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心《我的守護者.下》


出版日期: 2017-10-20

他一再重複做著古怪的夢
在那些夢裡,總是有一名面容絕美的女人
隨著夢境愈來愈清晰,他知道夢中女人是真實存在
為了找回遺忘的記憶,他發誓一定要把她找出來!
沒想到他受雇保護某位富商的情婦和孩子
那個傳言中惡名昭彰、父子通吃的魔性之女
竟然與他的夢中人長得一模一樣!
乍見那張熟悉的嬌顏,粉碎了他腦中的封印
終於想起與她曾發生過,短暫卻深刻的點點滴滴……
回憶如潮水般洶湧而來,澎湃的情感衝擊著他
但在她眼裡卻是滿滿的責備與怨恨
七年前,他不曾道別,留下她孤單一人
七年後,他又出現得太晚,她即將成為別人的妻子──
該死!他縱然滿嘴謊言,對她的愛戀卻是真心誠意
屬於他的,沒有人可以從他手中奪走
等著吧!他不計代價也要贏回她的人、她的心……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十一章

    七年後

    惡鬼降臨。

    更糟糕的是,這個惡鬼的甜言蜜語太厲害。

    「說起來,紅眼意外調査公司的成立,都是基於我對楊伯父的仰慕。」侵門踏戶的惡鬼態度恭敬,對年紀雖大但身體健朗的老帥男人說道:「這些年來楊伯父的英勇事蹟,每一樁每一件都深深影響我,楊氏保全的名聲在業界更是赫赫有名,全歸功於楊伯父教導有方。」

    除了嫺靜優雅的小媽宋如意之外,楊家五兄妹都忍著不翻白眼,或者當場跳起來,指著這個口蜜腹劍、圖謀不軌的不速之客破口大駡,要他快快滾出去,不要玷污家裡的沙發。

    「紅眼意外調査公司的成績也很出色,在業界鼎鼎有名。」楊奕頷首說道,嘴唇上揚,眼裡盡是讚賞。

    「實在不敢當,我只是事事都以您為榜樣。」韓武麒謙和有禮的笑了笑。

    「之前在俄羅斯受到你幫助,這幾個孩子才能順利救出湘悅,實在該好好謝你。」因為這樣,老三還娶了湘悅,多了一個媳婦家裡熱鬧不少。

    「只是舉手之勞而已,況且,能夠幫上楊氏保全,是我韓武麒的榮幸。」他說得瞼不紅、氣不喘,壓壓兒沒提事後收取钜款的事。「只是我這趟來,是有事要拜託楊伯父。」

    被捧得心花怒放的楊奕難得遇到這麼上道的後輩,大方的揮揮手。

    「什麼事都沒問題,儘管說!」

    始終坐在一旁的楊忠國,終於忍不住了。

    「爸,你不要聽這傢伙灌迷湯,他根本不安好心,這是射將先射馬的計謀。」他擰著濃眉,冷瞪著韓武麒那張笑容滿面的臉。

    「你是說,我是馬?」楊奕揚眉問道。

    「不,這、他這是擒賊先擒王!」

    「所以,我們一家子都是賊?」

    「當然不是……」

    眼看大哥陷入絕境,眾人雖然心中同情,但都同時轉開視線,在心中哀歎韓武麒這招雖然陰,但實在太有效,老爸對這傢伙的印象太好,他們這些無辜的孝順子女只能任由宰割了。

    「楊伯父,忠國大概對我有什麼誤會,別擔心,我不會介意的。」韓武麒展現寬宏大量來博取更多好感。「我這趟來,也是有事需要忠國幫忙,只是不知道他願不願意。」

    楊忠國怒目瞪視著他,眼角微微抽搐,一副活像要吃人的兇惡模樣。

    楊奕卻大方得很。「你別擔心,他會好好配合的。」

    「楊氏保全是業界翹楚,若願意接手這案子,那是最好不過了。」韓武麒露出歡欣神情,黑眸裡竟能斂得沒有半點狡獪,「我的公司擅長調査意外,但是保全工作當然是使公司比較擅長。最近,接到一個案子實在需要借助忠國的能力。」

