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破鏡重婚》


出版日期:2016-04-14

愛情的合約里,女人的祟拜下,男人畫押栽了;
婚姻的交易里,男人的縱容下,女人傻得有理。

汪嘉淇一點都不想聯姻,更不想嫁給韓奕,他蠻橫又大男人,
她壓根都沒說要嫁他,甚至為了躲他的追求,逃出家門躲婚。
誰知,這男人表面看上去成熟穩重,骨子裡卻霸道強硬不講理,
她都說不嫁,他卻當耳邊風,她逃家後,他不但追上門,
還霸氣地將她打包壓上床,先拐再誘,把不諳性事的她,
生吞下肚還不饜足,最後更厚著臉皮直接賴在她家不走。
她雖嬌氣,卻從來沒想過讓男人養,只是韓奕這人,
寵人沒有分寸,不但把她捧在手心當公主哄,還說,
他是她的男人,這輩子還會是她的丈夫,她想不嫁他,
機會不大,除非他不娶,但很可惜,他的老婆就非她不可。


  楔子

    飛往美國的頭等艙裡,韓奕坐在位置上一動也不動,與旁邊他人的驚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怎麼回事啊?」

    「大家不要驚慌,扣好安全帶……」空姐努力地說服眾人,試圖讓他們冷靜。

    「突然之間飛機怎麼出事故了?」有人生氣地質問。

    「我們會不會有事,天呐,我不想死啊。」有人恐懼地失聲大哭。

    「大家請聽我說,事情沒有這麼糟糕……」空姐的話還未說完,機艙內一片黑暗,機身劇烈地搖晃,即便是坐在飛機裡也能感覺到空中強烈的氣流震撼著機身。

    悲慟、哀號在韓奕的旁邊上演,他卻沒有絲毫的感覺,修長乾淨的十指交扣著,平靜的外表下卻是一顆死寂沉沉的心。

    彷佛有清脆涼爽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謝謝你,小叔。腦海裡浮現的是一張精緻的小臉,那張臉上沒有生動的神情,反而只有如死寂般的平靜,我現在很好。

    她說她很好,不、不,她一點也不好,他每一次看到她,她都是一個人,煢煢孑立,彷佛她就該是一個人。

    他就要死了,飛機要墜機了,韓奕冷冷一笑,死了也好,他活該,他該去死,喜歡她的時候沒有去追她,眼睜睜地看著她成為大哥的新娘,看著她被婚姻的墳墓給埋葬了。又偏偏在無數次追逐她身影的時光之中愛上她,無法自拔地愛上她,卻沒有勇氣帶著她離開那墳墓,任由墳墓埋葬了她的終身幸福以及他卑微得無處可說的愛。

    他活該,誰讓他去在乎別人的目光,誰讓他去擔心他跟大哥之間岌岌可危的親情,如果都沒有這些,此時她會如第一次遇見時笑容嬌憨,燦若星辰的眼睛無聲地說著話。

    為什麼,他為什麼要為了別人放棄了自己的最愛,在她第一次喊他小叔的時候,他聽到了心碎的聲音,原來這就是痛。

    明明那時大哥和她還只是商業聯姻,為什麼他不能去挖牆腳,明明那時大哥花心,卻還是任由她嫁給了大哥,以為這樣是最好的結局,但最後的結局,他求而不得的情傷,她因丈夫出軌的死心,他們兩敗俱傷,誰也不好。

    韓奕啊韓奕,死吧,死了就一了百了。韓奕赴死一般閉上眼睛,腦海裡仍舊是她恬靜姣好的容貌,如果可以,他一定不會再放棄她,他那麼愛她,死也捨不得死,不想看不到她,死也想死在她的身邊,腐爛在她腳下的泥土裡。汪嘉淇,他後悔了,可不可以讓他愛她一回呢,就一回。

TOP


第一章

    韓奕睜開眼睛,他正躺在自己的黑色絲絨大床上,他四肢僵硬地躺著,眼神凸出地瞪著天花板,就像一個臨死前要掙紮的。好半晌,空氣裡傳來一陣喘息聲,他驀然地陷在床上,大口地喘氣,又夢到了,夢到了飛機失事的那一天,他頭痛地扶著額頭,臉上青白一片。

    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無法得到解釋,例如他怎麼會回到三年前,正好回到他大哥跟汪嘉淇訂婚的前兩個月。

