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薰《下堂不死必有福》[宜家宜嫁之一]


出版日期:2017-06-30

哪有人像她這麼心酸,歡歡喜喜嫁進郡主府,公婆卻不待見她,
夫君也冷落她,只留給她一抹背影,讓她連他長啥樣子都不曉得,
三年後被休了,從此孤單潦倒過一生,所以重生回到出嫁前一天,
她發誓要改變心態,雖然公婆夫君對她的態度依舊冷淡,
但她安安分分,充實自己,就算最終還是被休了,
可他退回了嫁妝,給了钜額離緣金,還派人遞話有事可找他幫忙,
她回了娘家才有底氣,也才有銀子籌備開點心鋪子,
不過現在看來他對她是有意的,要不也不會向她解釋休妻原因還道歉,
後來她那個笨爹惹了事被關進牢裡,是他幫著救人出來,
也是他提醒她家裡有人使計要害她,她才能躲過一劫,
至於他那郡主娘更奇了,以前多討厭她,現在居然主動上門求她再嫁一次,
老實說,她好不容易有了自由,實在不願再被貴門高牆給困住,
但是打從“第一次”看到他,她就覺得他氣度不凡,相處過後更是喜歡,
所以她權衡一番後,決定嫁了!可是成親日他要她換上不男不女的衣裳,
還要求她在府中一半時間都要穿男裝,這……
是不是她對他瞭解不夠,敢情他是好“扮裝”這一味兒?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陸盛杏看著自家爹爹那種樣子,直有種掐死他的衝動,明明都一把年紀了,怎麼就沒點長進呢,那麼明顯的套子也會掉進去?

    “娘。”陸大禮跪在明亮的青磚地上,囁嚅著跟陸老太太求情,“兒子錯也錯了,好歹錯得也不大,我們陸家又不缺一雙碗筷,就讓兒子收了她吧。”

    “收了她?這是你提的,還是她提的?”

    “自然是兒子提的,娟娥自知理虧,什麼也沒求。”

    陸老太太端起青瓷碗,對著茶湯輕輕吹了吹,啜了一口潤潤嗓子,這才回道:“是嗎?”

    見母親似乎不信,陸大禮急了,“娘,真的,娟娥她……她真的什麼都沒求,是兒子對不起她。”

    陸老太太放下青瓷碗,忍不住在心裡暗歎一口氣,沒用!

    她嫁進陸家時,婆婆身體已經不大好,於是她少年媳婦掌家,後來歷經丈夫早亡的打擊,更是練就一身喜怒不形於色的本事,眼見大兒子跟借住的親戚私底下好上了,雖然她心中氣極,臉上卻是平靜無波。

    相較之下,陸二禮比較懂事,也不若大哥那樣沒眼色,母親雖然看起來沒有不高興,但心裡肯定是生氣的,陸家是母親當家,他才沒傻到要替那沒用的大哥求情。

    二房太太趙氏跟幾個姨娘皆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等著看熱鬧。

    至於大房的幾個姨娘自然是要多傻眼就有多傻眼。

    上個月大太太李氏上玉佛山去吃十年一次的“三月齋”,是祈福,但也是苦差,說簡單點,就是困在山上吃素念經三個月,原本陸老太太自己想去給全家祈求平安,但被李氏勸退了,說山上太冷,婆婆年紀大了還是待在家裡養身子,她這個大媳婦去就好。

    陸老太太自然覺得這媳婦窩心,李氏雖然不夠伶俐,但孝順這一點真沒話說,放眼她來往的幾戶人家,老太太們都想去參與這十年一次的佛法盛典,只有她的大媳婦願意替她上山去吃三月齋。

    孝順的大媳婦為了全家半出家三個月,可是大兒子卻在這時候惹出大事,即便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她也沒辦法不生氣。

    遂心院的花廳上,另一個火冒三丈的就是大房嫡女陸盛杏了。

    她是知道自家爹爹不靠譜,但沒想到會這麼離譜,那個李娟娥是誰,是她的族姨,母親的族妹!

