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瓔《妙膳小王妃》


出版日期: 2017-08-16

  穿越到這以食立國的大齊朝,她不得不大聲贊一句穿得好啊!
  也虧得她現代名廚老爸的荼毒,磨出她一手好廚藝,
  讓她能夠先從做小吃生意,賺少少的銀子,闖出名聲後,
  有貴人祭出重金請她做席面、主動上門邀合夥,
  開起餅作坊、醬作坊,讓她賺了多多的銀子,
  再加上她有著現代魂,實在學不來逆來順受那一套,
  這輩子的爹娘那些極品親戚想來分現成好康,她直接抄起菜刀趕人走,
  但唯獨一人她搞不定,他是她和她爹在路邊草叢撿回來的,
  起初以為他是雙腿殘廢的啞巴,後來才知他是被山賊點了穴,
  穴解開了,他人自然也恢復正常,而且他似是讀過書的,
  毛筆字寫得極好,她小吃攤的招牌就是出自他之手,
  她跟人談生意,也是他在一旁提點一些注意事項,還有還有,
  她差點被變態玷污是他救了她,他還為了守護她的清白向她爹娘求娶,
  她年紀雖小,但畢竟活了兩世,他的心意又這般明顯,她不會看不出來,
  只是他真的怪怪的,她的料理全是老爸真傳,為何他總是一副吃過的樣子?
  又一天到晚自稱是小王爺,他還真愛作白日夢,呵……笑不出來了,
  因為皇上、皇上本人居然親自尋他來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夢裡拜了神龜廚祖為師

    “金桐蕊!都幾點了,還不給我起來!”

    哨音響起時,金桐蕊好夢正甜,突然身上暖呼呼的被子被抽走了,雖然穿了成套的鋪棉睡衣,連帽子都戴上了,毛襪也穿上了,可她還是猛然打了個冷顫,正揉了揉眼睛想睜開,一記鐵掌就毫不留情地往她的腦門打了下來。

    “要我說幾次,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金不煥惡聲惡氣地在她耳邊吼著,“你以為你這點三腳貓的功夫能鎮住那些個老師傅嗎?你以為你老爸能活上天長地久嗎?等我兩眼一閉死了,你若拿不出點真功夫,那些老傢伙會聽你的嗎?你要沒本事服眾,就別想留住金園,金園是我一生的心血,可不是留給你糟蹋的,你要是沒心學就趁早離開,我才不想浪費我的時間!”

    金桐蕊就算捂著耳朵也能照樣背出一遍,因為這是她老爸每日叫她起床時必念一遍的臺詞,她一年要聽三百六十五遍,能不背得滾瓜爛熟嗎?

    他們父女倆相依為命,她老爸向來是以“家暴”的方式表達對她的愛和關心,尤其得知自己得了肺癌、活不過兩年之後,老爸對她的要求更是嚴苛到了極點,像現在……她眯著眼瞄了瞄床頭櫃上的鬧鐘,才淩晨四點啊,大多數人都還在被窩裡作好夢呢,老爸偏要說得好像她睡到太陽曬屁股似的。

    若不是能充分理解老爸對她這獨生女是如何的放心不下,她早就搞叛逆和離家出走了,哪個花樣年華的十七歲少女會想要整日泡在油膩膩的廚房裡?她是對做菜有興趣也有天分,可是她不喜歡這樣的魔鬼訓練啊,這種分秒必爭、什麼料理都要三天內把她教到會的感覺,好像、好像老爸隨時都會離開她似的……

    金桐蕊吸了吸鼻子,把淚意逼回去,把帽子拉下來,鼻音濃重地道:“起來了啦,不要再吼了,再吼我耳膜破了,聽不到火候的聲音怎麼辦?你要負責嗎?”

    “還給我廢話!”金不煥假裝沒看見女兒紅了眼眶,假裝沒聽見女兒的哽咽,狠著心一把揪住她的領子,粗暴的搖了她的身子好幾下。“清醒了沒有?馬上給我清醒!”吼完,他手一松,轉身走出了女兒的房間。

    三十分鐘後,金桐蕊已經光速從自家騎腳踏車趕到金園,在員工休息室裡分秒必爭的換上了雪白的廚師服,清爽地紮起馬尾,一雙小手飛快地在廚房裡切切洗洗,而她老爸呢,早早就已經守在廚房裡了。

    她可是連早餐都沒有吃,連杯熱牛奶都沒能喝上一口,而此時是臘月寒冬,這波寒流只有八度,誰能比她更心酸?

    金園在業界是數一數二的中餐廳,她老爸金不煥更是獲獎無數的國宴禦廚,招待過許多國外貴賓,每次都能令賓客滿意,令主人臉上有光。

    而虎父無犬女,她的味蕾極為敏銳,打從五歲就展露做菜天分,參加過國內外無數大大小小的比賽,“小小料理達人”的封號天生就是為她設的,獲獎的獎盃都快擺不下了,老爸是她的驕傲,而老爸也以她這個女兒為榮,儘管在廚房裡他們這對脾氣一樣火爆的父女常常一言不合吵起來,可是一旦走出了廚房,他們父女的感情可是很好的,若說他們之間有什麼不能說的事,就是那個女人了吧。

    那個女人就是生下她的女人,在她還在讀幼稚園小班的時候就勾搭上當時金園的二廚,兩個人卷款潛逃私奔了,這是老爸和她心中永遠的痛,沒有媽媽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格外艱辛,但她從來沒有抱怨過,因為她知道父兼母職的老爸更心累。

    金桐蕊看著自家老爸虎背熊腰的高大背影,忽然覺得老爸好孤單又渺小,她正想走過去說兩句安慰的話,突然一陣天搖地動,百來坪的廚房裡,所有鍋碗器具都在震動掉落。

    她緊緊靠著光潔的不銹鋼料理桌,惶恐地喊道:“老爸!”

    金不煥試著保持平衡,他其實也很怕,但他裝作鎮定地道:“點點,你不要怕,老爸這就過去……”

    轟!

