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喬恩《深情款款花美男》[緣來是妳之二]


出版日期:2014-03-04

衛冀騰是個風度翩翩、家世良好的補教名師,
花美男的長相更是秒殺所有雌性動物,唯韓秀除外,
誰教鄰居多年,她早已把他的花心面目看清楚!
原本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無事,
豈料他竟打起她的主意,日日獻殷勤,風雨無阻,
連全鎮居民都開始下注他們何時會「有一腿」……
她是這麼容易動搖的人嗎?要真被攻陷,就跟他姓!

他不曾注意過這個低調的芳鄰,直到父母喪禮──
她的一番真誠慰問,清冷嗓音竟令他有如置身冬日暖陽下,
于是他找到走出哀痛的力量,甚至漸漸將她擺到心上。
過去在愛情里尋尋覓覓,原來對的人早在身旁,
就算真命天女對他有些「小誤會」,他也要急起直追,
不只洗白形象,還要將她的身分改為未來老婆,即日生效!


第一章

    這是一場喪禮。

    因為一場車禍,前鎮長和前鎮長夫人不幸罹難,為了悼念這對生前熱心公益、親民愛民的夫婦,鎮上每戶人家幾乎都來了。

    當然,議員、立委之類的政治人物也沒少。

    長長的黑色人龍從一早就沒有斷過,把衛家擠得水泄不通,直到黃昏下起大雨,人潮才慢慢消退。

    熙攘一整天的衛家終于安靜下來。

    撐著一把深藍色的雨傘,韓秀就選在這個時候踏入衛家。

    她穿著一襲樸素黑色洋裝,一頭秀發端麗整齊地綰在腦後,除了鎖骨前方一條紫水晶銀色項煉,身上沒有多余的墜飾色彩。

    此刻,前鎮長夫婦的獨子——衛冀騰,身穿粗麻孝衣,一臉木然地坐在靈堂里。

    即使一臉憔悴頹唐、幾天胡子未刮,也無損他英挺軒昂、帥氣迷人的外貌。

    透過雨簾,她靜靜打量著他。

    從很多年以前,她就非常羨慕他有個看起來很聰明的高額頭,尊霸飛揚的劍眉像是他的個性,而大小剛好的臥蠶則讓他雙眼隨時充滿電力,不笑則已,一笑起來就是電力四射、桃花亂綻,飽滿厚實的唇瓣又中和了這股風流,讓人覺得他是個專情的人。

    他面無表情地點頭致意,她也點頭回應,然後才收起雨傘,緩步走進靈堂鞠躬上香。

    雖然按照習俗,這支香應該由身為家屬的衛冀騰親自點好交給她,但顯然傷心過度的他並沒有起身的打算,她只好主動一點。

    把香插入香爐後,她從口袋掏出一包奠儀交給他。

    「請節哀順變。」

    「謝謝。」

    原本低醇好听的聲音,嘶啞得像是被砂紙蹂躪過,不知道是多久沒喝水還是幾天沒睡了。

    她仔細端詳他木然的表情,心中不禁浮現「天之驕子殞落」六個字。

    衛冀騰——鎮上最令人欣羨的天之驕子,不但出身富貴,更是相貌堂堂,重點是父母還給了他一個絕頂聰明的腦袋。

    從小到大,不管任何競賽他總是能夠輕松拿第一。

    出社會後,更是憑著己身實力一躍成為炙手可熱的金牌補習班英文名師,凡是拼基測、學測的莘莘學子沒有人不想上他的課。

    所有鎮民將他視為小鎮之光,更將衛家當作模範家庭。

    誰知衛家卻遭逢如此憾事,向來鶼鰈情深的前鎮長夫婦,竟然因為各自多年的外遇問題在談判過程中發生扭打,導致車禍喪命,而這一切的丑陋對話都被行車紀錄器記錄下來,並透過八卦者的嘴巴散播出去——

    如今鎮上,沒有人不知道這樁丑聞。

    一夕之間,人人稱羨的模範家庭支離破碎,從小到大一直站在金字塔頂端的衛冀騰,不知是何感受?