    李娟娥在七、八年前嫁給秦家四爺當貴妾,秦四爺夏天病逝後,秦四太太把無子姨娘都休了,其中包括李娟娥。

    她的父兄已經搬到江南,她原本只想在陸家暫住一陣子,等哥哥派人來接,卻沒想到病倒了,後來身子養好了,天氣又轉冷,大雪難行,等李氏年後上玉佛山,她不知怎地就跟自家爹爹搞出事兒來,自家爹爹還想收她當姨娘。

    自家爹爹大抵是覺得此事不好說,刻意選在早上大家向祖母問安的時候,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說要收李家族妹為妾。

    陸盛杏完全知道父親是怎麼想的,除了她娘,大夥兒都在呢,祖母一定不想讓孫子輩的見長輩笑話,勢必會答應。

    但她也完全知道祖母是怎麼想的,門兒都沒有!

    陸大禮急得一頭汗,“娘,兒子是真心喜歡娟娥的,她讀的書多,兒子跟她能說話。”

    此話一出,大房幾個姨娘的臉色都不好看,丈夫這話是在嫌棄她們沒讀書嗎?

    “而且……”陸大禮一咬牙,“娟娥她有了。”

    陸老太太依然不疾不徐,“哦?”

    “娘,娟娥有了,兒子這年紀,就盛杏跟勝崎兩個孩子,勝崎還是好不容易才生出來的兒子,二弟的兒子勝順都差不多可以說親了,勝崎才剛剛過啟蒙,大房人丁實在太少,娟娥肯定旺夫……”

    陸盛杏實在聽不下去了,忍不住打斷道:“祝嬤嬤,你帶著勝崎直接去淩先生那裡,譚嬤嬤,帶大少爺、二少爺跟幾個小姐也過去。”

    生下陸勝崎的佩姨娘滿臉感激,二房太太趙氏跟幾個有子姨娘也巴不得有這麼一句吩咐,大房老爺真是不象話,孩子都在呢,居然連房事都要說起來,誰想聽呐!

    奶娘們很快地把少爺和小姐帶了出去。

    陸盛杏卻是不用,因為她不僅是大房嫡女,還是下堂妻,倒是不用避著。

    她是隔代指腹,陸家老太爺跟一位姓蘇的京生年輕時說好要當兒女親家,沒想到陸老太爺只生了兩兒子,蘇姓京生生了四個兒子,這婚事自然不成。

    後來他們又說了,兩家長子的第一個孩子若是一男一女便讓他們成親。

    如此,陸家一路為商,而蘇姓京生自己雖然沒能再上一步,兒子卻是一舉過了拔萃科,而且靠著娶到福泰郡主,一路官運亨通,扶搖直上。

    福泰郡主的第一胎是兒子,取名蘇榭,陸家大房太太李氏生的是女兒,取名陸盛杏,按照兩家老太爺當年的約定,蘇榭得取陸盛杏為妻。

    但陸家不是沒腦袋,當年是大富商與窮京生之約,能約得起,誰知道三代後變化這麼大,一個商人女兒怎麼嫁給福泰郡主的兒子?而且蘇榭不但出身好,自己也爭氣,年僅十六就過了書雋科,登殿不過早晚。

    於是陸家很自主的派人去蘇家問了意思,如果蘇家願意,那陸家當然願意,但如果蘇家覺得不好,陸家也覺得沒關係。

    蘇家這下子可愣了,心想著這陸家好奸詐啊,居然把這燙手山芋扔到他們這邊。

    不娶,是言而無信,為人為官若是言而無信,何以對人?

    娶了,那真是太太太太委屈自家的孩子,蘇榭前途大好,應該要娶個門戶相當的千金貴女,娶個商人的女兒?對官運沒幫助不說,還很丟臉。

    就在猶豫之間,蘇老太爺拍板,娶!

