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光《食醫千金》


出版日期:2017-08-16

  在柳家會醫術不稀奇,畢竟她爹是太醫院院使,耳濡目染下都會一些,
  但拿鍋鏟加擀面棍來醫人,別說柳家,放眼整個王朝獨她一人,
  她擅長將藥材巧妙地添進入口的食物,讓人在不知不覺中治病兼養生。
  這一手好功夫,讓她贏得長公主與德妃娘娘的喜愛,卻也引來一個頭痛人物——
  這個尹二爺,幾年前意外受傷後,不但忘了自己是誰,性情也大變,
  不再是叱吒商場、不擇手段的奸巧皇商,而是一個流連點心鋪的廢柴兼吃貨!
  這男人的舌頭利到不行,她在點心中放了什麼藥材他都能一一說出,
  且視糕餅如命,甚至為了吃,硬是使出無恥的計謀將她娶回家,
  洞房花燭夜,人家是紅帳暖春宵無限,而他們卻是灶火暖麵團任你玩……
  雖然有些失望自己的下半輩子就搭在這樣的男人身上,但也松了口氣,
  畢竟用吃食來得到人心,對她來說小菜一碟,更何況他是吃貨界的高手,
  她的用心她的做法他都懂,就像伯牙遇到鐘子期,遇見知己原來是如此快活,
  然而要填飽胃袋,錢袋子得夠深,廢柴相公終於振作要拿回皇商權力、賺大錢,
  這下可得罪了人,他們這對吃貨夫妻一時大意中了招,狠心小叔竟對他們下毒,
  但怪的是,她身中劇毒性命垂危,好不容易才被救回,而他怎會一點事都沒?!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墳前遇奇怪男子

    豔陽從林葉間篩落,一地的碎光,柳芫走著踩著,心裡惱著悲著。

    冬末的豔陽天,天空是恁地湛藍,彷佛驅散了寒冷,但卻驅不走她內心的寒凍。

    此處是柳家宗祠,一旁是柳家的族墳,就在三天前,這裡多了一座新墳,葬在新墳裡的,是太醫院柳院使之女柳九,她的九姊。

    為什麼九姊死了?她無聲問著。

    九姊是整個柳家後院裡與她最親近的庶姊,在姨娘走後,在五姊出閣後,一直都是九姊照顧著她。以往,她總覺得哪怕沒有九姊,她也能將自己照料好,可是九姊走後,她才驚覺想像與事實是不同的,而九姊並非出閣,是遭人害死。

    九姊死在宮中的湖裡。

    怕水的九姊,哪怕是條小溪都寧可繞道而行,根本不近水,可她偏是溺死在湖中。

    是誰害死了九姊?她無聲問著,但下一刻腳步驟停,目光落在墳前的身影。

    她冷冷地看著墳前男人面無表情的俊臉,然後腳步一轉,走到一旁的樹下坐著,將手上的食盒往地上一擱,抱膝看著那座新墳。

    那男人是威鎮侯,是當今聖上的外甥,身世顯赫,在九姊出事之前,他倆一直走得很近,甚至特地上柳府向父親稟報要納九姊為妾。

    可惜,九姊福薄。

    而他,倒是有情有義,與他們一路從京城送九姊到了梅林縣,守著她的墳已三日。

    柳芫的目光落在擱下的食盒,裡頭盛裝的是九姊喜愛的醍醐糕,她還特地在上頭加了角麻和桃仁……看著,不禁淚水再度湧上,眼前模糊了起來,她垂首啜泣,瞥見食盒旁有什麼東西被日光映照射出光芒。

    她抹去淚水順手拾起,瞧見竟是一隻耳璫。

    耳璫上鑲了顆紅玉,日光下顯得鮮紅璀璨,她正摩挲仔細打量時,眼角餘光像是瞥見了什麼。

    她微轉過頭,發現一步外竟躺了個男人,教她嚇得起身就想跑,卻見那人彷似昏迷了。

    「怪了,什麼時候出現的?」她喃喃自問,狐疑地看向四周,半個人影都沒有,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時候倒在她身旁的?

    她實在無法理解也不想理解,重要的是,她沒瞧過這個人,他是怎麼進到宗祠裡的?要是被人撞見他倆在一塊,她不管是跳哪條溪都……不對,她會直接被沉塘吧!

    這是誰丟來的男人,竟用這種法子害她?

    柳芫忿忿不平地正準備走人之際,她剛拎起的食盒卻被拉住,她疑惑地往下一瞧,驚見以為昏迷的男人竟一手抓著她的食盒。

    這是什麼搶劫新招嗎?

