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璞《醋男低調點》


出版日期:2014-09-04

男人流連花叢不是濫情,而是沒遇見看對眼的女人;
女人武裝自己並非矯情,只是沒踫上寵愛她的男人。

樸玉兒這輩子沒想過高攀有錢人,那麼大的餡餅,
真吞下去,搞不好會被噎死。可老天爺似乎就要找她麻煩,
竟然把宮彬這種帥到無可救藥的多金男擺到她面前,
讓她踹開也不是,不踹開也不是。好吧,不過就是談戀愛,
也沒非她不娶,就算上床了,也可以分手,
既然躲不掉,那就勉強交往看看吧。樸玉兒哪里不懂,
宮彬這有錢人霸道慣了,想要的女人還沒有得不到的,
如果她想要跟他一刀兩斷,那跟他上床後肯定被甩。
誰知,這床是上了,吃也被吃了,怎麼他不但不甩人,
還吵著要養她,而且要養一輩子?笑話,
她才沒說過要嫁他!


第一章

    朴玉兒以為自己沒聽清楚,所以又問了一遍,“要見我?”

    經理兩眼發光,似乎比她還興奮,見她沒聽清楚,不得不耐著性子說:“是啊,誰會想到呢,他說要見見你,要知道,能夠得到他的讚賞可不簡單喔。”

    “好吧,等一下,我先把手洗一洗。”沒辦法,若是再拖下去,經理可能會把她殺了吧,經理那樣子就好像死忠粉絲,見不得別人對自己的偶像有一點怠慢,只是對方到底是何方神聖?

    吃了好吃的要見見主廚,這樣的習慣在國外倒是常見,可在國內應該沒幾個吧。

    而且她身為西餐三部的首席主廚,不是很喜歡推銷自己,自認嘴比較笨,尤其是面對陌生人時很容易緊張,往往一出場就給人不太可靠的印象,所以要是以往,她通常會派副手去應付一下,可是她才剛被錄用沒多久,又被人盯著,總是推託只怕會讓同事們覺得她耍大牌。

    回想起三個月前,她還身在法國,現在從高雄來到臺北,也已經工作一個多月了,和以前一樣,她適應得很好,回國是為了病危的媽媽,而來臺北是為了媽媽的遺言。

    朴玉兒在感情上和她媽媽一樣,屬於溫水型,有些淡漠遲鈍,雖然成長于單親家庭,卻一直是眾人口中懂事的好孩子,不卑不亢、知書達禮、獨立自主、勤奮努力。

    在媽媽離世後,她心中只有淡淡的痛,畢竟媽媽都已經釋懷了,她更沒有理由執著,至於媽媽要她來臺北的目的,是找到她的親生父親並且認祖歸宗,關於這一點,她的想法是再往後延一延。

    她並不恨那位未曾謀面的爸爸,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感覺,她既不會為了這世上尚有親人而感到欣喜,也不會為了爸爸過去的背叛而心生怨念,遲遲不去見上一面,是因為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份突如其來的親情,何況爸爸的身邊還有名正言順的妻子和女兒。

    朴玉兒不想打破現有的平靜,她並不認為認了親生父親,自己就會更加幸福,更不覺得他會為此感到高興,所以能拖就拖吧。

    仔細想想,來這裡也一個半月了。

    說起來她也算福星高照了,她剛到臺北不久,就因為扶一位老奶奶過馬路,並幫她把一袋米提回家,而順利在臺北這種寸土寸金的都市,租到便宜又舒適的房子。

    老奶奶的兒子、兒媳早年就到美國定居,直到前年她的老伴過世,孫子才從美國回來陪她一起住,因為老奶奶無論如何都離不開故土。

    老奶奶租給朴玉兒的是加蓋在主宅一側的房子,原本是老爺爺用來釀酒當庫房用的,現在打掃乾淨、整理妥當,一樓當廚房、客廳,二樓則是臥室,又能夠獨立進出,總之朴玉兒非常滿意。

    之後朴玉兒又托了老奶奶孫子天一哥的福,介紹了現在這份工作,雖然憑她的學歷和實力,想找一份工作不會很難,可是憑她一副弱質女流的形象,想找一份符合她理想和實力的工作就不簡單了,所以她很感恩,有空就會為老奶奶和天一哥做些好吃的。

    媽媽雖然去了天國,但應該正在保佑著她吧,朴玉兒想到這裡,嘴角不由上揚。

    此時朴玉兒正好步入VIP包廂,她剛才還在納悶,什麼人吃飯要使用VIP包廂,此刻見餐桌旁只坐著一個人,更覺得奇怪了。

    但奇怪歸奇怪,一旦跟對方對上眼,她那害羞又容易緊張的毛病又發作了。

    她臉頰微紅,像初綻的粉櫻,纖細的四肢攏得極緊,交疊在腹前的蔥白十指微微顫抖,每向前一步,腦袋就低下一分,就像前方有只老虎在等著自己一樣。

    桌旁的男人在來人敲門時就已經放下酒杯,現在雙腿交疊,手肘擱在椅子扶手上,十指相扣於身前,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眼神清澈而真誠,一派彬彬有禮的貴公子模樣。

