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韋《丫鬟奪愛》[搶花轎之二]


出版日期:2010-09-16

那夜,濃濃的血腥味吞噬了冉府,一場滅門之禍余波蕩漾……
一切太突然,嚴釋策只來得及救出唯一的活口──冉府千金冉芷凌!
他為她延醫治傷,細心呵護,立誓還她一個遮風蔽雨的家,
畢竟她本是他指腹為婚的妻,而此禍又是因他而起──
嚴家以鹽業營生,無意中商場結怨,卻導致牽連親家!
無辜的她遭逢家變、重傷失憶,視他為唯一依靠,
兩人相處日久,情根深種、命運相連;
她為他下廚、做盡一切討好他之事,
那雙宛若星子般的眼,已讓他深陷無法自拔!
偏偏命運弄人,在他動心之際才發現,「她」竟不是她?!


  楔子

    深幽的夜。

    火在燃燒。

    濃濃的血腥味,伴隨著火光、濃煙,飄散在灼熱的空氣中。

    一抹嬌小玲瓏的縴細身影,穿著精致華麗刺繡的粉色衣衫,像只就要落入獵人手中的小鹿,驚慌地在火焰四竄的偌大宅邸四處奔逃。

    怦怦!怦怦!一顆心恐懼、害怕得就快要跳出胸口。

    她還不想死!

    可是幽淡的月光照射出她的身影,她拚命地跑,冀求能在闖入府里的厄夜殺手手中逃出生天。

    大宅里的僕佣們因這群不速之客夜襲,死的死、傷的傷,剩下的則飽受驚嚇,四處逃命。

    「救命啊!」

    「求求你們,饒了我!不要殺我——」

    幽暗中,一聲聲令人膽顫心驚的尖叫、痛喊聲由四面八方不住傳來,嚇得她冷汗涔涔。

    穿過重重回廊,卻不小心踩到過長裙擺,整個人重重摔跌在地上,磨破掌心與膝蓋,痛呼出聲︰「啊……」

    一名黑衣男子雙手插腰,中氣十足對著同伙的人說道︰「別跟那些僕佣羅嗦,快點把冉家千金找出來。」

    「是!」同伙的人更加俐落快速地解決眼前所能看到的冉家家僕。

    跌倒在地的小人兒清楚听見厄夜殺手所說的話,心頭驚懼,很想化為一只小螞蟻,躲進幽暗的角落永遠不要被發現,可是她卻不能。

    連連深吸了好幾口氣,她鼓起勇氣,顫抖著縴瘦的身子爬起來,讓自己曝露在月光下,繼續拔腿狂奔。

    一道同樣在深夜奔跑的身軀迎面撞上,驚愕地瞪著她看︰「啊!你怎麼……」

    飽受驚嚇的眼瞳剛一看見對方,立即認出對方是廚房的大娘,可更教她心驚膽顫的是,大娘背後的黑衣男子正揚起手中的刀……「大娘,小心!」

    冷絕的刀,毫不遲疑狠絕地朝大娘劈下,大娘淒厲慘叫了聲,血濺四方,倒地身亡。

    她嚇得面如死灰,柔嫩的唇瓣慘澹毫無血色,雙腿不住發顫,瞪著痛下殺手的男子,盛滿恐懼的眼瞳淌下兩行淚水。

    「你怎麼可以不由分說就殺了大娘?」她不斷問著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這一定是場駭人心魂的可怕惡夢,待她明兒個醒來,就會發現大家依然談笑風生。

    黑衣男子不理會她的指控,神色不善緊盯著她,在瞧見她華麗精致的衣衫時,眼眸一亮,吹了聲響亮的口哨,招呼同伴。「你就是冉芷凌?」

    「你是誰?究竟想要做什麼?」她不住往後退,雙眸警戒地瞪著對方,與他手上那把鮮血淋灕的大刀。

    她一退再退,想辦法要逃出對方的掌控,背卻不期然撞到一堵牆,愕然回頭一看,才發現她身後已經站了三名黑衣人,完全堵住她的退路。

    「將死之人不需要知道我們是誰,只要我們知道你是冉芷凌即可。」冉家僅有冉芷凌這麼個掌上明珠,瞧她的年紀與打扮和所得的訊息無誤,便可確定她是今夜冉家最後一名活口。

    她早就預知自己恐怕逃不過今夜,本以為可以坦然面對,但真正面臨時,依然窩囊到快將心給抖散了。

    她不想死,真的不想!