    「放手。」她低斥著。不要逼她喊人,到時候下場堪憂的也有他一份。

    「好香……」男人沙啞喃著,從食盒底下抬起了臉。

    柳芫不耐地垂眼,適巧對上他張開的雙眼,她驀地倒抽口氣,難以置信這世上竟有長得這般俊美的男人。

    那雙黝黑深邃的勾魂眼,像要將人魂魄攝入般,教她忘了別開眼。

    「姑娘,你可憐我吧,將裡頭的東西賞給我吧。」男人嘴角噙著勾人的微微笑意央求著。

    他那溫煦的笑容教柳芫幾乎直了眼,她懷疑天底下有哪個人能夠拒絕這個男人的要求。

    雖然心知不該跟個陌生男子交談,但她還是擱下了食盒,出聲問:「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

    男人徐徐坐起身,像是沒聽見她的問話,自顧自地打開食盒,拿起醍醐糕就往嘴裡塞,那俊魅的臉上說有多滿足就有多滿足,彷佛嘗到了天底下難得一尋的珍饈美味,這模樣稍稍滿足了柳芫的虛榮心。

    就說她小小年紀手藝就近乎無人能敵,是九姊太挑剔。

    不過……「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瞪著他一口一口地吃著,她等著他回答。「你不是柳家人,你不該進宗祠的。」

    男人意猶未盡地吮著指頭,噙笑問:「還有嗎?」

    ……算了,她現在走人還不算太遲!

    見她連食盒都不收拾就要走,男人趕忙道:「我不記得自個兒是誰,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在這兒,你說,這該怎麼辦才好?」

    柳芫回頭,瞧他就連面露無奈都恁地俊美無儔,不禁歎了口氣。「不管你是誰,你還是趕緊離開吧,柳家正在辦喪,要是被誤認為盜墓者,可有得你受的。」昨兒個五姊說了,梅林縣東陲的王家宗祠被人盜了墓,還在追查賊人呢……應該不是他吧?

    她撇了撇唇,算是盡了告知的義務,他走不走都不關她的事。

    男人眼睜睜地目送她離開,好一會才回神,扼腕不已地喃喃自語,「唉,忘了問姑娘的閨名了,下回我要上哪找這般好吃的糕餅?」現在追上去應該不算太遲吧。

    忖著,他朝方才她離開的方向走去,可這宗祠像座小山丘,加上一見有人他就避,就這樣轉來轉去,轉到最後,別說房舍了,連墳都瞧不見了。

    「這是哪呀?」他挑了塊石頭坐下,托著腮很專心地思索,可腦袋裡卻是空白一片,連自個兒是誰都不清楚。

    這一坐,坐到天色半暗,忖著今晚要到哪借宿一晚時,卻突地聽見——

    「二爺!」

    那洪亮的大嗓門在這人煙稀少之地顯得分外刺耳,他懶懶抬眼,就見個年輕男子飛快地跳下馬,像陣風般刮到自個兒面前。

    「二爺!還好你平安無事,要不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回府了!」

    二爺?「……我?」骨節分明的長指指著自己。

    洪臨傻愣愣地瞧著他,分不清他家二爺現在又與他玩哪招,他服侍二爺近二十年來,似乎不曾見過二爺笑得這般慵懶自在。

    二爺總是沉著臉,不住地盤算,不斷地防備……他真沒瞧過二爺的笑呀!用力地再三回想之後,洪臨忍不住打量他,但橫看豎看都是他家二爺,如假包換的二爺呀!

    「二爺,你不要緊吧?」他怯怯地問著。要說怪,就怪在二爺那打趣的眼神,絲毫不減的笑意……他家二爺不是這樣的,可那張臉分明就是他家二爺呀!

    總不可能在這荒郊野嶺遇見鬼吧! 「嗯……是不要緊,就是……對你沒什麼印象。」雖然這人二爺二爺喚得親熱,他卻是一點真實感都沒有,腦袋沒有半點似曾相識的畫面。

    洪臨抽了口氣,臉色瞬間刷白。「二爺,你連我都不識得了?這這這……這得要趕緊找大夫才成,二爺你走不走得動?要不我背你吧。」天啊天啊,真是出大事了,雖說每回遇襲,二爺總是吉人天相地一再脫困,可這次數一多,就連老天都顧不及了。

    不過,不管怎樣,二爺摔下山腰卻渾身無傷,只是記不得他而已,說不準一會就想起來,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見他一臉真情誠摯地蹲在面前,男人目光淡淡一掃,慢條斯理地道:「倒是不需要人背,不過……你先說說我叫什麼名字。」雖然他對這傢伙一點印象都沒有,但人家都找來了,說不準他真是他家二爺,先探點底細也好。

    「二爺,你不會真是摔壞腦子了吧,你是京城尹家二爺尹安羲啊,我是你的隨從洪臨,跟著你快二十年的洪臨呀,你要是真把這些事都給忘了,回去我要怎麼跟老太太交代?」洪臨一張老實臉都快要擠出苦瓜汁了。

    「嗯……忘了也無妨,你提點些就成,倒是有一事比較要緊。」

    瞧主子的神色認真了起來,洪臨也立刻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壓著氣音問:「二爺儘管吩咐。」

    「這附近哪兒有賣糕餅?」記憶什麼的都不是頂重要的,唯有糕餅才是人生大事。這是他剛才吃過糕餅後,悟出的人生真理。看著洪臨呆愣憨傻的神情,他忍不住再添了句——「我餓了。」

    嗯,夠明白了吧,想要他當他家二爺,也得喂飽他肚子裡的饞鬼。

    洪臨一雙眉糾結到不能再糾結,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糕餅……二爺從不吃甜的呀。

    誰來告訴他,眼前的二爺到底是不是二爺!

