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湛《娶妻條件》


出版日期:2016-04-25

  女人不能惹,真潑辣起來,男人哪擋得住;
  男人不能寵,真寵上了天,女人哪壓得了。

  宋沐陽這人一向是女人追捧的對象,長相優、工作優,
  口袋也很滿,只是情商不低的他,是個對愛情沒有追求的男人,
  他嫌麻煩,從不想花時間戀愛,為了娶老婆,他列出了娶妻條件,
  瀟灑地相親去了。憑徐卡娜的姿色,多的是擠破頭追求的愛慕者,
  要不是她嫌戀愛太麻煩,怎麼會花時間來相親?
  只是當宋沐陽說,她長得太美,肯定當不了好老婆時,
  她只覺得,這長相英俊的男人,要嘛是只沙文豬,
  要嘛就是腦子有問題,這場相親,兩人算是不歡而散。
  原來他是木頭男,她是傲嬌女,他不爽她被人追,
  她不爽他擋她姻緣,卻不小心給吵上了床,
  當木頭男認真的說要負責時,傲嬌女矯情說,她又沒說要嫁!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大地回春,萬物生長,這是美麗的四月天。

    只是美麗的徐卡娜小姐今天的心情並不是那麼晴朗,因為她感冒了,當然,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原因,最大的原因是今天園裡來了個她最最最不想見到的人,宋沐陽。

    說起宋沐陽,他就是一個和她相過親、有審美偏差嚴重症還有微笑障礙的傢伙。其實距離那次相親已經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問她為什麼還記得他?因為他是這世上唯一一個嫌棄過她的人。原因?因為她長得太美了,沒錯,原因就是她太美了。

    想到這裡,徐卡娜胸腔怒氣洶湧,惡狠狠地瞪著此時直挺挺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他就是宋沐陽,她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的男人。

    他今天穿了件白色的長袖襯衫,扣子扣到了最上面那一顆,袖子的鈕扣也扣上了,下半身是修身的黑色西裝褲,雖然是很正統的裝扮,卻讓他看起來格外清逸雋秀。

    只是在這太陽高照的四月天,他不熱嗎?旋即徐卡娜在心裡暗罵自己一頓,她幹嘛要去管他會不會熱到中暑,不過就是一點小感冒而已,她還病糊塗了不成。

    “你來這裡做什麼?”這個不正常的傢伙不會是後悔了想重新認識她吧。

    宋沐陽沒有因她不友善的語氣皺一下眉,他的臉色仍舊溫和,謙謙有禮,“徐小姐……不,徐園長,我今天是以宋一南家人的身分來跟你見面的。”

    宋一南,大班的宋一南?徐卡娜記得他,一個很帥氣的小男孩,只是……他是宋一南的家人?這是什麼狀況,“你說你是宋一南的家人?”

    “是的。”

    等等,家人?看他們兩人的年紀相差這麼多,總不可能是兄弟……下一秒,徐卡娜動作一頓,眼一眯、臉色一沉,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所以你結過婚?”該死,結過婚還來跟她相親。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這真是一場糟糕的相親,當然,糟糕不是因為對象有多差,相反的,今天相親的物件各方面條件都不錯,得體的工作、出色的外表,而且他的言行舉止非常紳士,整體來說,這個男人是她喜歡的類型。

    那為什麼還要說糟糕呢?糟糕的是,他對她沒意思。

    “我很意外,徐卡娜小姐,介紹人說今天相親的對象是個幼稚園老師。”他的神情看起來確實很意外,輕顰的眉微微顯露出困惑。

    他在困惑什麼?徐卡娜忍不住好奇,“所以呢?”

    宋沐陽抬頭,看著坐在自己對面漂亮得不可思議的女人,修飾完美的眉毛、精緻迷人的桃花眼、筆直立體的鼻子,飽滿圓潤的唇此時正勾著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她是個極具風情的女人,不需要矯揉造作、刻意賣弄,便有一種獨特的韻致。只是這種外表不應該是一個幼稚園老師該有的,所以他很困惑,“你看起來不像幼稚園老師。”

    “那你覺得我像是從事什麼職業的?”

