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風光《藥鋪女東家》[長女就是狂之三]


出版日期:2017-06-23

雖身處亂世,父母雙亡,妹妹們失散,可綦瑤依然過得有聲有色,
出身醫藥世家的她自個兒當家,將自家藥鋪經營得一年比一年好,
面對同為醫藥世家、自幼相識的對門鄰居應家少主應天麒,她從來不手軟,
這廝敢搶她辛辛苦苦接洽到的生意,她就斷他後路,讓他不得不來求她,
他倆為了生意針鋒相對的事蹟數都數不完,可他對她的好,也同樣算不清,
當年父親去世,徒留她一人不知該如何是好時,是他將肩膀借給她倚靠,
她為了尋找妹妹們的下落以身涉險時,是他保護她,並將消息帶給她,
這麼體貼的男人,任誰也無法抵抗,無怪乎她會酒後亂性強吻他,
如今的他們既是競爭對手,也是親密的情人,進行著商場與男女間的角力,
輸贏早已不重要,他連自家的信物都給她了,她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沒想到有人來攪局,他的父母認為她配不上他,嫌棄她整日抛頭露面,
竟想將她介紹給他表哥、年齡足以當她父親的人當續弦……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大夏國三百零三年,皇帝昏庸,權臣干政,朝廷烏煙瘴氣,百姓民不聊生,南方的鬼族見機會來了,便揮兵北上,猝不及防的大夏國兵敗如山倒,情勢動蕩不安,國內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戰亂。

        即使是京城,也是朝不保夕,許多百姓都連夜攜家帶眷往尚未被波及之處遷移,平時熱鬧繁華的街上冷清一片,帶著一種肅殺冷冽的蕭瑟。

        這種時候,大戶人家比一般小戶更難逃跑,畢竟在京城生根已久,家大業大,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收拾得當的。京城的醫藥世家綦家便是如此,在鬼族已經攻到離京城不到三個城池的距離時,綦家的家主綦威才準備好十大輛馬車,準備遷離。

        綦威的妻子早逝,只留下三個女兒,大女兒綦瑤美麗睿智,對做生意一事異常敏銳,才十三歲已然是他醫藥生意的左右臂膀;二女兒綦菡雖然刁蠻任性,但只有她有習醫的天分,僅僅十一歲就已有小神醫之稱,將自家傳世的醫術學了個全;三女兒綦卉九歲,清麗絕俗,聰明過人,卻體弱多病,最令他心疼,因此總被他仔細地保護在家中,不讓她像兩個姊姊那般拋頭露面。

       他們飛快登上馬車,然而馬車駛出京城時,已然來不及了,鬼族直接殺入城內,一片混亂之中,綦威只保住了大女兒綦瑤,另外兩個女兒卻不知所蹤。

        待戰亂過去,已是三年後,京軍暫時壓制住鬼族,將他們往南方驅逐,原本住在京中的百姓也慢慢回流,重新建立起自己的家庭及營生。

        綦家運氣不錯,大宅沒有被破壞得太厲害,但以往父女四人的天倫之樂已不復見,只剩下綦威及綦瑤兩人,不勝唏噓。

        悲憤之中,綦威重振祖業,從事藥材及成藥生意,在戰爭之時做得有聲有色,綦瑤更是青出於藍,輔助父親行商,父女倆合作無間。

       同時,綦家正對門的應家,也是以販售藥材為主的大戶人家,兩家時而合作時而競爭,一併於戰後東山再起,如今在京城提到藥行,不是綦家就是應家,雙方不分軒輊,而分別執掌著家業的綦家大女兒綦瑤及應家大兒子應天麒,則常被人相提並論。

       綦家的生意蒸蒸日上,只是這樣的榮景,在綦威因憂憤交加多年鬱鬱而終之後,受到了挑戰。

       綦瑤十分堅強冷靜,將綦威的後事辦得妥妥當當,交際手腕沒話說,一個才十七、八歲的女孩,處事之圓融老練令人咋舌,那些質疑綦家會一蹶不振的聲浪,終於慢慢地消失在她的耳畔。

       這一晚,八月十六,是綦威出殯之後,綦瑤獨自在家的第一夜。

       她腦子裡迴盪的盡是父親臨終時的遺言,他要她一定要在有生之年找到兩個妹妹,否則他會死不瞑目。家業與親情沉甸甸地壓在她單薄的肩膀上,讓她對未來不由多了一絲茫然。

       她還記得大妹綦菡那刁蠻的嬌俏模樣,也記得小妹綦卉靦腆羞澀的笑容,她很想念她們,但天下之大,要她到何處去尋?若是尋不著,待她百年後老去,化為一壞黃土時,是否也會死不瞑目?