    就在馬車停下時,街上買的酥酪糕,全數都進了尹安羲的肚裡,當洪臨拉開馬車門,瞧見丟在一旁的油紙袋時,忍不住乾嘔了下。

    他已經記不清從梅林縣回京的路上,二爺到底吃了多少各式各樣的糕餅了,他光用看的就想吐了。

    「洪臨,方才買的酥酪糕味道不對。」他頗嫌棄地道。

    洪臨眼角抽了兩下。「改日再買就是,二爺先下馬車吧。」

    「到了?」他噙笑問。

    「是,二爺。」

    他跳下馬車,看著面前的朱紅大門,門房小廝早已迎了出來,連臉都不敢抬。他不以為意,只是跟著洪臨往裡頭走,就見房舍雕樑畫棟,園林小橋流水,假山崢嶸,處處穿柳渡杏,花香撲鼻,他再不濟,也看得出這確實是所謂的大戶人家。

    只是——才剛踏進廳門,怎麼裡頭一張張的臉都像是見鬼一樣?

    哪怕只是一閃而逝的驚慌失措,他也瞧得一清二楚。真是有趣的反應啊,不過他現在是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只能當自己寄人籬下,也就大度地不跟他們計較了。

    重要的是—— 「洪臨,京城裡的糕餅鋪子有幾家?」

    洪臨無奈又無力地歎了口氣。「……二爺,先找大夫好不好?」他不是二爺……雖然他頂著二爺的臉,但他真的不是二爺!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皇商二爺變吃貨

    兩年後威鎮侯府——

    一抹纖瘦的身影下了馬車,快速地走進威鎮侯府,猶如識途老馬般地直朝主屋而去,迎面而來的丫鬟皆朝她施禮。

    「春喜,夫人在房裡嗎?」近主屋時瞧見了姊姊的大丫鬟,柳芫噙笑問。

    「十三姑娘,夫人在書房候著十三姑娘呢。」春喜笑眯杏眸說著。「對了,廚房的紅棗杏仁糕可以起鍋了嗎?長公主正等著呢。」

    「你上廚房,讓胡大娘拿根筷子插上瞧瞧,胡大娘要說成了那就是成了。」柳芫噙笑解說著,見春喜施了禮朝廚房方向走,她隨即朝書房而去。

    「九姊,我回來了。」她一進書房,就見她家九姊正坐在案前看書,和往常一樣,看的不脫是一些醫書,有些還是威鎮侯特地進宮向皇上求來的,她家九姊簡直跟個醫癡沒兩樣,比爹還糟。

    但,再糟都無妨,只要九姊能活回來,什麼都依她。

    靜靜地坐在柳九的對面,柳芫露出滿足的微笑。有誰想得到,一個死去兩年的人竟能借屍還魂,如此光怪陸離,荒誕不經的事,可她就是信了。

    如此擅針使藥解毒的九姊是絕無僅有的,這天底下不可能再出現另一個醫術同樣了得,性情同樣精明的女子,況且就連威鎮侯都認出九姊,她這個和九姊相處了十年的妹妹怎能沒認出她。

    而九姊又是何其有幸,能與威鎮侯再次相守,甚至在威鎮侯的相助之下,讓爹答允她以爹的外室之女身分回到柳家,頂了行九的排序,重新成為柳九。

    正專注在醫書上的柳九,翻動書頁同時微抬起眼才瞧見面前坐了個人。

    「十三,怎麼來了也沒叫我一聲?」

    「叫了呢,是九姊不理我。」柳芫無奈地歎口氣。

    柳九聽得出她無波的話語中正酸著自己,便闔上了醫書,問著正經事。「五姊那兒怎麼說?」

    「五姊說成,她那兒栽種的藥材全都供給咱們,不過她說要炮製的話—— 」 「我自個兒來就成了,再不然你幫我。」不等柳芫將話說完,她笑得壞壞地道:「五姊想再賺我一票炮製的錢,叫她別作夢了。」

    大夥都是出生在柳家這個杏林世家裡,藥材如何炮製煎制大抵都知曉,誰都別想占誰的便宜。雖說她家相公有權有勢有銀兩,但該花不該花的銀兩,她心底可是雪亮得很,畢竟相公的家產是在刀口舔血換來的,要是這一文一錢沒花在刀口上,要她怎麼對得起相公?

    柳芫微張的嘴乖乖地閉上了。真不虧是九姊呀,連五姊打什麼如意算盤都知道,既是如此——「九姊應該直接跟五姊談的。」幹麼非得要她當中間人斡旋來著?

