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喜格格《妳是親愛的?》


出版日期:2017-10-06

發生車禍靈魂意外附到老板大人的貓身上,
她深感當人不如當貓好,不用為錢煩惱,免費住豪宅,
老板還化身大廚替她準備好料,晚上脫光光陪睡,
讓她的貓生滋潤得不要不要的,但也不是完全沒缺點,
像她明知道有人要對公司和他不利,卻無法說人話提醒他,
只好本貓親自沖公司,沒想到再次發生車禍,然後就、就……
靈魂歸位了?!可是他為什麼要把她拎回家照顧啦!
害她為了提防他套話,小心不要露出馬腳,每天要死好多腦細胞,
而且他為什麼老是要說她跟他的貓很像,給他溫暖安心的感覺,
甚至常用那低沉磁性、讓她加冷筍的嗓音喊她「親愛的」,
若非她知道這是貓的本名,一定會誤會什麼,更過分的是,
當初明明是他說兩人就算住在一起,關系也是清清白白的,
又為何突然說既然她不討厭他,要不要跟他交往看看,
還在同事發現兩人同居時,公開自爆她是他的未婚妻,
厚,他有問過她的意見嗎?當老板就可以這麼任性嗎?



  楔子

    死了!

    應該……死了吧?

    乾淨俐落,不拖泥帶水,難得她這輩子也有超然瀟灑的一面。

    也好,一了百了,管他快被房東趕出來,還沒找到住的地方;管他這個月又遲到超過一小時,全勤獎又泡湯;管他老闆家的寵物吃得居然比她還要好,實在有夠沒天良;管他老闆有多冷酷又嚴厲;管他人生有沒有前途……

    這麼一大堆麻煩,以後再也不關她的事了!

    耶!終於擺脫亂七八糟的人生……等等!

    她死了,怎麼吃熱辣辣的麻辣火鍋、香Q好吃的披薩、外酥內嫩的多汁雞排、讓臺灣揚名國際的珍珠奶茶、紅燒鰻、豬血湯、中藥味特製滷味、鮮嫩爽口的蚵仔煎、蚵仔麵線……

    咽了咽口水。

    嘖!死這件事,好像不怎麼好耶。

    事情發生的瞬間,林妙妙沒想過死的會是自己,因為不要命走出安全庇護的不是她,是那好命到令人髮指的——貓。

    貓咪自己打開籠子,邁出四肢跑向大馬路,直奔黃泉路而去,而貓咪的主人,也就是她那嚴苛的老闆正在忙,沒注意自家寵物正進行不要命的找死活動。

    老闆忽略的,林妙妙看得一清二楚,心跳瞬間飆破一百。

    叭!叭!

    優雅的貓步伐,踩在車來車往的馬路上。

    叭叭叭!叭——

    她該怎麼讓老闆注意到他家寶貝寵物的自殺行為?

    眼見卡車高速逼向貓咪,林妙妙心跳如擂鼓,思考能力暫時停止運作。

    吱——

    緊接著刺耳的刹車聲鑽進她耳裡,直沖她的腦門。

    “喵嗚!”貓咪無辜低喊,一雙貓眼哪兒都不看,偏偏專注地瞅著她。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加快腳步向前沖,或許被貓下蠱就是這樣吧。

    卡車司機一改滿臉無所謂,瞪大雙眼盯著她,像看到了鬼般沒命似的狂按喇叭,右腳猛力踩下刹車。

    叭叭叭!叭叭叭!

    叭叭叭!叭叭叭!

    叭!叭——

    砰!

    林妙妙下意識閉上雙眼,隨即感覺到身體騰空飛起。

    人體居然也可以這麼輕盈?

    彷佛一眨眼功夫,又彷佛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她的身體重重摔在柏油路上,痛得她連眼睛都睜不開。

    等等!比她好命的貓呢?

    林妙妙用盡全身力氣微微睜開雙眼,先是看到老闆的神情變得十分驚愕,快速跑向她。

    老闆大大居然也有人性化的一面?她還以為就算天塌下來,他老大眼皮動都不會動一下。

    她吃力地低下頭,臉頰似乎碰到什麼熱熱黏黏的東西?