    他話還沒說完,整棟大樓應聲倒塌,他的視線裡只見到寶貝女兒墜落……

    “你這孩子做啥這麼倔啊?不嫁就不嫁,爹娘還能跟你大伯父好好說,你做啥去撞牆呢?這都躺了五天了,萬一醒不來,娘也不要活了……”

    金桐蕊穿來已經五天了,初初的驚嚇平復了些許,原主的經歷也在她腦子裡轉了好幾次,只不過她的身子無力,眼睛黏乎乎地睜不開,喉嚨又發不出聲音,只好癱了似的一直躺著。

    聽聲音和憑感覺她便知道是原主的娘親在為原主擦拭身子,原主的娘親叫奉蓮娘,對閨女撞牆一事萬分自責,日日都仔細的來為她擦身子,悔恨交加的跟她說話,期盼著她能醒過來。

    她也好想醒過來,因為她實在太餓了,她這才知道原來穿越時空是個體力活,她餓得可以吃下十頭牛。

    “娘……”金桐蕊費力的發出聲音,她以為會像前幾次那樣失敗,沒想到竟然成功了。

    “點點!點點!你醒啦?”奉蓮娘喜出望外的緊緊抓住女兒的手。

    金桐蕊動了下眼皮,有氣無力地“嗯”了一聲。

    原來她在這裡的小名也叫點點,難道這就是她穿來的原因?

    “你的頭是不是很痛啊?”奉蓮娘緊張地說道:“你流了好多血,又腫了一個大包……”

    “娘,我餓……”

    奉蓮娘恍然一愣。“對對,躺了五天,自然是餓了,你等等,娘去弄米粥。”

    什麼米粥?金桐蕊聽得直蹙眉,忍不住說道:“娘,我想吃肉……”

    “肉?”奉蓮娘一愣。“你想吃肉啊……”她牙一咬。“好,你等著,娘去給你弄肉來!”

    金桐蕊聽著奇怪,怎麼壯士斷腕似的,難不成她投生的人家連肉都吃不起嗎?根據原主的記憶,原主的家境確實不好,可沒說吃不起肉啊,她跟她老爸一樣都是無肉不歡,如果這個家真吃不起肉怎麼辦?

    一時間,她糾結起來。

    不過,也因為心裡這樣糾結的活動了一下,她能睜開眼睛了。

    我的天啊!

    雖然她保有了原主記憶,也有了心理準備,可她真沒想到居住環境竟是這樣破舊,這算是女孩子的房間嗎?

    她躺在炕上,身上蓋了條補了又補的薄被子,放眼望去,家徒四壁,都是土色,房門上掛了半截破布權充簾子,寒磣得很。

    原主的大伯父作主要把她嫁給年過三十的打鐵匠做續弦,已收了對方二兩銀子當聘禮,原主死活不嫁,這才撞牆,而這麼一撞就給撞死了,若她沒穿來,估計這時候金家就在辦喪事了。

    身子無法動彈時不覺得餓,如今醒來了,饑餓的感覺分外明顯,胃好似都打結了,可等了半天也不見她娘再進來。

    都已經過了一小時有了吧?難道去弄肉的意思不是去煮肉,而是出去買肉了?不對啊,會說:“弄”這個字,分明是要去設法的意思,就是說,這個家沒錢買肉。

    金桐蕊是個急性子,沒法再等了,反正她已經醒了,索性出去看看,她也要認識認識她穿來的這個世界是何模樣。

    外間屋裡,奉蓮娘正眼巴巴的望著大門,見女兒扶著牆出來,連忙過去扶她。“哎呀!閨女,你怎麼不在房裡躺著,出來做什麼?”

    金桐蕊讓她娘扶著坐下。“娘,您不是要做飯給我吃嗎?我等了許久才出來看看。”

    奉蓮娘給她一個安撫的笑容。“你再等等,你爹去你大伯父家借肉了,我讓他跑著去,很快就回來了。”

    金桐蕊想著,原主的爹金大秀就是病了才不能下田,所以家裡一日比一日不好過,這會兒怎麼還讓病人跑呢?

    她如今也不指望肉了,只道:“娘,我餓得不行,您做碗米粥給我頂著先吧。”

    奉蓮娘忙道:“米粥早做好了,只要熱一熱就行了,你等等啊,很快!”

    這回果然很快,奉蓮娘進去廚房片刻便端了一碗溫熱的米粥出來。

    金桐蕊早餓得前胸貼後背,她很快地吃了幾口,接著抬頭看了奉蓮娘一眼。

    不簡單,只不過是米粥還能做得這樣難吃也是一門功夫了,看來她娘的廚藝不及格啊。

    不過現在不是挑剔的時候,她得先吃飽了,有力氣說話和走路再說。

    她把一碗難吃的米粥吃得乾乾淨淨。“娘,我還要一碗。”

    奉蓮娘見閨女不但醒了,還胃口大開,高興地直道:“好好,娘再去給你盛一碗!”

    金桐蕊足足吃了四碗米粥這才有飽足的感覺,夏天熱,她吃熱粥,出了一身汗,不過整個人倒是精神了許多。

    這時,一家之主金大秀終於回來了,可灰溜溜的兩手空空,還一副蔫兒的模樣,看也知道他沒借到肉。

    金桐蕊看著她這一世的爹,外型跟她老爸相差十萬八千里。

    她老爸高大健碩,都會固定運動,體格維持得不錯,又因為常年待在廚房,所以皮膚白皙,任誰看了都會說他是熟齡酷哥,這些年對他有意思的女人不在少數,他都不為所動,遭遇一次狠狠的背叛,他不敢再碰感情了。

    反觀眼前的金大秀,高高瘦瘦像根竹竿似的,常年下田,肌膚黑紅,算來才剛要四十,但臉上卻刻著深深淺淺的皺紋,又穿一身枯黃色縫著補丁的粗布衣裳,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老多了。

    金大秀眼眶微紅,摸了摸女兒的頭,勉強笑道:“爹沒用,沒借到肉,我們家閨女只好再忍忍了,爹再另外想法子,一定讓你吃著肉。”

    堂堂大男人笑得比哭還難看,金桐蕊聽了難受,頓時怪起自己來。

    真是的,她沒事說要吃肉乾麼呢?

    她連忙對金大秀展顏一笑,拉著他的手道:“爹,我吃了四碗米粥,飽得很,不用想法子了,您跑了許久肯定是累了,快坐下歇歇吧。”

    “哎,好。”金大秀應了聲,坐了下來。

    金桐蕊連忙倒了杯水給他喝,他也咕嚕咕嚕地喝完了,只是眉頭仍然緊鎖著,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奉蓮娘看著丈夫垂頭喪氣的樣子,歎了口氣。“大伯說什麼了?是不是又說得極為難聽?”

