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白裙《鎮國丫鬟.上》


出版日期:2015-09-09

京師權貴個個都對琅玡女子牙行出品的丫鬟趨之若鶩,
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能寫會算外,還能輔佐主家上層樓,
連最難管教的紈褲子弟都能調教成人中龍鳳,
不料竟在京師第一紈褲,雍王世子江天舒身上頻頻栽跟頭,
惡人得有惡人磨,負責培訓丫鬟的女霸王水無瑕只得出馬收拾這個禍害,
想她善撒嬌善吵架,還擅長設置機關兼打架,
果然初見面就逼得江天舒簽下喪權辱國的約法三十章,乖乖讀書練騎射,
就是這傢伙老對她動手動腳,甚至開始把挨揍當樂趣,讓她有點困擾,
還有覬覦她美貌的三皇子也是個麻煩,討要她被拒竟設計動手強搶,
她再剽悍也猛虎難敵猴群,江天舒那沒用的笨蛋更每次都被騙走,
然而危急之時總有個蒙面人翩然降臨,放倒眾人救她於水火,
那人竟是京師最大地下組織青鯉幫的幫主,一手神射天下無敵,
他自稱認識江天舒,受他央求才次次來營救,還開玩笑問她是否願以身相許,
其實她對他也有些隱隱心動,但這位幫主大人的眼神實在令她似曾相識,
老讓她想起沒用的廢物世子……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雍王妃剖心明志

    亂雲壓城暮,北風侵骨寒。

    這是一個極寒冷的冬天,峻崎國都裡的百歲老人說,至少已經三十年沒這麼寒冷過了。

    冰淩子掛在城門頂上一連兩個月也沒有融化;護城河結了冰,孩子們在冰面上溜著玩;守城門的老張總是愁眉苦臉,說京師尚且是這樣的天氣,北地的守兵如何能熬得下去——他的兒子就在北方為天子守國門。

    傍晚的時候烏雲壓下來了,陰沉沉的垂在皇宮頂上,巍峨的宮闕黯淡無光,風也慢慢呼嘯起來,一聲尖過一聲,像是邊塞的鳴鏑——這是要下雪了。

    大街上本來就沒有多少人,風聲一起,像是變戲法一般,路上僅有的幾個行人迅速消失,午門之前只留下一條空蕩蕩的大街和地上猙獰的朱雀石刻。

    其中一個守門的士兵縮了縮脖子,在這樣的天氣裡身上的盔甲越發冰冷,他往裡面張望了一下,交接的士兵還沒有出來,只能繼續苦熬。

    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遠處緩緩走過來兩個人。

    二十多歲的女子手中牽著一個四、五歲的孩子,女子身上的衣服已經可以稱作襤褸,但她緩步走過來的神態卻讓人想起在戰場上指揮若定的將軍,且她臉上帶著一種異樣決絕的表情,讓看到的士兵不由得有些膽寒。

    孩子臉上則有些瘢痕,那是被冷風刮出來的傷口,鼻子下掛著兩行清鼻涕,他胡亂地揉了一下,結果鼻子左右全都掛著亮晶晶的痕跡。

    女子牽著孩子的手走向一個避風的角落,她吩咐孩子坐下,自己卻走回正門之前,然後端端正正的跪了下來。

    守門的士兵頓時有些手足無措,其中一個硬著頭皮上前低聲勸說:“王妃,今天天氣那麼冷,您看,是不是過兩天再來?”

    雍王妃搖搖頭。她不說話,只是筆直地跪著。

    孩子這時懂事的奔過來蹲坐在母親的身邊。

    見狀,雍王妃命令自己的兒子,“你去那邊的避風處待著。”

    孩子搖搖頭,雍王妃卻厲聲道:“這是軍令!”

    於是孩子又回去了邊上的角落。

    北風吹拂的尖銳聲響像是一把飛速拉動的鋸子,在耳邊鋸過去又鋸過來,令人喘不過氣。黑雲沉沉,暮色漸漸濃重,尖銳的風聲卻慢慢停了下來,周遭的氛圍仍讓人覺得窒息。

    午門內外偶爾也有人往來走動,但是卻從來不曾有人為跪在那裡的女子駐足。

    時間一到,宮門發出沉重的轟隆聲響緩緩關上了。

    守門的士兵試圖勸雍王妃離開,但她只是抿著嘴跪著,不發一語。

    角落裡的孩子卻顯得有些困倦,雖然嘴裡嘟嘟囔囔要陪母親,眼皮子卻已經在打架了。

    士兵張老三過去將孩子抱起來低聲哄了兩句,孩子居然就睡著了。

    他不忍的對著雍王妃說道:“王妃,我帶他去值班房睡覺可好?”

