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心《我的守護者.上》


出版日期: 2017-10-20

她是眾人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融了的嬌貴千金
他是保全界的頂尖高手,負責保護她的人身安全
因為一樁惡意綁架,他們被迫展開跨國大逃亡──
她知道必須無條件信任他,聽從他的安排
可是他冷熱不定,說話虛虛實實、真假難辨
什麼他們一見鍾情,相約私奔?!  這男人說起謊話流利無比,盡往她身上栽莫須有的贓
不但當眾羞辱她,還以她的挫敗氣憤來取樂
誰教她就是笨,才會敵不過他的刁難與惡意欺淩……
她承認,他的確有資格囂張,那些堅定的指示
以及偶爾溫柔的哄慰,讓她躲過重重危機
但他實在太狡猾,每當她以為稍微瞭解他了
就發現他心機詭譎之處,讓她旁徨不已
像是走進一座複雜又危險莫測的迷宮
只要踏錯一步,就會失去她極為寶貴的一部分
而她很清楚,那個代價是她付不起的……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他受傷了。

    劇痛在全身各處炸開,最嚴重的是頭部,湧出的血液滑下臉部,像是一層紅色面罩阻礙他的視線,讓他看不清四周。

    他解決了幾個人?

    六個?

    還是八個?

    他打倒每一個身手頂尖、心懷不軌的傢伙,但是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會合作,展開群體戰,讓他應付得格外吃力,還因此身負重傷。

    縱然那些傢伙都倒地,他卻也無法動彈,有幾根肋骨該是斷了,內插進肺部,所以血沫不斷湧出,他劇烈的咳嗽,吐出一口口鮮血,而每次咳嗽,頭部的傷就愈是疼痛。

    那傢伙是用什麼攻擊他的頭部?

    該死的磚頭嗎?

    他視線模糊,意識也漸漸模糊,卻拼命想要保持清醒,幾度試圖起身,卻又重重的摔倒,躺臥在一片血污中。

    不能昏過去了!

    他必須回去!

    有人在等他,他非回去不可。

    有人……

    他意識愈來愈昏沉。

    是哪個人?那人為什麼在等他?

    是男人還是女人?是年幼還是年長?他只記得一定要回去,但是無形的物體干擾著思緒,起先像是迷霧,之後變得像柔軟的紗,接著是紙,然後是木頭、鋼鐵……

    失血過多讓他終於昏厥。

    而腦中那容貌、那身影也被重重封印,他幾度掙扎卻還是無法清醒,陷入重度昏迷中,連最後的意識都斷絕,陷入無邊黑暗。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十天前

    那本該是平凡無奇的一天。

    夏季耀眼的驕陽,被厚重的粉藍色天鵝絨窗簾隔絕在外,以素雅米色裝潢的偌大臥室,因為空調而溫度舒適,不受窗外炙熱高溫影響。

    真絲緹花夏被覆蓋的嬌小人兒,睡得很深熟,烏黑的發披散在奶白色的枕上,彎彎長睫一動也不動,耽溺在黑甜夢鄉。

    驀地,門上傳來重敲。

    咚!

    厚重的門板撼動,黃銅把手輕當有聲。

    咚!咚咚!

    「書慶!」

    高聲呐喊,伴隨敲門聲響起。

    甜夢破滅,床上的她嚇得驚醒,半跌半摔的下床,連拖鞋也來不及穿,用最快的速度跑到門邊,儘快把門打開。

    門外,豔麗的年輕女郎,俏容含怨,大波浪的卷髮襯得整個人格外嫵媚。

    「你還要睡多久?我們都起床好久了羅。」她紅嫩的唇嘟起,任何男人見了都想一親芳澤。

    「我這就起來。」書慶忍著睡意,不敢朝被窩看去,怕意志不堅,又會被瞌睡蟲大軍擊敗,回床上繼續深眠。「我先去洗漱。」

    「快點喔!」麗人交代,踏著軟軟的步伐離開。

    臥房恢復靜謐,書慶走回床邊,穿了藺草編織的室內拖鞋,就快點進浴室裡刷牙洗臉。扭開水龍頭,往臉上連潑了幾下冷水,才能抵抗瞌睡蟲的進擊,她儘快刷牙洗臉,匆匆把長髮梳好,簡單的用烏木簪子半盤,潔白的前額落著幾絲發,不顯淩亂,其餘的發則如上好真絲般垂落。

