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光《聚財妻入門》


出版日期:2017-04-21

沒想到她竟然也有這般轟轟烈烈的人生,因為飛機失事,
她從具有國際認證不動產投資師執照的專業女強人穿成了異族公主,
又因為長得丑被迫遠嫁到中原和親,可是她攬鏡一照,
發現原主的美貌根本是天上有人間無,看來審美觀這種事是見仁見智,
至于她的夫君嘛,她本以為他頂著大學士的頭餃,應是個老頭子,
沒想到是個正直清廉、人模人樣的年輕好男兒,唯一缺點就是太熱衷國事,
新婚夜就丟下她獨守新房,連府里米缸沒米、下人餓得個個面黃肌瘦也不知,
不過他也有可取之處,經過她的當頭棒喝,馬上將中饋全權交由她掌管,
她亦善盡妻子之責,早晚飯前和睡前陪他談心,偶爾替他分憂解勞,
她也發展自個兒的事業,在他興建的太學附近規劃大學城商店街,
這段非自願婚姻就在兩人相知、相惜、相戀之下美好的進行著,
怎料她的美惹來了色胚丞相的覬覦,明里暗里對他們夫妻使了不少手段,
他都一個人扛了,完全不讓她受到絲毫委屈,
卻沒想到惡人變本加厲,誣陷她是奸細,他通敵賣國,
但最讓她傷心難過的是,他為了權位,居然要將她遣送回國?!


第一章

    沐煙藍在新房裡整整養了三天的病,足不出戶,不過她透過下人間的談話,也瞭解了不少事。

    藺爾愷在皇上面前頗受器重,還要教導太子,常常一忙就是住在皇宮裡十天半個月的,所以即使是新婚,她見不到他也滿正常的,她也在心中暗自慶倖著,他沒回來反而好,她還沒有心理準備和一個老頭子同床共枕,即使是他“那方面”很有可能心有餘而力不足也一樣。

    而原主在烈火族是個出了名的醜女,這件事讓她鬱悶了很久,而藺府裡唯一一個服侍她的婢女小紅第一次看見她,也的確像見鬼一樣,更讓她對原主的長相不抱任何希望。

    她在現代雖稱不上豔冠群芳,卻也是小有美名,尤其她自認對男人頗有一套,舉手投足間的風情也迷倒了不少男人,想不到難得穿越到古代,竟將她直接從美女榜上打落凡間。

    但幸好她樂觀堅強,不斷催眠自己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她就不信這醜到極致的外表,不能被她的勤奮所改變!

    直到她好不容易能夠起床了,鼓起勇氣拿了一面銅鏡,看著映在銅鏡上的臉蛋,她呆了好半晌,甚至差點忘了呼吸。

    這這這……這明明是個大美女啊!清豔脫俗,挺直微翹的鼻樑,嬌豔欲滴的櫻唇,而最吸引人的是她炯炯有神的雙眼,融合了女人的柔情似水,以及烈火族人的剛強堅毅,身材更是玲瓏有致,只是纖細了點。真要比較起來,現代的沐煙藍都不知道要被甩開幾條街。

    這哪需要勤奮?就算十天不洗澡,再去泥地裡打個滾,相信她的美色仍然勝過這世上大部分的女人啊!

    烈火族的人到底是腦袋還是眼睛有問題,這般的姿色居然是舉族皆嫌的醜女?身材窈窕如此,還嫌她太柔弱像是生病了?

    沐煙藍搖了搖頭,由椅子上起身,走到了門前,一手搭上了門把。

    大概知道了自己的處境後,恢復健康的她再也待不住了。這藺爾愷不知是真心想虐待她,還是下人故意欺負她,這三天她的吃食盡是些清粥鹹菜,衣服是粗布素衫,涼颼颼的天氣給她的洗澡水要熱不熱的,要知道她可是個病號呢!若非這新房還像個樣子,她都以為自己住在貧民窟。

    重點是,她今天起床到現在也有五、六個小時了吧?換算成古代的時間,大約已經未時了,也就是說中午都過了,她連一粒米都還沒有吃到,是刻意想餓死她嗎?

