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夏晴風《養你無限期》


出版日期:2017-04-07

他老是說她笨,可她要是不聰明,
怎能看見他冷酷外表下讓人溺斃的溫柔,選擇了他……
在他知道丁玥為了報復她家渣爹決定要當人情婦,
他就在心裡幫她貼了個標籤叫傻蛋!
偏偏他從十六歲那年就對這傻蛋有好感,
又無法說服她取消計畫,也只好他自己上陣演金主,
灑錢買名牌給她,擔心她的安全讓她從頂樓加蓋升級住豪宅,
特地找人學做菜,只為完整重現她過世母親的味道,
不在乎公司合作案生變,代替她教訓她爸……
正常人到這裡都應該要懂他的心意了吧?
而她不愧是傻蛋,居然還問他為什麽這麽幫她,卻不使用金主權利?
老天啊,除了因為愛還能因為什麽,
他就是要寵得她心甘情願留下來,讓這段關係無限續約啊……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不愛,是一種決心;愛了,是不由自主。

    一個盛夏傍晚,十七歲的丁玥下公車,左肩沉重的書包壓得她單薄身子微傾,深綠色制服已讓汗濡濕。

    她想這時間媽媽應該快煮好晚餐了,儘管發育中的她餓得前胸貼後背,雙腳卻沒走快的意思,她寧願肚子餓久一點,也不想趕著回充滿低氣壓的家。

    她特地繞了遠路,轉了兩個街角,比平常多花十分鐘才回到家門口,握著鑰匙,她深深吸吐一口氣,才將鑰匙插進鑰匙孔,打開門。

    “媽,我回來了。”她把鑰匙串掛上鑰匙盒,換上室內拖鞋,往屋子裡喊。

    沒有回應。

    她聽見抽油煙機轟轟運轉的聲音,眉頭微微一蹙,又喊道:“媽!”

    這回音量大了許多,卻仍是沒有回應。

    丁玥將書包扔到客廳沙發,往廚房走,一股燒焦味撲鼻而來,讓她快步奔進廚房,見到媽媽整個人傻在炒菜鍋前,鍋子裡的魚已經燒得焦黑,鍋鏟在鍋裡不知燒多久,媽媽握著鏟柄動也不動,整個人像被抽走了魂魄,焦黑的魚不斷冒出濃煙,她卻是無知無覺。

    丁玥走近想把爐火關掉,再燒下去,這個家恐怕也要燒掉了!

    她伸手的動作驚動了媽媽,發怔中的媽媽受到驚嚇,手握的鍋鏟隨手一揮,打上她的手臂,熱燙的不銹鋼鍋鏟貼上右手腕,雪白肌膚迅速燙出一記深紅半圓形。

    丁玥痛到大叫,“啊、啊!”

    丁媽媽回過神見丁玥被燙紅的手腕,嚇白了臉,抓著她的手腕,打開流理台水龍頭沖燙傷處。

    涼冷的水降低了燒灼的痛感,丁玥籲了口氣,指著未關的爐火說:“媽,魚燒焦了。”

    “喔……”丁媽媽應聲,虛軟無力的聲音裡摻雜了幾絲哽咽,她關掉爐火,低聲說:“對不起,我剛才在想事情,今天晚上我們叫披薩吃好不好?”

    “媽,你怎麼了?”丁玥邊沖冷水邊問,感覺冷水已經沒有用了,灼痛的感覺一點一點加重。

    “你爸爸……剛才打電話,說他不回來吃飯,那個女人……懷孕四個多月……檢查是男生,你爸爸說要離婚,要給那個女人名分,他說他好不容易有兒子……對不起,玥玥,媽媽頭好痛,想去房間躺一下。”

    說完,媽媽快步走出廚房,留下不知所措的她。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有人說:時間留下的傷疤,是包裝過的祝福,讓人變得勇敢無懼。

    丁玥下意識撫摸手腕半圓形暗色疤痕,十年過去,她不再是站在流理台前不知所措的青春少女,然而有一小部分的她,被困在那個盛夏的傍晚,不曾隨光陰遞嬗改變。

    有一小部分的她,被愛的毀滅力量震懾,暗暗決定不碰愛。

    會議室在一番唇槍舌戰後,終於短暫平靜,坐她旁邊的新產品課長,輕輕推了她一把,她回過神,聽見梁一中低聲在她耳朵邊說——

    “散會了。”

