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夏晴風《呆頭鵝菁英》[桃花金寓之二]


出版日期:2013-08-09

她最近非常想吼一句︰「江禹安是只超級呆頭鵝!」
明明智商超過150,工作能力一等一,
要說他是菁英中的菁英也絲毫不為過,
偏偏感情方面卻悲哀得直逼負數,
連她愛了他幾十年都不知道,還整天嚷嚷著要當她哥哥,
吼,她一點都不缺兄長,只缺好老公OK?
不過她逐漸發現他對她的好其實不只是干妹妹那麼單純,
相反的,他完全是傾盡生命在愛護她──
她因車禍急需換肝時,是他毫不猶豫站出來救了她;
事事以她為優先,完全是標準的寵妻奴,
所以當兩人在某個夜晚有了超友誼的關系時,
她以為自己的愛情終于能夠開花結果,
但沒想到他卻跟她說對不起,還要她忘了這件事……


  楔子

    那是一段久遠的記憶,卻時常出現在江禹安的夢中——

    小涪姨方知妍跟還不是姨丈的谷隸函叔叔,帶著他們幾個小蘿卜頭,在眷村舊家小院子里露營,月桂樹旁點了盆小小營火,他跟幼兒園同學輪流向谷叔叔自我介紹,在介紹前,他親了一下谷叔叔的臉。

    「谷叔叔好,我是江禹安,已經跟叔叔說過怎麼寫,我快七歲了,媽媽因為生我去天堂了,爸爸的飛機出事,也去天堂了,我現在是跟阿祖、阿姨住,阿祖出去玩,三天不在家,他很凶喔。我最大的心願是存夠錢,離家出走去找天堂,歡迎叔叔到我們家玩。」

    他介紹結束,收到小涪姨一個白眼,他對她吐舌頭、做鬼臉,坐回暗戀的小女生林子瑜旁邊。

    子瑜很漂亮、皮膚很白,她的臉頰總是泛著淡淡隻果紅,林媽媽常幫她綁兩條長辮子,兩條辮子會跟著子瑜跳舞,她的睫毛又黑又長又濃,微微卷翹,比百貨公司的芭比娃娃還漂亮。

    他不喜歡芭比娃娃,但一直、一直都很喜歡子瑜。

    那天晚上,她也在谷叔叔頰邊親了一下後,才開始介紹,他好希望子瑜是親在他臉上,而不是親谷叔叔。

    她的聲音輕輕的,像小涪姨梳妝台上那個漂亮八音盒,打開就有悅耳音樂。

    「谷叔叔好,我是林子瑜,今年六歲。家里有媽媽、小舅舅、弟弟,我爸爸喜歡別的阿姨,不要我們了,我最大的心願是以後能賺很多錢給媽媽,因為她幫人家洗衣服、打掃很辛苦。很高興叔叔跟我們一起露營……」

    接著輪到他的情敵梁一峰自我介紹。

    「谷叔叔好,我是梁一峰,今年快七歲,我爸爸是大公司的老板,我們家有很多、很多錢,我媽媽喜歡別人不要我了。我最大的心願是長大娶林子瑜,給她很多錢,讓她把錢給她媽媽……」