    「具體內容是什麼?」楊奕問道,罔顧長子意願,完全不準備推辭。

    「有個富商的情婦與私生女受到威脅,我希望能由忠國去保護她們母女的安危。」韓武麒態度誠懇,堪比劉備三顧茅廬。「富商的元配沒有生下子女,不過也有傳聞,情婦生的女兒,其實是富商父親的孩子,所以那個孩子在繼承權上身分更複雜,那個富商管理的集團在兩個月後即將並購一間上市公司,這段時間內較為危險,怕有心人會對她們不利。」

    「父子通吃?」楊娃娃瞪大雙眼,吐了吐舌頭。「好厲害的女人。」是什麼樣的女人,竟有這般魔力,能讓父子同時拜倒石榴裙下?

    「因為案件棘手,所以實在很需要忠國幫忙。」

    「把地點跟保護目標的資料交給他就可以了。」楊奕帶著微笑說道,朝長子揮了揮手。

    楊忠國沉著臉。

    「我有選擇的佘地嗎?」

    三個弟弟跟一個妹妹都露出同情的眼光,同時揺了揺頭,目送大哥即將出發「捐軀」去。

    他咬牙低咒了一聲,扭身走進房裡,收拾行李去了。

    夢境騷擾著他。

    自從在俄羅斯古堡,頭部受到撞擊後,他的夢境裡就開始出現一個女人。起初,那身影很模糊。

    絕美的小臉上,睜著驚慌的雙眸,裸露的粉肩曬得發紅,烏黑的長髮光澤如絲綢。

    紅嫩粉唇開合,說的話語起先無聲,但是隨著她在夢中次數的增加,逐漸聽得清楚。

    這只會讓你更得寸進尺。

    你的穿著不得體。

    夢境變化無常,各種畫面不連貫閃現,像是一部被剪輯得太破碎的電影。醒來之後,時常伴隨強烈頭痛,但是他就是貪婪的想夢見她。

    腦海深處有封印許久的記憶被打開,封印原本硬如鋼鐵,隨著夢境的增加,變得像木頭,然後是柔軔的紙。

    你總會騙我。

    好看嗎?

    我想回家。

    令人著迷癡戀的嬌嫩肌膚、渾圓的豐盈雪嫩,無辜天真的模樣,稚嫩得不知該要防備,如絲的長長秀髮沉重柔軟,滑過他的手臂。香汗淋漓時,雙眸迷離的叫喚:「忠國。」

    記憶裡封印,薄得像紗,卻牢不可破。他每每從夢境中醒來,下身硬得發痛,欲望前所未有的高漲,卻又無處發洩。

    不是任何女人,都能滿足他強烈的欲望,而他就是知道,除了她之外,他不想要別的女人,再老練的豔麗女子都無法平息這股欲望。

    一開始,他以為她是夢,但是夢境不會一直重複,還愈來愈是清晰。七年前,他也曾傷到頭部,造成短暫失憶,他以為他把記憶都找回來了,就算沒有,對他來說,除了家人其他都不重要。

    他記得他的家人,每一個相處的細節都記得。

    他以為那消失的短暫的十來天不重要。

    直到現在。

    飛機即將降落的廣播,打斷忠國的夢境,他睜開滿是血絲的雙眼,瞪著窗外的璀璨夜景,聽機長透過機上廣播,說著倫敦的氣溫。

    他必須去找那個女人。

    她是存在的。

    他握緊雙拳,暗自下定決心。

    等手邊這件事忙完,他一定要去把她找出來。

    飛機在倫敦市郊的希斯洛機場降落,繁忙的機場裡人們熙來攘往,人多得讓他厭煩。再說,這原本就不是他樂於執行的任務。

    只是楊家在俄羅斯的確欠了韓武麒人情,那個鐵公雞不會錯過討人情的機會,大概是看他沒結婚,所以才放過他的弟弟妹妹們,指名要他來保護富商的情婦跟孩子。

    楊家在世界各大機場都放置了交通工具,他拎著鑰匙,去地下室領車,雖然停車費驚人,但這是必須開支,他從來不吝嗇於支出這部分費用。

    韓武麒給的地址在威爾斯,雖然當地有卡地夫國際機場,但是開車走高速道路會是比較好的選擇,更能有效掩蔽行跡,況且半天的路程只是小意思,只要不下雨,英國的鄉間景致也是不錯的。