    “模特兒,或者演員。”太耀眼了,她的外表。

    “顯然我入錯行了。”徐卡娜勾唇一笑,上揚的嘴角自然而然流露著一絲媚色,“雖然我不是幼稚園老師,但我確實是在幼稚園工作。”

    “是嗎?”他微歪著頭。

    “我是幼稚園園長。”

    “哦。”宋沐陽始終沒有移開視線,平靜地注視著她,只不過鏡片下的雙眸裡沒有半點邪氣,不會讓人不自在,“但我想,我們並不適合。”

    “哦,為什麼?”徐卡娜挑了挑眉,臉上仍是優雅的笑。

    “你的外表太耀眼,不是我會選擇的類型。”沒有片刻的思考,他回答她。

    所以他的意思是長得太美也有錯嗎,徐卡娜臉上笑意不減,美眸卻燃上簇簇火苗,“那宋先生想找什麼類型的對象?”

    “嗯……”他偏了偏頭,似乎陷入了想像,看來很是認真思考著她的問題,良久,他給出的答案是,“清純。”

    清純?妙極了,她是個美豔性感的尤物,跟清純搭不上半點邊,難怪他說她不是他會選擇的類型,為他的誠實,徐卡娜再替他加上一分,“那宋先生對清純的定義是指外表還是內心?”

    宋沐陽顯然沒想到她問了這麼個問題,表情一愣,“有分嗎?”

    “當然。”徐卡娜勾唇一笑,下一秒,她眯細雙眼,身子往前一靠,不動聲色地看著他,“宋先生今年貴庚?”

    “三十一歲。”宋沐陽如實回答。

    “那宋先生如果不是心智不夠成熟,就是對女人的瞭解還不夠透澈。”

    “什麼意思?”他問,表情是真的不解。

    “我問你,一個用水晶和寶石鑲嵌的碗,你覺得漂亮嗎?”

    “應該很漂亮吧。”

    “那如果裡面裝了大便,你還會覺得它漂亮嗎?”

    “這個和我們要談的有關係嗎?”

    “當然,因為我想告訴你,不要膚淺地用眼睛去判斷一件事物,一樣東西的美麗不是在於它修飾的外表,而是它自身的內涵。”既然他對她沒興趣,那她也不用擺客氣的嘴臉了。

    宋沐陽顰了顰眉,似乎陷入了迷茫。沒錯,他對女人的瞭解真的很少,身為一名工業設計工程師,他的身邊幾乎沒有女性存在,在他的工作室裡連負責清掃的大叔都是男性,所以他家人才會覺得在這種環境下找女朋友很難,近兩年開始熱衷於替他介紹物件。

    他本身也不會很反對,畢竟他很清楚自己確實到了該結婚的年齡,所以當他聽說今天的相親對象是個幼稚園老師時,他其實還滿期待的,畢竟在他的印象中,幼稚園老師一般都很清純、善良,應該是可以成為賢妻良母的。

    只是來到餐廳後,他發現相親物件跟自己想像的差太多,她太美了,美得讓他直覺她是不可能成為一個賢妻良母的,所以他很肯定她不是自己要選擇的物件。

    “徐小姐,真的很感謝你對我說這些,但是……”

    “但是你也不是我喜歡的類型。”知道他要說什麼,徐卡娜高傲地搶走他的臺詞。

    這是關乎尊嚴的問題,相親了這麼多回,從來沒有哪個男人不理她,相反的,每個和她相過親的男人都渴望著和她有進一步的發展,只是她從來沒給過那些人機會。而今天,她難得對他看上眼了,他居然嫌棄起她來,沒錯,她被嫌棄了,徐卡娜覺得這種感覺真是太糟糕了。

    “宋先生,很高興今天可以和你見面,就這樣,不用再聯繫,再見。”再也不見!徐卡娜冷冷地甩下這句話,高傲起身,然後踩著女王般的步伐優雅離開。

    徐卡娜走後,宋沐陽還呆呆地坐在原位,似乎非常不明白她的反應為什麼這麼強烈,難道誠實說出自己的需求也有錯嗎?