    “喔。”剛走神片刻的丁玥點點頭,面不改色將打一半的會議記錄存檔,有輕薄小巧的錄音筆當靠山,會議記錄不是什麼難事。

    散會後,激戰過的經理級長官們如獲大赦,趕忙收拾筆電、手機,往會議室外移動,準備忙各自的工作去了,丁玥是個小助理,沒重要大事趕著忙,因而動作緩緩的,不急不躁關上筆電後,拿起錄音筆按停止鍵。

    “你喔,剛才廠長看你好幾眼,不怕死的傢伙。”新產品課長梁一中搖頭說得無奈。

    “怕什麼?我有錄音筆,會議記錄一個字都不會漏掉,誰說了什麼,保證原汁原味留下。況且,我有特殊保命符,廠長不會炒我魷魚。”丁玥笑笑地說,從椅子上站起來。

    她是廠長助理,其實這個會原本與她無關,只不過今天負責會議記錄的另一名小助理請假,她臨時被廠長抓來打記錄。

    廠長是個四十八歲的中年男人,相貌不錯,身材也保養得不錯,有幸福美滿的家庭卻不滿足,在外面養了二十一歲大學生情婦,是個高材生,第一學府國貿系。

    丁玥之所以發現這個保命符,純粹是意外。

    幾個月前她到婦產科做例行性六分鐘護一生檢查,卻碰上廠長跟他的情婦在診療室外候診。

    那女孩低頭啜泣,小聲地說:“那也是你的孩子,你忍心殺死他?”

    “別哭,都是我不好,你還年輕,才大三……”廠長用他低沉好聽的男人嗓音哄著。

    這時護士喊了丁玥的名字,廠長詫異抬頭看,兩人視線短暫相交,丁玥雖尷尬仍是朝他點了點頭,才進診療室。

    隔沒幾天的一個上午,廠長把她叫進辦公室,期期艾艾想解釋。

    “那天的事……”向來沉穩的他,難得有了慌亂。

    “廠長的私事與我無關,請你放心,我不會亂說什麼。”

    丁玥當時坦然望著辦公椅上的男人,心思卻飄忽地想著……她父親當年,是不是也曾有過同樣的慌亂神情?

    “去年他們學校邀我去演講,莉雯是國貿系系學會會長,個性很活潑,演講完她找我吃過幾次飯,我們……”

    “廠長,你不必對我說這些。”丁玥站得直挺,從容淡然的說。

    “我其實也不想這樣……”他無力地說,彷佛將她當成告解的對象,“我太太你也見過,是個很好的女人。”

    丁玥見過廠長太太好幾次,廠內聚餐、公司家庭日,大大小小可攜家眷的活動,廠長都會帶著太太孩子一塊兒出席。

    “不,我想廠長的太太還不夠好,沒好到讓廠長為她義無反顧拒絕外界的誘惑。”說完,丁玥頭也不回走出廠長辦公室。

    丁玥站在長形會議桌前,又發了一陣子呆,回想她意外得知的“保命符”。

    梁一中的手在她面前揮了揮,她歎氣回神,拿起筆電、錄音筆,卻聽見梁一中說:“你的本領是神遊嗎?我剛說話你聽見沒?”

    丁玥搖頭,“你說什麼?”

    “受不了你!”梁一中翻白眼,“二廠廠長辭職了。”

    “我知道他辭職了。”丁玥不冷不熱說。

    “聽說新任二廠廠長是太子爺。”梁一中說得神神秘秘的。

    梁一中總有些辦法,先別人一步知曉內部消息。

    丁玥似笑非笑看著他,“那又怎樣?”

    “怎樣?你居然還問我怎樣?你剛才也神遊太久了吧?廠長剛才說要把你調到二廠當新廠長助理,你覺得呢?”