    見父親欲言又止,金桐蕊鼓勵地道:“沒事的爹,您就說吧,這樣我和娘也才有個底。”

    金大秀這才緩緩說道:“大哥說那張廣知道點點撞牆尋短的事了,直說晦氣,要大哥把聘金還回去,還說他修葺了房子,又置辦了新房,要大哥倒賠他一兩銀子,大哥讓我出那一兩銀子,又說下回再幫點點談好親事,若點點不乖乖嫁過去,有我們好受的,他肯定要把咱們一家都逐出金家宗族,讓咱們在村裡沒法抬頭做人。”

    奉蓮娘立刻發愁了。“一兩銀子?咱們哪裡有一兩銀子?”

    金桐蕊又好氣又好笑,她這對父母怎麼這麼老實巴交?那什麼狗屁大伯父說的話是金科玉律不成,幹麼聽他的?

    “爹、娘,親事是大伯父自作主張去跟那張廣談的,聘金也是大伯父收的,那一兩銀子要賠也是大伯父的事,跟咱們一點關係都沒有,再說了,眼下咱們就是沒有一兩銀子,大伯父能把咱們賣了不成?大伯父說的話不理會便是,連想都不必去想,不值一提。”

    金大秀、奉蓮娘從未聽過這番理論,頓時目瞪口呆。

    突地,房裡突然傳出撫掌喝采的聲音,跟著,一道慷慨激昂的聲音說道——

    “姊說的對,姊說的太對了!就是爹娘好欺負,大伯父才淨是欺負咱們家,他們天天白麵白米還有肉,咱們就吃糠喝稀粥,這就罷了,如今還要把姊給賣了,爹娘若是還心疼姊,就得硬氣些,莫再被大伯父和祖母拿捏了!”

    金桐蕊知道那是原主的弟弟金桐樹,他多年前被人打斷了雙腿,不良於行,出入都靠金大秀或抱或背。

    看來她這個弟弟對那狗屁大伯父也是積怨很深呐!

    這金家共有兄弟四人,原主的爹排行老四,金老爹已經不在了,金老娘聶氏跟老大金大山一塊兒住,聶氏偏心老大,金大山便以長兄如父自居,分家的時候,獨佔了一半良田,另一半位置較不好的田則分給了三個弟弟—— 金大明、金大水、金大秀,並規定三人每月要繳兩百文錢當作奉養母親的孝心,實則都進了他的口袋。

    老二金大明向來好吃懶做、貪杯愛賭,分到的微薄田地早就賣了,他每每喝了酒就耍酒瘋,日夜在賭坊裡混跡,金大山怕連累到自己,也不要他付那兩百文了,讓他別有事來煩自己就行。

    老三金大水是個讀書人,一心想考功名,從年輕考到如今都中壯年了,還在作科舉夢,他租了間破屋子,把自己名下的田租賃出去,每個月就靠少少的田租過活,他早讀書讀得走火入魔,整天關在屋子裡,對自家人發生了什麼事完全漠不關心,金大山怕將來要給他收屍,因此也不去要那兩百文錢孝親費。

    所以了,只有排行老四的金大秀最可欺,不但老實又能下田,且孩子都大了,每個月的兩百文錢一次都不能少,金大山一定會登門來要。

    這幾個月金大秀病了,病因不明,在田裡常會呼吸急促,跟著便莫名昏倒,有一次還撞到了頭,昏了兩日,這可把奉蓮娘給嚇壞了,死命攔著不讓他再去田裡。

    既然無法種田,孝親費自然是繳不出來,於是金大山又打著長兄如父的旗幟,作主了原主的婚事,貪圖的就是那聘金。

    金大山明知道弟弟家裡連月來都三餐不濟,也沒銀子請大夫看病,不但視而不見,還把十多歲的親侄女嫁給三十多歲的鐵匠做續弦,奉蓮娘幾次上門求聶氏作主,聶氏都站在大兒子那邊,還指責金大秀的不是,說他裝病不肯奉養她、目無兄長、大逆不道等等,說原主若不肯嫁就是眼裡沒有長輩,要讓鄰里公審,要把她沉塘,十分不可理喻。

    “畜生!人渣!”

    金桐蕊想到這裡驀然拍桌而起,這舉動把金大秀、奉蓮娘都嚇了好大一跳,也不知道她這是在罵誰。

    金大秀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道:“點點啊,你哪兒不舒服?是不是頭又疼了?”

    “我沒事。”金桐蕊毅然決然的說道:“爹、娘,咱們好生把日子過起來,絕不教那幫人看輕!”

    第二日,奉蓮娘表示要到自己兄長家去借點銀子,她顧全男人家的面子,堅持不要金大秀陪,金桐蕊想出門去走走,看看這個朝代是何模樣,便表示要一塊兒去。

    奉蓮娘的爹娘早過世了,唯一的兄長名叫奉茂吉,奉蓮娘是他五個妹妹裡嫁得最差的一個,兄妹倆少有來往。奉茂吉在鎮上東邊開了兩間大鋪子,一間油坊,一間雜貨鋪,雜貨鋪除了賣各種南北雜貨,還獨家販售縣城裡唯一一間醬園子——“十味園”的醬料。

    十味園是百年老店,醬料味道道地,很受歡迎,來買醬料的客人都會順道添購些日常雜貨,因此雜貨鋪的生意很好。

    金桐蕊滿心認為大舅的鋪子經營得不錯,肯定會對她們施以援手,可是母親只是弱弱的一笑,“我好好跟你大舅說,他會借咱們點銀子的。”

    到了奉家,下人去通報,她們在廳裡等,金桐蕊見到還有斟茶的小丫鬟,便知道她這個大舅的日子過得挺不錯的。

    這時,奉茂吉的妻子黃氏和女兒奉芸臻回來了,兩個人身後跟著伺候的丫鬟婆子四人,頗有富太太和小姐的派頭。

    黃氏見到她們母女很是意外,扯著笑臉道:“哎喲喲,五姑奶奶和大丫頭來了。”

    “舅媽。”金桐蕊照她娘的交代,低眉順目的叫人。

    反觀那小了她一歲的表妹對她娘卻是愛理不理的,對她這個表姊也只是挑了挑眉頭,瞅了一眼,有夠沒家教的。

    奉蓮娘馬上起身陪笑。“大嫂回來了,這是跟臻兒去哪裡呢?”

    黃氏又扯開了一抹笑。“我們去香緣寺進香,答謝菩薩給臻兒賜了一樁好姻緣。”

    奉蓮娘一愣。“臻兒訂親了?”