    到達目標位置的時候,天色還亮著。

    那是坐落在優美如明信片上圖畫的鄉間風景中,一座小而精巧的古堡,鍛鐵大門上鏤刻著已模糊的水仙花,但古堡內草皮茵綠,狀態維持得很好,沒有破落的跡象。

    他下車用韓武麒給的鑰匙開門,才把車子開進古堡內的車道上,左方原本讓賓客停馬車的棚子,已經改為停車場,他停車後只拎著隨身用品下車,朝古堡的方向走去。

    有錢人買古堡來金屋藏嬌,他早就見怪不怪,這類古堡修繕費用驚人,但是買來居住能附庸風雑,很受富豪們歡迎。那女人手段高妙能夠父子通吃,就不知道這座古堡是富商,還是富商父親贈送的禮物,用來保護父不詳的私生女。

    古堡另一方傳來兒童的嘻笑聲,還有年輕女子叫喚,囑咐要小聲的聲音,他決定先見見這次任務必須保護的物件。

    「小魚,小心點!」年輕女子的聲音愈來愈清晰。「你怎麼玩不膩溜滑梯呢?都溜了快一百次了。」女子的聲音裡有笑意也有無奈。

    「才七十九次!」小女孩笑嚷著,然後又響起快樂的尖叫聲。「媽咪,我還要再玩。」

    「受傷了不要哭喔。」年輕女子笑著說。

    「我才不會哭!」

    「好,你最勇敢了。」

    「媽咪,這是第八十次喔!」

    「好,那溜到一百次就停了,好不好?」

    母女的對話中透露溫馨,女子的聲音聽著很年輕,輕柔而悅耳。

    他轉過身,看見古堡旁的草地上,用木頭搭蓋一座兒童遊樂設施,漆著粉嫩的黃色,小樓梯、爬行欄杆、秋千跟溜滑梯一應俱全,一個綁著雙馬尾,雙眼靈動,粉雕玉琢似的黃衣小女孩獨佔玩樂場,正嘟著嘴要辯駁,卻在看見陌生人時,小嘴微微張開,臉上訝異又好奇。

    背對他的女子,穿著一身淡緋色的真絲連身裙,纖膀嬌軟,烏黑豐厚的長髮挽起一部分,其餘則垂落在背後,有幾綹灑落裸露的粉肩,顯得發更黑,肌膚更白皙雪嫩。

    那美麗的頭髮如一匹上好真絲,觸感沉重又柔軟……

    一股強烈的熟悉感,伴隨頭痛襲來,他僵在原處,眼睜睜看著她轉過身來,感覺像是被人狠狠痛揍一拳,打得無法呼吸,幾乎當場跪地。

    她精緻絕倫的五官,純淨無邪的大眼、粉嫩的唇瓣,以及窈窕的身姿,粉碎他腦中的封印,薄紗碎裂成細沙散落,殘餘的迷霧散開,他終於想起來了!那些關於她的一切,兩人之間曾發生過,短暫卻深刻的點點滴滴,夢中破碎的場景都歸位……


    「慶慶。」他喑啞的叫喚,難以置信的看著她。

    她的耳畔戴著一枚黃銅耳墜,添加了老琉璃管跟寶石,長得垂落在細緻的鎖骨旁,風姿綽約迷人,比記憶中稚嫩天真的模樣,更添一股難言的魔性魅力,同時揉合兩者,令人移不開視線。

    嬌小纖細的身軀,因為震驚而僵立,她粉臉刷白,連唇瓣也失去血色。然後,彷佛回應他的叫喚,她緩慢的走過來,一步步縮短兩人的距離,直到站在他面前,絕美小瞼仰望著他,然後——

