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余宛宛《卿本怪人》


出版日期:2016-11-02

他活著到了這麼一個荒僻野地,
遇到這一家子奇人異事,表示上天是要讓他回去找出真相的。
原來,他武功盡失是因中了迷藥七日青,
馬車墜谷是因鞍下被扎入毒針,致使馬狂亂。
究竟是誰非置他于死地不可?
是生意場上的競爭者?抑或是他那不成材的異母弟弟?
他得盡快回去查清楚……
但,帶著個性子單純、能把很多事辦砸的她,
這一路上不知會鬧出什麼險事……
咦?!他成了殺人凶手被官府追緝?!
還有人雇用殺手殺他?!
逼得他不得不易容變裝進入自家府中調查,
居然發現……


第一章

    大雪紛飛的黑夜,子虛谷里多數動物全縮在穴中發出餓餒悲鳴。

    比動物無聊一點、肚子飽脹一點,所以出門踏雪玩耍的司徒莫明站在河邊,看著那個面朝下躺著——潮濕長袍凍成薄郭的男子,踢他一腳後說道︰「死了嗎?」

    男子用盡力氣動了下身子。

    「沒……」

    「沒死啊,真可惜。」司徒莫明轉身準備離開。

    「你不能見死不救……」男子把臉轉到能看見她的那一邊。

    「但你還沒‘死’啊。」

    司徒莫明看著男子又青又白的臉色,覺得他這樣子挺像前日偷涂阿娘雪粉的爹。

    她爹用掉半盒雪粉,把阿娘氣得像猴子抓狂一樣,對著他又抓又扯。她覺得爹打扮起來是比阿娘好看,阿娘應該是在氣這個吧。

    幾片雪花落在司徒莫明肩上,她原地跳了跳,甩去它們。

    「雪下大了,你慢慢死吧。」司徒莫明邁開步伐,再次想離開,但一一衣擺被人給扯住。

    她彎身想抽回衣擺,但他堅持不放。

    「我不想站在這里陪你等死。」死人不好玩,快死的也不好玩。

    「我可以給你銀子。」

    「干麼等你給?等你冷死,我再回來把你身上東西拿走,不就有銀子了。」她蹲下身,對著他嘻嘻笑道。

    「如果你救活我,我可以給你更多銀子。」

    司徒莫明眨眨眼,驀地一個使勁抽回衣擺。

    「我要那麼多銀子做什麼?我要回家喝湯了。出門冷冷,回家暖暖,還是要出門,才知道回家好……」她胡亂哼著歌,大步往前。

    「站住……」他目眢盡裂地看著她,使盡最後一絲力氣擠出聲音︰「我命令你救我。」

    「命令?」司徒莫明回身,穿著簑鞋的腳在雪地上劃出兩道長痕。

    「喔。」她點頭,滿臉笑意地走回他身邊。「好吧,我救你。除了我爹娘之外,沒人命令過我呢。」

    躺在地上的谷長風眼眸微大,認為自己遇到了瘋子。

    不過,管她是瘋子傻子,現在只要有人能救他一命,就算說他是她孫子,他也認了。

    他還不能死……他還要回去查清楚是誰在他與蘇姑娘的酒里下毒……他還要知道他為何會跌落這山谷,他還不能死……

    司徒莫明抓住他一只腳,拖著他整個人在雪地上行走。

    「啊!」谷長風的肩膀撞上土堆,發出一聲痛呼。

    「啊!」谷長風的手臂被樹枝狠刮了一道。

    「你很吵。」

    比長風很想說話反駁,但下一刻他的頭便撞上了石塊,就此昏了過去。

    天可憐見,他是不想死,不是想生不如死啊!

    當谷長風再次有意識時,是被暖醒的。他沉在暖湯之間,凍餒四肢已經舒緩且能活動。

    藥材香氣滲入鼻尖,全身疼痛似也漸漸隨之釋放,舒服得讓他不願睜開眼。

    他甚至有種自己其實是在宅內的白玉大池里作了個夢,夢境內容是一一他的馬車跌入山谷,馬車的落勢被群樹擋住,他則自二層樓高的樹干間摔落,而後被一個女子救起……

    好熱!這浴湯愈來愈燙了。谷長風蠕動了下身子,觸手所及的熱度,燙得他立刻睜大眼。

    天!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正浸在一個大陶缸里,熱氣在身體兩側氤氳飄著,柴木煙霧亦從旁裊裊升起,缸里甚至飄浮著一包包藥草,把他弄得像是一盅待煮牲禽,只是尚未剝皮罷了。

