這個名字,當下便決定喊她嫣嫣,“那嫣嫣什麼時候會出現?”

    “上帝爺爺要讓嫣嫣出現的時候,嫣嫣就會出現了。”

    “喔。”

    許艾微眷戀的望著女兒,這恐怕是她最後一次來夢中與女兒相會,因此格外珍惜,“宓兒,答應媽咪,不要再哭哭了,媽咪的心會痛痛,好嗎?”

    “好。”

    “宓兒要聽爸爸的話,等嫣嫣出現了以後,也要聽嫣嫣的話,知道嗎?”許艾微一邊交代著,一邊順著女兒柔軟的髮絲。

    “知道。”

    “嫣嫣一定會很愛很愛宓兒,如果宓兒也很愛很愛嫣嫣,想把嫣嫣一輩子留在身邊,就要……”

    就要什麼?耿宓兒突然聽不到母親的聲音,只看得到母親的嘴巴一張一闔的,她察覺母親似乎又要消失了,焦急的張開手臂放聲大喊,“媽咪——”

    懷裡空空蕩蕩,耿宓兒也在這時睜眼醒來,她已經記不清楚這是她第幾次夢到母親,但她清楚記得母親對她說過的每一句話,所以她不會再哭哭了,因為她不要爸爸哭哭,也不要媽咪心痛痛。

    這麼想著,她轉頭往右望去,果然看見父親又來自己的房間陪自己睡覺了,她再湊近點看仔細,發現父親眼睛周圍未幹的淚痕,她頓時一陣心疼,用嬌嫩的嗓音小聲說道:“爸爸,我們都不要再哭哭了,這樣媽咪才可以去天上做一個快樂的天使。”話落,她忽而瞥見窗外一顆星星突然光芒大作,那使勁發出光亮的模樣,宛如正用力對著她眨眼睛,讓她感覺星星好像在呼應她的話,也像是在暗示她什麼。

    小星星,你想和宓兒說悄悄話嗎?耿宓兒目不轉睛的瞅著那顆星無聲的問,不知過了多久,她露出會心的笑容,“媽咪,宓兒知道你要告訴宓兒什麼了。”她躺好,閉上晶亮的燦眸。“嫣嫣,你要快點出現,不要讓宓兒等太久。”

    她懷抱著希望睡去,從此不再因為思念母親而落淚。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鼎盛集團以運輸產業為核心,始於海運,繼而發展到陸運、空運與酒痁、保全等等,傳到第二代耿世玨手中,儼然是一間享譽全球的國際公司。

    第一代的豐功偉業就不多說了,耿世玨今年六十歲,有兩個妹妹,數個異母弟妹,他不愛美人只愛江山,所以他不像其它有權有勢的男人妻妾成群。

    他的第一任妻子王彩鳳,出身名門,她因病過世時,她所生的兒子耿慕宸年僅四歲;他的第二任妻子蘇淑惠,原本是他的秘書,只能說她的肚皮太爭氣,她才能擊敗眾名媛,飛上枝頭變鳳凰。

    對耿慕宸而言,父親如同虛設,有和沒有沒什麼兩樣;母親早逝,他和自小照顧他的奶媽何美秀感情還更親一些;而繼母終歸是繼母,要把前妻的孩子視如己出不易,況且蘇淑惠自個兒也生了兒子,再加上她天生心腸歹毒,因此別說把耿慕宸當寶了,她沒把他荼毒到去天國與他的生母團圓,只是把他流放到遙遠的美國去,他就要對她感激涕零了。

    是的,耿慕宸的童年十分悲慘,這不只改變了他原本溫文儒雅的性格,也導致他對人的防備心很重,很難相信人,更甚者,只要不是他認可的朋友,都是他的敵人,就連親人也不例外。

    正因為如此,就算耿慕宸壓根不希罕耿家的一分一毫,他也要占著鼎盛集團總經理的這個位置,畢竟沒道理眼睜睜看著敵人吃香喝辣,而不出手把桌上的盤子端走,不是嗎?

