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晴《把小妻撿回來》


出版日期:2015-12-10

婚前,他說你是我的一切,她說我屬于你;
婚後,他說我是你的一切,她說你屬于我。

公司快要破產,為了籌資金,姚思妤把自己給賣了,
只是她萬萬沒想到,她要賣身,可金主哪個人不好,
竟然是跟她分手的男人。她以為,這男人好歹也會給她面子,
不會買她回家當情婦養著,沒想到這男人不但買了,
還買了她一個月。姚思妤不懂情婦要怎麼討好金主,
畢竟她幾年前只被這男人寵過、哄過,既然是包養,
花錢的是老大,少了談情說愛,陪他上床肯定都免不了了。
誰知道,這男人不但沒在床上踫她,平時還很不待見她,
這算不算是她賺到了?既然他不踫她,等交易時間到了,
她就走人,從此跟這男人這輩子老死不相往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美國紐約的一棟大廈裡,肖恩集團佔據了整棟大廈的二分之一,集團也從原本默默無聞的貿易公司變身為現在實力超強的跨國公司。

    位於大廈高層的總裁辦公室裡正坐著集團的主人,顧梓銘。很難想像這樣的企業卻是一個臺灣人經營的,但是他就是一個特殊的人,無依無靠地在美國闖蕩出了一片天地。

    助手凱迪拿著一些必須經他過目的檔讓他簽名。顧梓銘不會因為現在已經是總裁而放鬆工作的態度,對於每一份文件都細心地看,這或許就是他的集團為什麼能有今天成就的原因。

    他在檔上簽完名後,開口詢問凱迪,“上次我讓你調查的事情如何了?”

    凱迪以為這件事並不是很重要,而且最近的事情比較多,所以一直都還沒有跟他報告,“對不起,總裁,我忘記跟你說了。”他滿臉的抱歉。

    “上次你讓我調查的那家銀莎公司,我已經查到一些情況了。”凱迪輕咳一聲說:“這家公司的董事長是陳銀莎女士,兒女分別出任公司的總裁和副總裁,外表看起來一點狀況都沒有,但是據內部人員提供的線索,這家公司的財務狀況有問題,有著極大的漏洞,更重要的是他們現在正跟克利公司交涉,打算談合作。”

    顧梓銘覺得好笑,居然找上了克利公司嗎,他還以為陳銀莎這輩子都不會求人,結果現在財務出現狀況,還不是乖乖地跟人求合作。而且這一次還很不巧地求到他頭上了,克利公司最大的持股人就是他,所以陳銀莎求的人也就是他,“克利有打算嗎?”

    凱迪搖頭,“克利公司雖然沒有正式表態,但是克利先生已經知道這家公司的財務有問題,所以他不打算合作。”

    拒絕?那多不好玩。他狡黠地一笑,他倒是挺想讓這一家人看看最後作主的人就是他,“通知克利,這個合作案我去談。”

    凱迪驚訝,他剛剛不是說了克利先生沒有興趣嗎,怎麼總裁還打算去跟銀莎公司談合作案,她很有可能只是想套錢,根本就無心合作的。總裁可比自己聰明多了,他不可能沒有想到啊,“可是……”

    “你放心,其他的事情我會跟克利解釋清楚的。讓他先不要拒絕對方,反而要表現出一副很有興趣的樣子。”

    凱迪完全不懂他要做什麼了。

    顧梓銘看向窗外,嘴角雖然上揚,但是眼睛裡卻帶著怨恨,“是時候給這個財大氣粗的公司一個狠狠的下馬威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位於半山的姚家別墅,一家三口正安安靜靜地吃著飯。

    坐在主位的陳銀莎嚼了幾下口中的飯菜後,開口說:“你們應該已經知道克利先生後天就會到這裡的事情。”

    姚思妤抬眼看了一下弟弟姚思浩,很顯然他也已經知道了。

    “這次和克利公司的合作案非常重要,決定著我們公司的生死。”陳銀莎看向女兒,“後天思妤把所有的工作都推了,到機場去接克利先生。”

    姚思妤輕皺眉,讓她去接克利先生,這樣的事情一向不是她做。

    “媽,為什麼讓姊去?”坐在姚思妤對面的姚思浩忍不住開口,他一向很保護姊姊。

    陳銀莎瞪了一下兒子,“不是她去誰去。”