    她想,一定痛徹心扉吧。

    畢竟站得越高摔得越痛,愈是習慣在幸福中安穩度日,一旦美夢乍醒,便是一無所有。

    看著他一臉冷峻疏離,她在心中嘆了口氣。

    「請問可以坐一下嗎?」她指著他身邊的椅子問。

    「請。」

    依舊是隨時會破掉的可怕聲音,語氣也更冷淡了。

    韓秀不以為意,只是慢條斯理地在他身邊坐下。

    靈堂外,雨勢已悄然轉小,只剩裊裊線香白煙朝靈堂外飄散、白幡在屋檐下冷冷飄蕩,以及那一簇簇被風雨打得近乎凋零的菊花花籃。

    「人都走了。」她低聲自語,猜測自己或許是今天最後一個來上香的。

    「走了也好。」衛冀騰迸出聲音,語氣充滿譏誚。「反正他們也沒打算一起過一輩子。」

    她眨眨眼,轉過頭看他。

    「我的意思是,來吊唁的人都走了。」

    衛冀騰一愣,隨即低下頭,再次將自己與世界隔絕。

    「不過你說得也沒錯,不愛了,沒必要勉強在一起。」見他失去往日神采,簡直變了個人,明知不該交淺言深,韓秀還是忍不住開口。「但你記不記得,四年前鎮上曾經因為台風而淹大水?」

    「你會不會覺得,你的話題太跳TONE了?」他抬起頭,一臉古怪地瞪著她。

    他的父母死得不光彩,雖然親友們在他面前不敢對這樁丑聞多說一個字,可私底下卻總是壓低聲音竊竊私語。

    流言蜚語傳來傳去,終究會傳到當事人的耳中。

    不管他們用多恭敬的姿態捻香、多真誠的語氣安慰,都掩飾不了他們好奇、嘲諷的真面目。

    然而這個連姓啥名啥都不知道的女人,卻理所當然地當著他的面,說起這個禁忌話題?

    「你在意?」韓秀淡淡地問。

    在意?

    不。他嘲諷地勾起唇。

    比起親友們的裝模作樣,她的單刀直入反而令人好過,至少不必看著她嘴巴上說安慰,眼神里卻是另外一回事。

    「那場台風把我家一樓全淹了,我媽又剛好氣喘發作,幸虧你爸爸發動橡皮艇挨家挨戶探訪,及時把我媽送到醫院,我們全家一直很感謝他。」她並沒有等他回答,紅唇一開便繼續道。

    「你這是在安慰我?」衛冀騰揚眉。

    她不置可否地聳聳肩。

    「我只是想說人都有優缺點,就算是殺人犯,你也不能說他沒有做過善事或沒有優點,何況,你父母把你栽培得很好。」

    衛冀騰不接話,只是憤懣地看遺照中的兩個人,許久之後才又開口。

    「但你不能否認身為父母,他們並不及格。」

    「哪里不及格?他們虐待過你嗎?」

    他皺眉不語。

    「還是他們將你視作私人財產,帶你一起共赴黃泉?或是把你當作搖錢樹,干涉你的人生?抑或是盜用你的名義,在外面作奸犯科?」韓秀淡淡地說著,針針見血。

    衛冀騰被堵得啞口無言。

    「我想都沒有吧。」她一臉淡定地接受他的瞪視。

    「這世上從來就沒有滿分的完人,別對父母太苛求,畢竟你也不能保證自己是個滿分的兒子。」

    滿分的兒子?

    她的話宛如醍醐灌頂,令他倏地瞪大眼。

    「反正在我看來,你的父母挺好的,你只是在鑽牛角尖而已。」

    語畢,她一臉緬懷地看著遺照中的夫妻倆,拒絕因為私事,就全盤否定他們曾帶給小鎮的美好。

    他怔怔地看著她柔軟的眼神,順著她的目光望向遺照。

    相片中的兩人笑得慈藹,一直是他印象中的模樣。

    她說得沒錯,雖然他的父母死得並不光彩,但他們從未傷害過他。

    靈位前香煙裊裊,一縷白煙隨著清風飄向韓秀縴秀柔和的側臉,將她的眉眼襯托得更加靈動,讓稍嫌平淡的樣貌平添出塵的美麗。

    突然間,他明白她為什麼要坐到他身邊了,原來從一開始她就不是在安慰他,只是就事論事替他鬧出丑聞的父母說話!

