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霏《芳心動》[金碧王朝之四]


出版日期:2010-10-20

「喂,你振作點行不行啊?」
看著眼前蹲在街邊,一臉萎靡不振,全身虛軟無力的男人,
古辰芳嚴重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當初看他拿出傳聞中的青霜劍,她還慶幸風雲標局果然名不虛傳,
竟派得出叱 金碧王朝、令人聞之色變的蘭陵將軍來接案!
豈料,那個她自小崇拜的英雄,如今竟變成了窩囊的白面書生!
她可是付了一大筆的銀兩,委下了「使命必達」的服務,
難道要因為一時的看走眼,而變成「死命被打」嗎?

段松波真的恨不得剁斷自己的手,
怨嘆自己真是個倒了八輩子楣的「衰尾鬼」,
才會抽到字牌,必須接下這項吃力不討好的任務。
只是這個古家丫頭究竟是來委案,還是來挑夫家啊?
有人肯為她簽下生死狀,奪取武林盟主之位,
她就該焚香祝禱,謝天謝地了,竟然要求先審核鏢師!
哼,她若不滿意要求退貨,那他的名譽誰來維護呀?
做人講究真材實料,他會讓她親眼見識,
他絕不是靠著一張嘴走天下的……


  楔子

    睿王府內,寂靜無人。

    一燈如豆,夜里飄搖。

    隱在夜色中的臉龐,透露著深沉的目光,他且帶著笑,笑卻不及眼里。

    「王爺,您猜得沒錯,他們確實到過皇宮。」男人壓著聲量,粗嗄的嗓音听起來真讓人不舒服。

    「那小子真是處心積慮要逼他們啊!」居然把人給架進皇宮,真是太好笑了。「這一逼,應當把人逼得更遠了,呵!」

    然而,真正讓睿王在意的是,區區一個弱女子,國舊爺居然費心地把她綁進宮中,委實讓人感到奇怪。

    不過就是個失勢的御用樂師,何須如此大費周章?

    「王爺說得是。」男人擰起眉,又道︰「不過在此之前,小的先行調查過那女子的家底。」

    「听說,是前朝皇帝欽點的樂師。」這件事他也略有耳聞。

    男人將一封信函遞上前,「王爺見過就明了。」

    拆信閱覽,睿王爺神色復雜,直至後來,居然見到一抹喜色。

    「居然是流落在外的皇室血脈,先帝沒有派人拘殺,事到如今倒是成了禍患。」難怪國舅爺要大費周章將人帶走。

    不過,他居然將人交還給鳳非,莫非兩人有所協議?

    「祁家還剩下多少人?你去調查清楚,本王另有打算。」

    男人領命,隨即要退下時,卻被睿王爺喊住。

    「那幾樁陳年舊案,你知道該怎麼做吧?」對于鳳非,他心底多少有些顧忌,畢竟無字門的勢力,是自己動搖不了的。

    不過其余的,他是不能錯放了。

    「早在國舅爺重啟調查冷木卯大將軍一案和追查前朝私銀之前,小的已經將當年相關人士斬草除根了。」任憑國舅爺再神通廣大,也不可能讓死人復生的。「沒有人證,斷是不可能為難王爺,請王爺放一百二十顆心。」

    睿王爺滿意地頷首,讓他成為自己的左右手,確實是再適合不過了。

    「閔誠恩,千萬不要辜負本王對你的期待。」

TOP


第一章

    風雲鏢局的掌櫃二牙子在櫃台里打著呵欠,一臉昏昏欲睡。

    方過晌午不久,他早早便上工守店,最近鏢局的伙食越走越精致,足以見得局內生意是越做越大。

    菜色雕琢不說,份量還小不拉嘰的,新聘的大庖還振振有辭的說,這才趕得上流行。

    你他娘的!他這「資深」掌櫃,還比不上新來沒半月的大庖嗎?講話沒份量就算了,飯多添點會死人嗎?他成天算帳抓帳,錙銖必較是件很累的事,那家伙曉不曉得?

