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柔《命定寶妻》


出版日期:2017-08-25

能把穿越的日子過得像在演動作片,她應該是史上第一人了,
幫她那大學士的爹翻譯前朝太祖的手稿,竟莫名惹上大麻煩,
不僅翻譯的資料被偷走,她還差點被有心人給擄了去,
後來為了她的安全著想,她被送到壽王的別院,
但她覺得這根本是幽禁,她哪兒都不能去,爹娘也不能來看她,
不過壽王倒是對她挺好的,每天都來陪她說說話,還會準備小禮物,
只是他送的那些刀啊罐子的,實在讓她的白眼要翻到後腦杓了,
她只好挑明了說她喜歡看書,幸好他是個有慧根的,
此後她的禮物成了一本本的書,他還跟她分享游歷各地的所見所聞,
他這很明顯的是想要把她吧,而且她必須承認,受用得很(羞),
不過雙方確定了心意後,有兩個有點嚴重的問題卻困擾著她──
一是他那克妻命格響亮,她爹娘肯定不會輕易答應兩人在一起,
二是敵人在暗處虎視眈眈,她可不想只能和他做對亡命鴛鴦……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大豐王朝端元二十年

    陽光明媚的日子,微風輕拂,趁著好天氣,林琳擺脫自己的懶性子,帶著小廝跟丫鬟曬起了書,前些日子雨下個不停,書都有些受潮了。

    看著一排排沐浴在陽光下的書本,林琳滿意地笑眯了眼,一點也不怕陽光曬黑了她的皮膚。

    她不怕,有人怕,林夫人一看到女兒曝露在陽光下的模樣,臉都快黑了,趕忙走出回廊,一把抓起女兒的手往廊道里拖。

    「我的小祖宗啊,你是嫌自個兒還不夠黑嗎?還敢站在太陽底下曬。」林夫人真是為這女兒操碎了心腸,明明長得漂漂亮亮一個大姑娘,偏偏……看到女兒蜜色的皮膚,她就覺得頭暈。

    林琳是林夫人四十歲才生的小女兒,只是自出生開始就是體弱多病,最嚴重還曾經一度沒了氣,還好被國醫聖手硬是給救了回來,為此林夫人是肝腸寸斷,求了雲中寺的大師來看,只說孩子命薄,皇城龍氣重,沒過十歲不適宜待在皇城,孩子受不住。

    最後是老太爺和老夫人抱著孩子回益州鄉下去了,說也奇怪,自從孩子去了鄉下,身體漸漸好了起來,每當林夫人起了心思要把孩子給抱回來,孩子就會大病一場,折騰了兩、三次,林夫人也怕了,便不敢再提。

    直到前兩年,老太爺跟老夫人覺得孩子大了,該送回京城上女學,才好找一個好兒郎,這才把林琳給送回來。

    只是在鄉下長大的林琳跟京城里的貴女可差多了,差的不是行為舉止和氣度,要說氣度,林夫人還覺得自己的女兒不輸男兒郎,甚至連行為都比男兒郎都還調皮活潑,簡直就是過了頭。

    林夫人原本想像中白嫩的小女兒,這幾年待在鄉下卻可勁地糟蹋,曬得跟小黑炭差不多,她一看到女兒的模樣,差點沒暈了。

    女兒唯一讓她慶幸的是跟著老太爺念了不少書,一回到京城就考上了女學,還考了第一名呢,現下捂了一年多的時間,她女兒終于從黑炭兒變成一個皮膚沒那麼白的姑娘了。

    「娘,就那麼點時間,你是不是太夸張了?」林琳一點也不在意自己的膚色,她的容貌偏向外祖母,長得比較艷麗,所以她一直不太喜歡,曬得黑黑的也不錯,才不會看起來老是一副在拋媚眼的模樣。