    在鏡子前確認打點妥當,她這才離開浴室,往飯廳走去。

    不同於臥室的陰暗,飯廳與客廳的窗簾早已拉開,陽光照射入內,處處窗明几淨,紫檀木地板上連半點灰塵都沒有。

    厚重的原木餐桌旁,擺放九張雕刻大器的厚重木椅,其中五張椅子裡已經坐著人,有男有女,個個時髦年輕,在家裡用餐也衣衫考究,都是當季最流行服飾。

    「大家早。」相比之下,書慶穿的植物染,淡黃色無袖連身薄棉衫只求舒適,雖然樸素了許多,倒也顯得雅致。

    「十一點多了。」讀著幾份不同語言國際經濟新聞的嘉銘表哥,擱下報紙抬起頭來,好看的濃眉緊擰。「大二暑假剛開始沒幾天,你的作息就全亂了,昨晚又熬夜嗎?」

    「嗯。」她回答得很小聲,腦袋愈垂愈低,小手在桌上摸索,倒了一杯溫開水,慢條斯理的一口一口吞著。

    陽光照耀下,精緻非凡的眉目一覽無遺,烏黑的發襯得肌膚稠白,宛如上好瓷器般溫潤易碎,卻也讓黑眼圈更顯清楚。天生的長睫下是黑白分明的大眼,小嘴唇色嫩紅。

    「昨晚嘉如在酒店辦派對,瘋到三更半夜才醉醺醺回家,怎麼她反而比你早起?」表哥問道,修長結實的身段,格外適合穿西裝,坐的時候外套隨意敞開。

    「對嘛,」表姊嘉如嬌嬌埋怨。「我中午還跟太雅集團的總裁有約,你不起床,誰幫我搭配衣裳跟首飾?」

    「又有男人要遭殃了。」嘉耀表弟坐在一旁,壞壞邪笑。「書慶,你不要再幫姊做搭配,讓男人們瞧瞧,雜誌裡吹捧的時尚名媛,其實根本沒有品味可言。」

    「臭男生,不要來離間我們!」表妹嘉雅加入戰局。「你去公司開股東會議,還不都是要書慶看過穿搭,不然連打哪條領帶都不知道。」

    「我是為了公事,你們是在玩樂。」表弟抗議。

    「哼,上次立權集團老董預備退位,可是我跟他小兒子約會,才套出來的消息,讓公司緊急撤資,不然你就要提頭去見股東們喔。」表姊貼著水鑽的長指,把果盤往旁推。「來,這是你最愛吃的水蜜桃,昨天才從梨山送來的。」

    「謝謝。」書慶拿起銀叉,將鮮甜桃肉放進嘴裡,嚐著當季最可口的水果。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那麼晚起?」表妹眨著花費不少金錢與時間,請美容師精心種得彎長細密的睫毛,好奇的靠過身來。

    「有個網路拍賣會的結標時間設在淩晨兩點。」水蜜桃滋味甜美,她吃了一口又一口,一不小心甜汁沾了下巴,連忙抽著桌上的面紙擦乾淨。「所以,昨晚我八點就睡,十二點起來參加。」

    表姊妹的花樣年華,都在享受燦美青春,盡情狂歡玩樂,周旋在花樣百出的派對與奢華宴會之間,被開著名貴跑車,身世顯赫的富二代或富三代追求,她卻不感興趣,每晚早早就上床睡覺。

    「你就是這樣,每次找你去玩,都說有事情不想出門。」表妹嘟著嘴,雙眼電力十足。「誰家十九歲的女孩子,會八點就上床睡覺?說出去都沒人信。」

    「書慶從小就愛安靜。」表哥下了結論。

    雖然說是玩樂,但是企業名流跟富家少爺小姐的聚會,總充斥太多虛榮競爭,看來五光十色炫目迷人,但是心機計較,各有各的盤算,他們一家兄弟姊妹應付自如,但表妹卻從來不能適應。