    九月中旬某個星期五,秋老虎發威,天氣熱得人不舒服。

    在鼎盛集團的會議室裡,冗長的會議終於結束,耿慕宸的異母弟弟耿浚喆,抓緊時機對著他好不關心的問道:“大哥,這個月底就是大嫂的周年忌,對吧?”

    耿浚喆今年二十七歲,長得還算一表人才,可惜肚子裡沒墨水,要不是蘇淑惠四處為他打點、收買人心,他也坐不上副總經理這個位置。

    但自視甚高的耿浚喆當然不會這麼想,他自始至終都認定是父親太偏心大哥,自己才會一直被耿慕宸踩在腳底下,因此他從小便記恨耿慕宸,耿慕宸哪兒痛,他便往哪兒踩,而他認為耿慕宸喪妻這事,是耿慕宸目前最大的痛處。

    “耿副總有心了。”耿慕宸淡漠應道,他又怎會不知道耿浚喆的小把戲,若是耿浚喆以為這麼說可以看到他露出一絲絲痛苦的表情?哼,等下輩子吧。

    耿慕宸今年三十二歲,英俊瀟灑又多金,堪稱是全台最有價值的單親爸爸,想倒追他的女人可以從臺灣頭排到臺灣尾,無奈他的眼裡只容得下一位女性——那就是他四歲的寶貝女兒耿宓兒。

    “這是應該的,她是我的大嫂嘛。”耿浚喆皮笑肉不笑的回道,覺得自己這次實在是太有良心了,若不是他明天就要去美國出差,沒十天半個月回不來,他一定會把這一腳留到許艾微的忌日當天再踩。

    真是有夠噁心!站在耿慕宸右後方的特助兼好友高培軒,聽了差點沒吐出來,他和耿慕宸同齡,母親又是耿慕宸的奶媽,所以耿浚喆這個人有多爛、骨子裡有多賤,他很早以前就看透了。“副總,總經理有急事要處理,就不陪您閒話家常了。”

    高培軒已婚,有兩個兒子,家庭幸福美滿,但這只是他個人這麼認為,小他兩歲的妻子蕭靜諭可不這麼想。

    蕭靜諭是專打離婚官司的律師,屬於鯊魚等級,在業界相當知名,她覺得自己的權益被耿慕宸那個不要臉的傢伙給嚴重侵害了,罪狀一:他一回國就搶了她的乖老公;罪狀二:他老婆一確定懷孕就搶了她的好婆婆,簡直是個土匪!這筆爛帳,她遲早會找他一次討回來。

    “高培軒,上司在說話,你插什麼嘴?”耿浚喆不滿的斥喝。他就早發現高培軒打從心底瞧不起他,他又何嘗不是看高軒培超級不順眼很久了,想好好修理高培軒一頓,但進來鼎盛三、四年了,他卻始終沒有機會,他也很嘔啊。

    既然耿浚喆不要臉,那又何必給他面子?耿慕宸冷冷的回道:“耿浚喆,在我面前,你又算老幾?”耿浚喆不是他的弟弟,而是他最不屑的敵人。“培軒,走了。”

    “是。”

    可惡!耿浚喆握緊拳頭,一肚子火,卻礙於場合不好發作,只能咬牙而去。

    這一切,一直坐在主位沒有離開的耿世玨都看在眼裡。

    他的兩個兒子自小就不合,而他相信原因就出在蘇淑惠身上,但他自己也是有錯,他這一生從來沒有把心思放在家裡,才會讓妻子有機可乘,導致家人之間的感情如此不睦。

    回首過去,耿世玨發覺自己做了太多錯誤的決定,他不應該默許妻子將才剛國小畢業的大兒子送出國念書,卻把小兒子留在身邊;他不應該忽略大兒子生命中每一個重要的時刻,卻盡可能滿足小兒子的需求;他不應該在大兒子帶著已懷有身孕的新婚妻子返國時,震怒的說他不承認這件婚事。