    心,驀然一動,原本充斥在心中的陰霾像是被一雙溫柔小手輕輕撥開,豁然開朗。

    看著她秀氣的側臉,他心弦悸動地看向手中的奠儀,上面的署名是韓豐年,這應該不是她的名字。

    「你叫什麼名字?」他忍不住問。

    韓秀收回目光,顯得有些詫異,但很快又恢復鎮定。

    「我姓韓,我的名字叫韓秀。」

    「我以前從沒看過你,你們是這幾年才搬來的?」

    「……我們家已經住在這里十二年了。」

    「十二年?」他很意外。

    雖然大學畢業後他便留在台北打拼,但街坊鄰居他還是多少認識的,他怎麼可能對她連一點印象也沒有?

    「你家住哪里?」

    「你家出去左轉,巷口左邊的第一戶人家。」她有問有答。

    那豈不是距離他家不到一百公尺?!

    「可我記得那戶人家只有一個兒子,呃……還是兩個?」

    「生兩個兒子的是蔡家,他是我隔壁鄰居。小時候我習慣留短發,國中畢業後才改留長發,也許造成了你的誤會。」她有條不紊地回答,對于他「慘不忍睹」的記憶倒是一點也不意外。

    對于一個每天活在美女包圍下的帥哥而言,你真的不能要求他記住每個不起眼的小鄰居。

    「呃!」衛冀騰當場囧到爆。

    原來當年那個端正秀氣,還有點弱不禁風的小正太竟然是「她」?!

    她仿佛沒看到他臉上的尷尬,繼續道︰「既然你已經知道我家在哪里了,那我可以請問你打算什麼時候移車嗎?」

    「什麼?」衛冀騰覺得自己的腦袋大概當機了。

    「你的車停在我家門口四天了,我猜你是為了騰出自家門口讓前來上香的親友方便停車,但你的車停得太貼近我家鐵門,讓我進出很不方便,可以麻煩你抽空把車子往外移一點嗎?」

    「當然!」他連忙答應,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丟臉過。

    若說五分鐘前他還憤世嫉俗,一心想抗拒整個世界,現在卻只希望時光能倒流,讓所有對話可以重來。

    老天,她竟然輕而易舉就把他的悲憤變不見了!

    「多謝你的體諒。」得到他的保證,她才松了口氣。

    她會挑在這個時候送奠儀,就是覺得人多時不好開口要求這種小事,沒想到沒等她開口,他倒起了話頭,幸好幸好。

    「時間不早,那我就不打擾了。」任務完成,她起身告辭。

    「等等!」他開口喚住她。

    韓秀疑惑轉身。

    衛冀騰起身握住她的手,態度既慎重又愧疚。

    「謝謝你幫我父母說話,你的話讓我受益良多,還有很抱歉一開始對你那麼不禮貌。」

    當她走進靈堂時,他承認是故意怠慢她的,因為他實在不想再去面對另一個口是心非的客人。

    她有些訝異他的坦率,卻也很高興他能想開。

    「我接受你的道歉。如果你不嫌我嗦的話,也許你該考慮去喝個水或是休息一下,老實說,你的聲音簡直像鴨子被謀殺。」

    她過于寫實的形容讓他啞然一笑。

    自從得知父母的死因後,他首次知道自己原來還有笑的力量,這一切全歸功于韓秀。

    「你說話總是那麼直接嗎?」

    「我只是喜歡說實話,還是你比較喜歡听謊話?」

    「不,這輩子我已經听夠謊話了。」

    因為父母外遇被揭發,他才明白過去幸福美滿的家庭不過是場華麗的謊言,而他就是住在謊言里的楚門。

    她明白他苦澀笑容背後的哀慟,但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也只能輕聲勸道︰「去睡一會兒吧,睡眠會讓你好過一點。」

    語畢,抽回小手就要離去。

    「韓秀!」衛冀騰再次開口。

    她納悶停步,他卻愣愣地看著她的臉,說不出話。

    懊說的都已經說完了,他實在不該一再阻止她離去,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好希望她能再多陪他一會兒。

    在感受人情冷暖的這些天,她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溫暖他心房的人,但是他沒有任何理由留下她不是嗎?