    他沒听完立刻跳起來打斷梁一峰,也搶著告白。「子瑜,我喜歡你,雖然我現在沒有很多、很多錢,但是等我長大,一定會賺很多、很多錢給你。」

    林子瑜望著兩個小男生,不知所措。

    小涪姨瞪他,卻給梁一峰一記微笑,「我們家安安沒禮貌,打斷你說話……」

    「不公平!你說要介紹,又沒說可以告白!」他很不甘心。

    「江禹安,你敢再打斷別人說話,我就罰你今天不準露營,坐回你的位置!」小涪姨惡聲警告。

    「好嘛。」他乖乖坐下,因為他很怕不能跟子瑜一起露營……

    早晨一場擱隨雷聲的大雷雨,將江禹安從夢境中叫醒。

    他睜開眼楮,听見淅瀝瀝的大雨打在玻璃窗上,他又作夢了,夢見子瑜、夢見無法打敗、幾乎沒有弱點的梁一峰……

    他苦笑,起身望著窗外的雨、陰沉的天,一時間好希望人生可以永遠停留在單純無邪的童年,他可以單純看著子瑜笑而笑,不會因為得不到愛而苦苦煎熬……

TOP


第一章

    天色是淡淡煙灰藍,沒有陽光,一個蕭索暮秋傍晚,五歲半的江禹安第一次看到林子瑜的眼淚。

    幼兒園娃娃車送他回家後,他拜托阿姨帶他去找林子瑜,因為她沒到幼兒園,老師說她身體不舒服。

    林子瑜從來不請假,她說過要好好讀書,長大後才能賺很多很多錢,讓爸爸媽媽不要再為了錢吵架。

    他不懂,為什麼大人會為了錢吵架?不過他很佩服林子瑜,聰明又漂亮,每次上課老師問問題,她總是第一個舉手的小朋友,這世上好像沒有她不懂的事情,除了小涪姨、阿祖之外,他最喜歡的人就是林子瑜了。

    林子瑜沒來幼兒園,他真的很擔心、很擔心,怕她沒錢看醫生,他特地抱著小熊存錢筒,那是爸爸送他的最後一個禮物,沒多久,爸爸就去天堂了。

    他本來想把存錢筒一直留在身邊,但萬一林子瑜真的沒錢看醫生,他就要打破小熊存錢筒,帶她去看醫生。他想,在天堂的爸爸應該會原諒他。

    方知妍牽著他的手,從眷村這頭走到另一頭,轉過小巷子,江禹安看到林子瑜頭發亂亂的,站在家門口哭。

    她哭得好安靜,跟幼兒園里其他小朋友不一樣,他掙脫小涪姨的手,跑到林子瑜面前。

    「你怎麼哭了?生病不舒服嗎?」

    她搖搖頭,方知妍走過來蹲在林子瑜面前,伸手摸了她的額頭,語氣很溫柔地問︰「你發燒了,有沒有看醫生?」

    林子瑜眼淚掉得更凶,還是搖頭。

    「小涪姨,我們趕快帶林子瑜去看醫生,可以用我的錢。」江禹安把小熊存錢筒舉起來。

    「你媽媽在家嗎?」方知妍問她。

    「媽媽去找爸爸了,爸爸昨天回來……把家里的錢都拿走……還打媽媽……舅舅叫警察來,可是爸爸走了,媽媽說、說要去找爸爸,把錢拿回來……舅舅去找媽媽,要我乖乖在家里,早上舅舅回來,說還沒找到,有買早餐回來,看我不舒服,就叫我待在家,他又出去找媽媽……阿姨,我好擔心媽媽……爸爸會打她……」林子瑜終于說話,說完哭得更傷心。

    「阿姨先帶你去看醫生,你一直站在這里嗎?」

    「吃完早餐以後,舅舅有給我錢……說他如果中午沒回來,要我去買東西吃,可是我吃不下……」

    「乖,阿姨寫張字條,我們先去吃東西,然後看醫生,阿姨再帶你回來,陪你一起等媽媽。」她進屋找了紙筆留言,幫孩子帶了一件外套。

    江禹安記得後來她在他家住了一個月,因為她的媽媽受傷住院,舅舅又必須上夜班,沒有人可以照顧她,阿姨提議把林子瑜接到家里住,她的媽媽也同意。

    那一個月,他跟林子瑜一起坐娃娃車上學放學,晚上一起到醫院看她媽媽,林子瑜要回家那天,他把小熊存錢筒送給她,里面已經存滿了錢,有五塊、十塊的零錢,也塞了不少一百塊、五百塊、一千塊紙鈔,零錢是他每天存下來的,紙鈔是過年的壓歲錢。

    里頭的錢要拿出來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把小熊打破。本來他存那些錢是為了要去找天堂,只要找到天堂,他就能再看到爸爸媽媽了,阿祖則說出門一定要帶很多錢,才不會餓肚子。

