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香彌《捨命終得暖床夫》[正宮夫人不好當之三]

本帖最後由 shek 於 2017-10-8 17:20 編輯


出版日期:2013-05-22

  他即將成親,對象是救了他的女子,
  她知道自己應該如同這麼多年的影衛生涯一樣,默默守候便好,
  然而他不知道,救他的其實是她,她臉上那塊疤,也是因此而來,
  成親之期將近,她的心越來越痛,再也無法維持平靜,
  所以當失散的兄長找到她,她毅然離開,
  卻不料再見到他時,他穿著大紅喜袍,
  握住她的手,說要與她白首偕老……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一輛馬車駛入封府。

    已是掌燈時分,封府內各處已點起燈籠。

    馬車停妥,一旁已候著兩名丫鬟,一人執著白紗燈籠,一人搬著踏板放在車門前。

    封清瀾與護衛萬瑞以及侍婢鳳喜下車後,手執白紗燈籠的丫鬟上前向封清瀾恭聲稟告道︰「瀾少爺,太夫人請您回來後過去她那里一趟。」

    封清瀾點點頭,跟著手執白紗燈籠的丫鬟走向太夫人所住的院子。

    萬瑞和鳳喜一前一後的跟在他身後。

    來到太夫人住的梅竹居,由于萬瑞是男子,遂留在門外沒進去,只有鳳喜跟著走進屋里。

    太夫人正閉著眼斜臥在軟榻上,有個丫頭在為她捶腿,其他兩個丫頭一個在點薰香,一個在挑弄燈芯。

    見到封清瀾進來,點薰香的丫頭出聲喚道︰「太夫人,瀾少爺回來了。」

    聞言,太夫人張開眼,封清瀾走到軟榻前,親昵的開口,「奶奶,困了怎麼不進房里睡?」

    「這不是在等你,今兒怎麼這麼晚?」太夫人徐徐坐起身,為她捶腿的丫頭退到一旁。

    「有點事耽擱了。」封清瀾在她身邊坐下,清雅俊逸的面容帶著笑問,「這麼晚了,奶奶找孫兒有什麼事?」

    「你明日要前往京城為你大伯祝壽,賀禮可都準備好了?」太夫人問道,長子在朝中擔任左相,因此長年居住在京城,以往壽辰時倒也都沒鋪張,但今年是他五十歲的生辰,幾個孩子想為他好好慶賀慶賀。

    「奶奶放心,我都讓人備妥了。」

    太夫人點點頭,這個孫兒辦事她一向放心,她讓他過來也不是為了問這事。她語氣帶著幾分試探說道︰「你這趟去京城,奶奶想讓你順道去看看你表舅和表妹他們。」

    封清瀾溫笑著應道︰「若是得空,我便過去探望表舅。」明白奶奶是想要撮合他和表妹的婚事,但他還無意成親,因此只是嘴上敷衍。

    知他這是在推拖不想去,太夫人索性望向鳳喜,交代她,「鳳喜,這趟到京城會經過孚城,到了那兒,你記得提醒少爺上舅老爺家一趟,若是少爺忘了,回來我可要罰你。」勸不動孫兒,她直接讓他的貼身侍婢盯著。

    鳳喜瞟了眼自家主子,走上前,兩腿一屈,直挺挺的跪在太夫人面前,說道︰「還是請太夫人先處罰奴婢吧。」主子不願做的事,可不是她這個奴婢能勉強的。

    「你這沒用的丫頭,都還沒去你就先領罰。」太夫人沒好氣的斥罵。

    「奶奶,我若不去,難道她還能綁著我去不成?」他連忙出聲緩頰,接著朝鳳喜看了眼說道︰「還不出去,別在這兒惹太夫人生氣。」

    鳳喜默默站起來,福了個身後,走到門外去等候。她明白少爺趕她出來是為了幫她解圍,免得再被太夫人刁難。

    同樣等在門外的萬瑞見她出來,似笑非笑的瞅睨著她,她沒理會他,低垂著臉,看著自個兒的足尖。

    屋里,封清瀾溫笑著安撫太夫人,「奶奶,您別惱,若是回來得了空,我定過去探望表舅他們。」

    看得出孫子是在哄她,她嘆息一聲道︰「你看看你弟弟清祺,比你小兩歲,如今可都是兩個娃兒的爹了,你呢,都老大不小了,還不肯成親,奶奶擔心到時候我這把老骨頭都進了棺材,還盼不到你娶妻生子的一天。」