    若再沒人來救他,他就要被煮成一鍋補湯了。

    「來人!」谷長風不相信那顫抖的聲音是出于自己嘴里,他想那是因為水都快沸騰了,聲音自然是要受到影響的。「救命……」

    「救什麼命!」司徒莫明從門梁上跳下來,嘴里還餃著一片餅。「我不是已經在救你的命了嗎?你很煩耶。外頭的人都這麼吵嗎?」

    「水太燙。」

    「是喔,我剛打了個噸,忘了。」司徒莫明伸手將他從陶缸里扶了起身,頭也不回地大吼道︰「爹!快來幫我……」

    輒吱輒吱輒吱……

    比長風看到一抹白色身影從門隙閃了進來,那抹身影長發覆面,不見五官,唯有長長紅舌頭在下巴胸前飄啊飄地……

    比長風反手抓住她手臂。「有鬼……有鬼……」

    「你怕鬼哦?」司徒莫明看著他原本紅潤臉龐再度變得青紫。

    「我……我是怕他對你不利……」谷長風扯著她手臂晃動著,「小心,那鬼已到了你身後……」

    「喝!」司徒莫明張牙舞爪地回頭一喝。

    白衣身影被嚇得倒退三步,跌了一跤,紅紅長舌頭掉了下來。

    「你干麼嚇我?」司徒雲將覆面長發往後一撩,哀怨地瞪著女兒,「我是準備要嚇他的。」

    比長風瞪著那張生得清俊無比,可唇邊卻蓄著兩條長及胸口細須的中年男人,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你嚇到他了。」司徒莫明說。

    「我嚇到你了,對不對?」司徒雲抓住陌生男子肩膀,大聲問道。

    比長風看著對方那兩撇因為激動而無風自搖的胡子,不由得點了頭。

    「女兒,為父終于嚇到人了!」司徒雲抱著女兒,痛哭了兩聲後,旋即手舞足蹈地繞著陶缸跳起舞來。

    「你再不把他拉出來,這個人就要變成鬼了。」司徒莫明看著男人臉色再次由蒼白轉為紫紅。

    「那不好!嚇鬼不好玩,他們都不怕我。」司徒雲扁著嘴,伸手探人大陶缸。

    比長風不知道這瘦弱大叔哪來的力氣,但他被人輕易地抱離大陶缸,然後像個娘兒們似被大叔打橫抱起,走下高台。

    一旁的司徒莫明看著他又青又綠又紅的臉,不知不覺便把手里的整塊餅給吃完了。

    「太精彩了,我要再拿一塊餅來配。」司徒莫明喃喃自語著,轉身走出房間。

    「什麼精彩,我也要配餅!」司徒雲將男人放上長榻之後,便飛也似地跟著女兒跑出屋外。

    大門敞開著,風雪不停地吹進原本溫暖的屋內。

    比長風一身濕裳被冷風一吹,抖到頓覺快要升天。他打著哆嗦抓起擱在一旁的毛皮,將自己裹得密不透氣。

    好不容易暖和了之後,他開始打量起屋內——家徒四壁;可屋子梁柱用的是整株名貴紫杉,而他適才浸泡的大陶缸也非一般人家所能負擔,且他身上這件毛皮,亦是難得一見的上等紫貂;加上方才離去那兩人打扮雖樸實,可那衣服面料著實不差。

    他算是見多識廣之人了,可一時之間竟無法分辨這家人是富還是貧。

    匆匆離去的二人又狂奔回來。

    「你瞧,他臉色又沒那麼青白了。」司徒莫明找了個離男子最近的好位置蹲下,拿著大餅繼續吃。

    「你不是喂了他一丸活血還魂丹,他原本就該臉色紅潤的……」司徒雲學女兒,也蹲著看人吃餅,唇邊兩條細細長須晃啊晃地。

    比長風與他們面面相覷,終于明白為何他明明墜谷身受重傷,如今卻還能意識清醒的原因了。

    比長風從紫貂毛皮里探出手來,拱手為禮道︰「多謝姑娘相救,施以活血還魂丹一一」

    「拜托,那個什麼活血還魂丹都擺十年了,就算有用也是你運氣好撿到便宜……」司徒莫明看著他臉孔再度一扭,她眉眼一揚,撫手叫好了起來︰「哈哈!爹……你看他臉色又變了,好看好看……」

    比長風看著這個姑娘笑得前仰後合、東倒西歪的樣子,一股怒氣油然而生,手掌不由得緊握成拳。

    想他谷長風向來呼風喚雨,只手能遮城里半邊天,如今竟落得被人指著鼻子訕笑的下場!