    輕輕把門一推,她走了出去,入目的陽光令她眼睛一眯,不過陽光並沒有帶來多少暖意,因為映入眼中的畫面實在太過違和,讓她不由得滿心納悶。

    現在應該入春了吧?她居住的院落不能說小,但草木凋零,滿地落葉,只有一條曲徑透露出這裡是有人進出的。她沿著曲徑走了出去,四周的房舍有的顯然有住人,因為破掉的窗戶會用塊布擋起來,有洞的牆壁也會填上泥土。至於沒有人住的房舍,嚴重的屋頂都垮掉了一半,讓她看得滿臉黑線。

    原來,她住的房子還算好的,至少不會看起來要倒不倒的。

    而且,這府裡的人也太少了吧?她都逛了一大半了,連個人影都沒看見。

    好不容易聽到人聲,她斷定那應該是大廳的方向,便拐了個彎快步行去。越走,這府裡才越像個樣子,至少花園感覺有整理過,屋宇也不那麼破敗。

    直到來到大廳外,一眼看進去,裡頭有兩男一女,應該都是府裡下人,穿著制式衣物。

    其中服侍她的小紅她是認識的,此時的她正拿著一個小甕,一副著急的樣子在屋子裡轉圈圈,邊叨念道:“怎麼辦?米缸裡一點米都不剩了,萬一夫人餓了怎麼辦,她還在生病呢……”

    另一個年約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外表忠厚老實,卻是面黃肌瘦的模樣,他咧開一個蒼白無力的苦笑,自言自語地道:“府裡其他地方就算了,這正廳可不能差,是老爺夫人接待客人的地方,至少椅子要能坐人啊!”似乎是一張椅子斷了腳,他正試圖修復,敲敲打打的。

    最後是一個看來七、八十歲,瘦弱乾枯、走路顫巍巍,彷佛說話太大聲都會往生的老頭子,他抖著手翻開像是帳簿的冊子,老眼昏花的將冊子貼得離眼睛極近。

    “讓我看看、讓我看看……府裡應該還有餘錢的,至少也要替新來的夫人添件新衣服……”

    聽到屋裡三人的對話,沐煙藍雖是滿臉黑線,但也猜得出來這大學士府的景況,恐怕比她想像的還糟啊!光看眼前三人,原本以為小紅的個頭瘦小是個人體質問題,但另外兩個男人的情況也沒好到哪裡去,這府裡的人,該不會都有營養不良的問題吧?

    只不過,他們都自顧不暇了,卻還在意著她這個新進夫人的感受,這又讓她心裡舒坦了許多。雖然她莫名其妙的來到這個世界,成了這破落大學士府的女主人,但至少這些下人們似乎都是好人啊!

    聽到她的腳步聲,屋內三人這才發現有人來了,慢慢的將目光挪了過來。

    小紅一看到沐煙藍,馬上驚呼道:“夫人!你怎麼過來了?”

    其餘一老一中年聞言,乍然看到這個傳說中眼歪嘴斜的醜女夫人,卻是如仙女下凡般出現,都是瞳孔一縮,倒抽了口氣。

    沐煙藍視若無睹對方的驚豔,因為她第一次照鏡子時,心也是狠狠地跳了一下,而且她現在可是有好多問題想問,便大大方方地走了進去,在那中年男子剛修好的椅子上坐下,慢條斯理地道:“原本我是餓得慌才從房裡出來的,但方才在外頭看了一陣,也大概知道是什麼情形了。誰能替我解釋一下,這府裡蕭條的情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小紅驀地臉一紅,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那老得快死的老者,先從對沐煙藍的驚豔中恢復過來,清了清嗓子後,操著沙啞的嗓音道:“讓老奴為夫人解釋吧,夫人叫我藺老即可,老奴在藺府已當了三代的管家,府裡的情況沒人比老奴更清楚了。”

    藺老抖著身子慢慢走到沐煙藍身前,讓沐煙藍都忍不住伸手想去扶,最後乾脆把椅子讓給他,怕他輕輕一摔就駕鶴歸西,那她罪過可大了。

    對於她本能的舉動,藺老混濁的老眼中精光微微一閃,接著便緩緩介紹起來,“咱們藺府的家風是高風亮節,廉明公正,直到大人這一代,更是剛正不阿,風骨更勝祖輩,所以只靠大人的那一份薪俸,頂多只夠養活我們這一大家子人,更別說要維持府裡的運作了,府裡看起來才會有一些些……呃……寒酸。”

    “一大家子,是有多少人?”沐煙藍懷疑的看著眼前三人,如果那個姓藺的老頭只領一份公務員的死薪水,那所謂一大家子搞不好就只有這三個,否則藺爾愷連自己恐怕都喂不飽。

    看她的眼神,藺老就知道她誤會了,微微地搖了搖頭。“夫人可別以為府裡就只有我們三人,其實我們還有長工八名、婢女三名、護衛五人,還有一個廚娘呢!其他的都走光了,我們都是因為對大人忠心而留下的。”

    小紅連連點頭,無心地搭腔道:“這已經很多人了,大人的薪俸還勉強支應得起,再多一個人,咱們可真要喝西北風了……呃……”此話一出,她才意識到自己似乎說錯話了,連忙硬生生打住。多一個人,說的不就是夫人嗎?