    「頭兒,我說這冉家千金長得挺標致,就這樣殺了她,實在可惜。」一名黑衣人起了色心,撫著下巴垂涎。

    「你想樂上一樂,我不反對,不過記住動作快點,官兵很快就會出現了。」夜里的火光與淒厲的哀號聲會引起左鄰右舍注意報官,他們主要目的是滅了冉府滿門,並不想被官兵追著跑。

    「嘻,我辦事,頭兒盡管放心。」

    听見對方有意污辱,她倒抽了口氣,隨手抄起一個花盆狠狠砸向意圖不軌的黑衣人。

    黑衣人沒料到已經嚇得像受驚小鹿的冉芷凌會出手反擊,被砸了個正著,痛得齜牙咧嘴,一個耳刮子用力甩向她柔嫩的臉頰,大聲怒咆。「該死的臭丫頭,敬酒不喝,喝罰酒!」

    痛叫了聲,縴瘦的身子禁受不住惡徒用力甩打,如斷了線的紙鳶往旁撲跌,這一跌,後腦勺重重撞擊到雕花廊柱,劇痛猛然傳來,令她失去抵抗能力,懷抱著深沉的恐懼遁入黑暗中。

    鮮血自撞破了的後腦勺淌出,黑衣人面目猙獰蹲下身,粗暴地伸手扯開她的衣襟︰「哼!不想讓老子踫你是嗎?老子偏要!」

    為首的黑衣人傾耳聆听,眉心一皺,出聲制止。「老四,等等!」

    「頭兒,怎麼了?」心火、欲火都燒得正旺的老四不解地看著老大,見其他兄弟們也側耳聆听四周動靜,讓他縮回了侵犯的手,整個人開始警戒。

    周遭有烈火狂焚的聲音,有求饒與臨死前的哀號聲,除了這些以外,他听見有一群人正自外頭打進來。

    頭兒當機立斷,命道︰「老四,殺了冉芷凌,咱們得撤了。」

    冉家兩老已死,目前僅剩冉芷凌一人,不管是誰打進來,他都不打算和對方正面交手,只想快點達成任務,盡速離開。

    「知道了,頭兒。」到手的天鵝肉就這樣飛了,老四覺得可惜,卻不得不遵從頭兒的指示,提起手邊的刀,目光森冷,毫不遲疑地往倒臥在地上的冉芷凌砍下。

    銳利的刀鋒劃過玲瓏縴弱的嬌軀,血花飛濺,如潮水迅速漾開。

    「撤!」頭兒急喝,輔以長哨聲,通知分散在冉府四處殘殺的同伙。

    黑衣人們帶著滿身血腥迅速撤離的同時,又沿路放火,以阻絕追兵。

    火花在黑夜中張牙舞爪,威脅吞噬所有能夠觸及到的一切事物……

TOP


第一章

    彩霞滿天。

    從嚴府小巧精致以鵝卵石鋪設小徑的別院放眼望去,右側倚牆之處種植幾株未到花期的茉莉與桂花,茉莉與桂花之前另有依偎山石而生的白色荼蘼,燦爛綻放,香氣飄散。

    左側白色牆邊則種植一排箬竹,竹梢枝葉探出牆頭,迎風搖曳。

    院中擺置了一座古樸的圓石桌與兩張石椅。

    時間來到被橘紅光彩照映的靜謐別院,似乎止住了步伐,不再快速溜走。

    別院臥房門扉緊閉,不教春末仍屬寒冽的冷風灌入。

    擺設精致典雅的房內床邊,坐著英挺俊朗、高大偉岸的嚴釋策,他眉頭深鎖,憂心忡忡望著纏綿病榻個把月的未婚妻。

    「不……走開……全都走開。」始終陷入可怕惡夢的人兒,秀眉緊蹙,眼角淌下驚恐的淚珠,破碎著聲,荏弱搖著頭,不住囈語。

    听著她如冰晶破碎般的嗓音,修長的指尖撫去晶瑩的淚珠,痛擰了心,低啞著聲,呼喚猶獨自徘徊在恐怖夢中的人兒。「芷凌,一切都過去了,現下你是平安無事的,快點自夢魘中醒來好嗎?」