    “調就調吧,我只是個小助理,我的感覺不重要,反正不管調到哪裡,都是混一口飯吃而已。”

    “丁玥,不是我說你,人要有點夢想、理想,活著才會有動力。我實在不懂,你北一女畢業、台大企管、金融雙學士,結果胸無大志,做一個小小的廠長助理,你不覺得你是在浪費生命?”

    “不覺得。”丁玥不理他,轉頭走人。

    “你別怪我囉唆,我不就是倒楣當了你四年學伴嗎?囉唆是看在你是我學伴的分上,換做別人愛怎麼浪費生命就怎麼浪費去,我根本懶得管。”

    “那請你忘記我是你學伴,把我當陌生人吧。”

    丁玥踩著低跟鞋,像只驕傲的孔雀昂起頭,鞋跟與地板敲出答答的響聲,走出會議室,留下錯愕又無奈的梁一中。

    忘記?如果能忘記四年的情分、忘記總是縈繞在心頭的戀慕是容易的事,他其實也想忘記,可惜遺忘從來就不容易,還特別的難。

    若是他本事夠大,他真想抹掉丁玥眼裡的哀傷,這麼多年了,他始終無法知道是什麼讓丁玥哀傷?

    那哀傷強烈到,讓丁玥只想麻木空洞地活。

    人事命令很快公告在公司內部的電子佈告欄,月底丁玥轉調二廠任廠長助理。

    丁玥讓電腦螢幕休眠鎖定,中午十二點十分,她打算到地下室便利超商買份三明治、一杯冰咖啡,當中餐解決。

    丁玥才站起來,梁一中幾步過來,問:“一起到餐廳吃飯?”

    “我不想去餐廳。”丁玥說。

    “中午不吃嗎?”

    “想到便利商店買三明治、咖啡。”

    “那一塊兒去。”

    “你不是想去餐廳吃?”

    “不去了,你快要調去二廠,中午能一塊吃飯的機會沒剩多少了。我們去買三明治,找個地方一起吃吧,我講八卦給你聽。”

    丁玥無可無不可的聳了肩,跟梁一中到地下室去買午餐,便利超商外有幾張供人用餐的桌椅,他們隨意找了張坐下。

    丁玥慢條斯理拆開三明治,小小咬了一口,梁一中大口喝冰咖啡,眨眼大杯咖啡已剩下一半,他放下咖啡杯,不急著吃三明治,說起了八卦。

    “你知道太子爺是誰嗎?”

    丁玥搖頭,她的轉調令已經公告,二廠新廠長的人事命令卻還沒公告,只有某些可靠消息在中高階管理層級間流傳。

    “你也認識的。”梁一中壓低聲音,對著她說。

    “我怎麼可能認識什麼太子爺?”丁玥不以為然。

    “台大,跟我們同屆的,從學妹到學姊無一不迷戀的風雲人物,獨獨你丁玥不屑一顧的那個男神級校草……”

    丁玥愣了一剎那,低聲問:“你說林熙?”

    “對,就是林熙。”

    “林熙姓林,怎麼可能是太子爺?況且……”林熙是私生子啊。她將話咬在嘴邊,沒說出口。

    “他跟母親姓,他母親是張董包養快三十年的女人,你猜林熙的媽媽是誰?”梁一中聲音更低了。

    “猜不到。”不管林熙的媽媽是誰,一定是個大美人,因為林熙很漂亮,以男人來說,他漂亮得過頭。

    梁一中越過桌面,在她耳朵邊說了個名字,丁玥微微瞪大眼睛,有點吃驚,難怪林熙長得漂亮,林熙的母親居然是曾經名噪一時的大影后,聽說兩年前過世了。

    “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丁玥沉默片刻,不明所以地問。

    梁一中欲言又止,終於打開三明治,咬了一大口,咽下去之後,才語重心長地說:“我擔心你。”

    “擔心我什麼?”