    突然韓奕掀開了被子,大步地走出臥室,走到樓下的客廳,客廳裡陳列著一排酒櫃,黝黑的酒櫃陷在白色的大理石牆裡,黑白鮮明。顫抖的手掌一把打開酒櫃拿出一瓶威士卡,他牛飲地灌了好幾口,直到他嗆到了他才允許自己停下來。回來已經四天了,到現在他都還渾渾噩噩,只有酒精的冷辣才能讓他保持清醒和冷靜。

    韓奕坐在牆腳倚靠著冰冷的牆,回來了,他回來了,上天一定是聽到了他的請求,否則怎麼會讓他回來呢。他醒過來時正發燒,這幾天也請了病假沒去公司,待在家裡休息沒有出門。他狼狽地坐在地上,半空的酒瓶就這麼被他半擱置在一旁,劇烈的呼吸漸漸地平緩。

    黑暗中,他的眼眸閃閃發亮,吱嘎的一聲門板打開,他的大哥韓利從外面走了進來,韓利的動作很輕,沒有打開客廳的燈,只是藉著微亮的幾盞壁燈行走,所以並未發現酒櫃旁的韓奕。

    韓利拿在手裡的手機忽然響起,他快速地接通,嚴肅的俊臉流露出一抹風流倜儻的笑容,「笑然,怎麼才分開就打給我了,想我了?」

    韓奕虎視眈眈地看著韓利,眼眸深沉陰冷,耳朵聽著韓利說著甜言蜜語,望著韓利消失在樓梯口的身影,他嘴角陰森微彎,原來在這個時候他大哥就認識莫笑然了。

    莫笑然是他大哥的情人之一,也是維持關係最長久的一個,他之所以記憶這麼深刻是他碰到過莫笑然找過汪嘉淇的麻煩。他知道韓利確實比較花心,但他那時以為韓利婚前再花心,婚後也會收心,他卻忘記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韓利剛結婚的那一段時間確實是表現不錯,至於後面,呵,越發的厲害,八卦雜誌隨手一翻都有不少關於韓利摟辣妹逛PUB的事情。

    韓奕跟韓利的關係很奇妙,因為他們從小是在兩個地方長大,韓利跟在韓父、韓母身邊長大,而韓奕生活在韓爺爺、韓奶奶身邊,主要是因為韓家二老年紀大了想要人作陪,卻又不喜歡臺北的繁華,喜歡生活在台南,所以就將韓奕帶在了身邊。

    韓奕讀完高中,去美國讀大學回來之後住在臺北的韓家,他跟父母的關係不錯,只是跟韓利卻一般般,畢竟兩兄弟沒怎麼一起玩過,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圈。

    以前他顧忌著親情,覺得自己有喜歡汪嘉淇的想法是很過分的,可後來在親眼看到韓利是怎麼對汪嘉淇之後,這種想法早沒了,他這個大哥根本就不該結婚禍害女生。

    先前,韓利跟汪嘉淇訂婚一年之後結婚,婚後頭幾個月他們夫妻關係融洽,讓當時的他眼紅了一陣,在他逼著自己不准再喜歡汪嘉淇的時候,韓利開始常常不回家,對汪嘉淇越來越冷淡。

    他們兩個人的關係急劇變差,本來因聯姻而在一起的婚姻就如風中的破屋子般隨時會崩塌,隨後韓利開始公開地找女人,也不再遮遮掩掩,至此婚姻開始亮起了紅燈。

    汪嘉淇不是那種委曲求全的女生,在跟韓利說過之後,韓利仍舊故我,汪嘉淇便決定要離婚,可這個婚卻很難離,因為關係到兩家的生意利益以及臉面,一時無法離婚,他們開始了隱秘的分居生活。

    但分居生活又沒有這麼幸福,因為汪嘉淇被迫在人前跟韓利做一對親密夫妻,人後互不相識,從一開始的青春靚麗到後來的枯瘦黯淡,只短短的兩年。這一切韓奕全部看在眼裡,他有時控制不了心中的澎湃,想接近她、關心她,可也只能做到這一步,再多也不行,因為她是他的大嫂。

    他真的是蠢到了極限,沒有早一刻想通,即便現在重新回到現在,他仍記得她當時鬱鬱寡歡的模樣。

    胸口蟄伏著一隻蠢蠢欲動的狼,讓韓奕恨不得見到誰都咬上一口,特別是當初傷害到她的人,他一個也不想放過。

    一想到汪嘉淇,韓奕的眼神放柔,汪嘉淇的左右臉頰各有一深一淺的酒窩,非常可愛。他的手指無意識地摩挲著酒瓶,這一次他不會再這麼蠢,幽暗的光芒在他黑眸裡起起伏伏,最後隱沒在眼底深處。

