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風光《福妻拐進門》


出版日期:2017-03-03

他是京城的紈褲之王,名聲臭到百里外都聞得到,
可是她就是很喜歡他,認為根本是瑕不掩瑜,
從小他被她和她的將軍爺爺還有五個兄長揍完全不會吭一聲,
她捅了婁子也是他一肩扛,像這次她毀了他辦的極樂百花宴,
害他得罪了不少大官,他完全沒生氣,真是大氣度的真男子;
太子覬覦她的美色,他不過幾句話就把太子氣得拂袖而去,
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很保護她?
所以她也對他很好啊,憑著一身好武藝助他在春獵時奪得首位,
讓他受封侯爺又得了封地,還在他奉皇命鏟滅邪教時替他上陣殺敵,
她本以為做了這麼多,他會把她看得很重要,
卻沒想到她只是他完成大計劃的一顆棋子……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大雪紛飛,街頭的樹被層層積雪壓著垂下了枝椏,民宅的屋簷甚至拉下了一支支的冰柱,放眼望去是一片白色世界,小販不做生意了,野狗也都躲了起來。

    在這樣寒冷的天氣裡,照理說沒有人會想出門,但今日的榮華城中,某戶大宅內卻是人聲鼎沸,甚至還有人陸陸續續上門,而且來人不是坐轎就是乘馬車,顯而易見都是一些達官顯貴。

    榮華城是盛隆王朝的京都,原就寸土寸金,能在這裡落戶,還占地遼闊,賓客非富即貴,足見大宅的主人身分地位之重。

    此人,便是戰功彪炳的鎮北大將軍屠大慶。

    二十年前北疆異族入侵,盛隆王朝一度瀕臨亡國,最後是屠大慶領軍,與異族經年鏖戰,硬生生將其拒於北疆城門之外,更取回了許多失土,讓盛隆王朝得以存續壯大,他儼然王朝保護神。

    而後屠大慶之子屠致遠娶妻巾幗英雄蘇敏,夫妻兩人均是軍事天才,連袂敗敵深入千里,直搗敵軍王帳,終於徹底將異族擊潰,從此北疆異族成了盛隆王朝的附庸,除需賠償戰爭損失外,每年還得繳納歲貢。

    屠家一門英烈,聲勢在盛隆王朝之中一時無兩,連皇室在他們面前都顯得黯淡無光,無人能比擬這絕世的功勳,屠致遠甚至被稱為軍神。

    然而外患除了,內亂卻起,無能的李氏皇室並沒有好好把握戰後休養生息的機會,讓一個名叫長生教的邪教默默的發展起來,以長生不老為誘因,吸納了許多教眾,形成一股勢力後,竟妄想占地為王,對於不願入教的百姓,動輒殺戮全家、屠滅一族,當時的長生教之亂可說是屍山血海,百姓死傷逾數十萬。

    在百姓心裡,能救蒼生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只有屠家了,於是當年的文淵閣大學士連仲英為黎民百姓上書,希望屠家出面剿滅邪教。皇帝李天威接納了這個提議,命屠致遠夫婦出兵滅邪,天下一陣歡慶。

    想不到,原該是屠家尊榮更添一筆的天大功勞,最後卻成了終身遺憾。屠致遠夫婦確實帶兵殺到了長生教教壇,卻與長生教的主力拚了個兩敗俱傷,最後所有人一起被燒死於大火之中。

    屠氏夫婦的死訊確認之後,盛隆王朝幾乎是人人披麻戴孝,為其致哀,而屠大慶更是心灰意冷,向朝廷提出了辭官致仕之意,他只想將兒子媳婦留下的十歲孫子屠深好好養大,其餘不做多想。

    屠大慶可說是盛隆王朝鎮國基石般的存在,少了他震懾邊疆,只怕沒幾年又會亂起來,皇帝當然極力慰留,為了天下蒼生,屠大慶最後還是答應留任,由邊疆搬回京師榮華城,平時只要偶爾上上朝,並不需要花費心力處理軍務及政事,可說是個象徵性的閒職。

    因此,在屠大慶落戶榮華城這一天,即使是漫天大雪、天寒地凍,眾多達官貴人仍不遠千里而來,慶祝他的喬遷之喜。

    只是在一片的祝賀交際聲中,沒有人注意到十歲的屠深偷偷溜了出去,頂著大雪躲到花園之中。

    那些什麼大人什麼閣下的,表面上笑吟吟,但私底下卻不斷批評他們屠家一定會漸漸式微、屠家的沒落指日可待之類的,他們那副奸險虛假的嘴臉,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這些人又虛偽又討厭。

    祖父是全天下最偉大的英雄,父親更是軍中之神,不只一次挽救了盛隆王朝,那些只會出一張嘴的人,根本沒有資格批評!