    太夫人膝下有兩子三女,長子為她生了兩個孫兒一個孫女,二兒子早在多年前便已病逝,只留下封清瀾這麼一個孫兒。

    對于晚輩,她素來嚴厲,唯獨對封清瀾既憐又寵,從沒對他說過重話或斥罵一句,孫女因此老埋怨她偏寵得厲害。

    她會這麼疼愛他是有原因的,這個孩子的身分非比尋常,十分尊貴,且這些年來她也沒白寵他,在幾個晚輩中,就數他最孝順,這些年來按著不同的時節,各種靈藥補品沒少過,各種珍寶和頭面首飾也是一匣子一匣子送來。

    明白老人家是關心他,封清瀾摟著奶奶的肩,好言哄道︰「奶奶定會長命百歲,再過幾年,我一定生一窩的孫兒在您膝下承歡。」

    「你若是不喜歡楠貞這丫頭,要不,我再幫你找個適合的?」趙楠貞這丫頭去年隨她父親來封府,見了封清瀾一面,便惦記上了,她看這丫頭長得秀麗標致又知書達禮,因此才想撮合兩人。

    若是換作了其他的孫子,這樁婚事她大可自行作主定下,但封清瀾身分不同,她不敢擅作主張,上回向他提了一次,被他借口給推了。

    愛里的孩子哪個不是二十歲前便已婚配了,而他都二十有四了還沒成親,她心急于他的婚事,因此才會再提一次,心想若他是看不上楠貞,她可以再幫他找個合適的。

    「奶奶,孫兒暫時還不想成親,想過一陣子再說。」他想做的事還未完成,不欲在此時談論婚娶之事。

    她拍拍他的手,語重心長的說道︰「你一日不成親,奶奶總是要為你操心。楠貞這丫頭我瞧她人品才貌皆很出色,上次來你只匆匆見了一面,也許印象不深,要不這次去瞧個清楚,倘若真不中意,奶奶就不再提了。」

    封清瀾笑道︰「孫兒要是再不答應,只怕奶奶今晚要睡不好了,那孫兒就罪過了。」

    聞言,太夫人的臉上總算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那丫頭見了你定會很高興,去時別忘了給她備份禮物。」

    「是。」他頷首。

    見達成目的,她也不再留著他。「時候不早了,你明兒個還要早起前往京城,早點回去歇著吧。」

    「奶奶也早點歇息,孫兒告退。」

    離開梅竹居,封清瀾帶著萬瑞、鳳喜直接回到自個兒住的瀾滄院。

    一進屋,萬瑞便大剌剌的坐下,將手里的劍擱在桌上,自個兒倒了杯茶喝,自在得宛如是這里的主子,沒半點護衛的樣子。

    見封清瀾也坐下,萬瑞嘴角扯著笑,斜睨著他。「太夫人又催你成親了?」那隨意的語氣彷佛是在同朋友說話。

    封清瀾早已習慣萬瑞的隨興,不以為忤,況且萬瑞並非他真正的護衛,他是基于與他相同的目的而暫時隨侍于他。

    「你不是都听見了?」

    萬瑞那時雖沒進去,但他和太夫人說話也沒避著,萬瑞又是習武之人,很容易便能將他和太夫人的對話給听得一清二楚。

    鳳喜倒了一杯茶遞給他,他不愛飲熱茶,因此她在茶里兌了些早上特意留下來的冷茶,熱茶頓時變成易于入口的溫度。

    他接過茶,優雅的徐徐啜飲著。

    「你真打算要去探望你那位表妹?」萬瑞刻意瞄了鳳喜一眼。

    鳳喜侍立一旁,低垂螓首,讓人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然而她曉得萬瑞是存心這麼問的,在幾個月前無意中被他察覺她的心思後,只要一有機會,他便會有意無意的拿話刺她一下。