    床上的冉芷凌看起來是如此嬌小脆弱,彷佛稍微一用力,她就會在指尖下碎成片片。

    嚴家世代以販售食鹽為營生,依朝廷所發布的邊疆軍需公告,提供糧草、鐵器、布匹或其他物品以換取鹽引,再到鹽場領取食鹽販售,從中獲利。

    冉家則為書香門第,冉父曾為翰林院侍講學士,後因健康欠佳辭官返鄉,閑暇之余撫琴作詩,自娛娛人。

    嚴、冉兩家夫人未出閣前是閨中密友,出嫁之後仍頻繁魚雁往返,維持情誼,後來在嚴釋策十歲、冉芷凌四歲那年為兩人訂下婚約,待兩人長大成人後共結連理。

    可惜好景不常,嚴氏夫婦來不及看到兩人結為夫妻,先後因病撒手人寰,將龐大家業丟給初出茅廬的長子嚴釋策掌理。

    當時嚴釋策不過二十郎當,便須面對同樣在山西,與嚴家旗鼓相當,卻一直虎視眈眈意欲並吞嚴家產業的鹽商——申家。

    他與弟弟嚴釋文面對強勁的申家,一路步步為營、披荊斬棘,方不致落入申家設下的陷阱與困境,好不容易鞏固住家業,而時間已經過了六年。

    幸好冉氏夫妻體諒他的難處,從未催促履行婚約,直到他不再忙得焦頭爛額時,征得冉氏夫妻同意,雙方約定在年底前選個黃道吉日迎娶冉芷凌過門。

    「芷凌,對不起,是我害慘了你。」嚴釋策低啞的聲音飽含痛苦。

    行事卑劣的申家本以為可以盡捧解鹽這塊大餅,但在雙方幾番交手後,終于發現嚴釋策外表白淨斯文,看似無害的書生,事實上行事果斷,並非扶不起的阿斗。

    接連幾次商場失利,輸給年輕的嚴釋策,申家咽不下這口氣,多次派人破壞嚴家在邊關種植糧草的農田,連旗下經營的鐵鋪、布莊也無一幸免,更甚者還派人刺殺嚴家兄弟倆。

    兩兄弟多次逃過死劫,申家心有不甘,索性將目標轉向冉家,策劃這場滅門血案,算是一個警告,意欲迫使嚴家退出鹽業。

    當嚴釋策接獲冉家遇害的消息,急如星火趕往冉家時,已晚了一步。

    「假如不是與我訂親,你壓根兒就不會遭遇如此可怕的劫難。」

    他這輩子都無法忘記那可怕駭人的一夜,偌大的冉府陷入一片火海,他帶領手下冒死沖進火場救人,迎接他們的是倒臥四處的尸骸,有的身中數刀才斷了氣,也有一刀斃命的,還有一些已遭惡火焚焦、無法分辨面目,觸目所及盡是慘不忍睹的景象。

    嚴釋策首先發現冉氏夫婦陳尸房中,焦急再趕往冉芷凌的閨房,未見芳蹤,最後是在幽暗的回廊發現氣若游絲倒臥血泊的她。發現她胸前中了一刀,他急忙脫下外袍覆在她的傷口上,試圖先行止血,再抱著她沖出火場求醫。

    當地的大夫對她沉重的傷勢束手無策,他趕忙帶她回山西,向曾是宮中御醫的林大夫求治,努力將她自鬼門關前拉回來。

    「我虧欠你的,窮盡一生都還不了。」他竭盡所能想要補償她,可是她一直陷入昏迷中,遲遲無法蘇醒。

    睇望著她,試著把眼前嬌小玲瓏的她與四歲的她作連結,同樣的嬌弱、同樣的我見猶憐。

    他們倆僅在她四歲訂親交換信物時見過一面,對她的印象,模糊地停留在兒時模樣,是以那一夜之所以能夠找到她,全靠她身上華麗精致的衣著。

    透過閃耀的火光,他認出罩在她身上那襲薄如春霧、淡如晨煙,上頭織就栩栩如生彩蝶雙飛的軟煙羅,那是他特別派人送給她的,嚴家布莊僅此一匹,別無其他。

    輕執她的手,移放在頰邊,再次呼喊︰「芷凌,醒來吧。」

    她在幽暗間疾步奔跑,跑得氣喘吁吁、香汗淋灕,可後頭那些面目猙獰的惡人卻不肯放過她,始終緊追在後,她跌倒了又爬起,再跌倒、再爬起,淚流滿面,脆弱呼喊出聲︰「誰來救救我……」