    「不,沒什麼,我只是突然想到忘了給你回禮。」為了遮掩失態,他立刻從桌上拿起毛巾回禮遞給她。

    「謝謝。」她道謝接過,撐著雨傘轉身離去。

    他只能默默目送她離去的背影,直到縴柔的身影消失在大門口,再也看不到為止。

    韓秀。

    原來她的名字叫韓秀。

    很好听的名字,就像她的人一樣,秀麗端莊,卻也縴秀柔和,是個很有氣質的小女人。

    一年後

    「秀色」是小鎮上最受歡迎的簡餐餐廳,不但環境寬敞干淨,價格經濟實惠,最重要的是這里的餐點咖啡都是一級棒,大受學生、上班族、大小家庭的歡迎。

    三年前,原店主夫婦跟隨慈善團體到國外做公益去了,店主夫婦的女兒——韓秀,則完全繼承了好手藝,並且不藏私地把這身好手藝教給了聘來的兩位廚娘。

    多了兩名幫手後,「秀色」生意自然蒸蒸日上,饒是下午三點,店里還是有四、五桌客人在用餐,享受這悠閑靜謐的午後時光。

    趁著人潮較少,韓秀總算可以解下掛了一上午的圍裙,替自己泡了杯大馬士革玫瑰花茶,坐在吧台後方記帳。

    淡金色的秋日陽光從成排的落地窗外斜斜灑進,映得滿室輝煌,栽植在窗外小花圃里的紫藤花、風鈴花、繡球花等各式花卉,隨著秋風搖曳生姿,並用花葉剪碎日光,將點點碎影投映在店內的木造地板上。

    嬰兒車里,一名嬰兒揮舞著雙手格格笑個不停,正與晃動閃爍的光影玩得樂不可支時,懸掛在大門的木制風鈴突然響起。

    「歡迎光臨。」

    韓秀綻放微笑,起身迎接來客,卻看到衛冀騰全身無力地斜靠在門邊,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求救似地伸向她。

    「秀秀救救我……我……我……我就快不行了……」

    韓秀揚眉,紋風不動。

    店里的客人們也都沒有動。

    除了韓秀,所有人都一臉好奇,等著看衛冀騰又在玩什麼把戲。

    這座小鎮不大,綿密而龐大的「主婦聯絡網」更讓整座小鎮沒有秘密。因此在經過幾個月的「熱烈追求」後,鎮上幾乎沒有人不知道衛冀騰喜歡韓秀。

    再加上衛冀騰所開設的「衛」英文補習班就在「秀色」正對面,像今天這種場面簡直是家常便飯,他們早已見怪不怪了。

    為了博得佳人一笑,他們的小鎮之光可說是花招百出,無所不用其極哪。

    「秀秀……」得不到佳人回應,衛冀騰哀怨地抬起頭,那模樣說有多我見猶憐就有多我見猶憐。

    雖然明知他是裝模作樣,但韓秀卻不得不開口,聊表關心。

    「你怎麼了?如果很難受的話,我可以幫你叫救護車。」

    「我營養不良,醫生說我嚴重缺乏一種叫做‘韓秀 的營養素,叫我一定得盡快補充,否則會有致命危機!」衛冀騰可憐兮兮地眨眨眼。

    「噗!」

    此話一出,除了韓秀,所有人都笑了,就連嬰兒車上的小嬰兒也因為眾人的笑聲,跟著笑個不停。

    韓秀嘴角微抽,只想抬頭嘆氣。

    這大概是她這輩子听過最惡爛的台詞了,偏偏這男人就是有那個能力,把這麼惡爛的台詞說得至死不渝,大受觀眾好評。

    「我覺得你比較像是頭腦有問題,也許該考慮換個醫生。」她不咸不淡地睨他一眼,接著便坐下記帳,不再理他。

    「我已經看過好多醫生了,所有醫生說法都一樣,只有你能救我了,秀秀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等不到溫柔的攙扶,衛冀騰只好「起死回生」,咻的一聲沖到吧台前方,一**坐在離韓秀最近的座位上。