    封清瀾漫不經心表示,「只不過是去見個面,又不是一見面便要成親。」他是為了安撫奶奶才會勉強答應的。

    萬瑞用指腹摩挲著下顎,眼神若有所思的覷著鳳喜。「說來鳳喜也不小了,有二十了吧?」

    她只答了句,「我不知道。」由于打小夠拐賣,她不確定自個兒究竟年方幾何,可能十九,也可能二十。

    「我瞧著像二十了,罷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也還未成親,要不,干脆就讓少爺作主,將你嫁給我,咱倆湊合湊合,成為夫妻後,還可以齊心幫著少爺做事呢。」萬瑞笑睨著她,輕佻的語調不像在求親,彷佛像是在問今晚吃青菜炒蘿卜可好。

    鳳喜倏地抬起頭,狠瞪他一眼沒答腔。

    萬瑞故意視而不見,接著再自夸,「你瞧我也生得一表人才、武藝高強,嫁給我你一點也不吃虧,等完成了少爺的大事,咱倆就夫唱婦隨,走遍天涯行俠仗義去。」說完,他興匆匆的瞅向封清瀾詢問,「少爺,你看我倆配吧?」

    听見他的話,封清瀾眉峰微蹙,正要開口,鳳喜便先一步說道︰「少爺,萬瑞在胡說,不用理他。」

    萬瑞往嘴里塞了顆葡萄,朝封清瀾瞟去一眼,半真半假的對鳳喜說道︰「哎,我可是正正經經的想向你求親。」

    「萬瑞,你什麼時候對鳳喜動了心?」封清瀾語氣里透著質疑。

    他擺出哀怨的表情。「可見少爺平時一點都不關心我,我可是對鳳喜一見鐘情,所以才願意屈就在少爺手下做事。」

    聞言,封清瀾眉心的折痕不由得加深幾分。「我怎麼沒看出來你鐘情于鳳喜?」他願意在他手下做事,是因為兩人有共同的目的,怎麼會是因為鳳喜?這分明是敷衍之詞,他神情隱隱流露出一抹慍色。

    「少爺,他嘴里一向沒個正經,您別同他認真。」鳳喜沒好氣的上前拿起他的劍,塞進他懷里後,拉起萬瑞就往門外走去,不讓他再胡言亂語下去。「夜深了,你早點回去睡吧,明天還要早起。」