    尤其是他要伺候的爺兒,個個陰陽怪氣,怪癖是一個比一個還要多啊……

    一掌拍上桌,嚇得打盹的二牙子抖了兩下,險些靈魂出竅。

    「喂!這里是你當家嗎?」一聲吼,來者鏗鏘有力,顯得相當不客氣。

    「姑娘好,是來委案的嗎?」他一掃先前要死不活的萎靡樣,取而代之的是最虛偽的笑容。

    唉,他二牙子做人就是這麼樣的沒骨氣啊!

    「廢話,不然我來這做啥?難不成上標局來飲酒作樂嗎?」古辰芳說話一針見血,全然沒個女人家樣。

    「呵呵,姑娘說得極是,要來委案請填單子,記得繳上銀兩,日後風雲鏢局再通知您。」登門的客人也都是牛鬼蛇神,他見怪不怪、見怪不怪了!二牙子委屈地安慰自己。

    迸辰芳睞他一眼,這家伙方過午時就在打盹偷懶,這鏢局真如傳言所說,只要有金山銀山,就沒有辦不到事?

    且看這門面,是比其它鏢局氣派些,里頭的陳設是不俗,但是門可羅雀,僅有簡簡單單的價目表,場子冷冷清清得連她都懷疑這傳聞。

    「還要等?要多久?」她倚在櫃台邊,一雙鳳眼瞅著他瞧,目光很是銳利。翠綠的衣裳著上滾白狐毛的短裘,質地輕軟簡單,模樣颯爽清朗,相當不拘小節。

    「我瞧瞧啊,姑娘等等。」他翻起手邊的記簿,抬頭道︰「到年底呢!」

    迸辰芳聞後,瞪圓了眼。「要我繳錢還要等到年底?」

    二牙子被她一吼,立刻縮了肩,這婆娘未免也太凶狠了吧?

    「姑娘,大家都在排隊等候呢,咱們做生意,規矩不可壞。」他端起笑臉,顯得畢恭畢敬。「姑娘先填單好了,若是急件,只要再加一些銀子,便可往前排上。」

    嘖嘖嘖!綱聞不如一見,真的是愛錢沒天良啊!傳言真是不假。

    「筆墨在這兒,寫上委案和可連絡上的住址。」二牙子很小心的問她︰「姑娘,你很急嗎?」

    「火燒**了,你說急是不急?」這掌櫃是欠扁嗎?把她的話當放屁啊!

    「那換這張單好了。」二牙子彎身拿出一張紅單。「不過要填這張單之前,姑娘要把單上的說明看仔細了。」

    迸辰芳順著他的手指,看著最下方,字小得給螞蟻看的行列。

    「光填單就要一百兩!」她忍不住大叫,這間鏢局是土匪開的嗎?

    「是啊,這是‘火件’,特別急的。」因為她說火燒**了,剛好他們有「火件」,通常敢填這張單的客官不多,鏢局成立至今雖不足一年,僅有收到一件而已,如果她要填,那就是第二件了。

    二牙子只是秉持鏢局的理念,有錢不賺擺明就是跟自己過不去,而真心誠意的推薦這張填單。

    「姑娘填不填?」二牙子再指著下面字寫得細小如毛的條文。「鏢局收下火件之後,最遲三日後就會通知你了。」

    這張單子上的字,比起剛才的單子還要小上好幾倍啊!

    迸辰芳懷疑火件單上的小字,根本就是在欺騙十萬火急的客人簽下不明究理的索銀條吧?

    「既然是火件,銀子收得又特別多,那麼總有什麼條件是第一優先的吧?」收錢第一,若是完成的效率可以比得上愛財之心,那麼倒是可以考慮。

    「使命必達啊!」看來這位姑娘對風雲鏢局抱持著懷疑之心。「最最下面還有一條寫著,委案失敗,則退回客人七成銀兩。」

    「不是全額?」果然是有風險呢!

