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余宓《二少的隱戀》


出版日期:2014-08-01

別懷疑,千錯萬錯全都是他的錯
錯在長得帥氣迷人,是異性同胞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還錯在太有才華能力,全神貫注的面對各種挑戰
更大的錯是擁有顯赫的家世,財力雄厚到難以計數
才會活該被她拒絕,破天荒的踢到大鐵板
只因為她的個性冷清淡漠,不擅長交際應酬
而且自認為平凡普通,行事低調又不愛出鋒頭
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煩,也不希望得到任何禮遇
所幸他沒打算讓她如願以償,展開一連串追求攻勢
為了得到獨一無二的她,任何條件他都答應……
該死!當年他怎麼會笨到同意不公開兩人的戀情?
說是暫時卻過了好幾年,根本被她吃得死死的
眼看她發了瘋似的愛著他,還老是愛吃醋鬧別扭
他不想繼續委曲求全,制造有行情沒愛情的假象
是時候她該對他負起責任,讓這段地下情曝光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楚總監,工作人員已經按照你的意思將畫放上去了。」一位身穿西裝的中年男子走上旋轉樓梯,來到二樓,看見正在檢查燈光的年輕女子。

    這裡是臺北市的知名展覽中心,許多藝文活動都會在此舉辦,這次狂想廣告公司引進一批義大利畫家所創作的畫作來台設展,一連八天的展覽活動從今天開始。

    中年男子是狂想廣告公司的經理許永財,是負責這次展覽活動的組長,而身旁的女子則是公司聘請的藝術總監,名喚楚俐嵐。

    過去兩年她都在國外工作,經手的展覽都相當有名,多次登上國外的報章雜誌,因此她一回國,便成許多公司爭相聘請的人才。

    在許永財不屈不撓的邀請之下,楚俐嵐終於點頭答應負責這次的藝文展覽。而她果然不負盛名,在這兩個月對於展覽一事盡心盡力,連細節都不放過,讓一起工作的人員都相當佩服。

    第一天展覽僅開放一樓的作品,第二天才會開放二、三樓,在民眾入場之前,她都還在做最後的檢查工作。

    楚俐嵐在燈光下來回走動,確定光源沒問題之後,朝他點了點頭。

    「好的,現在我就過去看看。」

    她隨著許永財走下樓梯,來到一樓已開放的展覽大廳,看著牆上一幅幅由她親自決定如何擺掛的畫作,不禁微微一笑。

    「對了,之前向你提過裝置藝術的問題,你考慮得如何?」

    她並不隸屬任何一家公司的藝術總監,是挑選自己喜歡的公司合作,這次和狂想廣告公司合作相當愉快,已經在討論下次的合作案。

    之前她在國外曾做過街頭的裝置藝術,覺得很適合正在進行的合作案,因此和他提過建議。

    「公司覺得楚總監的提議相當有趣,也找過相關的資料,之後會再請設計師做一系列的主題。」

    「有主題的方向了嗎?」她好奇的問。

    許永財盯著清麗的面容,微笑的說:「有幾個大方向,想順便跟楚總監討論……」她的積極並不讓人反感,反而欣賞。

    楚俐嵐仔細聆聽他所說的話。「看過設計稿之後,我會再和許經理提出看法。」設計師提出的概念頗新穎,是有挑戰性的企劃,這令她躍躍欲試。

    回想剛才她提出在走廊的盡頭放上畫作一事,許永財的表情充滿讚賞,「楚總監的眼光真好,那幅畫一放上去,就有畫龍點睛的效果,讓展覽的整體氛圍更有意境。」她在走廊的盡頭放上一幅富有質感的畫作,吸引不少民眾的目光。

    「多謝許經理的讚美,展覽的佈置本來就是我的工作之一,做好是應該的。」即使是不受矚目的角落,也有可利用的地方,動用小巧思就能吸引群眾走完全程。她謙虛的說:「我很喜歡貴公司舉辦的美術展覽,這次展出的作品相當出色,之後的迴響一定會很大。」

    「楚總監的眼光向來精准,這麼說來,我可以期待展覽的成功羅!」許永財一臉高興。

    楚俐嵐的臉上有著淡雅的笑容,正要出聲,卻注意到迎面而來的男子,表情瞬間變得古怪。是她看錯了嗎?

