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醉妻不認婚》[花嫁之三]


出版日期:2016-01-07

結婚前的男人,為了哄女人,酒後話很多;
結婚後的女人,為了管男人,老愛翻舊帳。

被捉奸在床就算了,這男人竟然說最差不過就是娶她,
什麼叫娶她很差,她壓根沒想過要嫁給他。只是,
她跟孟北睡在一張床上,他醉了,她也醉了,
為此她發誓,她再也不踫那該死的酒了,為了爸媽,
張宜 只好乖巧的跟孟北訂婚了。三年來,她等著孟北移情別戀,
找上別的女人把她甩了,沒想到,這男人一副生人勿近,
別說近女色了,就連倒貼的女人一個也沒見到。
她卻忘了,孟北是個壞心的男人,老愛在床上欺負她,
為人處事霸道又蠻橫。表面上裝著寵她寵上了天,
背地里拉她滾上床就算了,竟戳破保險套騙她懷孕,
這下子,她想逃婚,他哪里肯啊!


  楔子

    陽光灑進屋子里,正是大好時光,而床上的人還在睡覺,惱人的陽光太過閃亮,即使是很想繼續睡,也弄得張宜 不得不睜開眼楮。她難受地揉了揉眼楮,坐了起來,靠在床上,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想了一會,她想到這里是哪里。

    咚咚,她听到敲門聲,「請進。」

    一個中年婦女笑咪咪地走進來,「醒了,醒了就起來吃早飯吧。」

    昨天晚上,一向與張家關系很好的孟父、孟母為了慶祝她考上大學,為她肆意地慶祝了一番,結果兩家人都喝醉了,她也就住在了孟家。

    張宜 正要點頭,突然見孟母的臉驚恐萬分地看著她,「怎麼了?孟阿姨。」

    孟母抖了幾下唇,「阿北,你怎麼會在這里!」

    阿北……孟家大哥?張宜 瞬間張大眼楮,看向一直沒有注意到床的另一邊,不期然對上孟北的臉,他英俊突出的五官上凝著冰霜,彷佛正為被吵醒而不悅。

    張宜 倒抽一口氣,天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會在她的床上啊!

    「一大早的吵什麼。」孟北神色不悅地瞅著自己的媽媽,敏感地往旁邊一看,一頭亂糟糟的頭發、雪白的小臉,細細的背心肩帶順著傾斜的角度而下滑,粉嫩的肌膚意外養眼,「你為什麼在我的床上?」薄唇輕吐。

    她瞬間拉起被子遮住自己,「我、我……」

    「天吶!」孟母尖尖地喊了一聲,「你們收拾好再出來。」隨即離開了房間。

    張宜 和孟北互覷一眼,孟北神色冷淡地說︰「我們昨天什麼都沒有做。」

    「這應該不是你的臥室,是客房……你為什麼會在客房里?」她尷尬地說。

    「我也很想知道。」

    也就是說他也喝多了不記得,張宜 頓時頭皮麻麻的,她覺得要是走出這扇門,一定有她不想面對的事情在等她,但她要是不走出這扇門,他們的父母也會走進來。

    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他已經掀開了被子下了床,他身上穿著背心和長褲,這證明他所說的,他們昨天真的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不用擔心。」他開口。

    怎麼可能不擔心,他們、他們被捉奸在床,呸,不是捉奸,是被抓到在同一張床上,難道他有什麼好方法嗎?她眼楮發亮地看著他,祈禱他有一個可行的方案。

    他朝她性感一笑,一手將垂到額頭的幾縷發絲往後一撩,「最差也不過是娶你罷了。」

    最差不過就是娶她……娶她,什麼叫娶她很差,她也沒想過要嫁給他啊,她才剛考上大學,剛要展開她美好的大學生活,她才不要嫁給他,她絕對、絕對不會嫁給他!c

TOP


第一章

    張宜 整理完房間,看著梳妝台上的首飾盒,無意間看到了一枚閃閃發光的鑽戒,她拿起來看了看,「哦,原來放在這里了,我還以為我丟了呢。」

    在她還沒享受青春幸福的大學生活之前,她悲慘地被家里人壓著跟孟北,那個帥得一塌糊涂,跩得跟二五八萬一樣的孟北訂婚了,從此被套上了孟北未來人妻的身分。

    怎麼會這樣!她辛辛苦苦地讀書,偶爾有男生追求她,她為了好好讀書,只跟他們做好朋友,但是她連在大學里找一個心儀男生談戀愛的奢求都還沒有完成,就這麼成了有夫之婦。

    明明她跟他之間清清白白,而他一句話也不說,全憑家里人作主,她當時悲憤得想要上吊,他為什麼就一點反應也沒有!哦,說不定他身經百戰,家里有一個大學生未婚妻,外面還有很多嬌美可人的女人。她只要一想到這個可能,她就更加排斥這段婚約。

