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好女不吃回頭草》


出版日期:2017-09-19

初遇時,男人愛了不會說,不想愛卻不放手;
再見時,女人嘴上說不愛,卻忘不了這男人。

女人這輩子最怕什麼,不外乎自己的男人提分手,  更怕分手就算了,
卻還得天天見面,假裝沒事。  喬西西初戀時,她愛的齊白很帥氣,
還很寵她,  她以為這輩子會一直愛這男人,可惜,她愛他,  他卻一走了之。
只是分都分了幾年,她早不稀罕了,  誰知她媽再婚,繼子卻是齊白。
喬西西有自知之明,  男人不愛她,她不會死纏爛打,沒想到,  再見面,
齊白這男人卻不想放過她。他說,  他對她有欲望,見她一次就想撲倒一次,
哪個男人想打她主意,他見一次就揍一次。
這麼強勢又不講理的霸道,喬西西傻眼了,  當初分手是他提的,
憑什麼現在她得乖乖跟他復合?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喬西西剛下了班,回到家裡,便看到早上出門還是亂糟糟的屋子變得很乾淨、整齊,她看著鞋櫃旁的一雙高跟鞋,唇角翹了翹。她一邊換鞋,一邊往裡瞧,看看能不能活捉一個田螺姑娘。聽到廚房裡的動靜,她笑著小聲走進廚房。

    廚房的流理台前是一個五官一般,氣質溫和的婦女,她笑著上前抱住女子的腰,撒嬌地喊了一聲,「媽!」

    喬母回頭瞪了她一眼,「走路都沒有聲音的啊?嚇得我手裡這盤糖醋排骨差點失敗了。」

    喬西西賊賊地一笑,「從小到大你都被我嚇到大,早就練就了金剛不壞之身了。」

    「臭丫頭!」喬母無奈地輕罵一句,將剛出爐的糖醋排骨盛好,轉身輕點了一下她的頭,「去洗手吃飯了。」

    「好。」喬西西歡呼一聲便去洗手間洗手了,今天上班上得比狗還累,回家還以為要自己動手做飯菜,沒想到喬母已經做好飯菜等她了,她實在太幸福了。

    喬西西洗了手,便幫喬母擺筷子,桌上已經擺好了三道菜,素炒青菜、五香牛肉湯、糖醋排骨。

    喬西西聞著飯香,一臉的滿足,接過喬母遞過來的白米飯,先吃了一口糖醋排骨,又吃了一口飯,好吃得舌頭都要吞進肚子裡了。

    喬母看她吃得快又狠的模樣,不禁道「慢慢吃,又不跟你搶。」

    「嗯嗯。」喬西西點著頭,可是速度沒有慢下來,臉上那餓了三天三夜的神情令喬母搖了搖頭。

    喬西西吃了一碗半的飯,滿足地摸了摸鼓起如小山似的肚子,「還是媽做的飯菜最好吃。」

    喬母又給她舀了一碗五香牛肉湯,「再喝一碗湯,熬了很久,補補身子。」

    喬西西雖然肚子已經飽到要撐壞了,還是乖乖地小口小口地喝著,「喝不完冰起來,明天熱了再喝。」

    「教你不要一個人住在臺北了,你偏不聽。」喬母心疼地說。

    喬西西今年二十七歲,大學畢業之後就在臺北工作,現在在一間小公司做會計,雖然工作累了些,但是薪水還不錯。她在外面租了公寓,坐捷運去上班要坐四站,離公司並不遠。她單身貴族一個人,一人吃飽,全家不愁。

    喬父在喬西西四歲的時候就跟喬母離婚了,她跟在喬母身邊,在未成年前,喬父每個月會匯一筆贍養費過來。而喬母在台中當一名老師,生活並不富裕,但也不拮据。

    喬父在喬西西八歲的時候又結婚了,父親這個人在喬西西的生活中扮演著不是很重要的角色。而喬母並沒有再婚的打算,獨居了二十三年。

    喬西西每個月都會匯家用給喬母,不過喬母沒用,只存起來說是以後等她結婚用。

    「媽,你怎麼過來了?」喬西西吃飽喝足了,智商上線。她覺得奇怪,以往喬母都會提前打一通電話過來的。

    喬母在喬西西十八歲的時候決定不當老師了,轉而開了一家小花店。喬母喜愛花花草草,所以開花店一直是喬母的願望,平日裡喬母都捨不得離開花店,就怕花店的工讀生不細心,沒照顧好花草。