       望著天上一輪皎潔的明月,她的心卻陰暗到了極致,像是被挖了一個洞,一個深不見底的洞,洞裡充斥著要將她吞噬的恐懼、不安、悲傷等情緒,讓她的嬌軀不禁微微地顫抖起來。

        突然間,一件披風披上綦瑤的肩,她嚇了一跳,還以為是自己的婢女玉兒,想回頭和玉兒說些體己話。

        從此以後無親無故,真正孑然一身的那種空虛感充斥著她的身心,她的確需要找一個人聊聊。

        然而轉頭一看,卻看到對門應家的大兒子應天麒好整以暇地在她身旁坐下,就如同在自家一般自然。

       「你怎麼進來的?」綦瑤微皺眉問。兩人從小一起長大,驟然看到他,她並不驚慌,只是有些意外。

        「妳家今日或許太忙了,大門沒關呢,我就進來了,只是想看看妳。」應天麒溫和地一笑。

        應天麒今年二十二歲,外表俊朗,笑起來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他與綦瑤可說是旗鼓相當的競爭對手,從小爭到大,從沒有分出過勝負,因此說話自然是針鋒相對、夾槍帶棍,可是今日他的笑容顯得很真誠,讓綦瑤冰冷的心多了一絲溫度。

        突然之間,她腦子裡一片空白,只能愣愣地望著他。

        她這副溫順又可憐的模樣令應天麒眸子之間染上了一層溫柔,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髮,像一個大哥哥安慰小妹妹那樣,不含一絲雜質。「小妞妞,別忍,想哭就哭吧,忍久了傷身體。妳放心,今晚無論看到了什麼,我都不會說出去的。」

       「不要叫我小妞妞,那是小時候叫的,我都快十八了!」綦瑤纖弱的身子輕輕一顫,貝齒緊咬著唇,看著他的眼中不能自制地浮起了一層薄霧,然後眼前的他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模糊,直到一道溫熱由眼角落下,她心中所有壓抑著的那些害怕與惶恐,在這一刻驀然突破了心防,紛紛佔據她內心的每一處。

       她抬頭,只見他的眼比天空的星星還明亮,那柔光也比朦朧的月光更撫慰人心。

       終於,她撲進了他懷中,螓首靠著他堅實精壯胸膛,號啕大哭起來,從她年少遭逢戰亂所受的苦、姊妹分離的苦、支持家業的苦,到現在父女永別的苦,一股腦地全隨著淚水傾洩出來。

        應天麒只是輕拍著她的背,不發一語,他知道依她的驕傲,不需要那些不著邊際的安慰,她只需要將那些悲憤發洩出來,然後重新站起來。

        他太熟悉她了,自信、堅強又美麗的她,不是這麼容易就會被擊倒的。

        他們的互動,以大夏國的風氣而言,已然算是逾矩了,可是他們做來卻是如此自然,如此無邪。一時瑜亮的兩個對手,卻也由衷地信任著彼此,相信對方不會把自己最脆弱、最失態的那一面洩露出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綦瑤的哭聲漸漸緩和,變成了斷斷續續的啜泣,最後她轉為沉靜,但頭仍埋在他的懷抱裡,不知是貪戀他的溫暖,還是被這樣的夜色給迷惑了。