    “林熙已經結婚了。”

    “我知道啊,當年台大所有暗戀明戀不戀林熙的人都知道。”

    這事會鬧得沸沸揚揚,起因是一個暗戀林熙的大一學妹,整整一個月在男宿門口早晚“接送”林熙——說接送是好聽,說難聽是糾纏。

    當時大三的林熙被“接送”得厭煩,索性告訴學妹,他結婚了。

    學妹沒信,以為林熙只是找個爛藉口打發她,沒想到林熙隔天拿身分證給學妹看,配偶欄上果然有了女人的名字,林熙還順帶給了學妹一份塗掉住址的背面影本。

    傷心欲絕的學妹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竟將林熙給的影本貼在系所佈告欄,也是從那時起,大家才知道林熙身分證上的父親欄位空白,嫉妒林熙、因愛不到而生恨的人開始背後喊林熙私生子。

    她想林熙是故意不將父母親欄位塗掉,他都塗掉戶籍位址,大可連父親、母親欄位一併塗黑,不是嗎?

    總之,那陣子林熙已婚的消息,在系上、外系傳得人盡皆知。

    後來聽人說,林熙的妻子大他八歲,是個女強人,但事情真相究竟如何,並沒有人認真求證。

    “丁玥小姐,我是真的擔心你。”梁一中表情很嚴肅。

    “到底擔心什麼?擔心我愛上林熙?別傻了你。”

    “傻的人是你!你忘記大學畢業那天說的話了嗎?你說你只想當小三,不想當正宮!”

    “……我喝醉了。”丁玥心虛。

    “我知道那天你喝了酒。”梁一中決定把他如此憂心的原因說出來,“丁玥,你轉調二廠不是廠長想把你調去,是林熙跟廠長開口要人的。

    “你上個月重感冒請假那天,林熙來找廠長,經過你位置,看見你桌上那張去日本自由行在台場的自拍照,他在你位置前站了一會兒,廠長走出來,兩個人在你位置邊閒聊,當時辦公區只有我跟工程課課長,他們的對話我聽得很清楚,林熙說你跟他是大學同屆,希望你轉去二廠幫他忙,廠長只好答應。”

    “可是我跟他不熟啊……”

    “丁玥,有時候你真像個笨蛋!你喝醉說想當小三,不想當正宮的話,不只我聽到,很多人都聽到了,林熙也聽到了。”梁一中越說越激動。

    “聽到又怎樣?”丁玥不以為意。

    “你沒看見他當時的表情……”梁一中停下來,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

    當年的事歷歷在目,丁玥拒絕他拒絕得毫不留情。他不是越挫越勇那種人,無法窮追猛打,被拒絕之後,他跟丁玥便一直維持不親不疏的朋友關係,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對丁玥始終割捨不下。

    “林熙什麼表情?”丁玥問。

    “說不上來,”梁一中聳聳肩,“反正你小心點,最好跟林熙保持距離。”他擔心對方會對丁玥有意見。

    “梁一中,你想太多,我相信那時候聽到我說話的人,全當我是喝醉說醉話。”丁玥滿不在乎地笑了笑。

    “你說的是醉話嗎?”梁一中神情嚴肅,忽然想問個明白。

    丁玥拿著吸管,吸一大口冰咖啡,安靜半晌,才說:“不是。”她不想騙他,梁一中是個值得她誠實對待的好人。

    “所以你真的寧願當小三,不想當正宮?”梁一中臉色很不好看,他一直把丁玥那些話看成是用來拒絕他的爛藉口,沒想到丁玥卻說那些不是醉話!