    他怎麼會來這裡?他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但,他逐漸清晰的臉孔否決她的想法。

    一身鐵灰色的西裝襯托出他高大挺拔的身形,相當搶眼,在整齊的黑色短髮之下是一張出眾的容顏,更讓人移不開視線。

    這男人擁有一雙能夠洞悉人心的黑眸,看起來精睿,而俊朗的臉龐掛著微笑,相當優雅迷人。

    他的談吐和舉止散發出沉穩的感覺,專業的形象強烈,但有種無法看透的神秘感,異常吸引眾人的目光。

    此時,他正在和身邊同樣穿著西裝的年輕男子交談。

    「王先生,你覺得這個展覽如何?」他一一流覽牆上的畫作,淡淡的開口。

    「有許多有名的畫家的作品,頗具水準。」王鄰點頭,「齊經理喜歡嗎?」

    「滿有趣的。」

    王鄰一臉訝異,「齊經理會喜歡這類的作品,倒是挺讓我意外的。」

    「哦?」齊予凜挑起眉頭,語氣好奇。

    「齊經理的品味無庸置疑,只是這次展覽的主題是浪漫風格,所以……」王鄰笑了笑。

    他會和齊予凜碰面都是為了公事,這次回來臺灣也是要商討觀光案一事,總之,他所認識的齊予凜是個工作厲害,具有才幹的男人,從沒想過會一起來欣賞藝文展覽。

    「浪漫確實和我扯不上邊。」齊予凜理解他的想法,聳了下肩膀,「好吧!我就老實說了,比起畫作……更對其他事情有興趣。」

    「其他事情?這倒是引起我的好奇。」

    齊予凜抬起眼,看見一張略顯詫異的清麗臉孔,眼底閃過一絲趣味盎然的光芒。「會來這次的美術展覽,是因為我對某個人更有興趣,例如,前面的……」

    突然,一道拔高的清亮嗓音響起——

    「許經理,三樓的展區還沒有檢查過,上去吧!」楚俐嵐將他們的對話聽入耳裡,神情變得驚慌失措。

    許永財沒注意到她古怪的表情,一看見慢慢靠近的他們,興奮的說:「楚總監,齊先生居然來了!我們快點過去打聲招呼。」

    「什麼?」她瞠大雙眼,深吸一口氣。

    「楚總監,難道你不知道那位齊先生的來頭?他是柚奇集團現任總裁齊祥甯的二兒子,目前在集團裡擔任經理。說起柚奇集團,那可是傳奇,在企業界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許永財沒想到會有大人物來到展覽中心,滔滔不絕的介紹。

    楚俐嵐比許永財更清楚齊予凜的家世背景,柚奇集團以餐飲業起家,目前是多元化經營,在飯店和餐飲的領域都佔有一席之地。

    齊家不僅財力雄厚,也有政治背景,他的爺爺曾任職總統府的高階官員,親戚也是政治世家,他是一般人無法想像的富豪子弟。

    因此,她曾為了不想和他扯上任何關係而想盡辦法逃離……她的神情無奈,當看見齊予凜目光灼灼時,早已聽不進許永財的話語,胸口一緊。

    看樣子是避不開了!