    雍王妃臉上掠過一絲溫柔,頷首說道:“多謝。”

    風又淒厲地呼嘯起來,卷著大團大團的雪花往下砸落,雍王妃跪著原地一動也不動。

    宮牆上方的燈籠在寂靜的夜裡無聲無息地亮起來,又無聲無息地熄滅了,黎明到來,雪也終於停了。

    雍王妃仍跪在雪地裡,像是一尊雕塑。

    慢慢的,文武百官陸續到來,在午門之外或三三兩兩或成群結隊,有人看見跪著的女子,便對著她指指點點。

    等到人漸漸多了起來,上朝的鐘聲響起,一道道宮門次第打開,士兵們整齊而沉默的列隊,九重宮闕在熹微的晨光裡展示它的盛大和雍容。

    雍王妃猛然站了起來,但因為跪了許久,又在雪地中凍了一個晚上,她的行動不是很靈便,差點摔倒。

    張老三忙伸手去扶,但是沒有等他的手靠近,雍王妃已經穩穩站定了。

    四周頓時響起竊竊私語的聲音。

    雍王妃的視線緩緩掃過眾人,清冽的目光就像冰霜一樣,將那些竊竊私語瞬間凍在冷寂的風裡。

    這個上過戰場的女子,這個曾經在血海裡廝殺過的女子,她的目光有著沉默的威力。

    雍王妃徑直走到百官的最前列,站上了漢白玉做的臺階,臺階上的雪已經掃乾淨了,背對著高峻的午門,臉色蒼白、衣衫襤褸的雍王妃站在那裡顯得特別的瘦弱單薄。

    這番行為著實無禮,官員都喧嘩起來,雍王妃也不理睬,只是轉身對著金殿方向跪下磕頭,然後再度轉回來面對著全體官員。

    她的聲音清冷無比,一字一字如同冰珠墜地,“各位大人,雍王也曾為峻崎國血戰十年,本王妃也曾上戰場親受矢石,為諸位大人的安逸生活立下功勳,為何雍王身殞,我們孤兒寡母想求取一個容身之處,諸位卻是不允?”

    下面有片刻的寂靜。隨後聽到一個聲音傳來,“王妃五年來下落不明,不能證明您帶來的孩子就是雍王的血脈。”

    “不能證明是雍王的血脈?”雍王妃冷笑起來,“這個孩子的五官與雍王何等相似,難道不是證據?雍王曾給這個孩子留下長命百歲鎖,難道不是證據?龍泉兵敗,我輾轉千里逃亡,能保全性命已經是萬千之幸,又如何能按照朝廷規矩在生產之前向朝廷稟告,又如何能等朝廷派過來的產婆來接生?”

    玉階下面寂靜無聲,只有雍王妃清冷的笑聲在雪後異常潔白、異常廣袤的世界裡回蕩。“五年前,三百將士用自己的性命換下這個孩子,萬萬想不到,五年後我輾轉回到京師,迎來的卻是一堆的懷疑!峻崎國五萬里河山的地盤何其廣大,可整整五萬里河山卻容不下雍王江玨唯一的血脈!”

    雍王妃的話語重重捶在文武百官的心上,但是沒有人說話,沒有人為她說一句公道話。

    絕望一點一點的從她心底升起來,像冰雪般將她的心一寸一寸覆蓋,埋藏冰凍。

    她呵呵笑起來,“是的,我並不在乎我能得到朝廷多少俸祿,我也不在乎我能享受到多少榮華富貴,我在乎的是我的孩子,我和江玨的孩子!江玨為這個國家十年血戰,功勳無數,雖然在最後一戰不幸身殞,但是他不該斷子絕孫!”

    雍王妃臉上的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平靜,但是話語裡的淒厲卻讓在場所有人毛骨悚然。

    “是的,按照你們的標準,我實在是沒有證據了,但是這個孩子絕對不是野種,他是江玨的孩子。為了證明這一點,我只能拿出我最後的證據。”

    在場的宰相問道:“請問王妃,最後的證據是什麼?”