    但她沒有辦法拒絕,她要是敢拒絕,她爸媽就要跟她斷絕關系,對他們而言,孟北是很好的人選,又是從小認識,兩家關系又好,她要是嫁給孟北,真的是最好的選擇了。

    屁,一切都是放屁!

    好,訂婚,她訂,但是結婚,哼,她能拖多久就拖多久,看他們怎麼辦。孟北比她大五歲,她就不信他不會被別的女人勾走,到時候她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解除婚約了,哈哈,這個計劃真的是perfect!

    唯一的不滿就是等待的時間太長了,從訂婚之後她就搬出了家,很少回家,要是回家,也要與孟北的時間錯開才行。到現在已經三年了,她都快忘掉這件事情,要不是這枚鑽戒,她都要忘記她還有一個未婚夫呢。

    話說,他們兩個人到底為什麼會睡在一張床呢?最後根據佣人的說辭,是喝醉的孟北送喝醉的她回房,然後她睡下,他也睡下了,于是他們就同床共枕了一個晚上。

    她發誓,酒,她再也不會踫了,該死的!她用力地將戒指扔回首飾盒里,嘴里嘀咕著,「以後要是太窮就把這個鑽戒賣了,應該值很多錢吧。」

    為了無聲地抗議父母的霸道,她不接受他們的金錢資助,靠著之前的零用錢、獎學金和去餐廳當工讀生賺的錢一直支撐到現在,哼,要擺脫父母的霸道,首先就要經濟上獨立。

    只是她以前養尊處優,剛開始當工讀生真的是糟透了,還好餐廳的人很好,處處包容她,她放下大小姐的架子努力學習,什麼名牌、什麼奢侈品跟她都沒有關系。

    三年的時間,為了一口氣,她從一個驕縱的大小姐成了什麼事都會的女漢子,修馬桶都不在話下,真的太勵志了。

    她拿起一旁的包包,走出租來的小公寓,坐捷運往打工的餐廳去,今天沒有課,她要去餐廳古苑工作。古苑位于市中心的偏僻位置,清幽舒適,環境更是好到爆,能在這里打工,她真的是走了狗屎運。

    她走到員工休息室里換上工作服,走向自己平時負責的服務區域。

    「張宜 。」

    她停住,扭過頭,驚訝地說︰「孟西。」孟西是孟北的弟弟,比她大兩歲,小時候還跟她一起玩過。

    「你在……」孟西恍然大悟,「你在這里工作啊。」

    「我在這里當工讀生。你怎麼會……」她同樣疑惑。

    「哦,這里是我跟我兩個朋友一起開的。」他說。

    出門沒看黃歷,真的是倒霉到她要哭了,她扯開了一個難看的笑容,「呵呵。」她竟然在孟西的餐廳打工,還好孟北跟這里沒關系,不幸中的大幸。

    「我不怎麼管理這里,都是由王子玡管理的。」所以他真的不知道他未來大嫂居然在他的餐廳里打工。

    「呵呵。」她除了干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那個,我今天請我大哥吃飯,你要不要……」孟西想著如何說比較好。

    張宜 早早地打斷他的話,「不用、不用,我還要工作呢。」她突然聲音壓低,「不要讓他知道我在這里。」

    孟西似笑非笑地說︰「哦。」眼神一閃,「不過好像來不及了。」

    張宜 還未反應過來,就听到了一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在她身後的方向響起,「請我吃飯,專門出來迎接我?」