    “喵嗚。”貓咪定定地看著她,神秘貓眼閃過異彩,像在說什麼似的又喵了一聲。

    “太好了……”貓沒事。

    腦海中飄過這個念頭,下一秒,林妙妙陷入昏迷。

    彷佛天長地久的過程,只不過短短數秒,卻足以置人於死地,她的人生在這一刻來個詭異的大轉彎,拐進令她困惑不安又充滿報復樂趣的一條路。

    這不是人類該來的路,偏偏她走上了這條路。

    當林妙妙再次睜開眼睛,看見的是老闆那張萬年不變的撲克臉,可他原本冷酷到近乎絕情的雙眼,竟專注且充滿感情地凝視著她,還低聲喊了句——

    “親愛的。”

    親、親愛的?!

    林妙妙驚得渾身發怵。

    老闆這是怎麼了,該不會嚇得腦子都壞了吧?

TOP


第一章

    劈里啪啦……劈里啪啦……

    不行,好餓!

    瞄了眼電腦螢幕右下角的顯示時間,不會吧,才十一點?距離吃飯時間還有一個小時,不——

    萬念俱灰化作兩塊石頭,壓得林妙妙不由得垮下雙肩,她祭出強大意志力,抵禦饑餓感這來勢洶洶的千萬雄兵。

    桌面電話響起,她眉頭一皺,心裡腹誹,到底是誰這麼不長眼,在這個時候打來破壞她抵禦饑餓的重大工程?

    她接起電話,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傳進耳裡——

    “妙妙,在忙嗎?”

    “雲妃?”林妙妙眼眸一亮,張雲妃很少在上班時間聯絡她。“就老樣子。”

    “三十四樓‘光明頂’會議室需要支援。”張雲妃單刀直入。

    “怎麼回事?”林妙妙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光明頂”會議室是老闆大人專用的大型會議室,那些非常積極、有企圖心的員工總是擠破頭了想鑽進去力求表現,可她跟那塊風水寶地的氣場明顯不合。

    “豺狼帶了兩位律師出席,沒事前通知,還跟了十多位重要股東……”張雲妃快速說明,暫停一下後再開口,她的語氣變得絕對冷靜,原本的煩躁感消失無蹤。“先不說這個,能不能上來幫我準備茶點?”

    十多位重要股東和律師?內鬥氣息好濃厚。

    準備茶點?林妙妙又來了精神,那有什麼問題,只要跟吃有關的事,她這輩子還沒失手過。

    “幾份?”林妙妙聽見電話那頭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雖然她討厭“光明頂”會議室的菁英氣息,不過朋友有難,不拔刀相助實在說不過去。

    “請準備十八份熱咖啡、礦泉水跟水晶玻璃杯,直接送進會議室,你可以在三十四樓的茶水間找到這些東西,十一點二十分老闆進會議室前,必須全部準備完畢,麻煩你!”張雲妃有條不紊地交代。“陳姊那兒我會打聲招呼。”

    “好,馬上來。”

    林妙妙將文件一一存檔,關上螢幕,將辦公椅稍微往後一滑,站起身,快步走向電梯,來到三十四樓,踏進茶水間。

    張雲妃說的東西果然一應俱全,義式咖啡機旁邊有包咖啡豆,上頭貼了一張便利貼,寫著“請用這包豆子”。

    言簡意賅,非常符合張雲妃的個性。

    林妙妙熟練地操作義式咖啡機,一杯接著一杯,空檔時間拿出十八份礦泉水跟水晶玻璃杯放到託盤上,最後推出一輛擦得亮晶晶的推車,把水跟水晶杯一一放到第二、第三層。

    所有熱咖啡放在第一層,五杯一排。

    掃一眼,已經搞定十五杯咖啡。

    看了眼手錶,十一點十五分。

    很好,五分鐘,三杯咖啡。

    一定能趕得上!

    咖啡機忙碌運轉,又完成一杯,很好。

    咖啡機正在製造第十七杯咖啡,完成所有準備工作,林妙妙拿起那包咖啡豆研究。“乖乖,用這麼好的夏威夷咖啡豆,真會享受。”真想來一杯……

    十一點十八分,她滿意地看著十八杯完美的咖啡,動手推推車。怪了,推車怎麼推不動?

    咦?卡住!

