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靖《豢養契約》


出版日期:2014-11-13

  女人說不嫁,男人卻看上了,他勢在必得;
  男人說不娶,女人卻賴上了,她非嫁不可。

  覆絮兒覺得自己一向安分守己,不拜金、不虛榮,
  更別說釣凱子,她這輩子連想都沒想過,
  可老天爺似乎在跟她開玩笑,竟把袁燁霖送到她面前。
  這男人,多金帥氣,想要女人,隨手捉就一把,
  可霸道又強悍的他卻說,他看上她了。
  覆絮兒覺得這世上的有錢男人最擅長的就是玩弄女人,
  膩了後一腳踢得遠遠的,她才不會讓袁燁霖得逞。
  結果,躲沒躲過,袁燁霖不但沒玩弄她,
  還把她給娶回家供著當老婆。只是,他明明說他不風流,
  他只想要她,怎麼床才滾過,他就掉頭說要離婚?
  原來男人變心比翻臉還快,要離就離吧,她也不稀罕!


  楔子

    “玩”酒吧外,一輛車停了下來,車上下來一個男人,男人的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只是把車鑰匙交給門口代客泊車的服務生就走進酒吧裡。

    這間酒吧雖然叫作玩,但是裡面卻跟“玩”一點關係都沒有,這裡放的是純音樂,也有駐場歌手;如果想玩什麼遊戲,也有提供包間;要是想喝好酒、想品酒的,也可以到專門的酒窖裡品嘗,這裡的大廳的感覺就像是咖啡店一樣,說玩,其實意思指的是玩酒,也就是因為這樣的感覺,他才喜歡到“玩”來。

    他剛踏進酒吧,酒吧的老闆楊躍輝便發現了他,連忙走上前。

    “燁霖,這次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我還以為你會待個一年左右才回來。”

    在楊躍輝眼前的這位是他的好友袁燁霖,袁燁霖雖然是一個孤兒,但是家族留給他的事業卻夠他這輩子不愁吃穿,但是他好像一直都不介意去工作,並積極拓展他所有的事業,這次拓展到法國,他已經在法國工作了半年,楊躍輝還以為他不會那麼快回來,但是現在居然看到他了。

    “剛好這邊有事情要處理,就提前回來了。”袁燁霖就連對待朋友的態度也不會太過熱情,雖然有時候會稍嫌冷淡,但是他知道楊躍輝懂他。

    “好,今晚想喝點什麼?”楊躍輝今晚也打算拋下客人,好好招呼自己的好友。

    “隨便,都可以。”他只是來這裡放鬆的,並不拘泥一定要喝什麼,他來不過是想要享受這間店的氣氛而已。

    楊躍輝聽了就吩咐服務生把酒端上來,“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打算定下來?還會離開臺灣嗎?工作上還好嗎?”他看袁燁霖總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交友圈不大,怕袁燁霖自己一個人在外面性格會變得更孤僻、奇怪。

    “不好,我是想要留在臺灣,但是這裡好像也沒有什麼讓我想留下來的理由。”他不是不想留下,只是不管在什麼地方他都是孤單的一個人,又何必在意是在哪裡生活。

    袁躍霖話剛說完,女服務生就端著酒過來了。

    袁燁霖本來不在意,但是看到酒杯的時候忍不住順著那只纖細的手向上看,是一張清秀的臉龐,隨意別在耳朵後的頭髮因為她的動作散落下來,不過那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她臉上揚著的笑容,那笑容很美很甜,在看到的那瞬間讓他覺得很溫暖,就像他媽媽的笑容一樣。

    心突然快速地跳動,這跟袁燁霖平時看女人的反應很不同,而且他的腦海裡居然呈現出他和那個女服務生在一起的畫面。

    這是怎麼回事?他居然對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女人產生了心動的感覺?他對心裡的變化也感到驚訝,但是很快他便平靜了下來。

    “絮兒,這位是袁先生,他是我的好友,以後他來這裡喝酒都不用跟他收費。”楊躍輝跟安絮兒介紹袁燁霖。

    那位元女服務生安絮兒看向袁燁霖,覺得他一點表情都沒有,但在那張毫無表情的臉上,眼神裡卻閃耀著某種光輝。

    楊躍輝看看時間,已經快十二點了,便對安絮兒說:“絮兒,如果沒事的話你就先回去吧。”

    “謝謝老闆,我吧台那邊還有一些東西要整理,等忙完就走。”安絮兒說完向兩人一笑道別便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