    她用盡全力給了他一巴掌。

    因為太過震懾於那如潮水一般,衝破腦海的記憶,他完全忘了該去閃避那一巴掌,被打得偏過頭去。

    「你可以回去了!」書慶扔下這句話,轉身朝目瞪口呆的女兒伸手。「走,我們進屋子裡去。」

    「可是,媽咪,他……」小女孩眨著雙眼,輪流看著媽媽,還有那個被打得臉頰上浮現紅印的高大陌生人。她從來沒見過媽媽打人。

    「不用管他,我們該進去準備晚餐。」對女兒柔聲細語說話的書慶顫抖著,不理會掌心的疼痛,更不去理會僵立在原處的男人,當作他並不存在。

    「慶慶!」他伸出巨掌,緊緊握住她,不允許她離去。

    「放手。」她冷然下令,長睫下黑白分明的大眼看著他,滿滿都是責備與怨很。「我不知道發生什麼誤會,但是我不想見到你,去跟付你錢的人說,換別的人來保護我,只要不是你,換任何人都好。」

    「我不會走的!」他才剛想起她、才剛找到她,就算老天在這時劈下閃電,也不能阻止他留下。

    她咬住唇瓣,大眼裡閃動水光,恨恨掉轉過頭去。

    「你不走,我走。」

    忠國深吸一口氣,硬是抓住她不放,低頭端詳小女孩的五官,迅速評估出小女孩的年紀。

    有那麼一秒,氣噎在喉中,心口再次被緊緊揪住。

    他克制紛亂的思慮和情緒,竭力對小女孩露出最溫柔可親的笑容。「我要跟你媽咪聊一下,你可以繼續溜滑梯,好嗎?」他笑得很和煦,深知自己的魅力,不遺餘力在此刻使用。

    小女孩眨眨眼睛,為難的看看媽媽,又看看溜滑梯,遲疑了幾秒後,伸手拉了拉媽媽的裙擺。

    「我可以去玩嗎?」

    書慶原本想說不行,但是手臂上箝握突然變緊,她轉頭想要他放手,卻看見他黑眸裡的陰狠神色,只能在他無聲的威脅下點頭,不願意讓女兒看見這番拉扯。

    得到媽媽允許的小女孩,發出歡呼聲,再度朝遊樂設施撲去。

    忠國神色丕變,抓著她的手臂往古堡走去,毫不客氣的踢開古董大門,闖進美輪美奐的玄關,找到玄關旁用來放置賓客大衣的置衣間,猛地把她推進去,再一起擠入空間狹小的置衣間裡,阻擋在她跟門之間。

    他龐大的身軀占去大半空間,她被迫委屈的貼著牆壁站立,惱恨的瞪視著他,眼淚卻像是斷線珍珠,不爭氣的落下來。

    「別哭。」他歎息著,粗糙的大手捧起她的臉,抹去晶瑩的淚水,心痛得難以呼吸。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她啜泣嗚咽著,冷靜的面具崩潰,無能為力的哭泣,淚水落在他手心裡。「我以為,我已經把你忘了,為什麼你偏偏還要在這個時候出現?難道,你就不能放過我嗎?」

    「我不能。」他把她抱入懷中,貪婪聞著她的發香、她的氣息,重溫她嬌軟的身軀、細膩絕倫的膚觸。「對不起,我忘了你。」

    「既然忘了,為什麼不忘得徹底?」她無力的依偎在寬闊厚實的男性胸膛上,眼淚濡濕了他的無袖棉質背心。這麼多年了,他的穿著一如往昔,他的胸懷也一如往昔,有屬於他的氣息,她不論如何想遺忘,偏偏就忘卻不了。