    只見雍王妃手腕一翻,拿出了一把匕首,在眾人的驚呼聲中,她的笑容如百合般緩緩綻開。“唯一的證據,就是讓天下人看到我的一顆心,讓天下人看看我江趙氏是不是用虛言騙取榮華富貴的人,讓天下人看看我的心是不是一片殷紅!”

    說完,她瞬間將匕首插進了自己的心臟,鮮血頓時染紅了午門前的漢白玉臺階,而天空中已經停歇很久的大雪竟然又落了下來。

    雪很白,血很紅,殷紅的血跡從漢白玉臺階上極其緩慢地淌下來,順著雍王妃倒下的身體分成兩路,遠遠望去,竟然形成了一個鮮紅的“人”字。

    等皇帝聽聞這個消息急急趕到午門前,雍王妃已經氣絕,卻始終沒有閉上眼。

    皇帝於是許諾,“朕承認江天舒的身分,立江天舒為雍王世子,等現任雍王江琥百年之後,江天舒就繼承雍王爵位。”

    雍王妃的眼睛這才闔上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要侍女還是師父

    “雍王府?雍王世子?”清脆如天籟一般的聲音此時卻氣急敗壞如同鬼哭狼嚎,“親親師父啊,我一直認為我人小力微,管管一片山、一個莊園已經是超常發揮了,要做雍王世子的侍女,那得找高個兒的去,那片天我實在頂不起來啊!”

    說話的少女,瓜子臉蛋,眉如彎月,眼如點漆,秀美中透著一股英氣,光彩照人,然而現在卻噘著一張嘴,上頭足足可以掛上三隻油瓶,“師父,我的好師父,親愛的師父,您真沒有弄錯?讓我去做雍王世子的侍女,還要負責貼身保護他?讓我這樣一個玉雪可愛、天真無邪的荳蔻少女去做那個紈絝世子的侍女,您不擔心我被他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少女一邊搖著一個中年女子的胳膊一邊軟語央求,聲音嬌嫩清脆,聽著讓人的骨頭不免酥軟了幾分。

    只是那個中年女子看著撒嬌耍賴的少女卻不為所動,“你玉雪可愛?你天真無邪?你會被人吃得連骨頭都不剩?從你十歲開始,你的一群師姐就只有被你欺負的分,你卻擔心被那個紈絝世子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你這是在寒磣你師姐們呢!無瑕啊,你就別淘氣了。”

    名喚無瑕的少女瞬間哇哇叫起來,“師父啊,那是師姐們疼愛小師妹讓著我呢,您老人家別當真,您如果當真了,結果耽誤了事情,那就是徒弟的錯了。”

    中年女子名喚秋海棠,也就是無瑕的師父,她聽了這話忍不住笑了,點著無瑕的鼻子說道:“沒上沒下的猴子!”接著又端正了臉色,“無瑕,這次算師父求你了,咱們琅琊女子牙行出品的侍女實在太過有名,因此雍王府的老太妃求到為師面前,派其他人去只怕收拾不了那位世子爺。”

    “老太妃求到師父面前?師父您老人家完全可以拒絕啊,師父,這些年多少人求到您跟前了,您不是全都拒絕了?宰相家拒絕了一次,尚書家拒絕了兩次,哪個什麼王爺家裡拒絕了三次……”

    無瑕實在是急啊。“水不能滅油火、馬車進城靠右走、江天舒無藥可救”這是京師生活三大必備常識,雖然無瑕大部分時間都待在京師外的莊園裡,但有關江天舒的故事卻也聽得耳邊要生老繭。

    防火防盜防天舒。這句話差點成了京師之中的諺語,江天舒的名字更是京師人家止小兒夜啼的良藥。

    想她水無瑕雖然是琅琊女子牙行的女霸王,擅長撒嬌,擅長吵架,還擅長設置機關兼打架,但是這種戰鬥力真的能與惡名遠揚的江天舒相抗衡嗎?無瑕不樂觀。

    至於她所在的琅琊女子牙行則是京師數一數二的大牙行,說它數一數二不是因為規模,而是因為培訓出來的侍女只要經過牙行培訓半年以上就能管帳理事,經過一年以上培訓就能輔佐主家、興利除弊,所以向琅琊女子牙行央求侍女的人向來絡繹不絕。

    據說有京師的豪富之家比拚富貴,其中一家扳著手指說:“我有琅琊牙行出來的侍女三人,你家有幾何?”說完另一家立刻閉嘴,認輸不提。

    琅琊女子牙行的創辦者秋海棠收了三個親傳弟子,無瑕是老三,兩位師姐都已經出嫁,無瑕則留在師父身邊幫忙管理牙行,培訓新收來的小姑娘。

    無瑕覺得自己很重要,非常重要,絕頂重要,她以為自己可以一直留在師父身邊,卻沒想到師父居然要她出去服侍人了!