        許久後,應天麒才輕笑道:「我上個月搶了妳想訂的那批藥材,妳今日濕了我一身新衫,我們也算是打平了。」

        綦瑤仍是不語,天知道貼著他胸膛的嬌靨早已通紅,這當下她真有種不知道怎麼面對他的羞赧,只好繼續當隻藏頭露尾的鴕鳥。

        他似乎明白她的心情,又說道:「雖然今夜的妳很可愛,不過可別以為以後做生意我就會讓妳。」

        聽到這句話,綦瑤再也忍不住了,猛地一個抬頭,用著哭過後顯得特別晶亮的美眸盯著他,不服輸地道:「本姑娘不需要你讓,我們各憑本事!」

        這就對了,這才是他認識的她啊。應天麒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衣服,「那是自然,我父親已經完全將家業交給我了,我很期待我們今後的交手。」說完,他抿唇一笑,瀟灑地轉身離去,沒有多說什麼,一如他出現在此的用意,也不需多說一樣。

        綦瑤見他要走了,本能地張開嘴,像是想叫住他,但他的名字到了嘴邊,卻硬生生地止住,她只是眼睜睜地看著他就這麼消失在黑夜之中。

       「……謝謝你。」在經歷這麼多日父喪的煎熬以來,綦瑤的唇角終於逸出一絲幾不可見的笑意。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津渡是大夏國京城最熱鬧的碼頭,大船一艘艘來來去去,所有客商行旅都在這裡上下船。岸邊的工人們吆喝聲四起,也有賣東西的小販、拉客的轎夫、候船的客人、接送的人群等等,熱鬧非凡。

        一艘客船緩緩地靠岸,這艘船的船齡頗新,堅固精美,下船的也多是衣著不凡的商旅,甚至還有一些官員。照理來說,大伙兒應該都關注著這艘船才是,然而岸邊的人卻是看向後方,微微地安靜了下來,而且默默地讓出了一條通道,由船靠岸處直至碼頭外。

        通道上,一架四人大轎不疾不徐地穿越這條大伙兒讓開的路,轎身華美無比,窗飾與轎簷上雕著祥雲飛鳳,窗櫺輕紗飛舞,看上去仙氣飄飄,在這熱鬧的俗世之中有種出淤泥而不染的味道。

        當大轎來到客船不遠處,一名女子由婢女服侍下了轎,所有看到她的人們—尤其是男人們,全都倒抽了口氣,一時移不開目光。

        好……好美麗的女人啊!

        但見那女子穿著緋色大袖寬裙,纖細的腰身上綴著棗紅色編織細帶,隨著她的行進搖擺,撩動人心。

        她的五官典雅細緻,額上一抹花鈿更添艷色,混身散發著一股混然天成的貴氣,偏偏她不是皇宮裡的公主貴妃,而是一名商人。

        對,在這略嫌保守的大夏國內,這麼一名美艷的女商人自然相當醒目,岸上的人八成都聽說過她是誰,只是真正見過她面的人不多,今日有幸見得一面,也夠這些人魂牽夢縈一陣子了。

        這名女商人便是京城兩大醫藥世家之一,綦家的大女兒綦瑤。她在綦威死後,果然沒有讓父親失望,把綦家的醫藥生意經營得有聲有色,與對門的應家幾乎壟斷了京城的醫藥市場。

         此外,她的容貌更是令人津津樂道,不知道有多少有權有勢的人打過她的主意,但都被她巧妙的化解,她仍然以一介女流之身在京城混得風生水起。先不論大多數的輿論對她是褒是貶,但只要她一出現,那強大的氣場就會立刻籠罩眾人,令人不由自主地替她開路。

        待她來到那艘剛停靠的客船邊時,岸上不少人的腳步都停了下來,好奇地觀望著她究竟在等什麼人。

        不久後,一名精神矍鑠、一臉精明的老者,帶著一名隨從緩緩地下船。

        一直在旁等候的綦瑤,見到了這名老者,終於滿面笑容地迎了上去,巧笑嫣然地道:「于老,綦瑤在此恭候已久。」

        于老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即便他見多識廣,見到她這般絕色也不由眼睛一亮,「綦瑤,妳便是寫信給老夫的京城第一藥商綦家的當家?果然國色天香,不枉老夫走這一遭。」

