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婚不當初》[花嫁之一]


出版日期:2015-12-10

戀愛男人,被女人的嬌氣弄得團團轉,可憐兮兮;
熱戀女人,被男人的寵愛捧成了寶貝,傻得天真。

五年前,她未婚懷孕,他爽快的說要娶她,
她才發現這男人肯結婚不過是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愛不愛,根本不是重點。可她愛他,她不想被他將就,
既然他不愛,她為什麼不放他一馬,反正她也沒多想嫁他,
為此,她二話不說的逃了。誰知躲了五年,
黃雅雅以為自己跟孟西別說有交情,應該說是八竿子打不著了才是,
可卻倒霉的被這男人發現,她當年不但逃婚,還帶球逃了。
現在兒子五歲了,提供精子的孟西來討債了,兒子他要了,
兒子的媽,他也沒想放過,不想結婚是嗎?沒關系,那就同居。
一旦被他拐進他家,他的場子他說了算,肯定把這五年來的帳,
一筆一筆,趁著夜深人靜時,慢慢地在床上討回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黃雅雅低著頭,看著自己腳上毛茸茸的室內拖鞋,小手緊張得扭呀扭,一雙水當當的大眼楮不時地瞄向坐在書桌前的男人。

    孟西輕輕一嘆,緩緩地開口,「黃雅雅小姐,在十分鐘之內你看了我不下十次,請問我臉上開花了嗎。」

    黃雅雅瞬間紅了臉,支吾地說︰「呃,沒有,我、我有事情跟你說。」

    孟西嘴角噙著笑,「嗯,什麼事情?」她一副明擺著有事要說的模樣,他眼楮又不瞎,看得一清二楚,看她扭捏太久,實在不得不開口問一問,不然等到明天早上她也許都不會主動開口。

    黃雅雅抿了一下唇,緊張地端起一旁的奶茶喝了一口,溫潤的絲滑口感順著喉嚨而下,緩和了她浮躁的心情,「那個……我們交往也有一段時間了。」黃雅雅的臉如隻果般紅透迷人,櫻桃小嘴張張合合,「然後,你有沒有想過要……」

    她說不出口!黃雅雅真不知道要如何跟孟西說想要結婚的事情,盡管他們從認識開始,交往到現在也有半年了,感情一直很穩定。

    「你想結婚?」孟西神色不變地問。

    「不,我……」黃雅雅不是要逼婚,只是意外來得太突然了,她兩手捂著眼楮,看也不敢看他,深吸一口氣,快速低低地說︰「我、我懷孕了。」

    本來儒雅笑著的孟西詫異地看著她,「你懷孕了?」

    黃雅雅放下手,眼楮仍舊不敢看他,小腦袋如小雞啄米地點了點,之後又保持著低頭的動作。

    孟西緩緩地回過神,看著她那副偷吃禁果,羞愧難當的模樣,心口微軟,起身走向她,伸手起她的小腦袋,對上她紅紅的水眸,「嗯,那我們結婚吧。」

    她一愣,隨即臉上閃過一抹欣喜的神色,喜上眉梢地彎了眼,「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五年後。

    黃雅雅六點鐘就起床了,洗漱完之後,開始做早飯以及中午的便當,她的聲音很輕,生怕吵到還在熟睡的黃愷。

    忙碌了一個小時之後,她走到黃愷房間門口,輕聲地走了進去,「黃小愷,要起床了,不要再睡覺羅。」她溫柔地趴在床邊,喊黃愷起床,「再不起來就要遲到了,到時候羞羞臉哦。」

    黃愷睜開惺忪的眼楮,嬌嫩嫩地喊了一聲︰「媽咪。」

    黃雅雅的心都快要軟了,「嗯,黃小愷,不許撒嬌,快點起來!」她扭過頭,不去看黃愷那副可愛的模樣,免得自己心軟。將旁邊的衣服拉了過來,她手把手地替黃愷換上衣服。

    「媽咪,我可不可以不去幼稚園?好無聊。」黃愷嘟著嘴說。

    「不行,什麼年紀就做什麼年紀該做的事情。」黃雅雅發現黃愷真的很聰明,比同年齡的小孩都聰明很多,她甚至故意教他一些國小才會學到的知識給他,他都能理解、運用,真的很聰慧。