    听見她虛弱的求救,他將冰涼的小手包裹在他溫暖的掌心,低柔著聲音安撫她的不安。「芷凌,別怕,已經沒事了,沒有人能再傷害你。」

    溫柔的男性嗓音如一道暖陽注入黑暗冰冷的空間,她清楚知道,總在她最脆弱無助之際,這道聲音就會適時響起,為她驅逐緊追在後的惡徒。

    急切邁開步伐,追尋光明的來源。

    「你在哪里?在哪里?」迫切的渴望,蔓延心間。

    「芷凌,我在這里,就在你面前,你只消睜開眼,立刻就能看見我。」他熱切引導她步出黑暗。

    她已然筋疲力竭,累得只想坐在地上,可是想到那些糾纏不休的惡徒,她不願示弱,以強大的意志力撐起疲累的身軀,咬牙邁向屬于她的光明。

    想見他……

    好想看看這個有著無比溫柔嗓音,為她撫去所有不安的男子。

    「芷凌,你知道我在等你,對嗎?所以快點醒來吧!」他的聲音充滿鼓勵。

    經過這段日子細心調養,砍在她胸口那足以致命的刀傷已逐漸愈合,比較棘手的是她的頭撞破了,林大夫說她之所以終日困在夢魘中無法清醒,極可能是後腦勺的傷口所致。擔心她永遠醒不過來,他有空就和她說說話,希望她能夠听見他的呼喚,盡快醒來。

    愈是接近光明,身軀變得益發沉重疲累,眼皮似有千斤重,連抬起十指的力氣都沒有。

    不該是這樣的!

    她想要看他,一定要見到他。

    「芷凌,你可以的。」彷佛可以感受到她的努力,嚴釋策企盼他的聲音,能將源源不絕的力量傳達給她。

    他的鼓舞使她增添更多力量,教雙足邁得更開,唇角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如撲火的飛蛾,縱身投向光明。

    是的,在他的護守下,她充滿力量,安全無虞,所以,她可以的,一定可以。

    提起全身所有的力量,緊閉的眼簾終于掀開,在接觸到光亮的那一瞬間,又覺得刺眼,疲累合上。

    「芷凌!」嚴釋策驚喜發現她睜開眼皮的小動作,激動低喚。

    熟悉又渴望的嗓音回蕩在耳畔,催促她再次睜開眼,望向聲音來源。

    長睫如翼輕巧一掀,黑白分明的眼兒靈燦燦瞅向嚴釋策。

    嚴釋策直勾勾對上冉芷凌那雙宛如天際最璀璨星子的眼兒,心頭猛地一震,此時的她和記憶中兒時的她或昏迷的她截然不同,盡管臉色仍舊蒼白毫無血色,可她整個人就像被注入一股靈氣,靈活生動得教他目不轉楮。