    陸家把問題丟給蘇家,卻不把當年的婚書一併退回,意思很清楚,是希望蘇家回憶一下,當年這三代指腹,可是蘇家自己提出來的,陸老太爺更是看在這分兒上,資助了窮困的蘇家不少銀子。

    於是雙方行禮如儀,陸盛杏十五歲那年,八人大轎,十裡紅妝,風風光光嫁入福泰郡主府,成為蘇科士的正妻,但……也只有這樣了。

    蘇榭不喜歡她,洞房花燭夜和衣背對她裝睡一整晚;隔日新婦要奉茶,福泰郡主那裡遣人來交代免了;後來蘇榭說要準備考試,搬到書房去住;三年後她因為無子被休了。

    當了三年的正房太太,她卻連丈夫的正臉都沒看過。

    當初陸老太太頗為猶豫,後來禁不起兩個兒子連番說服,說陸盛杏嫁入郡主府肯定能對陸家有幫助,幾個弟弟將來靠她疏通,捐官不算難事,陸家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也是陸老太太自己糊塗了,明明知道門戶差距過大,卻以為憑著孫女的伶俐以及美貌,肯定能得到蘇科士的歡心,等生下兒子,一切都好說,卻沒想到她入門三年,只看過丈夫的背影一次。

    基於補償心態,陸盛杏回家後,陸老太太十分寵讓她,這也就是她之所以能在遂心院花廳打斷父親說話的原因。

    陸大禮還在苦苦哀求,“娘,您就答應吧,好歹是我的骨肉,總該給個交代。”

    陸老太太陷入沉思。

    爬床是規矩不好,但若有了孩子卻另當別論,大房的血脈確實少,需要添添喜氣。

    陸盛杏眼見祖母猶豫,連忙出聲,“祖母,孫女覺得此事不妥。”

    “哦,你倒是說說。”

    “母親愛憐我是下堂妻,才會答應暫時收留一樣被休出的族妹,可這族妹卻沒有半點感激,不但爬了姊夫的床,連孩子都有了,只怕母親還沒上玉佛山,她就已經和父親暗渡陳倉,這樣的女人要成為自己院子的姨娘,我覺得母親可憐,孫女不希望做了善事的母親要遭這種罪。”

    陸大禮急道:“丫頭你……你、你怎麼這麼說呢?她好歹是你的族姨。”

    陸盛杏不理他,仍舊定定的看著祖母,“祖母,無規矩不成方圓,家裡的丫頭要是沒經過主母允許爬了床,那可是要打得不能下床就往外扔的,若是這樣抬了姨娘,我只怕以後弟弟房中的大丫頭都不安分了,個個想爬床,勝順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要是大丫頭勾引勾引,沒喝藥就伺候了,等到有孕可怎麼辦?難不成還正妻入門前就有庶子女嗎?這話要是傳了出去,哪戶好人家肯把女兒嫁過來?妹妹們只怕也難說到好親事,總而言之,都是家中規矩不好。”

    話才說完,二太太趙氏便跪了下來,意思再明顯不過。

    她膝下有勝順以及盛菊、盛桃兩個女兒,另外有庶子勝赫、庶女盛梅。勝順和盛梅正在說親,盛菊也差不多要開始準備了,要是大伯真娶了來投靠的妻妹,外頭的人知道了,勝順是說不上好姑娘的,盛梅、盛菊也只能說進次一等的人家,女人難做,將來有點什麼都會被嫌家風不嚴。

    至於大姑娘卻是不同,雖是下堂妻,但京城誰說起陸盛杏不同情三分,都說蘇家沒良心,當年靠著陸老太爺的幫助,才過得上有僕人的生活,能專心考試,卻是如此對待他的孫女,沒把她當成蘇家人看,饒是如此,陸氏卻是鬧也沒鬧過,被休也不埋怨,足見婦德。