    可這姑娘是他的救命恩人,她寒夜救人並施以醫藥,就算她想指著他笑一整晚,他也該讓她笑︰況且,他日後八成還得靠他們送他回城里。

    比長風心付至此,也只能吞下怒氣,板著臉從齒縫里蹦出話來︰「感謝姑娘及大人救命之恩。敢問此地何處?」

    司徒莫明皺眉,對于男人現在的一臉平靜顯然很不滿意。「嗯嗯嗯。」

    「請問二位怎麼稱呼?」谷長風又問。

    「嗯嗯嗯。」司徒雲學女兒也應了幾聲。

    「小人谷長風,多謝二位救命之恩。」谷長風耐著性子再說。

    「嗯……」

    「給我報上你們的名字!」谷長風雙唇一抿,低聲喝道。

    「司徒莫明。」「司徒雲。」

    比長風嘴巴一時合不攏,敢情這家子都得要命令的話才听得入耳?

    「請問可有……」干淨衣服可換?谷長風清清喉嚨,決定換個方式︰「干淨衣服放在哪?」

    「在那。我娘都備好了,她還擺了一鍋粥在方才你蒸藥草湯的旁邊熱著。」司徒莫明指指陶缸旁邊。

    司徒雲想起妻子的命令,立刻沖到陶缸旁邊,捧起粥遞到谷長風手邊,頻頻催促道︰「粥來了粥來了,都煨燙了,快吃快吃。」

    比長風勉力起身,持碗就口喝粥。

    熱粥入口那一瞬間,谷長風險險落下男兒淚。往昔所嘗過的山珍海味,全都敵不過這碗白粥滋味。

    「那粥看起來好好喝。」司徒莫明說。

    司徒雲立刻搶過粥來,喝了一口後,又把碗塞回谷長風手里。

    「就是平常喝的粥,不過是藥草味重了點。」司徒雲咂舌向他說道︰「你喜歡有草味的粥哦?我下回直接拔草給你嚼。」
    比長風無言,半天後也只能說出一句一一「這盛粥的碗好生精致。」

    「當然好生精致,那可是我曾袓父陪葬的東西。我爹說難得有客人來,特別到墓里取出來的。」司徒莫明拍拍手上餅屑,屈起一腿而坐。

    比長風肚子里的粥突然一陣翻騰,嘔地一聲就想要從喉頭一擁而出。他強忍著氣,奮力把粥吞下肚腹。

    活命要緊,陪葬品不過是擺在墓室里罷了,沒關系的。谷長風動動嘴唇,盡可能若無其事地對著仍緊盯著他看的二人微笑。

    「干麼要笑?粥真的那麼好喝嗎?」司徒莫明緊盯著谷長風的臉問道。

    「那粥好不好喝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娘在粥里加了听說是連五髒六腑出血都能醫治的朱雀草。」司徒雲大聲說。

    比長風露出感激微笑,知道自己遇到奇人無疑。

    「朱雀草……就是那種長在曾曾袓父棺材邊的那種紅色草根,對吧?」司徒莫明一看男人的笑容在瞬間變成驚恐,立刻精神一振。

    比長風嘴巴一張一合半天後,忍不住開口試探問道︰「方才我泡藥草浴的陶缸,實屬難得一見。」

    「那是我袓母找人特制的。她平日就不喜歡躺著,死了當然也不想。她原本是打算坐死在那缸里,好讓我們直接扛著缸埋葬的。」司徒莫明說。

    比長風嘴角抽搐了兩下,拼命告訴自己一一「後來我祖母胖了,嫌那缸太擠,就沒再用了。我爹于是想了個好主意拿來泡湯,我娘練功時需要排寒氣,也都像你那樣泡著。只是,她武功比你高強許多,隨便一蹬腳,便能飛到屋檐上,不像你還要人家抱。」司徒莫明把谷長風從頭到腳打量一遍後,嘖了兩聲說道。