    秋海棠笑著搖搖頭,看著無瑕的目光有些寵溺,但那寵溺的眼神慢慢收起,變成了一片惆悵和凝重。“為師與雍王府有舊,那雍王世子……”

    “師父與雍王府有舊?這層關係我怎麼不知道?”無瑕端正了臉色,疑惑地問道:“我跟隨師父也十幾年了,怎麼不曾聽師父說起過?”

    “你沒聽說過的事兒還多著呢……因為當年的事實在太慘烈,我平時也不願意提起。”秋海棠的臉上浮起一層淡淡的憂傷,“那是景泰四年,前雍王江玨帶著大軍連破雲湘十二郡,不想在即將打贏雲湘國,立下不世大功之際,卻遭遇刺客不幸身殞——”

    隨著那略帶滄桑的聲音,一幅驚心動魄的畫面仿佛在無瑕的面前徐徐展開……

    景泰四年,峻崎國昭明皇帝江瑾,派堂兄弟雍王江玨率領三十萬大軍東征雲湘國,歷經數月廝殺,連破雲湘十二郡。

    峻崎國內歡呼聲一波接著一波,然而雲湘女王聚集雲湘國最後的十萬大軍,與江玨的軍隊對峙于龍泉郡,接連幾個月,龍泉河水盡皆染紅,局勢卻沒有任何進展。

    當時雨季剛過,龍泉郡四周的水有大半注入龍泉河,於是江玨截斷龍泉河築起高高的堤壩,等時機成熟便掘開堤壩,大水一泄千里,地處低窪的龍泉郡瞬間成了水鄉澤國,十萬軍隊及所有百姓盡皆葬身水中,雲湘國女王殉國。

    大水退後,江玨帶著大軍進入龍泉城,見到城內悲慘的情景,悵悵歎息道:“此役殺戮太過,恐傷天和,對我而言也非好事,恐怕不得善終。”

    不料一語成讖,當夜有刺客潛入峻崎軍的紮營處,等士兵沖入主帥營帳,卻見江玨倒在地上,咽喉汩汩流血,已然無救。

    峻崎三軍因此大亂,雲湘國殘兵趁此機會重新聚集,打得峻崎軍隊節節敗退,幸好江玨的弟弟江琥就在軍中,他收攏殘兵退了三百里,終於在明州郡重新站穩腳跟。

    江玨的王妃趙氏當時已懷有身孕,她本來就是峻崎國的女將軍,素來勇武,但是大軍潰敗之際仍自身難保,最後竟然與三軍失散。

    直到五年後顛沛流離的趙氏才帶著五歲的江天舒返回峻崎京師,然而昭明皇帝江瑾在遍尋不著趙氏後認為江玨絕後,已經讓江琥繼承雍王的爵位,江天舒的存在頓時尷尬起來。

    江瑾將此案交給宗人府,命令宗人府徹查,趙氏帶著幼子抛頭露面到處奔走,拿出諸般證據,但宗人府卻不肯對江天舒的身分給一個肯定的判斷。

    這件事最終得了一個異常慘烈的結局——趙氏在午門之前剖心明志。

    江瑾最後還是承認了江天舒的身分,當場將這個孩子立為雍王世子,等現任雍王江琥去世之後即可繼承爵位。

    聽到這裡,無瑕閉上眼睛,她似乎看見趙氏在午門外剖心明志的場景,用力吸了兩口氣後才說:“雍王妃……真是一位英雄。她姓什麼,叫什麼名?師父又與雍王府的誰有舊?”

