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余宛宛《宅神謀妻》


出版日期:2017-05-10

她知道自己欠他一個解釋——
四年前她當著眾人的面重傷了他的自尊心。
雖是一出不得不演的狠心戲,畢竟傷害已造成;
可比起那更殘忍的真相,她寧願他只承受戀情失常的痛。
原以為分手後今生不會再見——她搬離,他回美國;
沒想到竟會在醫院急診室看到他,著急心疼之余又害怕他追問當年事;
想避開,偏是不忍見他受傷又鬧胃疼,就這樣一步步走進他生活中。
喜見他獨立創業成功,只是,她不可能與他復合,
因為不願當年讓她提出分手的兩個秘密傷他更重。
秘密守不住了嗎?他……
原來,他有心理學家獻策,APP+苦肉計……


第一章

    江心正常的一天就像今日——

    早上七點前,吃完兩份早餐後出門搭公車。

    七點二十五分抵達醫院急診室,立刻與大夜班護理師辦理“點班”——交接醫療器材;從剪刀到幫浦、針劑到藥丸,還有今日急診室共十三床病人的狀況。

    然後,江心開始忙碌於測血糖、換點滴、協助病人檢查、執行醫囑等等諸事,等到能夠停下來喘口氣時,通常已經是下午一、兩點了。所以,如果沒有那兩份早餐的卡路里支撐,江心想,她可能早就不支倒地了。

    “江心,幫我一下。”同事兼室友的鄒小米對她比了個要去洗手間的手勢。江心點頭,坐到了檢傷站,替急診室的新病人做檢傷分類。

    急診室的看診順序是依照危及生命的程度排行的;就江心看來,今天的病患個個行動自如,有的甚至還能對著手機大吼大叫,看來呼吸道也很暢通,沒什麼大礙。

    喔咿喔咿喔咿喔咿——江心的屁股還沒坐熱,急診室外頭就傳來了救護車的警鈴聲。

    “六十歲男子,工作中從二樓摔下,意識改變,昏迷中。”接電話的護理師大聲通報著救護車上救護技術員的通知。“CPR區!”

    下一秒,急診室的雙門被推開,患者被推進來,江心和同事馬上沖了過去——

    江心上前幫患者裝好心電圖監視器、插了鼻導管;同事則在同時抽好血、也吊好了點滴。然後,病人被送到電腦斷層區。

    半小時後,急診室又來了一個被機器絞斷手臂的患者,醫護人員再度陷人另一波忙碌。等到江心想起肚子很餓很餓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半了。

    逮到空檔的江心,沖到休息室,拿起便當在十分鐘內吞食完畢,然後再回到急診室處理病歷。

    “喂,明天晚上的聯誼要不要去?剛才我朋友發通知,說少一個女生。”鄒小米挨到江心旁邊說悄悄話。

    “不要。”江心揚起黑白分明的圓眸,搖頭拒絕。

    “唉唷!為什麼又不要?這次的貨色很好。”鄒小米一臉奇怪地看著她。

    “沒興趣。”江心繼續搖頭。

    “為什麼?一個人窩在家裡看電視有比較快樂嗎?”

    江心點頭如搗蒜,水眸閃著光芒。“對對對!不用花時間打扮,不用對不認識的人假笑,不用回答一些興趣嗜好等等的無聊問題……”

    鄒小米雙臂交握在胸前,看著這個長了張瓜子小臉、左看右看都是眉清目秀的江心,忍不住扯了下這傢伙的短馬尾。

    “你七老八十了哦?幹嘛這麼早就放棄愛情?”鄒小米說。

    “愛情很重要嗎?過得好比較重要吧。”江心說。

    “嘖嘖嘖,這話能不能在你開始更年期症狀之後再來說?想你不過二十六歲,幹嘛放棄從此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美夢啊……”

    “誰說放棄愛情,就沒有幸福快樂的日子?”