    比長風縱然想替自己爭辯,無奈他現在虛弱到連揉死一只螞蟻都沒力氣,只得繼續吞忍。

    「你在陶缸里泡了那麼久,感覺如何?」司徒莫明扯扯他的衣服。

    「氣脈通暢。」谷長風說。

    「算你識貨。我袓母說,那藥材如果給死人泡,也能保尸身百年不壞……」司徒莫明滔滔不絕地說道。

    比長風看著她,已經沒法子再做出任何反應了。

    他活著到了這麼一個地方,遇到這些奇人異事,表示上天是要讓他回去找出真相的。除此之外,別無它事重要,所以她說什麼都沒關系……

    「你呆呆看我女兒敝什麼?粥喝完就快點換衣服,免得你著涼,我娘子又要罵我。」司徒雲推了下谷長風。

    「多謝大叔關心。」谷長風垂眸,拱手為禮說道。

    「我關心你敝什麼?」司徒雲搖頭晃腦,兩條長胡須隨之飄啊飄。「是我娘子交代我要這樣跟你說的。她怕你死在這里,我們還要挖洞埋了你。這冰天雪地,誰要去挖墳啊!」

    比長風臉龐,僵,徹底陷入無言狀態。

    「快換啊!」司徒雲把衣服塞到谷長風手里。

    比長風接過衣服。

    司徒父女繼續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地看著他。

    「可否請二位先行回避?」谷長風清清喉嚨說道。

    「為何要回避?」司徒莫明滿臉興味地看著谷長風。

    比長風被她一對黑白分明大眼盯住,耳朵微微發熱,連忙看向司徒雲說道︰「在下要換衣服。」

    「為什麼你換衣服,我們就要回避?」司徒莫明眼楮一亮,一臉期待地挨近他。「你身上有什麼我沒有的嗎?有嗎有嗎?那就快點脫啊!」

    比長風不知道這是他第幾次無言了,雖說他們大唐男女的界防不那麼嚴密,但是要他當著一個女人的面換衣服?

    他……他又不是男寵。谷長風的臉色又紅又白了一陣,忽而悲麼地轉頭直盯著她,想看看她臉上可有任何羞愧神色。

    「你一直瞧著我干麼?換啊。」司徒莫明拿了個軟墊過來,盤腿坐下,一副等著看好戲模樣。

    「出去。」谷長風眉頭一皺,低聲說道。「你說什麼?聲音比蚊子還小。」司徒雲湊過去想听。「出去!」谷長風大喝一聲。

    「喔。」

    案女倆對看一眼後,各自掛著不情願表情,轉身離開。

    比長風看著他的救命恩人被他罵出門,頓時瞠目結舌,不明白這對父女怎麼這樣奴性,非得他出言喝斥,才願意听話。

    嘆了口氣,谷長風起身準備更衣,佯裝沒察覺窗戶邊開了一條隙,吹進涼風,外加兩對如影隨行的目光一如果恩人想看,就讓他們看吧,只要不要叫他以身相許就好了。

    誰讓他人在屋檐下啊……

    十多日過去,谷長風在這對父女□中的「子虛谷」里,已能自理日常作息,對于出谷之後待辦諸事也有了想法。

    墜谷三日之前,他與善品酒的妾室沐香蘭及弟弟谷南風一同前去蘇氏酒莊。

    墜谷那日稍早,他在判定蘇氏酒莊擁有能與他谷家酒樓聯婚的實力之後,便與蘇氏女當家蘇雲娘約在一處清雅別院商談二人婚事。

    不料,就在他給予玉鐲為聘禮,二人舉杯共賀聯婚之後不久,他便發現自己被人下了迷藥。他當時雖奔上馬車想逃出求救,不料馬車卻跌落谷底。

    下迷藥之人是誰、馬車一事是意外還是人為、蘇姑娘是否安然無恙……都是他如今迫切想知道的事。

    這日窗外出了大太陽,映著藍天白雲煞是好看。谷長風起床盥洗之後,便想外出尋找司徒莫明,欲告知他將離開之意。

    這對父女縱然古怪,但對他的三餐從沒短少過。那些奇怪到讓他不敢多問、卻讓他恢復神速的湯藥也沒停過一回。這樣的恩情,他是斷然一定要報答的。

    比長風推開大門,拂面涼風讓他揚起唇角,大口呼吸著春意新芽的味道。活著真好!

    他迫不及待地走出房門,身子卻是同時一匱。

    他目光發直,背上發毛地看著眼前的藍天白雲、青山綠水,還有一一墳墓墳墓墳墓!