    黃氏笑道:“和莊員外的嫡子定了親,再過一年就要嫁了,我那未來女婿可本事了,年紀輕輕就管著家裡的繡莊,將來可是要接下家裡的生意的。”

    奉蓮娘頓時感到五味雜陳。“莊員外的兒子啊……”

    金桐蕊冷眼旁觀,覺得黃氏的笑容很客套也很虛假,讓要來求援的人開不了口,還故意炫耀女兒的好親事,真是夠了。

    奉茂吉陰著一張臉出來了,牙咬得狠狠的,他也不看金桐蕊,劈頭就對奉蓮娘罵道:“你怎麼回事,怎麼教女兒的?竟然搞出退親這樣見不得人的事來,把我的臉都丟光了,客人買油買糧順道問起,我都不知怎麼回答,你還有臉上門來?你們快點給我滾,我見到你們娘倆就來氣!”

    想當然耳,借銀子失敗,還被轟了出去,連口茶都沒喝到。

    金桐蕊在家裡觀察了幾日,認為種田絕對沒有出路,何況家裡現有的兩個男丁都不能下田,只有兩個女人能勞動,她娘弱不禁風,而她對種田則是一竅不通,想來想去還是得靠她的老本行才能脫離困境。

    所以了,她想做個小生意,先攢點銀子讓她爹看大夫,免得小病拖成了大病,想到前世她老爸就是因為小咳不去看醫生,等到真正很不舒服才去就醫時已經來不及了,當醫師說老爸得了癌症時,她當下真是恍若晴天霹靂,久久都回不了神。

    不知如今她老爸如何了,是生是死?那場地震把餐廳都毀了吧?若是她老爸還活著,面對心血就這麼沒了,肯定很心痛,她更擔心的是,脾氣火爆的老爸,沒有她在身邊照看著,又與人一言不合鬧上警局怎麼辦?到時誰要去保他?

    “點點啊,不是說有話跟我們說嗎,怎麼發起呆來了?”金大秀很是擔心的看著女兒,最近閨女出神的時候太多了,他真的很怕她撞壞了腦子。

    金桐樹一鼓作氣的喝完一杯茶,重重擱下茶杯。“姊,你要說什麼就快點說啊,真是急死人了。”

    金桐蕊回過神來,看著面前的三位新家人,表情極其嚴肅地道:“爹、娘、小樹,我想做個賣吃食的小生意,可是做生意需要本錢,眼下咱們家拿不出銀子來,所以我想,能不能把咱們的田賣了,讓我做生意本?”

    “你說賣、賣田嗎?”金大秀聽得一愣一愣的,田是祖產,他從未想過要賣。

    “吃、吃食?”奉蓮娘結結巴巴地道:“可是點點啊,你的手藝……那個……跟娘一樣,做吃食不太好吧?”

    金桐樹不斷點頭。“我贊成賣了田做生意,但絕不能做吃食生意,姊和娘根本就不會做飯……”

    金大秀一下子伸手捂住兒子的嘴,僵笑道:“你這孩子,不要胡說八道。”

    金桐蕊了然於胸,有其母必有其女,她早想過原主是奉蓮娘手把手教的,廚藝肯定一樣慘不忍睹,但為了說服他們,她更加正經八百地瞎掰道:“事實上,我這次昏迷了幾日,在夢裡見到了一位廚神,他讓我拜他為師,左右我也醒不來,便拜他為師了,而天上一日,等於人間一年,我跟師傅學了五日,等於學了五年,因此我現在的廚藝已不可同日而語,才會想到要做吃食生意。”

    金桐樹頓時興奮不已。“姊,你是不是遇到神龜廚祖蕭然了?”

    金桐蕊不由得蹙眉,神龜廚祖?這名頭怎麼這麼怪呀?

    不過她想,那神龜廚祖啥的,大約是這裡民間故事裡流傳的傳奇人物吧,便咳了下,點了點頭。“對,就是他,神龜廚祖,我就是拜了他為師,他就是我師傅,所以現在我的廚藝已大有長進,若是你們不信,我可以馬上做頓飯給你們吃,你們驗證一下便可知道是真是假。”

    金桐樹興奮得兩眼放光。“好!姊,你去做飯,我也想嘗嘗神龜廚祖教你的手藝!”

    為了取信于家人,金桐蕊立即起身去灶房忙活了,奉蓮娘將信將疑的跟了進去。

    金桐蕊把雜亂的小灶房翻了一遍,只找到一把粉條,菜筐裡只有一小把白菜、一把野菜、兩根蔥和兩個馬鈴薯。

    她望菜興歎,即便是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啊!

    沒其他菜可以煮了,也沒有米,幸好還有一小袋的麵粉,起碼還能有道主食。

    首先是切切洗洗的工作,她都手腳麻利地做好了。

    水滾,她把粉條、白菜依序下鍋,調了味道之後,完成了一鍋白菜粉條湯,接著她削起了馬鈴薯皮,菜刀翻飛,三兩下,馬鈴薯在她的刀下先是成了薄片,跟著成了馬鈴薯絲。

    奉蓮娘在一旁看著,好幾次忍不住驚呼出聲,“點點啊,慢點!慢點!小心削到手啊!”

    金桐蕊還有餘裕分神朝母親一笑。“沒事的娘,這只是小意思,我可是神龜廚祖的徒弟,削個皮而已,難不倒我的。”

    在她老爸的魔鬼訓練下,為了練就一手俐落刀工,她可吃了不少苦,削到手指頭受傷的次數更是難以估算。

    切好了馬鈴薯絲,她倒了碗麵粉出來,這麵粉她一摸便知道不是精細的白麵,而是便宜了許多的次等品,從這裡便能再次印證金家的窘境。

    她把白麵化了點鹽水,再加了點調味料,將馬鈴薯絲加進去攪拌。

    奉蓮娘愣愣的問道:“點點啊,不是要炒土豆絲嗎?怎麼跟麵糊攪在一塊兒了?”