    孟西一臉看好戲地看了看孟北和張宜 ,「呵呵,踫到一個熟人。」

    張宜 立刻低下頭,深怕被孟北看到,可隨著孟北一步一步地走近,一雙義大利手工皮鞋落入她的眼簾,她身體猛地緊繃不動。

    她好想轉頭就走,可是腳不知道為什麼就生根在地上了,她又沒做什麼壞事,干嘛看到孟北就走不動了呢,真的是見鬼了。

    「熟人,誰?」孟北的聲音很低啞性感,只听他的聲音就會令人心跳加速,忍不住面紅耳赤。但前提是不要看孟北那張冰冷的臉,否則什麼春心萌動都要冰封在冰箱里了。

    張宜 紅著臉站在一旁,感覺自己像火鍋上的螞蟻,忐忑不安。

    「她啊,你沒認出來哦。」孟西調侃地說。

    孟北只看到一個女人一直拿著頭頂對著他,他當然認不出來了,「不認識。」

    瞬間,張宜 就有一股火氣直往頭頂沖,什麼未婚夫,居然連她都沒有認出來,他太眼高于頂了吧!可下一刻她又開心了,忘記她好啊,早點跟她撇清關系,那她就一身輕松了,她心中一喜,誰知耳邊又听到孟北的聲音,「小 ?」

    她猛地抬頭看他,怎麼又認出來了。

    只見他黑幽幽的雙眸里最後一絲疑惑退散,一副原來真的是她的神情,「你這幾年去哪里了?」他口吻偏淡地說,只比陌生人之間要稍微要好一點。

    她默默地撇了一下嘴,這是什麼人,果然婚約對他是沒有約束力的,只有她當成一回事,梗在心里難受,非要解除不可,要不然以他的個性,肯定是她被他吃得死死的,她才不要。她的目標就是嫁一個像她家爸爸那樣溫文儒雅的好先生,而不是這個時不時放冷氣的家伙。

    「自力更生。」她揚起下顎,高傲地說。她現在什麼都靠她自己,雖然不能再穿名牌貨,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去夜市買回來的,但她很知足、很滿意。

    「哦。」他仍舊不冷不淡地頷首,但目光卻帶著審視,將她上上下下都打量了一遍,什麼話也不多說地轉過了頭。

    眼楮只往上看的家伙。張宜 無所謂地說︰「我要去工作了。」

    「你負責哪一塊?」他出乎意料地開口問。

    張宜 手指了指後面,「數字包廂。」古苑是一個很奇特的餐廳,主要風格是古風,有些包廂的名稱取自古詩辭賦,有些則是很吉祥的數字,而她則負責數字包廂的一部分。

    「六十九算嗎?」他問。

    「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想到,她喜歡六和九這兩個數字呢。

    孟北不再多言,直接往六十九號包廂去,孟西笑著跟了上去。張宜 瞬間張大了眼楮,這是什麼意思?要她服務他嗎!

    容不得她多想,她靠著身體本能走向自己平時負責的區域,從櫃子里拿出菜單,神情平靜地走過去,「兩位先生好,請問要吃些什麼?」她將菜單分別在他們的面前擺好。

    她也不端架子,她本來就是工讀生,在這里打工,服務人是很正常的,就算這個人是她的未婚夫又怎麼樣,如果他帶著他女朋友一起來,那她也照樣要服務。公是公,私是私,她分得清楚,雖然不爽,但沒有辦法。