    沐煙藍自然也聽懂了,俏臉微微地一抽,有種掃到颱風尾的感覺,心中對那個素未謀面的丈夫打了一個叉。

    “難道我們這麼大的府邸,這麼一大家子人,真的就只靠藺大學士一個人的薪俸,沒有別的收入嗎?”她忍不住問道。

    “其實府裡是有些土地田產的,不過大人並不熱衷賺錢,許多都閒置了,在京城以西約五十裡處,有一大片土地都是我們藺府的,那裡整個村子三百多個人,都是我們的佃農呢!”藺老索性將手上的帳冊交給了沐煙藍。

    事實上,他也只是做做樣子,代表他尊重她,根本不期待一個異族女子能看得懂帳冊。想不到她竟然有模有樣地看著,還一邊詢問那些土地的位置,還有城外那佃戶種植的都是些什麼東西,每個問題都問在重點上,讓藺老忍不住暗自驚歎。

    那名中年長工名叫滾子,倒是沒有聽懂藺老與沐煙藍的對話,只是有些為難地抓著頭,愣愣地脫口而出一些藺老沒有說明清楚的事,“藺老,因為今年又欠收了,所以今年的田租咱們也沒收到不是?大人也從來不計較,說起來,已經有五年沒有收到田租了吧?”

    沐煙藍翻閱帳冊的手停了下來,差點沒翻了記白眼,這藺爾愷當真除了當官之外什麼都不顧了?難怪帳面顯示年年虧損,一大家子人斷糧,一整村的田租五年都收取不到,甚至在她眼中等於黃金的土地,放著養蚊子不會利用,她對藺爾愷的反感在這一瞬間高漲到了極點。

    “難道藺……我那相公不知道府裡的情況嗎?為什麼沒有設法改善?”

    藺老狠狠瞪了滾子一記,接著長歎一口氣,回道:“大人忙於國事,豈可用家事牽絆他?這些小事我們解決就好,何況大人是皇上跟前的紅人,常常一去皇宮就是大半個月,自然不熟府裡的情形。”替自家主子解釋了一番後,像是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他話鋒一轉道:“老奴再去挖挖房裡的舊衣服,說不定能讓老奴找到個一兩半錢的,買到的米還能煮個米湯呢!夫人,老奴先告退了。”

    藺老搖了搖頭,拿回帳冊後向沐煙藍告了個罪,搖搖晃晃的走出了廳門。

    “我也去隔壁借借看能不能借到一些食物好了,夫人你等我。”小紅頹喪地道,跟著快步離開了。

    這種事她做得多了,不過結果都不是太好。

    “那我……我到山裡打獵好了,弄頭獐子花鹿什麼的回府里加菜。”大家都走了,滾子也覺得自己留下來和夫人乾瞪眼有些奇怪,便撓了撓頭,收拾了下器具,同樣告辭離去。

    可是他的嗓門大,在廳裡都還能聽得到他的咕噥——

    “但是我只會拿掃帚,不會拿弓箭啊……啊不!府裡哪裡有弓箭,都當了換銀兩了……”

    沐煙藍被莫名其妙地留在大廳,有些傻眼地看著眼前的情況。“這是什麼跟什麼?當官可以當到窮成這樣,下人還得想辦法自救,姓藺的不覺得很羞愧嗎?”

    其實她可以擺爛不管的,反正就算餓死了這一大家子人,藺爾愷也要想辦法讓她一個人吃飽穿暖,畢竟她的身分是烈火族公主,就算在烈火族被當成垃圾,如今以公主的身分前來天承國和親,不是可以隨便受苦的。

    可是……她微微眯起雙眼,方才遇到的藺老與滾子,還有一直服侍她的小紅,都是些善良老實的人,與她以往在商場上見到的爾虞我詐之輩完全不同,且方才藺老說,府裡其他人都是因為忠於藺爾愷而自願留下來,其心性也大概可以推測,這讓她心的有些沉甸甸的,像是壓了什麼重擔。