    「夸不夸張娘不管,你別去曬太陽就成了,你就听話,別折騰了。」林夫人也知道女兒的心病,誰知道這麼一大家子,就小女兒長得像外祖母那媚惑天成的模樣。

    只是小女兒今年也十六了,怎麼說也是該訂親了,要再把自己弄得跟黑炭似的,管她家世多好,也沒人肯上門。

    「知道了。」林琳不想母親難過,不甘不願地點了頭。

    林夫人趁機馬上讓身邊的丫鬟帶著女兒回房間去。

    臨走前,林琳還不忘提醒別把書給曬得酥掉了,丫鬟跟小廝趕忙點頭,心里只求小姐快回房去,夫人的眼珠子瞪得都快掉出來了。

    林琳悻悻然地回到自己的房間,直接趴到窗旁的軟榻上,抱著軟綿綿的枕頭,心情低落,躲了那麼多年,終歸還是要嫁人。

    軟榻上擺著一張小木桌,上頭放著一面鏡子,林琳看著鏡中的自己,不免有些出神。這張臉看了十幾年,她也看得挺習慣了,只是前世她可不是長這模樣。

    沒錯,前世,林琳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是忘了喝孟婆湯,還是人家說的穿越,等她有自己的意識時,她已經是六個月大的嬰兒了。

    只不過她還來不及矯情感嘆緬懷一番,就已經被病痛給折磨得恨不得快點再投胎一次,幸好祖父跟祖母帶著她離開京城,回到益州鄉下過生活,回到鄉下的生活真是太自由了。

    能想像四代中唯一一個女娃的待遇嗎?那是捧在手心里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的地步了,祖父跟祖母對她是疼到心坎里去了,幸好她只是個偽小孩,要不以兩位老人家的寵法,不把她寵成刁蠻任性的大小姐才怪。

    前世她只是普通家庭長大的孩子,上山爬樹、下水抓魚她通通玩過,該打該罵的時候也沒少過,被人這樣千疼萬寵她一開始還挺不適應的,後來才慢慢習慣。

    要說最不習慣的,應該就是她的容貌了,小時候還不明顯,長大了,五官漸漸長開來,前世不過清秀佳人的她,這輩子變成了個大美人,非常艷麗的大美人,讓她超—不習慣的,俗稱的狐狸精大概就是指她這樣的樣貌,她也不是討厭,就是覺得怪怪的。

    這年代跟她前世背的歷史完全搭不上,她就直接當成平行時空,她出世的時候,這個皇朝才剛建立不久,亂世結束僅過了大概五十年的時間,整個國家都還在休生養息,因為之前的亂世大概持續了快八十年,休生養息至今,國家正在慢慢邁入穩定的道路中。

    因為亂世的關系,人口驟減,所以這時代對女人的限制並不大,頗有幾分漢唐之風,雖然不到女子可以為官的地步,但是基本上女性還是挺自由的。

    只是因為人口太少,所以大豐朝很鼓勵寡婦再嫁之類的,而女子也規定二十歲之前未嫁的話,是需要繳罰金的。

    一般清貴或官宦之家的女子,多半都是十六訂親、十八成親,最晚也是二十之前就會出嫁,而她今年正好十六,也要開始相看人家。

    這點就讓她覺得很討厭,她不想嫁人啊!

    皇宮里,也有一個人正為了親事而煩惱,不過他煩惱的不是自己的事。

    抬起眼,看著坐在對面垂眸喝茶的少年,皇帝岳秦覺得額際一陣抽疼。

    「阿玖,下個月你就滿二十了,弱冠禮辦了之後,也該辦你的婚事了。」他唯一的弟弟,怎麼婚事就這麼坎坷呢?

    被皇帝稱為阿玖的玖王爺岳翡默默地放下捧在手心里的杯子,清秀的臉龐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你去找個願意嫁給我的,我就娶。」

    皇帝一噎,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他這個弟弟是父皇離世後才生下來的,母後生下弟弟沒多久也撒手歸去,想當初他也才二十歲,弟弟剛生、皇位初承,他一個人是忙得蠟燭兩頭燒。

    在他的疏忽之下,一點也沒察覺弟弟被嬤嬤、太監虐待,是到了一年後,他才發現應該要白白胖胖的弟弟被虐待得只剩下一層皮肉,氣得他大發雷霆,把那些宮人全給處置了。

    大豐朝皇族子嗣單薄,為了怕剛出生不久的弟弟養不活,他听了當時國師的意見,為弟弟取了個小名叫阿玖,這是告知上天,這是第九個孩子了,已經不希罕了,讓老天爺別盯著這個孩子,在岳翡還未有封號前,都是以玖王爺來稱呼他。