    柳九呿了聲,看著她像是看著個無知的孩子。「你傻了,我頂著這張臉去跟五姊談?你以為她會怎麼待我?」

    「可是九姊是正式向爹和嫡母敬過茶,也頂了行九排序的,而且我覺得你回魂的事大可以跟五姊說呀,五姊肯定會信的。」柳家幾個庶姊妹真正走得近的沒幾個,五姊柳菫可以算是少數的一個。

    「得了,五姊要是知道是我害爹被解職的,肯定先宰了我。」五姊是個面善心惡之人,那張嘴吐出的沒句好話。

    「才不,五姊知道那是嫡姊惹的禍,她也認為爹爹告老還鄉沒什麼不妥,她說這麼一來,金家的人才會離她遠遠的,永遠不會再去煩她。」

    這事說來有點話長,簡單的說,她們的嫡姊柳葳原本進宮被封了個昭儀,可誰知道她野心太大,竟想禍害其他嬪妃和皇子,甚至還因而害死了九姊。而九姊在借屍還魂後,和威鎮侯聯手將其揭發,救了皇上有功,可是爹卻受了牽連,被卸下了太醫院院使一職,帶著嫡母回梅林縣老家了。

    而五姊是在三年多前,被嫡母賣給了京城富商金爺當妾,進金府不過三天,五姊就被趕出府,至於到底是做了什麼,她們不得而知,只知道五姊離開金府之後,帶著嫡母給的嫁妝兩畝瘠田開始栽種桑棉,如今手上可是管著幾家莊子的地主婆呢,兩年前也開始栽種藥材,品優價高,她當然不願意金家覬覦。而如今柳家出事,金家自然止步,對她而言,勉強也算是好消息。

    柳九似笑非笑地睨她一眼。「十三,五姊嘴上說是一回事,心裡想的又是一回事,我和她,不如你和她那般親近,況且我回魂的事愈少人知道愈好,這可是你姊夫再三交代的,你可別犯了你姊夫的忌諱。」

    柳芫想了想才道:「回魂的事可以不提,可是九姊當年走時,五姊可是特地回了宗祠,在你墳前罵了快一個時辰。」

    「我還得謝她咧。」柳九沒好氣地呿了聲。

    「要是不相干的人,五姊連句話都不會說的。」

    「知道,我還不知道她那性子。」愈是親近的人愈是沒半句好話。「我呢,只要知道她過得好就好,而你,趕緊著手酒樓開張的事,店鋪你姊夫都已經替你打點好,現在只要將食材和夥計們找齊,酒樓就能開業了。」

    柳芫沉默了會,才道:「好端端的,為什麼突然要我開酒樓?」雖說她對自己的廚技是頗有自信,但總覺得太突然。

    「你沒自信?」

    「我會沒自信?」她忍不住笑了。

    兩年前她和九姊進威鎮侯府醫治長公主時,她的手藝就已獲好評,幾個月前她隨九姊進宮熬煮藥湯和甜品時,皇上的寵妃德妃娘娘更是讚不絕口。

    「有自信就好,那家酒樓往後就是你的嫁妝,有個體己傍身,他日你出閣時,才不會教夫家欺負。」

    柳芫不禁頓住,「九姊,你會不會想太遠了?」

    「我能不想遠嗎?十三,你已經及笄了,我能不替你著想嗎?要不你以為我為何要將你留在威鎮侯府?」柳九不禁發噱。

    柳芫張了張嘴,最終還是無奈地閉上。

    其實她很想跟九姊說,依她現在的處境,出閣實在不算易事。九姊以為她身為威鎮侯的姨妹子,就會有一堆人為求親而踩爛威鎮侯府的門檻,可事實上在旁人眼裡,她這個姨妹子住進威鎮侯府裡,等同是與姊姊共事一夫,誰還會上門求親?

    況且,她還有個禍亂後宮的嫡姊和被解職的爹,這般微妙的身分,根本不會有人想上門求親的,九姊這個精明鬼怎麼就看不透,硬是這般抬舉她?

    「橫豎這酒樓的事,是我跟你姊夫都同意的,你看著辦就是,要是短少了什麼只管說一聲,我讓人去打理,你呢,就只能待在廚房,不准在外頭抛頭露面,知不?」柳九三申五令地囑咐著。

    柳芫乖順地點著頭,不忍心告訴她外頭的殘酷現狀,反正等一段時日之後,九姊應該就會發現了,況且,有家酒樓讓自己一展長才,倒也是挺有趣的。

    「還有,要是得閒了,趕緊擬些功能表,對了,那道醍醐糕可以當招牌甜品。」「可是醍醐糕很費功夫。」那是她和九姊都愛吃她才肯做的,要是旁人想吃,她得考慮考慮。

    「把價格定高就成了,那道醍醐糕肯定會吸引不少姑娘家。」

    柳芫還沒開口,卻突地聽到—「什麼是醍醐糕?」

    一道陌生的男音教柳芫側眼望去,就見個男人不知何時站在桌邊。男人有張異常俊美的面容,唇角笑意帶著幾分溫煦,一身繡紋綠衫,儼然就像是桃花精下凡般,教人轉不開眼。

    「……書生,你怎麼來了?」柳九脫口而出。

    書生?先別說這人名字古怪,倒是九姊的嗓音怎麼像是顫抖著?柳芫狐疑地望去,就見柳九刷白了臉,簡直像是撞鬼了。

    「九姊,這人是誰?」她輕聲問,目光偷偷打量著男人,他也太放肆,不管他是誰,都不該如此踏進威鎮侯夫人的書房裡!