    他的媳婦許艾微是個值得他驕傲、疼愛的好媳婦,他心裡明明知道,但他卻仍然無視她的好,一徑地嫌棄她不夠高貴的出身,對她多有刁難,甚至是羞辱。

    但是她如此善良,不管他如何苛待她,她對他的敬意始終不減,她說他是她丈夫的父親,就是她的父親,她會尊敬、孝順他一輩子,可她卻在他尚未回報她之前便撒手人寰,只留下一個小孫女,讓他飽嘗白髮人送黑髮人之苦。

    想到她連死去都要為這個社會做出最大的貢獻,他耿世玨算什麼?憑什麼批判她、瞧不起她?再想想,他都這麼痛了,她的父母親不是更痛?

    別人是喜迎重生的喜悅,他們卻是在送親人走……想到那一幕,那天堂與地獄般的滋味,耿世玨的心再一次深深的被擰痛了,他知道他不應該違反器官捐贈的規定,但既然被他不小心聽到主刀的程醫師和護士小姐的對話,知道獲得許艾微心臟的病患就在同一間醫院動手術,教他怎麼能不向醫院施壓,讓他去加護病房看看那名受贈者?

    雖然只有短短三分鐘的時間,但足夠讓他一輩子都記得那張臉。

    受贈者是個年輕女子,躺在病床上的她,看起來是那麼樣的蒼白、脆弱,有那麼一瞬間,他以為自己看到了許艾微。程醫師告訴他,移植手術很成功,所以呢?他該為此感到欣慰嗎?

    不,他做不到,他無法由衷的祝福那名女子能夠展開美麗的新人生,因為她能活,是用另一個人的命換來的,這不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失去,才明白擁有的可貴;失去,才懂得什麼叫後悔莫及。

    事已至此,他要是還無法清醒,不懂得深切反省,實在枉費他活了這幾十多年,然而破掉的鏡子該如何修補才能夠沒有裂痕?想到這兒,他倍覺頭疼,抬手按了按兩邊的太陽穴,再思及大兒子與孫女竟是同樣四歲喪母的命運,他的心更酸了。

    對了,慕宸說要幫宓兒找個專門照顧她的保母,眼看都快一年了,卻還不見個影兒,他是不是該……

    還是算了吧,這事他找慕宸說過多少次了,他不只沒得到答案,還每次都和慕宸鬧得不愉快,不說也罷,他還是多用點心在宓兒身上吧。

    這麼想著,耿世玨開口下令道:“備車,我要去幼稚園看宓兒。”

    他的貼身秘書曾銘祥立刻上前應道:“是。”

    高培軒先繞回座位去拿文件夾,這才跟在耿慕宸身後走進總經理的私人辦公室,他站定在辦公桌前,搖頭啐道:“那小子真是愈活愈回去了。”

    不是他愛說,都幾歲的人了,還老是搞那些小動作,耿浚喆就不能振作一點嗎?

    耿慕宸不願多談那種廢物的事,他坐下後,問道:“還是沒找到適合的保母嗎?”

    高培軒一聽,立刻把正準備要遞出去的文件夾再收回來,為自己討個公道先,“拜託,什麼叫做還沒找到,是你沒一個滿意的,好嗎?”

    “是嗎?”

    “不是嗎?”高培軒一口氣不吐不快,“不是嫌人家太胖,就是嫌人家太矮,反正你就是嫌東嫌西的,怎麼,你以為你是在選妃子啊?”他喘口氣又續道:“其它的條件都不說,你要人家全年無休,有人願意做就不錯了,你還好意思嫌人家?”

    他的抗辯似乎有點道理,但耿慕宸也有話要說,“說是全年無休,但宓兒去幼稚園上課的時間,她就可以做自己的事,再說,我開出的價碼是行情的好幾倍,叫我低就?辦不到。”要不是他心疼奶媽年紀大了,一個人照顧宓兒太辛苦,他又何必多此一舉?