    許永財上前一步,笑著準備打招呼。

    王鄰卻搶先一步,再一次發問,「齊經理的話還沒說完呢!是對什麼人感興趣?」

    「對漂亮的人感興趣。」齊予凜淡定的回答。

    「哈哈哈,齊經理果然也是男人……難不成是跟女朋友約在這裡碰面?」王鄰一副八卦的樣子。

    「女朋友啊……」齊予凜拉長音,視線不曾從前方的女人身上轉移,似笑非笑。

    楚俐嵐那一頭棕色的長鬈髮襯托一張清麗的鵝蛋臉,最令人驚豔的是一雙水靈靈的眼眸,含有智慧與理性的光芒,粉嫩的紅唇微微抿起,充分表現出此刻不悅的心情。

    她穿著一襲剪裁合宜的鵝黃色洋裝,當朝著他走來時,顯得婀娜多姿,美麗的模樣著實讓他屏息。

    楚俐嵐迎上那雙挑釁的眼神,微微的抽了一口氣,往後退之際,聽見齊予凜好整以暇的回話——

    「不是這樣的,我並沒有「女朋友」。」

    她聽出他刻意強調那三個字,不自覺的蹙起眉頭,心虛的撇開眼。

    「齊經理真愛說笑,你的條件這麼好,會沒有交往的物件?」王鄰才不相信他的話,啐了一聲。

    齊予凜眯起黑眸,微微的偏著頭。「是真的,不如王先生替我介紹好物件。」

    王鄰一聽,立刻伸出手,拍著胸膛,「這有什麼問題?我認識好多千金小姐,今天晚上就幫你安排……」

    千金小姐?安排?楚俐嵐看見齊予凜的眼底閃爍著得意的光芒,明知道他是故意的,卻仍控制不住怒火,飛快的出聲,「齊經理……我們似乎打擾了。」

    齊予凜盯著她變得緊繃的俏臉,神情更加愉悅。「不,時機剛剛好。」

    她暗自冷哼一聲,悄然握起拳頭,故作淡定的說:「是嗎?我還以為破壞了齊經理的好事。」

    「小姐是指介紹好物件這種事?」齊予凜佯裝不解,語氣上揚,更顯故意。

    真會裝模作樣!她太清楚他惡劣的本性,才不會笨得跳下他設的陷阱,揚起優雅的淺笑。「我看見兩位相談甚歡,還以為是在談論公事,原來……那可真抱歉。」

    這口吻相當挑釁,是將他當作成天想著女人的色胚?齊予凜神情泰然,不疾不徐的回應,「來看這麼有藝術氛圍的展覽還談公事就太沒趣了,聊天的話題當然要輕鬆點。」

    「是呀!若兩位身邊都有漂亮的女伴,那就更美好了。」只要他大手一招,會沒有女人陪伴?分明就是故意講給她聽的!她皮笑肉不笑。

    「這是小姐的真心話?」齊予凜眉頭一挑,聽出她酸溜溜的口氣,內心樂翻了。

    「當然。」她冷淡的回答。

    許永財察覺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詭異,表情詫異,視線來回遊移,不禁開口,「楚總監?」難道他們早已認識?

    楚俐嵐看見許永財和王鄰流露出狐疑的目光,暗自懊惱不已。

    「抱歉,第一次見面就說這種話太唐突了,請齊經理不要介意。」她深吸一口氣,恢復以往的理性。

    「第一次見面……倒是挺有趣的。」齊予凜將她刹那間凝結的表情收入眼簾,勾起嘴角,「你好,你是這次展覽的藝術總監,對吧?」

    她先是緊咬著唇,遲疑一下才開口,「你好,我是楚俐嵐。」

    「我知道,楚俐嵐。」齊予凜挑起眉頭,「我注意你很久很久了。」

    打從他意外出現在這裡,再處處裝蒜的配合她,意圖非常清楚!他、就、是、故、意、的!

    「柚奇集團的齊予凜經理說這話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她扯了下唇,再也擠不出虛偽的笑容。

    「是嗎?」齊予凜口吻淡然。

    將她惹毛,然後他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你……」楚俐嵐的一雙眼眸冒出火焰。

    許永財從沒見過動怒的楚俐嵐,一臉錯愕,連忙出聲緩和氣氛,「齊經理,敝姓許。」他趕緊自我介紹,接著又問:「齊經理和楚總監似乎不是第一次見面?」

    怒火中燒的楚俐嵐顯然還沒冷靜下來,拔高語調,「第一次見面!」

    「呃,楚總監……」她的反應太過於激烈,反而很可疑。許永財一手搔頭。

    齊予凜非常喜歡她失控的神情,真的非常有趣!他低下頭,一手抹一下因為笑而顫抖的嘴角,一會兒才抬起臉龐。

    「是第一次見面,不過楚總監在藝文界相當有名氣,久而久之便覺得熟悉。」他的神情相當泰然,看一眼同樣露出詫異表情的王鄰,不慌不忙的說:「我知道這次的展覽是由楚總監一手包辦,剛好王先生也喜歡藝文作品,於是就一起過來。」