    徐卡娜從餐廳走到停車場,剛準備發動車子時,手機響了,她拿出來一看,是閨密賴安安的電話,她按下通話鍵,那頭傳來女生清亮的嗓音,“娜娜,相得怎麼樣啦?”

    “你這電話打得可真及時,我剛好離開餐廳。”

    “這麼快就吃完飯啦,是不是準備和宋大哥去看電影?”看來發展很順利,賴安安暗想。

    還看電影,他們根本連飯都沒吃好嗎。不說還好,一說到宋沐陽,徐卡娜隱忍的火氣馬上就上來了,“你那個什麼狗屁宋大哥,他根本就是思想還沒進化的原始人。”居然想找清純的物件,他怎麼不上她的幼稚園找去,那裡多的是清純的小女孩,徐卡娜氣得直咬牙,“而且還有審美偏差嚴重症。”

    “怎麼回事?”賴安安好奇死了,從來沒見徐卡娜對哪個相親物件有這麼大的反應的。

    徐卡娜將相親的經過毫無保留告訴閨密。

    賴安安聽完,直呼不可思議,“不是吧,居然還有人嫌棄相親對象太漂亮了。”

    “所以我就說他一定是有審美偏差嚴重症。”

    “真想不到宋大哥是這麼古板的人。”賴安安感歎。

    宋沐陽是賴安安媽媽同學的兒子,有天宋媽媽來她家做客,提起急著給兒子找物件,一開始還覺得她滿適合的,但她可是有男朋友的人,於是賴安安二話不說將自己的好友推了出來,當然了,這也是經過她媽媽瞭解,確定宋沐陽條件不錯才會介紹給徐卡娜。誰知兩個人居然看不對眼,賴安安表示還滿可惜的,只不過這理由……真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對不起啦,娜娜,我當初應該瞭解清楚再介紹給你的。”如果知道他喜歡的是清純女人,她就不會將好友介紹給他了,現在這樣感覺好對不起好友。

    “沒事了啦,反正已經說了不會聯繫,大家以後又沒機會見到。”徐卡娜安慰著賴安安,心裡暗罵自己太衝動了,讓她內疚,“你現在在哪裡?”

    “我在家呢,你要過來找我嗎?”

    “我過去接你,陪我出去吃飯吧。”

    “啊,你連飯都沒吃就跑了?”賴安安驚呼,看來真是被氣得不輕啊。不過想想在那種情況下任誰都會不開心的,更何況是集萬千寵于一身的徐卡娜,她驕傲的自尊心一定嚴重受損了,嗚,這樣想來更內疚了。

    距離相親的事情已經過了一個多月,在這段時間裡,徐卡娜沒有再參加過任何一場相親,說她驕傲也好,說她小心眼也罷,但她就是覺得只要想到那場相親,她心裡就覺得有疙瘩。

    只是沒想到,她這輩子還會見到那個讓她產生疙瘩的男人,宋沐陽。

    徐卡娜命令自己在最短的時間內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她必須冷靜,不能因這個男人的突然出現亂了陣腳,可是一想到他與宋一南的關係,她發覺自己的胸腔又漫起了一股無名火。

    她毫不友善地冷瞪他一眼,咬牙切齒道:“宋先生從來沒提過自己有結過婚。”她不介意男人離過婚,但沒有事先講清楚很該死,更該死的是這個二婚男居然還敢嫌棄她!

