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余宓《無賴未婚夫》


出版日期:2014-01-27


為了一圓爺爺尋找已故好友失聯多年的孤女的心願
他四處奔波尋人,好讓臥病在床的老人家安心
好不容易在偏遠山村中找到那名女畫家的落腳處
可那位經營咖啡館的怪異女人卻故意一問三不知
還對他冷淡得像是見到奧客,只差沒拿掃把伺候
他瞎掰自己是女畫家的未婚夫,試圖動搖她的心
不料這女人對他的話嗤之以鼻,死也不相信
他帥氣的燦爛笑容向來無往不利,她卻視若無睹
還一本正經的給他喝怪味咖啡和加料果汁
害他開車時腹痛如絞,撞上大樹差點一命嗚呼
雖然罪魁禍首還算良心未泯,勉強收留他這個傷患
但對他尋人之事仍舊推拖敷衍,並游說他早日放棄
他索性賴著不走,非等到那個神秘的女人出現不可
然而越是和看似冰山的她相處,他越是對她心動
直到他赫然發現要找的人就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他有信心,胡謅的未婚夫妻身分一定能弄假成真……


  序

    冬天是讓人又愛又恨的季節吧?

    冷颼颼的天氣會讓人懶洋洋的,待在溫暖的被窩裡就覺得好幸福,但每到冬天我老是鼻塞,睡覺變得超痛苦啊!而且不只是鼻塞,皮膚也會變得非常乾燥,真是困擾。

    人家常說在冬天喝杯暖呼呼的熱茶很幸福,可是余宓很討厭喝熱的,有時候在冷到要死的季節還是喝冰的飲料,所以每次都會被老媽念。

    現在年紀逐漸大了(嗚),好像不該再這麼放縱自己,要來好好保健身體才行。

    之前余宓提過會去運動,曾經以為冬天跑步比較輕鬆,不會滿身汗,但現在發現我錯了,人到冬天就是會發懶,根本懶得動!從一週五天變成一週三天,甚至只有跑一天,呵呵,寫著寫著,我都覺得好羞恥。

    不過我還是會督促自己去跑步,前陣子是跑操場,再來是跑公園,現在是跑學校週邊的人行道,同樣是跑步,路跑就是比跑操場來得疲憊,不過沿途風景不一樣,也不會跑膩。

    抱怨完冬天,按照慣例要來談談這本書。

    這次的男主角袁允浪是個律師,我在《他的失准戀愛》中也寫了律師男主角,不過這兩個男人是完全相反的類型,一個是隨心所欲,一個是一板一眼。

    嗯,我是兩個男人都喜歡,就不知道讀者更欣賞哪一個?

    而女主角呢,除了古代稿,她的身世和遭遇應該是目前為止最為多舛的,所以這次的故事是輕鬆中帶著點沉重。

    很多梗我寫得滿有興致,也很喜歡這個故事,而想知道詳細內容的讀者就趕快翻書吧!

    看完書想和余宓討論的,歡迎上粉絲專頁喲!

TOP


第一章

    雷陣雨過後,天空仍顯得陰暗。

    一部白色休旅車駛進偏僻的山區,在蜿蜒的山路上繞行,最後停在“花滿咖啡館”外。

    一名年輕男子下車,抬頭看著招牌許久後才慢條斯理地走進店裡。

    瞬間,一股稱不上好聞的咖啡味直沖鼻端,他蹙起濃眉,環顧著環境。

    裝潢素雅,空間不大,只擺得下幾個座位,和一般的咖啡館沒有兩樣,不過裡頭沒有顧客,看來空蕩蕩的。

    “歡迎光臨。”年輕的女子嗓音忽地響起,聽起來有些冷淡,接著,一道纖細的身影從吧台下方站起身,雙手中捧著一袋咖啡豆。

    他愣愣地瞧著突然冒出來的女子。

    俐落的短髮,細長的眼眸,鼻子小巧高挺,線條分明菱的唇正抿著。那是一張白淨的臉龐,五官十分平凡,勉強稱得上清秀。

    他恰好與她四目相對,凝視著那雙透露出冷漠的眼神,微微深吸口氣。

    嘴上說歡迎光臨,但眼神卻沒半點溫度,還擺出冷臉應對?呵,這小妞看起來頗有意思!