    金桐蕊差點忘了,這時馬鈴薯不叫馬鈴薯,叫土豆了,她笑道:“這樣能吃得飽些。”

    奉蓮娘本來要問土豆跟麵糊要怎麼煮,但想到閨女可是神龜廚祖的徒弟,自然知道要怎麼做,她便閉了口。

    金桐蕊把鍋燒熱了,在鍋裡下了豬油,等鍋子冒了熱氣後,她如常地把手放在油鍋上方感受油溫,確定溫度夠了,便一下子將土豆麵糊給下了鍋,油鍋裡很快冒出了香氣。

    奉蓮娘見閨女熟練地用筷子扒開土豆絲,那專注認真的神情對她來說好陌生,她從未在閨女臉上見過這樣的神情。

    金桐蕊確定每根土豆絲都受熱均勻,等炸得差不多了,便拿著笊籬把炸好的土豆絲撈出來,另起一隻小鍋倒了些油,將炸好的土豆絲倒進鍋裡,以鍋鏟壓成餅狀,見餅的顏色轉為金黃之後,便撒上她預先切好的蔥花,再將餅倒進盤裡,跟著用剩餘的蔥花爆香鍋裡剩下的油,再把切洗好的野菜下鍋,快速翻炒了幾下,加入蔥白和鹽便盛進了盤子裡,野菜看起來還是碧綠青脆的,不像奉蓮娘炒的青菜都是黑青一盤。

    她這一連串動作流暢無比,像是做了千百萬次似的,看得奉蓮娘目瞪口呆,之前她們母女倆也常一起做飯,她知道閨女絕對沒有這般俐落的手藝。

    “你才剛醒,身子還弱著呢,娘來就好。”奉蓮娘搶著將成品一一端進堂屋裡。

    金桐蕊說吃了早膳才過沒多久,她還吃不下,奉蓮娘便盛了三碗白菜粉條湯,再把餅分成了三塊。

    見他們三人都瞪著面前的湯碗和土豆餅動也不動,金桐蕊笑道:“你們快嘗嘗味道啊,不好吃儘管說出來。”

    金桐樹先動了筷子。“我吃嘍!”

    他嘗了一口,雖然只是白菜粉條,卻是滿口的鮮美,也不知道是怎麼調味的,總之跟他娘煮出來的白菜粉條湯硬是截然不同。

    他又夾了滿滿一筷子引人食欲的炒野菜送進嘴裡,咀嚼一番後,眼睛放出光亮,又迅速連夾了好幾口,最後嘗那土豆餅,也是吃了一口便停不下來,直呼好吃,一副連盤子都想吃下去的樣子。

    金大秀、奉蓮娘見兒子稀裡呼嚕地把一碗白菜粉條湯吃得精光,連一丁點湯渣都沒留下,也連忙跟著吃了起來。

    兩人也是風捲殘雲的吃完了自己的那碗白菜粉條湯,一回頭,鍋裡剩的都被兒子餓死鬼投胎似的搶著吃光了,還舔著嘴角意猶未盡,兩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娘是少了你吃喝嗎?你不是也才喝了兩大碗的米粥?”

    金桐樹理直氣壯地道:“娘的廚藝怎麼跟姊比?姊做的這土豆餅外酥內嫩,又鹹又香,吃了還想再吃;青菜炒得火候適中,光是看著就有食欲;白菜粉條湯也是,看著平淡,入口卻極為鮮美,爹、娘,不必懷疑了,姊是神龜廚祖的徒弟准沒錯兒!”

    金大秀也在琢磨這事兒,閨女五日都躺在床上沒出過門,廚藝卻突然突飛猛進,這若不是在夢裡拜了廚祖為師又會是什麼?

    當下,三個人都信了。

    金桐樹拍著胸脯道:“我敢說,憑姊如今這手藝,無論開什麼吃食攤子肯定都能賺錢!”

    金大秀、奉蓮娘都是沒大主意的人,見女兒手藝如此好,聽兒子又如此說,也動搖了。

    金桐樹推波助瀾地又道:“爹啊,咱們的田放在那兒不會長出只兔崽來,再不想想法子,咱們一家人都要餓死了,如今姊在夢裡有這等奇遇,是老天爺看咱們可憐在幫咱們,若是咱們不領情,肯定要惹老天生氣,要受罰的。”

    金桐蕊雖然覺得弟弟這說法十分荒唐,但想想也無可厚非,古人敬神,搬出神來就對了。

    金大秀終於點頭了。“好吧,就把田地賣了給點點做吃食生意吧。”

    金桐樹歡呼一聲,“爹,您這決定太對了!”

    金大秀又道:“先前聽村長說有人想買小塊點兒的地,我這就去問問村長是誰想買地。”

    金桐樹機靈地道:“爹,咱們家到村長家也好一段路,你把地契給捎帶上,若能賣成,省得再跑一趟。”

    金桐蕊自告奮勇地道:“爹,我跟您去吧,您不識字,免得教人誆了。”

    怎麼說她也是現代來的,又常跟在她老爸身後轉,法律什麼的總是懂得多些。

    金大秀期期艾艾地道:“可是點點,你也不識字啊……”

    金桐樹搶著道:“肯定是神龜廚祖連認字的功夫也傳給姊了,這樣才能寫菜譜嘛。”

    金大秀和奉蓮娘頓時恍然大悟。“原來如此,神龜廚祖真的待咱們太好了!”

    金桐蕊在後頭吐了吐舌頭,不斷告訴自己,這是善意的謊言,這是善意的謊言。

    事不宜遲,金大秀忙去跟對面人家借牛車,奉蓮娘已去把地契拿了出來,就盼賣了地,做了小生意之後,全家能過上溫飽日子,那她就別無所求了。
[/hide]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滋味生生賽過鳳髓龍肝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勾醒脾胃的醃黃瓜涼皮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hide]
第四章 本王乃景親王府小王爺  
[hide]

    金桐蕊所謂的試水溫便是試吃。

    試吃在現代是常見的做法,君不見各大超市賣場裡的試吃攤位總是大排長龍嗎?所以囉,試吃是牢牢抓住人們貪小便宜的天性,以此創造更大的商機。

    聽到她要免費讓人家吃,金桐樹猛翻白眼。“這不是還沒賺錢就先虧錢了嗎?”

    任容禎倒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試吃是可行的。

    第一,她那特製辣油,沒有嘗過不知個中絕妙美味,品嘗過方能回味無窮。

    第二,試吃可以聚集人氣。

    他敢說,單憑辣油就絕對能勾起念想,怕是有人嘗過那辣油之後就念念不忘,隔日急吼吼地趕著上街光顧她的生意哩。

    一早金桐蕊就蒸了二十張涼皮,帶上昨夜醃好的黃瓜片和醬汁、碗筷等等,和奉蓮娘去鎮上市集去做試吃活動了。

    果不其然,試吃活動很順利,那前所未見的香辣咕溜嚼勁兒都快把人們的魂給勾走了,可小小一碗裡只有兩條涼皮和兩片黃瓜片兒實在不過癮,眾人紛紛問起何時正式擺攤做生意。

    金桐蕊預備了三日後開始做生意,不過她日日都會在原處辦試吃,歡迎名位鄉親來捧場。

    娘兒倆收拾好,金桐蕊要去鐵鋪訂制鑼鑼鍋,幸好鎮上有兩間鐵鋪,不然她可就避免不了要和她的“前未婚夫。”碰面了。

    然而奉蓮娘還是有些忐忑,因為那兩間鐵鋪可是面對面啊,雖然不去張廣的鐵鋪,可若不小心被他瞧見了也不好。

    金桐蕊好笑地道:“娘,咱們不偷不搶,您這麼怕做什麼?”