    明眼人都看得出兩人關係匪淺,但齊予凜就是有本事讓人信服,經過解釋,許永財立刻被轉移注意力。

    「公司非常信任楚總監,全權交由她負責,能得到兩位的欣賞,真是太好了。」哇!花重金請來楚俐嵐負責展覽,果真是正確的選擇。他的口吻欣喜。

    王鄰點頭,笑笑的說:「近年來我一直在日本生活,並不清楚楚小姐……這次回來臺灣,能欣賞到這麼有趣的展覽,很佩服楚小姐的才華。」畫家的作品優質固然重要,但好的展覽手法會更容易引起迴響。

    「多謝誇獎。」這是她的工作,竭盡全力是本分。楚俐嵐謙虛的微笑。

    王鄰從他們一來一往的對話中,嗅出不尋常的氣味,咧嘴一笑。

    「剛才齊經理說對作品沒興趣,是對漂亮的人有興趣……難道是為了楚小姐而來?」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齊予凜對一個女人表達關切,相當有趣呢!

    「王先生,那只是玩笑話,請別放在心上。」齊予凜聳了下肩膀,臉上沒有任何情緒變化。

    王鄰盯著她漂亮的臉蛋,「既然不是指楚小姐,那意思是我有機會羅?」有能力又美麗的女人,任誰都會有興趣。

    「什麼?」楚俐嵐愣住,不自覺的看向齊予凜,那嘴角上揚的弧度依舊,卻讓她突然有些心煩。

    「楚小姐完全是我的理想型,不知道晚上有沒有空,或許可以一起吃頓飯。」王鄰積極的提出邀約。

    她一時反應不過來,訥訥的開口,「我……」

    齊予凜眯起黑眸,一手慢條斯理的搭上王鄰的肩膀,冷不防的說:「王先生,她有男朋友了。」

    「咦?這是真的嗎?」王鄰一臉失望的詢問佳人。

    「我說是真的就是真的。」齊予凜不給楚俐嵐回答的機會,用冷清的嗓音說道,大手順勢推了王鄰的背部一把。「我已經安排好餐廳,剩下的事情就一邊吃飯,一邊聊。」

    王鄰的搭訕,就在齊予凜的插手之下,不了了之。

    楚俐嵐目送兩人離去,回想他冷聲打斷王鄰的話,不由自主的笑出聲。

    一旁默默看戲的許永財忍不住開口,「楚總監有男朋友啦?」

    「嗯……」她迎上他好奇的眼神,尷尬的點頭。

    「原來如此。」他點頭,接著露出狐疑的表情,「不過,為什麼齊經理會知道這件事?」

    她咬了咬唇,支支吾吾,「這個……」

    「看來你們不是第一次見面喲!」許永財露出曖昧的笑容。

    楚俐嵐的額頭隱隱作痛。可惡!齊予凜來這裡的目的果然不單純!