    “她是誰啊?”袁燁霖他記得半年前來酒吧時還沒看過安絮兒。

    楊躍輝以為袁燁霖只是單純好奇,於是便隨口回答道:“她叫安絮兒,是做兼職的,她白天在貿易公司,下班後就來這裡工作,絮兒還蠻勤快的,工作也很認真。”

    安絮兒?袁燁霖在心裡反覆地念了幾遍這個名字。

    “因為這樣,所以你就准她提早下班?”他記得在楊躍輝的店裡,正常的下班時間是淩晨兩點。

    “是啊,她白天工作了一天,晚上又還要接著工作,誰也吃不消,反正是兼職,給她點特權也無所謂,重點是她一個人可以頂兩個人用啊。”

    袁燁霖一直看著在吧台裡認真整理的安絮兒,她一會笑一會認真工作的樣子讓他眼睛移不開,他第一次有這樣的舉動,甚至是在心裡也有些異樣感覺,心想他不會在剛剛那瞬間就對她一見鍾情了吧?可是她根本什麼都沒做就吸引了他。

    楊躍輝看著眼前望著安絮兒那方向出神的袁燁霖,發現了他的異狀,“怎麼了?你不會是看上了絮兒吧?”

    袁燁霖不置可否地看了一眼楊躍輝,舉起酒杯喝了一口酒。

    楊躍輝以為他會反駁,但他卻好像是默認了,“不會吧?你才第一次看到她而已,我看像你這樣的男人還是不要去招惹良家婦女比較好。”不是說袁燁霖濫情,只是像他這樣的人,會對一個女人產生愛嗎?從楊躍輝認識他以來,他就是一個冷漠無情的人,要是他真的有愛,早就去愛了。

    袁燁霖卻覺得這一次不一樣,雖然他表面上還是很冷淡,但是在看到安絮兒的笑容之後,他的心跳開始加速,那是過去的二十幾年裡他都沒有感受過的,他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愛,但她確實讓他的內心變得不一樣了,他開始想要好好瞭解她。

    “雖然不知道她有什麼過人之處,但是她確實是讓我心動了。”他坦承地說。

    這讓楊躍輝覺得驚訝,如果袁燁霖真的心動了,那他就一定會想要得到她,只是這樣好嗎?單憑這第一次見面的心動就可以說是愛了嗎?

    “如果你只是想要玩玩所以想要試試看的話,我勸你還是算了,她家境不好,玩不起你這種遊戲。”

    袁燁霖用充滿佔有欲的眼神看著安絮兒,“這並不是試試,如果我是真的愛她,那她根本沒辦法拒絕我。”

    楊躍輝只能幫安絮兒祈禱了,被袁燁霖看上,不是那麼簡單就能脫身的。

    袁燁霖知道自己的想法是有點太衝動了,但他一向不會等太久,既然她讓他動心了,那她就會屬於他。

TOP


第一章

    安絮兒早早就到酒吧上班了,因為如果她不在公司下班之後直接過來,再花時間回家一趟就趕不及了,所以便先到酒吧裡把所有的工作準備好。

    安絮兒從老家出來之後便一個人在外工作,雖然明白以自己的學歷找工作沒辦法有很高的收入,但是她還是想要盡可能的改善一下家裡的生活,特別是她還有一個整天遊手好閒的哥哥。

    安絮兒的哥哥是一所不錯的大學畢業的,但是因為他高不成低不就的態度,所以這幾年都待在家裡啃老,後來她畢業了,她只能一肩負起家裡的生計,於是她白天在一間貿易公司,晚上則是到酒吧當服務生。

    只是她兼任兩份工作似乎還是沒辦法維持他們一家四口的生活,而且哥哥的腦海裡還整天想著,既然沒辦法在大公司就業,便自己做生意這樣的想法,可是他們家根本就沒有本錢讓他做生意。

    一想到這些,她的心情就超差,到底什麼時候哥哥才會努力工作,才會負起家裡的責任呢?