    「但是,也要有自製力,不要睡眠不足。」黝靜的黑瞳掃過小臉。

    「好。」

    「大哥不要板著臉啦!」表妹湊得更近,靠撒嬌來分散火力。「快告訴我,你昨晚買到了什麼?」

    「一批上百來個龍形浮雕的老琥珀。」她如實說出,提到戰利品就雙眸晶亮。「其中雖然有幾個是殘件,但是完整的那些,全都厚實且包漿完整,有古老風化紋。」

    「為什麼要買老琥珀?」黑瞳仍注視著她,沒有移開,不是問價格,而是問目的。

    「琥珀是佛教七寶之一,自古就是普世公認的有價物。加上明年年初,故宮要推出『大遼文化展』,陳國公主陪葬物中,有兩串琥珀瓔珞,用數百顆琥珀珠,數十顆琥珀浮雕,以銀線串起組成,分為內外兩組,最大的那顆重達一百克。」她說得詳細,黑眸泛著光華。「明年展出後,國際上的老琥珀會飆漲,除了收藏之外,會是一個好的投資。」

    「耶,等到受邀參展時,我跟姊就可以配戴老琥珀出席!」表妹腦筋動得快,興奮得笑顏逐開。

    「大哥就是最寵書慶,我們買東西都會被罵,就是她買什麼都行。連買彈珠回來,大哥都還誇她。」表弟啜飲著咖啡,堂堂男子漢,口氣竟有些委屈。

    「那是西亞的琉璃珠,不是彈珠。」她忍不住辯駁。

    「看起來就像是彈珠啊!」

    大哥冷冷丟下一句話。

    「是你不識貨。」

    表姊妹也群起攻擊。

    「那批金箔琉璃珠,是敘利亞製作的,年代久遠制法也已經失傳。」每批購入的物品,總會價值暴增,而精品則應用在她們衣飾上,每每都讓別的女人羡慕又嫉妒。

    遭遇戰火掃射的表弟,黯然無語喝咖啡,苦都往肚子裡吞。

    「琥珀什麼時候運到?」大哥問道,十指交叉拱在俊眉朗目前。

    「呃,必須查看筆電,才能夠確定。」

    餐桌有餐桌的規矩,不能使用電腦或手機,大哥一言重於喜馬拉雅山,大夥兒都乖乖遵守,別說挑戰,就連觸犯的心都不敢有。

    唯一會讓大哥破例的,總是她。

    「去把筆電抱過來。」醇厚的嗓音說道。

    眾人都抬起頭來,卻都嘴巴閉緊緊,沒有一個人膽敢指責大哥偏心。

    書慶連忙起身,去書房抱來筆電。再回到桌邊,表姊也從冰箱旁回來,把一罐厚重玻璃壺擱在桌上,還拿來幾個三度燒的茶杯。

    「這是我昨晚去主持派對前,就已經冷泡的滇紅金芽。」貼黏誇張美甲的手逐一為家人倒茶,姿態優雅靈活。褐中帶金的茶湯,倒入茶杯時散發淡淡幽香。

    書慶啜了一口,仔細品嚐,感受與熱泡時截然不同的芬芳。

    大哥又有意見。

    「不要剛起床就喝冷茶。」

    「我只喝一點點。」

    大哥這次沒說話,而是直接伸手,修整得乾淨方正的指掌,端起她面前喝了一口的茶碗,直接貼唇飲盡,視線始終鎖著她的雙眼。

    含在喉間的沁涼茶湯,不知為什麼驀地燙了起來,她匆匆咽下,下意識避開視線,筆電卻突然間響起聲音。

    鈴鈴!

    嗶嗶!

    滴滴滴滴……

    她的電子郵件信箱、臉書、微信、Line同時湧入訊息,各種軟體的提訊聲同時響個不停。

    電腦螢幕不知怎麼的,被切換到空白畫面,黑色字體出現:

    快逃!

    兩個中文字,一個標點符號。

    她還來不及眨眼,螢幕就被黑色字體占滿,都是重複的訊息。

    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

    不只是電腦螢幕,就聯手機也被灌入信件,每一封標題都相同。

    快逃!

