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淘《富貴錢莊》[穿越來當家之三]


出版日期:2011-07-28

閉眼之前還在醫院,睜開眼人卻在一間庫房,江芷靈只覺自己作夢,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讓她驚覺一切不是夢,而是穿越時空──
她變了個人、穿了奇怪的衣物,然後一群黑衣人沖進房里,捉她當人質,
她莫名其妙被帶出去,立刻遇上兩方人馬對峙,還差點死在箭雨下,
她僥幸逃過一劫保住小命,可更大的劫難卻緊接而來──
她落到壞脾氣的屠莫手里!他是「富貴錢莊」大當家,性子冷厲剛硬,
一雙眼看著她和看牛馬豬羊沒什麼兩樣,擺明不喜歡她,
不過她也不需要他多熱情體貼,只要願意相信她來自其他時空,
不小心進入別人的身體,稍稍好心點幫助她「回去」,她當然也願回報他;
可他好難伺候啊,硬的軟的都不吃,好說歹說都不信,
究竟怎樣才能收拾這大男人,難道非要跟他慢慢磨嗎……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江芷靈睜眼時,第一個感覺是——床怎麼變硬了,而且天花板怎麼不一樣,不是白的而是五色八卦圖案。

    她閉上眼,輕輕嘆口氣,等待幻覺過去。這幾個月隨著頭疼加劇,她的幻覺越來越嚴重。約莫五分鐘後,她又睜開眼,八卦還在,床依舊硬邦邦。

    她再次合上眼,覺得有點冷,卻摸不到床單。

    「媽?」她輕喚。

    沒有人回應,她又喚了幾聲後,確定沒有人說話,才又睜眼。八卦仍在,頭有些疼,但還在能忍受的範圍,偏頭往右看,一塊金條落在她眼旁約二十公分遠的地方。

    她輕輕笑了起來。竟然會看到黃金?明知是幻覺,她還是禁不住伸出手去,原以為金條會在她的踫觸下消失或扭曲,沒想到卻實實在在地踫上了,她有些困惑。莫非她把別的東西看成金條了?像是鉛筆盒……但不對啊,她的病房里沒有鉛筆盒。

    她動了下身子試圖坐起來,放射線治療讓她經常感到疲倦體力不濟,但也不能老躺在床上不動,抱持著這想法,她撐起手肘,一邊想踫觸床邊的鐵欄桿,欄桿沒踫到,卻驚異地發現自己竟然靠著右手肘的力量撐起上半身。

    「咦?」她驚愕地又出了些力,讓自己半坐著。「我坐……坐起來了?媽,媽……你看到了嗎?媽——」

    她左右張望著想找母親,話語卻戛然而止,她驚愕地看著四周,不是她熟悉的平凡擺設,而是一個莫名其妙、沒見過的地方。

    這里十幾坪大小,放著大大小小的木箱跟鐵箱,箱子都上了鎖,除了離她最近的一只小木箱翻倒在地,金條散落一地。

    她閉上眼,揉揉眼楮後才又睜開,還是一樣的場景,她困惑地擰起眉心。雖然腦瘤會讓她產生幻覺,但看到的都是些小東西——撇開昨晚看到的奇怪男人,絕大多數都是物體扭曲,像是門歪了,桌子傾斜,從沒有過整個房間都改變的情形。

    就在她困惑之際,卻發現自己穿了一條奇怪的明黃色羅裙,腳上是同色系的繡花鞋,腰上系著黃腰巾,而後是青色肚兜跟透明的大袖羅衫。

    這不是古代女人的衣服嗎?

    她從地上站起來,除了後腦疼外,身體很輕盈,沒有任何疲倦的感覺,她試著在原地跳了兩下,非常輕松,一點都不吃力。

    或許這不是幻覺而是作夢?她試著想捏捏手臂,卻遲遲下不了手,若是夢,她寧可慢點醒來,起碼在夢里她身體健康,感覺也很好。

    自從八個月前她發現得到腦瘤後,身體衰敗得極快,母親說是手術跟放射線治療讓她衰弱,一度停止治療,帶她訪尋各種偏方治療,甚至到廟里問事、嘗試生機飲食、斷食、氣功……生命卻沒有停止流失。