    秋海棠的眼睛裡已有淚光閃動,片刻後才說道:“她姓趙,單名一個炯字,小名炯炯。當初我奉你師祖的命令出外歷練,在雲湘邊界遇到了她,我們一路同行,從雲湘輾轉回到京師,本以為功德圓滿,卻不想後來竟發生如此慘烈的事情。因為她的事情我也有些心灰意冷,再加上你師伯……等他開了那間青山書院,我就在京師附近開了一個牙行謀生。”

    “師伯開了那間青山書院,您就開了一個琅琊牙行?您這是與師伯打擂臺?”無瑕兩眼亮晶晶,盡是渴求八卦的神色。

    秋海棠搖搖頭,不想理睬被八卦附體的徒弟。

    無瑕看著師父沒有說話的興致,只能悻悻然地轉移話題,“師父啊,您當初在路上的時候就應該將這個江天舒掐死才是正經啊。”邊說邊扳著手指歎氣,“這位世子真正對不起自己的母親!如果不是王妃的舉動,看現在的世子,我真的也會懷疑他不是雍王江玨的種……鬥雞走狗、花天酒地、橫行霸道、無所不為!聽說他讀了十年書,卻連《三字經》都沒背會;聽說他學了十年武,連上馬拉弓都做不到,搶人家的新娘倒是很在行,在花街柳巷爭風吃醋也熟門熟路。師父確定要將我給這樣的一個人當侍女?”

    秋海棠搖頭歎氣,“為師也曾經給這位世子送了幾個侍女,但是都管不住這位紈絝世子,再加上前些日子世子差點遇刺,我只能讓你出馬了,畢竟你的武力值還可以。至於你擔心會被這位紈絝世子吃掉的問題我並不擔心,我反而比較擔心你會不會將他連皮帶骨的吃掉。無瑕啊,既然做了人家的侍女,下手輕一點。”

    無瑕沉重地歎了一口氣,“師父啊,我還有一個建議,不如將這位江天舒送給那位青鯉幫幫主吧,聽說那位幫主整治下屬很有一套,把那位江天舒送進火爐或許能煉成鋼。”

    秋海棠忍不住噗哧一笑,“你倒是聰明,可是那位青鯉幫幫主到底是何許人也,為師是一丁點也不知道,無法求助啊。”

    青鯉幫是京師最大的地下幫派,幫主沈青鯉是一個神秘莫測的人物,無瑕將他扯出來也就是想要轉移話題罷了。

    “幫師父一把吧。”秋海棠的手放在無瑕的肩膀上,“畢竟是故人之子,又是故人拿性命換下來的,師父總盼望著他能成才……”

    “別別別,師父,我已經習慣與您嬉皮笑臉,您別將臉色擺得這麼嚴肅。”無瑕長歎一聲,聲音幽幽嫋嫋,足以繞梁三日,“希望朽木可以雕,希望爛泥能扶上牆,希望我水無瑕妙手能回春,但是良藥醫不好死人,那位世子真的病入膏肓的話,我也沒法子……”

    雍王府,溢香園,忘月居小樓。

    無瑕笑吟吟地將手中的一卷文書放在桌案上,“世子,方才老太妃的話您也聽見了,您也點頭了,既然世子點了頭,答應接下來的日子讓我來做您的侍女,那麼就請世子在這份協議的末尾簽個字,用上您的私印。”

    無瑕到雍王府後思忖了一個晚上,終於決定——對付這樣的紈絝就要防微杜漸,從小事做起,用一年時間幫這位紈絝養一個好習慣!

    “協議,簽字?”江天舒目瞪口呆,看著面前這卷已經打開來的文書,“這是什麼玩意?”

    “這不是什麼玩意,這是我們兩人之間的君子協議。”這是從老太妃處求來了的雞毛牌令箭,無瑕不打算平白浪費,必須立刻給江天舒一個下馬威!

    “這是什麼鬼畫符?”江天舒胡亂地拿起,歪過來橫過去看了兩遍,“很多字我不認識……這說的是什麼,不會是你的賣身契吧?即便是你的賣身契你也可以放心,你這麼漂亮,我肯定會好好待你的,絕對不會輕易地趕你出去。”江天舒直直的看著無瑕,那眼神讓她一陣惡寒。

    “很多字不認識沒關係,那我念給您聽吧。”無瑕笑咪咪地拿起文書,“第一條,為保證江天舒在文才、武功、武略、人品等方面的進步,在雍王太妃的許可之下簽訂此文書。”