    “可你明知道克利是個好色之徒,還讓姊姊去,甚至我們現在有求於他,不是擺明送羊入虎口嗎。”姚思浩第一個反對媽媽的安排。在跟克利公司提出合作案之前,他也沒少讓人查克利的資料,對於克利的品性他也是知道不少,這樣的男人怎麼能讓姊姊去接待,在公司隨便抓個人或者他去都可以。

    “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公司現在是什麼情況,要是再沒有人跟我們合作,我們的資金就會出現更大的漏洞,到時候誰填補,你嗎?”她看向一向嬌生慣養的兒子,他是有才華,可是在她的光環下,他還只是一個黃毛小子。

    “就算如此,你也可以讓我去,姊姊絕對不能去。”姚思浩再次阻止。

    “既然知道克利先生喜歡女色,你去有什麼用。這次的案子我是勢在必得,不管用任何的方式。”陳銀莎態度很堅決地看向女兒,她知道女兒肯定不會拒絕的,“為了公司,做這樣的犧牲又有什麼關係。”

    姚思妤面無表情,對於這個親生媽媽說出來的話,她的反應就像是聽到陌生人說出的一樣淡然。

    她有時候也不懂,她真的是媽媽親生的嗎,不然為什麼在利用她的時候總是那麼的毫不留情,而且完全不懂得疼惜呢。別人家的女兒是被捧在手心裡疼愛的,可從她懂事到現在,她人生的每一步都是被媽媽支配著的,連走錯一步都會被拉回來,強迫走在需要她走的位置上。

    有時候她真的想要說服自己,別讓自己那麼累了,可是她還是像繃著一條弦一樣的去面對媽媽。

    “我知道了,我後天會出現在機場。”姚思妤是無奈的,卻也沒辦法忽略心裡的一陣寒意。這個家只有媽媽有說話的權力,就算身為被大家疼愛的寶貝姚思浩,都不能動搖她的意思,更何況是自己。

    陳銀莎滿意地一笑,這下合作案肯定沒有問題了。

    “媽,你這是推姊姊進火坑。”姚思浩還想做最後的掙扎。

    陳銀莎再次瞪著兒子,“你怎麼說話的,這可是你姊姊親口答應的。要是真的能用這樣的辦法換來公司的一切安好,為什麼不可以。”

    姚思浩沒想到媽媽會說出這樣的話,姚思妤不知道該有多傷心,但是看向她,卻是一臉的漠然,好像他們剛剛一直討論的事情跟她完全沒有關係。

    “更何況就算克利先生是好色之徒,看在兩家合作的面子上,他也不會對你姊姊做什麼,你擔心那些做什麼。”陳銀莎絕對不相信克利真的會對姚思妤做什麼,而且以姚思妤的聰明,她也不會白白讓對方佔便宜的。她可是自己一手教導出來的女兒,相信她有能力應付,自己應該擔心的是這個合作案的問題。

    “姊,你說句話啊。”姚思浩替她不值,可她卻一句話都不說,害得他一點底氣都沒有了。

    姚思妤一臉冷漠地看向媽媽,她早就看透了媽媽的唯利是圖,只是可惜自只是媽媽手下的棋子,“無所謂,只是接個人,不會出什麼事。”

    陳銀莎滿意地點頭,這樣才是她的好女兒。

    姚思浩卻隱隱覺得不安起來,“姊姊,還是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在人多的地方還輪不到他作主,放心吧,我會應付。”她給弟弟吃一顆定心丸。其實她並不害怕克利,對於這個安排也沒有什麼排不排斥的問題,只是心裡越發的心寒,讓她有在機場上演逃離大戲的想法,不過這個想法很可笑,是不可能實現的。

    炎熱的夏天是克利最不喜歡的,他喜歡留及肩的頭髮,一到夏天他就熱得得把秀髮紮起來,害得他不能施展完美的魅力,這讓他非常的煩躁,所以在夏天他一般都會待在辦公室,盡可能不出門。但是他約了好幾次的男人居然一次又一次地用很忙當藉口不見他,他只能親自上門去找了。