    她蹲下身,檢查四個輪子,果不其然,其中一個輪子卡住東西,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個東西拔出來,額頭都冒汗了。

    十一點十九分,她慌慌張張推著車子沖向會議室,甫抵達門前,張雲妃和方秘書剛好從裡頭走出來,她們兩人快速交換一個眼神,各端起一半的熱咖啡踏進會議室,逐一配送。

    林妙妙端起十個水晶玻璃杯跟在後頭,她一踏進會議室,就感覺到來者不善的惡鬥氣氛,讓她有些喘不過氣。

    會議室大門開開關關,氣氛越來越緊繃。

    十一點二十分,張雲妃和方秘書忙著發礦泉水,林妙妙則捧起最後一個託盤,上頭擺著八瓶礦泉水,她用左手勉強端著,右手想拉開沉重的會議室大門,卻力不從心。

    不料,一股強大力道突然從裡往外沖出來,厚重門板往外彈,她嚇了一跳,直覺要閃開,免得被門撞到,打結似的雙腿急著往後退。

    俗話說越急越辦不好事,說的真對,她的腳步踉蹌,身體往後倒,眼看要摔個四腳朝天,她嚇得閉上雙眼。

    砰!

    這一聲可真響,不過……真奇怪,她怎麼一點都不痛?

    林妙妙微微睜開眼睛,看到的不是天花板,而是門板,以及一隻從右前方橫空伸過來的手臂,穩穩壓上門板,硬是把門板給強壓回去。

    啊?她怎麼沒想到可以用這一招,還有……

    這是誰的手?

    “讓開。”冷颼颼的嗓音落下的同時,縮回了手臂。

    林妙妙的目光順著移動,看清來人,瞬間屏住呼吸。“老、老闆?”

    他穿著一身筆挺西裝,萬年不變的冷面容,用孤傲、睥睨、不可一世修建而成的盔甲神態,不參雜一絲溫暖。

    見她還在發愣,段震祈懶得多看她一眼,一隻大手扣住她的右手臂,往旁邊拉動,清除眼前障礙後,他立即鬆手。

    他拉開大門,踩著堅定步伐,踏入對他虎視眈眈的空間。

    “老闆,陳老闆突然想起有事,必須先離開。”張雲妃站在門邊,身邊是冷汗涔涔的陳政勝。

    “離開?”段震祈冷銳的目光掃向陳政勝,嘴角上揚,似笑非笑,藏著幾分威脅。“在我來了之後?”

    林妙妙手捧著託盤,看了眼差點撞飛她的陳老闆,趕緊走進會議室,將其餘的礦泉水一一補上。

    “沒、沒的事,我怎麼可能不給段老闆面子?”陳政勝發出愚蠢的嘿嘿笑聲,嘴邊大黑痣噁心抖動,滿臉尷尬。

    段震祈從容大器,比了個請的手勢,陳政勝抖著手,從西裝外套內袋裡掏出手帕,猛拍額頭、抹人中,乖乖走回座位坐下。

    “把資料投影出來。”段震祈把隨身碟交給方秘書,接著轉頭吩咐張雲妃,“你負責記錄,錄音存檔。”

    林妙妙水送到一半,見另外兩人都有工作,只好硬著頭皮繼續送水。

    段震祈剛在大位坐下,立刻有人開炮——

    “我們來了這麼多人,連律師都帶來了,怎麼段氏企業只有你單槍匹馬出來應戰?”六十多歲的董事蕭永態度強硬,滿臉訕笑。

    “閣下以為少?”段震祈撇嘴一笑。

    殺雞用牛刀,已經夠浪費公司資源了,對付這群人,由他和兩位秘書出面,綽綽有餘。

    “段震祈,你少囂張了,去把你手底下的大將叫來,別說我們人多欺負你一個。”元老級股東們紛紛叫囂。

    “尤其業務部的嚴騰曜,聽說他幫了你不少忙?”

    “嚴騰曜忙得很,段氏企業就我最閑。”段震祈話鋒一轉,又道:“各位都是大忙人,想說什麼就直說吧,不必拐彎抹角的。”

    “你爸十年前在遺囑上寫得一清二楚,當季的公司業績不到百分之二十,你就得下臺。”蕭永幸災樂禍地道,他就是看不慣段震祈年紀輕輕就能坐上大位,現在事實證明,這小夥子就是沒有能耐。