    或許是他在自欺欺人,不肯相信丁玥真想當個違背道德禮俗的壞女人。

    “我不想當任何男人的元配。”丁玥淡淡說。

    梁一中刷地起身,怒氣衝衝的拿起冰咖啡、三明治,瞪著丁玥,“我快要被你氣死了!”說完,他掉頭走人。

    丁玥看梁一中走遠的背影,久久不動,彷佛陷入誰也碰觸不到的世界之中,自然不曉得有個人在她身後,斜倚牆面,若有所思的望著她。

    好一會兒,她將咖啡喝完、三明治解決掉,收拾了桌面後,慢條斯理往電梯走去,那個始終若有所思望著她的男人,這才緩步走進便利商店買了一包煙。

    “丁玥,我想了很久,過了今天也許以後都沒機會說了,我喜歡你,從大一到現在,你願不願意跟我交往?”電機系的梁一中懷裡抱著一大把花束,鼓起勇氣對丁玥告白。

    畢業典禮那天,電機系、國貿系一塊辦了大學四年最後一場系聚。

    熱鬧的五星級自助餐廳裡,在梁一中突如其來的告白後,安靜下來。

    丁玥手拿一個高腳杯,裡頭的紅酒剩下半口,紅色酒液晃蕩,她面色嫣紅,有幾絲醉意與女性特有的嫵媚,在聽到告白的瞬間,燈光下,那張精緻的鵝蛋臉上閃過一絲驚訝。

    她晃晃酒杯將最後半口紅酒喝盡,接著走到梁一中面前,從那一大把花束裡,抽出一支白玫瑰,她似是開玩笑,又似帶著幾分認真地問:“跟你交往,然後呢?”

    梁一中被問得不知所措。

    “我在問你話呢,交往了,然後呢?”

    “然後……如果覺得合適,我們可以結婚……”

    “結婚?”丁玥揚眉,“結婚,然後呢?”

    “什麼然後?”梁一中明顯又傻住。

    “我告訴你什麼然後,我們結婚後也許生兩、三個孩子,你忙著賺錢養家,我也忙著賺錢養家,然後我變成黃臉婆,你可能事業慢慢起步,有些成就。你知道再然後會怎樣?”

    還有然後?梁一中傻傻搖頭。

    “然後我為了賺錢養家、教養小孩,疏於打理變得人老珠黃,至於你,若是事業有成可能越顯穩重,有成熟男人的魅力,然後你有九成九會覺得我變老變醜,變得配不上你、跟不上你,你身邊開始有漂亮的年輕妹妹,你有很大可能在外面養小三。這就是然後。

    “梁一中,你是我學伴、是個好人,但你不瞭解我,我並不想當正宮,我只想當小三。小三只要打扮得美美的,不用養家、不用養孩子,不用忙於家務,不會無奈的變得人老珠黃,男人會甘心樂意把錢掏出來給小三花,當小三比當正宮好多了。你懂嗎?”

    在丁玥一番驚世駭俗的言論下,本來就安靜下來的用餐區更安靜了。

    丁玥打了一個酒嗝,步履有些搖晃地又去取了一杯紅酒,回到完全怔傻住的梁一中面前,對梁一中舉杯,一飲而盡後說:“你現在是個好男人,以後卻未必。而我,你不瞭解,我是個壞女人。看在你過去四年對我很好,我勸你去找好女孩,別找我。這束花,我收下了,謝謝。”

    丁玥抱走花束,隨意將酒杯放在桌上,對著大家說:“我吃飽了,你們慢用,我先回家。”

    她搖搖晃晃不顧同學們異樣的眼光,打算一個人先離開,被拒絕的梁一中不放心地追上去,說:“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對,我喝醉了,所以我剛說的是真話,人家說酒後吐真言……”

    她走在前頭,梁一中亦步亦趨跟在她後頭,兩人離去後,轉眼用餐區又熱鬧起來……

    林熙站在大片玻璃窗前,外面的天空灰蒙渾濁,罩上一層霧霾,空氣品質十分不好,他把玩手裡剛買來的煙盒,回想當年。

    丁玥……成績很好,待人疏離,有張讓人印象深刻的漂亮臉蛋,沒有特別好的朋友,慣常獨來獨往,同學那幾年,他對丁玥並沒有特別的感覺,直到畢業典禮當天最後一場系聚,聽見她驚人言論,發現這世上真有女人立志當小三。

    丁玥的言論,很像他母親,很像那個他這輩子曾經最愛也最恨的女人。

    手機鈴聲乍響,他轉身往辦公桌撈起手機,看清來電顯示,冷然的臉透出幾許溫柔,“我的小乖,找我什麼事?”他唇角微揚。

    “爹地!你幾點回來?”

    “不一定,要看忙不忙。”他笑容擴大。

    “不管、不管!今天要早點回來!等一下就回來好不好?”

    “為什麼要早點回去?今天是什麼重要日子嗎?”他逗著那頭童音軟軟的小女孩。

    “對,今天是很重要很重要的日子。”

    “我怎麼想不起來呢?”