    正當江心雙手叉腰,準備跟鄒小米好好理論一番時,一種被人注視的感覺讓她抬頭朝急診室大門邊的落地窗玻璃看去——

    大門邊,沒人在看她,只有一個快步離開的男人背影。江心身子驀然一震,竟不由自主地起身。

    “我出去一下。”

    聲未落,人已飛步奔出急診室。

    然則,此時馬路上除了行人之外,再也不見剛才那個讓她如遭雷擊的修長背影了。她又左右張望了一會之後,這才死心地低頭往回走。

    是她眼花吧!“他”怎麼會在臺灣呢。

    況且,就算是“他”,她沖出來又能怎樣?真的碰面了,是要跟他說什麼?晚安?好久不見?要不要給我一巴掌?

    江心頹著肩走回急診室。

    “你剛才出去做什麼?是看到誰了?”鄒小米嗅到八卦氣息,挨近了她。

    “見鬼嘍。”江心擠出笑容。

    “騙鬼啦!誰看到鬼會像看到偶像一樣跑那麼快!”鄒小米打了她一下,故意壓低聲音說道:“老實說,你到底看到了誰……”

    “我誰也沒看到。”

    “嘖嘖嘖,瞧瞧你此時枯萎的神色,根本就很需要愛情的滋潤,還是乖乖跟我去聯誼吧!”

    “第二床要打止痛劑。”醫生的吩咐打斷了鄒小米的話。鄒小米點頭,立刻離開。

    江心松了口氣,繼續低頭和工作奮戰。

    這些年她過得很平靜,最好一輩子都能這樣下去。她的人生不需要愛情,她只願能夠好好過生活、只願她愛賭博的爸爸不要再欠下賭債,至於其它的事,都不重要。

    反正,那種驚心動魄的愛情,她在年輕時已經歷過,現在連回憶都不敢。說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也無所謂,她只希望——

    再也不要為誰傷心流淚、牽腸掛肚了。那真的太苦了!

    晚上八點半,江心回到租來的二房二廳公寓後,攤在客廳沙發裡和大學死黨楊美玲互通LINE。

    “這次同學會由本人主辦,你膽敢不來試試看。”楊美玲在LINE裡說。

    “我本來就興趣缺缺,現在還要我攜伴參加,根本就是強人所難啊啊啊啊……”江心回傳。

    “你的個性我還不知道嗎!如果我不這樣相逼,你會去找伴嗎?你發誓,一定會來同學會,否則我結婚你就別來。”

    “犯得著這麼狠嗎?”江心邊回,然後傳了張鬼臉圖。

    “犯得著。啊,我,男人回來了,老娘要去假裝賢妻了。”

    “去吧!”

    江心笑著關掉LINE,把腳丫往沙發扶手上一抬。

    能怪她不想去同學會嗎?面對不熟的同學,還能聊什麼?聊誰的工作賺得多、誰的婚姻怎麼樣、誰的孩子成續功課如何如何……那些她統統都沒有興趣,那她參加同學會做什麼?

    浪費錢。

    要知道,有一個賭徒老爸,所有能省的錢,她都不會亂花。畢竟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一輩子都在努力累積安全感,而她爸爸則是一輩子賭性堅強。

    當然,她也曾經以為自己的世界可以完全不同,因為那時的她正在談戀愛,生平頭一回知道活著可以那麼開心、頭一回知道被人惦記著的感覺是那麼的美好。

    只是,不屬於她的,終究不屬於她。

    她沒遺憾,也沒怨恨,甚至很滿足曾經擁有過那段時光,只是不敢再去回想。要不是今天在醫院門口看到那個相似的背影,她是真的沒再去想過“他”了。

    因為每回憶一次,都是心如刀割啊。

    停!不許再想了,停!江心在腦中對自己下指令。

    事實上,經過多年的訓練,她已經真的可以說不想就不想了。她很實際,關於那些和生活無關的風花雪月,她可以一概不理。

    “江心,大事不妙了!”室友鄒小米從房間裡竄了出來。

    江心神色一正,一把抓住鄒小米的手問道:“我爸又打電話跟你借錢?”