    “叔叔記性真好,而且還真勤勞,十年來沒少提醒過。”段震祈輕鬆一笑,看了眼在場的閒人林妙妙,示意她關燈。

    昨天才統計完成的報表,老狐狸們馬上就知道了,真是絲毫不放鬆,死咬著他不放。

    林妙妙見方秘書已經準備好投影,走到電燈開關旁,關掉大部分燈光,只留下會議室後方兩盞黃燈,在場沒人提出異議,或者說沒空理會這種小事,面對段震祈,這十多位仁兄必須拿出全副注意力,她再看向坐在大位上的老闆,姑且不論他的冷酷,面對這麼多“惡人”還能這般從容不迫,她感到十二萬分佩服。

    “震祈啊,前一陣子奶奶過世,你的打擊肯定不小,但你可不能公私不分啊!”陳政勝臉上掛著討好笑意,說出口的話卻意有所指。

    “公私不分?”段震祈面無表情,沒有人能夠看得出來他正在想什麼。“請指點。”

    陳政勝不想正面得罪,支吾著。

    蕭永瞪了陳政勝一眼,主動接話,“上一季公司的業績跌到百分之二十點五,你以往的工作能力可不只這樣。”

    段震祈嘲弄一笑,“原來上一季有百分之二十點五,看到律師來了,我還以為不到百分之二十。”

    “我們當然要防微杜漸,上一季才百分之二十點五,這一季肯定更慘!”其餘股東們紛紛跳出來助陣。

    “震祈啊,如果不行,你別硬撐,現在下臺,還不至於太難看。”陳政勝虛情假意地勸著。

    “不成功,是因為不夠努力。”段震祈隨他們鬧,反正他早就摸清這些人的想法,只是在等待時機反擊。“陳老闆,聽說你的公司最近周轉不靈,如果我下臺,這個位置你坐得了嗎?”

    “段震祈,他好歹是你的長輩,你怎麼這麼說話?”見同夥被攻擊,蕭永首先發難。

    “只要夠努力,怎麼可能不成功。”段震祈不受干擾。“大家可還記得這兩句話?”

    什麼努力就一定會成功?標準的站著說話腰不疼。林妙妙扁扁嘴。同事之前私下都說老闆不近人情,她還一知半解,現在印證風中飄著的傳言果然不假。

    只要多接觸接觸,終究能夠瞭解一個人的本性。

    段震祈環視眾人一圈,剛好捕捉到林妙妙不以為然的表情,他冷冷地轉開視線。

    “這是你父親常掛在嘴邊的話。”蕭永又道。

    “看來大家都還記得,記得就好。”段震祈喜怒不顯,眼底閃過一抹殘忍。“容我提醒一下各位,你們手頭上的公司,縮編的縮編,裁員的裁員,讓股東手中股票變廢紙的也大有人在。要看證據嗎?都在簡報裡。”

    這群老狐狸,時時刻刻緊盯著他,隨時準備狠咬他一口,不過沒關係,反正對付他們,他從來沒有客氣過。

    “這是我們的事,不用你來教訓我們!”蕭永的左手一掌拍向桌面,面色發白,惡聲惡氣低吼,利用突然爆發的情緒轉移眾人的注意力,以免段震祈揭他瘡疤。

    “很好。”段震祈微抬高下巴,面無表情地掃視眾人。“這句話,現在我原封不動地還給各位。”

    “段震祈!你——”蕭永氣得滿臉漲紅。

    “等公司季業績不到百分之二十,屆時,各位再來也不遲。”段震祈擺出會議到此結束的態度,最後不忘補上警告,“大家都是商場老將,別忙錯了事,要是落得兩頭空,那就不好了。”

    “震祈啊,大家有話好好說,何必……”陳政勝見情況不對,連忙跳出來緩頰,兩邊不得罪。

    那是什麼鬼簡報,該不會連他的事也查得一清二楚吧?

    “請回吧。”段震祈沒給他長袖善舞的機會。

    眾人臉色僵凝,想再說點什麼,好替自己留點面子,可是當視線觸及段震祈淡定強硬的目光,個個噤了聲,一一起身,灰頭土臉地離開了。

    離去前,蕭永拋來妒恨的一眼,段氏企業主要出產矽晶圓,在半導體市場佔有重要地位,他會緊緊盯著段震祈,一有空隙,他會不計一切代價、從他這個晚輩手中奪走龐大的段氏企業。

    想坐穩段氏大位?段震祈太年輕,也還太嫩。

    會議室清空,段震祈接過方秘書遞過來的隨身碟,收入胸前口袋。隨身碟裡只有本季營收分析,那些人無比醜陋的瘡疤,只需要留在他們心底,他自然有辦法讓那些材料適時替他起到實質作用。

    他站起身,一身清爽。

    聲勢浩大來了這麼多人,卻被一個莫須有的簡報嚇得夾著尾巴逃走,他們怎麼會蠢到以為他會一次性把所有資料公開,和所有人為敵?