    天子一怒,流血千里,這句話可不是說說而已,那一陣子伸手進後宮的,都被他狠狠地砍了一刀,宮里也換了不少新人。

    岳翡因為被虐待,影響了身子,就算後來有御醫幫著調養,身子骨仍舊比常人弱上許多,直到十六歲才算是真正建康了起來。

    談到阿玖的親事,皇帝就頭痛,其實這幾年岳翡並不是沒有訂親,第一次訂親是阿玖三歲的時候,定的是禮部尚書的孫女,可不到三天,那小丫頭就染了急癥走了,婚事自然不了了之。

    第二次是阿玖十歲的時候,有監于上一次訂親對象身體太弱,這一次皇帝給他找了個威武大將軍的小孫女,訂親才六天的時間,她同家人上香途中遇到土匪,小孫女大發神威,把那些土匪砍得七七八八的,不過砍完之後她自己也不小心失足摔下山了。

    這下可好了,兩個訂親對象都在訂親不到半個月內就出事,玖王爺克妻這名號不用人家傳就自己流出去了,弄得整個大豐朝的臣子都怕結這門親事,不論皇帝怎麼示意,眾臣子就是裝傻。

    直到六年後,那位失蹤的大將軍孫女回來了,嫁給了隱世大儒的關門弟子,據說當年摔下山正摔到關門弟子的門前,腦子也摔出問題,忘了一切,經過幾年後,跟那關門弟子也成親了,婚後也不知道為什麼又突然回想起一切,只是嫁都嫁了,皇帝也不是什麼不講理的人,這門親事自然又是黃了。

    第三次訂親就是阿玖十六歲那年,這一次定了一個翰林大學士之女,清貴人家,大家都在默默等待觀望的時候,三天後,那個女孩果然開始倒楣,在自家里也會倒楣到喝水噎到,到最後連踏出房門都會不小心跌斷了腿,然而大學士也不敢提出退婚要求,直到霉運開始蔓延到整個家族,繼女兒之後,長子也開始衰運連連,去茶樓喝個茶都會被二樓莫名其妙掉下來的杯子給砸破頭。

    這下可不得了,大學士一家嚇死了,拚著不要命的心態,在御書房里跪泣懇求皇帝收回成命,再下去,他們一家命都快沒了。

    皇帝本來是想發火的,但他看著跪在地上的大學士頭上的白布,上頭還微微滲血,听說那是今天出門坐馬車來皇宮前驚了馬,撞上馬車里的小茶幾桌角……

    想了想,這門婚事也就這樣作罷了,不然還能怎樣?

    只是,自此玖王爺的婚事就完全沒消沒息了,不論皇帝怎麼暗示甚至是明示,就是沒人敢結這門親,他又不是暴君,不顧臣子的意願就賜婚,不得已,皇帝只好私下偷偷找上掌管欽天監的國師,問了弟弟的姻緣。

    當時國師只是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國師的徒弟卻很不客氣地直言,讓皇帝別害人了,說玖王爺的命格特殊,得搭個命格特別之人,姻緣自有天定,讓他別多搞事,鬧得整個朝廷聞「玖」色變。

    皇帝不滿地瞪著國師的徒弟,國師的徒弟也不怕他,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好一陣子後,皇帝氣得拂袖而去。

    雖說姻緣天定,只是弟弟都要舉行弱冠之禮了,他的姻緣卻還沒出現,皇帝是急得直上火,嘴角都冒皰了。

    盯著自家皇兄嘴角的火皰,岳翡神情不顯,但他輕輕地「嘖」了一聲,里頭蘊含的不耐煩可是一清二楚,「那個死神棍不是說過我的姻緣自有天定,皇兄在心煩什麼?」

    岳翡跟已經正式繼承國師之位的徒弟可以說是一起長大的,兩個人嘴都一樣毒,一個罵對方死神棍,另一個也不客氣回罵病秧子,兩個人要是湊在一塊說話,可以把人給噎死。

    皇帝心想,他怎麼可能不心煩?