    但喬母雷打不動地每月都會來喬西西這裡,煲湯給她喝,就怕她一個人在外面沒吃好,所以說,她比喬母心中的花草還是要重要些的。喬西西俏皮地想。

    在喬西西疑惑的目光下,喬母保養得不錯的肌膚竟然染上了一層粉紅色,喬西西可疑地眯起了眼睛,這副模樣怎麼看起來都像是……談戀愛。

    「西西,媽媽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媽媽認識了一個人嗎?」喬母將頭髮攏到肩後,一臉的不好意思。

    「是啊,我知道,媽媽說他人很好,很不錯,可以當知心朋友。」喬西西點頭道,其實她當時心中很不屑,哪有男女能成為純粹的朋友呢,那個人一定對她媽有想法。

    喬母雖然不是很漂亮,但是氣質很好,讓人賞心悅目,在喬西西有意識以來,想追喬母的人還不少,可喬母沒動心。喬西西並不反對喬母找一個物件,畢竟喬母年紀大了,也需要有人照顧她、陪伴她。

    「那個……」喬母臉上的紅暈更深,「其實他比當朋友更適合……」

    「當男朋友?」喬西西一點也不意外,還贊同地說「媽,有空讓我跟叔叔見一面吧,我也看看那個人怎麼樣。」

    喬母垂下了臉,「不是。」

    「嗯?」喬西西覺得自己看人還滿准的,可是喬母說不是,那喬母幹嘛這麼害羞啊?

    「那個人跟媽媽求婚了。」

    喬西西張嘴,「媽,太、太快了吧?」

    「媽媽也答應了。」

    喬西西簡直晴天霹靂。不是吧,她還沒作好準備啊!

    豪華的包廂裡,喬西西看著對面的男女,郎才女貌,那位齊先生模樣生得很好,雖然現在看上去有些老,但是年輕的時候一定是一個大帥哥。

    喬西西看著齊先生,不知道為何,腦海裡多了另一張俊臉,她臉色一黑,將那張俊臉在腦海裡狠狠打散。真是見鬼了,怎麼會想到他?

    但是,齊先生的丹鳳眼實在跟他很像啊……喬西西搖了搖頭,揮開這個想法。

    「西西,這裡的菜不好吃?」齊先生溫柔地問。

    喬西西搖頭,「不是、不是。」

    齊先生笑咪咪地說「那你想吃什麼?我們再點。」

    「不用了,齊叔叔,這些菜都吃不完了。」喬西西懂事地拒絕。

    「西西真是一個好孩子。」齊先生看起來很喜歡喬西西,「沒有女兒一直是我的遺憾,還好以後就有了。」

    聽齊先生的話,喬西西瞬間不好意思了,她有可能無法滿足齊先生對有女兒的憧憬,畢竟她這麼大了,不可能像小女孩一樣撒嬌。

    喬西西對齊先生的第一印象很好,這個人斯文、儒雅,原來的妻子在十年前出了車禍去世。聽喬母說,齊先生自己有公司,貌似規模很大,而齊先生也挺有錢的,她不用擔心喬母以後的生活。

    至於齊先生對喬母,那個態度真是很殷勤,兩個人儼然是一副熱戀的模樣。喬西西心中有些失落,喬母找到了歸宿,她開心歸開心,可突然覺得媽媽以後得分一半給別人,真的有些難受。

    聽齊先生說,他有一個兒子,一直在美國,近期不打算回來,不過齊先生結婚的時候,他兒子會回來一趟。

    喬西西松了一口氣,一下子多了一個爸爸和一個哥哥,實在很奇怪,還好那位哥哥以後不在臺北,她不用太尷尬。

    等三人吃完飯,齊先生就送她們回家了。一回家,喬西西拉著喬母說「媽,齊叔叔很有錢吧?」

    「嗯,應該吧。」喬母迷糊地說。

    「那我不用改姓吧?」

    喬母想了想,「西西,你怎麼想的?」

    「齊叔叔有個兒子了,我也不想分齊叔叔的家產,如果改姓就不好了,我還是做喬西西的好。」

    喬母心中感歎,摸摸她的頭,「西西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其實媽也沒想到會再婚。」喬母一臉的笑容,「不過人對了,什麼事情都不一定。」