    宋沐陽正想說自己沒有,可徐卡娜沒給他機會,只見她咬牙切齒地瞪著他,“所以你相親前沒有說清楚你的情況。”

    宋沐陽被罵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沒說宋一南是他兒子啊,她反應這麼大做什麼,都說漂亮的女生脾氣都很大,看來是真的。但想起自己今天的目的,宋沐陽覺得有必要澄清,“我沒有結過婚,宋一南是我侄子。”

    “侄子?”徐卡娜一愣,旋即沒好氣地又瞪他一眼,“剛才為什麼不說清楚。”害她剛才那樣子說,他不會覺得她在意他的事情吧,那太糗了。

    事實上,宋沐陽壓根沒多想,他只是平淡地描述一個事實,“你沒給我機會。”

    確實,她剛剛是有點咄咄逼人了,徐卡娜輕咳一聲,趕緊扯離這個尷尬的話題,“你想跟我談宋一南什麼?”

    真是的,她反應那麼大做什麼,就算他真的結過婚,真的有個五歲大的兒子,好像也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畢竟她都說了兩個人不合適,而他也真的沒聯繫過她,重點是……她好像真的滿介意的,怎麼回事?

    “我想請求徐園長週末的時候幫忙照顧我的侄子宋一南,他是大班……”

    “等等。”徐卡娜抬手制止他的話,美眸微挑,有些難以置信地重複著他剛才的話,“你讓我週末照顧宋一南?”

    “是請求。”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種事情不是該找親戚朋友幫忙會比較好嗎。”

    “南南跟他們不熟。”

    “或許你可以拜託他班上的老師,畢竟老師和他接觸的時間較長。”徐卡娜提出建議。

    “他不同意。”對於這點,宋沐陽也表示很無奈,“南南指定了只要你。”

    “為什麼?”她倒是驚訝了。

    “南南說,平時他媽媽很晚才接他下課的時候,是美麗的園長陪他等媽媽,會講故事給他聽,還會陪他玩遊戲,所以他喜歡你。”宋沐陽將侄子跟他說過的話原封不動告訴徐卡娜。

    說實在的,當他知道宋一南的園長是徐卡娜時,他很驚訝,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從宋一南口中聽見這些時,他更覺不可思議,因為他無法將那樣溫馨的畫面和眼前美豔不可方物的女人聯想在一起。但他非常感激她對宋一南做的這些,“謝謝你對南南這麼好。”

    所以她現在是被這個有審美偏差嚴重症的傢伙誇獎了嗎,徐卡娜感覺自己臉頰有些發燙,那種感覺就像一向苛刻的老師忽然誇獎你做得很好、非常出色,讓她受寵若驚。

    不應該啊,她怎麼會出現這麼不可思議的反應,讚美的話她聽太多了,從小到大一直追隨著她長大,可她居然因為他的一句謝謝而欣喜若狂,真是不應該。

    想到這裡,徐卡娜已經換上淡然的表情,客套地說:“宋先生太客氣了,這是我們園方應該做的。”

    但她做得很好,出乎意料,尤其是對宋沐陽而言有不小的衝擊力,這其中的原因當然是因為他一直以為她這種外表的人做不出這樣的事情,說到底,他就是個以貌取人的人。

    “不過很抱歉,我不能答應你的要求,週末是屬於家長們的親子時光,已經不是我們園方的責任了。”徐卡娜的聲音拉回宋沐陽的思緒。

    這是拒絕嗎?他連忙試圖說服她,“正是因為南南的父母無法陪伴在他身邊,所以我才會來拜託園長你的。”

    “為什麼?”為什麼父母不能在他身邊?這時她終於發現了,怎麼來拜託自己的人是他而不是宋一南的父母,難道……

    “我大哥、大嫂在一個月前離婚了,現在南南被暫時寄放在我身邊,但我工作太忙,根本沒有所謂的週末可以照顧他。”

    噢,這就難怪宋一南這陣子的情緒那麼低落了,而且她也留意到最近接宋一南的人不是他媽媽,而是另一個年輕的男子,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既然宋一南的父母將他托給你照顧,你就有責任照顧好他,而不是將這個責任推到別人身上。”