    把狗逼急了,讓狗跳牆,然後再不費吹灰之力收拾掉,那是他父親段銓謀的行事風格,因為怕被攻擊,所以事情只要一冒火,就會立即滅掉。

    但他不一樣,畢竟都是長輩,給對方留點面子,慢慢玩弄,比一次打趴所有敵手更有趣。

    “方秘書,來得及嗎?”段震祈神色從容地問道。

    “老闆,時間非常充裕,司機已在大門等您,從這裡到圓山飯店,只需二十分鐘。”方秘書早就做好了安排。“目前還有一個小時的空檔。”

    “張秘書,這裡交給你收拾。”段震祈看向張雲妃,眼尾掃眼林妙妙。

    張雲妃做事向來有分寸,這次怎麼隨便找了個人來會議室幫忙?

    “是,老闆。”

    “她是誰?”他隨口一問。

    林妙妙正要回答,看見張雲妃給她一個制止的眼神,只好把話吞進肚子裡。

    “秘書部林妙妙。”張雲妃回道。

    “誰的秘書?”

    “目前沒有固定協助的主管,屬於機動秘書。”

    “機動秘書。”段震祈重複了一遍,沒浪費精神再多看林妙妙一眼,快步踏出會議室。“方秘書,安排一下,出門前,我想到員工餐廳繞一圈。”

    這個林妙妙……他不由得皺眉,連奶奶留給他的貓都比她聰明伶俐。

    林妙妙和張雲妃火速收拾好會議室,準時午休,十二點十分,兩人坐在員工餐廳享用午餐。

    張雲妃習慣性地挑了個僻靜的角落,如果只有她一人用餐,會選擇坐在餐廳中央的座位,好接收來自四面八方的八卦謠言,但今天林妙妙在身邊,不適合搜集公司內部情報,反而應該嚴防兩人談話被聽見。

    林妙妙沒這麼多心思,見今天的餐點有三杯雞、鱈魚排和玉米濃湯,立即心花怒放,整顆心全在食物上頭,大口吃肉、大口喝湯,吃得不亦樂乎,一點也不怕被燙著、噎著。

    段震祈蒞臨員工餐廳,引起諸多側目,他老大轉悠一圈,經過她們這桌時,冷冷地掃了林妙妙一眼,那時她正喝著熱湯,被他的犀利眸光一掃,手一抖,湯匙裡的湯汁濺到手上。

    “燙……”林妙妙趕緊拿餐巾紙擦手,擦完,把手貼著裝著冰涼果汁的杯子,這才松了口氣。

    段震祈不動聲色地經過,心裡卻忍不住想著,這個林妙妙的食道難道構造和一般人不一樣?那麼燙的湯往喉嚨裡猛倒,手才被噴濺到一點,就痛得皺鼻子皺眼。

    末了,他把主廚叫出來,手指向三杯雞,說了一會兒話,隨後離去。

    主廚默默拿來一個盤子,夾了幾塊雞肉,坐到一旁吃著,邊吃邊皺眉。

    吃到七分飽,林妙妙才開口說話,“老闆……總是那樣嗎?”

    “哪樣?”張雲妃下意識掃了眼四周,只剩右後方還有一名員工在用餐。

    “高傲得沒邊沒際。”

    在古代,他應該算得上是關羽等級吧?人在曹營,心在劉備那兒,想回家,還得過五關斬六將,掰手指頭數一數,剛剛老闆也算以一擋十七,了不起,大人物果然不簡單,表面上笑著,你來我往說著話,暗地裡夾槍帶棍,不放過能攻擊對方的所有機會。

    此等高端需要大量武器的對話方式,不是她擅長的領域,往往她還在理解第一句,這些人已經轉到第五、六句,這樣說話不累嗎?

    “人家本來就高高在上,這種程度的高傲,沒那麼難想像。”張雲妃壓低音量,接著不著痕跡地轉移話題,“找到新的租屋處了嗎?”

    “沒。”林妙妙端起玉米濃湯,沮喪地喝了一口。

    “房東不是說他兒子三個月後結婚,要你這個月搬家,他好裝潢房子當新房?”時間這麼緊迫她還在拖?這樣真的來得及嗎?