    其實能到酒吧上班也是個偶然,本來安絮兒沒打算晚上要兼職,但是有一天晚上她和同事聚餐後,經過“玩”酒吧時看到了門口的征才廣告,她才興起了兼職的想法。

    而且進入酒吧之後,安絮兒覺得老闆楊躍輝人真的很好,溫柔大方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個經營酒吧的,而且對她也很好,知道她白天要上班,便調整了她的工作時間,讓她可以提早下班回家休息,她漸漸的發現自己對他有好感。

    有時候她也會產生錯覺,覺得楊躍輝是不是也喜歡上她了?不過她知道這只是她的想法而已,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和往常一樣,楊躍輝在九點的時候就踏入酒吧,他每天都會出現,會一直待到收工。

    “老闆好。”安絮兒向楊躍輝問好,隨即看到了楊躍輝身後的袁燁霖,他怎麼又來了?這段時間他每天晚上都會到這裡來,就算他和楊躍輝是朋友,也不需要這樣每天見面吧?更何況他很多時候都是在角落喝酒,楊躍輝也不管他。

    其實讓安絮兒覺得不舒服的原因是袁燁霖的眼神,她不喜歡那常常看過來的眼神,裡面充滿了強悍和霸道的氣息,感覺她是屬於他的一樣,但是事實上她和他從來沒有談過話。

    “絮兒,調杯烈酒給他喝,讓他清醒清醒,不要整天像頭狼一樣。”楊躍輝當然知道自己的好友現在是什麼樣的狀態,但是誰讓她吸引住袁燁霖的目光了呢?

    袁燁霖不滿地瞪了一眼楊躍輝,不過他也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像狼一樣地注視著她。

    安絮兒聽到後稍稍紅了雙頰,“袁先生想喝什麼呢?我調酒的技術不是很好,讓專業的調酒師幫你調好嗎?”

    “你調什麼他都會喝的。”楊躍輝開玩笑的說,他有時候也覺得袁燁霖和安絮兒兩人似乎有點相配,但是有時候又覺得以袁燁霖的性格一定會欺負安絮兒。

    “老闆,你也該知道我的技術,我是服務生,並不是調酒師,不過如果老闆自己先做白老鼠,等你嘗過味道之後再給袁先生喝可能會好一些。”一開始她還不是很明白楊躍輝的意思,以為他說的是袁燁霖對調酒的好壞不挑剔。

    “還是算了,我可不想當白老鼠。”楊躍輝覺得還是算了。

    她笑著作勢要調,“來嘛,我可以幫老闆調,你想喝什麼?”

    袁燁霖在一旁看著,心裡覺得他不喜歡她對著自己的朋友笑,因為她的笑容從頭到尾都沒有真的為他綻放過。

    “還是算了,雖然美女的調酒是可以嘗嘗,可是我等一下還要看這間店,不想那麼早走。”楊躍輝繼續開玩笑。

    這話讓安絮兒聽了笑得有些靦腆害羞,她又不是美女,“好啦,我就不強迫你了,那我先去忙了。”笑夠了就要開始工作了,她可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

    袁燁霖看著安絮兒,他對這方面是很敏感的,所以他能感覺到她這笑容的背後藏著什麼,難道說她喜歡楊躍輝?

    袁燁霖的眉頭深鎖,為什麼他從她身上發現了這種感覺呢?難道說楊躍輝比自己先出現,她就喜歡上了他嗎?可當事人根本就不清楚她對他的感情。

    安絮兒發現他的目光又停留在自己身上,便看向袁燁霖,她滿臉不解,而且他現在還眉頭深鎖,是有什麼讓他不高興的事情嗎?

    “他就是這樣,很少說話,不過你以後可要多跟他說一點,看看能不能撬得開這塊石頭。”楊躍輝開玩笑地說,不過事實上她好像已經讓這個石頭有些動心了不是嗎?

    安絮兒可沒興趣跟袁燁霖說話,她對他還有點害怕的感覺呢,他不要嚇到她就已經算是不錯的了,“袁先生可能只是習慣沉默而已,他也沒有老闆說得像是石頭一樣,不過如果袁先生不開口的話,是很難交到女朋友的喔。”說完她便端著酒往吧台外的客人走去。

    袁燁霖淺淺地一笑,他只是還沒有到需要開口的時候,而且不管他開不開口,他想要的人是安絮兒,那她就沒那麼容易能逃得掉,他又看向楊躍輝,楊躍輝還擠眉弄眼地想讓他說說話,可是這時候她已經走到吧台外面去忙碌了。

    “你怎麼不開口說話?這樣你怎麼可能跟她有進展?”楊躍輝奇怪地看著他,他不是對安絮兒有感覺嗎?