        「不敢當。」綦瑤矜持地一福身,把她那身段突顯得婀娜多姿,不過倒不是她刻意顯現,這風情萬種是天生的。「于老,您手上的藥材物廉價美,我早想與您討論合作的可能性。

         半年之前,我就知道您每年四月都會由北方來到京師,所以去信相邀,今日特地在這裡等候,希望于老不會覺得綦瑤唐突。」

        「怎麼會呢,有妳這般美人相陪,老夫求之不得。」于老饒有興致地直盯著綦瑤,正想放肆地上下打量她時,她突然一個轉身,他愣了一下,眉頭也隨之皺起。

        綦瑤不知是有心或無意,就這麼巧地躲過了于老那令人不舒服的目光,待她再次轉回,手上已多了一個籃子,擋住她那無比美好的身材。「于老,我聽說您對於杯中之物頗有心得,所以特地攜來南方有名的佳釀『百花酒』,其以一百種花卉入酒聞名,酒香濃醇,希望于老不要嫌棄。」

        說到酒,于老心中那一點兒不快馬上拋諸天外,笑道:「百花酒,那可是百兩都難得一瓶啊!綦當家倒是有心了,這百花酒,老夫非得嚐它幾口不可。」

        能夠請動于老,這樁生意就談成一半了,綦瑤心中越發篤定此事會成功。「不如請于老移駕萬海酒樓,綦瑤已在裡頭備有宴席—」

        她的話還沒說完,一邊旁觀的民眾突然喧譁起來,遠處傳來了幾聲女子驚喜的尖叫或抽氣之聲。

        「是應天麒,應少主啊,是他本人啊!」

         「好俊啊,我居然遇到應少主了!」

         「我家妹子不陪我上街,回頭告訴她我看到應少主了,羨慕死她。」

        隨著大街上諸位姑娘的驚叫聲響起,俊朗又陽光的應天麒果然翩然現身,順著綦瑤的大轎剛剛開出的那條路,騎著一匹駿馬施施行來,笑容爽朗,姿態瀟灑,讓原本走在大街上的女子們也往岸邊靠了過來。

        然而相對於他的笑顏,綦瑤卻是俏臉微沉,暗道:在這個時候遇到這傢伙,絕對沒什麼好事!

        果然,應天麒看了綦瑤一眼後,就將注意力全放在于老身上,「于老,在下是應天麒,如今京城首席藥商應家的當家。聽聞您今日到京,在下特地做了一番準備要招待于老您—」

        他的話還沒說完,卻被綦瑤打斷。

        「真抱歉,應少主,于老已經接受我的邀請了,正要赴我的宴席。」她犀利地瞪了他一眼。

        「是嗎?我怎麼看到于老只是收下了妳的酒,卻還沒有答應妳任何事呢。」應天麒瀟灑一笑,對她的挑釁不以為忤,怡然自得地轉向于老,「于老,不如您看看我為您做的準備,再決定要赴誰的宴席如何?」

        于老人老成精,經商多年自然也知道待價而沽的道理,何況應家的規模也不比綦家的小,聽應天麒這麼一說,他也不急著做出決定,興致盎然地道:「不知應少主準備了什麼?」

        應天麒拍了兩下手,一輛華貴的馬車便駛進了碼頭,直來到人潮之前無法再前進,才停了下來。

        接著,馬車的簾子緩緩掀開,裡頭有兩個千嬌百媚的美人,而且還是濃眉大眼、棕色皮膚的異族美人,朝著于老直揮手,那種任君採擷的姿態,無論是哪個男人看了,都會血脈賁張。

        綦瑤瞪大眼睛,不敢相信應天麒居然使出美人計。她對于老曾做過一番調查,所以知道他好酒,卻漏了這一塊,因為她從沒想過一個老人還會有這種需求。

         「于老,請。」應天麒氣定神閒地做出了一個邀請的動作。

        于老看了看馬車上的兩名美人,再看看艷冠京華的綦瑤以及她手上的美酒,內心果然陷入了掙扎。不過能把生意從北方做到全國各地,當機立斷的智慧還是有的,他朝綦瑤歉然一笑,「綦當家,很抱歉,我想聽應少主怎麼說,他那樁生意我很有興趣。」說完,他便在應天麒的迎接之下上了馬車,車簾一遮,裡頭如何就沒有人知道了。