    要丟下這一大幫老實人不管,眼睜睜看他們吃不飽穿不暖,她還真做不到。

    沐煙藍搖了搖頭,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直直的往門外走去。

    坐以待斃可不是她的個性,她不如豁出去,出府探索一下這個未知的世界,說不定還能找到一些活路。

    天承國的京城有一間天香酒樓,裡頭賣的好酒遠近馳名,是京裡有些身分地位的人時常聚集之地。藺爾愷平時並無喝酒的習慣,也不常與同僚在此地應酬交際,再加上他身邊都只帶著少少的銀兩,照理說應該不太會踏入天香酒樓,然而此時在二樓的一間廂房裡,卻見到了藺爾愷的身影,對面一人正在與他對飲。

    原來,坐在藺爾愷對面那喝酒如喝水的大漢,便是天承國大將軍胡大刀。當初就是因為藺爾愷的推薦,讓身為偏將的胡大刀有機會扶正,親率大軍擊潰了烈火族的侵襲,奠定了不世之功,所以胡大刀一直很感激藺爾愷的知遇之恩。

    何況這天承國朝廷裡,胡大刀一直都瞧不起那些道貌岸然的文官,憑什麼他們武官在前線衝殺,他們在後頭享福,偶爾動動嘴皮子就要干涉他們前線的任務。唯獨藺爾愷是真正的匡扶濟世,幾乎把皇宮當成家,提出來的政策都是福國利民,從不徇私也從不偏袒,其實不僅僅是胡大刀,文武百官對藺爾愷服氣的卻是不少。

    藺爾愷是胡大刀少數在朝中推心置腹的朋友,他駐守北疆,半年需回京述職一次,每次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藺爾愷喝酒。

    上這天香酒樓,自然是胡大刀請客,否則他的酒量足以把藺爾愷那一點身家喝倒。兩人坐在二樓廂房俯瞰四周景物,胡大刀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一點形象都不顧,聊的,當然也不是國事。

    “喂!老藺,你最近不是才娶了妻子,怎麼就待在皇宮沒回府呢?”胡大刀一臉打探的賊笑,一邊擠眉弄眼的。

    藺爾愷完全不為胡大刀的調侃所動,優雅地啜了一口酒,難得能這麼輕鬆,他輕輕籲了口氣。“我沒有見過她……應該說,我連她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胡大刀嘴裡的酒差點沒噴出來。“沒見過?老兄,你已經成親十幾日了,這是在開玩笑吧?”

    “我從不開玩笑的。”藺爾愷的表情仍是那般淡然。“我與沐煙藍的婚事是為了維繫兩國的和平,她長得什麼模樣對我而言並不重要,只要她安分守己就好。”

    胡大刀一副若有所悟的直點頭,但隨即又搖了搖頭。“都是陳仲那老頭害你的!要不是他向皇上進言,也不會輪到你娶那醜到不能見人的煙藍公主。哼!陳仲治國那一套早就證明了沒有用,怎麼就不安分些,好好做他的丞相就好,偏偏要攪風攪雨,不時還干擾一下政事運作,好像讓你不順,皇上就會重新器重他一樣,簡直不知所謂!”越說,胡大刀越生氣,夾起一大塊牛肉狠狠咬了下去,像是正在咬著陳仲的肉一般。

    對話到了一個段落,酒館外忽然傳來喧譁嘻笑之聲,兩人不自覺將目光投往外頭的大街上。

    “姑娘,我們劉府的少爺看上你,是你的福氣!”

    “只要陪我們少爺喝幾杯酒就好,說不定少爺一個高興,把你收入府裡呢!”

    “如果你敬酒不吃吃罰酒,只怕咱們少爺的怒氣,不是你一個平民能夠承受的!”

    原來,酒樓外頭,一名紈褲少爺正帶著幾個下人圍住了一個女子。

    從藺爾愷的角度,只能看到女子的背影,不過由那曲線美好的身段判斷,該女姿容應該不差,否則那劉文仲也不會當街調戲了。

    “又是劉文仲那個王八蛋,居然想強搶民女,看老子不下去揍死他!”胡大刀大力地把酒杯往桌上一放,就要衝出廂房。

    “別急。”藺爾愷深思地看著那女子挺直的背。“我看那姑娘不見得害怕。”

    “是嗎?”