    疼痛讓她幾乎想從二十層樓跳下,但想到母親……她退縮了。三個月前,她的腦部不正常放電,她因此痙攣摔倒在浴室,如果不是母親听到聲響沖進來,她已經走了,因為當時她的頭埋在滿是水的浴缸里。

    然後她又進了醫院,開始一連串讓她恐懼的治療。她的體力不停流失,好不容易長出的頭發又一綹綹地掉落……

    她伸手卷著散在胸前的發絲,輕輕地笑了起來。而後,她忽然感到一陣饑餓,更加確定是在作夢。若非在夢中,她怎麼會有食欲?放射線跟化療讓她老是惡心想吐,胃口被破壞殆盡。

    她閉上眼,雙手合十,決定放縱一下。「炸雞、小籠包、豬排蛋餅、椒鹽蝦、無糖綠茶……」念了一長串想吃的食物後,她開心地睜開眼,笑容僵在嘴邊。

    「怎麼沒有?」她轉了一圈,確認沒有食物後,再次閉上眼。「大概念太多了。炸雞、炸雞、炸雞,請給我炸雞……」

    她又睜眼,還是沒有。

    奇怪,夢里不是要什麼有什麼?怎麼喊不出來?

    她拿起地上的金條,往牆上砸去。「去炸雞店。」

    「當啷」一聲,金條掉在地上。江芷靈瞄了眼四周,還是小房間沒變,她開始感到不安,拿起金條又砸。

    「回家!」

    「當啷、當啷」、「咚咚咚」的聲音引起外頭的注意。

    「那邊有聲音。」一個矮胖的黑衣男低聲朝同伴說道。

    正在敲牆的五個人紛紛停下動作,朝前奔去,果然听見牆面傳來聲響。

    「有人在里頭。」一個瘦高的男人說道。

    牆的另一邊,江芷靈已停下丟金塊的動作,彎身盯著方才砸牆掉落在地的金條,疑惑地撫過邊緣銀色的點點……

    她擰眉拿起金條,盯著邊緣。「掉漆了?」語畢,她勾起笑。「果然是鍍金的。」

    如果不是在夢中,怎會如此戲劇化,只是為什麼出不去呢?她摸著結實的牆面。如果真的是夢,又為何如此真實?

    若是夢,她應該能穿牆才對。她往後退了幾步,朝牆壁奔去,卻硬生生地在一寸之遙停下,沒敢真的撞上去。

    她拍了拍牆,還是很真實,奇怪……

    江芷靈再次後退,扭扭腳踝,彎腰摸地,起身扭腰,雙手反轉,轉動關節,深吸口氣後,她往前助跑,大叫一聲︰「喝——」揚腿朝牆壁踢去。

    在她的腿踫上牆壁前,牆面忽然翻轉,黑衣人走了進來。

    「大哥,開了。」

    迎面一個巨炮擊中他的面門,胖子往後翻倒。「啊——」鼻血噴了出來。

    江芷靈錯愕地瞪著突然翻轉的牆壁與黑衣人,黑衣人也錯愕地瞪著她及她舉高的右腿。現在是什麼情況?

    她首先回過神,趕忙收回腳。「你……」

    「你怎麼在這里,翠娘?」其中一個黑衣人叫了起來。

    胖子捂著鼻子呻吟。「嗚……我流血了。」

    翠娘?江芷靈疑惑地望著蒙面黑衣人。「你們是誰?」

    「你在講什麼,認不出我的聲音?」瘦高的男子拉下蒙著臉的黑布。

    江芷靈還未說話,另一人警戒道︰「是陷阱,快走。」

    幾名黑衣人頓時臉色大變。「翠娘你出賣我們——」

    「別廢話,快走!」

    江芷靈莫名其妙地望著他們,見他們轉身奔出,她仍待在原地,還未想清要不要跟出去瞧瞧,一個黑衣人又跑回來抓著她往外走。

    忌憚于他手上的大刀,江芷靈沒有掙扎,一方面也是想弄清他要帶她去哪兒,接下來會怎麼發展,還有現在是不是還在夢里?

    她隱約有種不好的預感,或許自己不在夢中,但想到前陣子很紅的電影「全面啟動」,她又有些遲疑,誰曉得夢會真實到什麼程度?