    孟西是這里的老板之一,實在是太熟悉有什麼好吃的了,他直接說︰「最近不是請了一個五星級大廚嗎,直接讓他做幾道菜吧。」

    她笑著點頭,又看向孟北,見他沒有說話,便收起菜單離開了。

    孟西看著張宜 的背影,再看看自己的大哥,「大哥,你惹惱她了。」

    孟北淡定地說︰「忘記先端兩杯水過來,她很不盡職。」

    孟西默默地笑了,「那我就把她炒了,雖然把自己未來大嫂給炒了,說出去有點難听,可讓未來大嫂在自己的餐廳做工讀生更不好。」

    孟北白了他一眼,「她剛才說她自己自力更生。」

    「哎呀。」孟西一臉驚訝地說︰「大哥是說不要炒了嗎,這是可憐未來大嫂嘛,想不到大哥也有鐵漢柔情的時候啊。」

    「閉嘴。」孟北瞪他一眼,「聒噪。」

    「哈哈。」孟西滿足地閉嘴,能調戲他大哥真的是太爽了。

    沒過多久,張宜 便將菜上齊了,她微微鞠躬道︰「菜已上齊,請慢用。」說完,她轉身準備退到一邊去。

    孟北睨了她一眼,「你吃過飯了?」

    她默默地當作沒听見,反正他不是在跟她說菜有問題,這種搭訕的問話她完全沒有听到。

    孟北若無其事地瞪了孟西一眼,示意他不要笑得這麼夸張,接著孟北手一松,筷子從他修長的指尖滑落,一根掉在地上,一根掉在桌上。

    「不好意思,可以再拿一雙筷子給我嗎?」孟北詢問道。

    他絕對是來找碴的,張宜 皮笑肉不笑地頷首,轉身去一旁的櫃子里拿出一雙干淨的筷子,雙手禮貌地奉上。

    他望著她,「吃過飯了沒有?」手放在桌上,沒有要拿的意思。

    她立刻知道他是故意的,心里偷偷罵了他幾句,不想跟他浪費時間,她快速地說︰「吃過了。」

    「哦。」他這才伸手拿起了筷子,轉而吃著飯。

    孟西卻嫌不夠熱鬧,「我記得員工吃飯時間還沒到呢。」

    孟北吃飯的動作一頓,張宜 如冷風的目光掃了掃孟西,孟北開口了,「這麼說,你還沒吃飯,剛才是在騙我的。」

    她欲哭無淚,孟西不能看在他們小時候曾是玩伴的分上跟她好好地相處嗎,干嘛要揭穿她。

    「那麼,你為什麼要騙我?」他目光如冷月一般毫無感情地直視她。

    她動了一下唇瓣,能說會道的她竟被問得說不出話了。

    他像是不需要她的解釋一樣,又繼續說︰「怕什麼,怕我會讓你坐下來吃飯?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怎麼可能請自力更生的你坐下來吃飯,要知道,在這里吃一頓飯的錢也許要你打工好幾天才能賺回來。」

    她說不出話,這里是高級餐廳,客人的素質都很高,不會做出為難工讀生的事情來,可以說在這里她賺錢還滿輕松的,也沒有受什麼氣,這是第一次她被名為顧客,實為她未婚夫的男人給鄙視、嘲諷了。

    她悄然地握緊拳頭,語氣疏遠有禮地說︰「謝謝你的關心,不過我想你問每一個員工,員工們都會這麼回答。」

    對于她的反駁,他微訝異地望著她,似乎沒想到她會這麼說。他略微深沉地說︰「自力更生還不錯,起碼你的腦袋和那些人不一樣。」和那些所謂的千金名媛比,她的性格倒是可愛真實多了。

    他是贊揚她吧,但可不可以不要一副施恩的樣子,看得她一肚子的惱火。她勉強地笑著,一扭頭臉就拉得跟馬臉一樣長,該死的,他這樣的人,她真的很怕他沒有女生追,否則她怎麼等到他主動解除婚約呢,真的是太令人煩惱了。

    張宜 這頭還在煩惱著,兩位漂亮的名媛走了進來。

    孟北倒是說對了一件事情,在這里吃一頓飯確實需要很多錢,而她還真的吃不起。她心酸地承認,走過來的名媛和她以前很像,她以前也是這樣跟媽媽或者朋友一起去高級餐廳吃飯的。

    「兩位好,請問兩位……」收起自艾自憐的心情,她笑容滿面地迎向她們。

    但她們眼楮沒有落在她的身上,反而透過開著的門,看到了坐在六十九號包廂里的人,她們一臉的驚喜,其中一個捂著嘴,矜持地上前跟孟北、孟西打招呼。

    張宜 心想,也許夢想成真也不是不可能,說不定等等孟北就看中其中一個女生,然後她就解放,沒有婚約了,ohyeah,太棒了!

