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祖緹《求分手》[大哥,這不是你的風格之五]


出版日期:2016/12/11

秦浩棠是女人夢寐以求的男人
是年輕美眉的天菜,垂涎的對象
更是熟女姊姊的嫩草,覬覦的鮮肉底迪
而夏若嫚是看著嫩草長成天菜的那個人……
九年前,她是菜鳥小會計,他是來實習的太子爺
九年後,她成為會計主任,他是學成歸國的下屬

雖然兩人不熟,但她覺得他應該是討厭她的
嘴上嚷著要跟她保持良好的互動關係
實際上他根本是閒來無事拿她找樂子
才會每次找她「聊天」,都能聊出她一肚子火
最後甚至投下一個媲美核彈等級的震撼彈──

他說,她可以找一個年紀差距大的嫩草交往
又說,如果他是那嫩草,就沒法笑她老牛吃嫩草
於是,他突襲偷親她,她被迫吃嫩草
還以實際行動昭告天下,讓她站穩女友位置!
直到──她看穿他的愛,不過是利用她的手段……


第一章

    十一月的陽光仍燦艷,冬日好像忘了台灣這座島嶼,遲遲不肯來臨。

    夏若嫚走出捷運站,刺眼的陽光使得水眸不由自主的一瞇,從領口拿出夾在上頭的墨鏡戴上。

    經過幾個車水馬龍的路口,她來到了就職的公司──翊聯國際貿易有限公司。

    這是一家專門經營有機食品代理的貿易公司,位于忠孝東路二段,一座豪華辦公大樓的五樓。

    夏若嫚任職于財務部門的會計科,今年三十二歲的她,目前是個主任小主管。

    會計科的人少,加上她以及前幾天來的新人,總共也才五個,故升職不易,通常都得等上面的主管有人離職或退休,才比較有可能升職。

    駝色高跟鞋踏上門口處的台階,與門口的警衛打了個招呼,她在電梯前站定。

    電梯一共有四座,左邊是往十樓以上的高樓層,故夏若嫚跟一群等著上班的男女站在右手邊。

    忽然,有人搭上她的左肩,她困惑回頭,一根手指頭直接戳進了她的臉頰,凹陷了一個像酒窩的洞。

    「早。」很是爽朗的音調。

    夏若嫚抬眼,惡作劇的人有張俊俏的臉孔,搭上頎長高大的身材,是會計科這個月新來的職員秦浩棠……

    說職員也不全然對,這人的身分其實是公司董事長的小兒子,今年二十六歲,小她六歲,高中畢業後出國留學,讀完碩士回來後,還乖乖去當了兵才進公司工作,不過他高中的時候,就常利用寒暑假進公司打工實習,故他高中時那稚嫩的模樣,夏若嫚仍記憶猶新,沒想到九年的時間一晃眼就過去了,昔日的小鮮肉現在依然是鮮肉等級,是公司年輕女孩的垂涎對象,早上進公司就可看到他桌上放了好幾份愛心早餐,但是都沒屬名。夏若嫚真不懂這些妹妹該不會以為秦浩棠有天眼通,還是有什麼指紋掃描系統,可以自動辨認出是誰送的早餐?

    若是她至少也會放張卡片之類的……

    不過她根本不會做這種事,假設性的問題根本沒有意義。

    夏若嫚退後一步,閃過他的指頭攻擊。

    「早。」她回了招呼,笑容可掬。

    秦浩棠剛退伍就進公司,故剃掉的頭發尚未長回來,仍是呆呆的阿兵哥頭,但這無損他的俊美,反而更顯陽光,看起來也比實際年齡年輕了些許,像是大學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

    秦浩棠兩手插在西裝褲口袋內,黑眸直盯著夏若嫚專注望著樓梯燈號的俏麗側臉,長睫一眨就彷佛有燻風吹起,柔柔飄往他臉上來。

    「妳早上怎麼來上班的?」

    「捷運啊。」基于延續話題的禮貌,她回問,「那你呢?」

    他卻沒回答她的問題,「沒人接送妳來上班?」

    夏若嫚沒听出他的試探意味,很自然的回答他的問題。

    「我爸八點就上班了,沒法送我。」她沒有想太多,回得很誠實,卻沒想到秦浩棠竟然噗哧笑出聲來。

    「妳還跟爸媽住在一塊兒?」所以她肯定是單身無誤了。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她覺得搭配上他的噗哧一笑,听起來有股嘲諷意味?