    腦中忽然閃過一個可笑的念頭——比起穿越時空,作夢還比較能說服她。

    好吧,就看看這夢到底想告訴她什麼?或許……她能在夢中找到治好腦瘤的方法。雖然想法荒誕,但這樣想讓她安心一點。

    黑衣人帶她穿過幾條密道,據江芷靈觀察,應該是在地底,密道不長,沒多久眾人就爬上石階走到外頭。

    沒想到卻有一大群人拿著火把與刀劍等候他們。

    「果然是陷阱!」

    江芷靈听到其中一名黑衣人咬牙切齒地說,舉目望去,眼前至少有五十人,不是拿著刀就是拿著劍,屋頂還有十幾名弓箭手。

    「你們最好乖乖束手就擒,大家都省事。」

    江芷靈望向講話的中年人,一襲青袍跟山羊胡,臉瘦瘦長長的,三角眼,還有黑眼圈。

    她的視線自然地移向中央一個高頭大馬、虎背熊腰的男子,由他的氣勢來看,應該是頭頭;他的年紀約二十五到三十一、二歲,臉部線條剛硬,輪廓分明,雙眼炯炯有神,鼻梁高挺,五官立體,長相粗獷,有點混血兒的味道。

    「要我們束手就擒,沒那麼容易。」黑衣人把翠娘拉到前頭,大刀架在她脖子上。「你們敢輕舉妄動,我就先殺了她!」

    江芷靈蹙了下眉頭,不過並不意外。雖然她還搞不懂發生什麼事,但她醒來時待的密室應該是庫房之類的,至于假黃金……可能是引誘這群人出現的「假鈔」。

    她會如此推斷是因為右前方的建築物上掛著一塊大招牌,上頭是四個大字︰「富貴錢莊」。

    就她所知,錢莊跟銀行差不了多少,黑衣人應該是來搶銀行的,沒想到卻讓人甕中捉鱉。

    至于翠娘……江芷靈有些頭大。黑衣人認識她,還說了你出賣我們這樣的話,表示他們是一伙的,問題是翠娘在富貴錢莊扮演什麼角色?

    盎貴錢莊的人知不知道她跟黑衣人一伙?就算不知道,她出現在庫房也很怪吧?

    「你們別亂來,別傷了翠娘!」一個十七、八歲的公子露出焦急的神色。「大哥……」

    為首的男子瞥了他一眼,沈聲道︰「冷靜點。」

    屠孟擰著眉心,白皙的臉上依舊是焦急之色,想出聲要翠娘別怕,卻收到大哥冷厲的眼神。

    「你們挾持她沒用。」屠莫不耐煩地說。「我不會受你們威脅。」

    「屠大當家果然不是憐香惜玉的主兒。」黑衣人手上用了幾分力。

    江芷靈脖子一痛,反射地縮了下肩膀,心里冒起一陣怒火。

    「翠娘!」屠孟大驚失色地就要沖過去,卻讓身邊的人抓住。「放開我!」

    黑衣人笑道︰「沒想到三公子如此情深意重。」

    「你們放了翠娘——」

    「把他拉下去。」屠莫瞪了屬下一眼。

    「不要!大哥、大哥……」屠孟淒厲的叫喊在院子里回蕩。

    江芷靈忍不住哆嗦了下。雖然他關心翠娘令人感動,不過叫得這麼淒厲還真的讓人受不了。

    少了個關心翠娘生死的三公子,黑衣人頓時緊張起來。「你們——」

    屠莫連廢話都懶得跟他說,右手一揚,屋頂上的弓箭手立刻射箭,別說黑衣人,連江芷靈也嚇了一跳。好歹也多說幾句話吧,這樣就放箭,根本不在乎她的生死吧?!