    二房幾個姨娘也都跟著一起跪了,連帶大房唯一有生兒子的佩姨娘更是跪得超大聲。她是李氏的陪房,跟李氏既是小姐丫頭,也是太太姨娘,感情非比尋常,且李氏對他們母子一向寬厚,李家族小姐手段這樣低俗,要是真嫁進來,還不知道會出什麼麼蛾子。

    陸大禮見氣氛不是很好,慌了,開始口不擇言,“娘,萬一娟娥肚子裡是個帶把的那要怎麼辦?難不成讓他這輩子抬不起頭,見不得人嗎?我都這年紀了,好不容易才有了第二個兒子啊。”

    陸二禮聽到這裡真是忍不住了,“大哥怎麼知道是兒子,萬一是女兒,這姨娘可不是白抬了?”見妻子使了個眼色,他又道:“娘,兒子覺得盛杏說的對,大嫂是好心,怎知道那李氏狼心狗肺爬了姊夫的床,還連孩子都有了,這得偷偷來往多久啊,怕先前的病是裝的,只為了繼續賴住,對於這種女子,大哥不趕走,還想給名分,要是傳出去,誰敢把女兒嫁過來?難道您不想看著勝順說上一門好親事,娶進一個好姑娘,讓您抱抱曾孫嗎?”

    陸老太太一聽到曾孫這兩個字,臉上終於有了些許表情。

    丈夫雖然有才能,卻早逝,兩個兒子都沒用,她一個女人實在撐得很辛苦,所幸勝順出息,前些年雖然惹出大事,但好歹知錯能改,現在已經回歸正途,做事情也有幾分丈夫當年的手段,她總想著給勝順取一門好媳婦,等生下兒子,就把田租之事讓他掌理,自己含飴弄曾孫,過上逍遙日子。

    “祖母。”陸盛杏往前一步道:“這李娟娥如此沒規矩,不宜留在府內,免得妹妹們的名聲白白被敗壞。”

    陸大禮正煩惱,聽到女兒如此說,更生氣了,“你怎麼能這樣說你族姨,她好歹是你長輩。”

    陸盛杏笑了出來,“我可沒這麼不要臉面的長輩。”

    “你你你……”陸大禮你了半天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能轉頭用哀求的眼神看著老母親。

    “祖母,孫女想到一個辦法,讓管家去外頭找間宅子,兩丫頭、一婆子,伺候那李娟娥待產,無論男女,都讓她自己選擇,可以自己撫養,也可以帶回府中交給母親教養,至於這段期間,爹爹喜歡可以住那兒,或者兩頭跑都沒問題,把她當外室,就不會影響弟弟妹妹們說親了,畢竟勝順是家中大少爺,他的婚事可不能出一點錯。”

    半晌都沒說話的陸老太太一拍鳳凰花雕扶手,“好,就這麼決定。”

    陸盛杏回到自己居住的渥丹院,只覺得了卻一件心事,十分愉快。

    舜英替她除下披風,笑道:“小姐今日在老太太那裡真威風,婢子們看得可痛快了。”

    陸盛杏得意一笑,“是吧。”

    陸大老爺雖然腦子裝水,但畢竟是主人家,舜英也不好多置喙,她替陸盛杏收好披風,又端上管家送來的太平猴魁。

    陸盛杏端過茶盞,茶色清,香味濃,一聞就知道是茶中上品,一喝果然,苦中帶甘,香氣絕頂,心想祖母可真疼自己,這麼好的茶都送過來渥丹院,勝順那裡的茶都未必有這麼好。

    甯嬤嬤給她端上荷花酥,笑道:“今日多虧小姐,要是讓那種女人進門了,只怕鎮日雞飛狗跳,真不知道大老爺在想什麼。”

    不像那幾個大丫頭一樣有顧忌,甯嬤嬤是陸大禮的奶娘,自然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何況又是大實話,沒人敢說她不是。

    陸盛杏拿起層層迭迭的荷花酥,一口咬掉半朵,“就仗著讀過幾本書唄。”

    “小姐的方法雖然好,不過萬一她真生了兒子,把孩子送回陸家,借機糾纏怎麼辦?當初李家想讓她嫁給平民當正妻,她偏偏要到秦家當四爺的貴妾,足見貪慕富貴,這回好不容易又撈到大老爺這條傻魚,恐怕沒那麼容易罷手。”

    “甯嬤嬤安吧,那李氏不過裝孕而已,就爹那麼好騙。”

    甯嬤嬤連忙走到門口,左看右看後把門關了起來,回到陸盛杏身旁,低聲問道:“裝孕?她買通客房的下人了?”