    “急什麼,我正在慢慢地瞭解她。”

    “不開口問就能瞭解嗎?你會讀心術啊?”楊躍輝對他的行為表示無語,這根本就不像談戀愛的感覺。

    袁燁霖靠在吧臺上,看著安絮兒穿梭在桌子間的樣子,“反正你只要知道她是我的就行了。”

    “知道、知道,能不知道嗎,你擔心我會搶啊?對她有興趣的話我早就動手了。”楊躍輝表明立場,安絮兒根本就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聽到楊躍輝的答案,袁燁霖的心才稍稍平靜了,他不會出手,那自己要得到她就更簡單了。

    十二點多,安絮兒就從酒吧後門走出,她的工作時間到現在正式的結束了,接下來就是她的睡覺時間,雖然每天都是那麼忙,但是她覺得挺充實的。

    剛走出後門的巷子,就看到了倚在跑車旁的袁燁霖,安絮兒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而且看起來像是在等人。

    “袁先生。”她禮貌地問好,然後就打算離開。

    “等一下。”袁燁霖上前攔住她。

    他是專程在這裡等她的,事實上這也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他只在背後跟著,沒有出現在她的面前,但是今天不一樣了,在得知她的心裡可能對楊躍輝有好感之後,他覺得自己該動手了。

    “袁先生找我有事?”她不解地看著他,平時他們也沒有說過話,而且他的眼神還讓她感到害怕,她更是不可能跟他有什麼深交,只是他現在在做什麼?他這時候出現在這裡不會是在等她吧?可是這怎麼可能呢。

    “我送你回家。”袁燁霖對她說出自己今晚想要做的事情。

    安絮兒滿臉的疑惑,並覺得害怕,她和他並不算是認識,而且他們也不是可以護送回家的關係吧,“我可以自己回去,不用麻煩袁先生了。”她抬腳想走,但又馬上被抓住了。

    “我想送你。”袁燁霖不顧她的反對,把她拖上了車。

    安絮兒瞪大眼睛看著他,他現在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這樣做?她剛剛不是拒絕了嗎?但是下一秒她就被困在車裡了。

    “袁先生,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不需要你送我。”安絮兒的態度堅決,動手想開門,但他已經快速地鎖上車門。

    “你到底要想什麼?不要以為你是老闆的朋友就可以這麼過分,我相信我出事了,老闆不會不管我的。”安絮兒害怕地看著他,他平時那麼沉默,而且看起來那麼正經,沒想到會是一個壞人,什麼都不說就把她強押上車,等一下她一定會發生不測的。

    安絮兒的腦海裡閃過各種各樣的畫面,她聽說一些有錢人有些怪癖,這個男人會不會就是其中之一?在她看過的那些日本偵探小說裡,比較沉默的人往往都會是兇手,而且他平時看她的眼神也很奇怪,他一定是個壞人。

    袁燁霖看她驚慌失措的樣子便想要安撫她,“我不是壞人,我只是單純想要送你回家而已,現在已經很晚了,你自己一個人回家不安全。”

    安絮兒在心裡猛翻白眼,現在讓她不安全的人就是他,她都不知道自己下一秒還能不能活在這個世上呢。

    袁燁霖徑直地開車,因為他早就知道她的住處,所以直接往她家開去。

    “你為什麼要送我?你不會是有什麼企圖吧?”安絮兒的警戒心升到最高,她知道不該那麼輕易相信一個人,特別對方還是個男人。

    袁燁霖大方地承認,“我想讓你當我的女朋友。”

    這個答案把安絮兒嚇了一大跳,當他的女朋友?這怎麼可能?他們根本就算不上認識,連朋友都談不上,怎麼可能變成男女朋友?還是他說的女朋友其實不是真的女朋友,而是有錢人經常玩的扮演遊戲,像是假情婦之類的?

    “你在胡說些什麼?我可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答應別人的女人,而且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你也不瞭解我。”她堅決反對,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袁燁霖覺得瞭解雖然也很重要,但是都比不上他現在對她的感覺,除了對她的感覺很強烈之外,他認為這根本就不需要什麼理由,“無所謂,感情是可以培養的,反正我就是想要得到你。”

    如果這句話換成是對一個花癡的女人說,那女人一定感動得直接撲到他懷裡了,但是安絮兒不是花癡的女人,她只覺得渾身都不對勁,根本沒辦法再聽下去。

    安絮兒覺得他根本就是不可理喻,“你瘋了吧?不要以為你是老闆的朋友我就不敢對你大小聲,你的話對我簡直就是侮辱,我根本就不認識你,要我憑你的一句話就這樣出賣自己的身體,我絕對做不到。”

    袁燁霖挑眉看了她一眼,她滿臉的義憤填膺,雙眉糾結成一團,雙手緊緊地抓著門把,好像在他停車的一刹那就要下車一樣,他不在意地輕笑一聲,又轉過頭繼續開車,她是不是誤會他的話了?