    說到何美秀,她其實也是一個苦命人,她出身貧困,按照古代的說法,她是耿慕宸生母帶去耿家的陪嫁丫鬟,她的丈夫在工作時意外過世,當時她已身懷六甲,耿慕宸出國讀書後,她便被蘇淑惠找了個藉口資遣了,後來她去清潔公司上班,直到高培軒結婚生子,她才放心待在家裡享福順便照顧孫子。

    “辦不到?”高培軒撇撇嘴,“好,那我問你,這件事你已經拖了快一年了,你還要再拖多久?”

    耿慕宸懶得回答這種無聊的問題,他伸出手,“有就快拿來。”

    高培軒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手中的文件夾交給耿慕宸,沒好氣的道:“這一個你再不滿意,你就自己去找!”他拒絕再為這件事浪費自己的生命。

    耿慕宸完全把高培軒的威脅當耳邊風,他打開文件,看著夾在裡頭的履歷表,接著一如以往的開始挑毛病,“嗯,長得還算眉清目秀,不過……”他抬起頭看向高培軒,問道:“她會不會做沒幾個月就說她要辭職去結婚了?”

    二十八歲正是適婚年齡,再看看她的大頭照,就是一副標準的好媳婦模樣,若是她有固定的男朋友,男方那邊大約也要催婚了,聘用她的風險太高,還是不要好了……耿慕宸暗自在心裡做下這個結論。

    不料高培軒卻回道:“不會,她說她是獨身主義者,沒有結婚的打算。”

    耿慕宸挑眉,“她說你就信?”話落,他再低下頭繼續看履歷表,完全無視高培軒那殺人的目光。

    看著看著,耿慕宸又挑出毛病了,“她怎麼沒介紹一下自己的家人?”她現在可是要長住他家,她的家世清不清白很重要,但她卻一個字都沒提,誰曉得她是不是有什麼酗酒、嗑藥、爛賭的家人,他可不想傻傻的花錢引狼入室,到時候被人嘲笑事小,處理起來就麻煩了。

    是的,耿慕宸什麼都不怕,最怕的就是麻煩,因此無論何事,他都會做很嚴格的事前審核,而這也是高培軒最受不了他的地方,覺得他這個人實在太機車了,根本就像以前念書時的訓導主任一樣討人厭。

    “沒有家人怎麼介紹?”高培軒懶懶的回了句。

    在他看來,與其說這是一個超級大的缺點,倒不如說這是一個超級大的遺憾,除了這一點,她樣樣都達到了耿慕宸的高標準,但就是這個原因,他只好一直把她的履歷壓著,沒有上報,但是昨晚他親親老婆的一句話,把這個大缺點瞬間變成大優點,他今天才能夠很放心的把她推入火坑,呃……不是,是送入豪門。

    聞言,耿慕宸不由得皺起眉頭,“她是孤兒?”

    “不是,是她家只剩下她一個人。”

    那和孤兒有什麼兩樣?耿慕宸默默的想著,沒說出來。

    “無牽無掛、無憂無慮,不就正好可以專心當宓兒的保母嗎?”高培軒照本宣科,連口氣和表情都與他犀利的老婆一模一樣。

    這句話果然對耿慕宸很有用,他深擰的眉頭慢慢舒展開來,但他還是不放心的問道:“你確定她的人品沒問題?”