    柳九經她這麼一問,不由得狠抽了口氣。「十三,你瞧得見他?」

    柳芫秀眉微攏,心裡狐疑著。什麼意思,難道,她不該瞧見他?抑或者,他是個不該被一般人瞧見的……

    「柳九,你何必說話嚇自個兒妹子,難道她就不能瞧見我?」書生哧笑了聲,雙手扶著案緣,微微湊近柳九。「我知道你有些話想問我,但你這話要是說得太急,嚇著了你妹子可不好了,是不?」

    柳芫不語,靜靜地打量著他們,不動聲色地思索著。

    柳九咽了咽口水,乾笑道:「呿,你知道就好,這下破了我的梗,還有什麼好玩的?十三,你先出去吧,書生是我的故友,說了這兩天會拜訪我,誰知道一聲不響地進門,我待會好好地訓他。」

    「九姊,孤男寡女不宜共處一室。」柳芫淡聲提醒著。

    「是是是,我知道,可他……唉,你別擔心,故友,他是我的故友,你就先到外頭,我跟他說幾句話就好。」

    柳芫聽完,乖順地應了聲便走出門,門外有兩名嬤嬤看著門,一見她出來便低聲招呼問安。

    她不禁回頭看了眼。那男人進門必定會遇到這兩名嬤嬤,嬤嬤是不可能不稟報就放行的,可這兩名嬤嬤彷似壓根不知情,難道說那個男人是九姊還魂前相交的故友?

    九姊的寢房外,入夜之後必定有侍衛站哨,她因覺得古怪而探問,威鎮侯卻道九姊回魂時身邊曾跟著陰間鬼差,他差人站哨就是想藉著陽氣來防鬼差搶了九姊的魂,而那個人該不會就是威鎮侯說的陰間鬼差吧?

    書房裡——

    「書生,你給我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我家十三瞧得見你?」柳九壓低嗓音質問。

    這人,可不是普通人,他是陰間文判!陽間人看得見他時,便是死期已近,這是她剛回魂時幾次經歷確定的,可偏偏剛才十三瞧見了他,要她怎能不心急不擔憂?想滅了他的心都有了。

    書生瞅著她,低低笑著。「我說柳九,你何時膽子這麼大了,見了我不懼不怕,一臉想將我挫骨揚灰樣?」

    「十三是我唯一的妹子,她要是出事……說呀,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要不是怕驚動外頭的人,她真是要拍桌質問了。

    「呿,你擔心什麼?我以實體現形,任誰都瞧得見我。」

    「……真的?」柳九水眸一轉,微鬆口氣後又問:「那麼你特地前來又是為了什麼?不會是跟十三有關吧?」

    她可是沒錯過他不住打量十三的目光。

    「她?」書生煞有其事地沉吟著。「要這麼說……好像也成,可真要說她,又覺得不那麼妥當。」

    面對書生惡意的繞口令,柳九緩緩吸了口氣,穩了心緒後才擠出和氣生財的笑臉問:「書生,我是認為無事不登三寶殿,你既然特地來找,肯定是有我幫得上忙之處,倒不如說出來,咱們商議商議。」

    書生笑邪了桃花眼。「你近來是越發的聰穎了。」

    「好說好說。」老是面對這些牛鬼蛇神,不精明點怎麼活。

    「其實這事你肯定能幫。」瞧她耐著性子等下文,他惡意地把話拖得更慢。「這事簡單,不過就是想跟你借個地方,讓我住上一陣子。」

    柳九笑意不減,眸子轉了又轉,謹慎地問:「書生特地上陽間到底所為何事?」

    「倒也沒什麼事,不過是找人罷了。」

    「……找誰?」

    「這事倒不需要你操心,這人我已經找了五百年了。」意指絕對是與她不相干之人。

    柳九不著痕跡地吐了口氣。找了五百年……那還是人嗎?但反正是與她無關的人,這事確實不需要她操心,而他說的事更是好辦,賣他個人情,日後要是有什麼事需要他幫襯,他肯定閃不了。

    「我明白了,要是書生需要安身之處,我可以讓我相公幫書生找一處安身。」

    「不用麻煩,我挺中意這威鎮侯府的。」

    柳九臉上笑意隨即僵硬起來。「書生,我倒是認為人鬼殊途,你上陽間理該離群索居較合適。」

    她家相公見過他,對他可是敵意滿滿,兩人要是碰頭,不小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這日子是要她怎麼過。

    「柳九,不想知道小清過得如何嗎?」他懶懶地笑問著。

    柳九頓了下,放輕了嗓音問:「我娘還好嗎?」

    她幼年喪母,可是娘親卻一直守護在她身邊,更在她死時,將她魂飛魄散的魂魄找齊再推進現在這副軀殼裡,教她得以借屍還魂,直到確定有人能照料她,才終於甘願下黃泉成為擺渡者,以還書生縱容其十多年逗留人間的恩情。

    「說來也是命運安排,上回我上陽間尋人,卻先遇到了小清,那傻娘子央求我讓她守在你身邊,直到你長大成人,那年你才五歲大呢,可瞧她那傻勁,加上答允當忘川擺渡人還恩,橫豎原本的擺渡人要卸職投胎了,我便允了,可誰知道十年後你卻遭人殺害,我又答應她去尋找你的魂魄,甚至答應她助你借屍還魂,一路到了現在……這恩情真是難算了,不過我這人也不是鐵石心腸,至少也講道義的,她如今在陰間過得還不錯,有我照拂著,誰動她。」

    聽至此,柳九忍不住歎氣了。說到底,就是要跟她討人情就是了!