    如果不是跟著她的話,他有可能會更好地被教育,想到那個人,黃雅雅快速地抹去腦海中任何關於那個人的記憶,只是她頭一低,又看到了黃愷的小臉,心中一嘆,黃愷跟那個人如出一轍,她想忘記真的太難了。

    黃愷說不過黃雅雅,只好听話地穿戴整齊,自己去浴室刷牙、洗臉,等他出來的時候,黃雅雅已經將早飯擺在桌上,朝他招手。他走過去,自己坐在椅子上,伸手端著牛奶杯啾啾地喝著。喝到一半,「媽咪,這個周末是不是可以去舅舅那里玩?」黃愷眼楮亮亮地說。

    黃愷這個年紀正好是崇拜男生的時候,黃雅雅沒有辦法給他一個爸爸,黃愷也沒有抱怨,好似不覺得自己少了一個爸爸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但他很喜歡黃雅雅的哥哥黃靖,非常愛黏著黃靖玩。

    黃雅雅輕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對啦。」

    「哇!舅舅上次說要帶我去踢足球。」黃愷高興地說。

    黃雅雅的心頭一陣陣地揪痛,黃愷太懂事,知道她要工作養家,從來不會吵她,更不會纏著她無理取鬧。她溫溫一笑,「嗯嗯,所以這個星期你要好好表現哦,這樣舅舅听了覺得你好棒,就會帶你去踢足球,不然我就跟他打小龔告。」

    黃愷黑了臉,「媽咪,你不要臉,這麼大的人了還打小龔告。」

    黃雅雅挑挑眉,得意地說︰「我的臉皮很厚哦,不要一層臉皮也沒關系啦。」

    黃愷輕哼一聲,低頭吃煎蛋,黃雅雅溫柔地看著他。等他們吃完飯,她將一份小點的便當放在黃愷的包包里,「里面的蔬菜也要吃光光哦,不準偷偷扔掉或者給別人吃,光吃肉是長不高的。」

    黃愷和那人一樣都很愛吃肉,無肉不歡,黃雅雅猛地一甩頭,今天是怎麼了,老想到那個人,真是郁悶。

    「知道了。」黃愷嘟著嘴,一臉的不甘願。

    黃愷的幼稚園就在他們的公寓附近,步行十分鐘就到了,穿好鞋子,帶上東西,他們便出門了。黃雅雅一邊牽著黃愷的手,一邊跟他說話,「在幼稚園里要乖,如果有事情就打電話給媽咪,知道嗎?」

    「媽咪,你不要每天重復一樣的話啦。」黃愷無語地瞪她。

    「是、是。」黃雅雅笑了,她居然被自己的兒子嫌棄了。

    黃雅雅親自送黃愷進了幼稚園,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大門後,她才快速地往捷運站走,當初租房子的時候,她特意選這里是因為離黃愷的幼稚園很近,但這里離她工作的地方有點遠。她低頭看了一下手表,已經八點了,她八點四十五要打卡,如果路上沒意外,她不會遲到。

    半個小時之後,黃雅雅準時進了公司,她舒了一口氣,坐在位置上。

    她讀大學時學的專業是會計,畢業之後便進現在工作的外貿服裝公司做會計,平日倒是輕松,就是月末、年中、年底的時候,她就忙瘋了。

    一杯熱熱的玫瑰花茶放在她前面,她頭,感激地一笑,「謝謝你,小玲。」

    小玲搖搖頭,「看你每天這麼趕,我都看得無奈了,其實公司干嘛要定在八點四十五打卡呢,九點也好,你也不用這麼累,嗯,果然資本家都是吸血鬼。」

    黃雅雅笑著喝了一口燙燙的玫瑰花茶,滿足地說︰「其實也就差十五分鐘,沒差多少啦。」

    「屁!」小玲不文雅地說︰「十五分鐘可以做很多事情好不好。」

    「比如再窩在床上一會?」黃雅雅笑道︰「冬天起床最討厭了,不想離開暖和的被窩,不過沒有辦法嘛,要賺錢。」

    「你現在還每天六點起床?」小玲心疼地說︰「你呀,黑眼圈都可以跟熊貓媲美了。」

    「啊,你說到這個,我得記下,哪天有空要帶小愷去動物園玩。」黃雅雅怕自己忘記,連忙找出便利貼,在上面記下這件事情。

    小玲笑著搖頭,「你啊,就是有子萬事足。說實話,你要不要再找一個?」

    黃雅雅的筆尖一歪,一個字寫歪了,她愣怔了一下,看著歪掉的字。小玲在她耳邊輕聲地說︰「你如果想的話,我可以幫忙介紹哦,現在二婚的人還滿多的,有些單身男生也不會介意對方有小孩哦。」