    本以為這次的任務無聊透頂,看來並不是如他所想。他勾起嘴角,本來不悅的心情消失不少。

    “小姐,你好,請問這裡是否有一位名叫徐沁妍的小姐?”

    原本已移開視線的女子聞言,緩慢地再度看向他。

    他的身材挺拔頎長,一身筆挺的西裝,散發出一種高貴的氣質。

    俊朗的臉上噙著笑,墨黑的眼眸透出戲謔的光芒,讓那抹笑變得邪惡許多。

    她挑起眉,思索了一下才開口:“這裡沒有這號人物。”

    一絲厲光自眸底閃過,他不疾不徐地啟唇道:“可是我問過附近的人,他說徐小姐住在這兒。”

    說謊!徐沁妍從未和這裡的人們有過互動,這個男人肯定是從別的地方打探到情報才知道此地。女子瞅他一眼,面不改色,“既然都調查清楚了,又何必問我?”

    “我只是想確認。”真是毫不客氣的吐槽!他挑眉斂起笑。“徐小姐確實住在這裡對吧?”

    她沒有回答,僅是淡漠地別開視線。

    他聳聳肩,靠向吧台。“看樣子她現在似乎不在這兒,請問她何時會回來?”

    “先生找她有什麼事?”她放下咖啡豆,毫無表情地問道。

    “當然是有事要和徐沁妍小姐談。”他坐上吧台前的椅子,模樣優雅。

    他是海琅企業的專聘律師,也是海琅企業的創辦人袁尋發的孫子,袁允浪。

    去年爺爺因病住院,前幾個月突然找他來,表明急著要尋找一個名叫徐沁妍的女子。

    徐沁妍的父親徐語成和爺爺過去是忘年之交,但兩人在十五年前斷了聯繫,後來爺爺忙著事業,逐漸忘記這件事,直到臥病在床才想起。

    經過打聽才知道,徐家夫妻已經過世,留下一名獨生女徐沁妍,因此爺爺才要他去尋找。

    爺爺的孫子何其多,偏偏選中他這個天性不愛多管閒事的孫子接下任務。

    起初袁允浪十分反感,但想到這是老人家的心願,即使不喜歡也不忍心拒絕。

    當他問爺爺為何要尋找徐沁妍,爺爺卻不肯多說,只交代非得找到人不可,這時他才瞭解爺爺將任務交給他的用意,因為他不愛管閒事,理當不會追究原因。

    呵,爺爺果然十分瞭解他們這些孫子們的性格。

    因此他沒有再過問,擱下手邊的工作,開始尋人。

    這位徐沁妍年紀二十五歲,來歷可不小,是位才華洋溢的畫家,她的畫作價值上億,許多政商名流搶著收購。

    不過,她作風神秘,鮮少人見過她的真面目,更別提知道她的下落。

    就在他尋找多月之後,總算找到了進一步的線索。

    “和她談什麼?”

    “你不是她,我怎麼能說呢?”

    女子的眼底掠過一抹心虛,飛快地垂下眼,淡淡地說:“沁妍不見陌生人,我才想問清楚。”

    “你和徐小姐是朋友?”袁允浪從口袋裡拿出名片遞給她。“知道名字就不是陌生人了。”

    她接過名片,瞥了一眼。律師?哼,那陰險的笑容果然不是她的錯覺!

    “我該怎麼稱呼小姐?”

    她隨意將名片收進口袋裡。“孟妍陽。”

    “孟妍陽……太陽的陽?”看見她不耐煩地蹙眉,接著冷淡地點頭,他感到有些尷尬。“很少有女生的名字用這個字。”

    她沒有接話,只是靜靜地瞅著他。

    整間咖啡館裡只有他們兩人,周遭瞬間變得極為安靜。

    “徐沁妍小姐是去哪裡了?”袁允浪無法忍耐這樣的氣氛,於是開口問。

    “不知道。”

    好個冷冰冰的小妞,一句話便堵死了他接下來的疑問。他臉上笑意更深。

    “你想喝什麼?”孟妍陽突然抬起頭,沒忘記來者是客。

    “都行。”

    之後,她將一杯咖啡放在他面前,說:“沁妍不會這麼早回來。”

    “她說不會這麼早回來?”