    入座前,他還不忘順手替她把吧台邊的幾個椅子扳正,動作行雲流水、訓練有素,全是這幾個月來為她分憂解勞的優良成果。

    原本還在閑聊的客人,全都因為這場好戲而轉移目標。

    其中有對老夫婦甚至把椅子轉向吧台,一臉看好戲。

    「我不懂醫術,抱歉。」

    韓秀頭也不抬,無數次的經驗早已教會她,愈是理會這個男人,他愈是打蛇隨棍上。

    「不懂醫術沒關系,你只要答應和我交往就行了。」

    衛冀騰顏無恥地笑著,一雙黑眸就這麼看著她柔和舒展的眉眼、秀氣翹挺的鼻,以及那淡淡粉色的唇。

    眼前這張小臉雖然平凡,但他就是喜歡她那恬淡如茶、舒雅如香、婉約如詩的氣質。

    而且,因為她在喪禮說的那番話,他對她一見傾心!

    「我不要。」

    「為什麼——」衛冀騰夸張地捧著胸口,仿佛一顆芳心碎落一地。

    「沒有為什麼。」

    「既然沒有為什麼,那就是說其實你也喜歡我對不對?噢!我就知道你只是不好意思承認——」他直接忽略她之前說的「不要」。

    誰說的!

    受不了他如此無恥地扭曲事實,韓秀只好停下記帳,抬頭看向他,淡定的表情終于產生一絲裂縫。

    「衛先生,請你別總是亂開玩笑。」

    「我不介意你喊我親愛的,還有我不是在開玩笑。」他無辜回望,不忘送上幾枚秋波。

    她深吸一口氣,伸手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

    「那就別再演戲,每天都來這麼一出,難道你就不累嗎?」

    「誰說我在演戲?我一直都是認真的!」

    他深情款款地望著她,桃花眼不再無差別放電,而是蕩漾出一股深邃。

    他也知道自己很死纏爛打,但韓秀從不給他難堪,頂多冷淡了點,從這點就足以看出她的教養良好。除此之外,從「秀色」店內的擺設、清潔、打掃,以及待客之道,都足以顯示她的巧思、賢慧、細膩、溫柔。

    包重要的是她手藝好,做出的餐點好吃得不得了,總是充滿家的味道。

    愈是和她相處,他愈是戀上這個人,他的靈魂告訴他,他要的就是韓秀!

    她瞪著他,還是覺得他在胡言亂語。

    畢竟這根本沒道理不是嗎?

    鄰居十幾年,他對她毫無印象,若不是那場喪禮,他根本不會知道有個鄰居叫韓秀。

    而且他們因為學齡差三歲從未同校,衛冀騰又一直在異地工作,原本一輩子都不會有交集,豈料喪禮結束後,他卻突然放棄在台北經營五年的補教事業,毅然決然回到鎮上重新開始。

    至今仍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做,只知道重新開始後,他變得更加開朗,好似完全走出悲傷,甚至有了喜歡的對象。

    所有人都為了他的復原而高興,只除了被追求的韓秀。

    也許因為這些年他都在外地工作,大家都忘了他多采多姿的青春歲月。

    可他們忘了,卻不代表她也忘了。

    因為兩家住得近的關系,從國中開始她就知道他有多受歡迎。

    從小到大,他就像夜空里唯一的皎月,永遠吸引繁星們的圍拱,即使後來到外地讀書工作,出色如他也一定不乏女子愛慕。

    也許是冷眼旁觀久了,她比誰都清楚他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並可以輕易將他高中時的每段情史背出來。

    像他這樣眼高于頂的男人會喜歡上她?

    不,就算他表現得再誠懇,她也不會相信。

    包別說幾天前,她還撞見他和別人打賭說會追到她,像他這種把追求當賭注的男人,實在不值得信任。

    「也許你的認真和我的認真,並不相同。」她一想到那天的情況就沒好臉色。

    「當然不同,因為我相信,我的認真絕對比你還要真情一百倍。」他自吹自擂。

    韓秀無言以對。

    很好,她總算明白什麼叫做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了。

    眼前的男人簡直就是這句話的最佳代言人!