        綦應兩家的競爭,這一回是應天麒勝出。

        綦瑤本以為手到擒來的生意居然這麼飛了,臉色不由有些難看,美目緊緊地瞪著應天麒,「應天麒,我真是佩服你,總是能在最緊要的關頭冒出來。」

         「呵呵,這叫料敵制勝。」應天麒略一拱手,那副泰然自若的模樣讓她氣得險些翻記白眼。

        他又道:「我也很佩服妳呀,于老這麼神出鬼沒的藥商都能讓妳找出來。」

         「找出來又怎麼樣?還不是被你攔截了。」她沒好氣地道。

        應天麒挑了挑眉,不以為然地道:「小妞妞,我可是在幫妳啊,妳沒看到于老看妳的眼神根本是不懷好意,他先前有意要赴妳的宴席,一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說到這個,綦瑤十分無奈,「我怎麼知道他七老八十了仍那麼好色,最後還不是被你用兩個異族美人拐走。」一般男人到那年紀應該都不能用了吧?

        突然想到了什麼,她有些咬牙切齒,「還有,不要叫我小妞妞!」

        瞧她生意被搶了都能保持風度,卻為小時候的乳名微微動氣,應天麒一臉好笑地搖頭,「這妳就誤會了,比起姿色,那異族美人遠遜於妳,只不過于老相當聰明,妳雖傾國傾城,但他看得到吃不到,可是兩名異族美人卻是伸手可得,他自然知道如何取捨。」

        他話說得直白,而且還讚她美麗,讓綦瑤啞口無言。

        這一回,他不僅用比她更高調的方式出場,還不費吹灰之力的將她鎖定已久的目標帶走,她只能承認,自己真的輸了這一場。

         「做生意各憑本事,這次我認栽。」綦瑤很大方地吐了一口長氣,末了,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不過你可別以為我每次都會遜你一籌,這口氣我遲早會討回來。」說完,她便雍容華貴的走回了自己的馬車,氣度從容地離去。

        應天麒目送她的轎子離開,中間視線都沒有離開一瞬,待完全看不到影子後,苦笑起來,「小妞妞,妳不知道,這于老可不是妳想得那麼簡單啊……」

         *

        綦府,綦瑤的臥室內放著一個大澡桶,桶中撒滿了香花,她坐在澡桶之中,輕輕擦洗著如藕般無暇的玉臂。

        每每她談完生意,經歷過眾人的目光後,不管那些目光是讚美的、羨慕的、歧視的,或是淫邪的,都讓她覺得自己一身汙穢,回到家後一定要先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

        而且除了她極為信任的幾個人,根本沒有人能碰她,因此她沐浴時往往不需要人伺候。她明白這是一種心病,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水氣氤氳中,綦瑤那精緻的五官顯得有些朦朧,一舉一動都是那麼撩動人心,楚楚動人。

         即使玉兒已看過了多次這種美色,仍不由為之一怔,呆呆地都忘了替自己的主人拿來乾淨衣服。

         「玉兒,看夠了嗎?我快冷死了。」綦瑤好氣又好笑地喚道。

        「玉兒知錯。」玉兒回過神來,馬上拿來乾淨的裡衣替綦瑤穿上,看著她完美的嬌軀被衣服掩上,每個動作都帶著一股高雅,忍不住讚嘆道:「小姐,妳真是太美了,真不知道什麼樣的男人才配得上妳……」因為綦瑤待她如姊妹,所以她說話也比較隨意,不用敬稱「您」,也不用自稱奴婢。

         話聲至此,玉兒突然頓了一下,接著眼睛一亮,「唉呀,我這傻子,最適當的人選不就近在眼前嗎!小姐,對門的應公子年少有為、英俊瀟灑、玉樹臨風、彬彬有禮,與小姐正是天作之合,妳要不考慮考慮他?」