    “那可不,她一進來我就讓佩姨娘盯著她。”陸盛杏把剩下的半朵荷花酥吃掉,用帕子擦了擦手,“連跟她串通的大夫跟嬤嬤我都知道了。”

    甯嬤嬤笑道:“小姐可真聰明。”

    不是聰明,是—她知道。

    她就是知道。

    花廳上的眾人沒人說話,在父親的苦苦哀求下,祖母會看在大房子嗣單薄以及李娟娥有孕的分上,同意把她抬作姨娘。

    母親對姨娘一向寬厚,加上和李娟娥是親族關係,常常讓她到一進的廂房中吃正妻才能吃的菜。

    約莫過了三個多月,一日黃昏時分,李娟娥突然腹痛如絞,請了大夫開了藥,還是沒保住,父親震怒,開堂大審,李娟娥起初裝得唯唯諾諾,後來在父親一再保證下,才說在母親房中吃了東西,語末又補了一句“可是我相信太太不會害我”,父親覺得她真傻,怎麼這樣善良,李娟娥後來被父親“說服”,終於相信是母親要害她,哭訴著要公道。

    母親百口莫辯,從此這個善良的主母成了狠毒婦人,被送到鄉下反省了一年。

    由於李娟娥受了委屈,父親對她更加呵護,百般寵愛,等她生下勝陶,父親力排眾議讓她成為貴妾。

    來年,春暖花開,陸家的桃花開得很美,李娟娥請侄女李媚兒來賞花,李媚兒不知道使了什麼手法,竟然讓勝順闖入她的房間,於是李家吵著要交代,勝順一直說是福伯傳話,告訴他大伯父在客房等他,讓他直接進門就好,所以他才會在日落時分直接進入客院廂房,但福伯卻說他從沒講過這樣的話。

    勝順的妻子再不願意,也只能喝了李媚兒的茶,讓她成為姨娘……

    這些陸盛杏都知道,因為都發生過。

    她是陸盛杏,但又不是原本那個陸盛杏,她活過,死過,再世為人。

    由於吃過了苦頭,所以今生她學乖了。

    前生,她在福泰郡主府上百般討好,卻是什麼用都沒有,被笑話了三年,所以今生她什麼都沒做,好笑的是因為這樣懂事,她被休的那日還得到一大筆銀子,蘇榭甚至讓人傳話,以後若有需要,且不違反大黎朝律法,可以找他幫忙。

    她不知道該有什麼樣的情緒,未曾謀面的夫君第一次對她表示出善意,居然是在休妻的時候。

    而後跟記憶中一樣,她回到府裡才一個月,李娟娥便上門投靠,隔不到半年,李娟娥便號稱有孕,只是這一次沒有人可以誣賴她娘給人下藥,讓她娘受委屈。

    上輩子,她娘被送往鄉下住了一年,因為不習慣又心裡委屈,沒多久就病倒了,從此留下了病根,就算回到了京城也養不好。

    那日她跟母親原本在說話,後來母親睡著了,她坐在床邊想事情,卻沒想到頭上珠釵的珍珠突然落下,滾進床底下,母親的房間一向乾淨,加之她從小頑皮,便自己爬進去撿,就在這時候李娟娥進來了,大概實在太得意,又沒想過床底下有人,於是自己講了起來。