    「孟先生,沒想到會遇到你,不知道你介不介意我們一起呢?」長頭發名媛李真真期待地說。

    「我一個人無法作主。」孟北輕輕地說。

    孟西一臉笑意地說︰「我倒不介意。不知道你們如何稱呼,怎麼認識我大哥?」

    李真真嬌羞地說︰「我叫李真真,我旁邊這位是我的好朋友陳玉。上次我陪我爸爸一起參加宴會,正好跟孟先生說過幾句話。」她雙目含羞地看著孟北,「孟先生,不知道我……」

    「我說了,我一個人無法作主,你得問另一個人。」他說。

    「嗯?」李真真郁悶地看著他,她剛才不是問過了嗎,那位先生也沒有反對。

    孟北似是看出了李真真的疑惑,手指往她身後一指,「你得問問她。」

    李真真轉過頭,只看到一位工讀生站在她後面,她不解地說︰「孟先生……」

    張宜 心生一種很不好很不好的感覺,只听到她喜歡到不行的聲音慢條斯理地說︰「她是我的未婚妻,任何女性要跟我親近,我覺得應該先通過我未婚妻那一關。」

    簡直是地獄的聲音啊,張宜 從天堂掉到了地獄,僵硬地站在那,為什麼會這樣啊,老天爺!

    「什麼,她是孟先生的未婚妻!」李真真吃驚地說,「她、她只是個工讀生吧。」

    孟北溫和地一笑,他很少這麼笑,卻在講到未婚妻的時候露出了這麼溫暖的笑容,讓人覺得他一定很寵愛他的未婚妻。不過這是李真真和陳玉的想法,張宜 只覺得周圍的冷風更劇烈了,上天是覺得她在地獄還不夠,還想讓她死得不能再死。

    「我們三年多前就訂婚了,只是她那時還很小,為了保護她並未大肆舉辦。」

    屁,明明是她死纏爛打地將那場搞笑的訂婚宴弄到最低調,否則以她家和他家的行事風格,必然是要走華麗高調風格。

    「現在她是為了體驗生活才在這里打工。你們不用覺得不好意思,她現在只是一個工讀生,我使喚得也很心安理得。」

    混蛋,他這是什麼意思,心安理得地使喚她。張宜 覺得三年的時間完全沒有讓一個壞人變成一個好人,反而這個壞人越來越壞,心黑到爛了。

    「是、是嗎?」李真真似乎想哭又不敢哭。

    一旁的陳玉臉紅不已,拉扯了一下李真真,「我突然想起還有事情,真真,你陪我一起吧?」

    李真真麻木地點點頭,「好。」

    目送著兩位名媛離開,張宜 默默地看向了始作俑者,「孟先生……」

    「不好意思,能給我倒一杯水嗎?」孟北打斷她的話。

    哦,對,她是工讀生,她帶著假笑,轉身去倒水。

    孟西大飽眼福,幸災樂禍地說︰「大哥,你完了。」

    「什麼意思?」

    「我告訴你,女人的心眼很小很小。」孟西語帶玄機地說完之後,低頭吃飯。

    孟北淡定自若地用餐,一杯水放在他的右邊,他側眸看去,她臉上掛著禮貌的笑容,「請用。」

    他頷首,「謝謝。」

    「不客氣,這是自力更生的工讀生該做的。」她笑盈盈地說。

    「如果剛才是滿分,那麼現在是負分。」他平平地說︰「你現在的語氣听起來很生氣,公私不分。」

    她繼續笑著,溫柔地反駁,「孟先生,如果你之前在我的印象里是一個不吭聲的臭石頭,那你現在就是個利用完人就拍拍**走人的混蛋。」她的聲線甜美,罵起人來一點恫嚇也沒有,而且她笑得太過可愛,讓人察覺不到她半分惡意,但她一定是生氣了,他听出來了。

    「我利用你?」他詫異。

    「難道不是嗎。」她反道。

    「你是指哪一方面?」

    「難道你除了剛才在那位李真真小姐面前利用了我以外,還在別的地方利用過我嗎?」張宜 難以置信地說。

    「通常有女性向我搭訕,我都會將你擺出來,難道你認為這是利用?」一頓,「我覺得是講清事實罷了。」

    她差點吐血,可還來不及吐血,就被他吐露的真相給嚇得要逃了。怪不得三年過去了,他還是單身,身邊沒有一個女性追求他,更不要說丑聞、緋聞了,根本就是一個潔身自好的和尚。她一直在她不知道的時候被他拿過去當擋箭牌,原來不是沒有人追,而是她這個擋箭牌的功效一級棒,他才能一直單身,那這三年她不就是白白浪費了嗎!