    “今天是一個偉人的生日啊!”小女孩好聲好氣地說,“你快想想,是哪個偉人?”

    “是將來會變成偉人的那個偉人嗎?”

    “對、對,你想起來了嗎?”

    “我好像想起來了,是我的小乖生日,對嗎?”

    “答對了!你要不要趕快回來呢?媽咪今天跟蔣叔叔約好去看電影、吃大餐,只有我跟你慶生,你不快點回來,我好無聊,怎麼可以讓偉人無聊呢?”

    林熙輕笑出聲,在這頭溫柔哄著,“對,不可以讓偉人無聊。爹地現在回家,二十分鐘到,你乖乖等我,中午吃了嗎?”

    “還沒。”

    “肚子餓不餓?讓江媽煮點東西,你先吃一些,好嗎?”

    “我不餓,我等爹地回來,你帶我出去吃,我要吃麥當勞。”

    “可是媽咪交代了,你不能吃麥當勞。”

    “我是偉人耶。”小女生不依。

    “媽咪說不行就不行,我如果帶你去吃麥當勞,你媽咪會生氣,爹地可能會被處罰,就很久很久不能帶你出去玩了。”

    小女生在那頭沉默了好久,然後不甘不願地說:“好吧,那我們不吃麥當勞了。”

    “你乖乖在家等我,爹地帶你去吃義大利面,然後我們去吃霜淇淋。晚一點,我再帶你去買蛋糕。”

    “耶!”小女生歡呼。

    林熙切斷通話,稍微收拾了辦公桌,他今天原就只打算來公司看看,沒想到剛才會在地下餐廳巧遇丁玥與梁一中。

    想到丁玥,他臉上少見的溫柔暫態消逝無蹤。 \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番外—張擎宇

    我不曾對任何人說過,我有種與生倶來的能力,非常偶爾的時候,我甚至能預見某些未來片段畫面。

    十三歲那年,那位美麗知名的女影星,牽著五歲的林熙來我家,我從來沒看過那麼漂亮的孩子,五官深邃立體,像個混血兒,卻面無表情,有超越年齡的冷漠。

    林熙很靜,靜得像一潭深水。

    剛開始,我跟我母親一樣,無法接受父親對婚姻不忠,跟其他女人生下孩子,我是憤怒的,可是,在望進林熙沉靜雙眼那刹,我看見一瞬未來——

    他抱著受傷流血的我,哭得撕心裂肺,嘴裡不斷喊著:“不要,哥!不要離開我們,你留下來、留下來……”

    我感覺到林熙非常愛我。那一瞬未來,並沒有讓我恐慌,相反的,我居然覺得心安。被那麼沉靜的孩子深深愛著,那畫面觸動了後來幾年,母親對我非常氣惱,無法理解我為何總是護著林熙?護著一個將來會跟我爭家產的異母兄弟。

    我無法解釋。怎麼告訴別人,我護著林熙,是因為先預見了將來他對我付出的愛?而預見未來當下,我並不曉得那是我的死亡景象,我以為我只是受了重傷。

    後來,我總會忍不住想,我跟林熙,究竟是他先愛了我,我才願意付出,或是因為我付出了,他才愛我這個異母哥哥?沒人知道我的糾結,但林熙,肯定以為是我先照顧他、對他好吧。

    林熙十二歲那年,父親帶我參加丁伯伯女兒十二歲生日派對,父親送丁玥一條鑽石項鍊。丁玥有雙水亮的明眸,唇紅齒白,皮膚白皙,說話條理清晰,聲音甜美中帶著自信。

    我幫丁玥戴上項鍊瞬間,又預見一瞬未來,長大的林熙背著丁玥,他們自成一個旁人無法介入的世界,林熙臉上的溫柔,是我從來沒見過的。

    表面冷淡的林熙,像一壇陳年好酒,嚐得越多才越知道他的好。正因為明白他的良善、他內熱外冷的真實樣貌,我真心真意愛林熙這個弟弟。

    我曾經很擔心,在不正常環境長大的他,會因為性格中的冷漠與幸福錯身而過。

    預見林熙與丁玥未來景象的我,真正替林熙松了一口氣,我告訴十二歲的丁玥說:“我家有個小王子,很好很好的小王子,等你長大了,做小王子的新娘,小王子會疼你對你好……”

