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樂《應徵金飯票》


出版日期:2016-12-02

嫁了個媽寶丈夫,又被小三和婆家人聯手逼宮,誰能比她衰?
幸好她很明智的趕緊脫離那鬼地方,不然早晚會哭死,
離婚後她重拾律師工作,日子過得是既平凡又充實,
唯獨有個問題讓她很無奈──同事蕭季凡似乎很討厭她,
看到她不瞪個兩眼就不痛快,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欠了他幾百萬,
但自從解開誤會,知道他只是心疼她遇人不淑而生悶氣後,
兩人的關系也就愈來愈好,他對她也從冷若冰山變成彬彬有禮,
不僅充當護花使者,把醉暈的她一路送回家,
她被人恐嚇時,是他幫忙揪出犯人,順帶安慰她受驚的心,
還會問別人她喜歡什麼食物,再不遠千里帶她去吃,
天啊,這些舉動是想要暖死誰,她想不感動也難,
更別說他已經放話,打定主意要應徵她男朋友的位置,
可問題是,她已經決定短期內不再接受另一段感情了啊……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孫詠欣被人推下游泳池,昏沉沉的腦袋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任由自己的身體慢慢往下沉,意識也慢慢遠去,她已經許久都沒能好好睡上一覺,此刻的她,真的累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爭吵聲讓孫詠欣逐漸轉醒。

    “我好端端的女兒居然被你們折磨成這個樣子,現在還差點丟了命,你們胡家真的太過分了!”

    “岳母,你先不要這麼生氣,剛剛醫生替詠欣檢查過了,她沒事,只是因為掉進游泳池喝了點水,再加上她吃了藥的關係才會昏過去……我一直要詠欣別吃那些助眠的藥物,她就是不聽。”

    孫詠欣張不開眼睛,意識也尚未完全清醒,但她聽得出來,此刻為她叫屈,為她感到心疼的中年婦人是她的母親,而那個喊著岳母的男聲,則是她交往兩年、結婚一年的丈夫胡奕廷,還記得他求婚時曾說過,以後會讓她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然而看看現在,丈夫不但沒有兌現當時的承諾,還對落水昏迷的她加以指責,只差沒有說她是咎由自取,其實她多少可以感覺得出來,丈夫對她已經不像從前了。

    “胡奕廷,你連守護詠欣都做不到,現在居然還敢指責她?像你這種軟弱差勁又無能的傢伙根本就配不上詠欣!”

    這個為她打抱不平的女生是大她一屆的學姊蘇凱淇,以前兩人說好以後要做全臺灣第一跟第二厲害的女律師,後來也在同家律師事務所工作,只是一年前她辭去工作,成了家庭主婦。

    “夠了!你們憑什麼批評我兒子,也不想想當初是誰刻意巴上奕廷的,也不掂掂自己有幾兩重、是什麼出身,硬纏著我兒子娶她,現在搞成這樣能怪誰?”

    又有一個婦人說話了,此婦人說話勢利刻薄,句句嘲諷,是她的婆婆,打從她成為胡家媳婦第一天開始,婆婆就一直是用這種態度對待她。

    “這位太太,你不要顛倒是非,這話可是犯了誹謗罪,當初你兒子在很多人面前對詠欣下跪求婚,詠欣一度猶豫,但你兒子一直跪著不起來,最後詠欣才答應,要我給你看你兒子向詠欣下跪的那個影片嗎?證據顯示,死纏爛打的人是你兒子。”

    “你!”

    呵,不愧是學姊,幾句話便讓她婆婆說不出話來,不用看也知道,婆婆現在應該氣得半死,當年學姊可是系上第一名畢業的才女呢。

    孫詠欣苦澀的想。本來她以為只要自己真心實意對待婆家的人,婆婆總有一天會喜歡她,但一年過去了,婆婆對她依然不喜,甚至還常常把中意的媳婦人選方娜麗給請到家中做客,這次她會掉進游泳池,就是被方娜麗推的。

    昨晚她雖然吃了藥,卻依然無法入睡,早餐過後一直感到頭昏昏的,替婆婆整理完花圃,想著回房間休息一下,但婆婆說她泡了方娜麗喜歡喝的茶,要她到游泳池那邊請對方進屋,豈料她去到游泳池,就看見方娜麗和丈夫擁吻,她走上前,都還沒有說什麼,就被推進游泳池裡了。