    「沒有一個貼布藥膏一樣的女生堅持不懈地追求她心中真愛,一直追著你嗎?」張宜 抱著希望問。

    「噗!那個……」孟西忍不住笑道︰「未來大嫂,我可以作證,大哥身邊還真的沒有這樣的女生。」

    孟北更是以一種那是什麼東西的眼神困惑地看著她,她頓時哪里都不好了,她閉了閉眼楮,「祝你們用餐愉快。」很明顯不愉快地退開了。

    孟北皺眉,看向孟西,「她嫌棄我,不想跟我結婚?」

    孟西捂著嘴,樂呵呵地說︰「大哥真是英明。」

    孟北站起來,走出包廂,看著一旁無精打采的她,他走到她面前,高大的身影幾乎將嬌小的她籠罩了。

    「還有什麼事情嗎?孟先生。」她悶悶地說。

    「我跟你已經訂婚,到現在三年多了,這個是事實,你面對事實吧,我是不會解除婚約的。」

    「為什麼?」她猛地抬頭,完全不理解他為什麼這麼堅定,別說他喜歡她,放屁,他們兩個見面的次數真的是少得可憐。

    那天替她慶祝考上大學的時候,他姍姍來遲,加完班才回來,被張父、孟父拉著吃飯喝酒,喝多了之後送她回去休息,結果他自己也躺了下來。雖然什麼都沒有發生,但是以兩家的關系恨不得親上加親,更何況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也算壞了她的名聲,所以要他娶她。

    他並無任何反感,只要她乖乖的,不要惹是生非就好。但是現在他很懷疑,她真的乖嗎?他已經看到她無數次地將藏起來的刺露給他看了,而且她看起來很想跟他解除婚約,可婚約不是玩笑。

    「什麼為什麼?」他將問題扔回去給她。

    「OK,我本來就不想跟你訂婚,甚至是結婚。」

    「為什麼?」換他問她了。

    「難道你不知道我一點也不想跟你訂婚?」她睜大眼楮,「訂婚以來,我一直沒有跟你再有聯系,你……」

    「我以為你很乖。」

    「乖什麼?」她問。

    「很乖地不來打擾我。」

    所以老天爺,他這麼滿意她這個未婚妻,是因為她這三年沒給他惹來過什麼麻煩,很乖巧地躲起來等著他主動解除婚約而造成的。她好後悔啊,能不能讓她回到三年前,她保證她一定會很不乖,一定會大鬧,一定會讓他後悔有她這個未婚妻!

    「你現在一定知道我很不乖吧,所以麻煩你解除婚約。」

    「三年了,現在才說。」他不是很愉悅地說。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真的是太糟糕了,她臉色難看地說︰「不行嗎。」

    「不行,太遲了。」

    「又不是食物,還有保存期限。」她不屑地說。

    「你可以繼續裝乖,我不介意。」他一手插在褲袋里,「我上班時間到了,下次再說。」說完,他對孟西揮揮手,瀟灑地離開。

    孟西同情地看著一臉呆滯的未來大嫂,他倒真的很疑惑大哥和未來大嫂以後會是什麼樣的結局。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不知不覺,金晶在喵屋里待了好久,也寫了好多書,但更重要的是你們的陪伴。最長情的告白就是陪伴,很感謝你們的陪伴,當然也希望你們一直陪伴著某晶和喵屋。

    某晶非常非常感謝你們,因為有贊者,才有作者,才有某晶的存在,某晶一定會很努力很努力地繼續寫稿。

    這本稿子出來的時候應該是新的一年了,先在這里拜個早年,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能找到如意郎君,開心一輩子。

    話說,前幾天帶著家里的胖妹出去蹓,一個阿嬤牽著孫子走過來,對著胖妹說,天吶,比豬還胖。

    某晶晴天霹靂,這明明是黃金獵犬啊!于是一回家,某晶就打算安慰胖妹,順便進行一個減肥計劃。

    然而胖妹深知一個道理,胖妹這身材放在唐代那可是媲美楊貴妃的美人呢,胖妹搖尾乞憐地繼續索要零食。某晶只好淚崩地放棄了減肥計劃,反正胖得很美嘛,等夏天再減肥吧。

    下回見哦。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分享
夏天

TOP

謝謝分享

TOP

好好好

TOP

謝謝
晨安

TOP

Thanks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