    “對。”她想了一下,問道:“你怎麼會找到這裡?”

    “上個月,徐沁妍小姐是不是有將畫作賣給一位林先生?”

    孟妍陽愣了下才開口:“是。”

    原來是那位林先生!當初他無意間看見徐沁妍的新畫作,雖然不知道徐沁妍是誰,不過口中不停稱讚,一副渴望得到那幅畫的樣子。

    林先生不識徐沁妍,卻如此喜歡那幅畫,賣給他也算是替畫作找到好歸處。

    當時她曾特別提醒他,別向人透露徐沁妍的下落,沒想到還是曝光了。

    人性果然不能相信。她暗自冷笑。

    不過袁允浪也真幸運,居然能靠這麼一點線索找到這裡來。

    “袁先生,如果你有急事找她,還是告訴我吧,我可以替你轉達。”她嗓音冷清,但十分強硬。

    她是想套話?他微笑,眼神閃爍。“其實也沒什麼……我只是想見見未婚妻長什麼樣子。”

    徐沁妍太神秘了,從未在媒體上曝光,而爺爺也只有一張她孩童時期的照片,他尋人的過程可謂困難重重。

    袁允浪本以為找不到了,後來打聽到有商人買到徐沁妍的畫,透過那位商人,他才找到這間位於南投的咖啡館來。

    據說徐沁妍和友人一起經營咖啡館,這名友人想必就是眼前這位孟妍陽小姐。

    她垂下的眸子裡掠過一絲詫異。徐沁妍何時冒出了一個未婚夫?

    “瞎扯。”她咕噥一聲。

    他看出她的困惑,不慌不忙地說:“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自己多了個未婚妻。”這的確是他胡謅,誰要徐沁妍這麼神秘,得使出絕招才有辦法見到她!

    “是嗎?”她皮笑肉不笑地道。

    聽著她嘲弄的口吻,袁允浪挑起眉。嗯,這位小姐不是普通人!

    雖然他一點也不自戀,但對自己的外表有一定的自信,何況頂著海琅企業的家世背景和律師身分的光環,走到哪裡都能感受到女人愛慕的目光。

    唯有她,從他一進門就一副冷淡的模樣,一點也不受他的男色誘惑。

    虧他還拚命露出燦爛的笑容,根本派不上用場。

    心裡莫名有種不悅的感受,袁允浪煩躁地搖搖頭,拿起咖啡湊近嘴唇,然而咖啡一入口,詭異的滋味蔓延口腔,讓他臉色丕變。

    這咖啡有種說不出的苦澀和甜味,好難喝!他吞也不是,吐也不是,懷疑她是在整他,抬起頭瞅著她冷若冰霜的臉孔。

    他終於艱難地把咖啡吞下去,連忙放下杯子。“咳!咖啡的味道……很特殊。”

    孟妍陽點點頭,拿起手邊的咖啡壺。

    “要不要再來一杯?”在她聽來,特殊等於喜歡。

    袁允浪深吸口氣,乾笑幾聲,“我想……還是喝果汁好了。”

    “喔。”平淡的語調毫無情緒,她很快的便遞上一杯果汁。“請。”

    “謝謝。”果汁是綠色的,感覺有些古怪。他在她的注視下拿起杯子,鼓起勇氣才喝下去。

    酸澀、甜膩交雜的滋味讓他的臉色瞬間蒼白,實在難以吞咽,因此果汁忍不住就這樣噴出口,灑在桌面以及她的臉上。

    她的小臉終於有了表情,額際浮現青筋,抽著嘴角,咬牙喊道:“袁先生,我不是餿水桶。”

    袁允浪急忙抽出面紙想替她擦拭臉龐,聽到這句話,心中不禁悶笑。

    “我、我知道……我不是故意的,這果汁的味道實在太……有趣,我從沒喝過。”

    孟妍陽有些惱火,抄起果汁一喝,皺起眉頭。

    “什麼有趣?”明明很好喝!“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問題?”這麼難喝還沒問題?他愣住,接著恍然大悟。難怪這裡半個客人都沒有,她的味覺正是禍首!

    “那是特製的營養果汁。”她冷聲強調,嫌棄地覷著他。不識貨的傢伙!