    安絮兒奇怪地看著他,他會笑?她還以為他是個冷血動物,根本不懂什麼情感,可是他在笑什麼,“你笑什麼?很好笑嗎?我在跟你說正經事。”她雖然注意到一路上他開車經過的地方都是她回家必經的路,但是她還是覺得他是不可信的。

    “我知道,但是我並不打算馬上就要你的身體,雖然這是必經之路,可女朋友也不是只有性愛關係,更多的應該是感情,我想你誤會我的意思了。”

    安絮兒一愣,他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真的是女朋友的關係而不是亂七八糟的什麼情婦嗎?只是要她承認自己錯了她也做不到,因為這樣就好像是她自己想歪到一邊去了,“我才沒有誤會,我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啊,是你自己想錯了。”她佯裝自己並沒有誤會他話裡的意思。

    袁燁霖並沒有揭穿她的想法,為自己辯解,因為她這樣不承認她自己的錯也挺可愛的。

    “不過你懂什麼是男女朋友嗎?你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你,這樣怎麼可能會成為男女朋友?”他的想法真的讓她想不透,也無法理解。

    袁燁霖停下車,因為她家已經到了,但是他還不打算開門放她下車,他看向她說:“那你又憑什麼覺得我不喜歡你呢?”

    安絮兒當然不知道,不過換作是任何人來想,這都是不可能的事,他們見面的次數很少,也就是在酒吧才會見到面,而且他們沒有深入的交談過,這樣能喜歡嗎?她自己是無論如何都不相信的,“我還沒有那麼自戀,會認為隨隨便便就出現一個男人喜歡我,我根本就沒有那樣的魅力好嗎?袁先生你如果要開玩笑,這段路上也已經開夠了吧?”

    “可是我真的喜歡上你了,而且還是一見鍾情。”他大方地承認自己對她的感覺,既然她不相信他的話,那他就讓她知道他對她的感情是怎樣。

    安絮兒愣住了,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一見鍾情嗎?一個看起來很有錢又長得不錯的男人,會突然對一個沒錢、沒樣貌的女人說對她一見鍾情?這是真愛還是騙子?她覺得還是把他當作是騙子比較好,怎麼說這都不可能是真愛,“你少騙我,這怎麼可能?”反正她就是抱持著不相信的態度就好了。

    “為什麼不可能?覺得我不會喜歡上你嗎?”袁燁霖以為她會很高興,因為能讓他喜歡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事實上從他懂男女之事以來,他喜歡上的第一個人就是她,可是她怎麼好像根本不領情。

    “當然不可能啦,我跟你根本就沒有相處過,甚至連朋友都不是,怎麼會喜歡上你呢?你根本就是在耍我。”安絮兒覺得不耐煩了,“你快點開門,我要回家了。”

    袁燁霖一聽就不高興了,難道跟他相處就那麼難嗎?而且她口口聲聲的不可能更是讓他惱火,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沒有嘗試過就直接說不可能,這才是不可能,“我知道你現在一時之間沒辦法接受,我可以給你時間考慮關於我們兩個人的事,但是我不希望等太久,而且在這段時間,我也會讓你知道我對你是志在必得。”

    他說話時的語氣稍重,態度裡的堅決也讓她有了害怕的感覺,他現在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一定要她呢?她根本就沒有任何地方能吸引他啊。

    袁燁霖下車幫她打開車門,“下車吧。”

    安絮兒走下車,滿臉疑惑地看著他,他現在的樣子好像正在生氣,但是他卻沒有沖她發脾氣,只是渾身散發出低氣壓。

    “好好休息吧,我剛剛說的話你也好好想想。”他站在車旁看著她。

    安絮兒不想也不願想,因為從頭到尾她都覺得那跟她根本就沒有半點關係,既然她下車了,那她就該快點離開,免得一會他又改變主意。

    到了家關上門後,安絮兒才稍微放鬆下來,但是她卻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勁,是什麼呢?

    她走到窗邊往樓下看去,發現袁燁霖居然還在樓下,而且好像知道她現在人站在什麼地方一樣,一直朝她這裡望著,她一驚,他怎麼會知道她家在什麼地方?她從一開始上車就沒有聽過他問自己住在什麼地方,那他是怎麼知道的?他該不會調查過她了吧?而且他說的不會是真的吧,真的是因為喜歡上她才提出要她當他女朋友?

    才想了一會她就覺得這樣繼續想下去根本就是沒有答案的,她還是洗澡睡覺吧,反正他應該在她拒絕之後就會離開了。

    安絮兒揉了揉自己的臉,坐在電腦前一整天下來,她的身體已經有些僵硬了,不過好在現在她已經完成工作了,只是距離下班時間還有一些時間,她只能在座位上慢慢的耗時間。

    她突然想起昨晚袁燁霖的話,他說的是真的嗎?像他那樣的男人真的會喜歡她嗎?她是不太相信,可是他又說他以後會經常出現在她的面前,她想自己是不是該躲一下?