    「哎唷,剩下三成自然是車馬費,鏢師出鏢一趟要花要吃,說不定還要住,當然是要請款嘛,若超過鏢局就自行吸收了。」一件案子短則一旬半月的,長的根本就不必說了,完全是看案主的委托。「姑娘若是不想簽火件,那普通的也行啊,等到年底……」

    迸辰芳一把抽來紅單,奪下毫筆。「誰說不簽的?本姑娘敢花錢,你們鏢局勢必得完成我的委案!」

    嘖!好特別的委案啊!這世道真是無奇不有啊!

    打烊後的風雲鏢局,一群人圍在櫃台邊,看著二牙子手上那張難得一見的「火件」。

    段松波咬著糕餅,翻來覆去瞧著那張上頭字跡娟秀的單子。「居然是個女人啊!」

    這一回,鳳非把大伙湊齊,還讓他們見了火件的單據,這種機會大概是太陽打從西邊出來,非常難得。

    「原來這就是火件。」朝毅完全不知道鏢局里原來還有分單子,看來倒是很有條理。

    他一直以為鏢局的運作,根本是全憑著鳳非的隨心所欲。

    前幾樁與朝廷有關的委案,讓人不禁有所聯想,盡管案主有的不過是尋常人,但最後卻與王朝相關,就像是在迷宮里兜了一圈,結果又繞回原地的感受。

    「拿下武林盟主……鏢局該不會要接下這樁案子吧?」虞歌忍不住吹個口哨,未免也太夸張了吧!

    「盟主之位,這種事尋常老百姓會來托案嗎?」石破磊抱持懷疑的態度。

    「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事,不就是下個月的事?」虞歌略有耳聞,這陣子江湖上傳得很凶啊。

    「若要趕上這場盛會,最遲一旬之後,是截止日期。」鳳非把火件抽回,拿給二牙子要他收好。

    眾人不約而同地看著鳳非,這話的意思是……鏢局接下了?

    「對方只剩尾款未付清。」二牙子很謹慎地說出這句話。

    除了鳳非之外,所有人的眼楮齊齊射向他的身上,目光顯得相當凌厲狠惡,好像說出這句話的他是如此的罪該萬死,恨不得將他碎尸萬段。

    「不是我收款的。」二牙子顫抖抖地解釋,這群爺兒也太難伺候了,根本不顧及他們好歹也是同袍的情誼。

    雖稱不上一起出生入死,但他也默默地替鏢局打理許多事情,連茅廁的整潔也是由他來維持,難道就不能看在這點份上,待他禮遇些?