    “算了,我也不想跟你們多說什麼了,不過詠欣這次真的讓我感到失望又生氣,娜麗是我請來的客人,她怎麼可以因為看見我兒子跟娜麗在游泳池邊說話,就嫉妒得想把娜麗推入游泳池,現在好了吧,根本就是自作自受,等她清醒,她一定要好好跟娜麗道歉,否則我絕對不會原諒她,甚至胡家的媳婦她也別做了,真是丟臉,哼!”胡母氣衝衝說完,轉身走出病房。

    “岳母,我媽只是在氣頭上才會這麼說,你先照顧詠欣,我回去會勸我媽消氣,等詠欣醒來後,只要她向我媽還有娜麗道歉,一切都會沒事的。”胡奕廷說完也跟著離開病房。

    孫詠欣在心底歎了口氣。就像學姊說的,她婆婆就是愛顛倒是非,可她的丈夫呢?明明很清楚她是被方娜麗推的,竟然也要她道歉?一個巴掌拍不響,看來丈夫跟方娜麗之間並不是像他說的,只把對方當妹妹吧!若說她之前對丈夫還有一點情意存在,此刻也全都消失殆盡,徹底心寒。

    沒多久,孫詠欣終於能張開眼睛了,儘管臉色蒼白,但一雙明眸沉靜如水,她看著為她擔心的母親和學姊,帶著歉意說道——

    “媽,學姊,抱歉讓你們為我擔心了,我決定離婚。”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一年後。

    下午,孫詠欣從法院回到路德律師事務所,才剛走下計程車,便收到學姊傳來的訊息,恭喜她又贏了一場官司,還說晚上聚餐時她會多叫幾瓶酒,好好慶祝一番。

    離婚後,她休養了一個月,接著便回到路德重拾律師工作,再次和學姊成為同事,學姊目前正在替知名企業進行商業訴訟,忙的很,不過就算人不在事務所,依舊關注她的事。

    孫詠欣看著訊息微笑,因為替黃奶奶贏得官司,她心情很好。

    年近七十歲的黃奶奶和親戚為土地所有權打官司,不過一審、二審都敗訴,之後透過朋友找上路德,程總把這個案子交給她負責。

    她花了不少時間細細研究,找到相關的資料,在三審時將官司翻盤,被最高法院判決發回更審,而今天她替黃奶奶贏得了勝利,想起剛剛在法院,黃奶奶紅著眼睛,激動地握住她的雙手說謝謝時,她就覺得這陣子的辛苦很值得。

    她回訊給學姊:好,晚上不醉不歸。

    孫詠欣笑了笑,邁步走進事務所,正好遇上迎面走過來的總經理程皓,他身旁還有個容貌豔麗的美女,孫詠欣認識她,是別家事務所的王牌律師郭安妮,在業界名氣不小,他們事務所專攻民事案件的戴律師三個月前去美國深造,聽說程總一直在物色新同事……難道程總打算挖角郭安妮?

    程皓一見到孫詠欣,性感的俊顏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詠欣,剛剛我的助理跟我說你贏了,這次的官司不容易,一、二審敗訴,你最後還能贏得勝利,辛苦你了。”

    “這沒什麼。”孫詠欣淡然地道。

    “詠欣,自從你再次成為路德的夥伴,我覺得你表現得比以前更好,你證明了你的能力,我真的為你感到高興。”臉上笑容加深,他一向欣賞美女,特別是聰明的美女,讓人賞心悅目。

    “謝謝。”面對程總的稱讚,孫詠欣神情平靜,只微微一笑。畢竟比起學姊接的商業訴訟案,或者其他律師手上的跨國仲裁案件,土地訴訟只是個小案子。

    讚美一番後,程皓不忘介紹身旁的人。“詠欣,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郭安妮律師,安妮,她是……”

    “程總,你不用介紹了,我們認識。”郭安妮狀似親切地看向孫詠欣。“孫律師,好久不見了。”

    “郭律師,好久不見。”孫詠欣點點頭。

    程皓有點訝異。“原來你們兩位是舊識。”