    在爹娘死訊傳回來的那一天,屠深只覺晴天霹靂,腦筋空白了好一陣子,一切後事都是由祖父一人張羅,但當他回過神來,卻見平素英勇無匹的祖父,在父母出殯後竟是背著人老淚縱橫,對著父母的牌位喃喃自語著——

    一封秘信……一封秘信就讓你們兩個送了性命!究竟是誰寫的信,會讓你們深信不疑?那長生教的教壇根本就布下了陷阱……

    沉浸在回憶之中,屠深俊秀的小臉蛋由迷惘漸漸變得堅定,他不想再看到祖父的淚水,也不想再經歷一次失去親人的痛,可是他才十歲,根本不會有人向他解釋父母真正的死因,也不會有人認為他能夠明白,更不會有人發現,他的哀傷竟是沉在心裡這麼久、這麼深……

    立在花園的雪地之中,屠深的嘴唇都快凍成紫黑色的了,他搓了搓手,呼了一口熱氣,繼續感受著這院裡的清冷荒涼,他一抬起頭,就看到一道身著雪白襖子的小身影由花園門口鑽了進來。

    那個小身影邊跑邊咯咯笑著,小靴子踢著雪,頗為自得其樂,似是完全沒有注意到屠深的存在。然而屠府內的積雪雖有因為賓客稍微清理,但花園不在迎客的範圍內,所以地面上一眼看去就是白茫茫的一片,哪裡的雪緊實、哪裡的雪鬆軟,根本就分不清。

    於是,那個小身影樂極生悲了,她跑到距離屠深只有兩步遠的地方時,突然臉蛋兒轉了過來,一眼瞄到這裡居然有個陌生小哥哥,代表自己偷跑進來玩的事被發現了,心頭不由得一驚,一腳便踏入了鬆軟的雪地之中,當下重心一歪,小小身軀便栽進了雪堆裡。

    由屠深的角度看去,只看得到她兩隻腳朝天在那兒踢呀踢的,發出咿咿唔唔的聲音,不知是在哭泣還是求救。

    這小娃兒應該是某位賓客的孩子,無意闖了進來,幸好屠深在這裡,否則這麼冷的天,埋在雪裡萬一沒人發現,只怕凍死了都有可能。

    沒想太多,屠深小心翼翼的往那裡移動了一步,確定自己腳下的雪是實心的,站定了之後便伸出雙手抓住那小娃兒的雙腳,一個施力將她“拔”了出來。

    “嘩!”那娃兒被拔出來之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著喘了一陣才抬起頭,恰巧與屠深的臉對個正著。

    屠深不由得眼睛一亮。好可愛的小女娃啊!瞧那晶瑩的圓滾滾大眼,小巧卻挺直的鼻,緊抿的菱形小嘴,肉乎乎的臉蛋上還泛著微紅,一副惹人生憐的俏模樣,即使性情沉穩如他,都忍不住想伸手捏一把。

    想不到這個小仙女似的女娃,在他還沒來得及發問時,便先聲奪人的指著他的鼻子,奶聲奶氣地罵道:“你這個臭小子,站在這裡像根木頭一樣嚇人,差點害死老子了,你知不知道!”

    這麼粗魯不文雅又老氣橫秋的罵人話語,讓屠深不免有些傻住了,要不是對方看起來才不過五歲左右,嗓音又如此稚嫩,他一定會以為是祖父在罵人。

    小女孩見他呆若木雞,完全沒有要道歉的意思,眯起了圓圓大眼,左瞧瞧右看看,最後輕輕的一拍雙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原來是個傻子啊!難怪不會說話。也是,這麼冷的天還站在這裡受凍,不是傻子是什麼呢……”說著說著,她的目光出現了一絲憐憫。

    屠深這才反應過來,秀氣的眉頭皺起。“你說誰傻子呢?會在冰天雪地裡栽到雪中的才是傻子。”

    小女孩想不到傻子居然會反過來罵她,小臉蛋皺了起來,露出一個假裝兇狠卻顯得可愛的表情。“你是傻子!傻子傻子傻子傻子傻子!”

    “看來你不僅傻,還很凶呢!”他故作嫌棄,“再加上你說話這麼粗魯,嘖嘖嘖,以後長大怎麼嫁得出去!”

    小女孩這麼小,自然不知道嫁不出去是什麼意思,不過她家的長輩似乎也曾這麼說過,總之是件不好的事,情急之下,她嘴兒一癟,眼眶慢慢的紅了。“你……你才粗魯,你才嫁不出去!你全家都嫁不出去!”