    袁允浪輕咳一聲,看著她臉上的果汁,心虛地伸手替她擦拭。

    “特製啊,我可真有榮幸。”他苦笑著說。

    那溫熱的手指隔著面紙在臉上恣意抹動,她先呆了下,旋即慌張地別開眼,下意識攫住他的手用力一扯,接著便瞥見他古怪的眼神。

    “我只是要替你擦臉,表達歉意,你別一副遇見色狼的樣子。”他一臉無辜,暗自訝異她俐落的動作。她反應迅速且手勁十分強,應該是學過防身術。

    她的臉頰忽地泛紅,尷尬地鬆開手,閃躲他的碰觸。

    “我……我自己來。”她抽出面紙,隨意擦拭臉龐幾下。

    瞧她慌亂的反應,袁允浪的心頭有種莫名的騷動。原來她不是只有一號表情啊!呵,不是可愛多了?

    “孟妍陽小姐,我想知道徐沁妍小姐的聯絡方式,是否可以告訴我?”

    他朝她拋出有魅力的笑容,豈料她再度板起臉孔,冷聲拒絕。

    “不可以。”

    什麼未婚夫,這種莫名其妙的傢伙還是趕緊消失比較好。

    袁允浪的笑容瞬間凝結,眼底掠過一絲錯愕。她是專門扔鐵板讓他踢是不是?一點都不可愛!

    嘖,他是來找徐沁妍,又不是找她,說不可以他就會放棄?為了躺在病房裡的爺爺……好吧,其實是不想認輸,反正他跟她耗上了,絕對不會打退堂鼓!

    “妍陽小姐,別這樣,我真的有話要跟她說。”

    “我會告知她你來過,不如你把聯絡方式留下?”她冷清的眸子裡有著戒備,明顯不相信他鬼扯的未婚夫頭銜。

    她的冷漠讓他碰一鼻子灰,摸一摸鼻子。

    “嗯,好吧。名片上面有我的手機號碼,若徐沁妍小姐回來,麻煩請她聯絡我。”

    她淡然地應了一聲。“還要喝什麼?”

    已經喝了兩種口味的神奇飲品,他還敢喝嗎?袁允浪扯著嘴角。

    “不用了。”看來她是想用這招趕他走。

    徐沁妍神秘,連她的朋友都古怪!

    “請妍陽小姐別忘記替我轉達。”袁允浪站起身,不忘禮貌地露出溫和的笑。

    她沒有看向他,低頭清理桌面。

    又不理人?一股悶氣攫住心頭,他垮下笑臉,聳了下肩膀便離開咖啡館。

    聽見關門聲,她抬起頭,看著那部逐漸遠去的休旅車,神色凝重。

    天黑後,離開花滿咖啡館的孟妍陽準備回家,卻沒想到在路上看見一樁車禍。

    一部白色的休旅車撞上大樹,駕駛座上的男子埋首於方向盤上。

    她看不見對方的長相,不過認出了這部車,因此繃緊了小臉。

    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再見到他!

    孟妍陽立即報警,沒多久,員警和救護車都來了。

    她是這樁車禍的第一個發現者,於是跟著開車來到醫院。

    醫療人員在車上替袁允浪做了簡單的傷口處理,之後將他送往急診室。

    醫生判定他的傷勢並不嚴重,而員警認為這是單純的意外,問了她幾句就離開。

    後來急診室的病床不夠,在醫生的許可下,孟妍陽便帶他出院。

    坐上車後,她呢喃著,扶正睡夢中的他。“袁允浪,你來此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他靠在椅背上,露出額頭纏上繃帶的俊容。

    她仰頭歎氣,覺得自己好倒楣。

    “嘖,笑得這麼陰險,還以你為多厲害,居然還會出車禍?”她雙臂環抱胸口,眯起眼眸。

    難道是不熟悉路況?但是,律師的作風不是很謹慎,應該會事先打聽清楚啊!她不滿地噘起唇,收回視線,專心開車。

    不久後,車子再度停下。

    孟妍陽將袁允浪從車子裡拖出來,接著扛起他健壯的身軀,沒想到差點跌倒在地上。

    她哀號一聲,咬了咬牙。

    “可惡。”她努力站穩腳步,深吸口氣。“重死了。”

    眼前是一條崎嶇的小路,車子無法開上去,望著前方有段距離的家,她心情惡劣,對背上這個男子的印象更差了。

    過了好一會兒,孟妍陽總算回到家。

    她將袁允浪丟上沙發,看著依舊昏睡的他。

    “不是說沒事,怎麼還不醒來?”