    「你……是誰?」床上的人兒同樣深深注視著他,眼前的男子相貌俊雅溫文,鼻梁英挺,有著薄厚適中的嘴唇,最教她無法忽略的是,他的雙眸充滿容易讓人陷溺其間的暖意。

    「我是嚴釋策,你的未婚夫。」

    「我的……未婚夫?」她的腦袋一片空白,遲鈍地望著他。

    「我們在十六年前訂親時見過一面,時間已久,各自的長相有所改變,你認不出我也是理所當然。」

    他所說的,她完全不記得,雙眼一片茫然,腦袋仍舊無法運轉,空白的記憶教她慌張失措,巴掌大的小臉整個揪擰在一塊兒,不安的左右張望。

    看出她的慌亂與茫然,嚴釋策的嗓音維持一貫的溫和鎮定,安撫她過于激動的情緒。「怎麼了?有何不對勁?」

    「這里是哪里?」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擺設,更多的不安籠罩心頭。

    「這里是我家。」

    「你家?我……我夢見有一群黑衣人在追我……」她緊張的再次左右張望,舔了舔干澀的唇瓣。

    輕輕一嘆,極力壓抑因心憐想納她入懷的雙臂。「全都過去了,再也沒有人能夠傷害你。」

    驚恐的她極需他的保證,抖顫著聲追問︰「真的?」

    嚴釋策堅定頷首︰「當然是真的。」

    有了他的保證,她總算稍稍松了口氣,雙肩不再緊張聳起,全身亦不再顫抖得有如風中落葉。

    「晚點林大夫會過來看你,他看見你清醒一定也會很高興,你若有哪里感到不舒服,盡管告訴他。」

    「大……夫?我……為什麼會需要大夫?」

    急忙忙坐起身,火速扯動胸前傷口,痛得她攢緊秀眉痛呼出聲,緊接而來的是後腦勺如被木棒重擊般劇痛不已,當場令她臉色更加死白,額際冷汗涔涔。

    見她痛白了臉,嚴釋策立即探手輕壓嬌軟的身軀,讓她躺好,以免她再次扯痛傷口。「你受了傷,別動。」

    「我?受傷?」她一臉茫然不解,何時受的傷,她怎麼會完全不記得?

    她全然不解,使他忍不住追問︰「莫非你忘了自己受傷的事?」

    「不記得,我什麼都不記得了……」沮喪的對上充滿關懷的雙眸,聲音虛軟無比,一無所知的恐懼如潮水席卷而來,使她驚恐的想抱頭蜷縮在角落。

    「怎麼會這樣?」嚴釋策驚愕,渾身一震。

    什麼都不記得,指的可是單單忘了那可怕一夜所發生的事?或者包括她有個未婚夫一事?又或者是指所有事全都忘得一干二淨?

    嚴釋策充滿疑問看著她,希冀她能為他解惑。

    貝齒咬著蒼白的唇瓣,怯生生瞅著他問︰「你……能不能告訴我……」

    「什麼?」她的聲音非常細小,得仔細聆听才有辦法听清楚。

    她淒楚著聲問︰「我……是誰?」

    饒是早已見慣大風大浪的嚴釋策,仍是被她的問題震得七葷八素。

    他作夢也想不到,好不容易自鬼門關前拉回來的未婚妻,清醒之後,竟然會連自己是誰都給忘了?誰能來告訴他,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

    嚴府因為冉芷凌清醒卻失去所有記憶,引發了一陣騷動。

    林大夫被匆匆請入別院為冉芷凌診治,望、聞、問、切之後,判定她之所以忘了過去種種,恐怕是後腦勺的傷勢所導致,盡管林大夫曾是宮中御醫,但對她此等病癥也是束手無策,只好先行開立止痛、寧定心神的湯藥讓她服用一段時日,看情況是否會有所好轉。

    嚴釋策讓方總管送林大夫離開後,繼續留在房內安撫心情低落沮喪的人兒。

    冰冷的小手緊抓著被子,眉心似打了千千結,滿是愁苦的淚水已自眼眶滾落,隱沒在抖顫的唇瓣中。「不管我怎麼努力,腦海始終是一片空白……」

    努力追尋過去的結果,惹來頭部劇烈疼痛,忍不住痛吟出聲,額際淨冒冷汗。

    大掌輕柔拭去她額際的汗水。「芷凌,放輕松,不要折磨自己的腦袋。」

    她痛苦蜷縮,挫敗泣吟。「我為什麼這麼沒用?連自己的事都想不起來。」

    「胡說,你怎麼會沒用呢?方才林大夫不也說了,是因為你頭部受到重創,以至于忘了過去種種,可這不表示會永遠遺忘,或許某一天醒來,你就會記起所有事。」嚴釋策輕斥,不許她胡思亂想。

    「如果我一輩子都想不起來呢?」靈燦燦的眼瞳,飽含水氣。

    她好怕,真的好怕。

    她那嬌弱的模樣,教嚴釋策再也關不住滿腔對她的憐愛,雙臂一攬,將她擁入結實的胸膛。「就算想不起來也沒關系,我就在你身邊,會一直守護著你。」

    溫暖的胸膛,給予她不少安慰,她眼眶含淚,仰頭深深凝望著他。

    他說,他是她的未婚夫。

    他說,他們倆準備在今年年底成親。

    所有被她遺忘的事,僅能從他口中得知。

    他對她而言,很陌生卻又帶點熟悉,她沒忘,是他的聲音引導她走出黑暗,如果不是他,恐怕她仍陷在夢魘當中。

    她,毫無保留地信任他,相信他真會如他所言守護她。

    「我……是怎麼受傷的?」關于發生在她身上的每一件事,她都想要知道。

    「你遭遇夜盜襲擊,所以受了傷。」嚴釋策說得謹慎保留。

    「夜盜?」因為受到夜盜襲擊,所以她才會深陷遭惡徒追逐的畫面?