    「我失去記憶了。」他埋在她發間低語,無限的悔恨。

    「這個藉口很拙劣。」

    「不是藉口。」回憶洶湧而來,澎湃的情感衝擊著他,忠國把懷中的小女人抱得更緊,就怕她只是幻影,不是真的存在。「七年前,我在鎮上修理電器時,也在各家各戶裝了監視器,那天你還在睡的時候監視裡警報響了。有一群陌生人來到我們住處附近,我必須保護你,所以出門去對付他們,雖然阻擋了他們,卻也受了重傷,重度昏迷了一個多月。」連醫生都說,他能夠醒來真是奇跡。

    只是他雖然清醒,卻忘了與她相處的點點滴滴。

    「我不相信。」她抵抗著,想要掙脫他的懷抱,偏又無能為力。「你留的資料都是假造的,拿到錢之後,連質押的那個女人都消失。」

    「我本來就痛恨這種機制,但是這是最嚴苛的訓練方式,我想成為頂尖的保鏢,就必須挑戰成功,至於質押的那個女人則是我的妹妹。」他為了隱藏身分,設下重重的防護,結果卻成為阻礙。

    「我連你的姓名都不知。」她落淚控訴。

    「我姓楊,楊忠國,忠孝仁愛的忠。」

    「忠國?」她迷惘重複,這才稍稍相信他並非完全欺騙。至少他把名字告訴她,是她聽錯了字。

    所以,她也可以相信,那短短的時日裡,他所流露的溫柔,並非全是為了誘引她,而使出的欺騙手段嗎?

    「對。」他垂眸凝望著她清麗的小臉,握著她柔嫩的小手,滑進他短短的發中,讓她觸撫當年留下的傷。「感覺到了嗎?這是那時造成我重度昏迷的疤痕,醫生縫了三十幾針。」

    摸索著指下凹凸不平的傷疤,她眼眶發燙,眼淚再度落了下來。「這一切可能都只是你的說詞,你只是剛好又接到必須保護我的工作,所以存心再來騙我。」

    「我能用時間來證明,所說的一切並不是謊言。」他擦抹著那些淚水,連心都被她的淚灼傷。

    「沒有時間了。」書慶微微搖頭,慘然一笑。「再過兩個月,我就要結婚了。」

    忠國眼前驀地一黑,震懾的脫口。

    「開什麼玩笑?」

    「不是玩笑。」她臉色慘白的道。

    激狂的怒氣湧上胸口,讓他無法呼吸。

    「你不能嫁給別人!」

    他握住她的雙肩,忍住用力揺晃她的衝動。他才剛找到她,她卻要投向別的男人的懷抱,成為別人的妻子?他絕對不允許這件事情發生!就算要砍斷他的雙手,他也要阻止她嫁給別的男人。

    甚至,就算她已經成為別人的妻子,他也絕對會奪回她,更何況她還尚未結婚,只要他想起她、見到她,就不會太遲。

    「為什麼不能?已經七年了,你一直音訊全無,小魚必須有個父親,我也要找個男人儂靠。」她迷蒙大眼裡盡是指控與無奈,落淚的模樣淒美難言讓他心痛,卻也更增加他的決心。「你以為是誰付錢雇用你來的?就是我要嫁的那個男人啊!」

    「你並不愛那個男人。」他斬釘截鐵的說道。

    「你怎麼能夠斷定?」

    「因為,你還戴著這塊磬片。」巨掌撫過她耳畔的銅片,低沉醇厚的嗓音如能醉人。

    她渾身一顫。

    他黑眸深幽,凝視著她,嘎聲道。

    「因為,你把我們的孩子取名為小魚。」從那孩子的模樣跟年紀推算,他很肯定那是他的女兒。

    這叫做磬,跟我的名字同音。

    他記得她那時的模樣、那時的語氣。

    這是殘件,下頭原本應該有墜子,通常會掛只小魚。

    吉慶有餘。

    他的慶慶、他的小魚。

    這就是最有效的證據,女兒的名字,跟他當年送她磬片時,兩人所說的言語有關。而她就算跟富商,或是富商的父親牽扯不清,甚至即將踏入禮堂嫁為人妻,卻還留著那塊磬片,還改為耳墜,時刻佩戴在身上,證明她心裡依有他的存在,否則老早就丟棄磬片。