    “沒有。他上次打來,一說要借錢,我就開始念心經給他聽,念到他掛電話為止。”鄒小米得意地說。

    “那還有什麼大事不妙?”江心不敢掉以輕心,屏氣凝神地看著她。

    “我剛才用‘你今天好嗎?’那個APP替你抽了個簽,它說你大難臨頭……”

    “鄒小米!”

    江心朝鄒小米瞪去,瞪得她躲到了沙發後。

    “我不是跟你說過一百次,不要再幫我抽籤了嗎!”江心從齒縫擠出話來,氣到耳朵都泛紅了。

    “阿……我就一時沒忍住嘛。”鄒小米扁著嘴,雙手合十地做著求饒的動作。

    “你也知道自從住我們樓上的劉乙柔介紹了這個APP之後,我一直覺得很准,出門進門都要占……”

    “閉嘴!我什麼都不想聽。”

    因為鄒小米這傢伙替她抽的簽向來都是好的不靈壞的靈。

    她原本是不信這些的,但凡鄒小米替她抽到破財的簽,她那幾天就一定會有大型物品故障,上至機車、下至電腦,無一倖免。又例如鄒小米如果替她抽到“諸事不順”,她要上班前就會被卡在公寓一樓大門內,怎麼樣也開不了門。

    所以,她已經鄭重警告過鄒小米,不要再用“你今天好嗎?”APP抽籤來詛咒她。

    “我原本只是要替自己卜卦的,可能是沒睡飽,一個恍神就習慣性輸入了你的名字。”鄒小米扁著嘴說:“誰知道居然出現一個下下簽,所以我才說大事不妙啊。”

    “無常跟明天不知道哪個會先來,這種沒頭沒腦掉下來的詛咒,我不想管啦!”江心橫眉豎目地說。

    “唉呀!你不要這麼悲觀嘛,我們可以未雨綢繆啊。簽詩裡有建議兩個化解絕招。第一個是參加活動,人多的地方陽氣旺,去了就能逢凶化吉。第二個保證能化解惡運的終極絕招就是……”鄒小米故意壓低聲音,製造懸疑氣氛。

    江心雙臂交握在胸前,冷眼看著鄒小米。

    “你也表現得感興趣一點嘛!”鄒小米啪地一聲打向江心的手臂。

    “我一點興趣都沒有,有本事你就別說……”

    “第二個絕招就是和舊愛複合!只要你和舊愛在一起,就會陰陽順妥,諸事大吉。”鄒小米立刻說。

    江心仰頭哈哈大笑,笑完後還翻了個白眼給鄒小米看。

    “我還陰陽調和、子孫滿堂咧!叫我去哪裡找舊愛!”她連想都不敢想了,遑論去找。

    “我拜託你不要再鐵齒了!之前每次抽到不好的簽,化解方法都是要你莫忘影中人之類的,你忘了嗎?表示你的運勢一定和舊情人有關。”鄒小米抓住江心的手,大聲地說。

    江心抽回手,將T恤下擺揪得死緊。

    鄒小米一看她不語,立刻握住她肩膀,用競選議員的激動語氣說道:“我不信你沒舊愛!因為就連我這種臺灣男人不懂得欣賞的另類美女,都有兩個舊情人了。何況就臺灣的標準而言,你還算是五官清秀、身材苗條,雖然有時傻傻的,但笑起來卻很陽光燦爛,怎麼可能沒有前男友。說!你的舊愛在哪?”

    “既是舊愛,表示往事已矣,我怎麼知道他在哪裡。”江心把鄒小米推到一臂之外,覺得腦子裡亂轟轟的。

    “那就去把他找出來,你們一定有共同的朋友。你難道不會想知道他現在在哪裡、有沒有變形、過得好不好嗎?”