    至少也應該告訴他,為什麼要攔住他拒絕和銀莎公司的合作案,還有又為什麼要親自去談這個合作案,不是說很忙嗎,居然還有閒工夫來管他家公司的事情。

    克利踏入肖恩集團,總裁助手凱迪熟練地把他帶進辦公室。剛落坐,他便對凱迪說:“麻煩幫我準備一杯焦糖咖啡,謝謝。”

    凱迪看一眼顧梓銘,發現他並沒有其他需求,便點頭走出去了。

    “你用起我的人來還真是毫不客氣啊。”顧梓銘放下手上的工作,雖然不好奇他來這裡的目的,但是他肯定是要談什麼事情。

    “你用起我公司的名號不是也毫不客氣嗎。”也只不過是用一下他的人而已,而且這是待客之道,他難道不懂嗎。

    “那你現在是要跟我談什麼?”

    克利想了很多的問題,總感覺每個問題都很重要,最後決定把每個問題都問一遍,“肖恩,為什麼你要搶著做這個合作案?我想你在接手之前應該已經調查過銀莎公司,這是一個資金有問題的公司,而且你也不像是會把這樣的事隨便攬在身上的人。”

    顧梓銘知道自己必須跟克利說清楚,克利才會放過他,不過這也不是什麼秘密,而且他也還要克利的配合。他冷笑一聲,“克利你放心,這個案子我肯定不會讓它成功的,只是要給銀莎公司的人一些教訓而已。”

    “教訓,什麼意思?”克利不懂。他是顧梓銘留學時期的同學,只知道他是華人,無父無母,靠著獎學金來這裡讀書,然後自己創業。而且在他認識顧梓銘七年的時間裡,顧梓銘幾乎都沒有回過國,又怎麼會跟銀莎公司有了過節?

    “銀莎公司的副總裁多年前招惹了我,讓我成為了笑柄,這次的行動就是為了報復她。”

    克利回想銀莎的副總裁是誰,腦海裡出現了一個女人的模樣,他指的是姚思妤?她可是陳銀莎董事長的千金。

    “姚思妤?她是怎麼招惹你的,能說得詳細點嗎?”克利有些好奇,顧梓銘從來沒有花邊新聞,現在卻從他的口中得知了一個女人的名字,當然就想要探知兩人的事情。

    顧梓銘回想過去的一切,感覺真像是作夢一樣,“她是我的初戀女友。我讀大四那年她才讀大一。她很美麗,讓我在人群中很輕易地就發現她,並且愛上了她。”他細細地回味著當年的事情,“當時的我什麼都沒有,心裡只想著得到學校的獎學金,並在畢業後能做自己的一番事業,可自從見了她之後,我淪陷了,甚至快要忘記了讀書這一回事。”

    克利不禁感歎,他居然也會被女人迷成這樣。

    “後來我成功地排除所有的情敵,成為了站在她身邊的男人,那時候我們很相愛,至少我是這樣認為。”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帶著一絲的嘲諷,他的下一句話讓克利馬上明白為什麼。

    “沒多久,這件事就被她媽媽知道了,極力地反對當時毫無背景更是窮學生的我。”

    “她站在你這邊嗎?”

    “當然,開始的時候站在我這邊,跟她媽媽對抗,說出一句又一句讓我感動的話,那時的我也暗暗下定了決心,她會是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也絕不會放棄。”顧梓銘的臉色變得有些兇狠,語氣裡帶著更多的鄙夷。

    “當我得到學校的獎學金和出國留學的機會時,便有了帶她一起離開的想法。可是當我出現在她家門口,卻發現了她跟另外一個男人回家。她發現我的時候並沒有太多的驚訝,反而很淡定地跟我提出了分手,說我是窮光蛋,從頭到尾她就只是跟我玩玩而已,根本就不是認真的,而且我也配不上她,讓我以後不要纏著她了,她已經有了新歡。”

    克利沒想到姚思妤還是這樣的人,漂亮的臉蛋下果然充滿了心計,“之後呢,你就放棄了?”