    她是一個愛情至上但是寧缺勿濫的人,對於自己沒有感覺的人根本就不會多加理會,也不是說袁燁霖不夠吸引人,而是她已經對楊躍輝有好感了,所以袁燁霖根本就不可能有機會,只是他好像根本就沒辦法明白。

    從昨晚袁燁霖的話來看,他好像是認真的,強勢地拉她上車,又開口說要她當女朋友,這看起來好像是有點可信度在的,只是這中間的感情呢?難道都不用先培養感情嗎?不是應該先有感情才能在一起嗎?可是他看起來就是個直接跳級上壘的男人,她歎了口氣,自己怎麼會被這樣的人纏上了呢?

    剛想了一下,電話就突然響了,是個陌生的號碼,安絮兒沒有多想什麼就接聽了電話,一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時她立刻就後悔了,打來的是袁燁霖。

    “下班後我們一起吃飯吧。”袁燁霖一開始就直接切入主題。

    安絮兒偷偷看了下周圍的同事,並沒有人注意到她,便低聲拒絕說:“不行,我晚上還要去酒吧上班,沒空。”

    袁燁霖當然知道她會這樣推辭,但是他也有應對的方式,“我已經幫你請假了,你今晚的時間是屬於我的。”

    她愣住了,他憑什麼這麼做?他根本就沒有資格幫她請假,“我沒說我要請假,你憑什麼幫我做決定?”她大怒得差點就要拍桌子了,但是想起現在還在公司,只能暫時壓住怒氣。

    袁燁霖沉默了一會之後說:“因為你會用這個理由拒絕我,所以我必須這樣做,我只是想請你吃頓飯而已,並不是要求你今天晚上就給我答案,我說過了,我會在你考慮的時候出現在你的身邊。”他想要的太多了,但是她卻吝嗇得什麼都不給他,那他就只能靠自己去抓住。

    “但是你也沒必要這樣做吧,我要是想要跟你吃飯的話,我自然會答應你。”他這樣不徵求她意見的行為已經激怒她了,他根本就不尊重她。

    “若是我不這樣做,你永遠也不會答應跟我吃飯的。”他很清楚,除了強迫她之外,她根本就不會同意他的任何要求。

    安絮兒被他的話堵了口,沒錯,她確實不想答應跟他吃飯,只是她現在更是找不到理由拒絕跟他去吃飯。

    “下班後我在樓下等你,別想逃,我會找到你的。”袁燁霖確實不是在徵求她的意見,只是告訴她而已,而現在他已經說了,只要她晚上出現就行了。

    安絮兒看著已經掛掉的電話,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說袁燁霖這個男人了,他的強勢讓她既討厭又害怕,他到底為什麼一定要找她呢?雖然這樣強勢的行為對某些人來說可能會很喜歡他的做法,但是她喜歡的是溫柔大方的男人,可不是他這種的。

    她不能再被袁燁霖糾纏下去了,今晚一定要去跟他說清楚,她根本就不會喜歡上他,一定要讓他完全放棄才行。

    餐廳的包廂裡,坐著正在沉默地用著餐的兩個人。

    袁燁霖時不時地抬頭看著安絮兒,微微一笑後又繼續吃東西,他喜歡這樣安靜的感覺,她的個性也很適合安靜的氣氛。

    他沒有談過戀愛,不知道該怎麼跟女朋友相處,但是吃飯看電影這樣的約會方式他還是知道的,而且家裡還有個能處理很多事的管家強叔在幫他出謀獻計,他應該是可以讓她感覺到自己對她的喜歡的。

    “你自己一個人在外面工作一定很累吧?會不會很想家啊?”袁燁霖突然開口問。

    安絮兒奇怪地抬頭看他,“還好,你為什麼問這個?”