    “不想。”因為不敢想。江心緊咬了下牙根又鬆開,然後定定地看著鄒小米。“叫我去找舊愛,我寧願去死。”

    “胡說八道!”鄒小米氣了,一巴掌打向江心的肩膀,“死不死是可以這樣隨便說的嗎!我不跟你說了!你自己好好想想!”

    江心看著鄒小米氣呼呼的背影,不知道自己到底招誰惹誰了。

    明明就是鄒小米雞婆,每次都要用她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替她算命,結果算出一堆黴運來干擾她的心情,現在幹嘛又氣呼呼地跑掉。

    她想她應該替鄒小米、還有住五樓那個也很瘋“你今天好嗎?”APP軟體的劉乙柔找一下男友,免得她們生活太無聊,沒事就替她占卜,把她的事也拿來擔心。

    她們難道不知道就算抽到下下簽,日子還是得過嗎?最多就是行住坐臥小心一點罷了,畢竟情況再恐怖也比不上要她和舊愛複合的驚嚇程度吧!

    雖然江心告訴自己,千萬別把“你今天好嗎?”那個APP軟體的抽籤結果放在心上,但她坦承多少還是有些在意;於是,這幾日過得很是提心吊膽、小心翼翼,偏偏她愈是提心吊膽、小心翼翼,就愈是覺得不對勁。

    這日,當江心走下公寓樓梯時,忍不住抬頭往上望了一下。

    明明沒有人,可她就是有一種被人窺探的感覺;偏偏她又沒真的發現什麼可疑之處,只是徒然搞得自己神經兮兮罷了。

    幸好,當她出門搭上公車、抵達醫院後,很快就把心裡的不安拋到了腦後;因為護理師是一份很忙碌的工作,她瞬間就進人到一種連便當想吃哪種的時間都沒有的狀況裡;而忙碌間唯一的抒壓方式,就是替病人打針。

    “打手臂。”

    江心刷地拉上病床四周的簾子,用針頭吸滿藥劑,然後讓病患手叉腰。

    用酒精消毒手臂後,針頭便啵地一聲消失在皮下組織裡,接著她俐落地在針頭拔起的那刻壓上酒精棉。

    “她打針不會痛耶。”病患滿臉驚喜地對女兒說道。

    “因為我練習過很多次。記得要揉散。”江心淡淡地說。

    “你順便幫我媽揉一下。”病患女兒命令地說道。

    “抱歉,沒法順便。我還要去幫一個失去意識的病人換點滴,還要替一個氣切的病人灌食,你方便自己幫你媽媽揉一下嗎?”

    “了不起哦!你說話客氣點喔,不然我去客訴你。”病患女兒揚高了嗓門。江心佯裝沒聽見地拉開簾子,頭也不回地離開。

    她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認為進了醫院之後,就可以對醫護人員頤指氣使,她是賺了病患幾百萬嗎?她原本應該在兩個小時前就下班了。

    江心長長地吐了口氣,告訴自己不需要為這種沒修養的病患家屬動怒。

    “喂,別板著一張臉,快點來看極品男消氣。這種眼眸長、五官好看的氣質冰山男,是天菜啊。”已經交班完畢的鄒小米挨到江心身邊,用眼神示意她看向檢傷站。

    江心抬頭看去,只見急診櫃檯旁的檢傷站,正站著一個背影高佻、穿著天空藍襯衫的男人。

    男子正拿出證件遞給護理人員,他深藍牛仔褲磨出了大片髒汙、袖口卷起的左手臂泌出血漬,不過他右手仍拿著手機通話中。

    “……我現在在處理事情,你們就按照原訂時間開前置會議……叫他檢查一下資料還有機器,如果再犯一次上次的錯,就叫他不用來了……助理是協助我,不是來扯後腿的……”

    天啊,是他!