    汪嘉淇站在廚房喝著牛奶,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客廳裡頭的家人,他們正在說五月份去哪裡旅遊,現在才二月份,五月份那時候她已經跟韓氏的韓利訂婚了吧,成為韓利的未婚妻了。

    她一點也不想聯姻,可對她的父母而言她便是聯姻的工具。汪家是一個很現實的家族,她從小便學習如何做一名優秀的名媛,彈琴、畫畫、跳舞皆不在話下,很多人會為子女安排這類課程,想讓子女更加出色。

    但這些課程只是一種手段,汪父、汪母僅想為她增值罷了,以後嫁得好,才能幫上汪家,她的兩個姐姐就是這樣的結局,分別跟商業巨頭聯姻,以得到更多的利益。但她的姐姐們還是很幸運的,兩個姐夫對姐姐們很好,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而她就不一定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她喝完牛奶,將杯子放在水槽後走出廚房,汪家唯一的男丁汪啟文笑著叫住了她,「小淇,過來坐。五月份你想去哪裡?」

    汪嘉淇面上帶笑地搖搖頭,還未回答她二哥的話,二嫂就笑著說:「你胡說什麼呢,到時候也是小淇跟未來妹夫一起旅遊,怎麼可能會跟我們一起啊。」

    汪嘉淇掩面一笑,故作害羞地離開了客廳,回了自己的臥房。關上門,她松了一口氣,這時放在梳粧檯上的手機響了,她連忙接了起來,「喂,大姐。」

    「小妹,你在忙嗎?」汪大姐溫婉的聲音從另一頭傳了過來。

    「沒有,大姐,什麼事情?」汪嘉淇問。

    「哦,我聽爸媽說,他們的意思是想要你跟韓氏的長子訂婚,我讓你姐夫暗中問了問,這個人似乎不是很好。」汪大姐斟酌著說辭。

    不是很好,那就是很不好了,汪嘉淇聽懂了,「大姐,怎麼不好?」她不是不相信大姐的話,只不過是想問個清楚。

    「雖然韓氏這幾年發展得不錯,不少人說是韓利的手段厲害,但你姐夫說其中不少重要專案都是韓奕做成功的。」

    韓奕?汪嘉淇有些吃驚,韓奕是誰她自然知道,韓奕是韓利的弟弟,不過這能力如何跟為人有關係嗎?

    她正想著,那頭汪大姐說到了重點,「能力暫且不說,你姐夫說韓利私下跟一些女生糾纏不清。」汪大姐一說完這一句話,火就上來了,「你絕對不能跟這樣的男生訂婚。」

    汪嘉淇愣住了,其實她跟韓利出去玩過幾次,彼此印象都不錯所以才決定訂婚,可沒想到他是這樣的人,她不喜地蹙眉,情願對方是工作狂也不想找一個私生活亂七八糟的男生,但她不喜歡沒有用啊。

    在汪嘉淇愁眉苦展的時候,汪大姐又說:「就算爸媽同意,我也不同意。」平日溫柔的汪大姐強勢地說:「這攸關到你一輩子的幸福,絕對不能隨便。」

    「大姐……」汪嘉淇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就算要用你的婚姻給二弟鋪墊也得找一個人品不錯的男生。」汪大姐是過來人,以前她也不能拒絕,可現在她有老公撐腰,腰杆直挺挺的,肯定要為妹妹說話。

    「謝謝你,大姐。」嫁誰不是嫁呢,只是在於嫁的那個人如何,汪嘉淇早知道自己的婚姻不是自己能作主的,可聽到大姐的話,她忍不住地激動。

    「小淇,我跟你三姐是一樣的想法,不行你就逃跑,我偷偷買了一個小島,那裡正在發展,等弄好了,就和度假村一樣……」

    那頭汪大姐喋喋不休地說著話,汪嘉淇的心口一陣的溫暖,眾星拱月的二哥不會知道這種被動的傷痛,被家人當作物品一樣賣出去的悲慘,唯有大姐、三姐因為曾經有類似的經驗,所以會心疼她。