    她卻推翻他的猜測。

    「我留下磬片,是為了記取教訓。」她不肯承認,不想透露更多,只會讓他更囂張得意。「至於孩子的名字,不是你以為的那個魚,而是愚蠢的愚,是為了提醒我自己,當初有多愚昧。」

    怒火在他眼中迸裂,野蠻的本能淩駕理智,他兇猛的咆哮。

    「你騙不了我!」

    「我為什麼要騙你?」她輕聲反問,粉唇微顫的道:「我們之間什麼也不是,就只是年輕時愚蠢的一夜……」

    她的反駁激得他更氣怒交加,不等她把話說完,就兇狠的低頭吻住她。

    這是一個絕不溫柔的吻,粗魯又霸道,直接需索她柔嫩的唇舌,抵探著他在夢中反覆回憶,她口中最敏感的那處,恣意摩擦直到她顫抖的軟倒,再也不能抵抗的回吻他,在他懷中發出無助的嬌聲。

    他太想念她的滋味,她的芬芳、她的軟嫩,幾度在夢中硬痛的醒來,而此時此刻,她就在懷中,甜蜜而溫曖。

    ……

    迷亂之間,她倒臥在他懷中喘息,耳中回蕩如擂鼓般的心跳聲,無法分辨是她的,還是他的。

    他靠在她耳畔,笑得邪惡驕傲,無限溫柔的問道:

    「你還想得起要嫁的男人叫什麼名字嗎?」他語音中滿是自信。

    書慶倒抽了一口氣,用僅有的力氣推開他,抬手又甩了他一巴掌,聲音雖然響亮,卻打不掉他臉上的得意。

    「你想證明什麼?我抵抗不了你?」

    她捂著唇瓣,雙眸淚花亂轉,臉色雪白的瞠著那可惡的男人。

    「好,你做到了!」她顫抖的勉強站直,不肯再依賴他。「但是,我還是不相信你,你可以帶著那些藉口下地獄去!」她依靠僅剩的驕傲,擠過他龐大的身軀,握住門把要打開。

    「慶慶,」他輕聲叫喚,嗓音太過溫柔。「你有沒有想過,我處處小心提防,連真實身分都防守得那麼嚴,怎麼會不戴保險套,就跟一個女人做愛?」

    她僵硬了一會兒,忍著沒有回頭,打開置衣間的門,邁出顫抖的腳步離去,不願意再看他一眼。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典心

    上本「楊氏保全」系列,老二鐵算盤孝國的故事《護花使者》是二0一七年二月上市,而現在大家手上燒燙燙的上下集《我的守護者》則是楊家老大忠國的故事,應該是十月上市,單身漢大出清的話動進行得頗順利,大家有沒有誇獎我很乖,速度比之前快了些呢?

    今年身心狀態改善不少,熬過自己的病痛與心結,才能專注于寫作,順利寫完忠國與慶慶的故事。

    系列的完結作都習慣寫上下集,很久之前電腦裡就有「守護神」的檔案,這樣類似的斷簡殘篇不少,都是一時的故事發想。創作生涯裡我就像是松鼠一樣,持續存著這些故事發想,在適當的時候加入適當的男女主角,延展成一本書。

    原本書名是「我的守護神」,但是出版社寄來複製畫時,印成「我的守護者」,覺得這個書名低調些,感覺也不錯,於是阿心仔就順勢改了書名了。

    楊忠國:嗯,大膽鯨魚,你是覺得我稱不上「守護神」三個字?

    阿心仔:……楊先生,請你回想一下自己做的事……

    楊忠國:我覺得沒什麼不好啊!

    阿心仔:對不起。

    楊忠國:知道錯了?知道就好。

    阿心仔:我不該緣木求魚的!逃走!

    揚忠國:欠揍!