    “想在臺北市蛋黃區租一間便宜的房子,難如上青天。”

    “你應該有點積蓄吧?”

    “怎麼存?”講到這個,簡直踩到林妙妙的傷心處。

    每天只要一睜開眼,樣樣都要錢,租房子要錢,水電要錢,就算完全不用水也不用電,也有基本費等在那兒,更別提還有勞健保。

    人,只要還在呼吸,就有各式各樣的帳單朝自己飛射過來。

    “別都拿去吃美食,小心被自己吃垮。”

    “我哪有那麼誇張!”林妙妙抗議,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沒花什麼大錢,怎麼每到月底就荷包見底?“不要談我,說說老闆的八卦,比較下飯。”

    “敢講老闆八卦,當心被砍頭。”張雲妃的眼角餘光瞄到右後方員工起身離開。

    “有什麼好怕的?”見她露出不贊同的表情,林妙妙馬上舉例,“掃地的李阿姨說她上次在樓梯間說老闆八卦,沒想到老闆就站在她身後,還說借過,李阿姨嚇得差點擠出淚來,心驚膽顫等了好幾天,老闆也沒把她喀嚓掉。”

    “你聽誰說的?”

    “當事人,第一手資料。”保證原汁原味,沒加料。

    “你跟李阿姨很要好?”

    “就有時候會拿一些紙類回收給阿姨,阿姨說那個可以賣錢。”

    “老闆的事你少掛在嘴上。”見她有話要說,張雲妃馬上朝她丟出一個先聽我說完的眼神。“之前有秘書談論通訊千金跟老闆的緋聞,隔天人就不見了。”

    “怎麼個不見法?不會……”林妙妙深深倒抽口冷氣。被、被殺了?有沒有這麼無法無天啊老闆!

    “叫你不要成天看驚悚小說。”張雲妃沒好氣地微眯起眼,這是正常人該有的思維嗎?

    “是推理小說。”林妙妙糾正道。

    “聽著,不要對老闆抱持任何想法,好的壞的黑的白的粉紅的通通不要有,除非你做好丟掉工作的心理準備。”張雲妃正色警告。

    “放心,我不會跟錢過不去。”沒有這份薪水她怎麼活?可不能讓人生走進悲慘世界。

    “老闆是表裡如一的人。”張雲妃說得肯定。

    “表裡如一?”林妙妙一臉困惑,這樣不是很好嗎,特別強調的用意是?

    “別以為他只有外表嚴厲,他內心硬度可比岩石,冰度勝過北極冰。”

    “聽說北極冰開始融化了。”林妙妙小小聲地補充,想到北極熊融化的家,她的眉頭不自覺皺了起來,甚至忍不住開始想像,要是她那間狗窩融化了,會是什麼景象?

    “老闆靈魂裡的北極冰,就算地球溫度上升十度,也永遠、永遠不會融化!”張雲妃傾身向前,眯細眼,一字一字慢慢說。

    “你對他真有信心。”林妙妙吐了吐舌頭。

    “我是太清楚老闆的為人。”張雲妃苦笑道,“對老闆而言,企業就是營利組織,不是慈善機構,沒能力的人就淘汰,產能低的人就滾出他的視線,如果你看過他怎麼罵屬下,甚至是比他年長三十多歲的高階主管,就會懂我在說什麼。”

    跟在這種人物身邊做事,她很清楚兩件事,一是她必須時時充實自我,增進能力,才不會因為不小心犯了一次錯,就被老闆淘汰出局;二是她在工作上的良好表現,不會因為老闆無能直接被忽視,或是必須時常換公司、被迫放無薪假。

    “就算沒看過,好像也不難理解。”電視劇疑似有演過類似的情節,應該和張雲妃說的差不了太多。

    “記住,永遠別和老闆那種厲害人物扯上關係。”張雲妃再次提醒,老闆那種人物,不是林妙妙這種單純女孩能應付得來的。

    “OK!記住了。”林妙妙毫無負擔地答應。

    她一個機動秘書,能和遠在天邊的老闆扯上什麼了不起的關係?天塌下來都不可能,安全得很,張雲妃太愛瞎操心了。

    “寵物中心”是寵物們專屬的百貨公司、飯店、醫院三合一的綜合商場,占地兩百坪,三層樓建築,位於大臺北市郊,寬敞明亮,避開地價昂貴的蛋黃區,又有足夠的隱私,是許多政商名流樂於出入的場域,來此消費的客人,大多為長期顧客,商家對於寵物與主人的一切,幾乎可以說是了若指掌。