    “一年前我受泰正電子董事長夫人的委託,處理她兒子胡先生和孫律師的離婚事宜,當時我就對孫律師留下深刻印象,因為孫律師堅持不要胡家任何東西,包括結婚首飾,甚至連胡家主動送上的千萬贍養費孫律師也拒絕了,骨氣真是讓人佩服。”郭安妮主動說出和孫詠欣認識的緣由。

    只是再笨的人都聽得出來,她這番看似吹捧的話,實則有著明顯的嘲諷意味。胡家願意支付千萬的贍養費,說白了就是想要買斷雙方的關係,所以孫詠欣的拒絕就顯得不識相,意味著或許日後還想要繼續糾纏。

    郭安妮不只語帶嘲諷,甚至連看孫詠欣的眼神也夾帶著一抹不以為然及輕視。

    記得第一次跟孫詠欣見面,知道她以前是路德律師事務所的律師時,郭安妮真的很驚訝。當時孫詠欣氣色看起來不太好,給人感覺一點心機和算計也沒有,事實也是如此,否則怎麼會嫁進豪門才一年就成為下堂婦,這樣的人曾是路德的一員?真是不敢相信。

    每個人都說她長得漂亮,能力又好,但她已經三十歲了,當然得為自己的未來好好謀畫一下,她和現在的事務所合約即將到期,已經收到不少挖角邀請,但其中並沒有路德,她和程皓曾在許多場合見過面,也算熟識,覺得程皓是欣賞自己的,想著也許他不知道自己的合約即將到期,加上前陣子聽說路德那位離職去美國深造的律師專業領域與她相同,所以,她今天找了個藉口主動前來拜訪,順便表達一下自己想來路德的意願,自我推薦。

    路德雖然只是一間才成立幾年的律師事務所,不過卻已是全臺灣頂尖的事務所之一,名氣響亮,因為整間事務所的官司獲勝率高得嚇人,負責人程皓本身就是個鬼才,他當律師的第一戰是一個商標訴訟案,他一個人對上知名的律師團隊,結果他將對方打得落花流水,一戰成名。

    據說,路德的所有律師,甚至是助理和職員都是程皓親自挑選的,不只有外貌,也有一定的能力,聽說以前有個輸了官司的傢伙,帶了兩、三個人到路德想找麻煩,不過還沒有踏進大門,就被看起來嬌滴滴的女職員給制伏,最後全部被送上警車。

    業界都在傳,路德不只有俊男美女,更是臥虎藏龍,沒有幾把刷子是進不去的,郭安妮覺得自己不論是外貌或能力都很優秀,比起眼前連個豪門飯碗都捧不住的孫詠欣出色太多了,她真是不明白,孫詠欣是如何能進入路德的?甚至能在離婚之後再度回鍋?她完全看不出孫詠欣有什麼才能。

    而她會這麼想進入路德,除了想證明自己美貌與才能兼備,藉此拉高名聲外,還有一個目的——

    她相中了一個目標。

    郭安妮看著身旁,三十三歲的程皓在七年前成立了路德律師事務所,聰明,英俊,性感,成熟,臉上隨時都掛著親和力十足,迷倒眾生的笑容,她不否認程皓的確很出色,或許當男朋友是個不錯的人選,但是他太過花心了,不是結婚的好對象。

    此時有個高大身影自門口走進來,郭安妮一見到來人,頓時心花怒放,待男人走近,美豔的臉上勾出一抹充滿算計的淺笑。

    她的目標就是眼前這個高大俊美的男人,路德的王牌律師蕭季凡。

    蕭季凡比程皓小一歲,原本在美國紐約當律師,四年前回臺灣後成為路德的一員,雖然在外界看來,蕭季凡只是一個從美國回來的普通律師,不過她曾偶然得知他沒有公開的真實身分。

    她身邊有不少的追求者,其中不乏富二代、三代,雖然有錢,不過有的人品卻是非常差勁,做為她郭安妮的丈夫,不只家世背景要好,人品也要很好,蕭季凡非常符合她的要求,雖然酷了點,但依舊出色。

    “咱們的蕭大律師回來了。”程皓笑著喊道。

    聞言,孫詠欣的細眉微擰了下,但只是一閃而過,隨後便側過身,跟程皓還有郭安妮一起看向門口。

    蕭季凡臉上沒有半點笑容,神態倨傲,只是這樣走來,就讓人有著莫名的壓迫感,不愧是路德律師事務所的王牌,周身的氣焰霸道又囂張,他同時也是整個事務所裡孫詠欣最無法應對的人,也因為應對不了,她總是習慣冷淡面對。

    待蕭季凡走近,她轉回身,準備走回自己的辦公室,就聽到他語氣不太高興的說:“孫律師,見到同事回來你都不打招呼的嗎?”