    在韓秀無奈且慍怒的瞪視下,衛冀騰仍企圖以熱情的目光融化她堅固的芳心,誰知道就在這個時候,風鈴又響起。

    一名身穿補習班背心的年輕工讀生怒氣沖沖地踏入店內。

    「老板,我不是跟你說過上完課後要開會嗎?你怎麼又跑到這里?」

    听到身後那暴怒的吼聲,光明正大混水摸魚的衛冀騰緩緩轉身。

    「阿宏啊,我說你年紀也不小了,老是這麼暴躁易怒,可是很容易中風的,你千萬要小心哪——」

    「我今年才二十歲!」

    阿宏橫眉豎目地沖到吧台邊,二話不說就拉住衛冀騰的手臂。「快跟我回去,所有人都到齊了,就只差你一個!」

    「不行,醫生說我就快死了——」衛冀騰人高馬大,平常又有健身的習慣,怎麼可能被人輕易拉動。

    阿宏的臉扭曲了。「我看你好得很!」

    「唉,我是說真的,醫生說我要是再吃不到‘韓秀’這種營養素的話,真的會死掉。」他以一種很肅穆的態度,說出很不要臉的話。

    阿宏嘴角抽搐。「老板,你是小鎮之光,更是我從小到大的偶像,可不可以請你別那麼無恥?」偶像變嘔像,打擊很大的!

    韓秀在一旁用力點頭,忍不住想要附和這些話。

    衛冀騰卻橫睨阿宏一眼。「年輕人果然就是不懂愛,我跟你說,面對心愛的女人,當你不能下流時,就一定要無恥一點,否則怎麼追得到人?」

    一直在旁看好戲的鎮民終于忍不住拍手叫好,為這番大膽言論喝采。

    至于身為當事人的阿宏和韓秀,也只能悲情地默默對視,無奈望天。

    「韓老板,可以請你幫我打電話到補習班,請幾個幫手過來幫忙嗎?」

    阿宏決定動用武力把這個上課很認真,但每次說到開會就落跑的老板捉回去。

    「沒問題。」韓秀立刻拿起電話。

    「秀秀,你忍心?!」衛冀騰哀叫一聲。

    韓秀橫睨他一眼,她的回答是伸出右手,按下再熟悉不過的號碼。

    衛冀騰的心都碎了,他把這股悲傷化為力量,統統發泄在阿宏身上。

    「可惡,壞人姻緣是會有報應的!」他輕揍阿宏一拳。

    「等你追到韓老板再跟我說這句話,遜咖!」阿宏也很不客氣輕踹回去。

    衛冀騰不敢置信地瞪大眼。「你說什麼?有本事你再說一次!」

    「我說你遜咖!」阿宏中氣十足的又吼了一遍。

    「好啊,老虎不發威你把我當病貓,走,我們回補習班解決!」

    衛冀騰架著膽大包天的阿宏走出「秀色」,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的打打鬧鬧不過是場玩笑。

    畢竟把孩子送到「衛」英文補習班的父母都知道,衛冀騰很沒有名師架子,他把工作伙伴當兄弟,把學生當朋友,講課幽默風趣,充滿美式風格,下了課更是和藹可親,平易近人,原本對英文極度排斥的孩子,在他的教導下全都愛上了英文。

    眼看孩子英文成績一天比一天進步,做父母的沒有不高興的,當然也打從心底感激衛冀騰。

    直到店門再次關上,看完好戲的老夫婦心滿意足地走到櫃台結帳。

    趁著丈夫掏錢付帳,李嬸忍不住滿腔熱血,低聲做起媒來。

    「秀秀啊,我看冀騰那孩子追你那麼久,你差不多也該答應和他交往了吧,要是不好意思,李嬸偷偷幫你啊?」

    沒料到李嬸這麼熱情,韓秀小臉一僵。

    「李嬸,不用了,衛先生只是開玩笑而已。」

    「怎麼會,我看冀騰那孩子很認真啊!」

    那是因為你忘了他以前有多花心,而且還把追我的事拿來當賭注!