    「對。」

    「那……我的家人呢?」自她清醒過後,所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他,再加上林大夫與其助手和進來協助的嚴府丫鬟外,她並沒有見到其他人,為何她會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這里?

    「他們都不在了。」事實上連冉府的僕佣都死去大半,存活下來的不是身負重傷,就是早已逃之夭夭。

    她渾身一震,瞪大了眼,全身無法克制顫抖,豆大的淚珠止不住地滾落香腮。

    「都不在了?難道……」她的眼眸裝滿驚恐,直覺聯想到是惡盜所致。

    明了她未能說完的臆測,嚴釋策遺憾地頷首,充滿愧疚地說︰「對不起。」

    聞言,她悲痛的放聲大哭,雖然對家人沒有任何記憶,可是想到在這世間除了眼前的未婚夫外,她再也沒有其他家人,真的是一個人被孤零零留在這世間,不禁悲從中來。

    嚴釋策擁著懷中哭得肝腸寸斷的淚人兒,不知該從何安慰起,說再多話恐怕也無法彌補她內心的傷痛,他唯一能做的事,便是護守著她,讓她哭出所有悲傷。

    她放聲大哭,任淚水浸濕他的衣襟,哭到最後,一口氣梗在胸口,整個人快要厥過去。

    嚴釋策輕捧著她的小臉,直視她那哭得紅腫的雙瞳,溫柔為她拭淚,輕聲引導。「芷凌,別急,慢慢地深吸口氣,再慢慢吐出來。」

    她望著他的眼,因為對他全然的信任,于是遵照他的指示,慢慢深呼吸,盡管心頭仍舊滿是哀傷,但激動的情緒已慢慢平撫下來。

    「芷凌,我向你保證,絕不會讓岳父、岳母無辜枉死,犯下這起血案的主使者會受到律法懲治。」

    他,嚴釋策對天起誓,絕不讓冉氏一門的鮮血白流。

    「你……知道是誰做的?」由他臉上深惡痛絕的神情與堅定的語氣,她不由得如是猜想。

    「我知道,偏就是苦無證據將對方繩之以法!那一夜,若不是我太晚趕到,或許岳父、岳母以及冉府其他僕佣就不會慘遭橫禍。」嚴釋策再一次痛責自己的無能為力。

    「你……是否也知道對方為何要這麼做?」直覺告訴她,他對那一夜所發生的事知之甚詳。

    「對。」嚴釋策不願推卸責任,何況她受到如此大的傷害,差點連命都丟了,確實該知道冉家為何會招來橫禍。

    于是他將申家為了爭奪鹽引所發生的恩恩怨怨全說給她听,說完之後,屏氣凝神靜看她的反應。「事情皆因我而起,是我對不起你,對不起岳父、岳母。」

    她要恨他、怨他,皆理所當然,他絕無二話。

    了解個中緣由後,她退出他的懷抱,定定看著他問︰「你可曾為了取得鹽引使用不正當的手段?」

    「我敢坦蕩蕩告訴你,所有能取得的鹽引,皆是我和胞弟釋文應朝廷所需,努力爭取,我與釋文謹遵父親遺訓,守信不欺,一日不敢或忘。」為了取得鹽引,釋文總是在外奔波籌備朝廷所需要的軍需,而他則是坐鎮府中指揮調度,其中的艱辛,非三言兩語所能道盡。