    “我是男孩子,不需要嫁出去,我全家只剩我祖父,他更不需要嫁出去,女孩子才要。像你這麼凶,長得也不是很漂亮,以後嫁不出去可別賴我……”

    “我才不凶!祖父說我很漂亮!我就是要賴你!就是要賴你——”

    “喂,你這樣子,不會是講輸了就要哭吧?”屠深原本也是看她可愛逗著她玩,而且她說話的方式實在是太驚世駭俗了,想不到她畢竟是個小女孩,說不過人覺得委屈,大眼中居然開始盈滿淚水,他從沒遇過這樣的情形,頓時慌了手腳,連忙好言安撫道:“好好好,你嫁不出去我給你賴,好不好?你可別哭……”

    但是來不及了,小女孩“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可別看她個頭小小,聲音卻是無比洪亮,讓他忍不住擔心樹頂的那些雪都會因此崩塌下來。

    他朝她伸出手,想摸摸她的頭安慰她,但又不敢真的碰到她,手很快的縮了回來,他感到不知所措,只能僥倖的想著,府裡賓客那麼多,聲音嘈雜,應該不會有人知道他在這裡欺負了一個小女孩吧?

    才這麼想著,花園外頭突然又竄進了五個人,看上去都是十一、二歲的少年,長得幾乎一模一樣,應是五胞胎,他們的年紀比起屠深大不了多少,卻個個橫眉豎目,身材壯碩,個頭比起屠深都要高出一顆頭。

    那五人一進來,哇哇大哭的小女娃便撲進了走在最前面的少年懷中,淚眼蒙矓的瞅著他,用著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的聲音指控道:“知大哥、尺二哥、近三哥、乎四哥、勇小哥,那個人……那個人他欺負我!還罵我嫁不出去!”

    那聽起來名為“知恥近乎勇”的五名少年,頓時一臉凶相地瞪著屠深。

    “什麼,有人敢欺負你?看哥哥替你教訓他!”帶頭的少年也不問事情經過,把妹妹拉到一旁後,和其它四個兄弟朝著屠深圍了過來,就是一陣暴打。

    屠深猝不及防,又沒學過功夫,被打得慘烈無比,不過他咬著牙極力反抗,就是不願求饒。

    在屠家,沒有會求饒的人!

    “你這小子是誰?居然敢罵我們家渺渺?”

    “竟敢說她嫁不出去?雖然我們也這麼覺得,但你不可以說出來!”

    五兄弟打得起勁,突然間一聲怒吼傳來,讓五兄弟的動作猛地頓住了,動都不敢再動,拳頭甚至還停在空中,像是被點穴一樣。

    “知尺近乎勇,你們五兄弟在做什麼?”來人長須垂胸,身形威武,正是住在屠府對門的鎮南大將軍童濤山。

    主人翁屠大慶跟在他身旁,兩個老爺子看到花園裡的混戰,一時臉都綠了。

    童濤山帶著五胞胎孫子以及最可愛的小孫女來對門作客,不知道什麼時候,這些小渾球居然一個個不見了,他直覺不對勁,連忙請屠府的下人幫忙找,自然也驚動了屠大慶,因此兩人連袂來尋,尋到花園時,便看到這五打一的壯舉。

    “你們又在欺負人了?”童濤山怒氣衝衝,自己的孫子欺負人沒關係,但欺負人還被抓到,那可就是大大的恥辱。“你們知不知道自己打的人是誰啊?”

    知尺近乎勇五兄弟愣了一下,乖乖的站直了身子,這才仔細看向屠深。這小子仔細看還真俊,細皮嫩肉的,五官漂亮得像個娘兒們似的,就是一臉倔強讓人想一打再打,不過……他是誰啊?

    五兄弟面面相覷,最後齊齊搖頭,茫然的看向自家祖父,差點沒讓老人家氣歪了鼻子。

    小女孩則是一頭鑽進了童濤山的懷中,她知道自己似乎闖了禍,所以根本不敢說話,只是睜著無辜的大眼,小心翼翼地瞪著屠深。

    眼看著自己的孫子被打,屠大慶的心裡的確很不是滋味,不過這裡是京城,孫子遲早要面對這種同儕間的擠壓與競爭,如果這一關都闖不過去,以後也只有被欺負的分,所以他的表情很是複雜,卻沒有直接責怪誰是誰非,只是淡淡地問道:“屠深,發生什麼事了?”

    屠深好不容易站起了身子,看了眼知尺近乎勇五兄弟,最後目光落在可憐兮兮的小女孩身上。

    眾人都以為他要告狀,想不到他居然笑了,回道:“祖父,他們不是在打我,我們在玩呢!”

    聽到這個答案,兩個老爺子都是眉頭一挑,五兄弟面露喜色,連那小女孩都是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他。

    屠深若無其事的拍了拍身上的雪,一邊若有深意地說道:“兩位爺爺可別生他們的氣,我們不過就是玩得用力了些。他們是童爺爺的孫子吧?童爺爺可別處罰他們,咱們以後還要一起玩的呢!”