    不是汪父、汪母、二哥、二嫂對她不好,他們滿足了她的物質生活,給了她不需要擔憂的生活,卻令她精神空虛,在家卻沒有家的溫馨。

    「爸媽要是逼你,你就逃到小島上去……」汪大姐不斷地鼓吹著汪嘉淇。

    汪嘉淇微微一笑,「好。」她的眼睛一亮,如果韓利真的這麼可惡,而爸媽還要她嫁,她當然要逃。

    「這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那個韓利以前掩飾得多好,偏偏這一次爆出跟一個小嫩模激情野戰的事情,被狗仔跟拍了,雖然消息被封鎖,不過你姐夫還是知道了,不少人都聽到這消息了。」汪大姐感歎了一聲,幸好韓利提前露餡,不然妹妹訂婚了的話真的就慘了。

    汪嘉淇一愣,想到看似彬彬有禮的韓利,瞬間有一股噁心的感覺,斯文敗類,說的就是韓利這種人,「大姐,謝謝你。」她輕聲地說。

    「傻瓜。」汪大姐輕哼一聲:「反正你不用怕,你兩個姐夫都不是吃素的。」如果韓利是一個好人,那她一定不會反對妹妹嫁給他,事實卻不是,她當然舉雙手雙腳地反對了。

    汪嘉淇跟汪大姐又聊了一會才掛了電話,電話掛了之後,汪嘉淇有些鬱悶,聽起來韓利應該很懂得遮掩,怎麼這一次就被抓到了尾巴呢,不過他被抓到尾巴也是好事,起碼她提前知道這個人是什麼樣的人了。

    她不傻,聯姻說白了只為了利益,可她也不想嫁一個人品有問題的人,起碼不能是在外面亂搞的那種男人,她是死也不要和那種人聯姻的。

    韓利鬱悶到了極點,一向順風順水的自己怎麼突然被人發現了,他一向將自己的花花小心思掩藏得很好,也很會哄那些天真的女生相信他,讓她們心甘情願地做自己的小情人,令她們相信她們都是獨一無二的。

    但他被抓到了尾巴,這就算了,他有權有勢,有能力將這個消息壓下,現在擺在他眼前的是另一件緊迫的事情。

    「阿奕,你這是什麼意思?」韓利咬牙切齒地看著眼前器宇軒昂的弟弟韓奕,他心中總覺得怪怪的,一向低調的弟弟怎麼會突然有這樣的想法,「你要自立門戶?」

    韓奕坐在沙發上,右手輕輕捏著左手的中指,臉上掛著風清雲淡的神情,「嗯。」

    韓利鋒利的眸子直視他,「為什麼?」

    「這個電子商務公司在我上大學的時候就有了,那時不過是玩票性質,沒想到現在發展得這麼好,既然如此我想繼續做下去,這樣一來我不能一心二用。」韓奕緩慢地說。

    韓利不是一個草包,他自己也是有能力的,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的弟弟在某些方面確實比他出色,正因為如此,韓氏有些重要項目都是交給韓奕,而韓奕也完成得很好,沒有瑕疵。這樣的人是他的弟弟,給他當手下,幫助他鞏固他的江山,忽然有一天得力助手說要離開,這相當於斬斷了他一臂。

    「韓氏是我們兩兄弟的。」韓利拋出最大的誘餌,神情有些悲傷。

    韓奕心中冷笑,韓利是什麼樣的人他以前也許不會計較,現在卻要將一分一毫算清楚,親兄弟也要明算帳,「哥,這個韓氏是你的,爸媽早說了是你的。」

    韓父早早就說過韓氏是屬於韓利的,因為韓利是老大,再者韓利的工作能力也不錯,這是順理成章的,而韓奕自然也可以待在韓氏裡,並且給了他股份,鞏固了韓奕的權益。

    韓利聽到韓奕的話,臉上不顯山露水,可眼神難掩得意,確實,偌大的商業帝國是他的,他怎麼能不驕傲呢。可嘴上仍舊說:「爸還沒退休。」

    韓利是韓氏的繼承人,以後整個韓氏都是韓利的,雖然現在韓父還沒有退休,可韓利絕對是繼承人,這是公認的。

    韓奕輕扯唇角,諷刺的笑容轉瞬即逝,令人懷疑是不是眼花看錯的當下,韓奕輕聲道:「大哥,我很看好這個行業的發展,所以我要試一試,我也跟爸說過了。」

    「爸怎麼說?」韓利雖然不想失去韓奕這個幫手,可他有很大的自信心,就算沒有了韓奕,還有能頂上韓奕的人,能留住最好,留不住也無關緊要。韓利的自信心無限膨脹,特別是韓奕沒有跟他要爭奪韓氏的想法,他很開心,認為韓奕有自知之明,知道搶不過他。