    一旁的服務生以及領朴玉兒進來的經理,在看著他時眼神都閃爍著光芒,因為他無論是家世、氣質、素養,還是相貌、才識、能力,都註定要倍受女性青睞。

    宮彬對看到自己就像看到老虎一樣,怕得瑟瑟發抖,意圖躲到經理背後的小人兒有了一點點興趣,他看慣了崇拜欣賞、愛慕嫉妒的眼神,早已習慣成自然,就是沒見過這種怕生的模樣,讓他想一看再看。

    “宮先生,這位就是為您烹調這些菜肴的主廚,朴小姐。”

    經理讓出一步,朴玉兒便不得不直接面對這位貴賓。

    “你好,我是宮彬。”宮彬大方地微笑。

    這位朴小姐眼睛不大,漆黑的瞳仁又深邃又乾淨,眼白如水潤的玉石,此刻因為緊張而漫上一層淡淡的紅,水的光、紅的暈,黑與白的亮,合在一起真是漂亮極了。

    他喜歡她,光憑這樣一雙眼睛,下一任女友就由她來擔任好了,況且她還很會做菜,想必也是個家務能手,想到這裡,他又忍不住往她身上看了幾眼。

    宮彬一向任性隨意、多情灑脫,浪漫溫柔卻也善變,從不曾用情至深,也不知執著為何物,和女人的關係一向是好聚好散,該欣賞時就欣賞,該折花時就折花,該享受時就享受,這是他的風格。

    眼前的女人有著小巧的巴掌臉、精緻的五官,素顏清新亮麗,若是略施粉黛必定嫵媚動人,她的身材被寬大的廚師袍遮住,只知道很纖細但不會太瘦,肌膚看起來既有彈性又柔嫩,可以想像她其餘部位的玲瓏豐潤,身高大概一百六十八公分,吻起來應該也很方便。

    朴玉兒當然不知道宮彬在打什麼主意,可藉由女性的第六感,她明顯察覺到來自前方的危險視線,儘管那是一雙很好看的眼睛,但就是讓她莫名地心慌,緊張轉變為惶恐不安,被他盯得渾身不自在。

    他就像草原上兇猛又優雅的獵豹,也許下一秒就會來到你面前,然後尾巴一甩再輕輕一躍,把你牢牢按在他強健厚實的爪子下,他會舔舐你的臉、脖子……然後一口一口把你吞下。

    想到這裡,朴玉兒不禁打了個顫,忙搖搖腦袋讓自己清醒,告訴自己這不過只是尋常的顧客。

    “回話呀。”經理伸手輕輕推了她一下,男人長得帥就是麻煩,到處都是花癡,竟然連平時低調到常被當隱形人的朴玉兒都看傻了。

    “哦,您好。”朴玉兒忙點頭打招呼,一臉為難的表情,她真的不擅長控制情緒,尤其是面對初次見面的人,越是感到尷尬就越是不擅應付。

    宮彬明明一臉和顏悅色,哪裡像野蠻的猛獸,能讓人害怕到臉紅心跳、手心出汗?朴玉兒一邊氣自己不爭氣,一邊任由腦袋再度垂下去,盯著他的長腿連聲輕歎,形成一幅超詭異的畫面。

    “她大概是身體不太舒服。”經理故作鎮靜,又湊到朴玉兒耳邊暗罵:“就算人家是赫赫有名的房地產小開,也不用表現得這麼露骨吧?”

    朴玉兒不得不逼自己把頭擡起來,然後盡力微笑,顧客就是上帝,經理在一旁看著呢。

    沒想到她用力過猛,笑得很像哈姆太郎,萌得宮彬差點把持不住,大笑出聲。

    這個女孩要嘛天生少根筋,要嘛就聰明得很,否則怎麼能這麼快就引起他的興趣?宮彬暗暗想著,隨即下了追求的決心,送上門的美食沒理由不吃。

    他身為四方宇房地產公司的准繼承人,手握公司百分之二十八的股份,最近又接手了總裁的位置,外加卓越的外貌、風趣的談吐、隨和的個性,只要是他看上的,還未曾失手過,所以他想這個一定也不例外,只等他一勾手指,再清純的女人也能變成欲火焚身的小野貓,迫不及待想要跳上他的床。

    “嗯,宮先生覺得這幾道菜還合您胃口嗎?”憋了半天,朴玉兒總算找到話來講,聲音當然還是怕怕的,伴著一些渾濁的雜音。

    宮彬卻聽得很清楚,目光定在她粉嫩水潤的唇瓣上,怎麼可能會聽錯?