    他的眼眸坦蕩無畏,不曾虛假閃爍,不規避責任,她相信他是行事正派的商賈。

    雖說他可以接受她的仇視、憎恨,可是一面對以如小鹿般無辜烏亮眼眸盯著他看的芷凌,仍不免期望眼前如此美麗澄淨的眼眸里不會滿布仇怨。

    「做錯事的人不是你,該向我道歉的人也不該是你,你不必覺得對不起我,真正對不起我的是申家,該受到責備的也是他們,不是你。」她輕搖頭,不願他將過錯全攬上肩頭。

    「你一點也不怪我?」嚴釋策不敢相信,她會如此輕易原諒他。

    「我說了,你沒有錯,有錯的是起了貪婪之心的申家。」

    她的內心是不好過,但她相信,他的心底肯定比她更加難受。

    「可災禍終究是因我而起。」俊雅的臉龐蒙上一層陰霾,緊握的雙拳,青筋突起。

    「別忘了,若不是你,我早就不在這世間了,是你救了我。」芷凌用哭啞了的聲音說道,希望他不要再自責。

    她的一句話,將他自枷鎖內給解救出來,緊握的雙拳松開,他的額輕抵著她的額,臉上滿是釋然。

    「我一直都覺得我的雙手沾滿了血腥。」他不由自主對她吐露出內心的恐懼。

    「在我眼里,你的雙手再干淨不過。」她握住他的雙掌,不舍他這段日子來內心的不好受。

    他們兩人的心頭同樣都盛載滿滿的淒苦,是以能夠相互體諒、相互安慰。

    「謝謝你,芷凌。」她的包容與寬恕,令他獲得救贖。

    「該是我要謝謝你才對,你也將我自苦痛中解救出來。」她在他身上獲得力量與勇氣,有足夠的信心可以自悲痛走出。

    「芷凌。」

    「什麼?」

    「我是你的未婚夫婿,從今以後,你就叫我釋策,好嗎?」他們將會是這世間最親密的人,他不僅想要與她拉近距離,更貪心的想要獲取芳心,因為在她睜開眼簾的那一刻,已經深深擄獲他的心。

    她眼眉低斂,瞧著兩人緊緊交握的雙手,掌心暖暖的,心頭也暖暖的,唇角微微上揚一勾,嬌柔喚了聲︰「釋策。」

    她不討厭他,甚至可說是喜歡他,也認定了他,不禁感謝去世的爹娘,為她找了好夫婿,讓她在最脆弱無助的時候,有副寬闊結實的肩膀得以依靠。

    這一喚,使他滿足的再次將她輕輕帶入懷中。「芷凌,你要快點好起來。」

    他渴望見她健康的下床走動,不再為傷痛所苦,嬌俏的臉蛋不再滿布淚痕。

    她柔順依偎在他的胸膛,輕輕應了聲。

    「我想要去祭拜我爹娘。」一提及死去的爹娘,眼眶再次濕潤泛紅。

    「等你的身子再好一點,我會帶你去。」如此虛弱的身子,怎禁受得起路途顛簸?

    「你等著看,我會以最快的速度養好身子。」確認目標後,便產生堅定的意志。

    「好,我拭目以待。」嚴釋策微微一笑,喜歡她精神奕奕的模樣。

    在靜謐且泛著濃濃藥味的房內,兩人目光灼灼相互凝望,心頭涌現相同的認知——下半輩子,無論會遭遇多少風風雨雨,對方都是自己最大的依靠與安慰,只要有彼此的陪伴,所有困難都會迎刃而解。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沈姑娘的秘密生活 典心
   
    當當!各位讀者大家好,胖鯨魚又游到沈姑娘的地盤,搜集了少少量(?!)不為人知的秘辛,來向讀者們宣告,逐步毀壞——ㄟ,不、不是啦——是逐步——逐步——更美化(阿心仔︰親愛的阿韋,拜托拜托請你把手里的切肉刀放下~~)沈姑娘的形象。

    沈姑娘是位美人兒,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每次眾家姊妹聚會的時候,她的美貌再加上得體的打扮,每次現身都讓姊妹們驚艷。

    胖鯨魚永遠忘不了,有次相約在出版社見面,那是個艷陽高照的晴天,沈姑娘穿著BCBG的真絲小禮服,紅白相間的簡約設計,穿在她縴合度的身上,襯得分外好看。

    那天胖鯨魚走在她後頭,看著真絲小禮服輕飄飄的,一邊感嘆怎麼會有人這麼適合穿小禮服,不張揚也不突兀,就是一整個優雅好看。

    因為胖鯨魚老是走在後頭,一邊感嘆、一邊偷笑,害羞的沈姑娘臉紅紅的,把我趕到前頭去了,不許人家在後頭嘻嘻嘻嘻的偷笑——

    什麼?!