    奉蓮娘挽緊了女兒的手臂,愁眉苦臉地道:“不知道啊,娘心裡就是慌。”

    金桐蕊理直氣壯地道:“身正不怕影子斜,他要怨,也只能怨大伯父去,跟咱們一毛干係都沒有。”

    說充,她也不勸了,逕自進了吳記鐵鋪,跟那叫吳秉生的鐵匠說明了自個兒的要求,問了價錢,居然要一兩銀子,不過只要兩天時間便可做好,倒也快,即便肉痛,她還是付了訂金,想著往後都會賺回來也值了。

    正事談完,吳秉生小聲地道:“金家嫂子,我看你和蕊丫頭還是別再來了,這鍋子若做好了,我給你們送到家裡便是,免得讓張廣看到了不快,你們不知道,打從他和蕊丫頭的親事黃了之後,他在家裡鬧了幾回,滿屋子的東西都砸了,還掄起拳頭打人,嚇得他娘奪門而出,跑去向街坊求救,真真是可怕。”

    金桐蕊難以詈信地瞪大了眼,什麼?會打人?還是打自個兒的老娘?

    這種會家暴的傢伙,那狗屁大伯父竟然要把原主嫁給那種人?

    呵,現在她可真希望那狗屁大伯父上門找麻煩,她呀,一定要替原主討個公道不可。

    “那就有勞你了。”

    奉蓮娘嚇得不輕,連忙拽著女兒離開這是非之地,回程少不得把金大山怨了一回,怎麼可以為了錢要把她的寶貝閨女嫁給張廣,真真是太過分了云云。

    金桐蕊立即來個機會教育,“娘,您要記住了,大伯父便是這麼自私自利、狼心狗肺之人,他對咱們不仁,咱們對他不義也是剛好而已,日後女兒要怎麼做,您和爹可千萬不要攔著。”

    臨近家門,金大秀已巴巴地在等著,因為他哂了日頭會暈,身子也禁不住久站,妻子和女兒不放心讓他跟去擺攤,可是讓妻女抛頭露面的受累,他心中實在有愧。

    “事情很順利。”金桐蕊將試吃結果和訂制鑼鑼鍋之事說了,又道:“爹,我需要辨很多麻竹葉和竹子,您能跟我去嗎?”

    金大秀忙不迭地點頭。“能,能。”

    林裡比較陰涼,他是能去的,總算有他派得上用場的地方,他馬上拿上柴刀、背起半人高的大竹筐,跟著女兒出門。

    金桐蕊想的是,在外擺攤,這時代也沒個水龍頭,要在街邊洗刷碗筷諸多不便,她想到了粽子,便想著將那麻竹葉折成漏斗狀,裡頭放置涼皮黃瓜,用竹簽插著吃,如此便免去洗碗筷的麻煩,也能讓人帶走吃。

    從金家出去不過三裡路的地方便有一大片茂密的竹林,麻竹葉和竹子都是不需要本錢,只要辨來洗淨即可,父女倆辨摘了一個時辰,將大竹筐裝得滿滿當當,

    不留一點兒縫險,這才心滿意足地打道回府。

    回到家,金桐蕊立刻分配工作,她和母親洗麻竹葉,父親劈竹子,金桐樹和王子病削竹簽。

    任容禎與金桐樹面對面坐著削竹簽,表情不太好看。

    這究竟是什麼破事?他可是舞刀弄劍之人,卻在這裡削竹簽?

    金桐蕊看了也不快,便往桌腳踢了下。“不要不甘心了,你在這裡吃住不是?就當付點住宿費又怎麼了?我們能做的,你怎麼不能做了?你有比較尊貴嗎?”

    金大秀厚道的打圓場,“好了點點,你怎麼回事,人家小可又沒說什麼,你這樣袖咄逼人可不好。”

    金桐蕊嘀咕道:“他又不會說話,自然不會說什麼了,若是他能說話,怕是早把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出來了。”

    對於王子病之前那“吃過黃瓜涼皮。”的表情,她一直耿耿於懷,若他真的吃過,那就有各種可能了,她不得不提防點。

    奉蓮娘也拉拉女兒的衣袖,“點點,這樣戳人痛處可不好。”

    “知道了,不說就是。”

    金桐蕊雖然著嘴,應得不情不願的,可她是真心喜歡她在古代的這對爹娘。 她爹和她老爸性格截然不同,但疼愛她這閨女的心是一致的,而她娘嘛……她覺得奉蓮娘聖潔慈祥,發出愛的光芒,比前世拋棄她的那個女人不知好了幾千倍幾萬倍,真真兒是天下母親的典範。

    總之,她發誓要給他們過好日子不是說說而已,她一定會憑她的本事做到!

    一家人熱火朝天的忙了幾個時辰,金桐蕊見天色晚了,麻竹葉也洗得差不多了,便和母親起身去做飯。

    而三個男人的工作也完成了,金大秀要帶兒子去洗澡,但他又擔心任容禎自個兒留在堂屋裡孤單,便把他抱到灶房看娘兒倆做飯。

    金桐蕊和奉蓮娘坐在小木凳子上摘菜,一邊閒聊著。

    奉蓮娘耳提面命地道:“點點,今兒你可是聽你吳叔說了,那張廣對親事告吹一事還不平得很,日後你若到鎮上,可千萬要避著他那鐵鋪,若是在街上瞥見了,有多遠你跑多遠,千萬不要跟他正面對上。”

    任容禎聽著,微微勾起唇。

    這兩日他在這個家待著,從他們一家人話裡話外也拼湊出個大慨,他當真沒想到金桐蕊這般有主見,也不是個好欺的,挺有趣的。

    “娘,這事兒我先跟您說,我可是不會躲著那張廣。”金桐蕊清澈的眼眸十分堅定。

    “所謂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咱們又不欠他什麼,躲他反倒顯得咱們心虛似的,若遇上了,我便大大方方請他吃一碗黃瓜涼皮,他能當街掀了我的攤子不成?他要真那麼做了,丟臉的是他,不是我。”

    任容禎聽罷,不由得拍手道:“說得好,蠻法三千,道理一個,有理站得住腳,便當理直氣壯,無須畏懼。”

    他說得頭頭是道,可金桐蕊和奉蓮娘卻是驚得下巴都快掉了,兩人瞠目結舌的瞪著他,不約而同地道:“你不是啞巴?”