    「有什麼不對嗎?」她又還沒結婚,跟父母住在一起,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嗎?

    雖然她已經買了間套房,不過在父母希望她嫁人前能住在家里的要求下,她將房子出租了,房租剛好cover貸款,還多了幾千塊的零花錢。

    「可見妳一定沒有男朋友喔?」

    「目前單身。」

    「噗。」他又是一笑。

    這大男孩是怎了?

    夏若嫚微蹙不解的眉頭。

    她希望是自己多心,不過他的笑聲跟講話的聲調,還真的很像在嘲諷她年紀一把仍未婚?

    在大城市中,三十出頭沒結婚的女人比比皆是,一點也不特別啊,他還是從國外回來的,不該是個老古板吧?

    應該是她多心了。

    電梯來了,大伙魚貫走了進去,狹窄的電梯空間很快就擠得水泄不通。

    夏若嫚來得比較晚,故只能站在靠近門的地方,身邊擠著秦浩棠,她的左肩無可避免的頂著他的胸口。

    「不好意思。」她小聲道歉。

    「沒關系。」

    他低頭回應,說話時,吹開了她的額前瀏海,夏若嫚覺得額心有些癢癢的,抬手抓了抓,這一抓就把瀏海給抓翹了一邊。

    「妳瀏海翹**了。」

    「什麼?」什麼翹**?

    秦浩棠幫她彈開翹起的發束,再隨意撥了撥瀏海。

    「好了。」

    「喔。」所以他是在幫她整理瀏海?「謝謝。」

    「大恩不言謝,請我吃中餐吧。」

    「……」撥瀏海就請吃飯,那借個一百塊是不是要以身相許?「下次你瀏海翹起來時,我再幫你撥回來。」

    「一個小小的恩惠,妳要拖個半年才回報?」他的頭發還有得長呢。

    「呃……」這時電梯剛好停下,夏若嫚趕忙道︰「公司到了。」

    她也是個愛開玩笑的人,但眼前的男子不僅是她的下屬,還是董事長的兒子,這分寸可要把握著啊,尤其覬覦他的女同事那麼多個,後面就站著一個死盯著他倆說話的女孩,她就算想回敬兩句,也會統統吞回去。

    畢竟,她的身分也是有點特殊的……

    她慶幸公司位在五樓,電梯一下子就到了,夏若嫚趕忙走了出去,剛好也中斷這段荒唐的「報恩」話題,秦浩棠則走在她後方。

    出了電梯,便可看見三扇公司大門,這全都是屬于「翊聯國際」的。

    當初公司租下五樓一整層,但基于合約中注明到期時必須恢復原狀,故沒有打通,而是按人數將部門劃分,夏若嫚工作的財務部門,就位于最後的那一間,也就是第三間。

    夏若嫚個人覺得這樣的分隔還滿好的,因為員工被隔開的關系,才不會整間公司鬧哄哄,尤其營業部門人多,同事又是比較活潑外向的,夏若嫚每次踏入營業部,都有種進入菜市場的錯覺。

    他們的單位是與企劃部、人事部共享,缺點是,人事部由于直屬總經理,故董事長跟總經理辦公室也跟他們一起,神經會繃得比較緊些。

    公司座位的排列,是位階越高的位子越後面,但身為會計科主任的她,上頭就只有一個副理,副理的辦公室因為有太多重要的會計數據,所以隔了一個單間,反而是她的座位位于靠窗的最後面。

    她走進屬于會計科的那塊領地,經過小會計的桌子,雙眸瞥向位于第一排內側的秦浩棠桌子,果然上頭又擺著好幾份早餐了。

    她知道秦浩棠根本吃不了這麼多,大多數都是送給其他同事分享了。

    夏若嫚覺得那些妹妹應該要協調好,誰送星期一、誰送星期二,不然全擠在一塊兒,愛心很可能落進別人口腹,不是浪費錢嗎?