    江天舒翻翻白眼。“我已經很厲害了,還要在文才武略方面長進?唉,再長進,那就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了,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聽江天舒亂七八糟的引用古詩,無瑕面無表情地繼續,“第二條,即日起,江天舒的所有月錢都由水無瑕保管,每日江天舒可以向水無瑕領取十個銅板自由使用。這一條如果有爭議,以水無瑕的解釋為准。”

    “十個銅板?”江天舒叫起來,“你確定是十個銅板?天哪,你不擔心我會餓死嗎?”想了想,又換了一個可憐巴巴的表情,“我好歹是你的主人啊,你就忍心看我餓死?十個銅板太少了……要不,一兩銀子一天?要知道宜春院最好的頭牌出場費就是十兩銀子,我勉勉強強餓上十天肚子,就能上宜春院見頭牌一次。”

    無瑕臉上依然毫無表情,但是眼角卻禁不住抽了抽,她深深吸了一口氣,語氣再度平靜下來,“您的所有飲食都將由我負責,經費則由老太妃支出,所以您不用擔心餓死問題,只要不要求吃熊掌魚翅等等各種奢侈物品,其他如白米飯、醬豆腐、青菜蘿蔔各種要求我都可以滿足,何況十個銅板可以上街買到燒餅十個或湯餅五碗或米飯十碗,或者三碗米飯加兩碗青菜一碗肉,這也能讓您吃飽。”

    江天舒氣哼哼地還要說話,無瑕已經雲淡風輕地繼續念了,“第三條,即日起,江天舒每次外出都必須經過水無瑕批准,必須由水無瑕陪同,不得離開水無瑕的視線範圍。”

    “你是將我當小狗豢養?”江天舒終於忍不住跳起來,“你是我的侍女還是我的奶娘?”

    “本人未曾成親生孩子,所以無法擔任世子的奶娘,請世子不要用錯了稱呼。關於這一條,解釋權也歸水無瑕所有,江天舒如果犯錯,水無瑕有權沒收江天舒一個月的月錢,共計三百個銅板,如果當月不滿三十天則以三十天計算。”

    江天舒忍無可忍,嘴唇哆嗦,“憑啥,不滿三十天還要按照三十天計算?沒有這個道理!”

    “對不起,老太妃說了,一切都聽我的安排,我說三十天就三十天,不打任何折扣。”無瑕翻了翻白眼,“第四條,即日起,江天舒必須每日讀書三個時辰,練武兩個時辰,由水無瑕監督。如果偷懶,水無瑕將採用任何不對江天舒造成肉體傷害的方式進行懲罰。”

    “不對我造成肉體傷害?怎麼懲罰?”江天舒這下高興了,“是不是和宜春院的姑娘們的懲罰方式一樣,我不肯起床就給我撓癢癢?或者乾脆拿嘴唇來親我?”他摸了摸嘴角不存在的口水,眼睛裡掠過一道精光,一閃即逝。

    “想得真美。”已經見過這位世子的無恥加無聊,無瑕一邊告誡自己平心靜氣,一邊用力深呼吸,“如果是夏天,我會潑涼水;冬天的時候為了避免您染上風寒,我會潑溫水或者溫度稍高的熱水,以不燙起泡為標準。如果您覺得這兩個都不好,我會在您耳邊敲銅鑼,您放心,我會掌握好音量,不會震破您的耳膜。如果這些方式都不成,手上又有合適的道具,我會在您的床上放一些東西,比如說癩蛤蟆啊、毒蛇啊……”

    “你敢在我的床上放毒蛇?”江天舒厲聲質問。

    “我會事先拔去大毒牙,所以肯定毒不死人。”看著世子暴跳如雷的樣子,無瑕終於覺得有些高興了,薄唇輕輕挑起一抹笑,“我相信,世子會很合作……”

    “本世子不會合作!”

    “那就等著看吧。”無瑕心裡高興,表面上雲淡風輕地放過這個問題,“第五條,從即日起溢香園的忘月居樓上只許水無瑕涉足,其他侍女不得上忘月居二樓,違者水無瑕得全權處置,江天舒不得過問。”

    “你這是什麼意思?其他侍女不得上二樓?”

    “這是為了避免世子鬧出不好的風評,也是為了避免其他侍女遭到世子的禍害,世子也不想想您曾經禍害多少侍女?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

    “第六條……”

    “第七條……”

    “別念了!”