    中心一樓有許多可愛的寵物,睜著大大的眼睛,和前來的客人們互動,只要出售一隻,等於替中心搞定一張長期飯票。

    “喵喵,看這邊,這邊喔!”林妙妙蹲在寵物店裡,對關在籠子裡的貓咪說著話。

    一隻手掌大的白貓轉頭看著她,雙眼緩緩睜大,抬起右前腳,輕拍玻璃板,粉紅色肉墊瞬間飆破可愛指數。

    “哇!好可愛。”好想帶回家養……可惜她連養活自己都像在玩生存遊戲,怎麼忍心拖累這麼可愛的貓咪。

    猛地,林妙妙渾身一僵,耳尖地聽見身後傳來不陌生的嗓音,確認沒聽錯,她默默地移往有遮蔽的區域,避避風頭。

    “段先生,‘親愛的’一切健康。”櫃檯人員走出中心內附的診所,手中抱著一隻通體雪白的貓咪,慎重地交到段震祈手中。

    貓咪聽到有人喊它,抬起頭,好奇地左右張望,那模樣竟有幾分像正躲在籠子後面的林妙妙。

    “親愛的?”段震祈挑高右眉,將從奶奶那裡繼承來的貓咪,小心地放入貓籠內。

    “這是段奶奶給它取的名字,您不知道嗎?”櫃檯人員的笑容無懈可擊。

    懶得回答無聊問題,段震祈只問自己想知道的,“它平常吃什麼?”

    “奶奶對親愛的很好,總是買最好的飼料,像這個牌子的飼料,還有這款一罐兩百八十元的罐頭,親愛的最愛吃這種口味。”櫃檯人員拿起迷迭香嫩煎鱈魚口味的罐頭介紹道。

    林妙妙感到難以置信,小小一罐貓罐頭要兩百八十元?有沒有搞錯?!她常吃的便當一個也才八十塊,中午吃員工餐廳也只要五十塊。

    看來當貓挺好的,免費吃、免費喝,成天無所事事,住的地方肯定比她那狗窩高級百倍,連出門晃晃都不用自己走路,有老闆親自提著。

    唉,人比貓,氣死人,真想當老闆的貓……

    “飼料一袋,貓罐頭三十罐。”段震祈吩咐道。

    “三十罐?”櫃檯人員難掩詫異。

    “一天一罐。”他可沒空天天來這裡。

    “親愛的不一定肯天天吃罐頭。”櫃檯人員溫柔解釋,“它很喜歡吃人類的食物,奶奶疼它,幾乎都不會拒絕,雖然不建議太過寵貓咪,可能是奶奶給它很多很多的愛吧,親愛的的健康狀況一直很好,是只幸福的貓。”

    段震祈眼底閃過異樣,垂眼掩飾,拿出黑卡結帳,一手提著貓咪的粉紅色行宮,單手抱著一大袋貓食,和裝滿三十罐貓罐頭的大袋子。

    貴松松的料理,它還不肯天天吃?林妙妙歎氣。只要不是她出錢,她完全不介意每天中午吃兩百八十塊的小火鍋或披薩。

    一名服務人員發現林妙妙偷偷摸摸的舉動,上前詢問,“小姐,請問有什麼需要為你服務的嗎?”

    林妙妙舉起雙手晃了晃,腳底抹油,溜出賣場。

    踏出賣場,看到老闆停在路邊的奧迪轎車,老闆本人站在後車廂,貓籠放在地上,一手掏出車鑰匙,打開後車廂,正要把飼料和罐頭放進去。

    意外上門時,從沒跟人商量過,所有事情在短短幾秒鐘之內發生完畢。

    貓咪自己打開了籠子,重獲自由的雙腳奔向大馬路,段震祈專注放東西,沒察覺,林妙妙卻看得一清二楚,心驚膽顫。

    叭。叭!

    貓咪踩著優雅的步伐走在馬路上。

    叭叭叭!叭——

    她一邊猶豫著該不該大叫老闆,一邊看著卡車越來越靠近貓咪,心在胸腔裡狂跳不止,像要跳出喉嚨。

    吱——

    緊接著刺耳的刹車聲鑽進她耳裡,直沖她的腦門。

    砰!