    看吧,這個男人就是愛找她麻煩!孫詠欣有點頭疼,不過她今天贏了官司,心情很好,就不跟他計較了,再加上有客人在,所以她轉過身,淡淡一笑。

    “蕭律師,你回來了。”不過是打聲招呼,沒什麼。

    只是她打招呼了,蕭季凡自己卻半句話也不吭,一雙黑眸直盯著她,那看起來不太友善,又像是要把人看穿的銳利目光,讓孫詠欣感到不自在,下意識就不想跟他有太多交集。

    以前共事的時候,她就覺得蕭季凡似乎不太喜歡她,她都不知道自己哪裡惹到他了,等離婚之後再回來,這

    樣的情況不但沒有改善,反而變得更嚴重,動不動就愛找她的碴,究竟是因為他瞧不起女人,還是瞧不起她是個離過婚的女人?

    郭安妮在一旁冷眼看著,她發現蕭季凡自走進事務所後,目光便一直在孫詠欣身上,甚至連看她一眼也沒有。

    “蕭律師,我們又見面了。”郭安妮對著蕭季凡露出完美的笑容。

    蕭季凡看了她一眼,隨即向程皓問道:“這個女人是誰?你的新歡?”

    郭安妮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白,她很不高興,卻又掛著虛假的笑容,此刻臉上的表情在蕭季凡看來可笑至極。

    程皓嘴角抽了抽,難得沒了慣有的迷人微笑。“季凡,她是郭安妮律師,上個星期五晚上在酒吧和我們一起喝過酒。”

    上個星期五下班後,他和季凡一起去酒吧喝一杯,郭安妮主動過來攀談,只待了一會兒就走,沒多久他和季凡也先後離開。

    “沒印象。”蕭季凡淡漠說著。

    郭安妮氣悶,從來沒有男人像他這般無視於她的存在,她暗自深吸了口氣,心想,等成為同事以後,她絕對會讓他為她著迷的。

    這時她發現蕭季凡的視線又在孫詠欣身上,讓她無法忍受,孫詠欣到底哪裡好?只不過是被胡家趕出門的棄婦罷了。

    她壓下心中妒火,笑笑的說:“說起來,我和路德的緣分還挺深的,不只上個星期和兩位大律師一起喝酒,去年還處理了孫律師的離婚,對了孫律師,不久前我曾遇見胡夫人,聽她說你的前夫好像準備再婚了,我覺得

    你當初真的不該賭氣拒絕胡家給的贍養費,也許你得辛苦工作好幾十年,才能賺得那一大筆錢,真是太可惜了。”

    孫詠欣不太明白為何郭安妮一直拿她離婚的事做文章,儘管她不想理會,更不想對無關緊要的人解釋自己不拿贍養費的原因,但並不代表她願意當個受氣包,任人踩踏。

    她秀麗的臉蛋堆起淺淺笑意,“郭律師覺得不拿贍養費很可惜嗎?也許對郭律師來說,花男人的錢天經地義,但對我而言,不屬於我的錢,我一毛也不會要。我說完了,抱歉,我還有事要做,先回辦公室了。”說完,她轉身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沒見過比你更蠢的女人!”蕭季凡憤怒地說完後,也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孫詠欣當然有聽到這句話,因為他的音量並不小,而不用回頭她也知道,他說的就是她。

    她知道蕭季凡不喜歡她,可能也瞧不起她,但罵她是蠢女人會不會太過分了?雖然她的確不如他的聰明,但是……

    算了,說起來她的確很笨,不然也不會把一個媽寶說的話當真了,果然愛情讓人眼盲心也盲,不過幸好,她悔悟得不算太晚。

    她無法改變她曾經失婚的事實,那也是她人生的一部分,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在意他人說什麼呢?日子總是要過,一直在意以前發生的事,只會讓自己不痛快。