    “姊姊,你命真好,明明咱倆是同一個祖父,怎麼你的父親就這麼本事,把財產翻了幾番,而我的父親就這樣沒出息,一日三頓都困難,同樣姓李,你能嫁入大戶人家當正妻,我卻只能當妾。

    “不過現在都不要緊了,你快死了,而正妻之位會是我的,大老爺這麼喜歡我,我又生了兒子,老爺肯定會把我扶為正妻,命好不如自己爭氣,我就挺爭氣的是不是?用一個沒存在過的孩子逼得你到鄉下莊子反省,再買通僕婦下藥讓你體虛,等我成為填房正室,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你女兒嫁出去。”

    李娟娥輕笑一聲,掩不住的得意。

    “姊姊啊,我還真服了你,這種被休的女兒也留在家裡養,聽說趕車的老於始終討不到老婆,我就把盛杏許給他當妻子,你說好不好?省得她意見這麼多,簡直麻煩,我啊,看到麻煩不去除就全身難過,哎,大老爺午睡快醒了,他是不把你放在眼裡,但對我可寶貝得要命,我得去陪著,不然他醒來看不到我會不高興,我就不陪姊姊了,姊姊啊,你就好心點,快點死吧,別讓我等太久啊。”

    等李娟娥離開後,陸盛杏從床底下爬了出來,氣得全身發顫,久久不能言語。

    她是被休了,但也知道是門戶問題,她倒真沒想過人心可以這樣險惡,母親明明對李娟娥很好,滑胎之事也只以為是不湊巧,母親就是運氣不好,沒想過是李娟娥有心陷害,更荒謬的是,老天好像在幫李娟娥一樣。

    她急著去遂心院要向祖母告狀,祖母院中的嬤嬤卻說祖母下午受了點風寒,現在頭正疼,要她先別打擾,隔日便聽說祖母發起高熱,接下來持續了幾天都不見好轉,父親說趁著天晴要全家去玉佛山給祖母祈福,她上了馬車,馬車裡原本還有陸盛菊,後來趙氏人不舒服,陸盛菊便去母親坐的馬車上給松松肩膀,偌大的馬車裡就剩下她一人,馬車一路往前,一路往前,一路往前……沒再停下來。

    駕車的是老於,他說自己迷路了,於是他們在外面待了一天一夜,直到陸家的人來找。

    祖母知道後抱著她哭泣,祖母相信她,但沒有用,女人實在太艱難了,事實上她就是跟老於孤男寡女的在外面過了一夜,這跟小私奔也差不多,為了陸家名聲,她只能嫁給老於,若留這樣一個姑娘在家,弟弟妹妹都不用說親了。

    陸盛杏同意嫁,條件是不能讓臥床的母親知道,但是不用想也知道,還是有人把話傳了過去,母親激怒交加,臨嫁前讓她逃,她還擔心著弟弟妹妹的婚事,母親卻是一陣苦笑。

    “不用擔心,你走了,他們自然會安排,此後人人都知道陸盛杏自盡,耽誤弟妹這種話也只能騙騙你這個傻丫頭。”

    陸盛杏聽了母親的話,真的逃了。

    她逃到一個小村落,說自己是被趕出婆家的克夫寡婦,在小村莊過起深居簡出的日子。

    一年多後,在裡正的媒合下,收養了一個農家養不起的兒子,兩歲多的小孩子很可愛,她也盡心盡力撫養,讓他學習讀書寫字,等他十六歲說親,她原以為自己可以過上含飴弄孫的好日子,卻沒想到那孩子狼心狗肺,把她的銀子首飾什麼的搜刮一空後跑了,媳婦一見丈夫不在,收拾了東西就回娘家,把她一個人扔在那裡。

    當下她整個人都傻住了,她從小養大的孩子啊,居然這樣對她?!