    童濤山與屠大慶對視一眼,表情都有些不可置信,因為他們都聽出來了,屠深的言下之意就是這筆帳他會自己去討回來,要兩位老人家不要插手。他這麼小就能試著不露痕跡的說出心裡話,這麼深沉的心思、這麼剛烈的氣魄,不簡單啊!

    不過屠深的這種性格倒是符合屠家行事的宗旨,好漢做事好漢當,即使受了欺侮也不退縮,敗不餒,即使是一打五也不怕,想到這,屠大慶忍不住大笑出聲。

    “既然是孩子之間的打鬧,那就算了吧!老童,你用找孫子做藉口不和我喝酒,現在人找到了,你還杵在這裡做什麼,該不會是怕了吧?”

    童濤山沒好氣的哼道:“老子會怕你?老子自從軍之後,喝酒還沒輸過人!”

    聽到童濤山的話,屠深恍然大悟,若有所思的看向童濤山懷中的小女孩,終於明白她那粗魯的口氣是怎麼來的,果然一脈相傳啊……

    童濤山此時轉向了五胞胎少年,氣惱的道:“你們五個給我滾回去!好好帶著渺渺,她要是少一根汗毛,我就唯你們是問!”

    五名少年唯唯諾諾的要抱過妹妹,可是小女孩卻不依,推開了哥哥們,一蹦一跳的來到屠深面前,一臉笑嘻嘻的望著他,她開始對這個陌生的小哥哥產生了一些好感,她知道就是因為他,他們兄妹才不至於挨駡。

    “你是屠家哥哥吧?我叫童渺渺,你說以後要來找我們玩的,不要忘了喔!”說完,她跑回哥哥身邊,在走出花園前,她還回過頭,朝屠深露出可愛的微笑,用力揮了揮手。

    “童渺渺……”屠深低喃著這個名字,接著從地上抓起一把雪,直接敷在他痛得發熱的臉上,他又凍又疼,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但是整個精神都來了。

    不會武功就要挨打?不知道他是誰所以敢打他?他捏緊了拳頭,下定決心,從今以後,他一定會讓所有人聽到他的名字都退避三舍,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屠深是誰!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沒有人能夠想像數十年前的盛隆王朝還處於戰亂之中,外有異族內有邪教,國家動盪飄搖,幸好有屠大慶的精兵異軍突起,反攻異族,又有屠致遠夫婦捨身剷除邪教,盛隆王朝才能有今日的繁華。

    先不說京都榮華城的人來人往,工商發達,朝廷現在更進行了諸多大型工程,修築運河及官道貫穿東西南北,使得商旅頻繁,貨暢其流;在學堂的普及下,每年科舉都能替王朝篩選出傑出的人才,進得廟堂貢獻一己之力;甚至現在隨便到一座城,都看不到什麼乞丐,因為只要肯努力做活就一定賺得了錢,當乞丐只會被譏笑,不會被同情。

    這樣的盛隆王朝,迎來了建朝以來最鼎盛的黃金時代,只不過物極必反是萬物不變的定律,盛隆王朝表面上看起來欣欣向榮,事實上朝廷內鬥日益嚴重,可以說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個中因素,自然是掌握住權力的人想要擁有更大的權力,勢必會想要排除異己,再加上王朝大興土木,歲收開始入不敷出,所以某些高官被盯上了,朝堂也成了另一場戰爭的戰場。

    在這樣的氣氛下,屠大慶、童濤山等軍功顯赫的老將軍們,因為四海升平而紛紛回京都養老,占著官職卻無事可做,偶爾上朝亮亮相,自然成了那些文官的眼中釘,尤其是丞相慕成書,他身為文官之首,又是翰林院出身,門下無數,最看不過就是那些以老賣老的軍痞子,沒有學識居然還能受人景仰,他稍微號召一下,那些文官們彈劾的奏摺便如雪片般飛向了皇帝。

    於是這天早朝皇帝召來了那些閒職的大老爺們,先是口頭將他們過去的功績讚揚一番,又暗示他們如今國庫短絀,再加上文官們一人一句口水滿天飛,希望那些老將軍們能共體時艱。

    想不到屠大慶只是輕飄飄的說自己當年原就想辭官,是皇上一再慰留,如果現在國家缺錢要趕他們這些老頭子走了,只要皇上一句話就行,他也無心戀棧。

    此話一出,如果還硬要動這些武官,等於是皇帝自打一巴掌,這種會得罪皇帝的事,哪個文官還敢多吭一聲?