    “我……”

    “很抱歉,我不能插手別人的家事。”這是她最後給出的答覆。

    他被拒絕了,宋沐陽感覺有些失望,但他並沒有生氣,畢竟他的要求確實有點強人所難,“沒關係,很抱歉,給園長你添麻煩了。”看來他只能找臨時保姆了。

    看見他臉上流露出類似受傷的神情,徐卡娜感覺自己心頭一顫,心底某個地方似乎被深深撼動著,就好像一個萌翻了的小孩向她提出小小的要求,而她狠心拒絕。天呐,這是怎麼回事嘛,這感覺太奇怪了!

    週六陽光燦爛,是個適合外出的日子。

    宋沐陽帶著宋一南到餐廳用餐,飯後特別為他點了一杯他最愛的霜淇淋,宋一南吃得很開心。

    宋沐陽開口跟他商量,“南南,叔叔給你找臨時保姆好不好?”

    “臨時保姆是什麼?”宋一南歪頭看著自家叔叔。

    “就是週末陪你的人,她可以講故事給你聽,當然,她還可以陪你玩遊戲。”宋沐陽口才不佳,只能用最簡單的方式跟侄子解釋著。

    “是園長嗎?”宋一南瞠著大眼睛,眼底閃爍著期待。

    宋沐陽伸手在他柔軟的發頂揉了揉,心頭發軟,“不是,但叔叔會找個跟園長一樣好的人照顧你。”

    “我不要。”小小孩很固執,“我只要園長。”

    “南南,你乖,園長有很多事情要做,她沒時間。”宋沐陽還在嘗試著勸說。

    “但我不喜歡其他人。”

    剛說完這句話,宋沐陽便發覺他眼眶紅了。小小年紀的他似乎也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對於爸爸、媽媽突然不在身邊,他很難過,卻堅強地沒有問出口,只是乖乖地跟在自己身邊,哪怕每天自己都讓助理去接他下課,他也不吵不鬧,乖巧得令人心疼。所以做不到他想要園長陪他的要求,宋沐陽感覺很抱歉。

    “算了,這件事情叔叔再想辦法吧。”或許自己真的該考慮將宋一南帶回去給父母照顧,只是大哥似乎並不希望老人家知道他離婚的事情,這讓宋沐陽有些頭疼。

    “嗯。”宋一南很聽話,乖乖地低下頭繼續吃霜淇淋,只是感覺味道似乎沒有之前那麼甜了。

    不一會,他抬眼偷偷瞄了下宋沐陽,發現宋沐陽已經在工作了,而且很忙很忙的樣子,宋一南氣餒地垂下嘴角,無聊地轉著眸子。

    倏地,他眼睛一亮,小小的身子咚咚咚地就爬下餐椅,興奮地朝著餐廳門口的方向跑去,“園長。”

    隨著一道甜軟的童嗓響起,徐卡娜終止和好友的交談,吃驚地看著快速跑向自己的小小肉團,“宋一南?”她認得他,而且不久之前才和宋沐陽談論他的事情,所以對他印象很深刻。

    聽見自己的名字從美麗的園長口中叫出,宋一南很高興,更加甜膩地叫著她,“園長。”

    徐卡娜沒想到吃個飯都會碰上園裡的小朋友,她在他面前蹲下,揉揉他柔軟的髮絲,笑容溫暖,“南南,好巧,你也在這裡吃飯啊?”

