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季《總裁的廢宅甜妻》


出版日期: 2017-06-23

她的初夜,帶着嬌媚,讓他欲罷不能;
他的寵愛,帶着霸氣,讓她嬌嗔頻頻。
是男人心裏總有夢中情人,禾柯這男人也不例外,
只是,他心裏的劉澄钰,是個纖纖少女,溫柔嬌弱,
說話的聲音比天籁還勾人。可誰能告訴他,
眼前這位邋遢廢宅,羞答答地說要去勾引男人,
怎麽會是他愛的劉澄钰。禾柯自認對女人很挑,
不是送上門的女人他都來者不拒,卻沒想過,
有一天,他這位女人眼中的萬人迷,
不是無心地爬上劉澄钰的床,拉上棉被,
跟情商遲鈍的她滾了一夜床單,末了,
他還意猶未盡,夜夜扛人上床。怎知,
他這麽賣力讨好,只差沒跟她搞出個肉球,
這個笨到不懂情愛的女人,竟敢不要他負責。

thx

TOP


第十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https://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一章

禾柯轉動方向盤,車輪轉了個方向,進了右側的小巷裏。

雖然是他小時候住過十年的地方,但記憶早已十分模糊,別說他家以前的住址在哪,就光是找到這片住宅區的所在,還得多虧了導航。

車剛一轉彎,就被前面臨時架起的施工告示牌攔下,上面寫着施工中,請車輛繞道。

禾柯蹙眉,将車掉頭開了出來。這邊的住宅社區已經很多年了,有些道路狹窄不說,兩旁還堆滿了奇怪的東西,車子根本開不進去,好不容易繞到這條路,居然正在施工,這樣下去恐怕到了太陽下山,他也到不了導航顯示的那個地方。

禾柯索性找個地方将車停下,他決定下車步行,可能還比較快,反正已經到了附近,又沒有多遠。但他低估了國內老式住宅區道路的複雜程度,十五分鐘後,他确定自己是迷路了。一手拿着手機站在路旁,此時他對于這個自己闊別快二十年的地方充滿仇恨。

這到底是什麽鬼地方?他才剛回國沒幾天,公司裏要處理的事情像山一樣多,而他卻要浪費這寶貴的休假,跑到這個迷宮一樣的地方,去找兒時的什麽鬼鄰居?

禾柯又看了眼手機,盯着禾母發來的地址,這就是一切的源頭。他從美國總公司調回國內分公司任公司總裁,他母親對他任什麽職務,是否很長時間都不能見面卻毫不關心,而是十分興奮地說:“太好了,還記得你小時候,我們的鄰居李阿姨嗎?她以前就常說等到他們老兩口都退休了,就要一起去環游世界,現在他們真的去了。”

李阿姨是禾柯他們家還沒移民時的鄰居,在他們一家到美國後,彼此的聯系也還一直維持着,時不時通個跨國電話,但他對李阿姨家的事情并不感興趣,畢竟在國內時,他年紀太小,還沒辦法對鄰居什麽的産生很深的感情。

禾柯還以為他父母也要跟着去環游世界,誰知他母親話鋒一轉,輕快地說:“就是他們不是有個女兒嗎?比你小一點,小時候你們還在一起玩過的那個澄钰啊。你劉叔叔和李阿姨這一出國,最放不下的就是她了,這下好了,正好你回國了,你時不時去看一下澄钰過得好不好,好讓你叔叔、阿姨放心。”

禾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親媽對于他因轉變環境,工作壓力有多大這件事漠不關心,還要給他找事情,讓他去找什麽兒時玩伴,确定人家過得好不好?她怎麽不先确定下她的這個寶貝兒子過得好不好?

奈何母親來電話時,總是提起這件事,并不是說着好玩而已。他道,他們自己的女兒過得怎麽樣,打個電話不就知道了?

聽到他這個回答,禾母卻回嗆道,那都是可以假裝的,如果不看到日常的狀态,你叔叔、阿姨就不能安心地在外面玩。看看人家父母……

“請問……”

聽到有人在跟自己說話,禾柯才發現他剛才竟然在愣神。

眼前站着的是個身穿米黃色連身裙的女人,她裙底下的腿很細,長發随意地盤起,臉上帶着溫和的笑容。

猛地對上這樣一張溫暖的臉,加上今天的陽光實在有些刺眼,禾柯的記憶深處有什麽東西跑了出來。很久以前,也有一個女孩給過他這種感覺,幹幹淨淨,笑起來略帶羞澀的笑容給人很溫暖的感覺。

那也是這樣的一個夏天,陽光灑在她淺色的連身裙上,她朝他微微笑了下,他的心髒怦怦地跳動着。母親的聲音在他的邊上響起來,她說,這就是你李阿姨的女兒。

劉澄钰三個字躍然于眼前,啊,就是那個女孩啊。

“有什麽事嗎?”禾柯回憶的蘇醒只是一瞬間的事,面前的女人沒有察覺到他從她的臉上看到了什麽。

“不,也沒什麽事,只是看你站在這裏很久了,仿佛很苦惱似的。”女人笑了一下,“我看你是以前沒見過的面孔,就想說你該不會是迷路了之類,于是就……”

“這裏經常有人迷路嗎?”禾柯不禁問。還是他的樣子實在過于落魄?