    大家覺得,胖鯨魚偷笑的行徑,就像是貪戀美色的怪叔叔?喔喔,冤枉啊,大人!每個人都喜歡欣賞美麗的事物啊,況且胖鯨魚偷笑的真正原因是,那一天真正的目的地,是出版社的倉庫!

    倉庫佔地廣大,里頭堆著滿坑滿谷的書書,從地板直達天花板,有灰塵當然是在所難免的,看著沈姑娘在倉庫里,渾身不自在的小心翼翼行動,實在讓阿心仔不得不壞心的哈哈大笑。

    那天阿心仔可是準備充足,盤好頭發,穿得俐落簡單不怕髒,快樂的在書堆里翻找絕版的書書,而美麗優雅的沈姑娘,卻只能站在一旁,用哀怨的眼光看著阿心仔翻書。

    啊浮浮,你們說什麼?我欺負沈姑娘?

    唉喲,誤會、誤會大了,我們是好姊妹啊,人家哪有膽子——呃,人家哪里會欺負她呢?

    沉韋︰說話小心點!

    阿心仔︰是、是——話說,沈姑娘,您連威脅人都如此優雅啊~~

    ★★★

    話說,言情小說作者間的友情,還真是不同一般。

    就說沈姑娘與阿心仔好了,明明是截然不同性格的人,除了熱愛寫作,以此為職業之外,興趣與生活根本截然不同。

    因為住得遠,所以認識多年以來,見面的次數不超過十次,但是我們在電話里、電腦上分享彼此的喜怒哀樂,一起歡笑、一起努力、一起憤怒,也曾因為受委屈而一起哭泣。

    不過,帶領著阿心仔去高級百貨公司,有勇氣推開專櫃那厚重玻璃門的人正是沈姑娘,也因為有她的訓練,阿心仔才能練就,每每看到價格,心里明明已經如孟克名畫「吶喊」般尖叫不已,表情卻還是不動聲色,維持淡定的態度,放下商品慢條斯理的走出專櫃的絕技。

    說到這里,各位讀者可千萬別以為,沈姑娘是胡亂消費的敗家女,她的每項消費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幾經掙扎之後才會出手,就算偶爾失控,也會打電話來跟朋友「告解」。

    摘錄其中一次通話的內容如下︰

    沈姑娘︰阿心仔,我、我又買了鞋子耶!

    胖鯨魚︰喔喔,拍給我看~~

    沈姑娘︰好是好,但是,我覺得,自己買太多鞋子了。

    胖鯨魚︰唔,因為鞋子要穿壞不容易嘛~~又不是運動鞋,高跟鞋除了美麗之外,沒啥實質功效~~

    沈姑娘︰我也知道,自己不是蜈蚣,不需要這麼多雙鞋子。(反省ing)

    胖鯨魚︰ㄟ,沒關系啦,漂亮就好啊~~反正買都買了,下次見面的時候穿出來讓大家看看吧!

    不過,另一次,是姊妹們共同出游,在回程的飛機上,當沈姑娘若有所思的問︰「你覺得,這些包包如何?」

    阿心仔看著她腳邊,大包包里裝著小更包,小更包里還裝著更小的包包,跟她放在頭頂置物箱里的新包包,以及那些放在托運行李里,琳瑯滿目的竹編、藤編等等各類包包,實在是無法違背良心說︰「不會啊,我覺得不會太多。」

    短短的沉默數秒,胖鯨魚心中天人交戰,最後才很委婉的說︰「呃,好像真的買太多了些。」

    誰知,沈姑娘卻很嚴肅的搖頭。

    「不是啦,我是問你,是不是還少一個包包?」她認真又懊悔的說︰「唉,我還是應該買那個黃條紋,還用絲巾綁成大花花的包包。」

    阿心仔無言以對。

    啊,果然啊果然,沈姑娘啊,您的境界是我一生都難以觸及的敗家聖域!

    走筆至此,阿心仔愈寫愈是心驚,請容此次爆料到此為止,因為沈姑娘手里的鞭子,愈來愈靠近了。

    就這樣,阿心仔逃命去也!

    大家咕掰。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

TOP

good

TOP

謝謝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