    「媽,你要幸福哦。」喬西西撲進喬母的懷裡,嬌聲道。

    「嗯。」

    三個月後,喬母與齊先生的婚禮在一間五星級飯店裡舉行,並沒有很鋪張,只請了雙方親朋好友一起吃飯。

    喬母穿著大紅色中式旗袍,喬西西則是淡粉色的旗袍,兩人在休息室裡休息。

    「西西,累不累?」

    「不會啦。」喬西西搖頭。

    喬母的眼睛落在喬西西腳上的高跟鞋上,「腳不疼?」

    「不疼。」喬西西搖搖頭。她不習慣穿高跟鞋,雖然穿得有些不舒適,可她倒沒有覺得疼,「對了,齊叔叔的兒子什麼時候過來?」

    「哦,聽說下了飛機就馬上過來。」喬母說。

    喬西西點點頭,這時門上傳來一陣規律的敲門聲,齊先生走了進來,「準備好了嗎?」

    「好了。」喬母羞澀地站起來,將手挽在齊先生的手臂裡。

    喬西西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他們兩人在前面走,她則是跟在身後。這場宴會也沒什麼大講究,畢竟他們兩人的歲數都不小了,二婚自然要低調。

    齊先生攬著喬母,帶著喬西西一桌一桌地敬酒,順便介紹喬母和喬西西。等一圈介紹下來,有一個熟人好奇地問「小齊先生呢?」

    齊先生聽到這個稱呼,啼笑皆非,有禮地說:「在路上了。」

    這時,一道清冷的嗓音傳了過來,「爸。」

    齊先生轉身,看著高大、英俊的兒子,牽著喬母過去,另一手則是揮向了兒子的手臂上,「你個臭小子!」齊先生顯然很開心,哈哈大笑,「這是你喬阿姨,以後就是你媽了。」

    男人應道:「媽。」

    「這是你妹妹。」齊先生轉身指著站在後面差點被人淹沒的喬西西,「喬西西。」

    喬西西終於有機會看到傳說中的小齊先生了,她睜大了眼睛,唇角掛著甜美的微笑,心想怎麼也不能拖累了喬母的形象,畢竟喬母嫁過去是做繼母。

    然而,事與願違。喬西西手裡的玻璃杯咯當一聲掉在了地上,玻璃杯裡的香檳淺淺地淌在地上,她彷佛沒有感覺地看著前面的男人,怎麼會是他!喬西西想,這一輩她最無法忘記的人一定是前面這個男人,齊白。

    那道頎長的身影突然走到她的面前,大掌如烙鐵般牽住她的手腕,在她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他聲音涼涼地對著周圍人說「妹妹真是太不小心,我帶她去處理一下。」

    妹妹?喬西西聽出他語氣中的嘲弄,臉一陣青、一陣白,她未及拒絕就被他使巧勁地帶走了。

    齊白沒有帶喬西西去休息室,直接去了飯店的總統套房,這個總統套房是他每年回臺北居住的地方,他習慣住飯店,方便又無拘束。

    電梯當地一下到達了最高層,他拉著她的手出了電梯,另一手從口袋裡摸出一張卡刷開了門。

    啪的一聲,門關上,他手一松,也不管身後她的反應,逕自走到了酒櫃旁,從裡面挑了一瓶威士卡,拿了玻璃杯,又加了冰塊,威士卡倒入,琥珀色的顏色在玻璃杯裡沉沉浮浮。

    喬西西因他猝不及防的鬆手,絆倒在了地毯上,純白色的羊毛毯緩解了她摔下時的疼痛,她狼狽地跌在了他的面前。

    這個人!她恨得咬牙切齒,猛地抬頭,便對上一雙沒有情緒的眼眸,她的心裡一下子無底了。

    喬西西站了起來,伸手拉了拉旗袍,這時才發現旗袍上染著淡淡的香檳,而她的小腿上有著細細的紅痕,興許是玻璃杯碎掉時被濺起的碎片割到的,倒是不疼,就是看著有些恐怖。

    「好久不見了,西西。」

    一股冷意從她的心底處泛起,她不經意地抱緊了裸露在外的雙臂,粉嫩的唇輕輕地上下磕碰。

    「怎麼不說話?」齊白一口氣喝掉了威士卡,重重地將玻璃杯放在桌子上,高高在上地看著她,「妹妹。」

    喬西西覺得自己更冷了,她真的沒想過她會再遇到他。好吧,臺灣也不大,要遇到也不是不可能,可她怎麼也沒想到,再相遇的時候,他們成了有關係的人。齊白,她的初戀。如今,她的哥哥!

    喬西西真的有一種想用力地將腦袋撞一撞牆壁的衝動,也許撞一撞,她便能發現一切都是夢。

    她身上的旗袍是改良的,下身是蓬蓬裙,上身則是規矩的旗袍樣式,隨著她呼吸的每一瞬,一個一個精緻的盤扣彷佛活過來一樣上下起伏著,胸口處若隱若現,可以看到她白皙的胸。

    齊白的目光放肆、大膽,她神經再粗都沒法忽略,她忍不住地伸手捂了捂胸口,「我、我不知道你是齊叔叔的兒子。」雖然她看到齊先生的時候想到了齊白,但怎麼可能有這麼巧的事情呢?所以她沒有放在心上,可偏偏這麼巧!