    但他覺得林子瑜比他還需要那些錢,他不希望她身上沒有錢,萬一她爸爸又回來把她家的錢全部拿走,她只要把小熊打破,就有錢吃飯看醫生了。

    林子瑜原本不肯收,不過小涪姨也要她收下小熊,後來他跟林子瑜回家,他們一起在林子瑜家後院挖了一個洞,把存錢筒埋進去,要是她爸爸再回來拿錢,一定想不到有錢埋在地洞里。

    這是他跟林子瑜的第一個秘密。

    江禹安第二次看到林子瑜哭,是在一個夏日清晨,娃娃車先到家門口載他,再繞過幾條街到林子瑜家。

    苞車老師按了門鈴,林媽媽出來應門,右半邊臉布滿了可怕的瘀血,老師嚇了一跳,林子瑜跟在媽媽後面,下巴包了一層厚厚紗布。

    她眼楮紅腫,好像哭了一整夜,老師跟林子瑜說話,只見她一直搖頭。

    江禹安見狀,忍不住下車——

    「你爸爸又打你們?林子瑜,你不要哭,等我長大,我會保護你。」他恨不得能馬上長大。

    林子瑜听他說完後,跑過來抱住他哇哇大哭,他像個哥哥拍拍她,說︰「你今天要不要去上學?」

    「我不想去,可是媽媽要工作……」

    听她這麼說,他轉頭對林媽媽道︰「阿姨,我可不可以跟你借電話打回家?子瑜一定很痛,不想去學校。我問阿祖今天能不能讓我跟子瑜待在家,如果可以,讓子瑜到我家,我今天也不要去學校了。」

    「好吧。」林媽媽表情很為難,但還是答應他。

    他打電話回家,阿祖馬上答應他們請假,于是他們坐上娃娃車又繞回家,阿祖已經在門口等他們。

    「可憐的小丫頭啊,」外曾祖父看見林子瑜下巴包著紗布,摸摸她的頭,說︰「走,阿祖帶你們去買棉花糖。」

    沒多久,江禹安跟林子瑜手上一人一支棉花糖,外曾祖父在屋子里看報紙,他們坐在屋前小階梯,看著早晨剛開的茉莉花。

    她沒吃自己手上的粉紅色棉花糖,他手上的藍色棉花糖已經吃掉大半。

    「你不想吃嗎?」

    「江禹安,你是好人。」林子瑜眼楮又泛淚光,「你阿姨、阿祖都是好人,我好希望跟你一樣……」

    「跟我一樣根本就不好,我沒有爸爸媽媽,小朋友都說我是孤兒。」他轉著木棒,不想吃了。

    「你不是孤兒,我媽媽說你有阿姨、阿祖,不算孤兒。江禹安,我很羨慕你,你阿姨好溫柔、阿祖也很疼你,每天都在家。不像我,我爸爸只會打我媽媽跟我,把媽媽賺的錢拿走,我媽媽每天都要去工廠掃地拖地,回來還要幫人家洗衣服,我常常一個人在家,我舅舅說他要去跑船,這樣可以賺比較多錢,以後就沒人保護我跟媽媽了……」

    「我保護你!」江禹安自告奮勇。

    「你太小,打不過我爸……」林子瑜含著眼淚,終于咬了一小口棉花糖,軟綿綿的糖花在她口里化開,撫慰她苦澀的幼小心靈。

    「我會很快長大,然後保護你。」

    「我也想趕快長大,然後賺很多很多錢給我媽媽。」

    「我幫你一起賺錢,我們買一幢像梁一峰家那樣的房子,樓下有警衛伯伯,你爸爸就不能隨便回去打你們、拿你們的錢了,等我長大,你跟我結婚,好不好?」

    「你阿姨、阿祖怎麼辦?你不用賺錢給他們嗎?」

    「要啊,所以我要賺很多很多錢,給你、給你媽媽、給阿姨、阿祖、給自己,我會很用功、很認真,我問過阿姨要怎麼賺很多的錢,阿姨說不管做什麼事都很認真的人,才有機會賺很多錢,小時候要認真學習,長大認真工作……」