    想當初岳家打天下時,兒郎還是有不少位的,只是幾十年的征戰,弄到最後太祖只剩先皇一個兒子,一將功成萬骨枯,這岳家就剩先皇這一根獨苗,好處是皇位沒人跟他搶了。

    到了先皇繼位,天下雖平,但一切都還在草創當中,北方還有虎視眈眈的韃靼、女真,內里說是平定天下,但仍有不少亂黨肆虐,先皇是戰戰兢兢,一刻也不敢偷懶,朝中大臣看先皇這麼賣命,都勸他別太操勞,畢竟後宮就一個皇後,且這些年也就生下現任的皇帝岳秦一個獨苗,最後先皇五十多的時候,四十多歲近五十的皇後居然又有了?!

    本來這是一件幸事,只是沒想到先皇會因為一場急癥就去了,留下太子岳秦跟大腹便便的皇太後,然後就是岳翡出世跟皇太後離世。

    岳家皇朝的好處是都不用擔心有啥爭奪太子之位的麻煩,壞處是,皇帝要是沒有生下繼承人就駕崩了,那就慘了。

    朝臣很希望皇帝能多納些佳麗,只是皇帝每天已經被國事弄得很煩了,哪有那個時間去多看什麼美人?有那時間,還不如拿來睡覺。

    所以岳秦的膝下也僅有皇後所出的兩子一女,大兒子只比岳翡小一歲,已經被封為太子了,小兒子現在才會奶聲奶氣的喊聲父皇。

    「沒事了?我走了。」岳翡嘴角噙著笑,施施然地起身。

    皇帝拿這個弟弟沒辦法,只能囑咐道︰「下個月就要行弱冠禮了,衣裳我已經著禮部與尚衣局為你制作,別又跑出城了,外城也沒比你府邸舒服,還有,我見你又瘦了,莫不是苦夏?要不要我派御醫……」皇帝叨叨念念的,像個老媽子似的。

    岳翡拍拍身上壓根沒有的塵埃,「我走了。」皇兄越來越像那些老婆子了,羅唆又煩人。

    皇帝嘆口氣,看著弟弟離開的背影,才剛滿四十歲的他,覺得自己有顆已經七、八十歲的心了。

    用過晚膳之後,林琳抱著一顆忐忑的心來找她爹了。

    說到林家,其實也是士林之中的老牌清貴世家了,林家人大多都從文,不過自小文武兼學,武雖比不上那些什麼將軍啥的,但至少能打倒兩、三個大漢。

    只是前朝戰亂太久,林家飽受戰火之苦,直到上上一代家主跟了太祖才有了平靜的日子,林家跟皇家也有異曲同工之妙,林家本來兒郎也多,到平定天下後,嫡系就只剩下林老太爺一個了,林家比皇家好的地方是,這一代的林家兒郎又多了起來,林夫人一口氣幫林老爺生了三個兒子,然後又生了一個小姑娘。

    林家一門四進士,要連林老太爺一起算的話,一門五進士了,可以說林家是真正的書香世家。

    林琳想了一下午,她覺得她的婚事還是得找老爹幫忙才行,看她娘的架勢,已經開始在留意京城兒郎的名單了,她知道生到這個時代,成親是躲不開的,只是再給她一點時間吧。

    林忠听著女兒的腳步聲在書房外晃過來、踩過去的,听了一刻鐘後,他放下了手中的書稿,出聲道︰「還不進來?」

    小心翼翼地推開門,林琳對坐在書桌後方的父親露出一抹討好的笑容,開口道︰「爹……」

    林忠忍住微勾的嘴角,目光不抬,依舊看著桌上的書稿,「在外面走了那麼久,腳不酸嗎?」

    林琳笑咪咪地走到父親身邊,伸手輕輕揉捏著他僵硬的肩膀,「爹,你辛苦了,累嗎?笑笑幫你揉揉。」

    笑笑是林琳的小名,林老爺跟林夫人都希望這孩子能笑笑的過一輩子。

    林忠很是受用地享受了一會兒,拍拍女兒的手,偏頭看著她,「有什麼事就說吧。」這丫頭也不知道是跟誰學的,每當有什麼事要麻煩他,總是會這樣小心翼翼地笑著,讓他這個當爹的,看了是好笑又有點心疼。