    丁玥亮晶晶的眼眸帶笑,什麼話也沒說,但我相信,他們終有一天會相遇,進而相愛。

    二十一歲時,我遇到雷俐嵐,那是個夜涼如水的秋夜,雷俐嵐陪同父親出席一場工商大老舉辦的自助式餐會,她偷偷溜出飯店宴會廳,坐在飯店空中花園噴水池邊神遊。

    其實餐會是很無聊的應酬場合,我能體會她的心情,而一進飯店宴會廳我就注意到她了,整個宴會廳裡她是唯一的亮點。

    我看著她溜出宴會廳也跟著她溜出來,她坐在噴水池邊,突然草叢跳出一隻青蛙,跳到她腳邊,她低頭對那只小青蛙笑了,很無厘頭地說:“你是王子嗎?要不要我吻你一下呢?如果你變成人,我可以嫁給你喔。”

    我忍不住笑出來,笑聲驚動了她,她抬頭朝我的方向看,接著又低頭看青蛙,我幾乎沒多想,走到她面前,對她說:“你吻我吧,”我望一眼青蛙,說:“我是牠的分身,你吻我一下,我可以娶你。”

    她瞪大了眼睛,看看青蛙,又看看我,噗嗤一笑出來。

    那是我看過最美的笑容。

    然後,她站起來,踮起腳,在我臉上親了一下,那一瞬間,我又看見未來,看見美麗的她,躺在我的臂彎,我們兩人一絲不掛。

    短暫親過我的臉後,她往後退,我伸手握緊她手臂,那柔軟的觸感,大大震動我的心,我將她拉進懷裡,低頭對她笑說:“青蛙要的不是那種吻,要像這個吻……”

    我吻了她,那甜美的滋味,我想我即使死了也會記得。

    事實證明,的確如此。

    我們告訴對方姓名,一見鍾情的夢幻式愛情像海嘯來襲,我們沒有掙扎,跳進狂潮裡,熱戀了。

    她的家世、我的家世……所有人都說我們天造地設,是對金童玉女,可只有我們知道,我們的愛與家世背景甚至外貌無關,我們之間有種無法言喻的深刻契合。

    我愛她,即使死了,還是愛她。

    後來,我死了,本來該順著那道光走進去,可是我遲疑了,我放不下我愛的人,我母親、我四處風流的父親、俐嵐、熙熙、憶涵,還有被親戚偷走利益,已動搖根本的中實。

    我聽見光裡有聲音說:“沒關係,我們等你準備好,時間在永恆中不具意義。”

    其實我不太理解,不過我心安了。我發現我能自由移動,穿梭在空間裡,在人們的睡夢裡任意進出。

    我在需要的時候,會進入熙熙的夢裡,他愛我,那愛讓我們很容易產生連結,他總能接收到我的訊號。

    但我不敢靠近俐嵐,我希望她忘了我、我希望她得到幸福。我知道有人跟我一樣愛她,甚至比我更愛她,那人是我最好的知已蔣仲謙,他本來的名字是仲謙,為了俐嵐,他改名宇謙,他太聰明了,明白這輩子俐嵐不可能放得下我。

    我遠遠看著他們,懷著無限祝福,我相信總有一天他們能幸福在一起。

    我想,那一天到來,我就能安心走進光裡。

    然後,那一天到了。

    他們終於結婚了。

    熙熙帶玥玥參加婚宴,我也參加了,從頭到尾一分一秒我都沒錯過,俐嵐穿上白紗是那麼美,她笑得很幸福,讓我想起在噴水池邊看見的笑容。

    我終於完全安心了,俐嵐、熙熙得到幸福。

    這時我又看見光,有聲音對我說:“你準備好了。”

    我走進光裡,溫暖覆蓋了我,我無悲無喜無懼,四周回歸寧靜,慢慢的,我忘卻前塵,短暫一世的喜怒哀樂,像白色的雪,全部消融。

    這是人們說的安息。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

TOP

thx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