    最後,孫詠欣什麼話也沒有說,直接關上辦公室的門。

    孫詠欣自以為猜對了一切,卻不知道蕭季凡那句話其實不是針對她說的,但程皓比任何人都清楚,因為蕭季凡邊說還邊用手指著郭安妮,氣得她七竅生煙,美豔的臉龐變成豬肝色,害他差點大笑了,不過他還是很有紳士風度的,只是輕輕的笑了幾聲。

    以前,他總是覺得季凡該改改說話太過直白的缺點,但今天他倒覺得季凡說出了他的心聲。他本來就覺得郭安妮不是個聰明的女人,經過這麼一鬧,更彰顯出她的無知。

    這個女人明裡暗裡說了那麼多,上個星期五還在酒吧跟他們“偶遇”,無非是因為她想進路德工作,但他從沒想過讓她成為路德的一員。

    他不否認郭安妮有些小手段和小聰明,但律師是非常專業的工作,只靠那樣是做不了大事的,他也看得出來郭安妮很瞧不起詠欣,但在他看來,詠欣的聰慧和沉穩比起郭安妮真是勝出太多了。

    最後,不用程皓請郭安妮離開,她自己就氣呼呼的走人了。

    晚上,在高級日式料理店的大包廂裡,眾人開心的吃吃喝喝。

    今天是路德律師事務所每個月的固定聚餐日,這是大家長程皓定下的,身為美食主義者,他希望夥伴們不要只顧著工作,也要懂得享受人生,享用美食。

    孫詠欣心情不錯,和蘇凱淇多喝了幾杯,不一會兒臉蛋便紅紅的,看得出來有幾分醉意,反觀坐在她身旁的蘇凱淇雖然也喝了不少酒,甚至比她喝得還要多,卻仍穩若泰山的吃著東西。

    她搖搖晃晃地起身前往化粧室,出來後,她覺得腦袋熱烘烘的,見到前方有個露天的小庭院,便走了過去,想要消除臉頰上的熱氣。

    孫詠欣抬頭望著那一輪明月,輕輕的笑著。

    再度回到自己既熟悉卻又感到陌生的工作崗位,幾乎可以說一切從頭開始,當時的她其實有點擔心自己無法承擔工作壓力,也怕自己會做不好,讓大家失望,但現在,她很高興自己做到了。

    想到黃奶奶在聽到勝訴後的喜極而泣,她覺得自己可以再次當律師真的是太好了,而且她到現在才知道,自己原來這麼喜歡律師這個工作。

    她輕吐了口氣,覺得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感覺真好,也相信她未來的日子會更好。

    想起郭安妮說前夫即將再婚,她雖然有點訝異,但內心卻沒起什麼波瀾,老實說,若不是郭安妮提起,她幾乎忘了那個人,也忘了那不愉快的婚姻生活。

    她不是像郭安妮說的那樣,為了賭一口氣而不要贍養費,當然更不是希望日後可以複合,相反的,她就是想徹底和前夫斷絕關係,才不要胡家的任何東西,不只是贍養費,也包括了婆家贈送給她的那些結婚首飾,她一樣也不要,斷得乾乾淨淨,從此兩人井水不犯河水,再無糾葛。

    過去那段不堪的婚姻,她只當自己不小心跌了一跤,人總是有跌倒的時候,更何況她身邊還有那麼多關心她的人,事務所的同事們也對她很友善,除了某人以外,不過她不想去在意那傢伙的事,壞了自己此刻的好心情。

    總之,她覺得自己現在過得很充實,不但一點也不感到辛苦,甚至讓她覺得很快樂。

    孫詠欣笑了笑,轉身想走回包廂,想不到酒的後勁卻在這時發作,她頭一暈,整個人往後方倒下,讓人訝異的是,她沒有跌坐在地上,而是跌入一個寬大的懷抱裡。

    她抬眼看向好心抱住她的人——蕭季凡?

    不,不可能,那傢伙討厭她,每次見到他都像是很生氣似的瞪著她,不可能會來扶她的。

    她想從他懷裡站起身,無奈雙腳仍有些不穩,最終身後那雙有力的手臂扶著她,幫她站好。

    “你喝醉了,小心一點。”

    這明明就是蕭季凡低沉悅耳的聲音嘛,雖然跟他處不好,但不可否認,那個男人的聲音挺迷人的,只是她又覺得好像不太一樣,語氣不對,似乎太過……溫和了。

    孫詠欣帶著醉意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但愈想看清就愈看不清楚,只能困惑的問:“你是蕭季凡?”隨即又搖頭,“不對,蕭季凡不可能來扶我。”

    “我為什麼不可能來扶你?”