    「是我收的,因為對方實在是太有誠意了。拒絕,好像說不過去,你說是吧,二牙子?」鳳非笑道,居然反問起他來。

    「是……」他又再一次遭到凌厲的殺人目光,被狠狠地五馬分尸了。

    對方有誠意?根本是人家的銀子太過刺眼不收有違本性才是主因吧!他們真想往鳳非的臉上呸個一口。

    「所以,今日召集大家,不可免俗地,就抽個字牌吧!」鳳非拿起牌筒,這回倒是讓他們自個兒試試手氣。「里面只有一張紅色字牌,誰抽中就擔下這件委案。」

    四個人彼此互看,臉色實在有夠鐵青。

    「若是抽中,真的要拿下武林盟主的寶座?」虞歌忍不住再問,這種事非同小可哩。

    「江湖是不會認可的,說不準還會找無字門麻煩。」朝毅覺得太過魯莽,這回可不是尋物找人那般的簡單。

    拿下盟主之位,未來就要擔下整座武林。尤其是前任盟主慘遭殺害身亡,這些年來江湖亂得可以,懸宕已久的寶座,令各大門派躍躍欲試。

    沒有人在乎前盟主究竟是怎麼死的,只曉得十年一次的武林大會在即,只要最後仍舊站在擂台上,就表示未來將一統武林,門派勢力也將會大大提升。

    權力、地位、名譽,多麼誘人的果實,全部一手掌握,並且號召武林,如此呼風喚雨,簡直是所有江湖人的夢想。

    所有人只看見風光的一面,卻完全沒有想到要承擔的責任,一徑地享受在名利的追逐之中。

    然而朝毅忍不住想,若真是接了委案,成功拿下此位,被江湖知道他們不過僅是買賣一樁,恐怕要登門找鏢局麻煩了。

    「那得要拿下盟主寶座之後再說了,眼下談這些,言之過早了。」鳳非指著牌筒。

    四個男人你看我、我看你,有志一同地將手往牌筒里伸——衰尾鬼終于出爐!

    段松波不斷地啃著甜食,舉凡花糕、甜餅、糖片,總之,只要是甜的小零嘴,他就不停地往嘴里送進去。

    鏢局大廳內,他除了吃之外,還是只能用吃來泄憤。

    他恨不得剁斷自己的手,自己居然是那個倒霉到極點的衰尾鬼!

    簡直是背到家了,才會抽中這樁爛案子!

    「二牙子,對方到底來不來?要大爺我等她多久?」可惡,要鏢局拿下盟主之位,還要她先確認過對象才行。

    她是在選鏢師還是挑夫家啊?還要被審核過才行。

    嘖!若不行,她要退貨是不是?那他的名譽呢,誰來維護呀?

    段松波沒有好氣,自從抽到字牌之後,他就一直不爽到極點。

    「段爺,古姑娘說要來,應該是會來。」二牙子一想到那婆娘,就印象深刻到這輩子都很難忘記。

    那脾性惡劣的程度,可以跟鏢局里所有人比拼了。說不準,還勝過他們那群男人呢!

    待二牙子這般想時,一道淡綠身子沖了進來,看樣子是以為自己趕不上時辰了。

    「古姑娘,你來啦。」二牙子才在想她凶巴巴的模樣,居然人就出現了,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我沒遲了吧?」古辰芳理理飛舞的鬢發,神色匆忙。

    「沒遲,先坐下吧,我給你倒杯茶。」二牙子從櫃台走出來,替她倒杯涼茶,接著為她介紹。「這是未來要接下你委案的鏢師。」

    迸辰芳大方地坐下,一雙大眼骨碌碌地直盯著段松波看,貌似在上下打量著。「公子怎麼稱呼?」

    「在下姓段,段松波。」咬著糕餅,段松波沒見過有女人敢這般瞧著男人,覺得有點新鮮。「听二牙子說,古姑娘出手很大方?」

    「不敢不敢,都是順著鏢局訂的規矩走。」她咧嘴一笑,說話直白不扭捏。「至于尾款部分,只要鏢局沒有讓我失望,一定如期付清。」

    「這倒是實在。」他們鏢局果真為錢什麼都敢接,什麼都敢做,完全沒有在怕的,段松波覺得真心酸,自己居然也跟著一起如此為錢不要臉下去了。「古姑娘既然要求要先見面,那麼今日見過怎樣?」

    「段公子看來實在太過文弱,這點倒是令我很費解。」

    如此評論,無疑是一把刀直直地往段松波心窩戳進去。

    「沒辦法,天生白臉書生樣,我娘給的。」他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有人在他的皮相上大做文章。

    嘖!嫌他皮相,她這人說話都不拐彎抹角的啊?

    「皮相是天生,古姑娘原來以貌取人,看不出來是個膚淺之人啊!」哼,他還沒先開口嫌棄她這樁爛委案,居然先被她看扁。

    「呵,段公子若有個閃失,我實在擔待不起。」那張該死的火件上頭,也寫下若委案害鏢師重傷難醫,是要額外再出比定價高出三成的金額。

    單憑這一點,古辰芳便決定她要先看過人再說。

    結果咧,風雲鏢局居然派個白面書生來,擺明要坑她是不?

    好在她堅持非見過人不可,要不自己被鏢局騙了都不曉得。實在是太黑心、太黑心了!跟傳單上寫的,簡直是如出一轍啊!