    「書生,好歹你也給我一點時限,否則我要怎麼勸我家那口子。」

    「我也想給你時限,可偏偏那人已經消失了五百年,我時不時上陽間尋找,卻是遍尋不到他的身影,這事我也頭痛。」書生雙手一擺,十分誠意地表達他非惡意整她,實是狀況不是他能掌握的。

    「那人到底是誰?非找著不可嗎?」她忍不住好奇了。

    書生似笑非笑地看向窗外美景。「都找了五百年了,當然得要繼續找。」

    柳九深知他是不可能透露更多,而且也鐵定趕不走他了,卻不知道該怎麼跟她家那口子提起這事……唉,好日子都還沒開始,怎麼烏雲又罩頂了?

    「找到之後,非要給他一頓飽拳不可。」最終,書生噙笑說著。

    遠處,有人打了個噴嚏—「哈啾!」

    城東尹府主屋偏廳裡,傳來響亮的噴嚏聲。

    尹安羲揉了揉鼻子,將吃到一半的酥酪糕塞進嘴裡,隨口道:「有人罵我。」

    「二爺多想了。」洪臨歎了口氣,遞上了手巾。

    尹安羲接過手,優雅地拭了唇角,順便擦了手便往桌面一擱,面露遺憾地道:「素娘的手藝確實是不錯,但為何總是差了那麼點味道呢?」

    站在身側的洪臨嘴角抖了兩下,已經想不出任何話應答了。

    素娘,是他一年前結縭的妻子,還是二爺作的媒。至於二爺怎會福至心靈地作媒,原因就出在素娘有雙巧手,有做得出可口糕餅甜點的好手藝,才會教二爺硬是向老夫人將素娘給要來。

    是的,素娘本是老夫人身邊的二等丫鬟,是尋常替主子們或辦宴時做糕餅的。想當年二爺剛回京,吃遍了京城大大小小的糕餅鋪子後,毫不掩飾滿臉的不滿意,直說要再回梅林縣,還是老夫人派出了素娘才勉強將二爺給留在京城的。

    為了讓素娘得以為己所用,還逼迫他非娶不可……雖說下人們的婚事是由主子作主的,但好歹先問過他呀,怎能趕鴨子上架。

    所幸,素娘的性情還不錯,兩人相處還算融洽,尤其在二爺拿出體己開了家糕餅鋪子交給素娘打理後,他們夫妻倆感情更好了。

    「對了,素娘呢?」尹安羲漫不經心地問。

    「應該還在鋪子裡吧。」洪臨想了下。

    「是嗎?」他喝了口茶,語氣還是那般漫不經心,但目光瞄了他一眼。

    「不是嗎?」洪臨有些疑惑。

    聽完,尹安羲歎氣了,朝他擺了擺手。「再去幫我拿兩盤酥酪糕,雖說不怎麼對味,但勉強湊合也是成的。」

    洪臨忍住了乾嘔,待反胃感稍緩後,才道:「二爺,你不能老是吃些糕餅充饑,這一日三頓膳食也要多少吃點才成,否則往後我就讓素娘再也不做糕餅,屆時可別說我沒警告二爺。」

    尹安羲認真地聽他說完,懶懶抬眼看著他,黝黑深邃的眸噙著笑意,但不知怎地就是教人不由自主地打顫。

    「……我隨便說說而已,怎會不讓二爺吃糕餅呢?只是三餐膳食也得吃呀,總不能每日都吃那些甜食,二爺……我去拿。」話說到最後,終究是被那雙黑眸裡潛藏的無形壓力給逼得移開步子。

    尹安羲瞧他走遠,才無聲歎了口氣,起身走到廳外,放眼望去,園林造景雅致,假山傍溪,倒是挺詩情畫意的,然而再美的景致看了兩年之後,任誰都會無感。收回目光,朝廳旁的長廊走向通往北苑的腰門,他一路暢行無阻,避開了房外的嬤嬤丫鬟,繞到了後頭,聽著房裡的交談——

    「二爺還是老樣子,整日就等著糕餅吃。」開口的人正是洪臨以為在鋪子裡的妻子素娘。

    坐在榻上的尹老夫人羅氏,拿起茶蓋揩去茶沫,嗓音帶著幾分哀切。「這孩子也不知道是遭誰給害的,去了趟梅林縣,回來就變了個人。」

    「老夫人別擔心,二爺雖老是討著糕餅吃,可瞧起來心智並無大礙。」素娘神情跟著悲切起來。

    「兩年前大夫診治後也說無大礙,就是丟了記憶罷了,可任誰都能丟了記憶,他可不能,他是皇商,經手的可是宮中的買賣,如今兩年過去,他的記憶壓根沒恢復,這重擔不得已交到了三爺手上,就怕族中耆老以為是我趁機奪權,殊不知我日夜都盼著二爺能恢復記憶。」羅氏說到最後,拿起了手絹拭著眼角。

    房裡的嬤嬤丫鬟聞言,莫不一個個安慰著。

    「老夫人,耆老們不會這麼想的,畢竟這事是二爺允的,二爺自個兒也說了,他沒了記憶什麼都辦不了,要倚靠三爺的。」素娘柔聲安撫著。「如今三爺也做得有聲有色,耆老們還能說什麼。」