    中午時間,楚俐嵐回到狂想廣告公司為她準備的休息室,一進到裡頭,便疲憊的坐在沙發上。

    她一想到意外現身的齊予凜所引發的事情,既好氣又好笑。

    「唉,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她一手撫著額頭,無奈的歎口氣。

    這時,敲門聲響起,打斷她的思緒。

    「請進。」她說,振作起渙散的精神,當看見走入休息室的男人時,立刻站起身。「你……你怎麼可以隨便進來我的休息室?」

    此人便是讓她心神不寧的齊予凜,俊顏掛著優雅的微笑,淡定的開口,「我可是敲了門才進來的,你也說請進,不是嗎?」

    她的眼神猶疑,「我……我又不知道是你……」然後無力的垮下肩膀。

    「這意思是不想見到我?」他挑起眉頭,眼底閃過一絲不悅,一步步的接近她。

    她努力保持冷靜,卻因為他的靠近而亂了分寸。「齊先生是個聰明人,應該不需要我說得太明白。」她無處可退,跌坐回沙發上。

    他俯身,女人的香氣撲鼻而來,心房引發陣陣騷動。

    「是因為生我的氣?」大手挑起她的下顎,凝視她嬌美的怒顏,揚起嘴角。

    這張俊顏是如此近距離,身上更有好聞的薄荷味,令她的心跳紊亂了,若是以前,她肯定被迷得團團轉而任由他擺佈,但此刻他強硬的態度讓她惱怒。

    「我沒必要為了第一次見面的人生氣。」她移開視線,冷冷的說。

    真是倔強的女人。齊予凜扯出一抹微乎其微的笑容,薄唇刻意擦過她的耳鬢。

    「你當真要一直這樣對待男朋友?」他輕聲的說,吹出的熱氣讓她渾身一顫,那反應教他相當滿意。

    不可否認的,眼前的男人魅力強大,一舉一動都能刺激她的感官,可不想輕易認輸。

    「男朋友是誰?我可沒承認過這回事。」楚俐嵐板著臉。

    他太清楚她是在鬧脾氣,哂然一笑,「連這種氣話都說得出來,還不承認?」

    他氣定神閑的模樣著實惹惱她,不甘心的辯解,「我們又沒有關係,為什麼我要生氣?我並沒有……」

    男人的唇貼上她的唇,一雙眼眸睜大,成功的阻止接下來的氣憤話語。這不算是吻,但唇瓣的溫度是這麼迷人,她的腦子刹那間空白。

    他總是有辦法治她……可惡!她卻心甘情願被他掌控。

    齊予凜撤離她的唇,看著情緒穩定下來的她,「俐嵐,你這是在鬧彆扭。」溫醇的嗓音透露出無奈。

    楚俐嵐意猶未盡的舔了下紅唇,終於正眼瞧他。

    「你不想應付我的話,可以去找其他女人,王先生不是說要介紹千金小姐給你?」她不似方才那般激動,不過語氣仍微微酸澀。

    「原來是介意其他女人?」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我……」是這樣沒錯!她蹙起眉頭,覺得自己小家子氣。

    大手揉亂她的髮絲,他露出溫柔的笑顏,「我只是順著他的意思接話,沒有任何意義。」當時他的目的只是想看她的反應。

    「誰知道你會不會真的去赴約?!」她輕哼一聲,閃躲他的碰觸。

    望著落空的大手,他挑了下眉頭,「倘若我去了,你會在乎?」

    「我當然會,你可是我的男朋友!」她毫不猶豫的回答。

    這句話就是他想要的答案!他眯起黑眸,表情變得嚴肅。

    「那為何不在眾人的面前承認?」他質問,看著她心虛的神情,沉聲的說:「你要我答應隱瞞交往的事實,又不高興我在別人的面前說沒有女朋友,究竟要我怎麼做?」

    「明明說好先隱瞞的,你不能在這時候來怪罪我。」面對他的逼問,她自知理虧,音量逐漸變小。

    「我不是怪罪,是想弄清楚你的心態。」若他是怪她,當初就不會答應這個協議。

    「是我要求隱瞞交往沒錯,但聽到你會和別的女人見面,就忍不住生氣……」她不知所措的歎氣,突然能夠理解他前來的目的,輕聲的反問,「今天你會來這裡,是不是故意想用這種方式試探我?」

    「愛上聰明的女人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他露出苦澀的笑容,隨即輕輕的點了下頭,「是,我受夠當地下情人了。」

    「予凜,我並不是不在乎你,相反的,是太在乎才這麼做。」她垂下眼眸,十指交纏,心情相當複雜。

    「交往到現在都第四年了,還要隱瞞多久?大學時,你說我的家世太顯赫,被人知道交往的事情,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我能理解,所以接受不公開;出社會之後,你想靠自己的努力打拚事業,不想別人因為我而對你有所禮遇,為了你的事業著想,我也認了。」