    箭矢飛射而出時,架在江芷靈脖子上的大刀便撤了開去,她本能地蹲下身,在地上滾了幾圈。

    「別放箭,我們投降!」

    江芷靈听到黑衣人大喊,真不知該說什麼好,像是在看警局演習一樣,制伏壞人的過程也太快、太順利了吧……

    在地上滾了兩圈,她一陣頭昏眼花,搖搖晃晃地起身,眼前金光黑影交錯閃動,後腦勺一陣疼,隨即踉蹌地摔倒在地。

    不,別那麼快醒……江芷靈在心中吶喊,她還不想回到現實……

    屠莫掃了眼趴在地上動也不動的翠娘,一旁留著山羊胡的帳房管事吳鋒問道︰「翠娘該怎麼處置?」

    他蹲下身,扣住她的手腕,特意用了幾分力道,她卻文風不動。不是裝的?他正要讓人將她抬進屋內,卻見她頸後靠近發尾處有絲淡淡的血痕,他疑惑地摸了幾下。

    「怎麼?」吳鋒問道。

    「讓人打了個包。」他起身,揮手示意護院把翠娘抬入房內。

    「要不要把她跟黑衣人關一塊兒?」吳鋒又問。

    「不用,我還有話要問她,派人看著,醒了就通知我。」他先去瞧瞧那些黑衣人,再想怎麼處置他們。

    「是。」吳鋒頷首,示意屬下們各自去忙。

    棒天醒來,發現自己仍在「夢中」,江芷靈開始懷疑自己或許不是在作夢。若說先前是兩分懷疑,現在已經升級到七分,她從沒作過連續的夢,曾有一次夢到自己抽中夏威夷七日游,但才上飛機就讓鬧鐘叫醒,後來處心積慮想延續美夢,卻沒成功過,沒想到現在不費吹灰之力就達成所願。

    回想在醫院的情景,她臉上盡是茫然之色。難道她在睡夢中過世了?若真是如此,也算有福氣了吧!江芷靈長嘆一聲後,甩開惆悵的情緒,起身在房間里走動,踫踫書架,摸摸花瓶,給自己找點事做。

    她忍不住又想,若自己真死了,不是該到陰間報到、過奈何橋、喝孟婆湯才投胎嗎?怎麼現在卻附身在一個女人身上?

    還是說她沒死,只是靈魂出竅?又或者……她還是在夢境中?想來想去,沒有結論,頭反而痛了起來,便決定把焦點放到翠娘身上。

    原以為她做內應有苦衷,卻沒想到當賊就是她本行,她打小行騙至今,一開始只是在店家順手牽羊,後來行竊到人身上,當了扒手、做起金光黨、仙人跳,甚至進到大戶人家當婢女,近幾年開始與黑衣人合作,里應外合,搬光富紳值錢的珍寶。

    他們從南方一路往北行騙,結果在京城失風被捕,雖然後來從大牢逃出,為了逃避追查只得往邊境逃,最後在燕城落腳。

    幾人安分了一段時日後,手又癢了,于是重操舊業。一開始還是由小的做起,當扒手、偷偷店家的東西,翠娘則用美色騙騙少爺公子的錢,誰知三個月前她竟認識了「富貴錢莊」的三公子屠孟,眾人又心癢了起來,決定干票大的,結果就成了現在這局面。

    這些都不是旁人告訴她的,而是翠娘腦袋里蹦出來的記憶,自從她昏倒到醒來後,便斷斷續續地浮現腦海。

    江芷靈拿起桌上的黑色陶馬,陶馬約莫手掌大小,鬃毛與表情做得栩栩如生,她靈巧地拿在手上把玩翻轉。

    翠娘自小受過嚴格的扒手訓練,雙手非常靈巧,什麼東西都能玩上手,而且是不自覺的;江芷靈第一次發現時嚇了一跳,當時她無聊地拿起小茶杯觀看,心不在焉地想著事,一回神竟發現茶杯在她指間旋轉,還差點摔破杯子,幸好翠娘身體反應極好,杯子落地前就讓她撈起。

    听見腳步聲在門口停下,她放下陶馬走到窗前,假裝欣賞園中景色。門扉被推開,她以為是婢女小春,沒想卻是屠莫。

    「徐姑娘。」

    翠娘不知該怎麼打招呼,便點點頭,禮貌地回道︰「屠公子。」

    「你怎麼樣了?」他直言道。

    「還好,就是頭還有些痛。」說起來也怪她粗心,她一直以為後腦疼是腦瘤的關系,所以也沒在意,醒過來後听婢女說起,才曉得後腦勺腫了一大包。

    至于是誰把她打昏在庫房里,卻不曉得,她努力地想從翠娘的腦袋里搜尋,卻什麼也沒掏出來。

    「還是記不起為什麼會倒在庫房里?」屠莫又問。早上她醒了後,他就派人來問過,她總說不記得,問了大夫也說腦子受傷的人是會有此後遺癥。

    「真的沒印象。」江芷靈一貫回答。「很多事都記不清了。」

    屠莫瞟她一眼,沈聲道︰「是嗎?」

    听口氣就知道他不信,江芷靈也沒費神想說服他,早上醒來後,她就想離開屠府,可下人們說無法作主,得去請示大公子,這一請示就是一個鐘頭,擺明了晾著她讓她干著急,以前審問犯人時她也用過這招,自然心知肚明。