    “第三十條……”

    “你是侍女還是我家的太上皇?侍女侍女,侍奉在前,你應該喂我吃飯,幫我寬衣,陪我上床,即便不陪我上床,你也得陪著我洗澡搓背!”

    “世子請收回您方才說的話。”雖然早知這個世子不成器,無瑕還是生氣了,但是她再度忍下怒氣,誠懇親切地勸告,“第一,太上皇啥的我可以當做沒聽到,但是您要知道,禍從口出,得小心謹慎。第二,陪您上床的是妓女,不是侍女……”

    “口出不遜又怎麼了?”江天舒吊兒郎當地坐在太師椅上,高高地蹺起二郎腿,“反正我就打這麼一個比方而已,又不是真的要你去做太上皇。皇上也知道我是草包,肯定不會與我計較。”

    真真無賴!這就是雍王妃當初用自己性命保下來的兒子?

    無瑕深深地為雍王妃感到不值,不過她已經接受了師父和老太妃的雙重囑託,不能輕易放棄這個看起來無可救藥的玩意,於是收起心中所有的負面情緒,語調溫柔的說:“世子,還請在文書上簽字。”

    “不簽不簽不簽!”江天舒大叫起來,“你不是侍女,你是打算騎到我頭上來做主子!我要一個溫柔貌美的侍女,不要你這種母老虎!”

    “世子放心,只要您做一個勤學上進的好世子,我的身分當然是溫柔體貼的好侍女。”無瑕微微笑了起來,是那種露出八顆牙齒的標準笑容。

    這個紈絝越生氣她就越溫柔,琅琊女子牙行出品,必定進退有度,非常知禮,“我的任務就是輔佐世子成為一個合格的世家公子,將來能平平安安的繼承爵位,嗯,我們主僕齊心,這些條款剛開始您或許有些不習慣,但是時間略長一些就好了。”

    “主僕齊心?”江天舒氣衝衝地看著無瑕,驀然換上了一臉猥瑣,“嗯,真的主僕齊心的話,要不,你就從了我吧,我定然讓你稱心如意,我繼承爵位後二夫人的位置就是你的,你知道我雖然寵倖了幾個侍女,但是身邊一個也不曾留下……”說著手就摸了過來。

    說實話,對於江天舒的無賴嘴臉無瑕真覺得有些難以適應,側身避開,右手高高抬起,“啪”的一聲落在江天舒摸來的手背上。

    江天舒呆了一呆,瞬間暴跳如雷,“你竟然敢打我?不成不成,你這個侍女本世子絕對不要!我要去找祖母,我不要你做我的侍女!你愛給誰做侍女就與誰做去!”

    無瑕將手中的文書放在桌子上,眼神不懷好意,“世子,您真的確定不要我做您的侍女?”

    “我有病才會要你做侍女。”江天舒翻白眼,“這樣吧,你趕緊走人,為了賠償你今天的損失,我給你十兩銀子當補償,如何?”

    “十兩銀子當補償?”無瑕的兩眼頓時亮晶晶,“好吧,錢真的是好東西!您將十兩銀子拿來,我就不做您的侍女。”

    “說話算話?”江天舒聲音中透出驚喜,他垂下眼瞼,掩飾眼中掠過的一絲鄙夷。

    “當然說話算話。”無瑕重重點頭,“事實上,老太妃對於我能不能做好您的侍女也是心懷疑慮,她允許我放棄做您的侍女。”

    “好啊,銀杏,拿十兩銀子出來!”江天舒大喜,急忙呼喚他的侍女。

    此時一個女子快步走上前,看著那個女子,無瑕下意識地皺了皺眉。

    面前這個女子頭上插一支雙鳳銜珠金翅步搖,上面幾顆金珠隨著移動正叮噹作響,細長烏黑的眉下是一雙勾人心弦的媚眼,朱唇塗紅,身材豐滿圓潤,一身火紅的衣衫,長裙拖曳在地上——這是侍女還是狐狸精?江天舒的眼光果然有問題。

    無瑕下意識看了一下自己身上,一身淺湖綠色忍冬紋褙子,一件半新不舊的傣錦洋蓮紫長裙,那是臨行的時候師父打開衣服箱子找出來最好的服飾。頭上只有一根桃木簪子,耳垂下面掛著的平安扣純銀耳環算是渾身最亮麗的首飾,只是與人家的金步搖一比立刻就輸了。

    銀杏嬌媚地一笑,“世子,是拿十兩銀子出來讓這位妹妹走人嗎?”