    她不放心,於是打電話請來住在附近的醫生。

    “秦醫生,對不起,這麼晚了還麻煩你。”打開門,見到那名有著一張圓臉的中年男子,她淡然的語氣裡有著抱歉。

    “不會啦,大家是鄰居嘛。”秦醫生進門後,看見躺在沙發上的袁允浪,立刻替他看診。

    “醫生,他怎麼樣?”

    “額頭上的傷沒有什麼大礙……”秦醫生察覺他醒了,連忙詢問道:“先生,你還好嗎?”

    袁允浪回答對方的問話,但意識還迷迷糊糊的。“還好……你是?”

    “我姓秦,是位醫生,也是小陽的鄰居。”

    “小陽……”袁允浪瞥見站在一旁冷著一張臉的女子,所有的記憶驀地回到腦海中,立即脫口而出,“她、她……殺人兇手!”

    “啊?小陽,這是怎麼回事?”秦醫生瞪大了眼。

    被指控為殺人兇手,她臉色難看,沉冷地開口:“我也很想知道!”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她千辛萬苦將他背回她溫暖的家,他一醒來卻說她是殺人兇手?這個殺千刀的狡詐律師!

    “是你……”他話未說完,便瞧見她扳著手指頭,關節發出喀喀聲響。

    “你想見識什麼才是真正的殺人行為?”腰酸背痛讓她的怒火驟然爆發。

    袁允浪看著她滿是怒意的臉龐,腦子立刻清醒。“咳,我一定是頭部受到撞擊才會胡言亂語。”

    “那要不要再撞一次,說不定能恢復正常?”

    “妍陽小姐,你可真愛開玩笑。”

    “不,我是認真的!”她一把揪起他的衣領,臉色更加陰沉。

    看來她真的火大了!袁允浪心中暗自喊一聲不妙,大手攫住她的手腕,直接將她反壓在身下。

    男性的身軀霸道地壓上纖細的身子,健壯的胸膛擠弄柔軟的胸脯,奇妙的碰觸感以及難以預料的燥熱瞬間竄入他們體內。

    深邃的眼眸瞅著她呈現出慌亂的冷眸,袁允浪緩慢地勾起嘴角,露出邪魅的笑。

    “這就是妍陽小姐的殺人行為?那可真誘人。如果是這種方式,我不介意讓你多殺幾次。”他嗓音沙啞。

    聞言,她臉頰緋紅,羞窘地瞪著他。

    “滾開!”她揚腿踹他的腹部,看著他滾落沙發哀叫出聲。“活該。”

    “哇,你真狠!”袁允浪雙手捂著肚子,一臉哀怨。

    “袁大律師居然承受不起小女子的一腳,真是虛弱!”她起身冷睇著他。

    聽見她嘲弄的口氣,他深深地歎口氣。

    “是呀,我真虛弱,不過是喝了孟妍陽小姐特製的飲料,居然開車開到一半鬧肚子疼,還跑去撞樹。”

    飲料?她愣了一下,對上一旁秦醫生困惑的眼神,不禁一臉心虛。

    “小陽,他說的是真的?”

    她眼神飄移,故作鎮定地說:“下午他確實有在咖啡館喝飲料。”

    秦醫生朝她投去難以苟同的目光。“唉,我不是警告過你,別再用飲料做實驗?現在害到人了吧!”

    “那些藥材對身體很有幫助,我只是想試試看能不能調出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口味,何況我喝了都沒事啊。”

    今天下午店裡沒有半個客人,於是她乘機拿一些中醫推薦的藥材調作健康飲品,誰知道袁允浪會找上門,當然是她的頭號實驗物件羅。

    “你亂喝了這麼多年,身體當然免疫了,他可不同啊。”秦醫生歎息道。

    “我哪知道……”

    “等、等等。”袁允浪立即出聲,直瞪著她。“什麼實驗?你把我當白老鼠?”