    “你很討厭我不是嗎?下午還罵我是蠢女人。”雖然她要自己別去在意這件事,但內心還是覺得不太高興。

    “我從來沒有說過我討厭你,還有,下午我說的蠢女人是郭安妮而不是你,不過,你現在看起來的確很蠢。”蕭季凡一手依舊扶住她的手臂,怕她站不穩而摔倒。

    他注意到她起身離開,好一會兒都沒有回到包廂,由於她看起來醉了,他有點擔心的走出來察看,剛好看見她走到這個露天的小庭院,一個人對著天上的明月傻笑,之後見她差點摔倒,他趕忙上前抱住她。

    真是的,明知道自己酒量差,怎麼還喝這麼多?這個女人真的是片刻都教他無法放心。

    孫詠欣有些不明白他的話,明明說那句蠢女人不是在罵她,怎麼後來又說她是蠢女人?

    “算了,就算你真的覺得我是個蠢女人,那也無所謂,今天我心情很好,就不跟你計較了。”她呵呵的笑了起來。既然不明白,那就不要想了。

    “因為什麼事心情好?”

    想起開心的事,孫詠欣來勁了,她歡快的說:“今天勝訴後,黃奶奶激動的都哭了,害我差點也跟著掉淚,我真的很高興自己替黃奶奶打贏官司。”

    她笑得燦爛,讓她白淨純美的臉蛋添了幾分嬌媚,看起來更加迷人,也讓他悸動不已。

    或許旁人會以為她是因為贏了官司而感到高興,不過他知道並不是這樣,她高興的是自己能夠幫到委託人,

    她不在意案子的大小,更不在乎委託人是名人或一般市民,就跟四年前一樣,她的心思依然單純可愛。

    四年前,他因故回到臺灣,在程皓的邀請下進入路德工作,不過,他曾經一度考慮是否要放棄當律師。

    有天下午,他在外面陽臺抽煙,孫詠欣推門走了出來,只顧著講手機的她沒發現陽臺上還有其他人在,當時的她還只是個助理,綁著小馬尾,模樣清新甜美。

    電話似乎是她母親打來的,問她週末要不要去吃飯,她應聲說好,然後說起上午贏得官司的事,她說很高興自己找的資料能幫得上忙,幫受害者贏得正義,她開心的笑著,陽光下,那張嬌美的小臉蛋閃閃發亮,完全吸引了他的目光。

    很多助理會因為幫自己的律師贏得官司而高興,甚至想邀功,可是他看得出來,孫詠欣只是開心幫到了受害者而已,沒有其他太複雜的想法。

    他想著自己雖然幫很多人贏得官司,不過,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他變得急功近利,忘了自己想要當律師的初衷。

    思考一番後,他決定繼續當律師,因為他是真的喜歡這份工作,而從那之後,他開始在意起孫詠欣這個女人,不過當時他們各自有男女朋友,並沒有進一步接觸。

    只是沒多久,他便和遠在美國的前女友分手了,分隔兩地生活雖是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是,他發現自己的心思已經不在對方身上了。

    恢復單身的他,每次見到孫詠欣就莫名的感到生氣,他實在不明白她怎麼會喜歡胡奕廷,他曾見過那個男人幾次,除了是富二代,長相也還不錯外,毫無特色可言,本身也沒有什麼才能,那種傢伙完全配不上她。

    慢慢地,他發現她似乎變得有點怕他,還會刻意避開他,這讓他更不高興,見到她時表情當然就更不好看了。

    後來在她當上律師一年後,便決定離職結婚去,本以為兩人從此再無交集,沒料到她竟離婚了,還再次回到路德工作。

    看她笑臉盈盈的樣子,蕭季凡知道她喝醉了,不然她不會在他面前如此毫無防備的笑著,他忍不住伸手摸著她的臉頰,只見她微愣了下,望著他的表情呆萌又可愛,朝著他笑了笑。

    “你的手好涼。”孫詠欣覺得很熱,那微涼的手心讓她覺得很舒服,微眯起眼睛。

    感覺自己的唇被碰了下,她張開眼,這才發現兩人靠得很近,甚至他的另一隻手不知何時已摸著她另一邊臉頰,雙頰被他的大手捧著,雖然很是清涼舒服,可是似乎哪裡怪怪的……

    對了,她想起來了,她跟蕭季凡從來不曾這麼靠近過。他不是討厭她嗎?怎麼會有這個舉動?