“還滿常見的,一些來串門的人總會找不到地方,所以我們住在這邊的住戶都習慣見到陌生臉孔就多留意一些。如果不是的話,不好意思哦。”

“不、不。”禾柯連擺手,想自己的樣子是不是顯得很兇,他可并沒有不耐煩。為證明似的,他舉起手機遞到她的眼前,“我是在找這棟樓。”

她看了一眼,笑得更深了,“難怪了。”她說:“這棟樓的門牌被挂在很奇怪的地方了,一般很難看到,其實你應該已經經過了,就在前面不遠。我也住在那裏,不如我帶你去吧。”

根本天使啊,禾柯不禁想。劉澄钰,本來是個等同于麻煩一般的存在,在這個好心的女人出現後,那個名字卻變得鮮活了起來。

他們并肩走着,禾柯總是無意地瞥向她耳邊垂下的幾縷頭發。他記得劉澄钰好像也就比他小幾個月,雖然是鄰居,但是印象中他很少見到她。他那時的朋友也都是學校的男孩,所以雖然李阿姨和自家母親經常一起聊天,但他和鄰居家總不出門的女孩并不熟,也許偶爾見到過,卻也沒留意。

只有那次,他們家确定了移民的日期,鄰居家叔叔、阿姨請他們出去吃飯當作餞行,那次他才正式地見到劉澄钰。

劉澄钰的頭發又黑又亮,和她的眼睛一樣,她總習慣性地用手把耳邊的發絲別過。那個女孩像天使一樣,當時的他有限的詞彙量只能想到那樣的詞來形容。

那次見面後,他們的友誼只維持了很短的一段時間,之後他們家就移民了,之後他還給她寫過信,但她沒有回。

禾柯突然想起自己還曾失落過好一段時間,每天像個神經病一樣去檢查信箱。也許是這種主動想跟對方維持聯系,卻被對方無視的打擊太大,他拒絕再去想她的事,到最後還真的忘記了。這樣想想,他不想打聽李阿姨家的事,恐怕源頭也是因為這個,只是時間太久,連原因都忘了。

這難道是某種緣分嗎?禾柯忍不住去想,本來已經忘得幹幹淨掙的人,卻在故地重游時想起了陳舊的記憶,這是否是某種暗示?

進了大樓的電梯,只有禾柯和那女人兩個,他有些緊張。

“你……”你就是劉澄钰吧?禾柯想這麽問。

和記憶中一樣的臉、一樣的感覺,又是一樣的住址。如果是她的話,他就能夠理解她父母放心不下她一個人的原因了。她待人這樣親切,一不注意,被壞人騙了怎麽辦?

正要開口,那女人的手習慣性地按下了十六樓的按鍵,然後問他,“你要去幾樓呢?”

“十七。”他說。不是一層樓嗎?真是遺憾。

小小的遺憾過後,電梯到了十七樓。門開了,禾柯出了電梯,不知為何,走到門前,莫名有些緊張。一想到馬上就要見到真的劉澄钰了,他竟然開始緊張了。會是一頭黑發,身穿長裙,清秀、內向的女人給他開門嗎?然後知道了他是誰,略低下頭,有些紅着臉地對他說好久不見?

看來他恐怕是想錯了,并不是開門的人不對,而是根本就沒人來開門。他按了三次門鈴,等了兩分鐘,裏面依舊靜悄悄。是不在家嗎?虧他母親還說哪天去都沒關系,她都一定在家。

有種被吊胃口的不适感。如果是平時,禾柯肯定轉身就走,但今天他頂着那麽大的太陽,耗了這麽多時間來到這,心情也難得地變得期待起來,結果卻是無人應答?