    楚俐嵐的父親開了一間公司,在業界頗有知名度,但仍然覺得和他有距離……以前她就是因為匹配不上這種想法躲避他的追求,好不容易坦承心意而在一起,卻始終無法放下家境懸殊過大的心魔,一直不肯公開這段戀情。

    他清楚自己的家世造成她的負擔,不想讓她難受,才接受暫時隱瞞交往的協議,但都已經交往四年了,她仍逃避公開兩人的關係。

    她明明是他的女人,他卻不能在眾人的面前大方的牽起她的手,長期累積下來的不安讓他的忍耐到達底限。

    今天他突然出現就是為了試探她,確定心意之後,要立刻解決這個問題。

    「我知道你是愛我才答應,我很感激……」她眨了眨眼睛,深知他的不滿,顯得忐忑不安。

    「俐嵐,如今你已經是有名氣又有地位的藝術總監,在外人的眼裡,你的實力不會因為我的家世地位而有所改變,還要繼續委屈我當地下情人?」大手撫摸她白皙的臉蛋,他輕聲詢問。

    她咬了咬唇,凝視他無奈的神情,語氣好愧疚,「這麼聽起來,是真的好委屈。」

    「若你真心覺得讓我受到委屈,就該對我負責,而不只是嘴巴說說,方才更不該板著臉面對我。」他挑起眉頭,逼她正視問題。

    「我當然有想過這件事,但你沒說一聲就過來,還處處挑釁我,讓我這麼驚慌失措,還要我怎麼和顏悅色?」她嘟起唇,理所當然的回答。

    這女人可真會吃定他!他冷冷一笑,伸出食指,捏她的鼻頭,沒好氣的說:「事出必有因,這一切都是某個過分的女人造成的。」

    「是,確實是我的錯,但我真的有想要處理。」她伸出手,摟住他的頸項,語氣輕柔,「你突然出現讓我太意外,所以才會生氣,不是想逃避的意思。」

    「我只是想確認自己在你心中的地位。」

    「那確認的結果呢?」她抬起頭,好奇的問。

    「吃醋吃成這樣……」他對結果相當滿意。

    「我沒有吃醋……」她否認。

    他的唇貼上她的耳鬢,低聲的說:「前陣子梓伶約我吃飯。」

    她的腦海浮現一張美麗的臉孔,一抹不安掠過心房,想也不想便喊出聲,「不准答應……」

    「這叫做沒吃醋?」她的反應真夠激烈!他語帶調侃的說。

    她瞪著他可惡的笑顏,「你……戲弄我,就這麼有趣?」明知道她對狄梓伶這個女人有多麼不安,還拿來開玩笑?

    「梓伶的事情是真的。」他搖頭,淡淡的說。

    頓時,她臉色一沉。「她對你還真是死心塌地……」狄梓伶是齊予凜的高中同學,非常喜歡他,即使被拒絕過好幾次,仍然沒有放棄告白。

    那女人很美,是連她都會心動的類型,面對美女的倒追,他真的不會心動?

    「你不會喜歡上她吧?」

    「這麼在乎我,怎麼會沒有勇氣在眾人的面前說愛我?」她知道自己有多矛盾?大手捧起她的臉蛋,他歎息。

    楚俐嵐也想向全世界宣佈齊予凜是她的男人,但他的家世始終是她跨不出的障礙……她的家世是比普通人家好過一點,不過和他相比,只是平凡人。

    她的個性向來冷清,不擅長交際應酬,即使如今是小有名氣的藝術總監,也不喜歡出鋒頭,推掉所有報章雜誌的採訪。

    而他截然不同,是眾人矚目的焦點,身為他的情人,不可能低調過日,除了得擔心他的家人會不會接受她的問題,還得做好可能被媒體拿來放大檢驗的心理準備。

    她還沒有自信能夠應付公開關係之後,生活將會發生劇烈變化的情況。

    「予凜,我……」她躲在他設置的保護傘底下享受他的愛,卻畏懼承擔會讓兩人感情產生變化的任何因素,這樣的心態確實自私。

    「俐嵐,若我對梓伶有意思,早就接受她的心意了,這點你用不著擔心。但是我要你明白,若你不願意公開我們的關係,在眾人的眼裡我是單身,未來會介紹無數個女人給我。」她明白公開這件事有多重要嗎?