    黃雅雅將歪掉的字快速地劃掉,飛快地說︰「不了,男人是個大麻煩。」

    小玲同情地看了她一眼,拍拍她的肩膀,「我回去工作了。」

    黃雅雅不想再找一個男人,她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再結婚,現在這樣很好,做單親媽媽累了一點,但她覺得很幸福。

    孟西坐在咖啡廳里喝著咖啡,安靜地等著某人。中午時分,路上的人比較多,一個一個都跑出來覓食,他的目光看著窗外,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掠過他的眼,他一愣,好像……好像她。

    孟西再眨眨眼,卻發現原來不是她,嘴角略微苦澀一笑,揉了揉發疼的額頭,一道低沉的聲音在他頭頂上響起,「在想什麼?」

    孟西頭,看到大哥孟北在他面前坐了下來,他搖搖頭,「沒什麼。」

    孟北喝了一口水,「給我一份商務套餐就好。」

    「嗯。」孟西向服務生要了兩份商務套餐。

    「今天怎麼突然想著約我出來吃飯?」孟北冷峻的眼直直地看著孟西,一手撐著下顎,好奇地問。

    「有件事要請大哥幫忙。」孟西抓了抓頭發,「我快被老媽煩死了,你把我調到海外分公司去吧。」

    孟北嗤笑一聲,「你恐婚嗎,都三十二歲的人了,還不想著結婚,你想干什麼?」

    孟西瞪了孟北一眼,「大哥,幫不幫?」

    「不幫。」孟北毫不猶豫地說︰「不要說媽了,連我也想要你結婚。」一頓,「你該不會還掛念著那一位黃小姐吧?」

    孟西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拳頭微微握緊,臉上青筋微浮,「不要跟我說她!」

    孟北挑眉,「看來她是你的心結啊。為什麼,因為她打掉小孩不想跟你結婚了嗎?」

    孟西喉嚨像是被人掐著一樣,他用力地深吸了幾口氣,惱怒地看著孟北,「大哥,你夠了。」

    孟北白了他一眼,「你才夠了,都五年過去了還想著這件事情,她是做得過分,可你一直記著她,到底是恨她還是對她余情未了?」

    「我怎麼可能。」孟西咬緊牙關,「當初說懷孕的是她,後來墮胎的也是她,答應跟我結婚又說不結婚,呵呵。」他冷笑幾聲,「被她耍得團團轉。」

    孟北摸著下巴,「自尊心作祟。」說完,孟北乾脆地不開口了,正好,服務生端著兩份套餐過來,他拿起筷子吃飯。

    孟西忽然一笑,「你說得對。」他低下頭,慢條斯理地吃飯。

    孟北淡淡地說︰「你大嫂懷孕了。」

    孟西點頭,「恭喜。」

    「等她生完這個小鬼頭,我就去結紮了,一個一個跟蘿卜似的生出來,就跟討債鬼一樣惹人厭。」孟北難以掩飾厭惡地說。

    孟西低低地說︰「大哥,你是專門來刺激我的嗎。」孟北已經結婚六年了,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加上現在孟北妻子肚中的那個,就是三個了。