    「江禹安,你會不會打小孩?」

    「不會。我們家都用罰站、還有到房間冷靜,不哭才可以出來,以後我的小孩做錯事,我罰他站,他大哭大吵,我就罰他去房間,很有用喔,我阿姨都這樣,我只要去房間很快就不哭,我爸爸還沒去天堂以前也是這樣,我好想我爸爸喔,我長大要做一個跟我爸爸一樣好的爸爸!」

    「江禹安,如果你長大可以賺很多錢、不會打小孩、不會打我,我就跟你結婚……」

    「我不會打你,我會一直一直保護你!」他語氣堅定。

    茉莉花的香味,在小院子里散開,他們童言童語地約定了未來,所有事似乎都簡單到不可思議。

    「林子瑜,你為什麼受傷?你有去看醫生嗎?」

    「有,醫生拿針還有線,縫了好幾次。」

    「在你的下巴?」江禹安瞪大眼楮。那一定很痛!

    「爸爸打媽媽的時候,我過去想拉我爸,他把我推倒,結果我撞到桌子的邊邊裂開,流很多血,我爸又把家里的錢都拿走了……江禹安,謝謝你,我把小熊存錢筒打破,才有錢看醫生,對不起,你的存錢筒壞掉了。媽媽說,幸好有那些錢,我以後再賺錢還你……」林子瑜邊說,眼淚跟著滴下來。

    「不用還我沒關系,林子瑜,你好可憐喔,我可不可以抱抱你?我很可憐的時候,阿姨都會抱著我,被抱著很舒服,可憐的感覺馬上就不見了。」

    他張開雙手,林子瑜看著他,然後慢慢靠向他。

    江禹安像阿姨抱他那樣,用雙手緊緊圈住她,他听見林子瑜嗚嗚的哭聲。她好勇敢喔,要是他,一定不敢讓醫生拿針和線把下巴縫起來,光是想就覺得很痛、很痛。

    「江禹安,以後我傷心的時候都讓你抱一下,好不好?」

    「好啊。抱抱很有用吧?可憐的感覺馬上就不見了,對不對?」

    「對。可是你不能跟別人說我讓你抱喔,其他小朋友一定會笑我。」

    「我不會告訴別人。」

    這是他跟林子瑜的第二個秘密。
    江禹安的臥室有將近二十坪大,一整面書櫃塞滿各類書,金融類、文學類、科學類、攝影類、藝術類、古文典籍……琳瑯滿目。

    除了書櫃外,還有一張雙人床、嵌入牆面的衣櫃、一張面窗的大書桌,旁邊一列矮櫃上放著黑色音響,矮櫃上有一面超過半個人高的CD櫃,陳列古典音樂、重金屬搖滾、藍調、歌劇、時下流行音樂等近千片,全是他收藏的寶貝。