    她也沒別的生活本事,剛開始還能勉強靠著繡活支撐,後來染上風寒,咳得什麼也做不了,藥也買不起,都不知道自己活著到底為什麼。

    陸勝崎找到她的時候,她已經是貧病交迫的狀態,躺在床上數日,米粒未進,屋頂破了也沒修,雪花從破口處一直落下,屋子冷得跟冰窖一樣,她卻連起身添柴的力氣都沒有,始終在想自己到底哪裡做錯了,怎麼會走到今天這地步?

    陸勝崎說,爹後來發現李娟娥幹的好事,直接把她扔往鄉下莊子幹活,這十幾年來花了好多銀子一直在找她這個女兒。

    陸勝崎見從小矜貴的姊姊變得如此落魄骯髒,內心難過,但想起找到人總算是喜事,於是打起精神,“姊姊,我們回家吧。”

    陸盛杏虛弱的點點頭。

    “我已經成親了,現在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你要是看到他們肯定會喜歡,爹的頭髮都白了,見到人可不要不認得,他這幾年老叨念著你,還說萬一哪日自己先走,讓我也得繼續找。”

    聽弟弟絮絮叨叨的,她想到他小時候若是挨了淩先生戒尺,肯定會跑來跟她哭訴,說淩先生是夜叉云云。

    想到這裡,她忍不住想笑,卻完全沒有力氣。

    陸盛杏覺得自己的命運真的很荒謬,她明明是陸家的大小姐,福泰郡主的嫡長媳,現在卻淪落到躺在小破屋中奄奄一息。

    她頓覺累得不行,耳邊聽著弟弟的叨念,慢慢閉上了眼睛……

    卻沒想到一醒來,她回到了出嫁前一天,她在美人榻上小寐,四歲的小勝崎下了學堂回到家,便沖來她的院子,一看到她就抱怨道—

    “姊姊,姊姊,你聽我說,淩先生真是太不講理了,今天才剛剛上完《詩經》中的幾篇,居然讓我背出來才能走,我背得慢了,還挨了兩下。”

    看著陸勝崎氣得鼓鼓的小臉,陸盛杏一度以為前生只是場夢,是她要出嫁太不安了,才會作那麼稀奇古怪的夢。

    她笑著安慰弟弟幾句,但總覺得心神不寧,後來她帶著弟弟到了母親的春和院,見到母親的瞬間,她的眼淚便奪眶而出,真的是娘!那個寵她愛她的娘!她情緒激動,心裡痛到不行。

    她這樣的反應可把母親嚇了一跳,母親把她摟在懷裡安慰了一番,說福泰郡主年年都佈施濟粥,肯定是好心婆婆,讓她別擔心。

    隔日拜別父母,那過程更是似曾相識,好像經歷過一樣,陸盛杏心不在焉的上了花轎,聽著吹吹打打的喜樂聲,內心卻更加明白,拿蘋果,過盆,踩瓦,拜天地,那些都是真的,所以她想母親時心很痛,摸到手腕時卻覺得皮膚冰涼,她連花轎在中途會被耽擱一會兒都知道。

    怎麼會這樣?

    陸盛杏突然想起年幼時跟祖母去玉佛山拜拜,她早就忘了當時抽中的簽號,只記得自己從那放滿簽詩的簽格中抽出一張,拿去解簽時,卻難倒那位老和尚了,他說沒見過這簽,後來他讓她等等,約莫一盞茶時分,一個更老的和尚拿著那張粉紅色的簽詩出來,她這才看到自己抽了一張凶吉簽。

    她只看過凶簽、吉簽,什麼是凶吉簽?