    「你愛我的話,就不會接受。」她脫口而出,瞧見他露出苦笑,懊惱得想咬掉舌頭。

    齊予凜的神情深沉,「你就是仗著這一點欺負我?」

    「不是這樣……」她搖頭,聲音卻無力。

    「你對我就是這麼任性,真不公平。」他嗓音低啞的開口。

    她垂下眼眸,「對不起。」

    「今天光是聽到有人要介紹物件給我,你就生氣,你真的有辦法忍受同樣的事情一再發生?」

    「不!」她無法忍受。

    「很高興聽到這個字。」她的誠實讓他的心情稍微變好,將她摟入懷裡,口吻變得鬱悶,「知道嗎?王鄰當著我的面向你搭訕,我嫉妒得快瘋了,還以為只有我像個笨蛋一樣在意你……」

    「看得出來。」她輕笑出聲。當時他沒什麼表情變化,還以為他並不在乎有男人追求她,沒想到下一刻就讓她的心情愉悅。

    「這時候你還有心情笑?」真是沒良心。

    「你為了我而吃醋,讓我很得意。」齊予凜因為她被搭訕而大吃飛醋呢!

    「好像從一開始就錯了。」他放開她,搖了搖頭。

    她偏著頭,神情茫然,「什麼?」

    「若不是那一次,我也不會被你吃得死死的。」

    「哎,那可是我們在一起的契機,你怎麼一副後悔的樣子?」她眯起眼眸,語氣不悅。

    「愛上你,我不後悔,是後悔由著你隱瞞交往的事實。」他輕輕歎氣,凝視她清麗的臉龐,回想過去的不懂事。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余宓從韓國回來之後就變得很懶散,稿子的進度嚴重落後,不過最終還是將齊家二哥出清了。

    齊家二哥很有家中排行老二的性格,所以頗難寫,加上他喜歡的女人也很難搞,導致在寫這一對時非常苦惱,幸好我還是把他們的地下情曝光啦!

    話說,這次我寫著寫著都替二哥心酸,堂堂柚奇集團的貴公子居然得當地下情人,難怪他會在楚俐嵐的面前裝哀怨。

    但是這也能展現齊予凜對于楚俐嵐有多讓步、多深情,對吧?能看到二哥深情的另一面,也是很值得的。(反正有虐到女主角,就當扯平吧!)

    先來說說二次韓國行,這次回來整理照片時,居然發生記憶卡內容消失,照片全都不見的情況,嚇得我跟老妹驚慌失措……難道是老天要我再去一次?

    (哈哈,根本就是為了想去玩而找的借口)

    最後靠著偉大的網路找到解決辦法,照片全數復原了,真是太令我感動。

    不過看了照片之後,發現並沒有拍很多張,真不知道拿相機的老妹是在做什麼,好可惜,所以決定以後再去一次。(灑花)

    這次遇上很多好心的人,對韓國的印象更好了,在異國迷路時,真的會很慌張,很感激出手幫忙的人們。

    然後,韓式食物一樣很好吃,對炸雞念念不忘當中,若下次再沖到韓國,肯定是為了炸雞!哈哈,希望台灣能趕快出現好吃的韓式炸雞。

    這次我和老妹,加上朋友結伴,吃的部分是節省很多,但美妝噴了不少錢,沒辦法,真的很好買,而且品質都很不錯。

    像是那時候的天氣很難捉摸,早晚溫差很大,中午超熱,導致我的皮膚狀態很干燥,只好回來台灣拚命敷面膜,都立刻有效果。只是我生性懶散,過幾天又忘記要保養這回事。(嗯,晚上來敷一下好了)

    有關的游記,陸陸續續會在余宓的粉絲專頁分享,想知道的讀者朋友們記得上粉絲團喲!

    至于齊家三兄弟的故事,目前已經完結,接下來要寫什麼也還沒有頭緒,到時候會用何種故事和大家見面,我也很期待,下次再見!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x

TOP

Thx

TOP

thx

TOP

Thanks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