    高培軒當然不確定,不過他可不能這麼回答,他眼珠子轉了轉後,閒散的回道:“不試用看看怎麼知道?”這是常理,就算她的每個條件都是最優的,但總要試用過才知道本人是否和她的履歷表一樣棒。

    耿慕宸考慮著,她確實是個好人選,錯過了實在可惜,而且就像培軒說的,這件事不能再拖了,終於,他鬆口道:“好吧,你叫這個……”他低下頭看一下她的名字,“朱海嫣,今晚七點來我家面試。”

    雖然他這裡的書面審核算是通過了,但要是家裡那一老一小不喜歡,就算他再滿意,她還是只能回家吃自己。

    “沒問題。”高培軒答得輕鬆。

    他認為耿宓兒和母親一定會喜歡朱海嫣,所以通知她面試時,他還是請朱海嫣把行李一起帶去,省得她再多跑一趟。

    夕陽西下,彩霞滿天,一棟老舊的五層樓公寓裡。

    “海嫣,你回來啦,快過來吃晚餐。”剛做好晚餐的葉妍欣對著進門的好友兼室友朱海嫣說道。

    她們是護專同學,也曾經是同事,兩人的感情好得不得了。

    這一間位於頂樓、三房兩廳的老公寓,是葉妍欣過世的父母留給她的房子,由於她和朱海嫣都是獨生女,父母也都不在了,所以她經常開玩笑說,她們同是天涯孤雛,住在一起相依為命剛好。

    “好。”朱海嫣放下皮包,走到餐桌前坐下。

    她完全沒有和父親相處過的記憶,她也不曉得父親長什麼樣子,她只記得國小時母親曾跟她提過一次,說父親在她出生後不久便生病過世了,她也沒有見過其它的親戚。

    她的母親是保母,在家裡幫人帶孩子,曾經同時帶過三個孩子。雖然她的家境不好,但母親很愛她,只要是她想要的,母親都會買給她,所以她從來不覺得自己缺少什麼,但母親卻對自己很苛刻,連一件漂亮的洋裝都捨不得買。

    母親就這樣一路含辛茹苦的把她拉拔長大,好不容易等她讀完護專可以奉養母親,母親卻被檢查出罹患癌症,且可能不久于人世。

    她幸福的日子到此為止。從母親病重住院的那一天開始,她一邊要照顧生病的母親,一邊要在醫院輪班工作,幾乎以醫院為家。有一天,她在工作時突然昏倒,直接被送去急診,經過檢查後發現,原來她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因為身心都太累才導致病發。

    醫藥有其極限,醫師說她的情況只會愈來愈嚴重,想要真正治癒,只能等候器官移植,而捐贈者太少、患者太多,因此要等到一顆適合她的心臟,機率可說是微乎其微。

    她其實也無所謂,與其自己一個人在世上獨活,不如和母親一同到天堂為伴,不過她得讓母親先走一步,這是她最後能盡的孝道。

    她沒有讓母親知道她的病,因為她要讓母親安心、放心的走,不料母親卻在闔眼前告訴她,說她並不是她親生的孩子,是她偷抱來的,請求她原諒她。

    她那時想,這是什麼晴天霹靂的消息!

    母親還說她當時穿的衣物並沒有留下來,只留著一條金手鏈,她用紅布包著放在梳粧檯最下面的抽屜裡。

    雖然有點不甘心,但朱海嫣想著她可能也活不久了,還找親生父母做什麼,豈不徒留傷悲與遺憾?不找了,就這樣吧,反正她的死活與任何人都沒有關係,她就痛快的享受自己所剩不多的餘生吧。

    怎奈,老天爺似乎嫌她受的磨難還不夠多,妍欣的父母竟然出意外雙雙離世,這下子她不能無憂無慮的赴死了,為了妍欣,她必須活得再久一點,至少要陪妍欣走過失去雙親的哀慟,就像妍欣陪伴自己一樣,而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辭去醫院的工作,到便利商店打工。