    字體變成觸目驚心的紅色,字型也從小變到最大,在眼前不斷躍動閃爍,她下意識的去按鍵盤,螢幕才又跳回原來畫面,噪音也頓時停止。

    「怎麼回事?」手伸得長長的表弟,叉了一塊水蜜桃,因為滿載的噪音而動作停頓。

    「好像是電腦中毒。」她不太能肯定,嬌眸迷惘。

    「你用的防毒軟體,不可能會電腦中毒。」表弟說得篤定。

    家人們用的防毒軟體,是軍方採用的最先進科技,連頂尖駭客都束手無策,電腦中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你把筆電帶去公司,檢查後確認沒問題,再帶回家裡。」大哥吩咐道,對於家人的安全防護總是維持最高警戒。「書慶,你暫時先用我備用的筆電。」跟她說話時的語音,有些微不同。

    或許,別人沒有聽出差異,但是她聽出來了。

    「好。」她輕聲應著,望著桌上空空如也的茶碗,雙頰不知為什麼燙燙的。這些日子以來,她愈來愈不敢迎視大哥那雙深幽黑眸。

    吃過豐盛的早午餐後,表姊趕著出門,她幫忙挑選了淡粉色真絲上衣,跟黑色牛仔長裙,襯托嬌美肌膚,又具有神秘感,再搭上簡單的絨面古董包。

    表妹沒有邀約,但也想漂亮出門,問過她意見,穿著咖啡色真絲褲裝,戴著綠色琉璃耳環,背使用得久了,養得色澤如蜜的皮革包。

    表弟雖然嘴上嘮叨,但還是覷了空,偷偷問她領帶合不合適。

    唯獨大哥不需要她的意見。

    在連續五年都入選歐美各大媒體,全世界最懂穿著人士前五十名的男人面前,她這點懂穿搭的本事,根本不值一提。

    家人們紛紛道別出門,她走出衣帽間,看見大哥站在落地窗前,眺望高樓外的景致,像古代君王俯瞰領土,精瘦的背影散發壓迫感。

    「喝茶。」他仍舊看著窗外。

    「好。」

    桌上三度燒的茶碗裡,盛著褐中帶金的茶湯,碗上有淡淡的煙。她捧起茶碗,湊到唇邊啜飲,是剛泡好的滇紅金芽。

    喝了兩口,看見碗底釉色,察覺就是先前那個,被大哥端走飲盡冷泡茶的茶碗,不由得看著寬厚的邊緣,有些怔了征,嫩唇猶豫著要不要繼續喝。

    「你下午要出門嗎?」醇厚的嗓音靠近,不知何時,大哥已經離開窗邊走來,倚靠餐桌垂眸凝望。

    她匆匆把熱茶喝下,喉間跟臉上都發燙。

    「嗯,舅舅要我回祖宅,看看翻修的情況。」擱下茶碗,連手心都覺得熱熱的。

    「我開車載你。」

    「大哥不去公司嗎?」祖宅在楊梅,公司在臺北,一北一南兩個方向。

    「沒關係。」他說得簡單,走到客廳桌邊,打開隱密的抽屜,拿出一對藍寶石袖扣。「來幫我扣上。」

    書慶慢慢走過去,接過低調優雅的袖扣。以往,她很習慣幫大哥做這類事情,他怎麼說她就照做,但是這半年來,次數少很多,她也說不上來,為什麼會在大哥身邊,就覺得有些緊張。