    孟妍陽面不改色地回答,“那些都是對身體有益的藥材,喝了能保健強身,我是好心的。”

    瞧,一副“我對你多好”的口吻!別以為他會被騙!“果然是殺人兇手!”

    她蹙起眉,“我不是。”

    “我喝了你的飲料腹痛,出車禍差點掛掉!”

    小小的罪惡感佔據心房,她閉上眼眸。“至少我把你帶回來,救了你的命。”

    “你以為這樣可以贖罪?”

    不行。她的良知悄悄地這麼說。

    “那麼袁先生,你希望我怎麼做才能贖罪?”她睜開眼問道。

    盯著她平靜的神情,袁允浪有些難以想像方才撲過來想咬他的潑辣女子是她。

    既然她認識徐沁妍……他輕哼一聲,眼裡閃爍著戲謔的光芒。

    “照顧我,直到痊癒.”他揚起微笑,滿意地看著她刹那間顯得驚愕的臉色。“為了你方便我也方便,不如我委屈自己住下來。”

    不給她機會說話,他立刻看向秦醫生。

    “醫生,你是證人,如果孟妍陽小姐違約,例如把我踹出門或者試圖殺人滅口,你一定要替我作證。”

    “袁先生,我不是殺人兇手。”真是侮辱她的人格!她皺起眉,厭惡他開口閉口都是這四個字。

    袁允浪睨她一眼,露出欠揍的笑。“防人之心不可無。”

    秦醫生無奈地瞧著他們,歎了口氣。

    “我知道了。”他可不想被牽扯入這場鬧劇中啊!“袁先生,除了腹痛之外,你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袁允浪搖搖頭,“目前沒有。”

    “聽小陽說,你已經去過醫院了,若你還是不放心,明天再去做進一步的檢查。”

    “好。”

    秦醫生想了一下,又說:“額頭上的傷記得要換藥,等做過檢查,報告出來再說。至於腹痛……那些藥材基本上不會對健康造成問題,應該是不會再痛了。小陽,若他的腹痛再發作,就先拿上次我給你的藥粉應急。”

    “是。”她送秦醫生出去,關上門,瞧見慵懶地坐在沙發上的袁允浪,覺得他的笑十分刺眼。

    明明沒事,還想賴著她?別以為她不知道他是為了“徐沁妍”。

    他找徐沁妍,究竟是想打什麼鬼主意?

    “妍陽。”

    跟她裝熟?她冷覷他一眼,“嗯?”

    板起臉孔的她好無趣啊。袁允浪一手撐著下顎,懷念她暴躁的模樣。“徐沁妍小姐、我的未婚妻,何時才會回來?”

    “不知道。”她冷冷地丟出不變的答案。

    他瞄了一下時鐘,“已經是深夜十二點了,你不擔心她嗎?”

    “都已經是成年人,她懂得保護自己。”

    哎,這個女人好無情。“身為朋友,應該打電話問一下吧?”

    “關你什麼事?”

    “我是她的未婚夫。”

    “什麼未婚夫,連未婚妻的手機號碼都不知道?”孟妍陽挑釁地問。

    袁允浪眯起眼睛輕哼。“說得對,所以你應該要好好幫助我們熟悉對方,不是嗎?”

    她蹙起眉。無論她說什麼,他都有辦法繞回來?好個死皮賴臉的律師!

    也對,第一眼見到他皮笑肉不笑的樣子時,她就覺得他有夠陰險。

    “我只是她的朋友,不是媒人。”

    “當然,不過沁妍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把你當朋友,你理所當然也要把我視為朋友,否則你的朋友會覺得你不上道,所以我們一定要當好朋友。”

    他在繞口令嗎?孟妍陽深吸口氣,平靜的心湖再度因他而攪得天翻地覆,眼眸冒出怒火。

    “朋友會指著我的臉當我是殺人兇手?”她努力壓抑怒氣,冷淡地問。

    他愣住,看著她轉身走進廚房的纖細背影,旋即低笑。好會記仇的個性呀!

    尋找徐沁妍最大的收穫,恐怕是讓他遇見這個神情冷漠,實則性子多變的女子!

    真有意思。袁允浪一雙如墨般的眼眸倏地掠過興味十足的神情。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

TOP

thx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