    喬西西深吸一口氣,努力鎮定地看著他,「我剛剛才知道你是齊叔叔的兒子。」也是以後她的家人,她的哥哥。

    她不由得在心裡罵了一聲,有沒有搞錯!老天爺,要開這種惡劣的玩笑,讓她的初戀當她的哥哥,這麼戲劇性的事情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喬西西輕輕地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她不可能去破壞喬母的愛情、婚姻,好不容易喬母找到幸福,她不可能因為要跟初戀成一家人而開口要喬母放棄。

    喬母的性格很堅貞,也很固執,如果不是喜歡的,別說是結婚,談戀愛也不可能。說句難聽的,簡直就是鐵樹開花了,這麼難得、可貴的感情,她還真的做不出來讓喬母和齊叔叔分手的事情。所以,不管是一開始知道齊白是齊叔叔的兒子,還是在最後一刻知道,似乎命運在一開始就定好了。

    唯一慶倖的是,齊叔叔說過,齊白長年待在美國,不回臺灣,她忍一忍也就過去了。

    齊白漫步走到喬西西的前面。他高中畢業的時候比她高半個頭,現在她穿著高跟鞋,他卻還比她高,估計在國外又長高了吧。

    落地窗外的夜景灑進來,他的神情看不清,那色彩斑斕的霓虹燈彷佛彩虹的羽翼般插在他的背後,令他宛若黑天使般神秘莫測。

    「你該不會真的想當我的妹妹吧?」他冷笑,獨特的嗓音透著濃濃的揶揄。

    喬西西能感受到他那無處不在的鄙視目光,她努力地握緊拳頭。這個人哪裡來的優越感,難道齊叔叔和喬母的婚禮是她想阻止就阻止的?她目露凶光,「你該不會是想阻止吧?」

    「喬阿姨,哦,不對,我該叫她媽才是。」齊白相當上道地說「看著她倒不錯,再說我爸很喜歡。」

    喬西西放鬆了身體,正要抬頭,投射在臉上的陰影猛地從頭到腳地籠罩著她,她嚇得往後一退,背脊抵在了牆壁上。她睜著一雙無辜的水眸,在黑夜裡凝視那雙邪魅的鳳眼。她輕輕地吞了吞口水,「齊白,既然如此,希望我們能好好相處。」

    齊白笑了,淺淺的笑聲在空氣裡回蕩,笑聲中的嘲弄韻味悠悠綿長,弄得她俏臉一紅,不知道她剛才說了什麼惹來了他的笑。她都一笑泯恩仇,當初分手的事情也努力不去想,好好跟他相處,他還有什麼不滿的?

    骨節分明的手指捏著她的下頷,逼著她抬頭看他,齊白細長的眼仔細地打量著她。幾年不見,青澀的果子如今變得豐潤、盈滿,令人情不自禁地想去採摘。

    「你該不會以為我們能當好兄妹吧?」

    喬西西想也沒想,「呸!」誰跟他是兄妹,「我們井水不犯河水,有人的時候裝一裝就好了。」她還真的沒有心思跟他做真正的好兄妹,太假了。

    「哦,原來你是這樣的表裡不一。」齊白的唇角帶著邪佞的笑容,「不過,你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嘖嘖,這已經上升到人身攻擊了。喬西西眼神不善地盯著他,「你到底想怎麼樣!」

    「沒怎麼樣。」齊白笑了,「只要你不是真心想當我妹妹就好了,我可沒有你這麼大的妹妹。」

    這話真的是怎麼聽怎麼不爽啊。喬西西陰著臉,啪地一下揮開了他的手,「那真是不好意思,雖然我們偶爾要假裝兄妹,可在別人看來,我們就是兄妹啊。」

    聽他那一點也不想跟她做兄妹的口吻,她肚子裡很惱火,誰願意跟他坦誠地做一對兄妹,可他這副模樣真的令她很生氣。他以為他很了不起啊,誰願意當他妹妹啊?要不是她媽媽看上了齊先生,恰好齊先生是他爸,誰願意給他做妹妹啊?