禾柯又按了次門鈴,敲了門,還是沒有回應後,試着去轉了大門把手,沒想到門竟然開了。那道門毫無阻力地向外開啓,縫隙中顯現出玄關的樣子,禾柯愣在那裏。是出門忘記鎖門了嗎?他的第一反應是把門關好,這時從門縫裏飄出了音樂的聲音。

禾柯确認了下聲音的确是從屋子裏面傳出來的,雖然也可能是她出門不關電子設備,然後恰巧忘記鎖門。但假如不是那樣呢?他只躊躇一下,便将門打開,走了進去。

小時候,禾母在他上學去的時間裏經常會找李阿姨聊天,對李阿姨家很熟悉,但這裏對他而言卻是個陌生的地方。房子不算小,有兩間卧室,客廳和陽臺連接,陽臺上種着許多植物,大概是李阿姨的愛好。

音樂聲就是從放在客廳茶幾上的電腦裏傳出來的,而一個年輕的女人,臉朝下,直挺挺地趴在茶幾和沙發中間的地毯上。

禾柯掏出手機正打算報警,眼角卻敏銳地捕捉到對方的手動了下。活的嗎?在冷靜而短暫的分析後,他收起手機,過去将那女人從地上翻抱了起來,放到沙發上。她很輕,并且在他抱起她的過程中,似乎恢複了意識。等他将她在沙發上放好,她的眼睛已經對向了他,有點朦朦胧胧的視線,但無疑是清醒的。該不會只是睡着了而已吧?要是那樣的話,那他現在的行為就顯得太可疑了。

“你別緊張,我是……”

“飯。”

啥?她說他長得像什麽?

那女人的雙眼頓時蓄滿淚水,飽含情感地對他眨了眨,問他,“可不可以幫我叫個外送?”

世界和平都多少年了,想不到還有這種在自己家裏等着餓死的事情存在。縱有一肚子話想說,禾柯還是下樓,火速去對面的便利商店給她買了關東煮,他怕等外送的時間,她就咽氣了。

禾柯還順便買了很多其他的食物回來,剛放到桌子上,那女人就迫不及待地翻出一個甜甜圈啃了起來,而後又吃掉兩根巧克力棒。她再打開一份焦糖布丁,吃下後,翻到草莓慕斯蛋糕時,她露出了懊惱的神情,似乎後悔應該先吃蛋糕,再吃布丁,但仍不妨礙,把那塊蛋糕也吞進肚子,而後喝了大半瓶可樂,之後像抽事後煙那樣,打開一盒抹茶巧克力棒,惬意地拿出一根放進了嘴裏。

因為剛才事發突然,禾柯沒來及細看,現在才發現這茶幾和周邊的地毯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零食包裝,垃圾桶裏飲料的空瓶多得冒出頭來。

一臺電腦、一地零食、蓬亂的頭發,和幾天沒換洗過的睡衣,可想之前的幾天,這間屋子裏發生着怎樣頹廢、空虛、消極的事情,這簡直是趁父母不在家,叛逆期的小孩才會做的荒唐事,所以李阿姨才會不放心啊。但他們女兒不是和他差不多大嗎?

最後關東煮她動都沒動一下。

吃掉了幾乎所有甜食後,她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這才有空稍微關注了他。見他還沒走,她展開了一個在他看來屬于厚臉皮的笑容。

“謝謝你啊。”可配合着她那厚臉皮的笑容,這句道謝顯得沒什麽說服力。

她說因為連續打了三天的游戲,本來就低血糖很嚴重的她,終于在今天中午拉開窗簾的一瞬間,被迎面而來的猛烈陽光一照,頓時頭暈目眩。經驗豐富的她立刻要找儲備的零食,才發現那些儲備零食早就被她吃個精光了。

她休息了一下也沒覺得好,終于決定煮一頓像樣的飯吃,不料瓦斯爐怎麽都打不開,一煩躁,就覺得身體更難受。她摸索着去拿手機準備叫外送,卻發現手機早就沒電,在四處找充電器的過程中,兩眼一花,她就睡着了。

低血糖還不睡覺,不好好吃飯,會這樣暈過去一點也不稀奇。還有,那叫暈,不叫睡着!禾柯在內心大喊,眼光卻冷冷地注視着這個正在喋喋不休地陳述她自己的蠢事的女人。

“你到底是誰?”禾柯終于忍不住開口道。

劉澄钰一愣,這不應該是她問的嗎,怎麽反倒被他這樣氣勢洶洶地問出來了。

“我是誰?我是這個家的住戶啊。”

“你不是。”他斷然地否定,冷冰冰的口吻,仿佛宣告她是一個考試不及格的頑劣學生,“我來這裏是要找劉澄钰,李玉欣的女兒。”

聞言,她的眼一下亮了,“我就是啊。果然你不是什麽壞人啊,看你這麽恐怖的臉,還真有點害怕呢。我就說嘛,會好心給我買吃的的人怎麽可能是壞人呢。”

見她真的瞬間就完全卸下防備,證據就是她又拿了根抹茶巧克力棒悠閑地放進了嘴裏。禾柯想,不是,不可能是,一定是哪裏搞錯了。雖說別人的生活狀态跟他一丁點關系也沒有,但腦中那剛被描繪出來,已是無緣的畫面,陽光下,長裙、黑發、粉面的少女,生生被眼前這個邋遢而癡呆的女人撕得粉碎。他竟然有種被詐騙的感覺,他被欺騙了!