    「鏢局真的清楚我的委案嗎?」她皺起眉頭,問得很直白,對于派出這樣的角色,不禁心生不滿。「我可是付了大筆的銀兩,填的火件上頭還寫下‘使命必達’!」

    但是,如果真由他出馬,看來就要變成「死命被打」了。

    「古姑娘不信?」段松波有夠不爽的,卻按捺著沒有發作。

    苞人計較他沒有力氣,做人講究真材實料,不是靠著一張嘴走天下,暫且不與她在嘴皮上認真,他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撐船……就睜只眼、閉只眼了。

    「那隨意了。」他朝二牙子揮了揮手。「跟鳳非說,客人不滿意啦,跟我沒關系。」話說完,他拍拍**想上樓了。

    「段公子且慢。」古辰芳喊住他,感覺得到他一股氣沒地方發泄,自己是冒犯了。「我的委案不比尋常人一般,必須再三確認,我才能放心。一旦出了紕漏,要收拾恐怕沒有那麼容易。」

    「問題出在古姑娘身上,與我沒有關系。」段松波的耐性一點一滴的減少。

    很顯然地,他午膳用得不夠多,才會覺得有吃沒有飽,非得靠吃來發泄心中的怨氣。

    「若段公子允許,且讓我小試一回如何?」

    「古姑娘是什麼意思?」二牙子忍不住問,是要來打一場嗎?

    「我要親自驗收。」古辰芳看著那兩個男人,定定地說道。

    一高一矮的身影在鏢局後的演武場上,旁邊還有個腰桿沒打直,見矛頭不對,隨時要落跑的膽小身子。

    迸辰芳看來有備而來,滿臉殺氣騰騰,反觀對方漫不經心,兩者根本就是天差地別。

    打個呵欠,段松波覺得有點犯困。果然是剛才吃太多,結果眼下昏昏欲睡。

    不過,也是因為眼前那女人的緣故,讓他更加萎靡不振了。

    這張白面皮相從以前到現在,不知道給他添了多少麻煩。從前那些窩囊事害他過得有多糟就不多說了,如今還得被一個女人查驗自個兒的本事,段松波稍稍感到悲涼。

    唉唉唉……他做人一定得要做到這樣嗎?

    好歹他也是金碧王朝的……段松波的思緒就此打住,在這個節骨眼上,他還能做到往事只回味的地步,證明那一段日子離他實在有夠久遠。

    好漢不提當年勇,他何時變得如此婆媽,居然得靠過往記憶證明自己的威風。

    他搖搖頭,按著眉心,實在很不願打這一場。

    他從沒跟女人打過,應當是他連想都不曾想過。自己的拳頭,要對個嬌滴滴的女人家?雖不知道她武底到哪里,師承自何處,一旦打起來,在心底怎樣都有個掛礙。

    迸辰芳見他一臉為難頭疼,自覺被人看輕。「怎麼,段公子想要臨陣脫逃?」

    「還盼古姑娘手下留情啊。」他勉強打起精神,伸伸懶腰,振奮一下不濟的心情。「僅是切磋指教,勿傷和氣了。」

    「自是當然。」她冷著臉,表情很是認真。

    段松波嘆了口氣,且看她的意志如此堅定,那就只好虛以委蛇了。

    就在他這般想著,二牙子這個不識時務的家伙,居然捧著青霜劍走過來。

    「段爺,您的寶劍。」他雙手奉上,相當恭謹。

    他的多事根本就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讓段松波差點沒一拳打飛他!

    「不必。」跟女人打就已經嚴重違背他做人的原則,這家伙還要他拿劍對著人家,這種事傳出去,他一世英明不就毀得半點都不剩了。

    「但是,人家也帶著家伙啊。」古姑娘氣勢如虹,後頭也背了劍,比劃之中她若是抽劍,赤手空拳的他豈不是吃大虧?

    他這樣講,擺明就是瞧不起自己嘛!