        綦瑤瞄了玉兒一眼,這丫頭對應天麒既崇拜又欣賞,每每都把他讚成一個舉世無雙的好男人。

         她哼道:「妳這話我聽多了,換點新詞好嗎?我和應天麒之間梁子可結多了,妳說的是不可能的。」

         「怎麼不可能,」玉兒不以為然地咕噥著,「應公子每樣條件都不輸給妳,更重要的是……嘿嘿,他可是唯一抱過小姐的男人喔……」

         綦瑤嬌軀一僵,臉上有些發熱,嗔道:「妳又知道了?不要胡說!」

         「我可沒有胡說,我親眼看到的。」玉兒有些不服氣,「多年前,老爺子出殯那日,應少爺晚上來了吧?他是不是特地來安慰小姐妳的?」

        想不到那個晚上的事居然被玉兒看到了,綦瑤訥訥無語,其實連她自己回想起那個夜晚,都不由芳心一盪,真是羞死人了。

        玉兒促狹一笑,「要說小姐與應公子之間沒有一點什麼,不只奴婢,全京城的人都不相信。而且我看應公子對小姐也不是全無情意啊—」

        「好了,別說了。」綦瑤直接打斷了玉兒的話。

        其實兩人之間那種隱隱約約的曖昧,呆子才會感受不到,不過或許是競爭久了,他們都習慣武裝自己,以最高傲的姿態向對方迎戰,要打破這層防禦,讓對方先低頭,只怕很難很難。

         既然很難,那就不要想了。

         「妳說的年少有為、英俊瀟灑、玉樹臨風、彬彬有禮的應公子,今天才搶走了我一樁生意,我氣他都來不及呢。」她沒好氣地道。

         應天麒總能很輕易地得到大生意的消息,而她卻需要千辛萬苦地打聽,才能難得迎來一樁生意,還常常被應天麒攔截成功。

         對此,她除了無奈還是無奈,畢竟大夏國以男人為尊,她一介女流能做生意做到這個程度已經算是奇跡了,一遇上簡直是宿命冤家的應天麒,大家往往會選擇跟男性合作,她只能徒勞無功。

        玉兒這才瞪大了眼睛,「小姐,妳是說妳接洽了很久的那個于老?」

         「是啊。」綦瑤的目光蒙上了一層黯然,她走到窗邊,推開窗,看著外面花園草木扶疏,蝴蝶飛舞,心情卻沒有跟著好起來,沉聲道:「我打聽到,于老的崛起很是蹊蹺,在戰亂時,他是人牙子,專門販賣孩童給外地的有錢人褻玩。我雖然不希望菡兒、卉兒當年是落到他手裡被賣了,卻不想放過這條線索。」

        就是這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讓綦瑤的心一再受到折磨。

        玉兒很是理解綦瑤的難處及痛苦,想了想之後道:「小姐,我想應公子應該不知道于老對妳的重要性,不然這樣吧,我們去和應公子談談,讓妳有機會與于老接觸一下……」

         「我可不會那麼輕易地向應天麒低頭,讓他抓到我的把柄。」綦瑤轉身看著玉兒,眼底的感傷已然隱去,換上的卻是一種篤定與自信,「這次于老的事是我失算了,不過我會用我的方法,讓應天麒主動來找我。」

      *             *

        大夏國京城,金玉酒樓。

        包廂內,一桌不大不小的宴席,桌上無一不是精緻美味的當地菜肴。

       桌邊林林總總地坐了七、八個人,但只有兩人交談著,足見他們才是這場宴席的主角。其中一名風度翩翩、俊朗瀟灑的青年,便是擄獲京城無數美女芳心的應天麒;至於另外一名面貌平庸卻十分精明、皮笑肉不笑的,則是兵部負責採購的大臣路斑。

        「路大人,這樁生意在下絕對會以最好的價格給你,為了我們將來的合作,在下先乾了這一杯。」應天麒朝著路斑舉杯,卻也不會冷落其他人,「各位大人們願意隨路大人赴宴,在下受寵若驚,再乾一杯。」

        那些被叫「大人」的人紛紛謙讓了一番,他們跟在路斑身後,不過是些芝麻綠豆大的小官,光財產就不知道有沒有應天麒家業的一成,更別提應天麒雖是一介商人,在京城的影響力卻遠大於這些連名字都叫不出來的官員。