    「爸贊成。」韓奕只說了三個字,其實背後卻沒有這麼簡單,韓父當時聽到他的話,臉都氣青了,因為韓父最想看到的是兩個兒子齊心合力地做好韓氏,而不是兩兄弟分開各做各的。

    而韓奕以前順從了韓父的意思,現在他不想,他不想做韓利的助手,為什麼要重蹈覆轍,重生了還要走一樣的路,那為什麼重生。他最終說服了韓父,韓父也答應了,只是要他答應,兄弟有困難一定要鼎力相助。

    韓奕面無表情地答應,如果韓氏以後有苦難,他一定會幫忙,畢竟韓氏是韓父大半輩子的心血,身為韓父的兒子,他當然願意幫韓氏,至於幫韓利……呵呵,這就不一定了。

    精明一世的韓父沒有猜到韓奕心中所想,自然而然地認為韓氏和韓利密不可分,萬萬料不到韓奕想的卻是韓氏是韓氏,韓利是韓利。

    「既然爸答應了,那你就好好做。」韓利安慰地拍了拍韓奕的肩膀,「有事找大哥商量。」

    韓奕不著痕跡地避開了他的手,面色淡淡地說:「嗯,我知道。」

    韓利滿意地點點頭,「我先工作了,你將剩下的工作安排好。」

    「嗯。」韓奕頷首,點頭離開了。

    韓利摸了摸下巴,這也算是好事吧,韓奕離開也好,前段日子韓奕負責的專案做得非常好,惹得不少人偷偷摸摸地說他不如韓奕,他心裡早就不滿了,韓奕離開了,也就沒有人會將他與韓奕作對比。

    他不是怕韓奕,只是討厭別人說韓奕比他出色,韓奕根本沒有比他優秀多少,而韓奕離開也能讓別人知道,韓奕能做成功不是韓奕有能力,而是因為韓氏是韓奕的靠山,而他韓利才是韓氏的掌控者。

    汪嘉淇在誠品書店買了些書後慢悠悠地逛街,走累了就找一個小公園坐在長椅上休息。她歪著腦袋看著在公園裡玩樂的大人、小孩,臉上不由得流露出一抹笑容。耳邊忽然響起一道男聲,「不好意思,這裡可以坐嗎?」

    是一個高大的男人,因為背光,她看不清對方的臉,順著他的手一看,就看到自己的書占了長椅一半的位置,她連忙將書挪到自己這一邊,「不好意思哦。」

    「沒關係。」他坐了下來。

    風微揚,她聞到一股乾淨的清香,不是女生身上的香水味或者沐浴之後的香氣,這種味道更像是男生身上的,她下意識地轉過頭,正好對上一張英俊的笑臉。

    「原來是你,真巧。」韓奕波瀾不興地說出這一句話,手緊緊地握成了拳,終於看到她了,她很好,現在的她很好。

    「你是……」汪嘉淇有點想不起來他是誰,可他儼然一副認識她的模樣。

    她不認識他,韓奕的眼神微黯,也是,現在的她也只見過他幾次,每一次都是匆匆見過,不記得他很正常,「我是韓奕。」

    汪嘉淇恍然大悟,睜大眼睛,仔細地盯著他的臉,他的臉跟印象中模糊的俊臉重合了,她尷尬地笑著說:「你好,韓先生。」

    韓奕,韓利的弟弟,接觸得太少了,人不記得長什麼樣,名字她還記得,現在近距離一看才發現韓奕長得很英俊。韓家人的基因不錯,兩兄弟長得都很好看,只是韓利多了一股風流倜儻,而韓奕顯得很內斂,整個人很穩重的樣子。

    「你怎麼在這裡?」韓奕輕輕地問,就怕自己聲音太大將她嚇跑,黑眸不著痕跡、近乎貪婪地瞅著她。

    她肌膚白皙,臉頰上染著走路過後的紅暈。今天他開著車悄然無聲地跟在她身後,看著她進了誠品書店買書,又看她悠閒地逛街,這麼輕鬆自在的她他看得捨不得眨眼,當她坐下來的時候,他終於忍不住地和她搭話。