    雖是侍婢,但她的武功不亞于他,因她幼年時被少爺發現有習武的天分,他便安排她跟隨一名武師習武,因此她既是他的侍婢,同時也是他的暗衛。

    被她拖著,饒是萬瑞一時也沒法掙脫,只好逞口舌之快。「哎,我知道你這是在害羞,我說的話你考慮考慮,嫁給我你非但不吃虧,還佔了便宜呢。」

    最後一個字的語音剛落,他便被她粗暴的給推了出去,隨即兩扇雕花門板當著他的面狠狠關上,若非他閃得快,鼻子可能就給撞塌了。

    萬瑞摸著鼻子,有些埋怨的囔道︰「我這可是在幫你呢,真是個傻丫頭。」接著瞟了眼緊閉的門板,扯起嘴角,露出一抹笑,轉身悠哉的離去。

    萬瑞離開後,封清瀾吩咐屋里的一個使喚丫頭,「春娟,命人準備熱水,我要洗浴。」由于他平常不常待在府里頭,除了貼身侍婢鳳喜外,屋里頭只有一個使喚的丫頭春娟。

    「是。」春娟應了聲,轉身出去。見他要沐浴,鳳喜走進寢房為他準備換洗的衣物。

    封清瀾跟了進來,睇著她的背影問,「你想嫁給萬瑞嗎?」悠緩低沉的嗓音透著抹質問,眼神也少了絲溫潤,而多了分嚴肅。

    她的手一頓,沉默了一會兒,轉過身說道︰「奴婢不想嫁人,若是少爺不嫌棄,奴婢願留在少爺身邊伺候您一輩子。」

    當年是他救了她,還派人教她武藝,如今她所擁有的一切都是他所賜予的,她早已決定,只要他不趕她走,她會留下來服侍他一生一世。

    只是她似乎有些高估自己,她原以為縱使他娶妻生子,她仍然可以一如從前那般心無二志的服侍他,可今日見他答應太夫人要去探望表小姐時,她的心竟像被針扎了下。

    這麼多年來他始終未成親,她以為這樣的日子會一直持續下去,可今日她發現她錯了,他當著太夫人的面說的是——

    他暫時還不想成親,想過一陣子再說。

    這意味著他不是不想成親,只是時候未到。

    她知道他在暗中籌謀著某件事,一旦事成之後,也許他就會娶妻生子。

    壓下心中的苦澀,她抬起頭笑了笑,接著道︰「少爺,您還不了解萬瑞的性子嗎?他平日里老愛說些不著調的話,他方才說想娶我,不過是一時興起瞎說罷了,當不得真的,我若把他的話當真,明日可就要被他給笑話了。」

    封清瀾不著痕跡的從她臉上收回審視的目光,點點頭,溫聲道︰「他說的話確實當不得真,你明白就好。」他頓了下,接著又道︰「不過有點他倒沒說錯,你也到了該婚配的年紀,等過一陣子,我會替你安排,你別急。」

    他現下的心思全都放在另一件事上頭,無心談論婚事,等他辦完那件事,他會妥善安排她的婚事,絕不會虧待她。

    听見他的話,她心口一窒,笑容有些僵凝,但僅一瞬便恢復如常,笑道︰「奴婢還不想嫁,若有朝一日想嫁人時,再勞煩少爺。」他那句會替她安排,讓她明白是她痴心妄想了。在少爺的心里,她只是一個卑賤的奴婢,不是值得他放在心上的人,所以他壓根沒打算留下她。

    不久,下人送來熱水,她正要服侍封清瀾寬衣洗浴時,萬瑞連門都沒敲便闖了進來,看見她的手正搭在他的腰上解著他的腰帶,不禁愣了下,旋即嘿嘿笑著揶揄道︰「我是不是來得不巧,打擾你們了?」

    封清瀾不明白他投來的那記調笑曖昧眼神是怎麼回事,不過想來他平時便不著調,因此也沒多加在意,面不改色地說道︰「我正要淨身,有什麼事?」

    原來是要淨身呀,萬瑞這才看見房里擺著的檜木浴桶,方才一進來,乍見兩人靠得那麼近,他還以為經過他方才的刺激,他們想通了呢。

    目光很快地在兩人身上轉了一圈後,發現確實是自個兒想太多了,萬瑞收回視線,走上前,在封清瀾耳旁低聲說了幾句。

    听畢,封清瀾面色冷沉,吩咐道︰「你連夜趕過去,多帶幾個人,務必要把人帶回來,辦得到嗎?」

    「那還用說,我親自出手,還有辦不成的事嗎?」萬瑞傲然道。

    翌日一早,鳳喜服侍封清瀾漱洗後,替他梳頭挽發,最後在他挽起的發髻上簪上一根白玉簪子。

    這根白玉簪子是她花光存了好幾年的月錢,買下一塊上好的玉石,特意找人雕成他最喜愛的梔子花樣式。

    當做好之後,她趁著季末府中添購衣飾時,悄悄放進匣子里,混入其他的簪子中,由于他的衣飾物品泰半都是由她經手挑選,是以,翌日為他簪上這支玉簪時,他並沒問這根簪子是哪來的,之後每隔兩、三日,她便會為他簪上這支簪子,他也不曾反對過。

    每次看見他頭上簪著她為他買下的白玉簪時,她心里總有種莫名的喜悅和滿足。

    封清瀾透過銅鏡,望見她嘴角隱隱帶著笑,其實他早已察覺,每次為他簪上這支簪子時,她似乎都顯得格外欣喜,也因此他從未多問也未曾拒絕過。

    用了早膳,去向太夫人辭別時,太夫人提醒他別忘了去探望他表舅,他應了聲,便帶著鳳喜乘著馬車離開封府。

    從封府所在的荔城前往京城,約莫三日的路程,孚城就在兩地之間,若不刻意繞行,必會經過此地。

    趙家,也就是太夫人的娘家便在孚城。

    來到趙府,鳳喜拿著事先準備好的禮物跟著封清瀾進去。

    趙家祖上也是官宦人家,曾出過一位太傅,傳到趙全榮這一代,他們幾個兄弟都沒考中功名,只捐了個芝麻大的小官,所幸趙全榮兒子頗爭氣,前幾年考中進士,幾年下來,已官至五品。