    老和尚摸摸她的頭,一臉慈愛的解釋這叫作雙命簽,代表否極泰來,是好簽,但得忘盡前塵,才能大吉好命。

    陸盛杏頓時豁然開朗,所以她是真的重生了,結束了貧病交迫的前生,迎接大喜之日重來的今世。

    上輩子,她自覺是千金小姐,又承襲了母親的美貌,總聽著祖母說“蘇科士看到你肯定心就軟了”,於是她各種汲汲營營,就是想讓蘇榭喜歡她,結果三年努力只換來他的不屑。

    所以這一次她不這麼做了,她心中明白,福泰郡主看不起她,蘇榭也看不起她,不是名門貴女,她的容姿性情一點意義也沒有,她便安安靜靜當她的蘇夫人,新婚之夜也不用等了,反正他進門倒床就面朝牆壁睡,等人這麼累,不如自己先休息。

    這樣的日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到頭,幸好蘇家三代科考,藏書十分豐富,於是她開始讓舜英去書庫取書,慢慢的倒也有了點興趣,有本書中甚至還夾了一張京城的地圖,她才知道原來京城這樣大,其中她最愛看的便是《商經》,一百多本她都看完了,有幾本甚至多次複讀。

    她知道自己會被休,她打算回陸家後把嫁妝換成現銀,開始做生意。

    陸家是很不錯,但那些田產不會分給她,從前生的教訓她知道,如果就那些固定銀子,實在太不保險了,要是哪日遇到個沒良心的,心血就付之一炬,若當初她把銀子拿去買鋪子,每個月收租金,後來也不會因為錢財被養子拿走而貧病交迫。

    她至今都記得,前世十二月的天,她躺在破屋裡,飄進來的雪花落在臉上,冰涼徹骨……

    既然上天給了她第二次機會,她便要活得精彩,她要像《商經》裡描述的那幾個成功的女商人一樣,當然更重要的是,她要保護家人。

    她無力阻止李娟娥住進來,因為當時李娟娥模樣淒慘,這種情況若不收留,反而顯得母親狠心無良,但她可以阻止李娟娥成為妾室,只要她搬出去,正妻陷害妾室一事便不會發生,母親不會被打發到鄉下莊子,不會生病,也不會在聽到她要被嫁給老于時急火攻心,沒多久就去了。

    她會趨吉避凶,但不打算報仇,重生在大喜前一日,她的憤怒與怨恨在福泰郡主府裡已經磨平了,那三年她想了很多,慢慢地從驚慌、憤怒沉澱下來,剛開始她必須一直說服自己,陸盛杏,你好不容易有第二次機會,要好好活著,不要浪費,上天如此垂憐,就不應該用來哭,要多笑。

    後來慢慢的,她發現自己真的可以笑出來,而且是很真心的笑,一點也不勉強,她記得那些人那些事,但不再把他們當成最重要的,因為老和尚跟她說過“得忘盡前塵,才能大吉好命”,既然自己如他所說的重生了,那麼就如他所說忘記前塵,開始預知的今生。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十隻香蕉 簡薰

    寫的時候沒注意,順稿時才發現我把“十指相交”寫成了“十隻香蕉”,笑得東倒西歪。

    我寫稿子不太會一直回頭看,反正就是一直寫寫寫,所有的錯字、筆誤,設定矛盾都是最後一起修整,也為了讓腦子淨空,完稿之後一定會停好幾天,才開始著手順稿,然後會發現很多類似十隻香蕉的錯誤……

    當然,卡稿的時候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卡稿真的很難形容,卡住了,“覺得”哪裡怪怪的,但又說不上哪裡不好,那一兩千字得看好多遍,不停的修,不停的調整,這種時候刪除重寫是沒用的,就很像武俠小說中的練功,就是有個關卡必須通過,才能大功告成,卡稿也類似,砍掉重練沒有用,得跟那一兩千字磨到獲得最後的勝利。

    這兩年都在寫古裝稿,已經很習慣讓主角們生活在古代了,但我自己寫的時候,偶而還是會不適應,例如在古代很理所當然的男尊女卑,或者提出七出(吼),這些在古代小說的天經地義,都跟我的內心有某種程度的抵觸,不過小說畢竟是小說,還是希望盡可能貼近那樣的氛圍,所以在這裡小小的說明一下。

    最後,希望大家喜歡這本小說,我們下本書再見啦!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TOP

nice

TOP

Thanks

TOP

謝謝
晨安

TOP

謝謝

TOP

3q

TOP

谢谢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