    「我能走了嗎?」她直接切入正題。

    他說了句不相干的話。「昨晚那幾個黑衣人已經移送官府了。」

    江芷靈泰然自若地回視他審度的眼神。她昏倒在庫房的確啟人疑竇,還巧合地踫上黑衣人,怎麼想都有鬼;而從昨晚他毫不容情地放箭,根本不顧她死活就知道他懷疑她與黑衣人有關,但沒有證據的懷疑只能是懷疑,站不住腳。

    「是應該移送官府。」她一點都不同情那些黑衣人,犯了法本要付出代價。

    他冷笑。「不怕他們供出你?」

    「大公子這話是什麼意思?」她故意怒目而視,雖然她也曾想過這個可能,但照翠娘的記憶,他們都立過誓,不管誰失風被捕,絕不能把其他人供出來,同伴會互相營救,被捕之人毋須擔心。

    「難道公子懷疑我嗎?」她裝出更憤怒的表情。

    幸好現在科技不發達,沒照相機也沒電腦,否則她行騙的事跡早登上頭版頭條,照片發布全國。

    翠娘是個騙子,屠莫沒將她扭送官府,可能是沒證據也可能是出于好心——當然她覺得前者的可能比較大,要說她騙了那些公子的錢,在法理上站不住腳,畢竟禮物都是他們雙手捧上送給翠娘的。

    既然他沒證據,純屬懷疑猜測,自然會不斷放餌誘她上鉤,她只要死咬自己什麼都不記得就行了。

    「公子不會是看我現在什麼都記不得,故意陷害我吧?」她義憤填膺地說。

    「好一張嘴。」屠莫冷哼一聲,忽然拍了下手。

    一個小廝捧著木盒走進來,江芷靈大喊不妙,這木盒是庫房里的,里頭的黃金都是假的,他不會想誣陷她把黃金掉包吧?