    孟北冷冷地一笑,「反正我就是不喜歡小孩子。」

    孟西無奈地搖搖頭,「其實我也不喜歡小孩,只是我沒想到她會一聲不吭就去墮胎……該死,不說她了。」

    孟北看著煩躁的弟弟,冷酷地說︰「你給我去相親,好好跟人家交往,就絕對不會再想到她了。」

    孟西放下筷子,心煩意亂地說︰「我知道了。」

    孟北滿意地說︰「媽可以放心了。」

    孟西拿起一旁的咖啡一口喝光,輕哼一聲,「媽找你做說客,你收了什麼好處?」

    「媽答應幫我帶小孩。」孟北心滿意足地笑著。

    孟西瞪著他,「大嫂會同意?」

    「奶奶帶孫子,她不會拒絕的。」而且他也不會讓她有時間去想東想西。

    孟西無語地說︰「大哥,你的醋勁是不是太大了。」

    孟北優雅地吃著飯,輕聲說︰「我沒有吃醋。」他才沒有吃他家小孩的醋。

    孟西挑眉,右手在臉上比劃了一下,「那拜托你臉部表情收一收,太明顯了。」孟西真不知道為什麼他大哥會這麼搞笑,有必要跟自己小孩爭風吃醋嗎。

    孟北無聲地吃飯,等他弟弟哪天有這個煩惱的時候,就會明白這種感受了,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黃雅雅下班的時間比較晚,同幢樓的林太太是一個超級善良的人,正好林太太的兒子跟黃愷又是好夥伴,所以平時都會幫黃雅雅接黃愷回家。

    黃雅雅回到家的時候,黃愷正低著頭看書,這個年紀的男生很少能忍受得了寂寞安靜地看書。她笑著關上門,換了拖鞋,「黃小愷,我回來了喲。」

    「媽咪,我肚子餓了。」黃愷將書丟在一旁,走到黃雅雅的腳邊,小臉上一臉的委屈。

    黃雅雅知道黃愷的個性,他是一個特別不能忍受饑餓的小孩,一餓心情就會低落,這麼惡劣的個性就是從孟西那里遺傳而來的。

    她記得孟西有一回等她一起吃飯,她拖得太久了,結果弄得孟西生氣,直接咬了她一口,真的是咬進了肉里,牙印還留了好幾天才退去。

    她心疼地蹲下來,摸著黃愷的小臉,「媽咪不是買零食放在櫃子里了嗎,且冰箱里還有昨天買來的奶酪蛋糕,沒有吃嗎?」

    黃愷搖搖頭,「不想吃,我想吃抹茶蛋糕。」

    「不行。」黃雅雅皺眉,「黃小愷,挑嘴是一個壞習慣,你必須改掉。」

    黃愷默默地松開黃雅雅,小小的個子背過身,坐在了沙發上,孤寂的背影看得黃雅雅心頭酸疼。她用力地咬了一下唇,沒有說話地走到廚房開始做晚飯。

    黃愷郁悶地耍脾氣,等了很久都不見黃雅雅來哄他,他開始不安,偷偷地看著忙碌的黃雅雅,最終嘟著嘴重新拿起那本書繼續看。

    良久,一只溫暖的手輕柔地摸著他的頭,他眼楮閃亮地看向黃雅雅,「媽咪……」

    黃雅雅快速地做了一葷一素的菜加一道湯,見黃愷還在生悶氣,只好來哄他了,基本上黃愷是一個很好哄的孩子,她放柔聲音,「我們先吃飯,等一下我再帶你去買抹茶蛋糕吃。」

    「媽咪最好了。」黃愷笑咪咪地說。

    「肚子是不是很餓?」黃雅雅問。

    「餓,媽咪我好餓。」黃愷著急地站起來,拉著黃雅雅的手往餐桌前走,「快點吃,吃完我們去買抹茶蛋糕,不然去得晚了就買不到了。」

    到底是父子,天性相似,盡管是她養大的黃愷,黃愷的個性和愛好卻都像孟西,黃愷喜歡吃的都是孟西喜歡吃的。

    「慢慢吃,如果吃得噎到了,你不要哭鼻子。」黃雅雅不樂地說︰「要一口一口地慢慢吃,不準咬都沒咬就吞下去,會消化不良的。」

    「知道啦,媽咪。」黃愷笑呵呵地說。

    黃雅雅受不了他的招牌笑容,避開眼,安靜地吃飯。雖然黃雅雅強調要慢慢吃,可黃愷還是吃得比平時快,吃完之後就盯著黃雅雅看,弄得黃雅雅也只好加快速度吃完了,偏偏黃愷一點也不善解人意,「媽咪,你吃得好慢。」