    “我很好奇你的事情。”袁燁霖回答,從小到大,他基本上都是和管家一起度過的,除了楊躍輝他沒有其他的朋友,從滿十八歲就接手家裡的生意,他沒有更多的朋友,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經營友誼和愛情,所以當他知道自己對安絮兒產生感情時,他才會那麼想要好好把握、想要知道她的事情。

    “為什麼?我沒有什麼事情是需要你好奇的。”安絮兒不覺得自己的私事有什麼特別好說的。

    “當然有,我們在一起的話,你也會需要瞭解我。”他淡定地吃著東西。

    “可是我一點都不想要瞭解你。”安絮兒不耐煩地說,她實在不懂,他有必要那麼自戀嗎?就認定她會答應他嗎?他根本就不需要打聽這些。

    袁燁霖緊握雙拳,他不希望她反抗,因為他已經自己生活了好長一段時間,難得才能遇到一個自己一見鍾情的女人,他不排斥兩人一起生活下去,他甚至有想要跟她結婚的念頭,可是她現在卻直接的拒絕了他,他強裝鎮定地說:“你可以不瞭解我,但是我還是想要瞭解你。”

    安絮兒緊皺了眉頭,“袁先生,你不能強迫我做我不喜歡的事情。”

    “我不是強迫,只是詢問,是你自己不回答我。”他只是希望她能告訴他一些她平時在做的事,就像跟普通朋友聊天一樣,但是很顯然她根本就不想說。

    “關於我私人的問題,我可以選擇不回答。”安絮兒還是選擇拒絕了他。

    袁燁霖有些惱火地看著她,“你為什麼每次都不能順從我的意思?”

    “我老實告訴你吧,我不喜歡你,你不要浪費時間了。”她不耐煩地告訴他答案。

    袁燁霖當然知道,但是這些都是可以後天再來培養的,“我會讓你喜歡上的。”他皺緊眉頭。

    他那強勢的自信心到底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他懂什麼是感情嗎?安絮兒不滿地瞪著他說:“你懂什麼是感情嗎?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有錢人根本就是拿感情當作玩樂,你根本就沒有感情。”安絮兒覺得他平時那樣子就像是個冷酷的冰塊,他根本就不懂人心。

    袁燁霖狠狠地咬牙,“你憑什麼認為我不懂?”

    反正她就是知道,不過就算他懂也不關她的事,她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安絮兒告訴他,“我是不知道,但是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我對你根本就不會有感覺。”

    袁燁霖生氣地看著她,很想開口質問她是不是喜歡楊躍輝,可這顯然示弱了,他問不出口,“我知道,但是我想要的東西就不可能得不到。”他怒氣衝衝地說:“不管你現在是拒絕還是怎樣,既然我認定了,那你就是我的。”

    他的態度很堅定,眼神透露出的冷冽讓安絮兒明白她想反抗都不行,她就要發狂了,他怎麼就說不聽呢?她生氣地站起來,“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你要我說多少次?你不要一直纏著我,我不喜歡你,甚至還怕你,我們根本就不是同一類的人,你還是快點去找跟你一樣的人吧!”她顧不得現在正在餐廳,她知道自己必須明確的拒絕他。

    袁燁霖生氣了,他站起來走到她面前,緊緊地盯著她。

    “你要做什麼?”安絮兒害怕地向後退了一步,他不會是想要打她吧?

    袁燁霖沒有回答,只是緊盯著她,他不會那麼簡單就允許她的不同意,他強行把她拉入自己的懷中,對準她的雙唇就吻了下去,他要讓她知道他對她是志在必得。

    安絮兒驚愕不已,完全愣住了,眼睜睜地看著他吻她的唇,他深深地吸吮著她的唇,她的味道果然跟想像的一樣甜美,讓他愛不釋手,他變得更加熱情,用舌尖想要撬開她的唇瓣,進攻她的小嘴。

    這個動作讓安絮兒清醒了過來,掙扎地把他推開,“混蛋!”她用力地甩了他一巴掌,“你怎麼可以這樣做?太過分了!”說完便拿了自己的東西生氣地離開包廂。

    袁燁霖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頰,雖然不痛,但是卻讓他狠下了心,他絕對不是一個好欺負的人,她是他的人,就算她愛的是別人也一樣。

    安絮兒回到家後,把包包扔到沙發上後就跑到浴室看自己的臉,她剛剛在回來的時候已經明顯的感覺到雙唇麻麻、腫腫的,沒想到回到家一看鏡子,還真的已經紅腫,她既生氣又害羞地嘟著嘴,袁燁霖怎麼可以那麼粗魯?這可是她的初吻,而且他還完全不顧她的意願,他根本就是強取豪奪。

    她不服氣,憑什麼袁燁霖說她是他的,就是他的了?他根本什麼都不是,她喜歡的可是楊躍輝。

    安絮兒喪氣地看著自己羞紅的臉,接下來她要怎麼面對楊躍輝?她覺得自己被袁燁霖污辱了,而且這樣他們就變成三角關係了,也或者是四角,因為袁燁霖喜歡她,但是她喜歡楊躍輝,而楊躍輝可能並沒有喜歡她,而是喜歡別人,這實在是一件很混亂的事。