       路斑點了點頭,對於應天麒的應酬之詞頗為受用,不過在商言商,還是得挑挑刺。

       「這次兵部採購大批金瘡藥,可是要在三個月內交貨的,需要大批藥材製藥,你們應家藥行已經準備好了嗎?」

        應天麒篤定地道:「路大人,我們應家藥行的存藥一向齊全,何況在下最近已經和一名負責整個北方的大藥材商接頭,他答應供給我們製作金瘡藥所需,因此絕對不會有問題。」

        應天麒口中的北方大藥材商自然是于老了。大夏國雖然收復了京畿,靠著龍潚大將軍將局面扳回打平,勉強給了中原恢復生機的時間,但南方與鬼族仍在戰爭中,所以藥材、成藥的用量十分驚人。應天麒也是覷準了這個良機,才會去攔截于老,他還真不是閒著無聊一天到晚找綦瑤的麻煩。

        只是在她心中,他老是做那半途殺出的程咬金,毀了她不少生意,恐怕她已經恨死他了吧?應天麒不知怎麼地突然想起她那又嬌又俏的嬌嗔模樣,不由一陣好笑。

        應天麒與綦瑤在碼頭邊的搶人戲碼有許多人都看到了,路斑也曾聽說他們會交手是為了搶著接待一個藥材商,所以很快便相信了應天麒的話。

        如果路斑知道應天麒與綦瑤的摩擦是應天麒故意造成的,為的就是在今日取信於他,他對應天麒的提防及看重或許會提高許多。

        兩人言笑晏晏,一樁生意就這麼談成了。

        此時,他們的包廂外突然傳來敲門聲,接著店小二的聲音傳了進來—

        「諸位大人、應少主,綦家藥行的女當家綦瑤大小姐欲求見,不知諸位大人的意思?」

         路斑對這位名滿京城、艷冠京華的女當家早就好奇已久,也不管應天麒古怪的表情,逕自道:「請她進來。」

         不一會兒,廂房的門打開了,一陣香風飄入,應天麒抬頭一看,果然是綦瑤來了。

        她今日打扮得很簡單,一身鵝黃色半臂加同色百褶裙,頭上只有一枝雕工精美的木釵,卻更顯得她清麗脫俗,高貴典雅。

        應天麒看向了路斑,後者的表情令他搖頭。

        路斑早就看呆了,只差沒把口水流下來。果然男人見到綦瑤還把持得住的,不是心有所屬就是瞎了眼睛,而路斑顯然不屬於其中一種。

        「咳,不知綦大小姐今日前來,有何貴事?」應天麒清咳了一聲,故意要喚醒路斑。

        路斑一震,反應過來自己的失態,連忙乾笑著道:「對對,綦大小姐有什麼事嗎?」

        綦瑤嫣然一笑,「綦家開的也是藥行,應少主來這裡為的是什麼事,我來這裡為的就是什麼事啊。」

        路斑心頭一動,「妳也是為了兵部採購金瘡藥的事情而來?」

       「那是當然。」被諸多男人盯著,綦瑤仍落落大方。

        她揮了揮手,一旁的綦家護衛立刻將一個錦盒送到路斑身旁。

        路斑躊躇了一下,沒有去接,畢竟這是明目張膽的賄賂。

        綦瑤見狀掩口輕笑,「路大人不用擔心,裡頭不是什麼貴重之物,也不是要給大人您的。想必大人不知道,您的夫人與我交情匪淺,上回我的一個手鐲路夫人看了喜歡,我便找工匠做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想請大人送給路夫人呢!」

        路夫人是路斑的正妻,把持著路斑的經濟大權,且路斑能爬到今天的位置,都是靠路夫人的娘家支持的,因此路斑聞言也不再猶豫,接過了那錦盒,打開一看,果然是一只晶瑩翠綠、雕工精美的玉鐲。

        要說貴重,的確比不上什麼黃金萬兩,但若說到這裡頭的心意,卻比收了賄賂還沉重。

        在看到那鐲子的當下,路斑才驚覺自己已經著了道,被綦瑤那無害的笑容給迷惑了。他方才已經答應了應天麒的合作,不能改弦易轍,否則對他信用有礙,可現下要拒絕綦瑤的要求,他面子上也不好看。