    小廝放下木盒後,便恭敬地退下,屠莫打開木盒,拿出一錠金子把玩。「認得吧?」

    江芷靈沒講話,他瞄她一眼,繼續道︰「沒想到你還能移花接木,把金條換成假的……」

    「公子莫要血口噴人。」她揚起下巴,果然是要陷害她。

    「我血口噴人?」他冷笑地挑了下眉。「光是你出現在庫房里,我就能把你押到衙門治罪。」

    她沉默了一會兒,才道︰「我是被人打昏弄進去的。」

    「你倒挺會申辯。」他將假金條丟進去。「不說你跟黑衣人是否同謀,光你出現在庫房,還有這盒假金條,我就能讓你死在牢里。」

    他打量她憤怒的表情,問道︰「我要弄死你易如反掌。」

    「你承認陷害我?」她逼問,手上沒錄音機太可惜了。

    他冷笑。「我陷害你什麼,要你死簡單得很,我何必花那麼多閑工夫陪你演鬧劇?」

    「所以你到底要怎麼樣?」她直接切入正題。

    「你怎麼打開庫房的鎖,還有怎麼知道機關的位置?」他問。庫房密道設下重重機關,她卻沒觸發任何一處陷阱,他懷疑有內奸。

    「我不知道,我說了我不記得——」

    「還想裝糊涂。」他打斷她的話。「我沒心情陪你一個小姑娘玩花樣,現在給你兩條路,要嘛進官府,要嘛實話實說,我留你一條性命,或者你想嘗嘗刑求的滋味?」

    江芷靈頭大地嘆氣。「要怎麼說你才會相信我不記得——」

    「騙子的話能信嗎?」他直接打斷她的話,一雙眼楮迸出厲光。

    江芷靈覺得後腦又開始痛了,她揉揉頸子。「如果我不說,你就讓我死?」

    「簡單講就是這樣。」他大方承認。「當然,我不會讓你死得太痛快。」

    她來回踱步,屠莫說道︰「我給你一盞茶的時間考慮。」

    「一盞茶的時間是多久?」她茫然地問。

    他一怔,隨即不悅地冷下臉。「你若再耍嘴皮子——」

    她抬起手。「我沒耍嘴皮子,一盞茶就一盞茶。你信神怪之事嗎?大公子。」

    「我沒心情——」

    「我知道你沒心情听我胡言亂語,但你就當是我的遺言好了,隨便听听。」見他蹙眉,她微笑道︰「我根本不知道怎麼進密道的,所以我想我的下場是死路一條,不過沒關系,我不怕死,只是我想搞懂一些事情,你就當听靈異——不對,這里可能叫神怪或是志怪小說,反正你當故事听就是了。」

    她頓了下後,說道︰「其實我不是翠娘,翠娘已經死了,我叫江芷靈,算是鬼魂吧,不知道怎麼跑進翠娘的身子里。」

    見他一臉不屑又譏誚,她也不管,繼續道︰「我知道你不信,我一直覺得這是我的夢,但有很多跡象又顯示它不像是夢,或許這是我的一個機緣,只要解決現在的危機,說不定另一個世界的我就會好起來了。如果你細心一點,應該能察覺得出我跟翠娘不一樣,不管是說話的口氣還是表情——」

    「你是騙子。」他打岔。「偽裝成另一個人輕而易舉。」

    「騙子有這麼高明嗎?」她不相信。「我辦過不少詐騙的案子,相信我,你不是會被騙的那一種,你只要心胸寬大一點就能接受我說的話,我可以先問一下現在是什麼朝代?或者這是虛擬世界?」

    他一臉不耐煩,她嘆氣。「好,我直接切入重點,我們可以合作,我幫你去套那些黑衣人的話,幫你找出來到底翠娘是怎麼曉得密道的事。」

    他冷笑。「不是乘機想串供吧!」

    「你可以派人在隔壁房間听。」她揉揉後腦的腫包。「反正不管我說什麼你都懷疑,接不接受在你,或者你可以再給我幾天時間,翠娘的記憶三不五時會浮現出來,說不定過兩天,怎麼進密道的畫面就會跑出來。」

    「如果你的廢話——」

    「我的廢話還沒說完。」她打斷他的話。「麻煩給我紙筆,還有我要求另外兩個人參與判決過程。你的偏見太深,容易對我做出不利的判斷,我會把我的來處詳細告訴你們,若最後你們還是決意讓我死,我無話可說。」

    屠莫正要說話,忽然一個人走了進來,興致高昂道︰「好,就這麼辦。」

    江芷靈抬眼望去,是屠孟。見他滿眼興奮、躍躍欲試,她有些疑惑,昨晚還那麼關心翠娘生死,怎麼如今卻似一點也不在意……該不會屠孟也在作戲吧,難道他跟翠娘是將計就計、計中計,想看翠娘搞什麼鬼?

    「別跟她瞎起哄。」屠莫斥責一句。

    屠孟笑道︰「有什麼關系,難道她還能翻出我們的手掌心?」

    江芷靈嘆口氣。「三公子說的是,取我性命有何難,大公子莫非是怕了我了?」

    「激將法嗎?」他冷笑。

    「是。」她大方承認。「你想解決問題,我也想,為什麼不能一起合作?你若信不過我,多留點心眼防範我就是,我們快點把事情搞定,我還想回我的世界。」

    屠孟一臉興致盎然。「你真不是翠娘?」

    「不是。」她搖頭。「你們總該有志怪小說或是鄉野奇譚講過這種事吧?」

    「是有沒錯。」屠孟笑得兩眼放光。「大哥,我們就依她,她若說謊我第一個砍她。」

    江芷靈皺眉。「你們是錢莊還是土匪窩,怎麼不把人命當回事?」屠孟也不過才十幾歲,怎麼也把殺啊砍的掛在嘴邊。

    屠孟笑咪咪地說︰「我沒跟你說過嗎?我們可是馬賊出身,殺人放火都不放在眼里。」

    江芷靈一怔,難怪……翠娘算是陰溝里翻船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