    看見封清瀾來訪,趙全榮很熱絡的接待他。

    封清瀾將帶來的禮物送上。「這些是送給舅父、舅母與表妹的一些小玩意兒,若舅父瞧著不喜歡,可隨時拿去珍瓏軒換些喜歡的。」

    珍瓏軒是他所辦的商號,除了珍寶古玩,還經營各類谷物雜糧的買賣,旗下數十個分號遍布各地。

    「又不是外人,人來就好,還這麼多禮做什麼。」趙全榮客氣收下,接著說道︰「清瀾,荔城離咱們孚城也不算遠,你有空常過來走走,你舅母呀可是時常叨念著你。」其實真正惦記著他的是寶貝閨女,但這種話自然是不好直接說出來。

    「是。」封清瀾應了聲,接著話鋒一轉,「听說表兄在北州政績不錯,今夏要調回京城任職。」

    提起兒子,趙全榮立刻露出笑容。「是有這事,說起來還得多謝你大伯的提拔,他在這事上頭出了不少力。這次你大伯五十大壽,他也會去祝壽,這次你到京城便可見到他。」

    看出表舅很以表兄為傲,封清瀾也不吝于捧他一把。「表兄一向很有才干,大伯很賞識他,能把表兄留在身邊幫忙,大伯也是很高興的。」

    就在兩人寒暄閑聊時,一名下人進來,在趙全榮耳邊說了幾句話,趙全榮便邀請他到花園賞花用茶。

    花園里,趙楠貞與母親已坐在涼亭內,看見父親帶著心上人過來,她秀麗的臉龐頓時綻笑,嬌羞的等待著。

    見人來到,趙夫人與女兒一塊站起來。

    封清瀾先向趙夫人問候,「舅母好。」接著望向趙楠貞頷首道︰「貞妹。」

    「瀾表哥。」她微笑的朝他喚了聲,低垂的眉眼帶著幾分羞怯。

    「來來,大家都坐,咱們邊喝茶邊賞花。」趙全榮笑呵呵招呼道。妻子在園子里擺出茶宴,目的便是為了要撮合清瀾和女兒。

    坐下後,趙母朝丈夫使了個眼色,趙全榮會意道︰「今春咱園子里的牡丹開得特別燦爛,清瀾難得來咱們府里,楠貞,你帶你表哥去看看那些牡丹。」

    「是。」趙楠貞眉眼帶著笑,領著封清瀾去園中賞花。

    鳳喜隨侍在後,默默看著前方趙楠貞笑吟吟的指著那些競相爭妍的牡丹花,對著少爺介紹,還吟了首詩——

    「庭前芍藥妖無格,池上芙蕖淨少情。惟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牡丹不愧是百花之王,瀾表哥你說是不是?」

    封清瀾微笑的點點頭,也吟了首詩相應和。「何人不愛牡丹花,佔斷城中好物華。疑是洛川神女作,千嬌萬態破朝霞。」

    見兩人言笑晏晏,賞花吟詩,鳳喜心中越發澀然。

    突然間,趙楠貞不慎絆到一盆花,踉蹌了下,封清瀾伸手扶住她的肩。

    她嬌羞的道︰「多謝表哥。」

    「回去歇會兒吧。」他收回手溫笑道。

    走進亭子里,封清瀾便道︰「舅父,時辰不早,清瀾還得趕路,就此向舅父、舅母告辭。」

    趙母急忙勸留,「你大伯生辰不是還有幾日才到,今天先在這兒留宿一夜,明日再上路也還來得及。」

    趙楠貞本也想開口留人,但隨即想到還是該保有姑娘家的矜持,只能用滿懷期待的眼神瞅著他,希望他能听母親的話,改變心意。

    「多謝舅母,清瀾也想多陪陪舅父和舅母,無奈珍瓏軒里有些事還等著我過去拿主意,等改日得空,再來拜望舅父、舅母。」

    听他這麼說,趙全榮雖覺可惜,卻仍微笑道︰「既然清瀾還有事,那舅父也不多留你了。」

    再說了幾句話,封清瀾離開趙府後,並沒有直接前往京城,而是繞道去了隔壁的安平縣,馬車駛進城中,進了一處隱密的宅邸。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編注︰想知道還有哪些正宮夫人終于擊敗重重困難「情」得完美郎君,請看——