    當年會慰留這群老將軍,是因為國家局勢還不穩定,仍需要他們震懾外族,現在他們沒有利用價值了就想丟,即使皇帝能把事情圓得很漂亮,但如今被屠大慶說穿了,皇帝也略感顏面無光,反而無從下手了,只得婉言勸了兩句,草草退了朝。

    早朝結束後,百官四散,住在對門的屠大慶與童濤山自然是走在同一路,而且他們習慣騎馬,不習慣坐轎,便慢慢散步回府。

    不過奇怪的是,明明兩人邊走邊聊天,中間卻硬是隔了一個人的距離,而且說話的時候互不相望,好像對方是個陌生人,自己是在和老天爺說話似的,讓後頭跟著的衛兵們都哭笑不得,這兩個老爺子似乎恨不得大家不知道他們感情不好啊!

    “慕成書最近吃飽了太閑,居然拿我們當靶子啊!”屠大慶目不斜視地大步往前,還作態地拉了拉衣襟。

    天知道雖然入秋了,但他老爺子武功高強,寒暑不侵,一身薄衣擺明瞭不怕冷,不知道還拉什麼拉。

    “就是不知道他吃錯了什麼藥,朝廷經費短缺?如今工商發達還能缺錢?不就是他們這群文官搞出太多沒必要的花費嗎?朝廷的銀兩撥下去,都不知道有多少進了他們文官的口袋,不去查他們自己人,還想來砍老子的薪俸?老子還靠那筆錢養孫子呢!”回話的童濤山拂了拂鬍子,裝模作樣的朝屠大慶的反方向看了一眼,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跟鬼說話。

    “你五個孫子吃得肉厚膘肥,還個個身居要職,負責榮華城的幾個外城防衛,哪裡需要你那幾毛錢的薪俸來養?”屠大慶嗤之以鼻。

    “誰要養那五個渾球了?我說的是我家美麗可愛又溫柔的渺渺!”童濤山想到自家那如花似玉的小孫女,頓時眉開眼笑。

    說童渺渺美麗可愛,屠大慶沒什麼意見,事實上他也挺喜歡那個直率的女娃兒,不過要說她溫柔嘛,他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童老頭,你沒說錯吧?渺渺那一身怪力,只差沒去試試看能不能把咱們皇宮前那贔屭馱著的石碑給打碎,這叫做溫柔?”

    事實上說到這裡,兩人背後的衛兵們不分門第全都在心中狠狠一抖。童渺渺那小姑奶奶的本事,他們可都是見識過的,她曾要求和他們比試,結果所有衛兵一起上,還全敗在她手上,原因無他,她那嬌柔怯弱的外表,實在是太好的障眼法了。

    原本還端著架子不看對方的,可是一聽到屠大慶對自家孫女的批評,童濤山怒瞪了過來。“我說溫柔就溫柔!我家渺渺看起來就是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像大雪山上嬌嫩的小白花,誰說她不溫柔?”

    屠大慶還想說些什麼,大街上突然傳來騷動,兩名曾當過武將的老爺子同時皺起眉來,朝著嘈雜的方向望了過去,就見一名衣著不整的公子哥兒,一身酒氣,跌跌撞撞的從人群中跑了出來,邊抱著頭哭喊,“小姑奶奶,是我錯了!我喝多了沒認出你是誰啊……”

    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天外飛來一抹嬌小窈窕的身影,一腳踢上了他的屁股,讓他慘叫一聲往前飛了一段,接著摔了個大馬趴,或許是太丟臉了,他索性假裝昏了過去,面朝下死都不起來了。

    那一腳踢飛紈褲的,赫然是兩名老爺子剛剛才在談論的童渺渺,她精巧的五官透著惹人憐愛的神情,晶瑩的大眼泛著水波,嬌滴滴又楚楚可憐的站在那兒,只要是男人都會想上前安慰保護她一番,前提是那些男人沒看到她方才的那一腳。

    而她的下一個動作更狠了,她上前補了那個公子哥兒一腳。“死連創!居然敢調戲姑奶奶我,不想活了是不是?陪你喝杯酒?你下地獄去找你那死去的爺爺喝吧,順便讓他教教你怎麼做人!”

    聽孫女一開口粗魯至極,童濤山的老臉狠狠一抽,拂著鬍鬚的手忍不住將鬍子往上提,遮住自己的半張臉,大感面上無光。

    屠大慶瞠目結舌的看了半晌,爆出一陣大笑。“哈哈哈,果然夠溫柔,溫柔到連創那小子都差點下地獄,去陪他那死鬼爺爺了!喂,童老頭,渺渺踢在連創屁股上這一腿是你童家絕技吧,叫開山腿還是劈天腿之類的玩意兒?我屠家真是自歎不如啊!”

    童濤山惱羞成怒,重重“哼”了一聲,“你屠家自然比不上,誰不知道你孫子是京城第一紈褲,吃喝嫖賭就沒一項少了他的,我們渺渺再怎麼說也是為民除害!”