    像是要印證胡大刀的疑慮,那女子突然一個讓身,輕巧的脫出了幾人的包圍,而她這麼一讓,也使得那精巧細緻的美麗臉龐落入了藺爾愷的眼中,他覺得心跳頓時落了一拍,氣息都忍不住屏起。

    他見過的絕色女子不少,宮中的嬪妃公主,甚至是大臣的妻妾女兒,貌美如花的所在多有,但像這名女子美得如此自信,氣質如此出眾,態度如此從容的,他卻從沒有看過。

    難怪劉文仲會急色成那個樣子,因為就連一向自律甚嚴的他,見了此女都忍不住心動,只是他情緒克制得宜,不會表現出來而已。

    那女子突然彎唇一笑,又讓她過人的美貌更燦爛了幾分。“劉少爺是吧?觀你一言一行,相信你在京城裡,應該也不是默默無聞之輩。”

    “不錯!在下乃刑部侍郎劉大人的嫡孫。”劉文仲越看這女子越是心癢,要不是地點不巧,圍觀之人甚多,他早就硬來了,哪裡還需要叫下人去恐嚇她呢?

    “刑部侍郎劉大人,聽起來官很大啊,那應該不至於會賴帳了。”女子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促狹地道:“劉少爺,你想請小女子喝酒,小女子也是有條件的,不如咱們來打個賭。”

    她突然指向不遠處的廣場,廣場上有一名壯漢正在賣藝表演胸口碎大石,那一副剽悍兇猛的模樣,有幾個小娃兒還被他給嚇哭了。

    “劉少爺可見到那名壯漢?”女子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如果小女子能夠讓那壯漢跪下磕頭,那麼劉少爺就輸給小女子三百兩銀子;但如果小女子辦不到,小女子就陪劉少爺喝酒,如何?”

    劉文仲得意得眼睛都笑彎了,那垂涎的表情連掩飾都懶。要那壯漢跪下磕頭?只怕他身邊所有手下全上了都做不到,既然這女子自己送上門來,他沒道理拒絕。“好!本少爺就和你賭了!如果你不能讓那壯漢跪下磕頭,就得和本少爺走。”

    女子環顧了下四周。“一言為定!有四周百姓為證,劉少爺若是輸了,可也別賴帳。”

    “三百兩只是小事,你要眾人為證那就眾人為證,只怕你吞不下去啊……”劉文仲笑得越來越淫蕩。

    女子不再理會他,逕自朝著廣場走去。

    在二樓將這一場好戲看了個全的胡大刀,納悶地道:“喂,老藺,你說那漂亮女人辦得到嗎?就算是老子親自去要那壯漢磕頭,只怕也要費不少力氣,說不定還得亮刀呢!”

    藺爾愷凝望著女子的背影,對她那從容不迫的應對很是心折。不知怎地,雖然那女子贏過劉文仲的機會微乎其微,但他心裡卻有個聲音告訴他,她辦得到。

    “大刀,你等著看吧,我相信……她會給我們驚喜。”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後記:

    由簡單而複雜的故事

    寫這個故事的初衷很簡單,就是風光想寫一個婚後戀愛的故事。

    婚後的戀愛,通常都讓人抱著很大的幻想,兩個陌生的人因為婚姻的關係不得不被綁在一起,然後再慢慢的被彼此吸引,修成正果好像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在現實生活中並沒這麼簡單,所以這種浪漫的情節,當然要在小說裡大書特書,讓讀者們看個過癮啊!

    原本風光真的想寫得很簡單的,就一個男的,莫名其妙娶了一個女的,從心有偏見到慢慢鍾情的故事。但是為了這“偏見”二字,風光便做了很多設定,又為了這些設定,風光賦予了女主角穿越的身分;但是既然女主角是由現代穿越到古代,總是不能太無能對吧?只好又加了一些橋段,讓女主角的聰明才智能夠凸顯……

    再來,女主角都這麼厲害了,男主角又怎麼可以弱?否則配不上我們女主角啊!所以男主角也是身分不凡,但不凡有個屁用?好歹要有些成績啊!因此男主角就變得不凡之外還功績卓著、才能出眾,然後做了許多不亞于女主角的創舉……

    最後,一個簡單的故事,又因此被風光搞得好複雜。風光在絞盡腦汁一邊罵自己幹麼把故事情節弄得這麼難寫時,一邊還要想盡辦法不要讓稿子越寫越長收不了尾。

    不過小說嘛,一定要有點跌宕起伏,讀者看了才過癮啊,是吧?風光很希望讀者們會喜歡這個故事,因為像這樣鬥智鬥勇,男女主角皆不俗的情節,風光自己很喜歡呢!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

TOP

thx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

TOP

謝謝

TOP

謝謝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