    陽光晴子‧正宮夫人不好當之一《養家養娃養夫君》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3845

    井上青‧正宮夫人不好當之二《智擒夫君風流心》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881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番外︰押寨夫婿

    萬瑞近日很狼狽,猶如喪家之犬四處逃竄。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他會那麼倒霉,招惹上那樣的人。

    只為了不小心踩壞一片破瓦,他就淪落到亡命天涯的下場。

    逃到一處樹林,他謹慎的左右張望,這才放心下馬歇息。

    取了水囊飲了幾口水,想起這幾日來的窩囊,他忍不住罵了幾句,「他爺爺的,大爺是看在她是娘們才不同她計較,她竟得寸進尺,當大爺我是軟柿子給欺上頭了,再讓大爺見到,非揍得她滿地找牙不可。」

    「這麼說,你不是打不過我才嚇得逃走?」一道清脆的女嗓冷不防地冒了出來,接著,從上頭的樹枝上倒掛了個人下來。

    萬瑞宛如見鬼般驚嚇得跳離三步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里?!」

    「自然是追著你這欠債鬼來的,還不快把我的傳家之寶還來?」樹上跳下個約莫十八、九歲的姑娘,她五官深邃,一雙琥珀色的眼瞳明亮有神,長發簡單的用條紅頭繩系在腦後。

    萬瑞沒好氣的啐道︰「什麼傳家之寶,不過就是一片破瓦,你少拿著破瓦當珍寶來訛詐我,今天在這里咱們就把這件事給說清楚吧。」他決定不逃了,就算他武功不如人,也不能任人這樣欺凌。

    沒錯,他之所以落得四處逃竄,正是因為這娘們的武功高得驚人,原以為他的武功已是不錯,沒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那姑娘兩手叉腰,怒目而視。「那瓦片可是我出生時我爹特地為我燒制的,上頭還刻了我的閨名呢,這世上僅此一片,是任何珍寶都買不到的,你踩破了它,還敢不賠?」

    「你都說了這世上僅此一片,要我怎麼賠?!要破瓦沒有,要命一條,你有本事就來取干。」他豁出去了。

    他先前不是沒提過要燒一片還她,但她說那不是她爹所燒的那片,不算,執意要他將踩破的那片破瓦給復原,這就如同要人將潑到地上的水給收回一樣,簡直是強人所難嘛。

    「這麼說你是打算選擇以身償債嘍?」她上上下下打量著他,走上前,「那你把衣裳脫了。」

    「你想做什麼?」萬瑞驚疑的後退一步。「還有,什麼叫以身償債?」

    「當初我爹為我燒制的瓦片是要給我招親用的,要是被誰給踩破了,我就要收那人為婿,不過這還得我瞧著順眼才行。你快把衣裳脫了,讓我瞧個清楚。」

    听她說得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萬瑞氣急敗壞的罵道︰「你也太無恥了,竟想看男人的身子!」平常他輕浮的話沒少說,但也只是嘴上說說,從不曾真的逾矩,可眼前這婆娘竟然公然要他脫衣裳?!