    韓秀很想實話實說,又覺得這樣背後議論他人不太好。

    「總之,我就是覺得他不是認真的。」

    「唉呀,你別那麼固執嘛,我看冀騰對你很認真耶,每天都絞盡腦汁逗你高興,怎麼可能是在開玩笑?」

    「好了,你就少雞婆了,年輕人的事你瞎攪和個什麼勁!」察覺韓秀的尷尬,一旁沉默許久的李伯終于出聲斷話。

    「我哪里是雞婆,我明明是一番好心!」李嬸不依地說道。

    「小心好心辦壞事。」李伯一馬當先走出「秀色」。

    「喂你——吼,等等我啦……」李嬸還想說些什麼,可眼看老伴愈走愈快,只好慌慌忙忙的追了出去。

    直到兩人都走遠了,韓秀才搖搖頭,重新回到座位上記帳。

    可能是因為天性淡然,從小到大對愛情她從來沒有憧憬,唯一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當她哪天想戀愛了,必定是以結婚為前提和人交往。

    她知道自己觀念保守,所以從不認為情史豐富的衛冀騰會有和她一樣的想法。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們之間並不合適,所以對于他的嬉鬧糾纏,她從來沒當真。只是……難道就這樣放任他繼續糾纏嗎?

    蹙起眉頭,她望著計算機上的數字發呆,幾秒後又失笑搖頭。

    算了,干麼杞人憂天呢?誰知道這個玩笑他打算堅持多久,搞不好過了明天他就移情別戀了呢。

    既然如此,那就讓一切順其自然吧,千萬別想太多。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炳,香阿恩又和大家見面啦。

    這本書是系列《緣來是你》的第二本,照理來說當初寫完系列——《居心叵測草食男》就該開稿寫這本,誰知計劃趕不上變化,為了配合節慶,公司陸續推幾套主題書,喬阿恩有幸參與了兩本,所以花美男這本就DELAY了。

    若本來很期待這本的讀者,喬阿恩在此慎重跟各位賠個不是,抱歉SORRY。

    不過好在也沒遲太久,寫完主題書後,喬阿恩馬上一邊大掃除一邊思考這本書的大綱,立志早點讓花美男出場。

    人家都是過年出版的書叫新年書,偏偏喬阿恩這本也是正港的新年書,為什因為這本書喬阿恩從新年前就開稿,一直寫到過年後,整整六天假期全拿來工作,就算白天得出門走親戚,晚上也得另繼續工作。

    外面每個人都在故鞭炮,熱熱鬧鬧過新年,喬阿恩卻是一個人孤苦憐仃安安靜靜,同時還飽受感冒病毒的祈磨,在失聲咳嗽聲中默默耕耘……

    想想就好妻涼。(四十五度角望天……)

    幸好喬阿恩的怒力終于蕕得了收蕕,總算如期完成稿子,所以決定寫完這本書後,一定要跑去看花燈。

    悶太女的結果,就是一定要找一天大暴走!

    听說今年的主燈——「龍駒騰躍」在南投,喬阿恩雖然蠢蠢欲動,但一想到停車位就不禁冒冷汗,所以左思右想還是在地愛家鄉好了。

    台南的花燈應該也不錯,再不濟也還有高雄的可以看啊,雖然新聞說高雄四太主燈區沒有馬花燈——

    嗯,這真是非常耐人尋味呢——

    不過話說回來,喬阿恩還是覺得動線規劃和安全防護比較重要,要不然每次辛辛苦苦跑去看,卻只體會到人擠人的痛苦,任誰都不會有好心情吧?

    不過除了看花燈,喬阿恩還有一個小小的歷望,那就是可以拿到今年的小提燈——「超萌馬」。

    那個「超萌馬」超可爰的,好想把它拿回家掛起來,但是听說小提燈超難拿的,不只數量有限,還要在指定地點、指定時間去排隊拿,喬阿恩覺得自已根本就拿不到。畢竟小提燈已經開始發放了,可他上面寫的時間喬阿恩全都沒空啊。

    ——再砍四十五度角望天——

    沒關系,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喬阿恩很看得開的。

    總之接下來的《一鳴驚人宅男弟》,喬阿恩絕不會讓各位等太久滴,請各位耐心期待喔,OK,881。

    愛你們,瞅咪!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谢谢

TOP

谢谢

TOP

谢谢

TOP

谢谢

TOP

Thx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