    這幾年,她數度進出醫院、數度從死神手中逃脫,因為妍欣不讓她死,因為妍欣說,如果她死了,她也活不下去了,所以她很努力、很用力的呼吸,想為了妍欣撐到最後一刻。

    然後,就在她幾乎要放棄的同時,奇跡出現了,她等到某位善心人士捐贈的心臟。

    手術進行得相當順利,她的主治醫師說臟器十分吻合,他動刀時更是有如神助,她幸運的存活下來,並且健康的出院,只需定期回診與按時吃一些抗排斥藥物。

    術後到現在就快滿一年了,她的身體狀況一切良好,生活也大致恢復到生病之前,只是喜好與習慣有些轉變,根據一些學者的研究,推論這是屬於捐贈者的記憶,她頗為認同,因此她並不害怕,也覺得無傷大雅。

    只是捐贈者許艾微小姐透過夢境託付她的那件事,她至今遲遲無法完成,讓她對許小姐感到十分抱歉。

    “你又去幼稚園偷看宓兒了?”葉妍欣猜測道,拿起碗筷,吃了一口白飯。

    她曾陪朱海嫣一起去偷看過耿宓兒,知道這個小不點長得超級卡哇伊,簡直是落入人間的小天使,害她好想把耿宓兒偷抱回來養。

    “嗯。”朱海嫣也拿起碗筷,覺得自己可能要再找其它方式接近耿宓兒了,“妍欣,我看我還是去考個幼教執照好了。”

    這個問題她們之前就討論過好多次了,葉妍欣也都是同樣的回答,“那是治標不治本,宓兒現在是中班,你頂多只能照顧她到幼稚園畢業,那之後你要怎麼辦?再去考教師執照嗎?”所以住進耿家,當宓兒的保母,好友才能不負許小姐所托,達到好友自己定下守護宓兒到她出嫁的目標。

    “但是我這樣遙遙無期的等下去……”她將近一年沒工作,存款早就花光了。

    “你不用擔心錢的事,我還養得起你。”葉妍欣明白的回道。護士的薪水是不多,但養她們兩個人,足夠了。

    “如果宓兒找到保母了……”

    “還沒。”葉妍欣再度提供內幕消息,她本來也不知道,偏偏就這麼巧,她有個同事的姊姊在宓兒念的那間幼稚園上班,她這才間接得知耿慕宸正在找保母的事,繼而叫海嫣趕快投履歷表過去。

    “那也是遲早的事,如果我……”

    “沒有如果!”聽好友老是說這種喪氣話,葉妍欣有點不開心了,“許小姐都已經來夢裡那樣拜託你了,難道你想要讓她失望?”她們都是醫護人員,什麼光怪陸離的事沒見過,更何況她還是見證人,之前海嫣說她夢到過自稱是捐器官給她的女性,對方對她說了一些話,後來驗證之後,她們選擇相信,覺得不是什麼巧合。

    “我不是這個意思。”朱海嫣也不想這麼消極,但她真的等得好心慌,一切彷佛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她命在旦夕,許艾微發生車禍,送去急救的醫院正好是她就診、也就是她之前任職而妍欣現在工作的醫院,她們才能這麼確定捐贈者是誰,她也才會衍生出報恩的想法。

    看著好友一緊張心慌就下意識撫摸項鍊墜子,葉妍欣更加確定的說:“我想,如果這是許小姐的心願,她在天上會幫助你的。”海嫣以前沒有戴項鍊的習慣,這是她做了心臟移植手術後才出現的習慣之一。

    這時,朱海嫣的手機響起,是一組陌生的號碼。“喂?”

    “請問是朱海嫣小姐嗎?”

    “我是。”

    “你好,我是高培軒,朱小姐還記得我嗎?”

    打來了!朱海嫣驚喜不已,快快用嘴形向好友報告這個好消息,才回答高培軒的問話,“記得,高特助您好。”

    “我想請你今晚七點到……”

    朱海嫣趕忙找來紙筆記下,葉妍欣則是心急的湊過去聽對方說些什麼。

    “是……好……我知道了,我會準時到的,再見。”

    結束通話後,朱海嫣興奮的抱著好友大叫,“成功了、成功了!妍欣,我們成功了!”