    「說的是,那孩子倒沒教我失望。」聽到這兒,羅氏才破涕而笑,狀似有些難為情地笑著道:「喏,嘗點糕餅吧,聽說是長春街那頭新開張的酒樓做的糕餅,一些千金閨秀都說與眾不同,你也嘗嘗,改日也給二爺做點不一樣的。」

    素娘應了聲,房裡的丫鬟嬤嬤提了別的話題,一夥人說說笑笑,素娘待了一會,拿了幾塊小巧糕餅包在手絹裡才退下。

    一路走往主屋腰門,後頭突地傳來熟悉的嗓音——

    「辛苦你了,素娘。」

    素娘回頭望去,朝尹安羲福了福身,神色壓根不意外,只因每月月初都是這樣的。

    「哪兒的話,不過是老規矩了。」當初老夫人會把她交給二爺,一來是倚仗她的手藝,二來是要她充當眼線,幾天就把她找來問過一回。

    教她意外的是二爺竟早有防備之心,拿了家糕餅鋪子收買她,好讓她在老夫人面前將他說得無害。唉,這也不能怪她貪心,畢竟她在府裡不過是二等丫鬟,哪有什麼前景可言。雖說眼下二爺是失勢了,但二爺畢竟是個正主子,改日要是恢復記憶了,權勢還不是得交回二爺手中。

    「等等,我聞到一股似曾相識的味道。」尹安羲走近她時,突道。

    素娘眼角抽了兩下。「二爺的鼻子可真是靈,方才老夫人賞了我一些糕餅,說要我嘗過之後給二爺變個花樣。」說著,將糕餅捧遞出去。

    「哪來的?」他一翻開手絹,裡頭擱著四塊小糕餅,約莫就是一口一塊的分量。

    「老夫人說長春街那頭新開的酒樓。」見他拿起就要嘗,素娘趕忙阻止。「二爺,回房裡再吃。」

    尹安羲呿了聲,還是忍住了欲望。「對了,你那些酥酪糕味道不怎麼對。」

    素娘忍不住想翻白眼了。「又是哪裡味道不對了?」

    她花費快要一年的時間,終於抓到了二爺的口味,知曉二爺偏愛奶味糕餅,所以便從酥酪下手,可這酥酪她都已經不知道做了多少回,從羊奶、馬奶、牛奶全都試過了,偏偏就是不對味。

    「不知道,就覺得不夠濃,少了點什麼。」

    「哪能再少什麼?酥酪大抵就是那幾種做法,難不成要我試人奶?」

    「成嗎?」他滿臉認真地問。

    素娘頹喪地垮下肩。

    其實,她是有點懷疑二爺不但失了記憶也撞壞了頭,要不怎會聽不出她在酸他?

    可說他腦子壞了,偏他又懂得防備老夫人……也對啦,瞧瞧主屋這頭壓根沒什麼下人走動,真正近身服侍的也就她相公一人,想也知道老夫人是故意冷落二爺,把人給一個一個地抽走,不過倒也沒聽二爺抱怨過。

    「二爺,你是跑哪去了?讓我去拿酥酪糕,你人倒是不見了,也不差人跟我說一聲,就不怕我擔憂嗎?」洪臨在長廊那頭走來嘴裡不住地叨念著。

    「唉,把你配給他,你可怨我?」尹安羲難得愧疚的問。

    真不是他要嫌棄的,洪臨真的不是個普通話癆,哪怕他一聲都不吭,他也能一個人叨叨絮絮地念個沒完。

    一個洪臨就夠他受的了,要是再塞兩個像洪臨的貨色給他,他會選擇離開尹府。

    「……」素娘無言。

    「二爺手上拿的是什麼?」洪臨快步走來,瞧見他手上的糕餅,眉頭一皺,忍不住又叨念了起來。「二爺呀,素娘不是已經做了很多酥酪糕了,怎麼你手上還有其他糕餅?就跟你說這些糕餅不能吃那麼多,你的三頓膳食……」

    尹安羲自動地把耳朵關上,拿起糕餅塞進嘴裡安撫自己,豈料這糕餅才一入口,瞬間化在他的舌尖上,那綿密柔滑的口感,比酥酪更濃郁的奶香,教他一把將洪臨推到一旁,沉聲問著素娘。