    “不然呢。第二天我跟她的事情就傳得全校皆知,都在取笑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那種感覺你永遠都不會懂。”姚思妤的嘴臉他是看得非常通透了,從那時起他就恨透了這個女人。

    不過也多虧她,不然他也不會在來到美國之後那麼發憤圖強,最終成為了非常優秀的企業家,龐大的總資產超過她家的,他也算是揚眉吐氣了。

    可是他卻並不覺得開心,可能是因為姚思妤的緣故,所以故意查她的資料就是想找機會報復她,結果這個機會那麼容易就出現了,而且也很輕易地落在他的手裡。

    “好吧,那你是打算怎麼報復?”克利想要知道這個計畫,到時候也好配合,不然他這個主要負責人也被蒙在鼓裡不太好吧。

    “這個以後我會告訴你,現在你既然已經瞭解清楚,那是不是該離開了。”聽完他的所有心路歷程也夠了吧。為了離開一趟,他可是要提前做好在美國的所有工作,真的很忙。

    克利明白,“好吧,我就不打擾你了。不過我要知道你的進度,要是可以,我還想親自見見這個心機女是什麼模樣,不過我想她遇上腹黑肖恩後肯定會被摧殘得很慘。”

    顧梓銘輕笑,他算是腹黑嗎,不過她確實是心機女。

    機場大廳,姚思妤在人群中穿梭著,快速地找到接機口,查看時間還沒有到,便長舒一口氣,還好她沒遲到,不然肯定又會被媽媽念叨。她四處張望著,平時都是直接登機到其他的地方出差,站在接機口等人還是第一次,而且接的還是一個渣男。

    來之前她已經查看過克利的所有資料,為了這個合作案她已經做到了有備無患,也不會讓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就變得尷尬。

    可是當她翻閱了他的資料之後,才明白這個男人是有多奇怪。她比較喜歡男人乾爽的模樣,但是這個男人卻留了一頭及肩的頭髮,而且好像隨時都打算散發自己的魅力似的對著鏡頭微笑。他的花邊新聞也非常的多,累積起來有一大摞,這樣的男人就算送給她她都不要。

    不過值得欣賞的是,他雖然花邊新聞很多,可是卻將他的公司經營得非常好,也怪不得媽媽會想要跟他合作。

    突然她聽到機場廣播提醒克利所坐的班機到了,連忙拿出克利的照片,在人群中搜索。但是找了好久都沒有看到他,按道理說他在人群中應該非常的顯眼,為什麼她會找不到呢?

    正當她集中精神去尋找的時候,一個男人卻站在她的面前,“嗨。”

    她抬頭看著他,本以為他是認錯人,但是卻發現這個男人是顧梓銘,“你……”

    “好久不見了,思妤。”顧梓銘微笑地看著她,眼神裡透露出溫柔。

    姚思妤非常驚訝,顧梓銘是她的初戀男友,也是她唯一愛過的男人,他們多年前因為一些事情分手了,他也去美國了。他們都已經分開七年了,她一直以為他在美國,怎麼現在會在這裡,“是啊,好久不見了。”她略帶尷尬地回答。

    他輕笑,“你看到我好像不是很高興?”

    “沒有、沒有,我只是很驚訝。”她急忙解釋。她看著他的笑容有些眩暈,她以為他再也不會對她笑了,甚至連回國的想法都不會有,結果他卻出現在她的面前,“你怎麼會在這裡?我聽說你一直都在美國。”

    “因為公事才回來的。”他表現得非常的親切和藹。他的眼睛一直追隨著她,他知道自己已經讓她產生了窘迫,而且她現在十分想逃離,身體和眼神都不自覺地看向接機口,像是在期待著什麼。她就那麼不想見到他,還是以為他的出現會破壞了她過去偽裝起來的完美形象呢。顧梓銘上前拉起她的小手,還是跟當年一樣柔軟,小小的、暖暖的。

    她有些驚愕地看著兩人交握的手,“你、你幹嘛?”

    “我餓了,一起去吃飯吧。”他站在她身邊,低頭在她耳邊邀約說。

    她感覺耳根刷地一下就紅了,而且逐漸蔓延到臉頰,她掙開他的手,搖頭拒絕,“不行,我還要接一位重要的客人,不能跟你去吃飯。下次吧,等你忙完,我們再去吃飯。”她以為他們當初分手分得那麼不愉快,他會對她有怨恨,可沒想到他居然會主動地跟她說話,還邀請她吃飯,這讓她感覺到不安。