    喬西西往旁邊一扭,整個人便脫離了他的掌控,水亮亮的眼裡染著火焰,氣勢洶洶地往外走,她的手剛碰到門把,一隻大掌穿過她的耳後,啪地一下壓在門上。

    隨之而來是他寬厚的胸膛,以及不可言喻的熱度。喬西西似被燙著了一樣,啊的一聲被齊白狠狠地拉過身,下一刻背脊被他用力地摁在了門上,冰冷、堅硬的門弄得她的背一陣生疼。

    身後的冰冷形成鮮明對比是她眼前的火熱,他的胸膛如火熱的網般四面八方地將她拘在了懷裡,她一抬頭,一抹軟軟、炙熱的感覺轉瞬印在她的唇上。

    喬西西眼睛呆滯地看著近在咫尺的俊臉,這張俊臉離她很近,她不僅看得清楚,還能感受到他呼出的炙熱氣息,她的心跳啪啪地響起。

    他就跟一個土匪一樣,抓著她的手往她的頭頂一放,將她困在他的懷裡,薄唇肆無忌憚地撩開她的唇,蠻橫地鑽入她的唇內,沒有絲毫的柔情,沒有多餘的曖昧,就是簡單、粗暴的一個吻。

    喬西西的眼不爭氣地紅了,被齊白這樣對待,就像她是他的玩物一樣。她生氣地用腳踢他的下身,被他火眼金睛看穿,他的膝蓋用力地頂在她的大腿上,疼!她的小臉皺成了一團。不僅僅是疼,還有無法反抗的無奈,悲傷欲絕,好像她是他砧板上的魚,活蹦亂跳,卻怎麼也避不開懸在她上方的菜刀。

    「嗯嗯!」喬西西發出困獸般的聲音,小腦袋用力地掙扎,粉嫩的唇被他磨得似乎要破了,沒有血味,卻生出火辣辣的痛感。

    直到她的呼吸都被他掠奪了,齊白才鬆開她,她就如斷線的人偶,啪地一下摔在了地上。她用力地呼吸著,唇角能嚐到眼淚的苦澀味。

    頭頂上響著齊白帶著喘息的低沉嗓音,「喬西西,有哥哥會這麼寵愛妹妹嗎?」

    喬西西渾身一顫,身體猶如掉進了冰窟裡,冷得她臉色發白。他又說道「你的吻比起以前來說,真的是退步不少啊,呵。」

    臉上的淚水戛然而止,她抖著肩膀,兇狠地抬頭看他,「齊白,不是我退步,而是你算什麼東西!以前你是我男朋友,我愛對你有多熱情就有多熱情,現在你是我哥哥。」她惡意地加重哥哥這個稱呼,她發現,他非常地討厭他們成了兄妹,她真想笑,弄得她很想當他妹妹一樣。

    齊白長長的手臂一把抓起她的肩膀,將她定在門板上,黑夜中,平日悠閒、優雅的鳳眼此刻有怒火燃燒著,「喬西西!」

    「怎麼樣?」喬西西仰著下頷,磨著牙,彷佛在思考要咬下他哪一塊肉才能報仇。

    叮鈴。齊白的手機響了,他的神情一下子冷了下來,空著的手摸出了手機,兩眼冰冷冷地凝視她,沒有移開,「喂?」

    「阿白,西西怎麼樣了?」那頭是齊先生的聲音。

    齊白的唇角彎起冷酷的弧度,「小腿上有些割傷,衣服髒了,我讓人去拿新衣服了。」

    「哦,好、好,慢慢來,宴會一時半會不會散,你們弄好了再下來,不用急。」齊先生吩咐道。

    「知道了。」齊白將手機掛掉,隨意地放在一旁的矮櫃上,他的黑眸裡閃爍著森森的光芒。

    喬西西幾不可見地顫了一下,總覺得他那一眼裡的含義很可怕,但她即刻挺直了背。沒什麼好怕的,她一個大活人,他還能吃了她不成?

    齊白微微笑了,那揚起的弧度就跟英國紳士那完美的笑容一樣,下一刻完美的面具脫落,他猙獰地說「聽到了?我們的時間很充足。」他們的時間很充足,他們要好好地培養一下「兄妹之情」呢。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金晶

    又見面啦。

    終于要到夏天的尾巴了,從古代穿回了現代,真的好幸福啊,古代的女生真的太慘了,不僅沒有衛生棉,沒有雪糕,更沒有冷氣,真是世界上最慘的事情啊。

    如果給一個穿越的機會,再給一個金手指,也不要去古代,還是窩在現代好好地做一個普通人好。

    之前一直在寫古代女生,覺得她們的生活太單調了,哪有我們幸福嘛,我們可以上網、看電視劇、看小說,還可以shopping,這才是開心的人生啊。

    某晶的生活哲理就是,開開心心最重要,希望你們看這本小說的時候也能開心哦。

    下一本我們再見~~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TOP

thx

TOP

Great!!!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谢谢了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TOP

啊啊
:))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