    江心看著那個膚色偏白、神色漠然的男子,右手不自覺地揪緊了衣服,頓時連氣都喘不過來,更遑論是移開視線了。

    男子像是察覺到她的注視一樣,驀地抬頭,冰冽目光便與她交接了。

    “……我沒事,先掛電話了。”男子收起手機,仍是一瞬不瞬地緊盯著她。

    江心被盯住,一時之間走也不是,裝成不認識也不成,只得深吸了口氣,慢慢走到他面前,盡可能地用最平靜的語氣問道:“受傷了?有撞到頭嗎?”

    “沒有。”他面無表情。

    湊熱鬧向來拿第一名的鄒小米此時正快步走過江心身邊,上前看了一眼檢傷櫃檯上的健保卡後,便從同事那裡接手問道:“關振誠嗎?你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被一輛摩托車撞到,飛出去兩步。身體著地,沒撞到頭,應該都是皮肉傷。”關振誠指著站在急診室外頭、戴著安全帽往裡頭看的女騎士。

    江心循著他的視線望去,沒忽略女騎士緊盯著他不放的模樣,脫口說道:“她待會一定會送你回家的。”

    “為什麼?”關振誠蹙了下眉,循著她的視線看去。“我已經跟她說我沒事了。”

    江心閉嘴,因為就算那個肇事者想一路用新娘抱把他抱回家,也不關她的事。

    “咦!那是劉乙柔耶!”鄒小米的目光對上急診室外那個戴安全帽的女人。江心隨之看去,還是完全認不出來那是劉乙柔。“那她幹嘛不進來?”

    “撞到人心虛吧,我去跟她聊聊。”鄒小米往外走去。

    江心收回視線,又與關振誠對上眼。她飛快地別開眼,開始懊惱自己為什麼要走過來。有些人見了面只會徒增尷尬而已。

    “你快去做檢查吧。”江心說完,轉身就走。關振誠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你做什麼!放開!”醫院警衛見狀,立刻走到他們身邊。

    “我沒事。”江心朝警衛搖搖頭,然後才又看向關振誠。“請放手,這不是一個合宜的行為。”

    “他為什麼反應這麼激烈?”關振誠鬆開手,白皙臉上的墨眉驀地擰了起來。“病人經常抓住你們?還是常有暴力行為?”

    “病人或家屬身體不舒服,情緒難免比較不穩,並不是故意要動粗。”江心一看鄒小米跑了回來,於是改口說道:“我要回去工作了,還有很多事要做。”

    “幹嘛我一回來就不聊了?你們認識?”鄒小米挨向江心問道。

    “八卦也是護理師的工作?很閑嗎?”關振誠眸光冷涼地朝來人掃去。鄒小米脹紅臉,準備朝他比中指。

    “我們很忙,她也只是關心我而已。”江心瞪他一眼,拉著鄒小米頭也不回地離開。

    關振誠不語,只是站在原地,直到看不見她的背影後,這才轉身依照檢傷站護理師的指示走到一旁坐下等候。

    此時,急診室的另一邊,鄒小米正湊向坐在電腦前的江心。

    “江心,你老實招來……”

    “要交班了,我還有兩百件事要做,不跟你聊了。”江心板起臉瞪一眼,鄒小米只好摸摸鼻子離開。江心整理完病歷,跟小夜班的護理師辦理完點交後,只在“剛好”有空時,抬頭看了一下關振誠——醫生正在幫他換藥,他坐在黑色診療椅上,精英氣質讓他看起來比醫生還像醫生。

    見他應該是沒事了,江心這才離開急診室回到休息室,萬萬沒想到鄒小米居然還在那裡等她。

    “說!你跟剛才的冰山男是什麼關係?你們認識,對不對?”鄒小米問。

    “不認識。”江心鐵了心不說。

    “你發誓?”

    “我幹嘛發誓?”