    任容禎這才驚覺自個兒能說話了,他的啞穴解了,頓時心裡頭的陰霾也一掃而空。

    他要儘快離開這裡與武揚、武耀會合,若他們尋不著他,他失蹤之事便會傳回京中,而原來只不過是被山賊打劫的一樁小事便要成大事了。

    他看著她們,正色道:“我並非啞子,不過是遭山賊點了啞穴,以致於無法開口。”

    奉蓮娘一臉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

    金桐蕊視線往下,“那你的腿……”

    任容禎撇了撇唇。“這不關你的事,你無須知道。”

    金桐蕊不喜歡他這說話的態度,說一下又怎麼了?會死嗎?跩什麼跩,活該他腿斷!

    奉蓮娘看著自家閨女臉色不好,連忙打圓場道:“小哥,你不是這附近的人吧?是路過才教山賊打劫的嗎?你家人在何方,可要通知他們來接你?”

    任容禎等的正是這句話,他咳了聲,面色嚴謹地道:“本王乃是景親王府小王爺任容禎,爾等速速通報本縣縣令,讓他過來接本王離開。”

    金桐蕊和奉蓮娘愣愣地面面相覷,心中的想法很是一致。

    金柄蕊湊了過去,附在母親耳邊道:“娘,他雖然不是啞子,卻是個傻子。”

    她和爹發現他時,他穿著一身粗布青衣,身上沒個值錢東西,這會兒卻說自己是小王爺,誰信呢?

    奉蓮娘也蹙著眉小聲回道:“就是啊,這可怎麼是好?”

    “還能怎麼辦,都帶回來了,一時間也不知道要把他送去哪兒。”金桐蕊眼珠子轉了轉。“娘,您說,若送去官府成嗎?”

    “官府會收容傻子嗎?”奉蓮娘有些擔心。“他腿腳又不方便,在那兒會不會沒飯吃啊?”

    金桐蕊不以為然地道:“他有嘴啊,怎麼會餓著,看他驕傲的,娘就不必替他擔心了。”

    奉蓮娘很是遲疑。“可是……處了兩日,都處出感情來了,這會兒把他送走也於心不忍……”

    任容禎見她們當著他的面竊竊私語,心中老大不痛快,俊顏結了霜。“爾等還在嘀嘀咕咕些什麼?我說了,本王乃景親王府小王爺,名喚任容禎,速去通報康城縣令,讓他來把本王接走,等他來時,本王對爾等自有重酬,聽明白了嗎?”

    金桐蕊忍不住噗哧一笑。“你是不是很喜歡看戲?演起戲來倒有模有樣,佩服佩服。”

    “唉。”奉蓮娘搖了搖頭,很是不舍地道:“可憐的孩子,長得這樣好看卻撞壞了腦子,這可怎麼辦才好?”

    任容禎有些暴躁地道:“大娘,多謝你的膽心,但是本王並沒撞壞腦子,我腦子好使得很,本王知道你們一家都是好人,等縣令來了,你們搭救本王有功,一定論功行賞,所以,你們快去通知縣令過來,本王今日就要走。”

    “連論功行賞都出來啦?你真當自個兒是那什麼小王爺的嗎?”金桐蕊好笑地道:“娘,這樣不行,咱們得請個大夫來給他瞧瞧。”

    奉蓮娘滿面愁容。“閨女你說的不錯,可咱們村裡的大夫都是不靠譜的,好點的大夫要到縣城裡,且那診金也不是筆小數目,你擺吃食攤子,樣樣都要銀子,光是訂制那鑼鑼鍋就去了一兩銀子,咱們眼下真的沒有餘力。”

    金桐蕊兩手一攤。“好吧,邢也只能等我掙到銀子再請大夫了,幸好撞壞腦子並不礙事,就讓他這樣待著吧。”

    任容禎聽得胸口直冒火。

    撞壞腦子並不礙事?這丫頭在說什麼渾話?先不說他根本沒有撞壞腦子,若是他真的撞壞了腦子,她們就打算這樣置之不理?

    他深呼吸一口氣,盡可能維持最後一絲冷靜地道:“本王再說一遍,本王乃是景親王府的小王爺,你們速速去通知縣令來把我接走,不然有你們好受的……”

    不等他說殼,金桐蕊就起身毫不遲疑的朝他後腦杓打下去。“說你傻還不承認,你當縣令是誰都能見的嗎?若你是小王爺,那本姑娘就是小王妃了。”

    任容禎非常不滿地瞪著她。“你打我?”

    他任容禎這一輩子還沒被誰打過,這村妞竟然敢打他?

    奉蓮娘拉住女兒,“哎呀,點點,你別那麼凶,怪嚇人的,瞧,他知道是你在打他,這樣腦子應該是沒有全壞,咱們就求老天保佑,讓他早日想起來自己是誰,到時再送他回家就行啦。”

    金桐蕊搖著頭。“我看難嘍,他這瘋樣,跟村口的大牛哥哥挺像的,大牛哥哥不是一天到晚說自己是皇帝嗎,喏,就跟這傻小子一模一樣,天知道他哪天才能想起來自個兒是誰。”

    任容禎咬牙切齒。不必想起來,他根本沒忘好嗎?

    他不該來的,為什麼要讓他落在此處,他現在真有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感覺。

    “會說話不是挺好的嗎?我在外頭都聽到了,點點你不要嚇到人家了。”一家之主金大秀來到灶房,看著任容禎笑道:“既然你會說話,就叫我一聲大叔好了,小樹已經洗好了,換你洗了。”

    任容禎整個人瞬間繃緊了,他死死瞪著眾人。“誰敢碰我一根手指試試!”

    來這裡兩天了,他當然也想沐浴,但他不容別人碰他的身子。

    沒人理他,奉蓮娘逕自說道:“孩子的爹,要吃飯了,你就快抱他去洗洗吧,他和小樹的身高差不多,就先換上小樹的衣裳吧。”

    金大秀回道:“好咧!”

    任容禎滿身警戒,臉色鐵青,拳頭握得喀喀作響。“不、准、過、來!”

    他因為自尊心,死活不肯留在王府裡養傷,若在這裡讓個陌生大漢剝光衣裳刷洗他的身子,那麼他從王府出走豈不是成了笑話?