    「凡事有備無患,爺兒您就拿去唄。」二牙子硬是將劍推進他手里,沒瞧見那雙眼已經要噴出火來。

    段松波瞪眼,想要罵二牙子幾句時,古辰芳卻在此刻開口。

    「段公子,既然你會用劍,那辰芳就借機和你討教討教了。」語畢,她抽出身後的劍,握得穩穩。

    段松波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後,惡狠狠地瞪了多事的二牙子一眼,隨即握住青霜劍,一把抽開劍身。

    青色流光離鞘,在日光底下透發著其光彩,如此通曉靈性的劍世間難得,光輝瞬時一縱,如星光般藏伏在穹蒼之下。

    迸辰芳一愣,以為自己看走了眼。顯露在青天之下,那稍縱即逝的青光,莫非是傳說中的青霜劍?

    不可能!據說金碧王朝的大將軍擁有此劍,青霜劍曾經叱 風雲,教敵人聞風喪膽,在沙場上見過它嘯勇英姿的人,一輩子都會記住它的光彩。

    然而兵器通曉靈性,仍須持劍者相互配合。青霜劍之所以大放異彩,在于擁有它的人,在金碧王朝里也同樣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迸辰芳不知道那位大將軍的姓名,也不曾見識過他的容貌,僅是曾經耳聞過,金碧王朝有一將軍,面色如花,溫文儒雅,出戰持惡鬼面具嚇敵,手持青霜,身著銀鎧,縱橫沙場,英姿颯爽。

    她眯起眼,不願相信眼前這個手持青霜劍,直打呵欠的男人,會是傳說中的人物。

    因為他看來是如此的——不可靠。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祈霏

    轉眼,秋天已經到來。

    今年的夏天,和去年的夏天對祈霏而言,都是讓人有喘不過氣的感覺。

    人生有高有低,有生有死,這一兩年里,自己感觸更加深了。就是因為經歷過,所以對于某些事物,有種更加透徹的感觸。盡管如此,不免感到悲傷,希望這樣的事,不要再發生了。

    無論如何,都要打起精神大步走下去,才能拋下悲傷的情緒。

    希望接下來的下半年,大家都能夠持續的幸福下去喔!,

    就像咱們的段先生,和他心愛的古姑娘一樣,從對方的身上得到更多的幸福與勇氣。

    「金碧王朝經進入倒數的階段,很多事情要逐一撥雲見日了喔!希望接下來可以順利的繼續完成,請靈感大神不斷地保佑祈霏吧!

    在寫下這篇後記之時,意外的發現居然累積到十本的故事,實在是太驚訝了,日子居然在無聲無息的情況下度過。

    希望接下來的靈感,可以源源不絕!

    在中秋的時候,祈霏應老媽的要求,買了韓式烤盤,只見她開開心心地笑,整個人樂到一個不行。

    而這沉重且實用的烤盤,未來不只在重要的時節出現,而是三不五時都會出現在祈霏家的用餐時間里。

    生肉片放在燒熱的烤盤上,滋滋作響的聲音,真是太銷魂啦!還沒吃下嘴,香味倒是引得眾人神魂顛倒呀!

    加上生菜與泡菜,包在一起入口的滋味,又脆又有嚼勁,酸辣辣的韓國泡菜,真是讓人愛不釋手。

    如果這時侯,再來一碗人參雞湯,和石鍋拌飯該有多好呢!

    真想立刻背起行李沖到韓國去,感受一下那里冷冷的天氣,配上一小弓燒酒,狠狠地大口吃肉,大口喝湯呀!

    在白日夢作得差點回不了神之際,祈媽媽大喊一聲︰吃飯了!

    嗯,祈霏听到熟悉的聲響,聞到引人發狂的香味!

    就是這個味道啊!

    不多羅唆,貪吃的祈霏巳經坐不住。吃飯皇帝大!自己已經沒辦法牽著靈感大神的手,速速地甩開它的手了。

    親愛的各位,咱們下次再見啦!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x

TOP

:)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