    “很合我的胃口。”其實他更想說你更合我的胃口,只是他臉皮還沒厚到那種程度。

    “是嗎?您應該是第一次點這道創新的料理吧?”朴玉兒負責的西餐三部有別於其他廚房之處,就在於推出的料理都是經由她研究改良的。

    這家飯店光是廚房就分為六個部門,西餐一部負責傳統法式菜肴,西餐二部負責義式和美式傳統菜肴,另外還有中式一部、二部,以及東南亞風格的自助餐,供客人用餐的地點有地下室的酒吧、咖啡廳,還有一共三層樓的餐廳和頂樓的旋轉餐廳。

    這家飯店的料理有口皆碑,去年已被評選為米其林二星級,正因為料理出色,除了住宿的顧客,每天驅車前往用餐的客人也不少,宮彬便是其中之一。

    他是個老饕,自從美國進修回來,就一直住在公司附近的飯店式公寓,一日三餐外加宵夜都在外面解決,平時除了工作,就是找好吃的餐廳解決五臟廟的問題,而這家飯店因為還算合他胃口,就被他定為每逢一三五就要來光顧的地方。

    至於泡妞……因為他剛接手要職,尚無暇分心,今天突然一想還真有點教他吃驚,整整四個月沒與人分享體溫了,不知道身體機能是否如往常一般犀利。

    確實該交個女朋友解解悶了,宮彬再一次在心裡肯定自己的意圖,然後笑咪咪地回答了朴玉兒的問題,“是的,總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味道很讓我感動。”

    他沒想到剛剛讓他大呼過癮的料理出自這樣一位纖纖弱女子之手,不過他現在很慶倖她的手藝很合自己的胃口。

    “您滿意也是我的榮幸。”他的笑臉也未免太燦爛了,朴玉兒差點伸出一隻手來遮住自己被閃到的眼睛,一點都沒有感到榮幸的樣子,但場面話還是得說,“您還有什麼建議嗎?”

    宮彬手一揮,溫文有禮地道:“你坐下來吧,我們好好聊一會也不錯。”對她的不自在完全視若無睹。

    “呃,這個……”她轉身看看後面,包廂的門緊閉著,逃跑是不行的吧,會很丟臉,況且這是第一位看見她這麼纖弱而沒有一臉不信任的客人,而且他還持有飯店的白金卡,總得給人家面子吧,“我其實還有事要忙……”

    “不用客氣,我請你喝杯飲料,耽誤不了多少時間。”宮彬果斷地打斷她支吾不清的言辭,起身為她拉開一旁的椅子,舉止優雅、風度翩翩,禮貌而真誠的笑容無懈可擊,“就是你為我上的甜點之一,綜合莓果霜淇淋佐香橙焦糖雪糕已經被我吃掉了,現在就剩下那個我說不出名字的飲料。”

    宮彬一直在那裡等著,又笑得讓她心慌,朴玉兒還來不及反應,腳就自己動了,她只好埋頭坐下,將注意力轉移到他所指的特製飲品上。

    “這是梅子酒加桃子汁,都是今年新採收的果實釀的,水是冰泉水。”不是十分罕見的材料,但只要搭配得當,就能創造出豐富美味的口感。

    “清甜微涼又解膩,看似簡單,但要達到這樣的口感,你一定花了不少工夫吧?”宮彬拿了一隻空杯到她面前,並為她倒了半杯,然後將瓶裡剩下的盡數倒到自己杯裡,“難怪你會準備一瓶,這麼好喝,讓我喝了還想再喝。”

    宮彬坐了下來,姿態優雅得讓她這個女人為自己剛才一屁股重重坐下而感到臉紅,他卻像沒看到她的臉色一樣,儒雅地朝她微笑頷首,舉杯相邀,“乾杯怎麼樣,朴小姐?”

    他現在裝熟到底要幹嘛?還是上流社會出身的男人比較注重禮儀,總想著在女人面前當紳士?要是跟他熟的話,她都想拿白眼好好瞪他了,怎麼這麼不會看人臉色呢?最討厭裝熟的人了,莫名其妙就把人拉進他的世界裡,還懂不懂尊重人啊?