    “好了好了,快坐下來吃飯,他不是說七點到嗎?對了,行李,他還說要帶行李過去。”葉妍欣比朱海嫣還要開心。

    “妍欣,你說對了,許小姐真的在天上幫我。”

    “所以啊,你等會兒一定要好好表現,千萬不能讓那個冷面暴君有藉口把你轟出來。”冷面暴君是耿慕宸陪妻女住院時,護士們為他取的外號。

    “嗯。”朱海嫣再坐下來吃飯,她得吃飽一點,才有力氣打贏這場仗。

    葉妍欣不停的夾菜到好友的碗裡,“多吃一點,輸贏就看這次了。”

    朱海嫣大口大口的吃著,不一會兒就把碗裡的飯菜吃光了,只剩下紅蘿蔔。

    兩人見狀相視一笑,這真的是一個很不好的新習慣,朱海嫣再低下頭,把碗裡的紅蘿蔔吃光光。

    見好友吃飽了,葉妍欣陪著她進房裡整理行李,“你就先帶些必要的東西過去,其它的等你有空的時候再回來拿,要不然我送過去給你也可以。”

    “嗯。”朱海嫣從衣櫃裡拿出一個旅行袋,雙眸綻放著期待的光芒,“妍欣,你說宓兒會不會喜歡我?”

    “那還用得著問嗎?你是她母親替她選的人,她當然會喜歡你嘍!”葉妍欣一邊說,一邊從衣櫃裡取出衣褲往床上丟。

    “妍欣,現在是夏天。”朱海嫣好笑的提醒道。好友連冬天的大外套都丟出來了,她以為宓兒的家住在北極嗎?

    “不管啦,反正你就挑你想帶去的,其它的我晚點再幫你收回衣櫃裡。”葉妍欣頓了一下,又道:“對了,還有你的藥,你的藥在哪裡?”她像只無頭蒼蠅似的在房間裡繞圈圈。

    “妍欣。”朱海嫣用雙手抓住好友的手,“謝謝你。”她能活下來,是許艾微的恩賜,而她能活得如此有意義,都是好友的功勞。

    “說什麼謝謝,太見外了。”她們是同病相憐,感情說不定比親姊妹還深,說是生命共同體也不為過。

    “妍欣。”朱海嫣感激一笑,“沒有你我怎麼辦?”

    葉妍欣不客氣的道:“記得領薪水的時候請我吃一頓大餐。”

    “那有什麼問題!”朱海嫣偏頭想了想,“我白吃白住了這麼久,再加送你一個名牌包吧。”

    “才一個名牌包啊?”葉妍欣一邊開玩笑,一邊坐到床沿幫她折衣服。

    朱海嫣跟著坐到床沿折衣服,“你想去哪裡玩,我請你去。”

    “我一個人去多沒意思。”

    “你可以找程醫師陪你去啊!”語畢,朱海嫣放了幾件折好的短袖上衣到旅行袋裡,而她口中的程醫師就是她的主治醫師程超然。

    “他是我的誰啊,幹麼找他?”

    “少來了,誰不知道程醫師在追你。”這是醫院裡公開的秘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要當醫生娘也要有那個命。”葉妍欣敷衍道,接著不甘示弱的調侃回去,“倒是你,說實話,許小姐真的沒有拜託你要好好照顧她老公嗎?”

    “沒有啦!”

    “真的沒有?”葉妍欣不相信,許小姐都已經托好友照顧女兒了,沒道理女兒的爸爸不順便一下。

    “真的沒有。”行李整理得差不多了,朱海嫣做著最後的檢查。

    她說得愈肯定,葉妍欣就愈覺得有鬼,“那你呢?許小姐沒有在你身上發揮一下這方面的第三類接觸嗎?”

    “什麼第三類接觸?”朱海嫣佯惱的橫她一眼,“宓兒年紀小,需要人照顧,宓兒的父親是大人,會照顧自己,再不然也多得是女人排隊等著照顧他,用不著我雞婆。”

    葉妍欣對好友的話充耳不聞,逕自續道:“就像你一直很想抱抱宓兒、親親宓兒,你對冷面暴君沒那樣的感覺嗎?”