    淡淡的古龍水,聞起來很舒服,她一邊扣著袖扣,感覺大哥低頭時,呼吸陣陣吹拂她無袖棉杉露出的肩頭。

    「書慶。」

    她抬起頭來,純然無辜。

    「嗯?」

    黑眸略閃,幾秒後又恢復平常。

    「去拿帽子戴上,才不會曬傷。」他提醒。

    她乖巧的點頭,進衣帽間裡,挑了頂寬簷的藺草帽,搭配藺草編織的提袋。

    「手機呢?」他問,不厭其煩的提醒。

    她羞赧一笑,去書房拿手機,才又回到大廳。

    「把手機打開,我才能隨時找得到你。」

    「好。」她時常轉成飛航狀態,就忘記該要恢復正常通訊,幾次都讓家人找不到,興師動眾的透過各種方式尋找。

    一切確認妥當,黑眸掃過嬌小身軀,沒有遺漏分毫,這才點了個頭。

    「出發。」

    她點點頭,跟在高大精瘦的身影後,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出大廳。

    黃家祖宅位於楊梅,已經有一百五十年的歷史。

    這兩年縣政府將市地重劃,計畫要拆除部分祖宅,舅舅當然不肯,老人家親自出面周旋,畢竟薑是老的辣,政商關係牢靠得很,紛爭很快平息,老宅得以留存。

    舅舅趁這個機會,找了一班老師傅,按照古法將祖宅重新翻修,沒讓外行人胡亂整治,一班老人家們從去年冬天忙到現在,入夏後工程總算結束得差不多了。

    楊梅豔陽高照,老宅翻修的部分,被陽光照耀得很清晰,處處都顯得細膩不缺講究。宅前門庭寬闊,宅後山巒疊翠,是上佳的風水寶地。

    老宅的石匾沒換,正廳外牆上有「江夏堂」的堂號。

    走進屋裡,雖然沒有現代的空調系統,但是古法建築自有奇妙之處,總是冬暖夏涼、通風良好。

    正廳地上鋪著平整石板,面容清臞的老人,穿著簡單透氣的白棉衫,坐在厚重老官椅上喝茶,抬頭看見書慶走進來,臉上就滿是笑容。

    「舅舅午安。」她拿下藺草帽,微笑著乖巧問安。

    「過來坐。」老人和藹招呼。「外面熱得很,沒曬著吧?」

    「沒有。」

    「怎麼過來的?」

    「大哥開車送我。」

    老人笑容未改,眸光稍濃。

    送了人來,卻沒有進主廳,跟父親打聲招呼?是不是心虛,想要隱藏意圖,不想見了面被點破?

    對於長子,他一直很放心,事業與家族都管理得很好,眼光尤其出色,性格堅毅執著。只是,執著用在對的地方,是如虎添翼,放在錯的地方,就要徒增事端。

    看著身旁不解世事的外甥女,老人不動聲色,依舊嘴角噙笑,伸手端起茶海,在她面前倒了一杯茶湯。

    「你喝喝看。」

    她點頭,恭敬捧杯,輕啜了一口,細細品味。

    「怎麼樣?」

    「茶湯質厚甘甜,有冰糖香,過喉有絲絲涼韻。」靈動大眼輕眨,瞳光乍亮。「是冰島古茶樹。」

    老人贊許的點頭。

    「幾個孩子裡,就是你懂得茶。」

    「是舅舅偏心,每次有好茶,總是先讓我喝。」她俏皮一笑,嫩舌半吐。

    「給他們喝好茶是浪費,除了老大之外,其他的熬夜又喝那些洋酒,舌頭怎麼會靈?」老人搖了搖頭,話鋒一轉。「話說,你也熬夜。」嫩白的肌膚上,藏不住任何秘密。

    她垂下頭來,乖乖認錯。

    「我下次不敢了。」

    「記得,健康第一。」

    「是,注意健康,才能像舅舅耳聰目明、心思透亮。」

    「嘴倒是甜,哪裡學的?」

    「舅舅教的啊!」她笑得恬然。

    老人家呵呵笑著,沒有掩藏開心。「對了,下個月是你生日,想要怎麼過?」

    「都好,舅舅想怎麼安排?」她對熱鬧聚會沒有興趣,但又不忍拂逆老人家心意,任何安排都乖乖從命。

    「二十歲生日可不能隨便的過,嘉如二十歲生日那天,辦了一場成人禮,包下整間飯店替她慶生。」老人看了看那張血色慢慢褪去的小臉,勾唇笑著。「放心,你的生日就是家宴,自家人過就好。」

    「謝謝舅舅。」

    「謝謝我高抬貴手,讓你逃過一劫嗎?」呵呵,瞧她緊張的。

    她釋懷一笑,捧杯又喝了一口香氣馥鬱的茶湯,感受喉間那種古茶特有的甜滑感,只覺得兩頰生津。

    「喝得還喜歡嗎?」老人問。

    「喜歡。」

    「那就帶幾塊茶餅回去,我一個人也喝不完。」老人搖了搖頭,有些感歎。「這批茶我十幾年前買的時候也不貴,最近卻被炒作得高了,不但貴,更糟糕的是假貨太多。你多喝些對的茶,舌頭才靈,分得出真假。」