    她沒想到那一眼被走在後方的秦浩棠抓個正著。

    他加快腳步,彎腰附耳,「羨慕嗎?」

    她納悶回頭,「羨慕什麼?」

    「有人送我早餐。」

    這會兒夏若嫚肯定她的直覺無誤,秦浩棠底迪真的打一進大樓,就一直在嘲諷她。

    她是不小心做了什麼,惹到他了嗎?

    夏若嫚舉起手上的燒餅油條,微微一笑,「自己買,才能買愛吃的。」

    「送的人都嘛有打听過喜好的。」秦浩棠回身坐進自己的座位。

    完全不知秦浩棠是為何針對她的夏若嫚,有些無奈的聳了下肩,走到辦公桌後坐下。

    離上班時間還有十分鐘,她拿出平板計算機,右耳戴上耳機,進入新聞APP,點進娛樂新聞,點擊播放後,才將放置燒餅油條的塑料袋拉下三分之一的長度,下方墊著衛生紙,預防燒餅屑與芝麻掉得到處都是,她單手撐著桌子,以輕松的姿態看著新聞播報。

    「原來妳不是看財經新聞?」

    秦浩棠不知何時來到她身後,左手拿漢堡,右手拿奶茶,與她一起「分享」新聞畫面。

    夏若嫚沒有回頭,淡聲回道︰「又還沒到上班時間。」

    上班時已經跟數字打了一整天交道了,由于他們是國際貿易公司,故國際方面的財經新聞也要涉獵,尤其是有合作廠商的國家,那麼休息時間當然就看自己想看的──就跟早餐一樣。

    「我想看一**育新聞。」秦浩棠老大不客氣地當那平板是自己的,點擊退回鍵,按**育新聞。

    「你不會回你座位看?」干嘛搶她的平板?

    「我沒有平板啊。」他沒裝出無辜樣,而是吃定她似的奸笑,「我只是個新進的菜鳥。」

    「你可以用計算機。」每個人桌上都有一台筆電的。

    「不是上班時間怎麼可以使用公司的東西?」他說得理直氣壯。

    「我就看過你在午休時間,上網到ebay去競標限量運動鞋。」別把她當傻瓜了,她二十九歲那年就升上主任,不是混上來的。

    「妳有偷偷注意著我?」秦浩棠微挑了挑單眉,一抹喜色閃過。

    「少年耶,你的座位在我斜前方,我很難不看到啊。」少說得好像她也是那些愛慕他的妹妹一樣。

    她可是大姊姊了,她上幼兒園的時候,他還在包尿布呢。

    她使用的是開玩笑的語氣,沒想到秦浩棠卻是突然面色一沉,「什麼少年?我不是當年那個高中生了!」

    「呃……」夏若嫚意識到自己似乎說錯話了。

    男生似乎跟女生不同,女生很喜歡被人說年輕,男生卻不這麼想,那可能代表他沒實力、沒肩膀,不值得依靠。

    她才想著該怎麼讓氣氛好些,他卻是回到他的座位,掀開筆電上蓋,像是要惹火她似的,進入新聞網站,大咧咧的開啟體育新聞,還將音量調到能干擾到她的強度。

    是誰剛才理直氣壯的說筆電是公司的公物的?

    夏若嫚有些啼笑皆非。

    雖然是不喜歡被喊年輕的年紀,但行為很明顯的卻是十分孩子氣啊……

    她豁然開朗。

    莫非,是因為她下意識把他當底迪看待,所以他生氣了,才會常對她開嘲諷?

    雖然秦浩棠是老董的小兒子,但他並未因此成了空降部隊,直接給予高階主管職,而是從基層做起,這個方式在他大哥,也就是目前的中部分公司負責人身上也曾來過一次。

    這兩兄弟差了十歲,秦浩棠可說是老董老來得子,夏若嫚猜可能從小受盡寵愛,故個性會比較大牌一點,就算現在當個菜鳥會計,也有著天之驕子的驕傲。

    夏若嫚將APP退回到娛樂新聞頁面,瞄了下時間只剩下五分鐘了,現在是月底,結貨款的時間,將會十分忙碌,甚至得加班,可不能讓她優哉游哉地吃著早餐呢。

    于是她加快了進食速度,眼角余光發現秦浩棠又把多的早餐分送給其他同仁了,然後,她似乎看到有人的眸中帶了些委屈,卻只能咬著唇默默吞忍。

    毫無疑問,那絕對是偷送早餐的一員。

    早說要屬名的嘛。

    夏若嫚聳了下肩,繼續用她的早餐。

    夏若嫚將桌上小會計們打印出來給她的傳票一一審閱,沒有問題的就在右下角的主任簽名欄蓋上自來水印章,有問題的,便調出采購那邊送過來的單據,在檔案上做修改,並加注,再打印出來。