    林琳拉了張椅子坐到父親身邊,「爹……娘最近是不是挺忙的?」她是下午听到丫鬟束芳打听來的消息,才知道她娘已經在找媒人要帖子了。

    她想打迂回戰術,只是她這一開口,林忠就知道她的意思了。「笑笑,你是不是不想嫁人?」

    女兒長時間沒有陪在他們夫婦身邊,他也很舍不得,只是女子總該有自己的歸宿……哼!不過得先經過他的同意再說。

    「爹,我只是覺得我還小,而且我還想陪在你跟娘身邊久一點。」

    眨眨水潤的雙眼,林琳試圖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只可惜她的長相嫵媚艷麗,這模樣不但沒半點小可憐的味道,反而有種畫虎不成反類犬的好笑感。

    林忠摸摸女兒的頭,「好,爹去幫你跟你娘說,只是爹最多也只能幫你拖延一年的時間。」

    「多謝爹爹!」林琳開心得差點撲上去抱住她爹,只是想到古代的男女之別,她還是忍住了,但一雙明媚的大眼笑成了彎月是藏不了的。

    林忠笑了笑,「夜深了,早點歇息吧。」小女兒一句甜甜的爹爹就讓他心里也像吃了糖似的甜蜜。

    「嗯。爹,你在整理書稿嗎?」桌面上散落了不少紙張,林琳好奇地瞄了幾眼,有些紙一看就很有年頭了,其中還有好些都摻雜著涂著油臘的紙本,應該是為了防潮跟防腐吧?

    「嗯,這些年爹負責撰修前朝歷史,這些是前朝開朝皇帝的手稿。」修撰了這麼多年的文稿,前朝太祖的手稿可真是弄疼了他的眼,這些彎彎曲曲的字也不知道代表什麼意思,跟幾個同僚研究了許多年還是不懂其意。

    那些彎曲的字經過鴻臚寺左、右侍郎看過,是很像一種被稱為拉丁語的外族字母,只是湊在一塊就是湊不起來。

    「咦?爹,這是誰的手稿啊?」在眾多紙稿中,林琳看到非常熟悉的東西,嚇了一大跳,抽出來仔細看著。

    「前朝太祖的手稿,你當心點,別弄破了。」林忠嚇了一跳,這紙稿非常珍貴,是前朝齊太祖親寫的手稿,要是弄壞了他可賠不起。

    前朝太祖的手稿?!

    林琳驚愕地看著那手稿上堪稱是蚯蚓字的字跡,這東西真的很眼熟,眼熟到前世的她肯定看過!

    這……這不是萬國音標的拼音方式嗎?!

    林忠見女兒神情怪異,他不解地問道︰「笑笑,你看得懂嗎?這可不是拉丁語呢!」他知道女兒自小跟父親一起習文,父親以前也曾任鴻臚寺卿,懂得許多外語,沒想到女兒也會。

    「我、我好像看得懂……」林琳當然知道這跟拉丁語很相似,因為萬國音標就是以拉丁語系為基礎而創立的,但最讓她驚訝的是,前朝太祖居然懂得萬國音標?!

    等等!那不就代表前朝太祖也是穿越的?!

    「笑笑,你是跟為父說笑還是認真的?」林忠怎麼也沒想到女兒有這個天賦,居然看得懂可以稱得上是天書的前朝太祖手稿。

    「嗯,大概可以拼湊一些,可能需要給我一點時間研究一下。」十幾年沒踫觸這東東了,她需要點時間回想一下,而且……

    看那張手稿上的字跡潦草到一個不行,她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這前朝太祖是把音標當作草書在寫嗎?

    林忠看著手稿,又看了女兒一眼,「笑笑,你有幾分把握能把這些文稿翻譯出來?」這些手稿數量並不多,要是女兒真能翻譯出來,說不定可以讓他們對前朝太祖有更深刻的了解。

    林琳很認真地想了想,「至少有……八分吧。」跳開那些看不懂的字,前面、後面拼音湊一湊,應該是能把字給湊出來讀懂吧?