    “因為你心裡有鬼,試圖說謊。”鄒小米激動到臉都泛紅了。

    “對!我心裡有鬼,因為他是我的債主。”江心從乾涸喉嚨裡擠出話來。

    “情債?”鄒小米一臉期待地看著江心,“我看他瞧你的眼神就知道不對勁,分明就是一臉不想善罷干休……”

    “因為我爸欠了他家很多錢沒還。”江心苦笑道。

    鄒小米沒預料到是這個答案,嘴巴一時沒法子合攏。江心拍拍她的肩膀。“所以,你是真的想太多了。”

    “唉呀!我還以為老天聽見了我的祈禱,替你送回了舊情人。”鄒小米歎了口氣,又拍了下江心手臂。“誰叫你造成我的誤解!既然是債主,你爸還欠他錢,你應該躲得愈遠愈好,剛才幹嘛還沖出去,是嫌自己存款太多嗎?”

    江心咽了口口水,怎樣也說不出她那時進退兩難外加擔心的心情,只能簡單地說道:“因為我不只欠他錢,還欠他很多人情,而他從沒催過我半次。”

    “那你就該以身相許啊。”

    “你連續劇看太多了。”江心彈了下鄒小米的額頭,逕自轉身換上便服。

    “可他盯著你的神態,是那麼的百感交集,我還以為至少會有些後續發展啊——”鄒小米真的覺得他們兩人很有戲啊。

    “我要回去了,一起走?”江心打斷她的話。

    “你先回去,我們腐女社團有聚會,要去喝一杯。”鄒小米說。

    “好,你路上小心。”

    “你才要小心。你才在‘你今天好嗎?’抽出一支下下簽,債主馬上就找上門,有沒有這麼准啊。如果真的沒有前男友可以找,來個現任的應該也可以擋擋煞氣。你可以跟我去聯誼,或是對X光室的周品明拋個媚眼 吧,他約你超過兩次了……”

    “多謝關心,以上選項我都沒興趣。祝你晚上玩得開心。”江心背上雙肩背包,快步走出休息室。只是,才走了幾步,就忍不住又朝急診室看了一眼——

    關振誠已經不在那裡了。

    她不知道自己此時的心情是放鬆還是失望,但她命令自己不要去想。不去想,才不會難過到失眠;不去想,那些可怕及讓人傷心欲絕的事就能當作沒發生過……這幾年來,她已經訓練有素了。

    “江心,下班了嗎?”

    江心抬頭,發現鄒小米說的真是好的不靈壞的靈——

    X光室的劉品明正站在她面前。

    “你怎麼還沒下班?”江心帶著禮貌微笑問道。

    “有親戚住院,我上去探望了一下,現在才要走。”劉品明推了下大眼鏡,對著她笑。

    “是喔。”

    兩人之間沉默了幾秒鐘,江心先開口:“那我先回家了,拜。”

    “等……等一下。”劉品明喚住她,緊張地推了下眼鏡,看著她說道:“醫院附近新開了一家拉麵店,護理師們都說很好吃,你有興趣嗎?”

    “該不會裡頭都是我們醫院的人吧,那樣下班跟上班有什麼差別。”江心笑著說。

    “那……如果……不是醫院附近的拉麵店……你會願意……”

    江心看著耳朵已經脹紅的劉品明,在心裡歎了口氣。

    她知道劉品明人不錯,只是覺得兩人沒話聊,不想一起出去乾瞪眼。雖然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放棄,確實讓她有些感動,但她實在不想讓他有所期待。

    “吃面可以,當一般朋友也行,不過我現在沒有交男朋友的心情。這些如果你都接受的話,那我們就去吃面。”