    被舊夢驚醒的他播了德國藍調女王Sarah  Conner的CD,悠揚女聲正唱著「Living  to  love  you」,歌詞在他心湖里擺蕩。

    Baby  for  all  my  life

    Don't  you  know  that  it's  true

    I'm  living  to  love  you……

    敲門聲傳來,沒等應答,臥室門被打開,一張漂亮臉蛋粲笑,接著探身進來,「哥,我可以進來嗎?」

    江禹安點點頭。

    十三歲的小女生蹦蹦跳跳進來,雙手攬住他手臂撒嬌。

    「心情不好喔?媽咪說你一大早就听莎拉,一定是心情不好。哥,別這樣嘛,今天我生日耶。」

    「小鬼!你擔心拿不到禮物?」他用食指頂頂小女生的額。這小家伙,從出生就愛黏他,曾經黏到姨丈忍不住吃醋,抗議女兒愛表哥比愛爸爸多。

    「哪是!我關心你耶。」谷懷琳繼續撒嬌。

    「我沒事。」他笑得言不由衷。

    「哥,晚上子瑜姊會來喔,我昨天打電話給她,她保證一定會來,我對你很夠意思吧?」

    「今天也是她生日,你們兩個就愛連手敲詐我。」他苦笑。

    「哥~」谷懷琳拉著江禹安的手,前後搖晃。

    「想到要我買什麼當禮物了?我說過,除了阿姨規定不能要的智能手機、iPad之外,你想要什麼我都買給你。」

    「哥,我想要一大束香檳玫瑰。」

    「香檳玫瑰?」江禹安皺眉,「你確定?」

    「嗯。」她用力點頭,「還有啊,爹地、媽咪晚上要陪某個重要人物出去,我哥說明天要考力學,要待在圖書館念書,所以我訂了一家很棒的餐廳喔。」

    「你會訂餐廳?」他失笑。

    「我長大了,只是打電話訂位置而已,又沒有很難。媽咪說那家餐廳很棒,是爹地朋友開的喔,你陪美女燭光晚餐,要穿帥一點嘿。」

    「人小鬼大。」

    「哥,我問你一個問題喔,其實是媽咪要我問的……」谷懷琳降低聲音。

    「你問。」他臉上的笑淡了些。

    「你為什麼不告訴子瑜姊事實?」

    江禹安沉默,過半晌才低聲回答,「你告訴阿姨,我寧可被愛打敗,也不要被錢打敗。」

    「我不懂!」她嘟囔了聲,「你一直好愛子瑜姊,被愛打敗是什麼意思?媽咪說,假如子瑜姊知道你是億晶集團的最大股東,你未來就是個大老板,她一定會選你,才不會選梁一峰。」

    他苦笑,摸摸小鬼妹的頭說︰「你還小,現在不懂,我再跟阿姨說吧。」如果他早幾年知道自己原來是個超級有錢人,他會毫不遲疑地告訴子瑜。

    但真相來得太晚,現在的他,已經沒辦法對她說了。

    有些事,一旦時機錯過,便再難回頭。

    他多懷念跟子瑜擁有過的單純日子,單純喜歡、單純擁抱。

    那時的他們,還不知道原來賺很多很多錢是件困難的事,更不曉得在超過一半年輕人月收入低于30K的社會,要在台北市買一間像梁一峰家那種豪華大樓,許多人就算不吃不喝一輩子,依舊買不起……

    陽明山上某幢豪華別墅前,一輛千萬紅色超跑剛停下。

    俊帥的年輕男子下車後,繞過車頭打開了另一邊車門,他英挺高大卻冷著一張臉,明顯是在生氣,卻又莫可奈何的模樣。

    一名清靈秀麗的女子下車,嗓音溫柔地說︰「執行長,謝謝你送我過來。」

    「我們已經下班了。」他聲音不高,但充滿怒氣。

    她低著頭,頓住好一會兒。今天是她二十七歲生日,青春要走進尾聲了。

    仰頭望著梁一峰,她沒辦法繼續自欺欺人,決定要好好面對她的人生、面對她的心……

    「一峰,謝謝你。」過完生日,再說吧。

    「我已經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了!」梁一峰嘆口氣,煩躁地用大掌抹抹臉。

    「時間差不多,我該進去了。」她有些無奈。

    「林子瑜,你到底有沒有在乎過我?」他挫敗地問。她真是他這輩子最大的罩門。

    「在乎。」她想也沒想就回答。

    「那你生日為什麼非得跟他們過?」這問題,他從去年底問到現在。

    「他們就是我的家人,我跟哥約定過了,每年生日大家要一起過,今天也是懷琳生日。」

    「即使我們結婚後,你也要來這里,跟他們一起過生日?」

    她沉默了會兒,低聲道︰「一峰,多得是比我更適合你的女人——」她始終虧欠他的愛。

    「我不愛听你說這些,我所有努力,只為了得到你的愛,你比任何人清楚。」梁一峰打斷她,「我不在台灣幾年,知妍阿姨很照顧你,我知道。我也沒忘記我們讀幼兒園時,到阿姨家露營、包餃子那些事,我只希望你已經真正把禹安當成哥哥了。」