    這方兩個老頭鬥著嘴,那方童渺渺教訓人的戲碼也還沒完,但見人群中又奔出了另一名男子,與連創同樣滿身酒氣,臉上還印著一個紅唇印,雖然長相清俊,卻是渾身痞氣,看起來就不是什麼知書達禮的傢伙。

    “喂喂喂,小不點,可別把連創給打死了,我幫他墊了怡紅院的銀兩,他還沒還給我呢!”這親昵的叫著童渺渺為小不點的人,正是屠大慶的孫子屠深。

    這話實在太過無恥,這下換屠大慶老臉潮紅,太陽穴突突跳動,似乎下一瞬就要衝出去暴打那個沒出息的孫兒。

    童渺渺一看到屠深,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剛才連創借著酒意調戲她,屠深居然只會在旁邊笑,虧兩人還是一起長大的玩伴!雖然在她及笄後就比較少去屠家了,不過屠深一點都不憐香惜玉的態度著實氣人。

    “他欠你的銀兩幹我屁事!”她走了過去,抬腿就是一腳踹去,把手無縛雞之力的屠深往連創那兒踢去,不知是故意的還是湊巧,屠深就這麼不偏不倚的一屁股落到了連創身上,讓那裝昏的小子又慘叫了一聲,這下是真的昏了。“就是有你這種紈褲,你的那些豬朋狗友才會口出穢言,下次要是再讓姑奶奶聽見,一定一腳把你們兩個踢飛到城牆上!”

    這番威脅實在夠勁,這下換童濤山大笑起來。“屠老頭,這次好像換你孫子吃癟了,這屠深也太不象話了,上個怡紅院還能上到全城皆知,也算是你們屠家獨一門的絕技了。”

    瞧自己方才調侃對方的話全被送了回來,屠大慶不悅的“哼”了一聲,但孫子實在太不象話,害他這個做祖父的完全無法反駁,只好把氣全都撒在孫子身上。“兔崽子!你又跑去花天酒地了?還在大街上吵吵鬧鬧,成何體統?這回讓老子撞見,你死定了,馬上給老子回府去!”

    童濤山斜眼一瞪,這死老頭,大街上吵吵鬧鬧成何體統,不連他家渺渺一起罵了嗎?於是他也陰陽怪氣地道:“渺渺,教訓了紈褲就快回府,女孩子家別一天到晚抛頭露面的。”

    說完,兩個老頭終於面朝面,同時冷哼一聲,居然一個左轉一個右轉,分頭離開了現場。

    只不過下一個路口又不得已打了照面,走上了同一條路。沒辦法,住在對門嘛……

    屠大慶與童濤山在京城都是紅人,他們都開口了,圍觀的群眾也識相的散去,留下被罵的童渺渺與屠深,還有被他坐在屁股下的連創。

    “都是你害我被祖父罵了!”童渺渺嬌美的小臉沉下,不滿的指控道:“誰教你不阻止連創亂說話?”

    屠深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還翹起了二郎腿,直接把連創當成椅子了。“嘴長在他臉上,他要說什麼我管得著嗎?他喝得醉醺醺的,一瞧見我們國色天香的童渺渺姑娘,可能還以為自己仍在怡紅院裡,才會出言調戲吧。”

    聞言,童渺渺一怔,莫名感到不好意思,大眼睛眨呀眨的。“屠深,你真的覺得我國色天香?”

    很顯然的,她的問題已然偏離了主題,就說女人注意的焦點和男人絕對是不一樣的,屠深有些好笑地瞅著她。“真的,誰不知道就連本朝太子李莫然都為你神魂顛倒。”

    誰在意什麼李莫然!想到那個假惺惺的太子,她沒好氣的皺了皺眉,隨即將其拋到一邊,就著屠深覺得她很漂亮這個話題死纏爛打,“既然你覺得我國色天香,為什麼要還去怡紅院?”

    這下換屠深愣住了,“為什麼你國色天香我就不能去怡紅院?”

    童渺渺一跺腳。“你去那裡不就是去看美女嗎?你既然覺得我國色天香,打開你家大門就可以看到了,為什麼還要去怡紅院?”

    去怡紅院撒錢只是去看美女,當老子是傻子嗎?對於這丫頭之單純,他實在覺得無奈又好笑。“看你是足夠了,但你又不讓我抱。”

    “抱?”她的表情有點變了。“為什麼還要抱?”