    這時,辦公室內的人都已經下班了,僅留她頂上的一盞日光燈,整間辦公室顯得昏暗。

    「還在加班?」

    突如其來的問句讓專心工作的她嚇了一跳,心髒差點躍出喉嚨口,抬首,詫見那不知何時走來她辦公桌前的秦浩棠。

    辦公室的地板鋪上了地毯,可吸掉足音,否則容納了數十人的辦公室,光是鞋子踩在地板上的噪音,就足以擾得人無法全心工作,缺點是,有人摸了進來也听不到。

    「你怎麼在這?」夏若嫚將手上的自來水印章放回原位,「你不是早下班了?」

    秦浩棠進公司的時間,剛好是會計科最忙碌的月底,大家沒那個閑暇騰出時間來關照「菜鳥」,只交派給他一些簡單的工作,大概要過了下個月五號領薪日,夏若嫚才有時間指導他,所以也只有他不用加班,準時五點下班鈴聲響,就可關計算機走人。

    「我剛跟朋友聚餐完,經過公司,看到有燈光,想看看是不是有小偷。」開玩笑的他微咧開嘴。

    小偷咧。

    夏若嫚猜他八成又借機嘲諷了她什麼,只是她現在無暇細思,就隨便他了。

    她不太明白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她相信其他年紀比他大的,應該也會將他當弟弟看待吧?但听他跟其他主管說話時,並沒有這份針對感,就好像他入公司後,一次都沒稱呼過她「若嫚姊」,或是「主任」,總是「妳」啊「妳」的叫著她,非常的沒禮貌。

    三十二歲的她,又是主任位階,連營業部那個未滿三十的年輕副理任軍澄,見到她也是一聲「姊」,偏就這個「菜鳥小會計」,一副輕蔑的態度。

    她遙想著九年前,他來公司實習時,是否也是這般倨傲的模樣?

    不過她只思考兩秒鐘就放棄了,畢竟那個時候,她自己也是個「菜鳥小會計」,就算只是來公司打工的他,即便位階再低,小少爺的身分仍是與眾不同,她與他其實沒什麼機會接觸。

    「妳吃晚餐了沒?」沒禮貌的「小會計」又問。

    「等我這些傳票弄完就會去吃了。」

    「沒人送飯來給妳吃喔?」

    他語氣是不是透露著「好可憐」三個字?

    夏若嫚抬頭,大方微笑,「沒有。」

    秦浩棠肘靠著屏幕,一手托腮,「像妳這樣的女生,孤單的回到家,都在干嘛?」

    「洗澡睡覺啊。」夏若嫚檢視傳票的目光一頓。

    又有張傳票有問題了,她有些無奈地想著手下的兩個小會計這次是怎搞的?這出錯的機率也太高。

    該不會是因為前方坐著一個帥哥,心不在焉吧?

    「也太無聊了吧?」

    「休息是很重要的。」她帶著敷衍的意思響應,手抓下復印采購發票的活頁夾,翻找她需要的單據。

    「妳該不會不想結婚吧?」

    「隨緣。」

    「听說公司沒人敢追妳?」秦浩棠雙手交迭在屏幕上,下巴靠其上,直直望著翻動復印文件的小手忽然一頓的夏若嫚。

    這家伙是听到傳聞了吧?