    「我是把他當成哥哥,畢竟……他對我的照顧比親哥哥還多。」林子瑜溫柔的聲音里,有絲無法察覺的苦澀。

    梁一峰握緊拳頭,有股氣堵在胸口,對「江禹安」這塊心頭大石毫無辦法。江禹安像一道時刻都存在的影子,橫亙在他跟子瑜之間,他付出再多,也無法動搖江禹安在她心里的穩固地位。

    兩人好片刻沒說話,梁一峰忍不住沖動又問︰「在你心里,我跟禹安誰比較重要?如果只能選一個,你選他還是我?」

    「江禹安。」說完,林子瑜撇過頭。人生要能這樣簡單多好,只需做出選擇,那個選項就能成為自己的……她多希望可以這麼簡單如意。

    「你竟然連猶豫一下都不肯!」

    「我說過,我永遠把禹安當成哥哥。」她總是輕柔的聲音揚高了幾分,在少有人車經過的山路上顯得清晰。

    「你確定江禹安在你心里已經是哥哥?子瑜,我並不是笨蛋,只是為了你,我願意假裝成笨蛋。」梁一峰掉頭上車,兩千多萬的跑車在山路上快速回轉後,揚長而去。

    他暴怒關車門的聲響在林子瑜耳邊回蕩,她不比他好受,傷人十分總是自傷七分,尤其她傷的是愛她的梁一峰。

    她身邊所有人都說梁一峰好,她也知道他好,知道他看上自己肯定是她上輩子燒了千萬斤好香,這輩子才有幸佔據他所有關注與目光……

    但愛這東西,不是人人都喊好,就有好結局。

    在迷人的童話故事里,灰姑娘愛上的永遠是王子。

    假如她是等王子救贖的貧苦灰姑娘,梁一峰絕對是不折不扣的王子,他多金、幽默、體貼、俊逸,更好的是,他無可救藥地愛著她,始終如一。

    可惜在現實生活里,愛偏偏不讓人如意。

    梁一峰不曉得,她有多希望她愛的人是他,而不是江禹安。

    很久以前她便明白,人可以規劃前途、綢繆未來,卻控制不了心要不要愛。愛永遠走在理智前頭,不讓人先行分析利弊得失。

    別墅大門應聲開啟,西裝筆挺的江禹安,手里一束香檳玫瑰,隔著寧靜山路與她相視,他右頰掛著酒窩,笑里有幾絲尷尬。

    「不好意思,你知道懷琳一直想把我們湊在一起,我跟她說過很多次,我把你當妹妹,但這年紀的小孩實在不容易溝通,她訂餐廳,卻陪阿姨、姨丈跟客戶應酬去了。」江禹安捧著花,其實很尷尬,微風吹來,拂不去他臉上的熱。

    罷才他站在門後,听見她說,永遠把他當哥哥……

    「今天只有你陪我過生日?」一抹帶甜的笑,在她唇邊漾開。

    「嗯。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替我心愛的妹妹過生日?不然等你結婚,恐怕就沒機會了。」

    聞言,林子瑜唇邊的笑消逝無蹤,她壓下那股快滿溢的苦澀,強裝笑臉,「亂講,就算我結婚了,還是會賴著你幫我過生日的。走吧,我肚子好餓,你要請我吃什麼?」她走到他身旁,勾緊他手臂。

    「懷琳訂了你愛吃的墨西哥料理。」

    「真好!花是送我的嗎?我最愛香檳玫瑰。」

    「懷琳早上要我買花送她,搞了半天,原來這小鬼是要送給你,我其實另外準備了要送你的禮物。」

    「我還以為你這書呆子終于開竅,懂得送女孩子花了。」她輕快地說完,伸手要拿花,卻被江禹安閃過。

    「我先幫你拿,等到家再給你,今天姨丈把車留在家里,你希望我開車,還是照老習慣走段路去搭公交車?」

    「餐廳位置會不會被取消?萬一吃不到墨西哥料理,我會哭喔。」

    「不會取消,餐廳是姨丈朋友開的,包廂會幫我們留一整晚。」

    「那我們散散步,我最喜歡跟哥一起散步了。」林子瑜靠著他吸了口透涼的空氣,在江禹安身邊,她總是有彷佛靠岸的安全感。

    「也好,先散步,等會兒才吃得多。」他笑著說。

    在蜿蜒寧靜的山路上,兩人的身影被盈亮月光拉長。

    今天是滿月,他們的心卻因為得不到的愛,各自缺了一塊。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坦率
   