    “不只抱,還要親,甚至還要摸……”屠深的手在連創的背上摸了起來。“就像這樣、這樣還有這樣,你說,我能對你下手嗎?不被你爺爺打死才怪。”

    瞧著他居然在連創的背上摸來摸去,童渺渺打了一個冷戰,臉色也益發難看,最後她杏眼圓睜,顫抖著玉指指向屠深。“你……你太噁心、太無恥了!我終於明白了,原來你去怡紅院,不是為了看美女,而是為了和連創摸來摸去!我一定要回府跟我爺爺說……還要告訴屠爺爺!”說完,她氣呼呼的走了,臨走之前還不忘再踢連創一腳。

    因著她這個結論,屠深傻眼的看著她的背影,究竟要有多聰明才能把他諷刺的話曲解成這樣?這童家小妞簡直絕了。

    他無可奈何的笑了笑,搖了搖頭,目光若有深意的落在自己方才摸著連創的手,手裡赫然出現一方溫玉,上頭醒目的刻著一隻仙鶴。

    他不動聲色的將溫玉塞回連創的背腰帶暗袋之中,接著直起身,伸了一個懶腰,又恢復那個流裡流氣的紈褲子弟模樣。“可憐的連創老弟啊,居然被打得這麼慘,老兄我不送你回家還真說不過去。”

    不若門庭寥落、人口稀少的屠家,童家子孫眾多,多到一種人滿為患的地步。

    童濤山的兒子,文不成武不就,只能在家中靠著老子的庇蔭混吃等死,唯一的好處就是娶了兩個媳婦,替童濤山生了幾個好孫子。

    童必知、童必尺、童必近、童必乎、童必勇五兄弟為小妻所出,一胎五胞,長得一模一樣,膀大腰圓、一臉橫肉,活生生的五個大老粗,至於會取這麼奇怪的名字,是傳聞童濤山曾經與屠大慶大打過一場,結果童濤山輸了,他便將孫子的名字取為“知恥近乎勇”,用來砥礪自己,然而老二原應叫童必恥,但在媳婦一哭二鬧三上吊的鬧騰之下,才改為諧音的“尺”,但也因此沒被對門屠深少嘲笑過。

    雖然五兄弟行事衝動暴烈,卻都在外城軍中混得不錯,不過基於城軍的要職總不能都讓一家給占了,免得權力失衡,所以五兄弟基本上分發在不同的軍隊,職位也一樣高。

    事實上以屠大慶的影響力,要在軍中替屠深謀一個職位,比吃飯還簡單,問題就在屠深實在太不長進,又手無縛雞之力,所以此事只能作罷。

    至於童渺渺,是童家大婦所出,由於長得精緻可愛,又是年紀最小,在一家子大老粗中非常受寵,不說童濤山將她寵上天了,連五兄弟都是標準的寵妹無極限,只要稍微聽到有人欺負童渺渺的風聲,接踵而來的必是五兄弟上門一陣亂打,屠深就不知道吃過這方面多少虧。

    這童渺渺看上去確實嬌柔可人、楚楚可憐,當朝太子李莫然有一次在宴會上看到她,就對她一見鍾情了,然而稍微對她熟悉一點的人都知道,出自童家這樣的武將家族,近墨者黑,她不僅一身怪力,說話神態簡直就是童濤山的翻版,常有人被她外表所矇騙,結果聽她一開口差點沒噎死。

    她唯一會撒嬌的物件,就是家裡的老爺子。

    “爺爺啊……人家今天不是氣不過嘛,那個連創居然要我去陪他喝酒,你說他過不過分?所以我才會教訓教訓他……”童渺渺搖著祖父的手,又裝可愛又求情,那嬌憨的神態當真連鐵漢都會化為繞指柔。

    童濤山逼自己要板著臉,但無奈的語氣卻洩露了他的寵溺。“渺渺,你先說你怎麼會遇到連創與屠深?他們剛從怡紅院出來,那裡可是風化巷啊!”

    她縮了縮脖子,縮回了手,絞著手指。“人家、人家只是想去看看屠深一大早出門,一整天了還不回家,究竟是去幹什麼了嘛……”

    “他去哪裡關你什麼事,你為什麼那麼在意?”他不解的反問。

    “我、我……就是好奇嘛!”童渺渺嬌美的臉蛋突然微微泛紅。

    瞧自家孫女那嬌羞的模樣,童濤山都想一頭撞死了,他雖然粗線條,但可不是什麼都不曉得。“你該不會喜歡上屠深那個渾小子了吧?”他挑高了一邊白眉,連帶著鬍子都歪了一邊。

    “那個……這個……”她的態度沒了以往的大剌剌,顯得扭捏,絞在一起的纖纖玉指左右搖晃了起來,雖沒有承認,但無疑是默認。

    他一想到屠深那個小白臉,沒本事又只會闖禍,居然拐走了他的親親小孫女,一把火都上來了。“他娘的,你告訴我你到底喜歡那個渾小子哪一點?老子馬上沖到對門去叫他改,行不行?”