    朴玉兒在心裡嘀咕,但現在他是她可敬的衣食父母,“我、我不太會喝酒,儘管裡面酒精含量很少,但全部喝光的話,待會我恐怕就要請假回家休息了。”

    “那我乾杯,你意思意思就好。”看著她酡紅的臉頰、滑膩如綢的脖頸、纖長細嫩的手指,他喝光杯中酒,只覺得酒不醉人人自醉。

    “好。”朴玉兒淺嚐一口,喝完還不忘咂咂嘴、舔舔嘴唇,就像試味道的時候一樣,她已經養成習慣了,一時也沒想到要改。

    兩人形成了王子與村姑的鮮明對比,只要眼睛沒瞎的都看得出來,所以經理和服務生都忍不住笑了。

    就算剛剛沒意識到,他們的笑聲也及時提醒了朴玉兒,等她擡起臉看向宮彬時,臉比剛才更紅了,眼睛也像打翻了紅色染料一樣,蕩開了紅暈。

    挨了揍的小白兔,朴玉兒的樣子讓宮彬聯想到這可愛的形象,要是能馬上捉回家養就好了。

    “對不起,失禮了。”比起害怕與人交流的部分,朴玉兒對自己的心思倒是相當坦誠,想到什麼就說什麼,“雖然不想這樣,可是我好像一直記不住餐桌禮儀。”

    “沒關係,又不是古人,吃是一種享受,不要讓規矩壞了興致。”

    朴玉兒突然眼睛閃亮亮地看向他,她還是第一次這麼毫無懼色地直視他的眼睛,“你也這麼認為嗎?餐具什麼的,根本不用去管它們的順序,吃起來方便就好了,對吧?是用心品嚐食物的美味,而不是在意那些繁文縟節吧。”

    她像是遇到知己一樣向他求證,毫無預警地被他拉到了裝熟的隊伍。

    宮彬看著她略顯興奮的小臉,上一刻還覺得她像站都站不穩的初生之犢,這一刻又覺得她更像一隻可愛的吉娃娃,看起來很小只又楚楚可憐,但好勝心卻比大型犬還強烈。

    短短十幾分鐘的接觸,他就看到了她的好多面向,料理達人的一面、怕生怯場的一面、熱衷專業的一面、表達想法時直率的一面,每一面都讓他想要繼續挖掘下去,這於往常的他來說應該算是反常吧?

    細數歷屆女友的性格與特徵,總有那麼一兩點是讓他覺得厭煩的,到了再也無法容忍那些缺點的時候,就是他跟她們說掰掰的時候,所以最終都是好聚好散。

    這女人很好,真的很好,他都快忍不住對她頻頻點頭示意,你行的,你一定能夠幫我顧家暖被窩。

    要是朴玉兒知道他此時此刻把她當成一隻會對他百依百順、忠心不二的吉娃娃,她一定會撲上來咬他兩口,因為她真的就是可愛又兇狠的吉娃娃。

    “你說的我都贊同。”將拐人回家的心思好好藏了起來,宮彬溫文地笑著答道:“只有專注于美食才能成為烹調出更多美食的天才,你應該就是這樣吧?”

    “哪有,你過獎了。”臉上的紅潮漸漸退去,眼睛裡都快閃出火花了,朴玉兒已然把宮彬當成了熟人,敞開心扉跟他聊了起來,“天才不敢當,不過我從小就顯現出非凡的廚藝天賦,我的幾個老師都說我可以成為最好的廚師,一點都不比男廚師差。”

    “在我看來,你已經做到了。”宮彬很捧場地說:“你做的那道威靈頓牛排就比我在美國吃的口味更好。”

    “知道為什麼嗎?”她甚至湊上去,有些得意地笑道:“因為我把中間那層馬鈴薯泥換成了我們臺灣人更愛的芋泥,而牛肉是今天早上從日本空運來的神戶牛,再在芡汁里加上一點點杏仁粉,口感更甜、更綿、更香也更彈牙,更適合亞洲人的胃。”

    “你真的很有天賦。”

    “是有那麼一點點啦,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朴玉兒笑得可不像虛心接受別人建議的樣子。

    宮彬當然不想破壞她的好心情,就邊問她做菜的秘訣,邊誇她手段高明,把她哄得漸漸卸下心防,最後不但要到了她的電子信箱、手機號碼,甚至連家裡的電話號碼都沒落下。

    老狐狸盯上了新手獵犬,一個夠精夠賊,一個儘管萌乎乎、傻兮兮,卻也有一口尖牙、一副利爪,誰能勝過誰呢?宮彬不擔心這個,他自詡為情場老手,自然戰無不勝。

    而朴玉兒尚未想到這個,對她而言,宮彬不過只是個熱愛美食的同道中人而已,所以他是個好人,鑒定完畢。

    雖然她以後會為此刻的草率感到後悔,但就此刻而言,她真的沒想到他會是那麼一個羅哩囉嗦、死纏爛打的男人。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anks

TOP

thx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感謝分享~~~

TOP

d d d d
豆豆吃豆在吃豆芽

TOP

3Q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