    顧梓銘覺得她的傻勁還是跟當年一樣,還以為她當上了公司副總裁會精明一些,可是還是有點笨,“不用等了,你要接的人是我。”他再次牽起她的小手說。

    她一愣,這不可能,別說她有照片為證,就算沒有照片,光是身家背景她也知道是一個外國人,她要接的人怎麼會是他呢,“怎麼可能,我見過克利的照片。”她肯定地說。

    他輕笑,“我不是克利,卻是克利公司最大的持股人,你家的案子已經交給我負責了。”

    姚思妤滿臉的驚訝,“這怎麼可能。”他是怎麼成為克利公司的最大持股人的?就算克利公司在美國的地位不算是非常高,但也還是個百大企業,可他卻是比負責人克利還要厲害的人物嗎。

    “為什麼不可能,難道你不希望我現在變得很厲害嗎。”她又在小看他嗎,他現在已經不是個她能小看的角色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她收起驚恐的眼神,“我只是好奇,才短短的幾年你怎麼就不一樣了。”

    顧梓銘點頭,“確實是不一樣了,不過我現在餓了,先吃飯再說行嗎?”

    這一次姚思妤沒辦法再拒絕了,只能任由著他拉著她的手離開。她皺眉看著,為什麼他可以那麼順其自然地牽著她的手,就好像他們從來沒有分手過。

    兩人到市區找了一間餐廳,顧梓銘一坐下就開始點餐,也不問她喜歡吃什麼。

    姚思妤感覺眼前的男人好陌生,以前他從來不會帶她來這樣高級的餐廳,更不會點貴得嚇人的東西。可是現在的他已經完全變了,會用流利的法語跟來自法國的服務生聊天點餐,也很明白什麼東西該用什麼的烹飪方式會更好吃,更知道這時該喝什麼樣的酒。

    他跟七年前那個單純憨實的顧梓銘完全不同了,七年的時間好像讓他變成了白馬王子,而她卻成了這副模樣。

    突然電話響起,姚思妤不看也知道是媽媽打來的,她的臉色冷下來,接起電話。

    “接到人了嗎?”電話那頭的陳銀莎很急切地問。

    “嗯,已經接到了,現在在陪他吃飯。”姚思妤像例行公事般的向媽媽報告著。

    顧梓銘抬眼看著姚思妤,冷漠的氣息還真是跟以前有點不一樣了。

    “既然這樣就好好招待,問他晚上想去什麼地方,你儘量陪著他。”陳銀莎吩咐她要討好他。

    她很無奈地把電話掛了,要是媽媽知道眼前的男人不是克利,而是當初一直反對她跟他在一起的那個男人,媽媽肯定會後悔的。

    “你媽媽?”顧梓銘問。

    她點頭。

    “為什麼不告訴她你是在跟我吃飯,還有跟克利的合作案也由我接手了?”他喝了一口紅酒,頗感興趣地看著她,她的答案其實並不重要,但是他就是想要知道。

    姚思妤不想說,下意識地想裝作自己並沒有看見過他,也不想讓媽媽看到他,“明天自然就會看到了。”她略微有點不敢直視他的眼睛,總感覺他的眼神會讓她有愧疚感。

    顧梓銘點頭,看著她的眼神裡卻出現了異樣的感覺,“你不像當年的樣子了,變得唯唯諾諾的。”好像很害怕他,可他從見到她的那一刻起就對她很好啊。

    她臉上出現一絲尷尬,“都七年了,當然會改變。”

    “對啊,都已經七年了。”他感歎道:“你確實是變了,當年可是很理直氣壯地跟我說分手,絕不會像現在那麼尷尬,一句話都不敢跟我說。”

    他的話讓她更尷尬了,臉更加紅了起來,她會覺得尷尬也是因為他的突然出現,害得她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連話都不懂得怎麼說了,“我是不知道該跟你說什麼。”

    “我以為你會跟我談公事,畢竟你們很想要這個合作案不是嗎。”他挑眉笑著說。

    她是很想談公事,但是看到他,她連開口都不懂得怎麼開口了,她從來不知道自己在他面前會那麼軟弱,但是心裡懷著的愧疚就是讓她沒辦法正視他。

    顧梓銘覺得不好玩,她一句話都不主動問,而且一直低著頭,好像他在欺負她似的,可真正做錯的人是她而不是他。他問她,“你不好奇我為什麼會成為克利公司最大的持股人嗎?”