    「我隨便逛逛的。」汪嘉淇尷尬地笑了笑,下意識地往另一邊挪了挪,心想她跟他不是很熟,他如果是過來打招呼,現在打過了,是不是該走開了。

    韓奕的屁股似乎黏在了椅子上一動也不動,黑眸自然注意到她的僵硬,卻沒有在意,落落大方地說:「你喊我阿奕就可以,不用叫我先生。」

    汪嘉淇扯了一下唇,沒有說話,因為汪大姐跟她說過韓利的事情,所以她現在對韓家人沒有好感,汪父、汪母也打算重新考慮聯姻的可能性,不過她還沒有放心,因為她知道單單這麼一件事情在汪父、汪母的眼中不是一件大事,所以她還在等,等她父母打消跟韓氏聯姻的想法。正想著,手背忽然突然被一股熱源碰了一下,她一驚,驀然回神。

    韓奕笑盈盈地望著她,「渴嗎?」

    汪嘉淇垂眸一看,才發現剛才的熱源是一杯熱呼呼的奶茶,奶茶被硬塞到她的手心裡,她想拒絕都來不及。

    韓奕心情很好,他很喜歡她現在面對他時的神情,拒人於千里之外又帶了一點青澀,而不是如以前那樣將他當成小叔。她把他當成一個男人,一個會影響到她的男人,這個發現令他心情好到爆,沉穩的黑眸也散發著精粹的光芒。

    「謝、謝謝。」她結巴地道謝。

    「不客氣。」他輕輕一笑。

    如果她跟韓利訂婚的話,那麼這個韓奕就是她小叔了,但現在不管父母怎麼想,她不想跟韓利訂婚,所以面對韓奕,她有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不知道該怎麼定位韓奕。

    「買了什麼書看?」韓奕親和地問。

    正打算喝幾口奶茶,接著找一個藉口快速走人的汪嘉淇一時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因為他看起來打算要跟她聊天,她敷衍地說:「隨便買的。」

    「我剛才好像看到原文書。」

    「嗯,是一位外國作者的小說。」她回了一句便不再說。

    韓奕也不追問,反說:「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看Jane Austen的小說?」

    「喜歡。」汪嘉淇脫口而出,隨即懊惱地抿了一下唇,他怎麼知道她喜歡看Jane Austen的小說。

    韓奕似笑非笑地瞟了瞟她,「正好我有一個朋友送了我書,我是不看這類書的,如果你喜歡,送給你。」

    她想也不想地拒絕了,「不用了。」要書她自己會買,突然收下一個陌生人的書,感覺實在太怪了。

    「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韓奕這麼說,說完便看著她。

    汪嘉淇面色微紅,「不是不好意思,我……」她就是不想要而已。

    「不是不好意思就好,下次我送給你。」他笑著插話。

    汪嘉淇一時說不出話了,他在討好她嗎,可她不一定會當他的大嫂,他也太獻殷勤了吧。她假裝藉著喝奶茶的動作避開了他的眼神,喝了幾口,故作鎮定地說:「我有事,先走了。」不等韓奕說什麼,她急急忙忙地離開了。怪人!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金晶

    某晶想跟你們說一說姿勢……打住,不要想歪、不要想歪,真的是很純潔地跟你們說一說姿勢呢。某晶寫稿的習慣就是喜歡蹲一會、坐一會,或者站一會。

    但是寫這本的時候,卻發生了一件很困擾的事情,因為不知道怎麼扭到了腳踝,導致某晶不知道要以什麼姿勢寫稿,於是寫稿的速度就慢下來了。

    還好還好,很快腳傷好了,某晶找了一個喜歡的姿勢繼續打稿,最愛狗笑迎蹲馬桶那個姿勢,這個姿勢最有靈感了丨(*^_^*)

    看完這本小說的看官們,希望你們喜歡,也想對你們說,一定要抓住身邊的幸福,不要等錯過才後悔哦。

    當然某晶不喜歡那種愛情至上的人,為了自己的真愛去破壞別人的真愛,什麼小三小四的,要抓的幸福是獨屬於自己的幸福呢,而不是破壞別人的幸福成就自己的幸福。

    大家,加油,春天到了,要發情、要幸福噠,呃,不是發情,是要談戀愛啦,幸福滿滿的!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OP

thx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3q

TOP

谢谢

TOP

謝謝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