    林忠一听可高興了,「好!有八分把握就足夠了!笑笑可真厲害。」總算能解決這些讓同僚們頭痛不已的東西了。

    她尷尬一笑,「呵呵……」心里則是想著,爹,不是你女兒厲害啊,是你女兒好歹也是受過新時代的教育,這東西她要是看不懂,就對不起以前的老師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番外︰想要賣身的齊太祖

    話說,當齊太祖平定天下之後,他以為自己能好好休息一陣子了,沒想到世界卻是如此殘酷與無情。

    想偷睡懶覺的第一天,他就被宰相嚴密拖著到御書房去批奏摺。

    第一本,貴河決堤,百姓民不聊生,需要物資安置災民——嗯,要錢的。

    第二本,天寒地凍,北關戰士們軍餉未至、糧草不齊、衣物極缺——嗯,還是要錢的。

    第三本,近畿百姓們嗷嗷待哺,農民無糧種可以種植,請求朝廷能夠出資購買糧種救助百姓——一樣是要錢的!

    看到第三本後,齊太祖煩躁地把這些奏摺丟到一邊,偏頭看著嚴密。

    「阿密,你說說,東也要錢、西也要錢,咱們還有多少錢?」煩死人了,早知道打完天下還那麼多事,他還不如當個大將軍就好。

    嚴密坐在御書房另一張桌後,手上擺著個算盤,一手快速地撥弄珠子,一會兒後,才嘆氣道︰「這國庫,就剩下不到七十萬兩白銀了。」

    齊太祖听了都要跳起來了,「啥?老子怎麼記得上回問你還有百多萬的?」七十萬兩白銀?他臉都要綠了,靠!搞了半天,他怎麼還是窮成這樣?

    嚴密扔給他一對白眼,「你忘了前兩天才批覆,將先前欠南軍的軍費先發下去了?」

    齊太祖煩惱地直抓頭發,原本梳得整齊的長發也亂成了一團,「唉,阿密,老子現在跟你換個位置,你當皇帝,我當大將軍怎樣?」他覺得自己窮得快去賣**了。

    「為什麼我當皇帝你不是宰相?」怎麼會是大將軍?

    齊太祖揮揮手,「哎,我哪是那個料,當個大將軍威風威風就好了。」他一定是上當受騙了,當初就不該作啥英雄夢,大伙一哄,就答應當個領頭軍,原以為是美女財寶享用不盡……

    財寶,有,狠!輪不到他自個享用就花光了!

    美女,有,哇咧更坑!他家那只母老虎,美是美,卻是上不了廳堂上得了戰場,殺起人比他還凶殘!這讓他去哪找別的美女?還不讓那母老虎給剁了喂狗?嚴密默默地盯著他,「不行。」他好不容易見證了這個男人從無到有,從一個普通農民變成真龍天子,怎麼可能隨便就換?

    齊太祖瞧他嚴肅的模樣撇撇嘴,「說說而已,還當真了。」他也知道完全不可能。

    「錢錢錢……老子去哪生錢啊?要真有寶藏就好嘍。」齊太祖抱怨歸抱怨,還是又坐回椅子上,攪盡腦汁想些生錢的東西出來。

    嚴密坐在一旁,看著齊太祖苦惱的模樣,薄埂的唇角微微漾出一抹笑意,他那樣生氣勃勃的身影,總是感染著他,讓他覺得自己不再是一個等死的人而已。

    真想看看這個男人治理的國家會是什麼樣子?

    「阿密,你說我賣身有沒有人買啊?哎!做海外貿易好像也不錯嘛!」齊太祖沒發現他復雜的神情,自個說著瞎話,說著說著,還真讓他想出好辦法了。

    看著他興奮得像個孩子般手舞足蹈,嚴密眼中的清冷讓一片笑意給取代。

    也許……會是一個強盛又和平的國家吧?不知道自己能看著他走多遠呢?希望能再久一點、再久一些些……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x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你好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