“來來來,坐下慢慢聊嘛。”劉澄钰很熱情地把地毯上的零食袋推開,留出一塊空地,邀請他坐下。

一定是今天的天氣太熱了,禾柯覺得自己的心肝都要燒起來了。

“你怎麽認識我媽媽的?我沒聽說她有這麽年輕、帥氣的朋友啊,穿西裝的耶,感覺好菁英。對了,你找我做什麽?我媽有什麽東西托你轉交嗎?”她那熱絡的樣子和前一秒如垂死的魚般判若兩人,就像是精神百倍的中年大媽。

難道一般人不應該先警惕地問清對方姓名、來歷以及祖上三代,以及怎麽進來的這些問題嗎?她僅僅因為他說出了兩個名字,立刻就把他當老朋友一樣招呼,到底有沒有神經?

不是她,絕不會是她。無論禾柯怎麽說服自己,這跟他沒關系,但他再也看不下去了。

“你吃飽了嗎?”禾柯問,并沒有接受她的盛情邀請過去坐。

“還可以,但是不敢再吃了。雖說是低血糖,但一下補太多糖分也不好。”

已經足夠多了。但是争執這種問題似乎只能顯得他也很愚蠢,禾柯暫且放下對她食物認知上的見解,轉而問了一個他實在難以忍受的關鍵問題,“你多久沒洗澡了?”

禾柯覺得,對一個等同于初次見面的女人問這種問題很失禮。但是那又怎樣,就因為連點頭之交都不是,他需要在意她的感受嗎?他在意的是,他這顆被欺騙的心,那些等她回信的日子,為她的笑容而心動的時刻。

他是不是傻了?要冷靜,他是成年人,是公司的總裁,手下員工上百,負責一個地區的經營。如此優秀,能擔大事的他,怎麽能為了些陳年舊事沖動。人嘛,都是會變的,誰心裏沒點遺憾呢?

“欸,是三天還四天?今天是星期幾?”那個稱自己為劉澄钰的女人瞪着眼睛,還真的認真地在計算。

“既然吃飽了,就請你立刻、馬上、現在去洗個澡!”

保命的動物本能讓劉澄钰站了起來,“遵命。”

她小跑地進了浴室,随後又探出個腦袋,怯生生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放心,他一點邪念也不會有的,請放心去洗。現在的她,在他眼中如同邋遢的貓狗無異,如果她不整理好,他連開口跟她這個詐騙犯說話的心情都沒有。

他正要委婉地表達這層意思,劉澄钰先鼓起勇氣開口說:“那個,如果你肚子餓的話,下次我請你吃飯啊。但是那個桌子上的關東煮,千萬不要動。”

“去洗澡!”

門啪的一聲關上。禾柯看着那扇關上的門,問自己,他在做什麽?真不想讓她知道他是誰,幹脆就這麽走了吧,反正人他已經見到了,只需要跟他母親報告“人很好,還活着,很能吃”就可以了。

回蕩在屋子裏的音樂聲不知什麽時候停止了,禾柯看了下時間,這會回去的話,還來得及晚上赴李經理的飯局,初來新的環境,快速地掌握各部門的派系關系是十分重要的。而他竟然為了來找這個幾天不洗澡的女人,而推掉了那麽重要的應酬。算了,事到如今也不會變得更糟糕,既來之,則安之。

禾柯等了一會,想着等劉澄钰洗幹淨,變得稍微能看一點時,跟她表明來意,達到目的就走。但是,十分鐘、二十分鐘過去了,他不得不在意起來,像個變态一樣側耳,認真地留意浴室裏的動靜。這麽久了,怎麽連點水聲都沒有?

看來那不會更糟糕的想法是太理想化了。禾柯走去浴室門前,輕輕地敲了敲,裏面毫無答覆,靜得出奇。

“劉澄钰,你還好嗎?”禾柯低着嗓子問。

TOP

JinTech Semiconductor Co., Ltd JinTech Semiconductor Co., Ltd - About Us JinTech Semiconductor Co., Ltd - Our Service JinTech Semiconductor Co., Ltd - Expected Quality System Certification JinTech Semiconductor Co., Ltd - Contact Us Our Partners – Sai Fung Electronics Ltd