    大大小小約莫十來座墳墓圍著屋子而建,還有一匹身形約莫他一半大小的巨狼正匍伏于某座墳墓前。

    比長風對上狼目,這回倒沒怎麼驚訝。

    司徒莫明說過她養了一匹狼無憂,那狼是她救回來的,自小養到大,比對她爹還親。誰身上有她的味道,那狼便絕對不咬人。

    司徒莫明今日早上看著他的臉用早膳,吃完東西後雙手順勢就往他衣擺抹去,他身上該有她的味道,所以不用擔心。

    黑狼朝他露出尖銳白牙,發出一聲低咆。

    「你是無憂吧?」谷長風揚起顫抖唇角,試圖套交情。

    那狼眼露凶光,一副想置他于死地,將之當成大餐的模樣。

    比長風身子往後一退,緊盯著那匹感覺很想咬斷他喉嚨的大狼,嘴里喃喃說道︰「我是你主人司徒莫明救回來的人,和你也算有些關系,你切莫傷害了我,讓你的主人傷心……」

    「谷長風,你在跟誰說話?我也要說!」司徒莫明從他右手邊十步遠的小徑走來,身後跟著一匹狼。

    「我在跟你養的狼無憂打招呼一」谷長風看著她身邊的那匹大狼,聲音戛然而止。

    「那只我不認識…看起來挺凶的。」司徒莫明叼著一根草,晃悠悠地朝他走過去。

    「你別過來……」

    比長風聲未落,司徒莫明身邊的無憂已經朝那匹狼飛撲過去。

    司徒莫明嘴里的草掉了下去,忿忿瞪向兩匹纏咬在一起的狼。

    「司徒姑娘,我們先回屋里……」谷長風才朝她走了一步,司徒莫明已經與他擦肩而過,朝那兩匹狼飛撲而去。

    「無憂,你干麼跟我搶!我好不容易有架可以打!」司徒莫明在二狼糾纏成一團、張嘴互相扯咬之際,伸手就探人其間。

    比長風倒抽一口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心急如焚地放聲大喊一一「司徒姑娘,小心!」

    「為什麼要小心?」司徒莫明回頭,奇怪地看他一眼。

    「人命關天啊!」谷長風大吼。「狼又咬不到你,你是在叫什麼?」

    「我擔心的是你!你快點同我回屋子里!」谷長風朝她伸出手。

    「我爹娘會救我的。」

    「你爹娘不在此處,你要他們怎麼救你?」谷長風再往她靠近一步,張開雙臂。「你快過來……」

    「我爹娘就在屋頂啊!」

    比長風回頭——屋頂上坐著兩個人,一個是司徒雲,另一個則是人高馬大、身樣熊形化的女子。二人正一派悠閑地並肩吃餅。

    「令媛有難,請速相救!」谷長風喊到臉紅脖子粗。

    「她哪里有難?我瞧她玩得挺開心的。」烏春鳳抱起丈夫,從屋頂上往下跳。谷長風看著站在面前的兩人,再看正繞著兩匹狼打轉、試圖插入其中的司徒莫明,完全喪失了方才走出房門的春暖花開好心情了。

    他雙膝一軟,往地上一坐,索性什麼也不管了。

    打從他那日落人谷底後,原有的一些武功似乎也隨之消失,兼以老是遇到怪事,讓他感到一股強烈的無力感。

    「娘子,你瞧怎麼樣?」司徒雲眼巴巴地看著妻子。

    這日天氣好、心情好,才有心思見外人的烏春鳳繞著谷長風走了三圈,上下打量過幾遍。「不及你好看。」

    比長風現在對于任何古怪的對話都已經無動于衷了。只是,別人舉止怪異,他該盡的禮數仍然不能少,因此他還是勉強自己起身,對著司徒夫人說道︰「多謝司徒夫人以藥草、藥粥相救……」

    「我叫烏春鳳,不是什麼司徒夫人。」烏春鳳握住谷長風的下顎,往上一抬。谷長風臉色一凝,立刻打掉烏春鳳的手。「請夫人自重。」

    烏春鳳厲眼緊盯著谷長風悲噴的神情,黝黑方臉忽而咧唇一笑,露出較常人尖銳一些的白牙笑道︰「你剛才謝了我的藥草、藥粥之恩,對嗎?」

    「是。」谷長風凜著臉說。

    「不用謝,以身相許就可以了。」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謝謝
晨安

TOP

謝謝

TOP

謝謝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