    嗨嗨~~很高興,又跟大家見面嘍。

    看到沒?這是「後記」,意思是希望看書的你先把小說看完,再來看晴風瞎聊。所以乖喔,先讀小說嘿。

    這本小說晴風其實寫得又卡又痛苦,前面六章從頭就卡住……唉,男主角你真不乖!不過咧,看在你很愛很愛很愛女主角的分上,就不跟你計較了。

    這是個兩位主角都不坦率的故事,男女主角在面對感情時,因為不夠坦率,以致拖了十一章才修完愛情習題,累啊。

    寫這故事時,晴風總是回想起年輕歲月……(不是我在說,人年紀一大就變得喜歡回憶當年,哈,晴風老了。)覺得自己年輕時,也是活得很不坦率,如果從前的自己能像小說里的男配角那樣,勇敢堅定地追求愛,也許我的人生會變得很不一樣吧。

    這到底算不算是個好故事?晴風不曉得,也許看書的各位會看得咬牙切齒,覺得兩位主角只要肯坐下來談,老實點把心情說出來,直接就Happy  ending了,這樣猜來猜去、相愛又錯過的,太累人了。

    但晴風想,在面對人生很多的重要時刻,我們心底一定有過許多說不出口的感覺,不一定能夠勇敢坦率說出那些情感,因為害怕被拒絕、被傷害,我們隱藏真實情緒,甚至等待別人正確猜測到我們的心情。

    這樣的我們,不也跟小說里的男女主角一樣不坦率?

    說穿了,晴風覺得人要完全坦率地活著,其實是有難度的。所以,如果看小說中途跟晴風一樣,也被這對男女主角氣得牙癢癢的,請原諒他們吧。

    書中提到的肝髒移植,晴風必須補充說明一下。根據中華民國法律規定,活體捐贈肝髒,捐贈者與受贈者必須是配偶或五等親之內的血親或姻親,需評估送審,最快也需一個月至一個半月審核,才能決定是否可捐贈肝髒。

    不過基于情節需求,晴風用男主角背景雄厚有力的阿姨、姨丈各方奔走的努力下帶過,而男主角是以「準配偶」身分勉強又迅速通過審核,這點沒在書中明確說明,請大家不要跟晴風計較嘿。小說嘛,純粹娛樂寫法,請諒解。

    香港法令好像就沒有限制,前陣子看到一則香港活體捐肝新聞,捐贈者與受贈者沒有任何姻親、配偶關連,兩人也並不相識。

    依台灣的醫療水平,活體肝髒捐贈成功率高達94%,盡管如此,肝髒捐贈仍算是高風險行為,捐贈者必須捐出將近六成,甚至超過六成的肝髒給受贈者,因此在晴風看來,男主角確實是愛到連命都可以不要了。真實生活里,要是有人肯這樣愛我,晴風一定立刻撲倒他,哈哈。

    澳天來問問怪物爸好了,問他會不會這樣愛我,不過晴風想,怪物爸再笨也會回答「當然捐啊」,所以這樣問實在不準,但偶爾听听不花錢的甜言蜜語也挺受用的。

    最後老話一句,希望大家喜歡這本小說。

    PS︰有沒有覺得出書頻率變得高一點了?因為收到了明信片和E-mail,希望晴風能寫得再快一點……呵,雖然不敢保證一定能寫得更快,但保證會努力。

    謝謝你們的鼓勵、打氣,以及包容晴風被雙寶纏住的不得已。你們的鼓勵,是晴風創作的動力,謝謝你們,晴風會繼續加油。

    我們下回見,咕的拜。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anks

TOP

謝謝

TOP

thx

TOP

thx
渭城朝雨浥輕塵

TOP

謝謝
晨安

TOP

3q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