    「不看我怎麼知道順不順我的眼,我爹還說,有不少男人都是表里不一的衣冠禽獸,我得檢查檢查你是不是也是這種人。」

    他被她的話給氣笑了。「這哪里是脫衣服就能檢查得出來的?」

    「你真是唆,要你脫你還磨磨蹭蹭。」她不耐煩了,陡然出手,一把就將他的腰帶給扯了下來。

    萬瑞像被凌辱的黃花閨女,驚怒的掩著襟口。「該死的,你不要臉我可還要臉。」

    「什麼要臉不要臉,這里只有我們,又沒別人。」她繼續動手。

    他死命護住貞潔,呃,是衣裳,不讓她給脫了。

    但他再次敗在她絕頂驚人的身手之下,衣襟被扯開,露出赤luo上身。

    在她還不罷休的想扯去他褲子時,他發狠的猛然抱住她。

    「你很想看男人的身子是不是?那得先讓我瞧瞧你的。」抱持著不吃虧的原則,他決定也要把她看回來,雙手不安分的開始摸向她的身上。

    她低頭看了眼,然後一把將那只不規矩的手給扭到了身後。

    「啊——」萬瑞痛得低叫一聲。

    趁這機會,那姑娘順手扯下他身上的衣袍,他就像被剝光了羊毛的羊兒,下身只穿了條里褲,光著上身站在她面前。

    萬瑞氣急敗壞,正想著要怎麼還以顏色之際,那姑娘欺身上前,出手如電的強行扯開他的褲子,探頭望了兩眼後,覺得還算滿意,遂頷首道︰「你這模樣還差強人意,算了,我就委屈點收了你吧。把衣裳穿了,跟我回山寨去。」

    被看光了的萬瑞,一張俊臉已經綠到說不出話來了。

    他站在蕭瑟的秋風中,滿臉悲憤。

    見他動也不動,那姑娘索性撿起他的衣裳,丟到他身上,催促道︰「快穿。」

    他默默穿起衣裳,系上腰帶的那一瞬間,他整個人如箭般射出,打不過,他難道還不能逃嗎?

    那姑娘見狀也立刻追了過去,她從懷里掏出幾枚珠子朝他疾射而去。

    萬瑞瞬間直挺挺的倒下,他的穴道被制住,全身無法動彈。

    「你做什麼?快放開我!」他怒咆。

    「誰教你要逃走,既然你賠不出瓦片來,我只好帶你回寨子里做我的押寨夫婿。」她輕松的一把扛起他,走回去,把他丟到他的坐騎上,騎上他的馬奔馳而去。

    橫掛在馬背上,萬瑞整個人被震得七葷八素,快吐了。

    「你這該死的婆娘,還不快放了我!」他破口大罵。

    「你好吵!」她索性再點住他的啞穴,不讓他出聲。

    他氣得臉都白了,須臾又漲紅了,這是被馬給顛的。

    萬瑞惱怒得只好在心里幻想著將十幾種凶殘的手段全都用在她身上的模樣。

    打不過她,他難道還不能想嗎?

    天哪,誰快來救救他?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腹黑男主角

    先來分享一則朋友轉寄給我的笑話,讓大家輕松一下。

    有個迷路的小女孩在路邊哭了起來。

    警察走過來問她︰「小妹妹,你在哭什麼?」

    女孩哭著說︰「我迷路了,找不到家在哪兒,回不去。」

    警察問︰「那你家在什麼地方?」

    女孩︰「在樓上。」

    警察希望找點有用的線索,于是問︰「你爸爸叫什麼?」

    女孩︰「親愛的。」

    警察︰「你媽媽叫什麼?」

    女孩︰「寶貝。」

    警察滿臉黑線,只好問她︰「你家里還有誰?」

    女孩︰「還有我。」

    警察問她︰「那你叫什麼?」

    女孩︰「乖乖。」

    警察杯杯糾結了︰「……」

    女主角鳳喜這個名字的由來,是有次我偶然間看見有某處建案的名稱叫「鳳璽」,覺得這名字還頗好听,因此在為這本書的女主角取名時,便用「喜」取代了「璽」這個字,成為鳳喜。

    像封清瀾這種外表溫文無害,但滿肚子心機的男主角,阿彌以前也寫過幾本,封清瀾還不算是太腹黑,他只是城府比較深。

    《嫁個古董夫》、《嬌玫瑰與假面狐》、《甘家三少愛說笑》、《國師夫人要出嫁》的男主角都比封清瀾要來得黑得多。

    阿彌筆下還有一個角色肚子也很黑,他是「天生魅惑」這系列中串場的狐狸校長胡,這套系列已是多年前的作品了,偶爾還會有人寫E-mail來問阿彌,校長的故事出了沒?

    校長的故事在2007年已經出了哦,書名是《情到白頭》,在這本書里,這位校長一改對手下那些長老們的黑心,改扮演起痴情男子,書名《情到白頭》描述的就是這位黑心校長的深情。

    下本書再見嘍。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TOP

Gj

TOP

3q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