        應天麒很快就明白了路斑的為難,於是自然而然地像閒聊般開口,「小……呃,綦大小姐,妳來得正好,我與路大人方才剛好敲定了這一次合作的細節,妳來做個見證。哈,這下路大人非得做我這筆生意不可了。」

         路斑有了臺階下,自然是打蛇隨棍上,「是啊,綦大小姐,我們正巧談好了,妳這……」

        綦瑤見他們一搭一唱,也不生氣,仍然態度從容地微笑著,「路大人、應少主,看來是我來遲了,不過路大人可不能厚此薄彼,今日您與應少主喝酒,下次可也要赴綦瑤的宴席啊。」

        「一定、一定……」路斑敷衍著笑答。

        「那就先謝謝路大人了,路夫人知道了這個消息一定會很高興,我要快些去告訴她。」綦瑤很乾脆,一副不準備打擾兩人飲宴的模樣,告了罪就要退去。

        路斑的笑容不由僵在臉上,他方才的敷衍怎麼就變成真的了?沒想到他只是隨口一說,下一次就非得與綦瑤合作不可,否則若是妻子計較起來,他還真的很難做。

        看來綦瑤已經把他對妻子的畏懼調查得一清二楚了,能想到由妻子那處下手,而非正面找他談生意,用幾句話就搞定了下回與朝廷的合作案,這女人果然不是泛泛之輩啊!

        應天麒也在內心暗自佩服著,綦瑤只是走進來說了三言兩語,就搞定一樁大買賣,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卻斷了他下一次先與路斑接洽的路子,等於把兩人較勁的天平又扳回了一點。

        厲害,厲害,不愧是他從小戰到大的對手啊!

       此時,原本要離開的綦瑤突然腳步一頓,回頭意味深長地看了應天麒一眼,「應少主,記不記得上回在碼頭,我和你說過的話?」

         應天麒挑了挑眉,頓時明白了,她指的是那句「這口氣我遲早會討回來」。

        「看今日之事,妳已經做到了啊。」應天麒勾起唇角,很坦然地說道。

        「不夠,還不夠。」她對于老勢在必得,哪裡是搶了應天麒下一樁未知的生意能彌補得回來的?那可是關係到妹妹們的下落。

        綦瑤雖是微笑著,但笑意並沒有進到眼底,「應少主,我可等著你主動來找我呢。」說完一句意味不明的話,她沒有再看他一眼,飄然而去。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男人要挺女人

  大家好,我是風光。感謝在閱讀網閱讀我的作品。

  《藥鋪女東家》這個故事是主題書的其中一本,也是後續系列作的第一本,寫的是大姊綦瑤的故事。

  綦瑤的性子風光真是欣賞到死,有個性、有原則,不該妥協的絕不妥協,在古代那種保守民風下,遇到惡公公、惡婆婆居然能全身而退,而且她的所作所為還無法讓任何人說她是個壞媳婦,到最後也沒有刻意討好賣乖,完全靠自己的聰慧及手腕收服兩個頑固的老人家,這簡直可以拉到現代當個完美的女性代表。

  其實這個故事原本風光要寫的是一對針鋒相對、什麼都要比較的男女。應天麒與綦瑤家世相當,而且是個型出眾,做生意手腕高明,各自風靡京城的男男女女。

  他們明明對彼此都有好感,卻礙於面子及競爭關係而死不承認。在同一個商場上茲殺,兩人各出奇招,互有輸贏,如此擦出的火花才會更光亮、更激烈。

  兩個人都很有個性的結果,造成了一個另類的結局,就是兩個人雖然郎情妾意、共浴愛河,卻始終沒有終成眷屬。

  相信聰明的讀者應該會發現,應天麒與綦瑤最後要相守的前提,就是男人要挺女人啊!故事裡的應天麒知道自己的父母過分,所以力挺還不是他妻子的綦瑤。

  果然,到最後理智一派還是戰勝了偏見一派,綦瑤只是沒有應家媳婦的頭銜,但所受到的尊重卻比一個媳婦還高得多?

  接下來綦家姊妹還有綦菡與綦卉的故事,她們會遇到什麼樣的男人,投入什麼樣的戀情呢?就請各位讀者拭目以待了!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謝謝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