    “唉呀,祖父,你別添亂呀!”童渺渺真怕祖父一時衝動,過去把屠深打個半死,他今天可是才被她踢一腳呢!“祖父,其實……其實屠深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壞,雖然你們都說屠深是個紈褲,但他不過是愛玩了點、下流了點、糜爛了點、沒用了點,其它的也沒什麼不好啊!而且我們從小玩到大,走近一點有什麼關係?”

    聞言,童濤山都想哭了,愛玩了點、下流了點、糜爛了點、沒用了點,這樣還沒什麼不好?比起來他家五胞胎簡直可以受頒個軍中楷模了。

    她沒注意到祖父開始發綠的臉色,接著說道:“從小到大我和他一起玩,不知道捅過多少婁子,但每次都是他被罵、他受傷,他卻從來沒有讓我被罵或是受傷過……祖父,你仔細想想,我以前可是把他欺負慘了,哥哥們也揍過他很多次,但他卻從來不計較,用他的方式保護我。”說著說著,她的眼神變得益發堅定。“所以,我相信他不會一直這麼蹉跎下去,一定會有變好的一天!”

    聽著孫女的傾訴,童濤山原本想罵出口的話,硬生生的鯁在喉頭。仔細想想,屠深那小白臉還真是那麼一回事,雖然他也沒少罵過屠深,但每次孫女偷溜去對門時,他倒是真的不怎麼擔心。

    所以換句話說,他對屠深也很信任嗎?

    童濤山的老臉一抽,對自己會有這樣的想法感到嗤之以鼻,他沒好氣地道:“總之,屠家的水很深,你沒事別去摻和屠家的事,知道嗎?”

    童渺渺的小嘴兒一癟,沒有直接答應,只是聲如蚊蚋地囁嚅道:“屠家哪裡水很深,那個水池還不到我的腰,小時候我還和屠深一起跳下去抓錦鯉呢!”

    童濤山頓覺頭好痛,但又捨不得對寶貝孫女凶,只能又喚來知尺近乎勇五兄弟,要他們看緊自己的妹妹,別讓她和屠深走得太近。

    至於童渺渺,自然是萬般不依,難得的對祖父生起氣來,一整天都不和親愛的祖父說話。

    童濤山滿心不是滋味,只好把脾氣發在自己軟弱的兒子身上,童渺渺那無辜至極的老子,也只能向大小妻子抱怨,接著童家大婦念了童渺渺幾句,童渺渺居然把自己關起來不見客,這下子童濤山急了,童渺渺的老子急了,童家大婦急了,童家五兄弟也急了……

    而陷入一片混亂的童家卻沒有人知道,今日只是一場風暴的開始……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像是堆積木 風光

    《福妻拐進門》這個故事,題材有點沉重,所以風光儘量讓故事裡的氣氛輕鬆,人物寫得輕巧,免得讀者們看完,心中像是留了塊陰影似的。

    所以男主角屠深原本該是個憤青般的性格,到最後成了個紈褲,女主角也應該是單蠢又粗魯,也讓風光設計成尋找自我個性的勇敢女性。他們之間的關係,有點像是一同作戰的夥伴,真正的愛情是在並肩作戰時慢慢滋生的。

    風光很喜歡這種兩人一起前進、一起冒險的感覺,雖然本書的男主角是站在利用女主角的立場,但他們確實是一起經歷了重重難關,一起破解了各種謎題。而且風光很注重的一點,就是即使男主角不得不對女主角使心機,但他可是從來沒有讓她受傷喔!

    嘿嘿,在風光的書中可能很難看到真正故意傷害女主角、或是用殘酷手段對付女主角的男主角,因為這種人連風光自己都不喜歡了,當然不可能寫出來讓讀者跟著一起討厭啊!

    另外這本書要特別拉出來講的,就是配角群了。無論是屠家的老爺,童家的老爺和五兄弟,皇帝及太子,還有那位雲王爺,都各有各的個性,喜怒哀樂明顯,風光覺得每個角色不論正反派都好可愛,寫到他們的時候特別起勁啊!(就是有點對不起女主角的父母,他們的戲分少得可憐,沒辦法,因為字數限制塞不下啊……)最後風光想說,寫這種陰謀詭計、爾虞我詐的故事,最傷腦力了。風光自己的腦袋平時其實也不太好使,所以動筆時真是痛苦萬分,簡直絞盡了腦汁,希望讓故事能保留懸疑,又要符合邏輯,男女之間的愛情還得夠深重。

    風光想給讀者的感覺,有點像是在堆積木,一點一點的堆高起來,如同書中情節一點一點的累積,直到來到一處高點,“嘩”的一聲所有的積木全倒了下來,那種痛快淋漓的舒暢感,能讓人長籲一口氣。

    不知道,大家感受到了嗎?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
晨安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