    夏若嫚暗嘆了口氣。

    當年的她,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介入了當時的會計主任與跟她同期進公司的人事部專員的感情,主任幾乎是同時腳踩雙船,可她答應交往的時間比較晚,于是她就變成了小三,某日,「正宮」偷看主任的訊息紀錄時,發現了主任同時與她交往,氣憤得在公司鬧得不可開交。

    當時的夏若嫚年輕氣盛,不認為自己是小三,「正宮」便把訊息紀錄公布了出來,兩人的差別時間竟然只有三天,于是她便成了破壞別人感情的第三者。

    但副理孔惠玟當時卻做了一個讓大家即使到今天仍匪夷所思的決定──她要求主任主動辭職,卻留下了夏若嫚,甚至還讓夏若嫚頂上這個缺。

    孔惠玟的理由是,腿是主任劈的,女生都是受害者,不應該苛責女生。這個決定有贊賞也有噓聲,但孔惠玟全都一肩扛了,故夏若嫚心里十分敬佩孔惠玟能做出這樣理智的決定,她還因此激動得哭了,畢竟當時的夏若嫚飽受責難,精神都快要崩潰,一位長者的支持,是莫大的溫暖。

    後來,主任辭職了,那個人事部專員也辭職了,听說他們並未因此分手,不過現況如何就不清楚了。

    但在劈腿事件落幕之後,夏若嫚的行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以往的追求者一個個都消失不見了,就算有新進同事傾心于她,也在听過那件傳聞後偃旗息鼓,但還沒有一個白目到直接到她面前詢問的。

    小少爺就是小少爺,背景深厚,啥都不用怕。

    「是啊。」她沒有回避,正面應對,心想小少爺落了個自討沒趣,就會摸摸鼻子主動離開。

    但她太低估他了。

    「妳都三十二歲了,沒有男朋友,不會寂寞嗎?」

    夏若嫚抽出她要的發票單據,對照之後,以紅筆在小會計做的傳票上頭修改,漫不經心的響應,「不會。」

    「妳想孤老到死喔?」

    「我下周六要去相親,所以你不用擔心。」

    就算她想孤身到老,周邊的人也不會答應的,想幫她介紹相親對象的,多得去了。

    「什麼?」秦浩棠倏地直起身來。

    以為他是沒听清楚,夏若嫚再說了一遍,「我下周六要去相親,所以你不用擔心。」

    「相親是沒人要的才要做的事吧?」憑她的姿色哪需要相親?

    「我是沒人要啊!」她不以為意的一笑,「很晚了,你不回家嗎?快十點了耶。」

    「妳自己不也在公司?」而且他還是個大男人,半夜單獨走在路上也不怕。

    「我在忙啊。」

    「三十二歲的女人太晚睡,相親時臉會很丑喔,到時人家會不要妳的。」

    「那就等下一個相親對象吧。」修正完後,她找出檔案,輸入正確的數值,按下打印鍵。

    到此,所有的傳票都檢查完了。

    她起身走到放置在前方的公用列表機,拿起打印好的傳票,快速掃了一遍。

    「妳常相親?」

    夏若嫚抬起水眸,直視面前的小鮮肉。

    她該說實話還是避重就輕?

    這是她第一次相親,拗不過阿姨的熱情只好答應。

    她看過對方的照片,雖然是四十歲的未婚男子,但略微肥胖的身軀已經縈繞著一種爸爸味。

    她知道自己其實是有點外貌協會的,相親的對象並不是她的菜,可是用外貌拒絕人家也太沒禮貌,而且說不定到了現場,本人比照片的感覺還好,故她決定不要抱著任何預設立場,去赴這場相親約會。

    但她如果老實說的話,小鮮肉會怎麼反應呢?

    不管真的還假的,他都有辦法諷刺她吧?

    他是否有感情潔癖,所以像她這種當過小三的,特別刺眼,所以才會看她不順眼?

    她不清楚他心里的想法,但她總是大了他六歲,還是他的主管,說什麼也不能動氣,必須寬容他的無禮,別跟他較真,否則就太孩子氣了。

    身為一個成熟的社會人士,就該這樣的。

    「這是我的第一次,希望能成功請你喝喜酒。」她笑笑,與他擦肩而過。

    秦浩棠卻忽然伸出手來,抓住她的上臂,將她扯了回來。

    猝不及防的她,腳步一個踉蹌,撞上他的手臂,她連忙抓住他的手,手上的傳票因而撒了一地。

    她矮身想將地上的傳票撿起來,他卻扣著她,不讓她有任何動作。

    她迷糊了,納悶地望著那不知為何一臉不悅的大男孩。

    「怎了?」她哪說錯話激怒到他了?