    印象中孟西也曾這樣抱怨過她,她的筷子一頓,一時沒有了胃口,放下筷子,「媽咪飽了,不吃了,先陪你去買抹茶蛋糕,回來再接著洗碗。」

    「不要啦,媽咪,你要吃飽,不然會沒力氣的。」黃愷卻不動了,倔強地看著黃雅雅。

    說兒子沒心沒肺吧,可有時候又是一個暖心小天使,黃雅雅無奈地重新拿起筷子。黃雅雅吃完了飯,黃愷這才跳下椅子,人小鬼大地拿了錢包和鑰匙,拉著黃雅雅往外走。

    一路被黃愷拖著走進了蛋糕店,黃雅雅忍不住打趣他,「黃小愷,蛋糕沒有長腿,不會跑的喲。」

    「媽咪,你不懂啦,蛋糕沒長腿,可別人的腿比我長,會比我先買到啦。」

    一抹高大的身影站在蛋糕架前挑著他的晚餐,听到這一段話,他嘴角微翹,這個小男生真有意思。

    孟西的大掌伸手將抹茶蛋糕拿了起來,一只小小、白嫩嫩的手才伸過來,位置正好是那空了的抹茶蛋糕,孟西一愣,低頭,看到一雙黑晶的大眼,那雙眼楮里寫滿了懊惱。

    正想著,那小男生輕聲道︰「媽咪,你看啦,手長才是優勢。」

    到底是什麼樣的媽媽教出這麼搞笑的小孩?孟西柔和地一笑,將抹茶蛋糕遞到了那個小男生的面前,「叔叔的這個給你。」

    「不用了,先生,是你先拿的。」輕柔的女聲在他身後響起。

    孟西一頓,剛才听到這道聲音他就覺得很耳熟,近距離一听,已然熟悉到令他心悸了,身體深處有一道被封鎖的記憶隱隱地蠢動著,一股顫栗在心口泛開。

    黃愷沒有接過抹茶蛋糕,听到黃雅雅的話,更加沒有去接,反而禮貌地說︰「叔叔,不用了,謝謝你。」

    孟西僵硬地低頭,他看到了一張白嫩的小臉笑望著他,小男生的眼楮和她很像,很亮、很黑,而小男生的整體輪廓則……和他很像。孟西恍如被雷劈了一樣,沒有任何反應地站在原處,他甚至不敢轉頭看一眼那個說話的女生。

    黃愷郁悶地看著傻乎乎的孟西,又看了一眼黃雅雅,心想這位叔叔應該不是真心要把抹茶蛋糕給他的,如果真想給他的話,他這麼說了之後不是應該更熱情地塞給他才對嗎。

    黃雅雅完全不知道黃愷心中的鬼靈精怪,她很滿意黃愷的教養,白皙的小手伸向了黃愷,「黃小愷,來,媽咪給你買其他的蛋糕。」

    黃愷失望地轉過身,小手正要牽住黃雅雅的手時突然停在了半空,他眨了眨大眼,他有沒有看錯,那位叔叔的手正放在他媽咪的手上。

    黃雅雅怔怔地垂眸,看著牽著她手的大掌,那大掌的溫度、手感,太像、太像一個人了,她的呼吸不知為何加速,她極緩地頭,對上了一雙黑眸,那眼里閃爍著可怕的火,她燙到手似的要收回手,卻掙脫不了,她的臉色瞬間白了,指尖都冷了。