    她走出浴室,躺在自己的床上,可剛閉上眼,她的腦海裡又再次出現剛剛他強吻自己的畫面,她嚇得猛地睜開眼睛,她怎麼會想到這樣的畫面?不是說了他跟她不可能嗎?但是為什麼這些畫面還是沒辦法從她的腦海裡消除呢?她煩躁的在床上翻來覆去,她肯定完蛋了,該不會因為這個吻就讓自己的心意改變了吧?自己不會那麼輕浮才對啊。

    正想著時,電話響了,她以為是袁燁霖打來的不敢去接,但是當看到號碼是家裡的,她才急忙接聽。

    “絮兒,你下班了嗎?”是安母的聲音。

    “下班了,媽,你吃過飯了嗎?”在聽到媽媽的聲音時,安絮兒心裡的不平靜才稍微安定了些。

    “吃過了。”安母有些猶豫地停頓了一下,“你……”

    安絮兒聽著覺得不太對勁,安母平時打電話來不會這樣的,她忽然覺得可能是因為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怎麼了?是不是家裡有事?”她緊張地皺緊眉頭。

    安母聽到她的話,更是於心不忍,怎麼說這也是女兒,要開口向她要錢還是有些為難,但是另外一邊又是自己的兒子,要幫誰都不對,“家裡沒什麼事,就是你哥他……”

    安絮兒一聽到是關於哥哥安盛,她就大概明白了,一定是他又想到要做什麼事,缺錢了,“哥要做什麼?”她放鬆地靠在床頭。

    “你哥他想要在村裡開一間店,穩賺不賠的,就是只差本錢,想問問你有多少錢。”安母本來覺得不該向女兒開口的,可是這筆錢的數目有點大,把他們夫妻倆的老本讓他投進去都不夠。

    穩賺不賠?有什麼生意是穩賺不賠的,哥哥到底會不會想啊,“是什麼投資?他是聽誰說的?”安絮兒不放心,哥哥的錢太容易騙了,難保他這次不會又被騙。

    “我不知道,這些你哥也不會跟我說,你爸知道,我讓你爸跟你說吧。”

    “不用了,我不贊成這件事,你還是讓哥出來找份工作比較好吧,整天一直想這些發財夢是沒用的。”不是她狠心,而是她根本就沒什麼錢,所以就算她想這個忙也是沒辦法幫的,就算對方是她的親生哥哥也一樣,而且她也覺得累了,自己做兩份工作也是為了這個家,為什麼哥哥就不能多為這個家著想?

    “我跟你哥說過了,但他說那個是穩賺不賠的,我們才同意他。”安母也很為難,她也想要拒絕,但是自己的兒子有想做的事情,他們難道還不贊成嗎?

    安絮兒生氣地說:“他說穩賺不賠就穩賺不賠嗎?現在誰做生意不困難的?你和爸是不是又把錢拿出來給他了?他根本就沒辦法把錢再賺回來。”

    安母被她一說也猶豫了,“就算現在說也沒用了,你爸已經把錢給他了,而且現在他打算向親戚借錢。”

    “他投資到底需要多少錢?”

    “五十萬。”安母怯怯地說。

    安絮兒被嚇到了,“那麼多錢有哪個親戚願意借他?媽,讓他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可是……”這讓安母怎麼對兒子說,“你還是給點吧,免得到時候你哥又說你什麼,我知道你在外面很辛苦,但是這件事不處理,你哥他是不會死心的。”

    “媽,那裡面也有你們的辛苦錢,你們真的捨得就這樣沒了嗎?”雖然她不知道爸媽給了哥哥多少,但是少說他們也會拿出十萬以上吧,爸媽他們真的一點都不擔心嗎?

    安母當然知道,但是事情已經在進行中,想讓兒子停止已經是不可能的了,“不說了,就這樣決定吧,你早點睡。”她說完就掛斷了電話,讓安絮兒一點回話的機會都沒有。

    結果變成這樣,安絮兒已經沒有路可以走了,為了安撫安盛,她也只能把自己存了一段時間的錢匯回去給他,這種連爸媽都同意的事情,她沒辦法反對。

    只是她又更加頭痛了,不光是袁燁霖的事情,還有家裡的事,她真的覺得好累。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最後由 shek 於 2018-2-7 00:43 編輯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谢谢

TOP

THX

TOP

thx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Thanks

TOP

谢谢分享

TOP

Thank you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