    她想低頭避開蕭季凡的手,可是他卻偏偏把她的臉抬起來,讓她只能看著他。

    “抱歉,剛剛沒有先問就親了你。”

    “啊?”孫詠欣傻了,原來她的感覺沒錯。

    “如果你不喜歡,你可以親回去。”蕭季凡說著。

    “什麼?親回去?”孫詠欣傻眼。“蕭大律師,我都喝醉了你還要欺負我,我現在親回去,待會兒你一生氣不就又要親回來,你以為我有那麼笨嗎?”

    “對,你不笨。”蕭季凡笑了,他都不知道這個女人喝醉了會這麼可愛,見她有些站不穩,大手摟住了她的腰間。

    孫詠欣見他笑了,神情很訝異,“原來你也會笑啊。”他笑起來挺好看的。

    “我當然會笑。”

    “既然會笑,那為什麼你每次見到我,都一臉很生氣的樣子呢?”因為喝醉了,平時不敢問的話就直接問出口了。

    “只要你對我笑,也別一見到我就想避開,那麼我自然就不會生氣了。”說完,看著她困惑的呆樣,他忍不住又在她的紅唇上親了下。

    孫詠欣思考著他話中的意思,結果她都還沒有想明白,他就又親了她,讓她有些呆住。

    她很清楚蕭大律師有多麼討厭她,所以此刻他對她說話溫柔,還會對她笑,甚至還親她的部分肯定是在作夢,不然就是喝醉產生了幻想吧!

    “你討厭我親你嗎?”蕭季凡一手抱住她,讓她靠近自己,一手摸著她的臉頰和唇。

    “嗯?”她討厭嗎?似乎沒有,只是有點訝異。

    “我可以再親你一下嗎?”

    他為什麼還想再親她?孫詠欣腦中想法剛浮現,還沒有做出回應,下一刻,他的唇已經壓下來了。

    孫詠欣以為他會像前兩次那樣稍稍親一下就好,但他這次卻緊緊貼住她的唇,在她還搞不清楚狀況時,溫熱的舌尖就探了過來,她不由得感到心慌,想退開時,蕭季凡似乎早一步察覺她的想法,大手緊摟住她的腰,另一手則壓著她的後腦杓,她根本退不開,只能接受他的吻。

    他吻得霸道又強勢,卻又讓人感覺到溫柔,接著她像是聽見到很大的心跳聲,是他的還是她的呢?

    她本來腦袋就感到有些昏,再加上這個完全不給她說話,甚至是喘氣空間的熱吻,最後,她頭一歪,整個人往他懷裡倒下,意識消失前,她感覺到自己被人緊緊地抱住,然後耳邊傳來低沉的嗓音——

    “孫詠欣,我喜歡你,以後,你別再躲著我了。”

    她有沒有聽錯,蕭季凡竟然說他喜歡她?而且後面那句話,為什麼聽起來像是請求呢?他明明是那麼自傲的男人呀……

    手機的來電鈴聲響起,驚擾了正在睡覺的孫詠欣,不過她只是動了下身體就繼續睡,很快音樂聲就沒了。

    過了一會兒,手機再度響起,這次,孫詠欣微微張開眼睛,伸手拿起放在床旁小桌子上的手機,是蘇凱淇打來的。

    “詠欣,你還在睡覺嗎?抱歉,我吵醒你了。”

    “學姊,沒關係,現在幾點了?”她緩緩爬起身來。

    “已經十一點半了,我是想問你,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餐?”