    呵呵,她被他嚇到了,孟西笑容可掬地看著黃雅雅,帶著親近的語氣,輕輕地說︰「好久不見,雅雅。」卻令人無法忽視他聲音中的冷。

    黃雅雅感覺像有一塊大石頭砸向了她,她整個人都快要被壓死了,她張了張嘴,卻怎麼也說不出話。

    黃愷看了看黃雅雅,又看了看那怪叔叔,接著對他說︰「叔叔,你認識我媽咪嗎?」

    黃愷的聲音讓黃雅雅瞬間冷靜,她沒做錯,她沒做錯任何事情,她為什麼要為此而擔憂、而害怕,甚至心虛。

    黃雅雅深吸幾口氣,恢復如常地對黃愷說︰「黃小愷,你去挑蛋糕,媽咪遇到熟人了,要跟他說幾句話。」

    黃愷感覺到他們之間怪怪的,可他是小孩,不用管大人的事情,於是他跑開了,可眼楮時不時地看看他們。

    黃雅雅收了收手,仍舊收不回來,她惱羞地說︰「你放開。」

    「你結婚了?」孟西沉著聲音問。

    黃雅雅眼楮眨也不眨地說︰「嗯,我結婚了,你快放開,讓我老公看到了……」

    「哦?」他輕笑,「看到了如何,要打我一頓嗎。我確實該讓他打一頓,讓他幫忙養我的小孩這麼多年,真是不好意思,他一定很火。」

    他認出來了,黃雅雅無奈地瞅著他。有些人根本不用做親子監定,只要有眼楮的人一看就知道黃愷是孟西的小孩,因為他們長得這麼像,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誰瞧不出來呢。

    「不如你現在就把你老公叫出來吧。」他口氣嘲諷地說,眼神陰冷地看著她。

    黃雅雅深吸幾口氣,瞪大眼楮,「你夠了……」

    「黃雅雅,你給我閉嘴。」他陰鷙的雙眸不停地掃視著她的臉,「你一張嘴,我就想吻住你,你可以試試看。」

    黃雅雅的臉瞬間紅了,水眸亮晶晶地看著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是認真的,不是開玩笑,她用空著的手捂著嘴,「我不說話了,你放開,我馬上走人。」

    孟西皮笑肉不笑地說︰「走?我們是應該找一個地方好好講話。」

    一股冷意在黃雅雅的心頭暈開,她發誓,她一定會讓黃愷戒掉抹茶蛋糕這個可惡的甜點,如果不是抹茶蛋糕,怎麼會重遇這個可惡的男人,而且他現在越來越變態,不,根本就是一個變態!

    黃雅雅坐在沙發上,透過游樂室的玻璃,她可以看到游樂室的場景,黃愷完全忘記了她這個媽咪,一個人很開心地在游樂室里玩,一臉的興奮。

    而她旁邊坐著孟西,他們之間的距離只有一個拳頭遠,她挪動一下臀部,他便會冷睨她一眼,本來交叉的長腿分開,結實的大腿直接貼在了她的大腿上,隔著薄埂的布料能感受到他身上火熱的溫度。

    空氣變得稀埂,黃雅雅的臉頰一片熨燙,她難受不已,彷佛被關在了沒有氧氣的玻璃罩內一樣,她不敢再動,就怕他會做出更變態的行為。

    可黃雅雅不動,卻無法忽視那燙心的溫度,她緊張地咬了咬唇,而某人正一手拿著咖啡喝著,狀似悠閑地跟她聊天,「他叫黃愷?」

    「嗯。」黃雅雅重重地點頭。

    當了五年的單親媽媽,她已經作好了一輩子當一個單親媽媽的準備,她不想有一個男人跟她爭小孩,特別是這個男人還是孟西,黃愷絕對不會姓孟。

    在蛋糕店時,她一開始甩不開他的手,就注定了被他牽著鼻子走,她不想在黃愷面前表現得太糟糕,所以她跟著孟西到了一個可以好好對話的地方,可誰知道會是他的家里。

    可孟西的家和她記憶中的有些不一樣了,她的眼神幽幽地看著游樂室,當初他知道她懷孕的時候,他就拆掉了一間客房,將客房布置成了游樂室,說是以後給小孩玩。

    那時候她還只見到了游樂室的雛形,現在她才知道這個游樂室簡直是小孩的天堂,里面有縮小告的運動玩具,還有看上去就很高級的游戲機。她不懂游戲機,可黃愷懂,而且他看起來很喜歡。

    「名取得還可以,就是姓氏不好。」孟西喝了一口咖啡,黑眸直直地看著她。她像一只受驚的兔子,頓時一雙眼紅了,他看了只覺得難受,該死,他不會再被她耍著玩了。

    說懷孕的是她,說墮胎的是她,悔婚的還是她。他要是再被她耍,他就直接去死好了,他絕對不會再心軟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x

TOP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

TOP

Thx

TOP

TOP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