    “葉妍欣,你再亂說,小心許小姐到夢裡找你算帳喔!”

    “我好怕喔……”葉妍欣拍拍胸口裝怕,“不過海嫣,雖然冷面暴君發起威來很可怕,但他又帥又多金,你真的不考慮釣一下這只金龜婿?”

    好友真是愈說愈離譜了,朱海嫣不客氣的賞她一個大白眼,“再不出發我就要遲到了,我走了,拜。”

    葉妍欣不放心的跟著她走,“說不定會塞車,還是我騎機車送你去比較保險。”

    也好。朱海嫣點點頭,把剛剛抄了耿家地址的那張便條紙遞給她。

    “對了,等這件事搞定了,找你親生父母的事也……”

    “再說吧。”朱海嫣打斷她的話,腳步不停。茫茫人海,光憑一條手鏈怎麼找?老實說,她完全不抱希望。“鎖門,快點,你不要害我遲到了。”

    又逃避!葉妍欣沒再說下去,快快鎖上大門,覺得好友的鴕鳥性子真的該改一改了,不過這事急也沒有用,就暫時隨緣吧。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關於這本書深深

    哈囉,大家好,我是深深,又見面嘍,新的一年又開始了,希望大家都能有個更愉快、更健康、更美好的一年。

    深深跌跌撞撞的走過這一年,多虧大家的愛護與支持,深深才能一次又一次的在這裡和大家見面,真的真的非常非常感謝大家。

    好了,現在咱們來聊聊這本書吧。

    真歹勢,這又是一本經過大修之後,才過稿的稿子。

    雖然退稿對深深來說己是家常便飯,但當深深收到這本稿子的退稿通知時……不對,是看完退稿的原因後,簡直是晴天霹靂,整整三天陷入一個嚴重自我懷疑的狀態中,完全振作不起來。

    深深心想,被退稿很正常,但怎麼會這麼糟糕?沒有一個讓人感到欣慰的地方,全部全部都是缺失。

    關於寫作,深深基本上是不輕易投降的,只要親親小編說可以修,就算要深深修改一百遍稿子,深深也會卯起來努力修、用心修,非達到編編的標準不可,可若真遇到完全不能用的稿子,深深也會當機立斷,立刻放棄,絕不留戀,這是深深多年來被退稿的心得,因為修稿絕對不會比寫新稿輕鬆。

    雖然很喜歡這個題材也很捨不得,但看樣子,得放棄這本稿子了!深深當下這麼想,可三天之後——深深的想法不一樣了。深深終於看懂了編編想對深深說的話,編編羅列的退稿原因,大多是從一個問題衍生出來的,就是在角色的設定上。

    豁然開朗之後,深深又是一尾活龍了,二話不說決定重新大整修這本稿子,而當時深深剛寫完《媽咪逆轉勝》,深深立即針對編編給深深的提示,做出一些更符合劇情的修正,因此深深在此必須說——親愛的編編,謝謝你,你幫了深深一個大忙。

    說到這兒,深深也不免要再提一次,有志寫作又不曉得把稿子往哪兒投的朋友們,快來加入新月家族吧,新月家族裡的每一個編編人都超級好、超級溫柔,絕對會讓您一試就上癮,恨不得能賴在這兒一輩子。

    話再說回來,這是一個有關器官移植的故事,男主認為亡妻是他今生唯一的愛,女主認為報恩才是她此生最重要的事,然而,當真愛降臨在兩人身上,他們又如何能堅持住初衷,不為自己的愛情奮戰呢?

    最後,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本書,拜嘍。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謝謝分享

TOP

谢谢

TOP

thx

TOP

謝謝

TOP

謝謝
晨安

TOP

謝謝分享

TOP

3q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