    江天舒點頭,“是的,你趕緊拿出來。”

    銀杏將右手伸入自己的雙乳之間曖昧的摸啊摸,終於摸出一把鑰匙來,然後扭著屁股走向邊上的一口箱子,打開取出一個錢袋,再扭著屁股送到無瑕跟前,嗲聲嗲氣地說:“喏,這位妹妹,你掙錢可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世子對你也著實大方,你怎麼這麼不知好歹呢?”

    無瑕伸手接過錢袋子,手指輕輕一勾,就將那把鑰匙也勾到了手中。

    銀杏愣了一下,隨即大怒,“將鑰匙還我!你又不是世子的侍女,竟敢拿走世子的鑰匙!”

    “我不是世子的侍女,但是我現在的身分是世子的師父。老太妃對我能否成為世子的侍女有所疑慮,所以還給了我一道命令,如果世子不願意讓我做他的侍女,老太妃就命我做世子的師父。老太妃的手書在此,你如果識字的話不妨看看?”

    聽完這番話,銀杏傻在那裡,江天舒也傻在那裡,無瑕則笑吟吟地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果然是老太妃的手書。

    這份手書可不得了,是秋海棠與老太妃磨了整整兩個時辰才弄來的。

    不管愣在原地的兩人,無瑕一個字一個字的念起來,“鑒於江天舒頑劣,特與琅琊牙行水無瑕約定,若江天舒不願水無瑕為侍女,就聘請水無瑕擔任江天舒的師父。”

    江天舒的雙肩垮下,灰白的臉色讓人看了著實有些不忍心。

    無瑕挑著眉,笑得無比燦爛,“我曾聽說,男子漢大丈夫,一個唾沫一顆釘,絕對不會抵賴。既然您不喜歡我做您的侍女,那就讓我來做您的師父吧,我對文學啊武功啊這些都不大懂,但是給您指導一下還是不成問題的。我們莊園裡看門的張二爺家的孫子的入門學問就是我教的,我教會他算數後,他現在在京師的布行裡做夥計,看樣子很快就能升做小掌櫃。還有,幫我們牙行送菜的那位劉大爺,他家的小兒子當初找不到工作,我教了他三天算數,結果張家豬肉攤子就請他過去幫忙算帳了,說起來也是我的功勞呢。”

    無瑕滔滔不絕的炫耀讓江天舒幾乎崩潰,他皺緊眉頭大叫,“不許!”

    “這沒法子啊,世子,老太妃有令,您不要我做侍女,那就是要我做您的師父了,我雖然覺得責任重大,但也只能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要這樣一個囂張的侍女,生活將沒有滋味,但是如果有這樣一個師父,他將要面對的是世界末日!

    江天舒額上的青筋跳了兩跳,最後拿出了壯士斷腕的精神作出了決斷,咬牙切齒的叫道:“好了,你做侍女!”

    “好吧,世子您請簽字。”無瑕向他淺淺一笑,露出臉上兩個淺淺的酒窩。

    無瑕的笑容很美,美得無可挑剔。江天舒低下頭,掩住眼睛裡閃過的欣賞光芒,提起筆,老老實實地在那張紙的最下麵簽下了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江天舒。

    但是那個“天”字,怎麼看怎麼像“三”。

    無瑕自然也發現了,但是也只能作罷,這匹野馬剛剛套上絡子,總要緩緩才好。

    從此之後江天舒就在無瑕的魔爪下過起水深火熱的生活,無瑕就像孔廟門前的那座大石碑,壓力沉重,極有個性的江天舒就像是馱著那石碑的大烏龜,偶爾想要伸出小爪子小腦袋顯示一下存在,但是卻一次次地被無瑕拍回去。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世子主僕大斗法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夜半出府逛青樓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蛟龍潭水下驚魂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拜師先過模擬考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無敵侍女幫作弊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防不勝防的算計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考試出現大黑馬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求勝利不擇手段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紈褲掙錢有一套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沈青鯉英雄救美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二章 國師的收徒測驗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三章 大黑馬竟鬧雙胞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四章 大鬧賭坊尋世子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五章 承天府尹找上門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六章 十八年前的舊案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七章 雲湘國地下勢力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第十八章 雙重身分遭揭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九章 花魁娘子幫鳴冤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