    「上次您給的滇紅金芽還沒喝完。」她弱弱的說。

    「喝得太慢了,滇紅金芽先別喝,改喝冰島。」老人伸出手來,微微一招。「壽全。」

    角落走出一個中年人,視線低垂,態度必恭必敬。

    「在。」

    「拿三塊冰島的茶餅來。」老人吩咐。

    「是。」中年人走進西廂房,過了一會兒才走出來,手中捧著三塊用白中透黃的白紙包裹,大小約如十歲孩兒臉的圓形茶餅,微微彎腰遞到兩人面前來。

    「老爺請過目。」

    白髮紅顏一起看著眼前的茶餅。

    「你回去仔細瞧,這紙也有講究,是分辨真假的竅門。」

    「好。」

    看過第一塊茶餅,老人點頭示意,於是中年人將第一塊茶餅擱在桌上,展示第二塊,直到老人再點頭,才展示第三塊,老人又點頭,收回視線望向一旁。

    「記得,先喝這批,下回要考你……」

    驀地,老人語音乍停,眼光不動,身體無聲軟倒,從椅子溜到地上,被中年人接個正著。

    「舅舅!」她驚得跳下椅子。

    「慶小姐你快來看看老爺的狀況,持續叫喚老爺,不要停。」中年人焦急嚷著。「我立刻叫救護車!」

    「舅舅,」她驚慌失措,跪在地上叫喚。「舅舅,我是書慶,你醒醒,舅舅,壽全叔叔現在打電話叫救護車,我們……」

    啪!

    玻璃碎響聲在身旁響起,液體濺上她的裸臂,她本能轉過頭,愕然看見一支破碎的針筒跟中空細針掉落在地,一旁還有些許不明液體。

    而壽全叔叔,不知何時被一名穿著黑色背心的男人箝住,男人皮膚黝黑,結實而悍勇,高大卻又悄無聲息,他一手箝住中年人行兇未成的右手,強制高舉著,對著她凜聲喝令。

    「你還愣在這裡做什麼?我傳了那麼多次訊息,你都沒看見?」

    她一臉惶惑,因這突來的劇變不知所措。

    壽全咬緊牙關,另一手探來,神情懇切。「慶小姐,我……」

    陌生男人揮拳,黝黑手臂上肌肉賁起糾結,猛地把中年人揍倒,因為力道太重,挨拳後連帶彎跪著身體往後滑行半公尺左右,撞上後方神桌,震得花瓶翻倒,含苞荷花灑落。

    中年人摀著腹部,跪在地上咳喘,背上被花瓶裡流出的水淋得一片濕。

    男人一把將她抓起,抵在紅磚牆上,烏黑雙眸直直看進她眼裡,厲聲逼問:

    「我是誰?」

    她茫然失措,顫抖不已。她怎麼會知道,突然現身的他是誰?

    深刻的眉目肅冷,喝聲叫喚。

    「想起你受的訓練!快!」

    訓練?什麼訓練?!

    她驚慌的瞪著眼前這張臉,心念電轉,震懾的認出他來,注視著那張近得不能再近的男性臉龐,張嘴喘了一口氣,語音破碎的說道:

    「你是黑。」

    「對。」他點頭,神色沒有鬆懈。「你要做的是什麼?」

    「信任你。」

    「很好。」他從後腰抽出一個信封,塞到她手裡。「這裡是你的新護照,還有機票,裡面有手機,車子就在外面沒有熄火,你立刻出發去機場。」

    「可是……」

    壽全又站起來,搖搖晃晃的走過來。

    「慶小姐,你不能丟下老爺!」

    靠到近處時,看似虛弱的身形疾探一爪,又要再來襲擊。

    男人出手,精准有效的擒拿,瞥來的目光危險銳利,冷聲下令。

    「快逃。」

    有太多顧忌,讓她無法離開。

    但是,對於這件事情她早就受過訓練。

    別無選擇的,書慶頭也不回的跑出祖宅,沖到燦爛陽光下。

    她開始逃亡。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未完待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謝謝分享

TOP

啦啦啦

TOP

3Q

TOP

谢谢

TOP

thanks for your share!!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