    寫《我的守護者》時是在很熱的夏季,為了當北極熊的好朋友,工作的時候儘量不開冷氣,只開電風扇,只是室溫破三十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會開啊啊啊啊,不然覺得腦漿都要融化了。

    習慣系列的結束都是以上下集來呈現,忠國的故事早早就在構想中,不過受到一些因素影響,在訂下大綱之前,會略微修動。

    例如五月時去拜訪平凡&陳淑芬老師,談到一些計畫,以及這本封面的設想企劃,戴的就是自己剛做好的磬片琉璃耳環,淑芬老師拍照後說:「就讓這本女主角戴這個耳墜如何?」我說好啊,回家後就修改大綱,連女主角的名字都搞定了,寫這本稿子的時候,就把磬片耳環放在桌上,偶爾摸摸玩玩。

    所以開稿的時候,放在「典心小鋪」粉絲團的示意圖,就有磬片耳環的照片,後來還陸續上傳了青花碎瓷小銀盒,這是工作時的習慣,喜歡把相關資料,不論書籍還是實體都放在一旁。

    平凡&淑芬老師的畫作比書稿完成得早,看到時驚豔不已,分為「浪蕩情人版」跟「甜蜜家庭版」,特裝版的書衣會是「甜蜜家庭版」,看得到可愛的小愚喔,還附贈三張複製畫,實在是美到炸!

    現代人閱讀習慣正在改變,電子書是一項新選擇,在各種宣傳上,電子書的確比較活潑,也解決了生活空間不足的問顆,只是我比較懷舊,還是喜歡實體書。

    拿到書時,感受紙的觸感、書的重量、油墨的味道、印刷的效果,是很享受的一件事。

    一直希望能帶給讀者們美麗的書,現在這種想法更加強烈,雖然完整的企劃總會消耗很多心力與時間,需要許多人的發想與執行,當然有時會遇上灰心的時候,但是想到美麗的書能呈現在大家面前,真的覺得再辛苦都值得。我在這一項上,總是要求得比較多,所以帶給許多人麻煩,實在對不起。

    這段時間有關注「典心小鋪」粉絲團的讀者,應該都知道了,我在七月時於臺灣角川出版社出版「硯城志卷三龍神」時,宣佈了之前的筆名。

    典心之前的筆名是「淩玉」。

    感覺很久遠的名字了,如果還有讀者記得,那我真的很感謝,不知道這名字也無妨。當初是因為身心不堪負荷,所以改以「典心」為筆名再開始,這幾年身心失衡,今天總算恢復一些,就在粉絲團寫出一些過往,我得到很多鼓勵,謝謝大家的疼愛,我會好好珍重自己。

    至於接下來的寫作計畫,是寫「硯城志卷四」,接著才會寫言情,目前還不能決定是古代稿《馴漢記》外一章的烈叔與喜姨的故事,或者是現代稿的摩根,總之阿心仔會再接再厲,把鯨魚皮繃緊緊的!

    聖堂教母……

    阿心仔:為什麼要點點點?

    聖堂教母:因為我很懷疑。

    阿心仔:唉啊,阿如如,你太讓我傷心了,你居然懷疑我的誠意!

    聖堂教母:不,我是懷疑你的速度!

    阿心仔:我……我……人家會儘量啦……對手指ing

    聖堂教母:那我先去磨刀,到時候你再慢吞吞,我就剝了你的皮!

    呼,阿如如總是很嚴格……不,我說錯了,是很溫柔啦!溫柔啦!快把刀放下來!

    另外,手上一些積存很久的短篇小說,會開始進入商談,還沒辦法決定是要製作同人,或是跟哪一間出版社合作……啊,做同人本的確會是新的經驗,但是感覺過程會很累很累,本鯨魚實在是……趴ing

    或許這本書到大家手上時,事情已經定案了,只是寫這篇後記時,一切都還在未定之天。

    總之,想知道最新資訊請到FB的「典心小鋪」粉絲團,我雖然更新得不夠快(究竟,言情界更新臉書速度,誰能快過黑潔明老師?),但是還是會儘量分享一些進度給大家,有些福利小活動也會在粉絲團進行,請不要錯過喔!

    謝謝大家,咕得掰,我們下次見。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for sharing
Nicole

TOP

3Q

TOP

thanks for your share!!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