    「那個人幾歲?」他質問。

    「誰?」

    「相親的那個人。」

    「四十吧。」

    「妳找一個四十歲的人結婚,若是明年順利生孩子的話,等孩子成年,那個人都六十一,可以當爺爺了!」她也不過三十二歲耶。

    「那我不生就好啦。」

    「妳不是很喜歡孩子的?」

    夏若嫚心想他的八卦消息來源還真廣泛,連這種事都知道。

    「到時我再幫他染頭發,看起來不像爺爺就好。」這沒什麼難的嘛。

    「干嘛?都還沒相親就想著要幫人家染頭發?說不定根本不會成功。」

    听他說話的語氣,多嗆啊。

    夏若嫚有點倦于應付他了。

    她忙了一整天,到現在都還沒吃飯,還要應付有著少爺脾氣的小少爺,脾氣再好也被消磨殆盡了。

    「我已經忙完要回家了,你也早點回去吧。」她未再面帶微笑,嗓音略平,顯示她已經不太高興了。

    她掙脫開他的手,撿起地上的傳票,回到座位收拾整齊後,放到抽屜里,上了鎖。

    關掉計算機,檢視環境一遍,夏若嫚拿著包包起身,推椅入桌下,而秦浩棠就一直盯著她的動作,像在監視她似的。

    「你有公司大門鑰匙嗎?沒有的話,我要鎖門了喔。」她提點他。

    他沒吭聲,跟著她走出去。

    夏若嫚鎖上玻璃大門,放下鐵卷門,設定好旁邊的保全,一旁的小鮮肉忽道︰「我們去吃消夜。」

    然後再讓他消遣一頓?

    夏若嫚心想,她才沒那麼傻呢。

    「你不是剛跟朋友聚餐完?」此刻肚子應該是飽的吧?

    「我餓了。」

    「可是我要回家了。」她並不想跟他一起吃消夜。

    「妳不用吃飯嗎?」

    「孤單的女人哪需要吃飯呢!」她以他說過的話回諷。

    「我不是陪妳了嗎?」他一臉氣憤地嚷。

    「啊?」

    「我不是已經在這里陪妳了嗎?」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安祖緹

    終于來到「大哥,這不是你的風格」系列的最後一本羅。

    這本書的女主角是曾經在《求永遠》書書中出現的女配夏若縵。因為小緹仔最近覺得小鮮肉很可口,所以就幫她配了一個小六歲的小鮮肉,也就是說,這本書完全是作者本身的妄想(喂)。

    不過我相信小緹仔的同道中人一定很多的(嘿嘿嘿)。

    小緹仔在書中提到的「Ndebele部族手工制作的黑發紅眼娃娃」,很久以前小緹仔曾經拿出來作為活動獎品,小緹仔是覺得娃娃很可愛啦,雖然當初挑了一個最大只的送給一位好友,那位好友的妹妹一臉恐懼的問她︰「姊,你最近是不是惹到什麼人?」但那真的不是詛咒娃娃啊,哈哈哈……

    大家如果去南非時有看到,真的可以買回來當紀念啊,小緹仔也曾經在一家商店,看到老板在櫥窗里擺了數只超大只的娃娃,真心覺得滿漂亮的耶,呵呵。

    雖然小緹仔已經將娃娃都在那次的贈獎活動送完了,剩下的就是我自己要留作紀念的,但小緹仔還是會挖挖看有沒有其他從南非帶回來的紀念品,當作新書贈獎活動的獎品,真沒有的話,就到時再看看羅(一整個很隨便的樣子)。

    小緹仔目前已經在寫新系列了,雖然當初曾在FB票選要寫「還魂」,還是「有靈異」的現代版,但結果小緹仔卻是選了「重生」的題材,哇哈哈哈哈哈(根本是裝肖維)。

    因為小緹仔沒寫過「重生」咩,大家一起幫小緹仔祈禱過稿吧,愛你們喲。

    想知道小緹仔的最新消息或又做了啥蠢事(WWW)?請到下方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jutian2013

    或是在fb上尋「安祖緹」亦可。亦可。
  等你們一起來玩喲^^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

TOP

Thank you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thanks

TOP

谢谢

TOP

thx

TOP

THX

TOP

謝謝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