    「素娘,這打哪來的?」

    素娘無奈地抽了抽眼皮。「二爺,剛才不是跟你說了,是長春街那頭新開的酒樓賣的糕餅。」

    「酒樓是什麼名?」

    「老夫人沒說。」

    「去問,快!」尹安羲沉著臉道。

    難得見到尹安羲板起臉,素娘心中一抖,趕忙提著裙擺往回跑。

    呼,二爺向來笑臉迎人,沒有架子脾性,有時笑得極溫煦無害,累得她跟洪臨一般說起話來沒分寸,幾乎快忘了他是主子。

    可方才他那眉眼一沉,不凶不惡,卻不知道為什麼,就教人心底怕著。

    然而,素娘一走,尹安羲神色隨即一轉,笑得那一整個春光明媚,百花盛開,猶如豔陽四射,教洪臨傻了眼。

    找到了!他魂牽夢縈的滋味,彷佛惦記了幾百年,在心版上抓著撓著,存心不讓人安生,如今找著了,猶如無止盡的黑暗終於見到一絲光線,尋著光線,他即將得償所願……

    想到最後,尹安羲揚起濃眉思索了下,不禁想,是不是太誇張了些?不過就是找到一道好滋味,怎麼卻像是他死也瞑目。

    走在長春街上,洪臨臉色青白,厚實的唇緊抿著,忍住一波波反胃的嘔吐感,而那個導致他如此的始作俑者卻像沒事人般地走在前頭。

    「洪臨,再往前還有酒樓嗎?」尹安羲閒散走著。

    「……小的也不清楚。」他希望沒有。

    尹安羲回頭睨了他一眼。「身子不適?」

    「有點。」

    「為何?」

    「……太飽了。」

    「咱們今日走了四家酒樓,可吃的只有我,為何你會太飽?」尹安羲滿臉狐疑問著。

    「聞飽了。」他一連聞了四家酒樓裡的各式糕餅,能不飽嗎?

    說什麼長春街新開的酒樓……一上街才知道長春街新開張的酒樓竟然有好幾家,這樣沿路找,簡直是要他的命!

    尹安羲搖頭連嘖了幾聲,看他的眼光像是看個無知的孩子。「竟然連美食都不懂得品嘗,你還活著做什麼?」

    洪臨聞言,不服氣地道:「當然是保護二爺!」

    尹安羲看他的目光充滿憐憫。

    一個不知人間險惡的老實青年,到底是要拿什麼保護他?他和他那個老實派的總管爹,壓根不明白最險惡之人就在尹府裡,甚至看不懂這大宅裡的爭鬥,那個姨娘抬成續弦的老夫人擺明瞭就是要弄死他,好讓自個兒的兒子上位,他若不裝瘋賣傻,恐怕就連糕餅都沒命可吃了。

    在尹府待了兩年,哪怕一點記憶都沒恢復,但他就是能肯定他絕對不是尹家的正牌二爺,就因為寄人籬下,所以他也乖順地不與人爭,橫豎原本就不是他的,他沒興趣拿,更不會碰。

    只是,這安逸日子過久了,除了糕餅能吸引他,還真不知道他活在這世間到底有何樂趣。

    當人啊,怎會如此乏味?

    「兩年前讓二爺出了事,我至今還反省著,但我發誓,絕不會再讓二爺涉入險境。」洪臨漲紅臉說著。

    尹安羲忍不住歎氣了。瞧,他還在提兩年前的事,只覺得兩年前的事才是兇險……真是個可憐的孩子。

    「二爺,你是不相信我嗎?這真不是我要自誇的,我的武藝是一等一的強,當年武師傅教導過的所有孩子,唯有我的資質最高,而且……」

    尹安羲掏掏耳朵,懶得聽他偏離正題的發言,舉步尋找著他魂牽夢縈的糕餅。

    唉,哪有人買糕餅卻不知道酒樓名的?累得他從長春街頭開始找……嗯,那頭還有家千風樓,門面挺新穎的,咦……門口那位擋著姑娘家上馬車的無恥男子,不正是他家三弟嗎?
[/hide]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終於找到那一味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夜闖侯府討吃食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知己難求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突來的婚事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針鋒相對的敬茶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吃喝用度都是錢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後宅生活靠手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想方設法攢銀子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生辰宴上出風頭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三房頻出狠招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二章 夫君的不尋常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三章 人到府審案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四章 一不小心中了招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五章 他的真實身分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當吃貨遇上吃貨

    說穿了,這是兩個吃貨的故事。

    其實,原本設定的大綱走向不是這樣的,這本書裡應該再多一點宅鬥權謀,抑或者是男主角身分特殊之處……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這樣了。

    也許是因為我自己本身也是個吃貨吧,所以一個不小心就把重心給擺到了烹煮和吃上頭了。

    書中每道糕餅點心是真的有其出處,所以當我下筆時,腦袋出現的是各式糕餅,還有一個男人大快朵頤的模樣,尤其是那豪邁卻又優雅的吃相,唉,一個不小心就把篇幅都浪費在吃上頭。

    害我差一點就要忘了,咱們這位男主角是個非人類。

    是的,上一本《萬兩小醫女》裡頭出現的書生,跟這位男主角就是百年故友啊。

    想當初把大綱交上去時,阿編詫道:「十三不是配書生?」

    不是啊,我從一開始就沒點明,而且我也沒寫錯,純粹只是書生對十三身上的味道感到熟悉罷了。

    不管怎樣,咱們這位極度廢柴只會吃的男主角還是讓我給完成了,而且寫得超順的,順到阿編都忍不住唾棄只會吃的男主角。

    可是吃歸吃,人家該做的還是有做咩,對我來說,這樣的男主角是很萌的,而且我好像也沒寫過這一型的男主角,滿有趣的。

    這是很獨立的一本書,沒看過《萬兩小醫女》的讀者們也一定看得懂,對吧?希望大家喜歡這個故事。

    下半年要是能得償所願地朝非人類的方向而去,那就太好啦。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x

TOP

Great!!!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