    “十一點半了?沒想到我居然睡到這麼晚……學姊,我們一起去吃午餐,不過請給我一點時間。”

    “嗯,那半小時後我們在樓下大廳見。”

    “好。”

    孫詠欣掛斷電話,將手機放回桌上,表情有些茫然,完全不記得昨晚發生的事了,連她何時回到租屋處也一點印象都沒有。

    看來下次不能再貪杯了。

    掀開被子,孫詠欣下床走進浴室,邊刷牙邊想著等會兒再問問蘇凱淇好了,她猜應該是學姊送她回來的,不

    知道有沒有給學姊添麻煩。

    學姊真的幫了她很多,一年前她決定離婚後不僅幫她找房子,等房東答應出租,學姊還請了清潔公司來打掃,甚至在她出院當天載她去新的租屋處,幾日後她正式向前夫提出離婚,學姊更陪著她回胡家打包行李,再度展開一個人的生活。

    她小學四年級的時候父親因病過世,剩她和媽媽相依為命,她大一那年媽媽和紀叔叔再婚,由於紀叔叔家的空間不大,再加上有年邁的雙親跟女兒,所以媽媽再婚後她便一個人獨自租屋生活,並沒有不適應的問題。

    在心裡又感謝了蘇凱淇一遍後,她開始回想想昨晚發生的事,她應該沒有喝那麼醉,不可能都忘光光吧!

    她還記得自己中途去了趟化粧室,後來走去一個小庭院,之後好像在那裡遇見蕭季凡,還跟他說了不少話。

    等等,她跟蕭季凡說了不少話?

    孫詠欣覺得不太可能,蕭季凡怎麼可能主動過來跟她說話呢?可是她記憶中的那個人就真的是蕭季凡啊!

    她揉了下太陽穴,繼續努力的想。

    漱了口,她拿起旁邊乾淨的毛巾擦嘴,忽地停下動作,摸著自己的雙唇。

    昨晚好像有人吻了她,那個吻很熾熱,令她覺得快要喘不過氣,心也跳得飛快……不是吧,她昨晚真的被一個男人吻了?

    孫詠欣愈想愈心驚,因為她發現在回憶中,她似乎只跟蕭季凡說過話,那麼,是蕭季凡他……

    不!不可能!蕭季凡怎麼可能會吻她?

    用力的深呼吸,她剛剛一定是太過緊張了,導致思緒有點混亂,也許是自己記錯了,根本就沒有誰吻了她這種事,對!沒錯,是她想太多了。

    孫詠欣決定不再胡思亂想下去,她快速沖了個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後出門去找學姊。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媽媽的忠告

    米樂小的時候,看到媽媽穿著緊身的內衣,很像馬甲,不過樣式沒有現在這麼新潮性感就是了,然後還穿束褲,只覺得穿這樣不會很難受嗎?而且冬天還好,夏天應該很不好受吧!

    媽媽只淡淡的說,女人生完孩子就得穿緊身內衣。米樂印象里,媽媽這一穿至少穿了二十年以上,毅力堅強。

    然後最近,米樂覺得自己**肉有點松松的,還有點下垂,好像連胸部也……

    欸!再看看我家媽媽,盡管現在已經變成老媽了,但**是翹的,胸部是挺的,就算腹部有點肉,也沒有一絲的松垮,真是要命,原來穿緊身衣褲還是有效果的,那麼米樂現在穿還來得及嗎?救得回有點松松下垂的肉嗎?

    丙然,世上只有懶女人,沒有丑女人。

    之前米樂本來想去看《我就要你好好的》這部電影,簡介說故事男主角是個高富帥,不過因為一場車禍而癱瘓了,女主角則是個熱情溫暖的看護,男主角決定要安樂死,這讓他的雙親很傷心,他們很想改變男主角的決定,而女主角的到來帶給男主角不少歡樂的時光。

    不過後來看到某個電影評論,男主角最後還是……米樂不想劇透(喂!已經劇透了好嗎?)我想等發行了DVD,再去借回來看好了,近來米樂不太想看太過悲傷的電影,上次在電影台看了《捉妖記》,挺歡樂可愛的

    一部電影,可能已經不少人看過了,但因為看完心情愉快,所以還是推一下。

    話題回到新書,因為男女主角的職業是律師,而且是在同一間律師事務所工作,因此米樂去查了下台灣目前最知名且規模最大的律師事務所,律師人數超過百人,雇員則有八百人,而且有不少律師都是留美的,擁有美國律師執照,這樣的律師團隊能不知名嗎?所以米樂也來設定個最強律師事務所,嘿嘿。

    新書上架,希望各位讀者大大們會喜歡,感恩!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x

TOP

:)

TOP

謝謝分享

TOP

3Q

TOP

thx

TOP

謝謝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