    劉品明愣了一下,過了好一會都沒說話,只是呆呆地看著她。江心覺得有些好笑。

    “你慢慢想,想好了再跟我說。我先回家了。拜。”江心朝他一揮手,轉身往前走。

    “我可以。那……那明天下午先碰面可以嗎?我們可以先去看電影。我明天休假,我聽鄒小米說,你也休假。”劉品明追在她身後說道。

    “可以。明早再約時間。”江心抬手當成道別,但沒回頭,逕自快步走出醫院大門。早秋晚風拂上她的臉龐,她深吸了一口氣,快速地走向公車站牌。

    突然,一道身影從她身後一躍往前,擋住了她的去路。

    江心嚇得搗住胸口,下意識地往旁邊一跳,就怕是搶劫,可頭一抬,卻看見了——關振誠。

    江心一時不知道要說什麼,只是呆呆地看著眼前這個成熟了,也瘦了,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漠然感更重了的男人。

    “我胃痛。”關振誠說。

    “胃痛去跟醫生說。”江心指了指醫院,刻意控制自己面無表情。

    “今天開了三個會,沒空吃飯。”

    “真辛苦。那我推薦醫院旁邊的‘好粥道’餐館。”江心雙臂防備地交握在胸前,不知道他跟她說這些做什麼。

    關振誠無言地看了她一會,見她沒有再開口的打算,薄唇一抿,轉身就走。

    江心看著他包紮的手臂及緩慢腳步,忍不住脫口說道:“‘好粥道’的白粥煮得不錯,你吃完再回去。”

    “如果真的擔心我,就去替我買粥。我去開車過來,外帶離開,這樣比較不浪費時間。”他停下腳步,卻沒回頭。

    “你現在去點粥結帳,等會再開車過來停他們門口,也一樣不浪費時間。”

    “我不喜歡為點餐這種事傷神。”他再度往前走。

    “那幹嘛讓我傷神?”江心忍不住嘀咕道。

    見他走了幾步後,江心轉身走向“好粥道”,卻聽見他說:“你欠我的。”她倒抽一口氣,頭也不回地快步沖向“好粥道”。

    是啊,她欠他的又何只一碗粥呢!她欠他的,就是每天替他熬粥都還不完吧;但他也不能總是老習慣不改,特別愛指使她,導致她在他身邊時,總是像個小嘍羅一樣忙得團團轉。

    原本以為多年不見,他們之間必然會有些改變,畢竟她現在已經是能夠獨當一面的獨立女性了啊。沒想到——唉,她還是欠他。

    江心走到“好粥道”,點了白粥和幾樣青菜。

    待她拿好外帶,走到店門外時,關振誠已經將黑色休旅車停在店門看到她便放下車窗對她說:

    “快上車,員警要過來開罰單了。”

    江心立刻跳上車,然後車子倏地往前開。

    她看著前方的車水馬龍,這才後知後覺地想起——她腦殘嗎?幹嘛要聽他的話?

    跳上債主的車,她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番外 愛芽萌發

    六年前,關振誠與奶奶陳玉真坐在客廳落地窗邊,一同看著窗外的花園。更正。陳玉真看的是花,關振誠看的是來幫忙澆花除草的江心。

    「怎麼?喜歡上人家了?」陳玉真笑著問道。

    「不知道。只是會想一直盯著她。」他繼續看著江心,覺得她小麥膚色很好、黑白分明的圓眸很好、老是在笑的紅唇也很好。

    「你喜歡她什麼?」

    「都喜歡。」

    「哈哈哈!」陳玉真大笑地拍拍孫子肩膀。「喜歡就去追啊。」

    「我沒追過,可能要先擬定一下追求計畫。」關振誠俊容嚴肅地說道。

    「你不是交過女朋友嗎?」

    「是她追我,我沒追過人。會很難嗎?」他皺了下眉。覺得只要是跟人有關的事,對他都不算容易,都需要好好研究。「可以學嗎?」

    陳玉真挑眉看著孫子一臉求知表情,決定好好跟他談談。

    「你的前女友是怎麼追你的?」

    「她一直說喜歡我,我出現的場合,她也都會出現。然後,還會煮東西到我家來給我吃,後來就說要來我家看,再後來就留下來過夜了。剛好,我對她也有生理反應,所以就在一起了。」關振誠用幾句話交代了那段三個月的交往歷程後,突然恍然大悟地看向仍在戶外的江心。「所以,我應該倒過來學前女友對我的方式去追江心,對嗎?」