    林妙妙下意識閉上雙眼,隨即感覺到身體騰空飛起,而後重重摔在柏油路上,痛得她連眼睛都睜不開。

    等等,比她好命的貓咪呢?

    林妙妙用盡全身力氣微微睜開雙眼,先是看到老闆的神情變得十分驚愕,快速跑向她。

    老闆大大居然也有人性化的一面?她還以為就算天塌下來,他老大眼皮動都不會動一下。

    她吃力地低下頭,臉頰似乎碰到什麼熱熱黏黏的東西?

    “喵嗚。”貓咪定定地看著她,神秘貓眼閃過異彩,像在說什麼似的又喵了一聲。

    “太好了……”親愛的沒事。

    腦海中飄過這個念頭,下一秒,林妙妙陷入昏迷。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貓有九條命?!喜格格

    生活中,不曉得大家身邊是否有非常喜歡貓咪的朋友,或者你就是非常愛貓的人,又或者你就是貓奴之一?

    身邊有朋友的貓超愛吃哈密瓜上面最甜最精華的部分,每次吃哈密瓜,朋友都會自動進貢最上面那一層,自己吃下面比較不甜的部分,朋友說有時候自己也搞不清誰是主人誰是寵物?但是只要心中有愛,這個問題對他來說,似乎一點也不重要。XD

    喜格格身邊有人非常愛貓,連福格格(喜格格的老妹)也是超級愛貓族,總是在耳邊聊著關於貓可愛又傲嬌的種種,通常一聊這個話題,半小時內不太可能轉移到別處,每次喜格格都會乖乖聽取身邊友人們的貓咪經(這股勢力很強大),因為他們聊著貓的時候,臉上的表情總是很亮,情緒很興奮。

    有天,喜格格突然問福格格,如果有天你變成貓,想談一場什麼樣的戀愛?於是,這個故事最初的點子就此誕生了。

    關於貓有許多有趣的傳聞,像是貓有九條命,國外曾報導過某間養老院,每當有老人過世的前一天,可愛院貓都會在那人的床旁坐上一段時間,好像院貓看得到死神逼近的樣子。

    不管貓是否真的有九條命,貓咪一直以來都是許多人生活中的寶貝,也是不少人公認很有靈氣的動物。

    這本小說中,貓沒有九條命,卻陰錯陽差替已過世的老奶奶完成內心最大的心願。

    喜格格一直在追的小說《靈魂通判》,猜測今年十月應該快完結篇了,很期待完結篇,也很捨不得,畢竟這套小說陪伴喜格格好一段時間,也許我會想念坐等出新書的這段日子。

    《靈魂通判》裡也有一隻貓,而且是超有威嚴的流氓貓,是女主角狄水序的姊妹淘施小駱死後變成的。

    施小駱個性很酷,重新投胎後變成貓,回到上輩子深愛著自己的男人身邊,而那名男子則守著施小駱生前開的一間溫暖餐館,日復一日做著施小駱以前的工作。

    看林熹的小說《靈魂通判》,會讓人忍不住想要思考一個問題:如果人有輪回,那不是告訴我們,人類的生命其實是永恆的,只是會有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分別。

    每一個階段,或許就是一生,肉身會死,但靈魂其實是生生世世的,所以人離開人世時,都說是“往生”——前往下一次的新生命,而不是往死。

    最後,希望大家喜歡這個關於貓的故事,謝謝大家的支持!

    話說,某日晚上九點多,體貼的編編大人打來邀這篇後記——因為喜格格每次打後記都會想比較久,想著要跟大家聊些什麼比較好,所以都要花幾天的時間構思和把想法打出來。

    結束通訊後,喜格格深深感覺一本書能出現在大家面前,真的是透過很多人的幫忙和努力。

    在此,深深感謝每一位參與這本書製作的人,也謝謝每一位拿起這本小說的讀者大大,獻上滿滿的祝福和感謝。

    P.S:祝福拿起本書的每位大大,和新月每一位家族成員,都能事事如意,總是活在美好的期待中(所有願望通通都能實現),順心順意度過每一天!XD

    歡迎大家到Facebook“喜格格、福格格駕到”粉絲團,跟喜格格與福格格一起分享生活中各種開心或不開心、爆笑、扭捏、糾結、想不通的種種事情,或是輕鬆聊聊關於小說的種種喔!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anks

TOP

t h x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