    姚思妤終於抬頭看向他,這個問題她一直很好奇,只是她在考慮自己該問嗎。

    “你知道肖恩集團嗎?”他喜歡她的眼睛是看著他的,只有這樣他才能肯定這個女人現在想的事情是跟他有關。

    肖恩集團,她當然聽說過,這是一家只用了短短五年就竄起的跨國企業,涉獵的範圍非常廣,是非常成功的企業。而且聽說企業的擁有者肖恩的家產在全球富豪榜上的名次不低。只是他為什麼突然提起肖恩集團,該不會他在肖恩集團就職?

    姚思妤突然瞪大眼睛看著他,她之前看過的資料裡有寫明克利公司最大的持股人就是肖恩,他說他是克利公司最大的持股人,難道他是……

    “沒錯,我就是肖恩。”他滿意地收下她驚訝的目光,拿起桌上的酒,緩慢地喝下。

    “怎、怎麼可能!”她不敢相信。當年的他還是默默無聞,出國留學都還要靠獎學金的人,他怎麼會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就變成一個富豪。

    “很驚訝嗎。”他不置可否,“我也覺得很驚訝,但是很顯然我就是有這樣的能力成為現在這樣的人。”他突然向她前傾,“你說現在的我配得上你了嗎?”

    姚思妤的臉色一陣蒼白,他是在羞辱她嗎,因為她當年用那樣的方式跟他分手嗎,“你接這個案子是故意的吧,就是為了回來當面羞辱我嗎?”她咬牙切齒地問。

    他但笑不語。

    姚思妤咬著下唇,她知道肯定是,“你不覺得這樣很過分嗎,我當年是說了很過分的話,但是你也不能在我家需要人説明的時候故意回來落井下石吧。”她生氣地說。她就知道他絕對不是因為肚子餓了才跟她吃飯,他只是想找機會羞辱她。

    顧梓銘有些高興,現在那麼激動的她才比較像以前的她,唯唯諾諾真的一點都不好,“不用那麼激動。”他還是一副悠閒自在的模樣,“我承認我是帶著私心回來的,我的目的是什麼你暫時還不用知道,等我見了你媽媽,你就會明白了。”

    “為什麼要見到我媽媽才懂?”她不放心,他到底要做什麼?她一開始不安的直覺是正確的,他不會像表面那樣和睦,可是她卻不知道他是要做什麼。

    “現在我還不想說,不過肯定跟合作案有關,你放心好了。”他拋出誘餌,反正這個目的她知道了也不會很高興,就乾脆讓她再擔心一下好了。

    姚思妤狐疑地看著顧梓銘,雖然只是短暫地相處了一下,可她卻發現他變得非常難相處,而且她完全猜不透他笑容背後的意義。

    姚思妤一踏進家門便看到了媽媽陳銀莎急切地走到她面前,弟弟姚思浩也著急地上前仔細地看她的狀況。

    “怎麼樣,那位克利先生很難相處嗎?”陳銀莎在家裡等了一晚上,也不敢打電話去打擾,生怕會壞了克利先生的興致。

    “還好。”她還是沒告訴媽媽原本要來的克利變成顧梓銘的事情,因為以媽媽的性格,肯定會在驚訝之後,把她直接扔給他,好得到這個合作案。突然覺得如果是面對克利,可能都沒有面對顧梓銘來得難堪,今晚的她真的是遜斃了,可是她卻沒辦法在他面前表現得更正常。

    “那到底如何,試探出什麼消息了嗎?”陳銀莎一點都不擔心以女兒的美色會搞不定克利,只是擔心她會不會敷衍了事。

    她根本就沒問任何關於合作案的事情,更何況他也說了,明天見到媽媽的時候就會告訴大家他關於合作案的想法,“我沒問,不過他明天會到公司,到時候你問吧。”她覺得累死了,一點都不想跟媽媽討論這些問題。

    陳銀莎沒想到她居然什麼都不打聽,“你怎麼什麼都不問,那麼好的機會。”

    姚思浩擔心地問:“那個克利有沒有對你怎麼樣?”

    她搖頭,然後便回房了。

    姚思浩生氣地對媽媽說:“媽,你能不能不要逼姊姊。”

    “我逼她?要不是為了公司,我會那麼緊張嗎。”陳銀莎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做的是錯的,反而還理直氣壯地說。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你好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Thank you

TOP

thx

TOP

3q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