    「江心才剛二十歲,你分寸要小心拿捏。」陳玉真很想笑,但忍住了。

    「沒錯,這事我想過。我下不了手。」他一本正經地回答。

    陳玉真笑到眼淚都掉了出來,她打了下孫子的肩膀,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奶奶送你一份你回台灣陪我的禮物。奶奶當你的軍師,幫你追江心。」

    「你追過人嗎?」關振誠不無懷疑。

    「沒。但我當年可是有很多人追的,你爺爺可是靠著近水樓台打敗許多對手,我看你也先用這一招好了。」陳玉真起身在屋內走了幾步後,回頭看他。

    「我之後會請江心來幫我煮晚餐,然後我們三人就一起吃餐,然後你就送她回家。」

    「這樣有用嗎?感覺很普通,和平常差不多。」他怕沒效果。

    「如果我叫你買玫瑰對她唱情歌,你願意嗎?」

    「我五音不全,也不喜歡玫瑰花味。所以……」關振誠整張臉皺成一團。

    「第一個主意比較好。」

    「放心吧,如果她喜歡你,再怎麼普通的相處,她都會覺得有意思的。」

    陳玉真看著他臉上的不安說道。

    「那我怎麼確定她也喜歡我?」

    「當一個人被喜歡時,絕對是能夠感覺到的。」

    「是嗎?」他的目光再度投向花園中那個嬌俏身影。

    「絕對。」

    站在花園里的江心正好抬頭,對他們回以一個笑容後,又繼續低頭拔野草。

    「所以,她對我算是喜歡嗎?」

    「我覺得她不討厭,可能還覺得你滿帥的。」陳玉真看著自己的帥孫子,忍不住掐掐他的帥臉。

    「你從哪里得到這個結論?」他雙眼發亮地看著奶奶問道。

    「因為她通常對我笑得比較久,而她每次都是看了你一眼,就很快地移開視線了,那樣通常是表示有點在意。」

    「原來如此。」他笑了。

    「江心喜歡看愛情電影,所以我接下來會在假日下午辦個愛情電影大賞。我看一半就會去睡午覺,接著你就陪她好好看。」

    「我不喜歡看愛情電影。」關振誠雙臂交握在胸前,苦惱了起來。「一男一女哪有那麼多故事好演?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對彼此生氣、誤會的點又在哪里。而且有些對話很沒意義,追來追去外加吃飯的劇情也很沒意思……」

    「但你想跟她一起看電影嗎?」

    必振誠用力點頭。

    「那就看下去吧。」陳玉真說。

    于是,在看完了三十部愛情電影的一年之後,關振誠擬好了計畫,寫好了台詞,安排好了地點,做好了準備,在只有他們兩人的晚餐桌上,對著江心說了「征服情海」中的經典台詞——

    「You  complete  me。」

    江心先是一愣,既而紅了臉。

    然後,關振誠又繼續背出「真愛挑日子」的台詞——  「What  ever  happens  tomorrow,  we  had  today。」

    江心的雙手互絞成一團,心跳快到連多看他一眼都不敢了。

    必振誠見她仍然不語,心急之下,卻也無法可施,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背出「手扎情緣」的對話——  「The  best  love  is  the  kind  that  awakens  the  soul……」

    「停!」江心笑出聲來,然後很快地揚眸看了他一眼後,又低下了頭。「你說這些話是要追我嗎?」

    「顯而易見啊。」他理所當然地說道。她害羞地抬頭看向他,朝他伸出手。

    他握住她的手,把她往前一扯,吻住了她——因為電影里都是這樣演的。

    然後,他們就在一起了。

    當然,也像所有的電影一樣,他們的交往在經歷過一些誤會及曲折之後最後總算是——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了。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x

TOP

謝謝樓主分享!

TOP

Thanks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