    “嗯嗯,我和叔叔一起來的。”

    叔叔,宋沐陽嗎,徐卡娜站起身來,美目在餐廳裡環視一周,果然看見宋沐陽正坐在裡面靠窗的一張桌子旁低著頭不知在幹什麼,但這樣的狀態表示他儼然沒發現自己的侄子已經不在身邊了,真是的,一點責任心都沒有。

    還來不及細想自己為什麼要去管別人的家事,徐卡娜對好友說一句“你先去找位子”後,就氣勢洶洶地拉著宋一南找某人興師問罪去了,“宋沐陽。”

    正埋首在自己新設計中的宋沐陽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抬頭一看,看見徐卡娜就站在自己面前,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而她的身邊……

    “南南。”宋沐陽驚呼,這時才發現本該乖乖坐他對面的侄子不知何時跑了出去,他藏於鏡片下的眸子猛然緊縮,暗地裡捏了把冷汗,幸好宋一南遇見的人是她,“徐園長……”

    他正想道謝,卻被一聲不滿的嗓音打斷,她對他劈頭就是一頓罵,“宋先生,你是不是以為將孩子帶出來給他一口飯吃就算完成你的責任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不好好照顧他,他將會面臨著怎樣的危險,萬一他被壞人帶走的話該怎麼辦。”

    光是想像到那個畫面,徐卡娜都被自己嚇出一身汗,下一秒,她美目一眯,不可思議地瞪著他,“宋沐陽,你是有多不願意照顧這個孩子啊。”居然只顧著忙自己的工作,對孩子不管不顧。

    “我……”宋沐陽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無言反駁,也沒有立場反駁,她確實罵得很對,而且他今天的行為真的有可能讓宋一南遭遇危機,可他這麼多年以來一向只擅於與工作打交道,實在是不懂該如何照顧好一個孩子,為此他覺得自己很失敗,“南南,對不起,是叔叔的錯。”他起身走到宋一南身邊,蹲下,抱住宋一南小小的身子,真心感到抱歉。

    “叔叔,是南南不應該亂跑的。”聽著兩個大人的對話內容,早熟的宋一南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不僅如此,還反過來替宋沐陽求情,“園長,你不要怪叔叔了,好不好?”

    被宋一南期盼的雙眼看著,徐卡娜頓時覺得自己像個兇惡的壞巫婆……好吧,她就是在怪宋沐陽,這個男人的粗心大意差點讓一個孩子處於危險中。但接著她也怪自己,幹嘛要這麼雞婆插手別人的家事,她將孩子送回他身邊就好了啊,幹嘛要多事地將人家臭駡了一頓,更糟糕的是,他現在對她的印象一定更差了。

    “南南,園長不是在怪叔叔,園長只是在教叔叔以後不可以這麼粗心了。”怕她難堪,宋沐陽連忙換了個方式跟宋一南解釋。

    “教,叔叔這麼聰明還用得著教嗎?”畢竟年紀小,很容易被轉移話題,只見宋一南歪著腦袋,一副不解的模樣。他去叔叔家的時候有看見很多很多的獎盃,爸爸說過只有聰明的人才會拿到獎盃,難道不是嗎?

    瞧,這就是血濃於水呀,明明是宋沐陽做錯了事情,人家仍然覺得叔叔才是最好、最棒的,徐卡娜終於意識到原來多管閒事真是不可取的。

    “就今天而言,園長比叔叔聰明,而且很勇敢。”像正義的美少女戰士一樣,當然,宋沐陽沒有將這句話說出來。

    他到底是誇獎她還是在嘲諷她呀,但徐卡娜卻感覺到一股熱氣直往臉上沖,幾乎是不受控制的,一句連她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話飄出口,“我答應週末幫你照顧南南。”

    “真的嗎?”宋沐陽欣喜抬頭,撞上她剛好投過來的目光,四目相接。

    徐卡娜感覺自己的心漏了一拍,但她很快反應過來,再次發話道:“但只是暫時性的,你必須儘快去找到可以照顧南南的人。”

    “好。”他微微一勾唇,朝她揚起一個充滿感激的笑容。

    徐卡娜內心猛然一跳,發現這竟是他們認識以來宋沐陽第一次對她笑,而他的笑容居然該死的好看,讓她一不小心就要沉溺在他的笑容中。奇怪,這傢伙不是有微笑障礙嗎。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X

TOP

thx

TOP

谢谢分享

TOP

TOP

3q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