    金大秀視他的警告於無物,逕自抱起他進淨房去了。

    外頭灶房裡,金桐蕊和奉蓮娘在做飯,就聽到一聲又一聲的“住手。”、“大膽。”從淨房傳了出來。

    金桐蕊很是不屑地道:“娘,你說他是不是沒洗過澡啊?不然怎麼洗個澡反應這麼大,殺豬似的?”

    奉蓮娘歎了口氣,“他都傻了,已經夠可憐的了,咱們就理解理解吧。”

    不管任容禎申明了多少次他是景親王府的小王爺,但金家人始終沒有把他的話當回事,自然不會有人去通知縣令,況且對金家人而言,現在最重要的是他們的吃食小攤生意。

    金桐蕊持續在鎮上市集做試吃活動,兩日後,鐵匠吳秉生將鑼鑼鍋送來了。

    金桐蕊試用之後便手把手地教父母如何蒸涼皮,醃黃瓜的步驟他們也學會了,只剩那辣油的配方不好拿捏,要她自個兒做。

    到了正式擺攤的前一日,金桐樹建議道:“姊,你既然要擺攤,總要有個名字吧?這麼一來,人們要口耳相傳也較上口不是?”

    金桐蕊笑吟吟地道:“這點我已經想好了,就叫“金園食肆”。”

    金園是她老爸一手創立的,她的食肆取名金園,就是做個念想。

    金大秀也笑著拿出一塊木板。“爹也想著給你做塊招牌,便做了這塊木板,是不是要拿到村長家裡請村長給你提個字啊?”

    他們家裡只有小樹識字,但那筆墨早擱起來許多年沒用了,小樹的字也早生疏了。

    “任容禎,你不是說你是小王爺嗎?”金桐樹指名道姓地調侃道:“小王爺應當不會連字都不會寫吧?不如就由小王爺您來提個字如何啊?”

    金桐蕊馬上熱烈拍手,和他姊弟聯手,“好啊!就有請小王爺給小女子的食肆提個字吧!”

    她這可不是壞心眼,是要幫助王子病從夢裡醒過來,不然他整天作那個當小王爺的美夢,於他身心有害。

    “你們姊弟莫要如此。”金大秀忙要勸阻。

    “怎麼?小王爺你不識字嗎?”金桐樹咧嘴一笑。

    “這有何難?”任容禎才不耐煩與他們爭辯。“筆墨取來。”

    打從他自稱名字叫作任容禎之後,金大秀和奉蓮娘都從善如流的改口叫他的名字,而金桐蕊姊弟則是連名帶姓的叫他,更多時候他們姊弟是調侃的叫他小王爺。

    他究竟是不是小王爺,他們會有知道的一天,眼下就先讓他們得意著吧!

    金桐樹推操著母親。“娘,您快去我房裡把筆墨取來。”

    其實以前他也很愛讀書練字的,可是腿斷了之後,他想他一個殘廢總不能進京去參加科舉,便意志消沉、自暴自棄了。

    奉蓮娘取來塵封多年的筆墨,她還記得這是用一百文錢買來的,當時見到兒子寫第一個字時,他們夫妻滿心歡喜,想著無論多苦都要讓兒子去讀書,將來好考取功名,不必過得像他們一樣苦,誰知道造化弄人,小樹給人打斷了腿,他便再也不願練字了。

    金大秀見妻子眼眶微紅便知道她在想什麼,他輕輕拍了拍妻子的肩頭。“別想了。”

    任容禎看在眼裡,心中微動。

    一副筆墨觸動了什麼嗎?怎麼他們金家四口突然都陷入沉默,氣氛也有些凝滯了?

    金桐蕊不想大家不開心,她一把奪過筆墨揚了揚,大聲地道:“我來磨墨!”

    幸好弟弟被打斷腿那時她還沒穿過來,不然她怎麼忍得了,肯定會去跟對方拼個魚死網破。

    她磨好了墨,把木板往桌上一擺,笑嘻嘻的做了個請的手勢。“請吧,小王爺。”

    任容禎提起筆,斜睨她一眼。“好說,小王妃。”

    金桐蕊把牙咬得死緊。

    好啊,占她便宜,看在她爹娘的分上,她就不跟他計較了,不過若是待會兒他一個字都寫不出來,她肯定要大大奚落他一番,到時就別怪她嘴上不留情。 寫四個字對任容禎來說自然是小菜一碟,他運筆寫字,快速熟練,刷刷刷刷,漂亮俊逸的“金園食肆。”四個大字便寫在了木板上頭,就在金家人大氣不敢喘一聲的注視下,他又在旁邊寫下一行小字——招牌黃瓜涼皮,一碗十文錢。

    金家四口還來不及對他會寫字,還寫得那麼好看表示驚訝和驚豔,便被那高出了三文錢的價格嚇到。

    金桐樹瞪大眼,倒抽了口涼氣。“十文錢!”

    金大秀搓著手,手足無措地道:“這這……容禎啊,你怎麼寫十文錢呢?點點說要賣七文錢……”

    任容禎看著金桐蕊,氣定神閑的擱下了筆。“你說呢金點點,你要賣七文錢還是十文錢?”

    “你還真會自作主張。”金桐蕊不回答他,逕自靠過去將那木板拿起來舉高來看,看著看著,嘴角便滿意地揚了起來。

    其實她心裡的定價就是十文錢,只不過怕她爹娘大驚小怪才暫時定為七文錢,打算廣受歡迎之後再來漲價,沒想到王子病自動幫她提高了價錢,不錯不錯,挺識貨的,算她沒有白收留他。

    “點點你也莫惱了。”金大秀小心翼翼地道:“爹再去做一塊木板就是,待會兒再重寫過,這招牌是至要緊的,容禎你可千萬不要再寫錯了,知道嗎……”

    金桐蕊笑著打斷道:“不必重寫了,我就要這塊!”

    金家其餘三口均是一愣,只有任容禎彎起了嘴角,漾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

    要是她連這點自信都沒有,他可要看扁她了。
[/hide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把那涼皮的配方給我們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給我來份涼皮沒聽見嗎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在我們那裡叫作美食家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咱們大齊向來以食立國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你怎麼知道他是我老爸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你便使勁大聲喊我的名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他的媳婦兒只有他能看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二章 姑娘家的清譽最最重要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三章 咱們現在不是金家的人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四章 今天咱就來個豆腐大餐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五章 金味園的醬料由您販賣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六章 餡料就只有這麼幾種嗎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七章 將團圓餅賣到全國各地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八章 香中帶著一股子鮮辣味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九章 長公主竟吃了你做的粥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